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夜郎文化的搜尋結果,共11

  • 7旬藝術家蓋石堡 打造夜郎國

    7旬藝術家蓋石堡 打造夜郎國

     77歲的貴州老人宋培倫,花20年、超過300萬元(人民幣,下同),打造出自己的藝術王國「夜郎谷」,不僅曾獲英媒BBC報導,大陸媒體也爭相關注。雖然夜郎谷成名後,有許多開發廠商勘查,並表示願意投資數百萬元至億元不等,但因理念不合,被宋培倫逐一拒絕,「不想自己被錢綁架,讓作品失去藝術、文化特性。」 \n 出生於貴州湄潭縣宋培倫,因從小就熱愛儺文化、生命文化,進而成為藝術家。不僅17歲就獲足球漫畫金章獎,46歲時雕塑作品《面具臉譜》也獲第6屆布拉格國際舞美展「傳統與現代舞台美術結合創新獎」,隔年就被授予貴州省「從工人到藝術家」一稱。 \n 愛儺文化 多次獲獎 \n 雖然多次獲獎,但一直到1996年,宋培倫才確定該做什麼。「當時決定在貴陽市花溪區租地,進行雕塑。1997年夜郎谷開始建設。20年來靠著村民、自己的努力,用最簡單的石塊、罐子,打造具儺文化的夜郎谷。」300畝的荒地,已有上萬平方公尺,具藝術展示品。 \n 「夜郎谷和夜郎古國脫不了關係,由於貴州是夜郎屬地,雖然只有短短300年,但常聽耆老講述故事,有很深的感情。」宋培倫表示,夜郎谷並非按歷史或考古的樣貌複製,而是自己對夜郎文化的理解。「其實就是我心中的夜郎古國。」 \n 不賣藝術 負債1350萬 \n 雖然20年來,宋培倫已負債300萬元(約新台幣1350萬元),甚至將谷內的房子抵押,但仍堅持不販賣藝術。「夜郎谷出名後,有很多開發商考察,但沒人談成。投資前都不斷提出改造景區的要求,與作品的定位格格不入。」 \n 宋培倫堅定地說,「我的工作是藝術創作,不是商品買賣!當初就沒想過靠它賺錢。不想自己被錢綁架,讓作品失去藝術和文化特性。」 \n 小 靈 通夜郎 \n 為大陸西南地區,由少數民族建立的第1個國家,西漢以前,夜郎國名無文獻可考。「夜郎」首次問世,約在戰國時期楚襄王派「將軍莊躍溯沉水……以伐夜郎王……」(自《華陽國志》),人們才知西南有夜郎國。 \n 夜郎國被中原政權記述的歷史,從戰國至西漢成帝和平年間,夜郎王興同脅迫周邊22邑反叛漢朝,被漢使陳立所殺,夜郎隨之被滅,約300年。(黃冠智)

  • 輕侮中國文化,豈只夜郎自大

     近來的台灣,在政治影響所及之處,文化的「去中國化」正如火如荼地展開,而要「去中國化」,首先就必須將中國文化妖魔化,就說中國文化盡多醬缸文化之扭曲,身處其中正無健全的人格發展可言,這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極端言論在相關媒體大肆放送,說者個個以自認為的文明之姿,大肆嘲笑輕蔑他們指稱的「野蠻」中國,這反映的又豈只是偏頗自大而已! \n 近世的文化研究,諸多概念如「文化基因」、「基因漂流」等,正引自生物學理論,也的確,文化是「一個族群為適應其自然與人文環境,所發展出來的一套可以世代傳承的行為模式」,它與物種的調適生存正有著許多的類似處。而在此,中國文明卻就是世界上唯一綿亙逾4000年而不絕的文明,這說明它調適的能力很強,絕非輕侮者所描繪的只是顢頇老大而已。真要如他們所說,以中國四鄰歷來皆有強悍之其他民族,以中國歷史之多變,怕不早已覆亡多時! \n 中國文化的調適能力,與它境內多民族、多文化,以及各種地形兼具的地理多元,有必然的關聯。就這,加上人口多、幅員大,坦白講,你要說中國文化有一千個好,我也就可以舉出它一千個壞;但你要說它有一千個壞,我同樣也能輕鬆地舉出它一千個好。因此,用率意的舉例來談中國文化,就永遠只會是見樹不見林,只會陷在自己的主觀之中;而如果你原先早有預存的臧否態度,那更就不知將伊於胡底。當前輕侮中國文化者就是如此,沾沾自喜於自己的立論正確,卻不知正乃井蛙觀天、管中窺豹。 \n 要不成為井蛙觀天、管中窺豹,其實中國這大文化體在此的拈提非常清楚,就是論事為人,一要具氣象,一要有境界。 \n 具氣象,是有宏觀的歷史視野,從歷史的起落應對當前的大勢開闔,如此,才不會以小為大,得少為足。有這,就知道當年「經營大台灣,建設新中原」還真是個有氣象的提法。相比於如今之「言必稱台灣」,談歷史就只是個從島上看世界的視角,其退縮狹窄,其自陷困境,正可以思過半矣! \n 有境界,是指生命情懷有其高度。范仲淹寫〈岳陽樓記〉,談到人不可憂讒畏譏,君子要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如此,才能在歷史長河中有自己的角色。歷史,就不再只是個包袱,它更可能是個資產。而即便在某些異化的時代,包袱看似大於資產時,也正是君子砥礪情操、鍛鍊生命的時節,你就不會事事站在自己的利益上,與別人、與文化、與歷史作切割。 \n 然而,台灣現在的社會卻正是個切割的社會,但因狹隘而切割,這切割線就不可能只止於海峽。君不見:台灣自己內部的切割正日益嚴重,而這,就因缺此氣象、此境界所致。也因此,在這裡就產生了一個弔詭現象:切割中國,其實反過來更切割了台灣。以為「去中國化」會導致台灣主體的凝聚,其實是一廂情願的想像,正如日本資深媒體人本田善彥所言:台灣正在走向自我解體。 \n 會輕侮中國,會狹隘切割,關鍵在不願真實面對中國文化。《孫子兵法》講「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無知去中國化,正是促使台灣地位迅速邊陲化的主因。 \n 文化之間原各有短長,就個人好惡,你當然可以主觀上不喜歡任何一個文化,但面對中國這世界上唯一綿亙逾4000年的大文明,以輕侮的態度對之而沾沾自喜,所暴露的其實是自己的無知,而這無知,又豈只是夜郎自大而已! \n 去年至雲南羅平賞油菜花田,飛奔在一路無際的滇南,才發覺所到之處都不出古夜郎國的領域,頓然之間,更感覺台灣朋友用「夜郎自大」這句成語的荒謬性,因為比起夜郎,台灣疆域還小了許多。 \n 當然,小,仍可以不像夜郎般邊陲,畢竟,1949年之後,文化的中原一定程度是到了台灣,但捨此不由,凸顯的就是自己的不長進與無知,而會自陷險境也就是當然之事了。 \n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 中時專欄:林谷芳》輕侮中國文化,豈只夜郎自大

    中時專欄:林谷芳》輕侮中國文化,豈只夜郎自大

     近來的台灣,在政治影響所及之處,文化的「去中國化」正如火如荼地展開,而要「去中國化」,首先就必須將中國文化妖魔化,就說中國文化盡多醬缸文化之扭曲,身處其中正無健全的人格發展可言,這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極端言論在相關媒體大肆放送,說者個個以自認為的文明之姿,大肆嘲笑輕蔑他們指稱的「野蠻」中國,這反映的又豈只是偏頗自大而已! \n 近世的文化研究,諸多概念如「文化基因」、「基因漂流」等,正引自生物學理論,也的確,文化是「一個族群為適應其自然與人文環境,所發展出來的一套可以世代傳承的行為模式」,它與物種的調適生存正有著許多的類似處。而在此,中國文明卻就是世界上唯一綿亙逾4000年而不絕的文明,這說明它調適的能力很強,絕非輕侮者所描繪的只是顢頇老大而已。真要如他們所說,以中國四鄰歷來皆有強悍之其他民族,以中國歷史之多變,怕不早已覆亡多時! \n 中國文化的調適能力,與它境內多民族、多文化,以及各種地形兼具的地理多元,有必然的關聯。就這,加上人口多、幅員大,坦白講,你要說中國文化有一千個好,我也就可以舉出它一千個壞;但你要說它有一千個壞,我同樣也能輕鬆地舉出它一千個好。因此,用率意的舉例來談中國文化,就永遠只會是見樹不見林,只會陷在自己的主觀之中;而如果你原先早有預存的臧否態度,那更就不知將伊於胡底。當前輕侮中國文化者就是如此,沾沾自喜於自己的立論正確,卻不知正乃井蛙觀天、管中窺豹。 \n 要不成為井蛙觀天、管中窺豹,其實中國這大文化體在此的拈提非常清楚,就是論事為人,一要具氣象,一要有境界。 \n 具氣象,是有宏觀的歷史視野,從歷史的起落應對當前的大勢開闔,如此,才不會以小為大,得少為足。有這,就知道當年「經營大台灣,建設新中原」還真是個有氣象的提法。相比於如今之「言必稱台灣」,談歷史就只是個從島上看世界的視角,其退縮狹窄,其自陷困境,正可以思過半矣! \n 有境界,是指生命情懷有其高度。范仲淹寫〈岳陽樓記〉,談到人不可憂讒畏譏,君子要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如此,才能在歷史長河中有自己的角色。歷史,就不再只是個包袱,它更可能是個資產。而即便在某些異化的時代,包袱看似大於資產時,也正是君子砥礪情操、鍛鍊生命的時節,你就不會事事站在自己的利益上,與別人、與文化、與歷史作切割。 \n 然而,台灣現在的社會卻正是個切割的社會,但因狹隘而切割,這切割線就不可能只止於海峽。君不見:台灣自己內部的切割正日益嚴重,而這,就因缺此氣象、此境界所致。也因此,在這裡就產生了一個弔詭現象:切割中國,其實反過來更切割了台灣。以為「去中國化」會導致台灣主體的凝聚,其實是一廂情願的想像,正如日本資深媒體人本田善彥所言:台灣正在走向自我解體。 \n 會輕侮中國,會狹隘切割,關鍵在不願真實面對中國文化。《孫子兵法》講「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無知去中國化,正是促使台灣地位迅速邊陲化的主因。 \n 文化之間原各有短長,就個人好惡,你當然可以主觀上不喜歡任何一個文化,但面對中國這世界上唯一綿亙逾4000年的大文明,以輕侮的態度對之而沾沾自喜,所暴露的其實是自己的無知,而這無知,又豈只是夜郎自大而已! \n 去年至雲南羅平賞油菜花田,飛奔在一路無際的滇南,才發覺所到之處都不出古夜郎國的領域,頓然之間,更感覺台灣朋友用「夜郎自大」這句成語的荒謬性,因為比起夜郎,台灣疆域還小了許多。 \n 當然,小,仍可以不像夜郎般邊陲,畢竟,1949年之後,文化的中原一定程度是到了台灣,但捨此不由,凸顯的就是自己的不長進與無知,而會自陷險境也就是當然之事了。 \n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n

  • 絕版三大古國 神秘消失之謎

    絕版三大古國 神秘消失之謎

    擁有五千年歷史的華夏文明流傳到今天,有許多古國在歷史的某一個時期鼎盛一時,創造了燦爛的文化,但是卻又在歷史的進程中突然神秘消失,其中,最為著名的是夜郎、大理、樓蘭三個古國。三個古國,都曾經存在數百年之久,都創造了璀璨的文明,又都神秘消失在了歷史的煙塵之中。 \n【夜郎古國】 \n公元前122年,西漢使者到滇國(今雲南省),滇王問漢使「漢孰與我大」。後使者又到夜郎時,夜郎國王又用同樣的話問使者「漢孰與我大」。夜郎國因此得「夜郎自大」之名。從此「夜郎自大」就成了自以為是、驕傲自大者的代名詞。 \n也正是因為這個典故,夜郎成為在中國家喻戶曉的古國。 \n夜郎國的具體位置,史籍記載都很簡略,只說:「臨牂牁江」,其西是滇國。牂牁江是漢代以前的水名,今人根據其向西南通抵南越國都邑番禺(今廣州)的記載,考訂為貴州的北盤江和南盤江。多數人認為,夜郎國的地域,主要在今貴州的西部,可能還包括雲南東北、四川南部及廣西西北部的一些地區。 \n司馬遷《史記·西南夷列傳》稱:「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郎最大。」大約戰國時代,夜郎已是雄踞西南的一個少數民族君長國。漢武帝時,唐蒙奉命於公元前135年出使南越國,瞭解到夜郎位於巴蜀通往南越的要道上,有便捷的水路可通抵南越的都邑,便向朝廷建議開發西南夷,依靠巴蜀的富裕、夜郎的水路和精兵,有效控制南越的分裂變亂。漢武帝採納了他的建議,在夜郎地區設置郡縣,將夜郎劃入版圖。公元前111年,夜郎派兵協同征伐南越反叛,遣使入朝,漢王朝授予夜郎王金印。 \n夜郎滅國於西漢末期,漢成帝河平年時(公元前28—25年),夜郎與南方小國發生爭鬥,不服從朝廷調解。漢廷新上任的牂牁郡守陳立深入夜郎腹地,果斷地斬殺了名叫興的夜郎末代國王,並機智地平定了其臣屬及附屬部落的叛亂。從此後,夜郎不再見於史籍。 \n唐代著名詩人李白多次在詩作中提到過夜郎: 「我愁遠謫夜郎去,何日金雞放赦還。」(《流夜郎贈辛判官》) 「天地再新法令寬,夜郎遷客帶霜寒。」(《江夏贈韋南陵冰》) \n夜郎作為前漢時期我國西南地區的一個苗夷少數民族部落酋長國,因「夜郎自大」這一家喻戶曉的成語,而產生廣泛而深遠的歷史影響。夜郎在西漢時期即已滅國,雖然其後不少朝代裡有以「夜郎」命名的地方行政區劃,但其歷史含義已完全不同。 \n【樓蘭古國】 \n樓蘭是中國西部的一個古代小國,國都樓蘭城(遺址在今中國新疆羅布泊西北岸)。西南通且末、精絶、拘彌、于闐,北通車師,西北通焉耆,東當白龍堆,通敦煌,扼絲綢之路的要衝。 \n樓蘭名稱最早見於《史記》。《史記·匈奴列傳》記載,大約在公元前3世紀時,樓蘭人建立了國家,當時樓蘭受月氏統治。 \n漢武帝初通西域,使者往來都經過樓蘭。樓蘭屢次替匈奴當耳目,並攻劫西漢使者。元封三年(前108),漢派兵討樓蘭,俘獲其王。樓蘭既降漢,又遭匈奴的攻擊,於是分遣侍子,向兩面稱臣。後匈奴侍子安歸立為樓蘭王,遂親匈奴。王弟尉屠耆降漢,將情況報告漢朝。昭帝元鳳四年(前77),漢遣傅介子到樓蘭,刺殺安歸,立尉屠耆為王,改國名為鄯善,遷都扜泥城(今新疆羌縣附近)。其後漢政府常遣吏卒在樓蘭城故地屯田,自玉門關至樓蘭,沿途設置烽燧亭障。 \n魏晉及前涼時期,樓蘭城成為西域長史治所。距今約1600年前,樓蘭國神秘消失,只留下一處古城遺蹟。樓蘭古城現占地面積12萬平方米,接近正方形,邊長約330米,整個遺址散佈在羅布泊西岸的雅丹地貌群中。 \n樓蘭古城最早的發現者是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1900年3月初,赫定探險隊沿著乾枯的孔雀河左河床來到羅布荒原,在穿越一處沙漠時才發現他們的鐵鏟不慎遺失在昨晚的宿營地中。赫定只得讓他的助手回去尋找。助手很快找回鐵鏟甚至還揀回幾件木彫殘片。赫定見到殘片異常激動,決定發掘這廢墟。1901年3月,斯文·赫定開始進行挖掘,發現了一座佛塔和三個殿堂以及帶有希臘藝術文化的木雕建築構件、五銖錢、一封佉盧文書信等大批文物。隨後他們又在這片廢墟東南部發現了許多烽火台一起延續到羅布泊西岸的一座被風沙掩埋的古城,這就是樓蘭古城。 \n樓蘭文明是堪稱世界之最的人文景觀。據考古學家證實:塔里木河盆地人類活動已有一萬年以上的歷史。如果我們把遺棄在塔里木河塔克拉瑪干大沙漠中的古城用一根紅線聯接起來,我們會驚奇地發現,所有的古城包括樓蘭王國在內,突然消失的時間都在公元四一五世紀,所有的遺址都在距今天人類生活地50---200公里的冥冥沙漠之中。 \n時至今日,儘管有眾多學者付出了巨大心血,但諸如樓蘭古城的興衰與消失,至今還是個偌大的謎團,樓蘭遺址也成為世界注目的焦點。輪台古城、且末遺址、古墓葬群、古烽燧、木乃伊、古代岩壁畫等等,都是世界級的旅遊景點。 \n在人類歷史上,樓蘭是個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名字。它曾經有過的輝煌,形成了它在世界文化史上的特殊地位。人們在樓蘭文化所表現出的興趣與熱情,充分說明樓蘭不僅是屬於中國的,而且是屬於人類的。 \n公元400年,高僧法顯西行取經,途經此地,他在《佛國記》中說,此地已是「上無飛鳥,下無走獸,遍及望目,唯以死人枯骨為標識耳」。樓蘭這座絲綢之路上的重鎮在輝煌了近500年後,逐漸沒有了人煙,在歷史舞台上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n【大理古國】 \n大理是中國宋代以白族為主體的少數民族在今雲南一帶建立的少數民族國家。後晉天福二年(937),通海節度段思平自立為王,國號為大理,1094年國中權臣高昇泰改國號為大中,1096年段正淳改國號為後理。蒙古憲宗三年(1253),忽必烈征雲南滅大理。大理國主段氏降,被任命為世襲總管。原大理官員多受封為雲南各地土司。 \n大理國大力推行漢族文化,用漢字書寫。今昆明古幢公園內的石幢,是大理時石雕僅存的碩果。此外,大理的壁畫和木刻也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大理盛行佛教,儒生無不崇奉佛法,佛家的師僧也都誦讀儒書,以儒治國,以佛治心。 \n大理的開國之君是段思平。他是「烏蠻「貴族,是南詔國的通海節度使,手握重兵,很有實權。南詔的最後一個國君舜化貞駕崩後,清平官鄭買嗣趁機發動政變,殺戮南詔王族800人,自立為君,改國號為長和。長和國存在的時間並不長,僅過了3年就滅亡了。 \n長和國的權臣楊干貞殺死了國君擁立清平官趙善政為君,改國號天興。但是,趙善政只是個傀儡國君,也沒有什麼政治才能。在他稱帝幾個月之後,就被楊干貞廢掉。楊干貞自己坐上了皇位,改國號為大義寧。這個人雖然陰險狡詐,很會賣弄權力,但是卻沒有什麼治國方略,而且為人十分貪婪,對百姓橫徵暴斂,不得民心。當時,大義寧國上上下下都掀起了反楊的運動,國家政權搖搖欲墜。 \n段思平見大義寧國內大亂,就在通海培養自己的勢力,等待機會準備幹一番大事業。為了加強自己的力量,他以「減爾稅糧半,寬爾徭役三載」為口號,拉攏了烏蠻三十七部貴族,又得到了洱海地區的白族封建主的支持,力量大增。 \n據說,段思平能夠出兵建國還要歸功於一支神戟。《南詔野史》中記載,段思平有一天化裝成獵人去聯絡武裝力量,夜晚在一戶農家投宿。這戶人家藏有一支神奇的戟,似乎專門在等待着他的到來。那天晚上,颳起了大風,那桿戟竟然自己跑了出來,來到段思平的房間。段思平很是驚訝,覺得這是上天的恩賜,就趕忙帶著神戟走了。在後來的戰爭中,段思平使用這桿神戟指揮千軍萬馬,殺敵無數。 \n公元937年,段思平趁大義寧政權危難之機,聯絡雲南東部的「三十七部」武裝力量向大義寧發起了強大的進攻。大義寧的軍隊不堪一擊,段思平沒用多長時間就滅掉了大義寧。之後,段思平稱帝,改國號為大理,定國都在羊苴城。大理國是以白族為主體的少數民族在今雲南建立的政權。 \n大理這個國號還有着一段不尋常的來歷。《南詔野史》說段思平在進兵時,找不到渡口過河,正在危難之際,遇到了一個「披纓浣紗婦」給他指點迷津,並且叫他建國後把國家命名為「大理」。但是,這只是一個傳說,在史書中,記載了段思平取大理作為國名的用意。他改國號為「大理」,就是要大大調理各方面的關係,以穩定統治基礎,富國強兵。 \n在幾位皇帝的努力下,大理國的國力與日俱增。《桂海虞衡志》中的八個字可以充分的說明大理取得的成就,「地廣人庶,器械精良」。經濟的發展源於農業的發展,那時的統治者大力發展農業,興修水利再加上良好的自然環境,為農業生產提供了先天的優勢,使大理的農業與中原地區水平基本相當。元初郭松年到大理,見到了「灌溉之利達於雲南之野、禾麻蔽野、溉田千頃」的景象。大理的畜牧業也很發達併產良馬,每年都有數千匹精壯的馬匹被運到內地販賣。 \n但是這種繁盛局面並沒有持續多久,大理國就陷入了嚴重的統治危機之中。段思平所分封的諸侯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鞏固了國家的統治,但是也給後世的帝王們帶來了統治危機,諸侯據地自雄、王室力量極大削弱。各封建主和其他民族的一些貴族領主,經濟和政治地位也相應地得到鞏固,滇池地區的高氏家族,洱海地區的楊氏家族,就發展成了東、西部的兩大霸主。他們與「大理王」之間的矛盾日益加劇,以至發展到同段氏王族分庭抗禮、爭奪權力的地步。 \n大理國在內部受到諸侯割據困擾的同時,周邊的一些其他民族的部落貴族,也紛紛開始趁機作亂,反抗起大理的統治來。「烏蠻」 三十七部中的「於矢部」在混戰中統一了貴州南部地區,建立「羅殿國」。「些麼徒」部統一了滇池東南地區,建立「自杞國」。「邛部」的貴族擴充武裝,「閉其境以專利」,自稱「山前山後百蠻都鬼主」。「金齒百夷」貴族叭真,兼併了周圍各部,建立「景隴金殿國」。大理國形成了「酋領星碎,相為雄長。干戈日尋,民墜塗炭」的四分五裂的局面,一直延續到大理國滅亡。 \n大理國就這樣在內部的統治危機與部族的叛亂中國勢疲敝,逐漸走向衰落。蒙古滅金之後為了對南宋形成兩麵包抄的夾擊戰術,決定先征服大理。1253年,忽必烈率領率領10萬大軍,分兵3路進攻師南下,長驅直大理國入,大理國內各部落紛紛投降。同年十二月,蒙古攻陷大理城,大理末代國君段興智棄城而逃。1254年,蒙古大軍活擒段興智,存續300餘年大理國滅亡了。

  • 文化看板-來跟安倍夜郎吃飯 聊談深夜食堂故事

    為慶祝《深夜食堂》在台發行滿三年,作者安倍夜郎將於10月9日訪台,與台灣朋友面對面,近距離感受讀者的熱情,新經典文化出版除了舉辦《深夜食堂13集》新書簽書會,還有一場非常特別的活動:今夜可以不只三杯──深夜食堂小酌之夜。活動限額10名,有意參加者須先投稿故事徵文,寫下「你最想跟安倍夜郎分享的食堂故事」,字數600字以內,傳寄新經典信箱[email protected],主旨註明「深夜食堂徵文」,文末附真實姓名及電話。入選10名作者將受邀「深夜食堂小酌之夜」,近身跟安倍老師談天說地。並獲贈新書《深夜食堂》第13集乙冊。即日起收件至9月25日截止,9月28日公布入選名單。

  • 安倍舊作《康康兔》中文版首賣

    安倍舊作《康康兔》中文版首賣

     《深夜食堂》以食物療癒人心的故事,在日、台兩地賣出百萬佳績,也讓今年將邁入五十歲的日本漫畫家安倍夜郎一夕暴紅。安倍夜郎自己引以為傲的舊作《康康兔》,過去苦無機會出版,終於在《深夜食堂》走紅後去年在日本推出,昨天於台北國際動漫節首賣中文版。 \n 安倍夜郎目前仍在進行《深夜食堂》的連載創作,其實他自廿五歲起就懷抱漫畫夢,只是過往的風格傾向於「零對話」的歐陸風格,未受漫畫界青睞。直到《深夜食堂》大賣後,他的陳年舊作才有了「重見天日」的機會。 \n 《康康兔》是安倍夜郎卅六歲時,以法國康康舞為題材的創作,當時他視這本漫畫為成為漫畫家的轉捩點,認為自己從此可以順利從廣告導演轉行為漫畫家。《康康兔》是他利用廣告導演工作的空檔,定下一年畫完一百張兔子、三千隻兔子原稿的目標,打算超越荷蘭插畫家迪克.布魯內(Dick Bruna)畫的米菲兔總數。沒想到,包括《康康兔》在內的安倍夜郎舊作投稿全都皆石沉大海,直到他四十歲,才以搞笑漫畫《山本掏耳店》出道,獲得「小學館新人漫畫大賞」,一償宿夢。 \n 《康康兔》這本漫畫中一句對白也沒有,故事描述五隻大跳康康舞的兔子,化身為陪伴嫦娥的月兔、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嚮導等角色,不停跳舞,偶有脫序,想讓人擺脫深夜落寞的心情。 \n 這本漫畫中另還收錄安倍夜郎也是在卅六那年創作、投稿文化廳獎項的《MuMu》。這部短篇漫畫取材自日本靈異故事集《四谷怪談》,他顛覆了故事中矮小的鼻怪形象,讓鼻怪不斷改變,一下子是成戴假髮、愛自拍、愛釣魚的人類,最後雙眼還變成人類乳房,怪物顯得親和逗趣。

  • 故地、歷史產業化處處有商機

     大陸擁有悠久歷史,古蹟、文化已成為官、民極力開拓的觀光財源,各種「名牌」之爭浮上檯面,連被視為蕞爾小國的「夜郎」也成了爭搶標的。 \n (文接C2版) \n 司馬遷《史記‧西南夷列傳》中提及夜郎時,寫道:「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郎最大」、「西南夷君長以百數,獨夜郎、滇受王印」、「夜郎者臨牂牁江,江廣數里,足以行船,沿江可出番禹城下」,這也是目前有關古夜郎國最早的文獻記載。 \n 貴州省社科院研究員王鴻儒認為,在夜郎故地活動的許多民族,都流傳著大致相同的洪水神話、竹王傳說,以及豐富、多元而獨特的銅鼓文化,卻因古國位置至今沒定論,為大陸官、民提供無限商機,誰都可以稱自己為「夜郎」。 \n 西南民族以夜郎自豪 \n 至於古夜郎的主體民族,目前也存在仡佬族說、布依族說、苗族說等多種論點。廣西歷史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黃振南研究後,發現廣西各族並沒有因「夜郎自大」的成語而貶低這個古國,在他們心中,夜郎王形象是崇高的,至今廣西三江侗族自治縣的侗族,還保有紀念夜郎王的活動。 \n 黃振南表示,中國第二大民族壯族的分支多達數十種,其中,居住在黔桂交界廣西樂業、凌雲、那坡、靖西、德保與桂中上林縣的「布央」族,在壯語語音中可譯為「夜郎人」,恐怕不是偶然的巧合。 \n 有趣的是,自稱「布央」的人不僅廣西有,貴州、雲南也有,千百年來他們活躍於雲貴高原及其餘脈,從語言到生活習慣都與漢族有異。除了「布央」,廣西那坡縣也還有自稱為「夜郎」的人,直接點出其祖先與古夜郎國的關係。 \n 從古蹟認定文化傳承 \n 就出土文物分布來看,與夜郎有關的考古發現,主要集中在貴州,尤以赫章可樂遺址與墓群、威寧中水墓群及普安銅鼓山遺址最為重要。黔西南州文化局文物科原科長黃理中表示,交樂6號漢墓出土的銅車馬,可算是國寶級漢代文物。 \n 雲南民族大學民族研究所研究員白興發認為,赫章可樂遺址出土的大量文物,反映春秋戰國至秦漢時期獨特的夜郎民族文化,體現其與巴蜀、滇文化不同的特色。 \n 位於貴州省普安縣的銅鼓山遺址也被學者專家認為是「夜郎遺址」。這個遺址的發掘很有戲劇性,普安縣文化館原館長張進表示,廢品收購站中發現銅鉞等古兵器,輾轉追根溯源到青山鎮後,赫然發現當地青山供銷社的常英昌給兒子的「玩具」,居然是2千多年前的青銅器「一字格曲刃銅劍」,因而發現這個遺址。 \n 多次為考古隊擔任嚮導的普安縣青山小學退休教師金以光表示,「銅鼓山很早就發現青銅文物,但當地農民不懂,一斤9毛3賣給廢品收購站,或重新回爐、冶煉成掛在馬脖子上的鈴鐺。」 \n 有部分學者解讀「夜郎在何方?」時,也曾提出「大夜郎文化圈」概念,認為夜郎文化覆蓋西南地區多地,範圍廣闊。 \n 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歷史學家勞幹曾在《象郡牂牁和夜郎的關係》一文中指出,大夜郎文化圈包括漢代牂牁郡、犍為郡,大約在現今四川宜賓及其以南、廣西百色以北、貴州黃平以西、雲南楚雄以東的範圍內。 \n 在這個區域內,銅鼓文化是最主要的特徵,傳播及於東南亞,也包括川南僰文化,如四川省珙縣的獨特懸棺葬,洞內岩畫中即有「耕田、椎髻左衽」的夜郎生產與生活方式的特徵,體現大夜郎文化的神秘性。 \n 崇竹傳說體現文化傳承 \n 在西南少數民族的文化中,每年農曆二月十二日是祭祖的「竹王節」,「竹王後裔」都自發地聚集到鎮寧縣江龍鎮貓貓沖村來祭拜祖先竹王。 \n 竹王傳說與竹文化都是夜郎文化的特徵。夜郎人之所以崇竹,在《後漢書》有所說明:「初,有女子浣于遁水,有三節大竹流入足間,聞其中有號聲,剖竹視之,得一男兒,歸而養之。及長,有才武,自立為夜郎侯,以竹為姓。」 \n 「以竹為姓」的夜郎侯雄踞一方,成為西南少數民族地區有名的方國,一代天驕夜郎侯被擁戴為「竹王」;此後,西南少數民族地區建祠立廟紀念夜郎王及其子,延續於今,也成為各省、各族創造古國文化旅遊的重要依據之一。 \n 現今廣西境內,紀念夜郎王活動最盛的是黔桂交界的三江侗族自治縣,夜郎王的傳說在此廣為流布,祭祀夜郎王及其兒子的廟宇為數不少,當地侗族百姓視夜郎王及其子為英雄,陰曆每月初一、十五,三王宮裡香火不斷,二月初五舉行的祭祀活動尤為盛大,且有每年一小祭、三年一大祭之別,也成為國際旅客最愛的傳統祭典。 \n 文化旅遊不能脫離正史 \n 對各省爭奪「古夜郎國」的現象,原貴州省政協主席、著名作家龍志毅挑明了說:「這種爭論的目的都是從現實利益出發,為了旅遊開發,未把夜郎歷史文化當做一個命題進行深刻研究。」 \n 他認為,現在很多地方雖然在歷史上都叫夜郎縣,但大多是唐朝以後的事,現代人可以據此大打「唐朝的夜郎牌」,卻不能據此爭奪旅遊品牌,而且夜郎文化的開發利用應該「資源分享」。 \n 西南民族研究學會副會長翁家烈則強調,一些地方要重建古夜郎國,對夜郎文化予以產業化開發、利用,為地方開闢財源,但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不能混為一談;歷史文化不能過度產業化,不能脫離歷史真相,不能混淆夜郎的時間、空間。 \n (取材自《中國社會科學報》)

  • HOT SPOT-古夜郎國今何在?

     ▼▼大陸擁有悠久歷史,古蹟、文化已成為官、民極力開拓的觀光財源,各種「名牌」之爭浮上檯面,連被視為蕞爾小國的「夜郎」也成了爭搶標的。 \n 成語「夜郎自大」形容自不量力,詞中所說的「夜郎」即是《史記》中記載、西漢時期的一個西南小國。但這個早已湮滅的古國,卻因湖南省、貴州省要搶食觀光財、打造文化旅遊區而成為媒體關注焦點。 \n 史書有關夜郎國的記載不足千字,現今又有許多相關的文化遺址出現,古夜郎在哪?連專家學者都無法下定論。 \n 《中國社會科學報》試圖從湖南與貴州兩省的民族人種、文化與考古發掘所得,分析古夜郎國所在地,雖然改變不了官、民為爭取旅遊資源而自稱的結論,但至少能對這個因寫入《聊齋誌異》、成為中國人慣用成語而聞名至今的古老國度有更深了解。 \n 觀光大戰硝煙起 \n 古夜郎國可說是大陸最早爭搶觀光旅遊「品牌」的案例之一。過去20年「哪兒是古夜郎國所在地」的問題,學者、專家,官方、民間各擁文化傳承與考古依據,吵嚷不休。 \n 其中,尤以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縣(以下簡稱新晃縣)最積極,如2003年向湖南省民政廳申請改名為「夜郎縣」,引發軒然大波;雖然最後沒成功,但也不難看出該縣的強烈企圖心。 \n 去年10月,被譽為「湘西明珠」、地處雲貴高原苗嶺餘脈東端的新晃縣宣布將砸50億元(人民幣,下同)打造古夜郎國景區。不久後,與新晃縣西、南、北都毗鄰的貴州省也邀專家開研討會,再次重申「夜郎是貴州當仁不讓的品牌」,讓湘、黔兩省相爭近10年的問題浮上檯面,甚至連四川、重慶等地也加入戰局。 \n 今年2月24日,新晃縣委書記曹成華再次提出「旅遊大突破」目標,表示要投資1.5億元推動「古夜郎國」文化創意專案建設,預計徵地200畝、完成2萬平方公尺民居拆遷、安置區規畫及興建夜郎十里長街,並將在年底完成夜郎大峽谷部分景觀景點的興建;至於投資8000萬元開發的八江口夜郎王溫泉,年底前將完成第一期工程並正式營業,又引發另一波古夜郎國之爭的高潮。 \n 拓文化財找錢途 \n 新晃縣縣委黨校校長、縣夜郎開發利用辦公室主任黃麒華,2002年在新晃縣工商局工作時,意外發現新晃是古夜郎國屬地。他表示,據《舊唐書‧地理志》及《辭源》記載,唐、宋都曾在此設夜郎縣;清道光5年《晃州直隸廳志‧序》中也有「晃州古夜郎國,在楚為邊陲地,在黔為接壤區」的記載,確認新晃與古夜郎國的關係。 \n 正巧當時咳縣主要財政來源的兩大主力企業,先後被強制關閉或破產倒閉,該縣經濟出現負增長,官方只能把開拓財源的希望,託付文化觀光旅遊,以打造「古夜郎國」的概念為主軸,開發夜郎文化資源、創建夜郎文化國際品牌。 \n 官方規畫中,「古夜郎國」是個包括侗寨、夜郎宮、豪華酒店、峽谷溪流的綜合旅遊景區。經過近10年發展,新晃先後興建「夜郎故地--湖南新晃」牌坊、夜郎廣場、夜郎古樂城景區、夜郎寨、竹王大道等景點;夜郎大峽谷、燕來寺、龍溪古鎮、雙獅峰古戰場等開發案也初具規模。 \n 這個計畫也獲得民眾的熱烈支持,在新晃大街上隨處可見「夜郎」之名:「古夜郎風情」服飾、「夜郎四宴」、「夜郎珍饈」,還有數不清的「夜郎」竹器。新晃人更熱切期待即將開通的上瑞高速(又稱滬瑞高速,上海到雲南瑞麗)及滬昆高鐵(上海到昆明),為「古夜郎國」景區帶來更大商機。 \n 覓蛛絲馬跡求正名 \n 對貴州省來說,古夜郎國也是炙手可熱的旅遊招牌,所屬各縣市對「夜郎」之名搶得更凶。 \n 2003年,桐梓縣古夜郎旅遊責任有限公司申請註冊「古夜郎王朝」商標,成為該縣的文化旅遊招牌;即將修建的渝黔高速鐵路(重慶到貴州),會經過桐梓縣夜郎鎮,將該站定名為「夜郎鎮站」,更為該縣添了不少話題。 \n 2007年10月,「夜郎王印落定鎮寧」信息發布會暨專家研討會在貴陽召開。同年11月,「中國‧貴州夜郎古都與可樂論證會」在赫章縣城舉辦,會中提出《中國‧貴州夜郎古都與可樂論證會報告》認定:「可樂就是夜郎古都。」 \n 此後,赫章縣開始建設夜郎陳列館和考古遺址公園,去年10月12日被列入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名單;赫章夜郎陳列館也在10月14日開館。 \n 貴州省鎮寧布依族苗族自治縣也積極「正名」,號稱是古夜郎國的後裔。鎮寧縣政協原主席楊文金表示,以鎮寧自治縣革利鄉為中心,方圓600平方公里的大山裡有2萬5千多名蒙正苗族,擁有獨特的服裝、髮飾、音樂、文字及傳說,並自認是夜郎王的後裔,供奉的老祖宗就是「夜郎竹王」。 \n (文轉C3版)

  • 50億建夜郎國 貧縣果真自大

     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縣要花50億元(人民幣,下同)打造夜郎古國旅遊區,不僅引發夜郎所在地的爭議,新晃還是個貧困縣,年收入才1.1億元,竟想憑籍商業開發完成這項壯舉,各地媒體紛紛抨擊是「夜郎遺風猶存」。 \n 魯中網、大眾網、半島網等許多媒體陸續發出報導,對新晃縣的做法不以為然,報導指出,如果各地都要復古舊制來吸引觀光客,那戰國七雄豈不是要此仆彼起,或者來個孔子周遊列國路線,齊楚秦燕韓趙魏之外,莒國、虢國等小國也一併建立,大家可以來個「跨國之旅」? \n 各地都想發觀光財 \n 據媒體追查,新晃縣是大陸國務院列管的貧困縣,全年財政收入直到2009年才破億元達1.1億,去年的財政預算6838萬元,以這種財政狀況,企圖投資50億元打造風景區,只能說夜郎果然很自大。 \n 有媒體分析,這年頭炒作經濟風行,各地都想發觀光財,6省共同的丹霞地貌8月申遺成功,10月長假就帶來兩倍收益,也難怪小小的新晃縣要「笑秦皇漢武,只識彎引射大鵰」。 \n 強調都由開發商出資 \n 新晃縣強調,總共50億元的投資,都由開發商負責,政府不花一塊錢,建立夜郎古國景區可以發揚夜郎文化,在湖南積極建設交通路線的同時,每年帶進500萬遊客,擴大新晃的知名度與影響力;開發商也承諾,50億元的投資不會食言。

  • 三大神祕古國 夜郎自大留其名

     中國歷史上有三大神祕古國,均是史書上有記載,而今命運各異。漢朝張騫出使西域經過樓蘭古國,如今已消失在沙漠裡;雲南大理國在南宋時期,是當時五大強國之一,現在是旅遊勝地;夜郎古國的記載最少,只有《史記》、《漢書》提到幾句話,留下一句「夜郎自大」的成語。 \n 夜郎國的歷史可追溯到戰國至西漢成帝和平年間,其歷史原貌與都邑所在地等問題,歷代史籍少有記載,關於夜郎古國屬地問題一直有爭議。 \n 湖南新晃縣在秦漢時期屬夜郎國治地,唐宋曾兩次置夜郎縣。但貴州夜郎文化研究會研究員、貴州民族學院西南夜郎文化研究院開發利用研究所所長王德塤指出:「夜郎國首府在黔北」。 \n 王德塤說,夜郎從春秋至漢昭帝國滅,立國估計應超過300年,在西漢初年,夜郎王被誅後不久即逐漸滅亡,夜郎國首府究竟在哪里?眾說紛紜。 \n 但他從另個角度來查證夜郎國首府,漢朝唐蒙出使夜郎,漢武帝建元(西元前140—前135)年中,唐蒙從今天的四川合江進入夜郎國,只能是進入到現在黔北的赤水、習水、桐梓等夜郎故地。在桐梓境內,尚有「蒙渡橋」的歷史遺跡。 \n 另外,從1950年代開始,黔北地區陸續出土春秋、秦漢古墓,雖未在墓藏中發現夜郎國的文字證據,卻有許多不同於中原文化的青銅器等墓葬品,在在顯示黔北才是夜郎國的中心區。

  • 夜郎誰屬 湘黔旅遊爭議再起

     湖南省新晃縣宣布要斥資50億元(人民幣,下同)重建夜郎古國,以之作為旅遊號召,此舉引發貴州省不滿,自古以來,「夜郎國」就被認為在貴州省境內,新晃縣這個決定,再度引爆旅遊地名之爭。 \n 根據湖南在線等媒體報導,湖南省懷化市新晃侗族自治縣,具有濃郁夜郎文化特色,代代相傳遺風猶存,新晃是大陸當今稻作文化、鼓樓文化、巫儺文化保存最完整的地區,有典型的「竹崇拜」、「鳥崇拜」與鬥牛、鬥狗、鬥雞等民族風情,是神祕的夜郎文化表現形式。 \n 新晃規畫4大景 \n 就在新晃縣通過《新晃侗族自治縣旅遊發展總體規畫》,分成夜郎古韻、山水侗鄉、溫泉度假、森林休閒等多個板塊之際,貴州省卻炸了窩,考古、文史學家出面反對。 \n 據新中國建立以來的考古團隊了解,夜郎文化應以貴州省黔北的遵義、桐梓一帶為中心,至今桐梓縣之下還轄有夜郎鎮的地名,從地理上來講,這裡也符合史書記載的「西南夷」地區,漢朝大將唐蒙開闢的「南夷道」就在附近,而湖南新晃只是黔湘邊境的侗族人聚居地。 \n 但新晃縣委書記曹成華表示,開發夜郎古國項目,是要充分利用便利交通與傳統文化,以夜郎古國為突破點打造武陵山區域旅遊亮點。 \n 黔要註冊夜郎國 \n 貴州省的官員與文史工作者紛紛大力反對,他們舉出諸多例證,夜郎絕對是貴州特有的文化孑遺,要發揚夜郎文化與註冊夜郎國,都是貴州省的專利,不容其他省市渾水摸魚。 \n 根據貴州省的研究,夜郎國在西漢前後存在約300年,地域中心在今天的桐梓一帶,湖南新晃只是國境的邊界地區,雖也算夜郎的一部分,絕非正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