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二女生的搜尋結果,共08

  • 長沙大二女生陷傳銷身亡 湖南警立案

    湖南長沙南方職業學院大二女大學生林華蓉7月11日去湖北後,再也回不來了,在一小河內溺亡,得年20歲。她的死因,經家屬和警方證實,和死於天津的大學生李文星一樣,都是陷入傳銷組織。 \n \n澎湃新聞網13日報導,林華蓉的父親林孝俊13日說,女兒是長沙南方職業學院大二學生。今年暑假後,女兒曾回到老家湖南邵陽,後接到卿姓學長邀請,到湖北鐘祥市去打暑假工,在一家奶茶店上班。 \n \n林孝俊於8月5日接到鐘祥市警方通知,稱女兒在該市一小河內溺亡。警方說,林華蓉生前身陷傳銷組織,曾被非法拘禁。遺體在皇莊水路派出所轄一條小河內被發現,目前警方正進行屍檢。 \n \n鐘祥市公安局提供給林孝俊的一份立案通知書顯示,謝姓、許姓、郭姓、卿姓等人非法拘禁案,該局經審查認為,此案符合立案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條之規定,立案偵查。

  • 二戰前日本女學生...短裙黑絲襪讓網友瘋狂了

    最近有日本網友在推特上分享一段二戰前的紀錄片影像,讓網友們大為震驚。因為在84年前(1932年)街頭的高中生女生竟然穿著短裙和黑絲襪,簡直跟現在差不了多少。 \n影片截圖在Twitter上被日本網友瘋傳,很多人質疑紀錄片一定是假的,當年的女學生應該是穿袴(hakama)才對。但其實在昭和時代,日本學生都已經換製服了。 \n有熱心日本網友提供了1933年的《少女倶楽部》雜誌內頁,收錄了當年東京都學校的制服,其實這種制服穿搭相當普遍;不過影片中的女孩裙子的確有點短。 \n「沒什麼變化嘛」 \n「女孩現在已經變白骨了吧」 \n「緊身褲很棒啊」 \n「跟我阿嬤以前穿得差不多」 \n「不覺得裙子很短嗎?」 \n不過也有網友發現,這個紀錄片裡面的部分場景是某部電影中的畫面反過來,不能斷言其他片段的真實性。

  • 揚言校園開槍 美國大二女生遭逮

    揚言校園開槍 美國大二女生遭逮

    美國校園槍擊事件層出不窮,1名叫艾蜜莉(Emily Hikari Sakamoto)的大學二年級生昨(12)日因揚言到校園開槍遭到逮捕。 \n 根據美國喬治亞州首府亞特蘭大WXIA電視台報導,這名女學生在行動軟體Yik Yak留言「我明天要在校內開槍,留在房間,誰在中庭,就會最快沒命」。 這則留言被一些學生看到,其中1人立刻截圖並撥打911緊急電話報警。警方立即循線逮捕女大學生,校方也發出電郵證實此事。

  • 行李拿錯 微博轉發75次尋回

    春運人潮滾滾,湖南農業大學大二女生李娟娟搭長途客車時,不慎弄錯拿了另一女孩的行李。幸運的是,她通過1條僅轉發了75次的微博,在3天內便找到了已在江西境內的行李箱,而且她和錯拿箱子的女生之間至少有2個共同熟人。 \n發現拿錯行李的李娟娟相當著急,她的朋友替她發了一條微博求助。「據說6個陌生人就是一個朋友圈,說不定能找到呢。」 \n3天后,微博連續轉發75次,李娟娟接到了一個來自江西的電話。電話正是拿錯箱子的女生打來的。該女生在江西讀書,其哥哥碰巧認識李娟娟微博轉發人群中的一人。2月11日,這兩人在酒桌上相遇,都拿錯丟行李的事當聊天話題,才發現他們分別認識這兩個女孩子。

  • 三少四壯集-那年暑假,我們去東海大學朝聖

    三少四壯集-那年暑假,我們去東海大學朝聖

     好像是大一升大二的那年暑假,同學阿康說他約了兩個台中東海大學的女生一起出遊,對方邀他去東海校園看貝聿銘設計的路思義紀念教堂,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朝聖」。說是朝聖,更多的動機當然是接觸外校女生,聽說東海的女生都很有氣質,於是我答應了這個兩男兩女的「朝聖之旅」。 \n 那時候貝聿銘所設計的路思義教堂,和繼續延伸出來的東海校園規劃,是許多年輕學子最嚮往的大學校園之一。東海建築系和生物系的聯考分數高得嚇人,不少高中生是以第一志願進到這個開闊浪漫的校園。那時候的年輕人比現在的年輕人浪漫,對於當「大學生」有著一種嚮往和憧憬,彷彿大學四年生活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反正畢業後不是出國留學就是隨便找份工作,那是大學生很有價值和尊嚴的時代。 \n 我原本也很想讀東海生物系,就在最後關鍵時刻,已經計劃要出國留學的大姊用橡皮擦擦掉了我「不切實際的夢想」,將公費的師大生物系填了上去,她說家裡負擔不起私立大學學費,於是我就真的考取師大生物系,從此和東海無緣。我弟弟很想進東海建築系,他有繪畫天分,也會寫詩,藝術細胞發達,很適合讀建築系,但是聯考分數差了一點,被分發到東海工業工程系。但,至少是東海大學,至少每天都可以夾著原裝書穿過綠燦燦的草原,經過貝聿銘的路思義大教堂,仰望無垠的藍天白雲,和讀麻省理工學院、紐約大學、普林斯頓大學有什麼差別呢?更何況和這些同樣擁有貝聿銘設計作品的大學比起來,東海的路思義教堂還是最早完成的,比麻省理工學院的綠樓還早了一年。貝聿銘開始設計路思義紀念教堂時才三十九歲,花了七年才建造完成。就在教堂完成的第二年,甘迺迪家族在當代頂尖的建築師中,圈選了貝聿銘成為甘迺迪圖書館的設計師和監造者,在當時是不得了的大新聞,貝聿銘成了全世界都知道的名字。 \n 我弟弟進了東海以後,雖然口口聲聲說要轉建築系,但在這樣開闊幽靜的校園和自由開放的校風裡,忙著寫詩寫歌詞談文學也談戀愛,和一些文藝青年彈著吉他唱起校園民歌,建築系沒轉成,最後還是出國完成了工業工程博士學位。東海大學「有貝聿銘陪伴」的那四年,似乎是他人生中最無憂無慮的時光,也或許是那樣自由開放的校園氛圍,使他去美國讀書時如魚得水非常順利。 \n 那次兩男兩女的朝聖之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已經忘得一乾二淨,唯一留下來的就是那張在路思義紀念教堂前面的照片:兩個女生在強風中抓緊帽沿,兩個男生故作瀟灑其實一臉尷尬笑容,唯有教堂莊嚴尊貴的端坐在大草原上。直到四十年後的某一天,我在書店看到了一本剛出版的《貝聿銘全集》,讀到當時那座大教堂是前所未有的大膽設計,經過工程師鳳後三精密的計算才得以完成。為了防止混凝土結構的巨大殼片無法承受重力,鳳博士給這些殼片加上支撐肋,動員了二十五位木匠,花了六周時間完成了支撐肋的模型,用了一萬八千根波浪狀的木頭。他們足足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從竹製鷹架往下灌水泥,一片一片小心翼翼的灌。現場見證者形容,當抽掉支撐模型的楔子後,模子簡直像是懸空吊著,整個木質框架瞬間下沉十五公分,教堂和大地都被震動了!整座教堂的重量也就在那一刻,非常精準而均勻的傳遞給四面牆壁。大教堂藉著自身的結構和重力,穩穩端坐在東海校園裡,從此仰頭看著藍天,看著飄過的雲,看著進進出出的教授們和莘莘學子們,見證著他們每個人的青春和成長。 \n 往後的歲月裡,我只要一有機會就會去東海校園逛逛,只為了去看看那座教堂和旁邊的那棵大樹,還有天空。對我而言,那種感覺就叫做永恆。

  • 奇聞軼事-當二奶、小三 師大開除學籍

     在廣州一些大學門口,經常可見打扮時髦的女大學生上下豪華轎車,特別在幾所盛傳美女較多的高校,這種場景已屢見不鮮。很多學生都知道班上有同學正是「現役二奶」,但「都沒有因此而看不起她,我們尊重她的選擇。」大二女生小芷「開明」地向記者解釋。 \n 儘管華南師範大學五年前即將「非法同居、破壞他人家庭」等「小三」(婚姻第三者)行為列入校規懲處範圍內,違者最重將受留校察看的處分,但與已婚人士交往、甘於做人「二奶」的情況,仍未減少。 \n 據中新社報導,華南師大校方上個月發出嚴厲聲明,警告和已婚人士保持「特殊關係」的學生,無論同居或破壞別人婚姻皆屬違反校規,會受到警告、處罰,甚至被開除學籍的處分。 \n 無獨有偶,日前重慶師範大學開始試行《學生違紀處理管理規定》,當中就明文寫著「發現當三陪、當二奶、當二爺、搞一夜情的將開除學籍」。這兩所大學的規定一出,立即引發大學生和社會熱議。 \n 有人認為規定有其必要,因可體現學校對學生正確道德觀和價值觀的引導;但也有人認為學校無權干涉學生私生活,選擇怎樣戀愛和婚姻形式,是學生自己的事。 \n 據大陸記者調查,民眾對女大學生當「小三」的態度,已從過去的鄙視漸漸變成「習慣」─一位大學剛畢業、在港資企業任職的王小姐就直言,自己第一志願是嫁個「富二代」,要是有個有錢又對自己好的人要她當「小三」,「自己也是願意的」。

  • 大陸人看台灣-來台交換生的情感小糾結

     從網路上觀看台灣的綜藝節目,當說到型男潮女私生活香豔時,節目總會提及夜店。我的一位同學到台大交流半年,回來後的一次聚餐中,我問她,你去台灣半年,有到過台灣夜店嗎?台灣的夜店到底是什麼狀況? \n 她說她去體驗過一次,當時由另一位大陸交換生帶著她。她覺得台灣的夜店更像大陸的迪廳。領她去的那位女生到台灣後經常光顧夜店,去之前對她說,如果有人中意她,就會在舞場中主動黏上來,不過不用怕,如果她不願意,自顧走開就好了,對方不會糾纏。 \n 或許這也是台灣夜店與大陸類似夜生活場所的不同之處,有一點積澱和規矩,反而更能從曖昧與香豔之中顯現出魅力。 \n 淑女變狂野 \n 不過我同學也告訴我,令她疑惑的是,同去台灣的另兩名交換生,以前在大陸都是很文靜的淑女,不知道為什麼一到那邊,就像變了一個人,經常到台灣的夜店消費。有一位女生,在高雄的一所大學交流,每個周末都從高雄坐六個小時的遊覽車到台北,然後濃妝豔抹地去夜店玩耍。 \n 或許每個人的心底深處都埋著一顆魔鬼的種子,一旦遇到合適的土壤,種子就會萌芽,變成另外一種狀態,完全顛覆以前的生活常軌。 \n 我還得知,在赴台交流學生中,女生遠比男生容易留情台灣。 \n 我的另一位男同學,前年下半年赴台灣東吳大學交流。回來後,一次喝酒,三巡之後,他起身端起酒杯跟我們說,此次台灣之行,最令他氣憤的就是同行的另一位女生在台灣劈腿。 \n 劈腿與把妹 \n 據說這位MM是絕對的正妹,漂亮到在兩岸女生中足以為大陸人民爭得榮譽。他們一行五位赴台交流的同學,有三人是男光棍,臨行前,三位男生都對MM大獻殷勤。誰知赴台那天,在上海浦東機場,MM拉著一位來送行的同校男生的手,很大方的跟同行男生說:「這是我男友」。言外之意,本人已是名花有主。 \n 到台灣后,五人原本經常一起旅行,學期過半時,他們發現那位正妹經常不參加他們周末組織的娛樂活動。後來有人爆料說,看見MM跟一位台灣男生很曖昧地出雙入對。 \n 我們都笑話他之所以氣憤是因為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還故意打趣他,不要那麼狹隘,兩岸一家,不要老是覺得MM劈腿是便宜了外人。 \n 同學說,台妹對大陸仔的興趣遠不如台客對大陸妹的喜愛,所以男生在台灣把到妹的機率很小。他一杯酒下肚,繼續說,雖然機率小,不過他們中也有一哥們,到東吳後兩個月,與同系的一位台灣大二女生戀愛了,據說在這位男生離開台灣前,女生還帶他去見了家長,算是為大家爭了一口氣。 \n 聽到這,酒桌上安靜了一下,然後我們都故意繞開了這對分隔兩岸的情侶未來前途如何的話題。大家之所以不願討論下去,大概是覺得不容樂觀,不願讓目前兩岸的現實狀況來破壞這份美好的情感。 \n肖福林/上海復旦大學‧研究生 \n 從網路上觀看台灣的綜藝節目,當說到型男潮女私生活香豔時,節目總會提及夜店。我的一位同學到台大交流半年,回來後的一次聚餐中,我問她,你去台灣半年,有到過台灣夜店嗎?台灣的夜店到底是什麼狀況? \n 她說她去體驗過一次,當時由另一位大陸交換生帶著她。她覺得台灣的夜店更像大陸的迪廳。領她去的那位女生到台灣後經常光顧夜店,去之前對她說,如果有人中意她,就會在舞場中主動黏上來,不過不用怕,如果她不願意,自顧走開就好了,對方不會糾纏。 \n 或許這也是台灣夜店與大陸類似夜生活場所的不同之處,有一點積澱和規矩,反而更能從曖昧與香豔之中顯現出魅力。 \n 淑女變狂野 \n 不過我同學也告訴我,令她疑惑的是,同去台灣的另兩名交換生,以前在大陸都是很文靜的淑女,不知道為什麼一到那邊,就像變了一個人,經常到台灣的夜店消費。有一位女生,在高雄的一所大學交流,每個周末都從高雄坐六個小時的遊覽車到台北,然後濃妝豔抹地去夜店玩耍。 \n 或許每個人的心底深處都埋著一顆魔鬼的種子,一旦遇到合適的土壤,種子就會萌芽,變成另外一種狀態,完全顛覆以前的生活常軌。 \n 我還得知,在赴台交流學生中,女生遠比男生容易留情台灣。 \n 我的另一位男同學,前年下半年赴台灣東吳大學交流。回來後,一次喝酒,三巡之後,他起身端起酒杯跟我們說,此次台灣之行,最令他氣憤的就是同行的另一位女生在台灣劈腿。 \n 劈腿與把妹 \n 據說這位MM是絕對的正妹,漂亮到在兩岸女生中足以為大陸人民爭得榮譽。他們一行五位赴台交流的同學,有三人是男光棍,臨行前,三位男生都對MM大獻殷勤。誰知赴台那天,在上海浦東機場,MM拉著一位來送行的同校男生的手,很大方的跟同行男生說:「這是我男友」。言外之意,本人已是名花有主。 \n 到台灣后,五人原本經常一起旅行,學期過半時,他們發現那位正妹經常不參加他們周末組織的娛樂活動。後來有人爆料說,看見MM跟一位台灣男生很曖昧地出雙入對。 \n 我們都笑話他之所以氣憤是因為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還故意打趣他,不要那麼狹隘,兩岸一家,不要老是覺得MM劈腿是便宜了外人。 \n 同學說,台妹對大陸仔的興趣遠不如台客對大陸妹的喜愛,所以男生在台灣把到妹的機率很小。他一杯酒下肚,繼續說,雖然機率小,不過他們中也有一哥們,到東吳後兩個月,與同系的一位台灣大二女生戀愛了,據說在這位男生離開台灣前,女生還帶他去見了家長,算是為大家爭了一口氣。 \n 聽到這,酒桌上安靜了一下,然後我們都故意繞開了這對分隔兩岸的情侶未來前途如何的話題。大家之所以不願討論下去,大概是覺得不容樂觀,不願讓目前兩岸的現實狀況來破壞這份美好的情感。 \n肖福林/上海復旦大學‧研究生 \n 從網路上觀看台灣的綜藝節目,當說到型男潮女私生活香豔時,節目總會提及夜店。我的一位同學到台大交流半年,回來後的一次聚餐中,我問她,你去台灣半年,有到過台灣夜店嗎?台灣的夜店到底是什麼狀況? \n 她說她去體驗過一次,當時由另一位大陸交換生帶著她。她覺得台灣的夜店更像大陸的迪廳。領她去的那位女生到台灣後經常光顧夜店,去之前對她說,如果有人中意她,就會在舞場中主動黏上來,不過不用怕,如果她不願意,自顧走開就好了,對方不會糾纏。 \n 或許這也是台灣夜店與大陸類似夜生活場所的不同之處,有一點積澱和規矩,反而更能從曖昧與香豔之中顯現出魅力。 \n 淑女變狂野 \n 不過我同學也告訴我,令她疑惑的是,同去台灣的另兩名交換生,以前在大陸都是很文靜的淑女,不知道為什麼一到那邊,就像變了一個人,經常到台灣的夜店消費。有一位女生,在高雄的一所大學交流,每個周末都從高雄坐六個小時的遊覽車到台北,然後濃妝豔抹地去夜店玩耍。 \n 或許每個人的心底深處都埋著一顆魔鬼的種子,一旦遇到合適的土壤,種子就會萌芽,變成另外一種狀態,完全顛覆以前的生活常軌。 \n 我還得知,在赴台交流學生中,女生遠比男生容易留情台灣。 \n 我的另一位男同學,前年下半年赴台灣東吳大學交流。回來後,一次喝酒,三巡之後,他起身端起酒杯跟我們說,此次台灣之行,最令他氣憤的就是同行的另一位女生在台灣劈腿。 \n 劈腿與把妹 \n 據說這位MM是絕對的正妹,漂亮到在兩岸女生中足以為大陸人民爭得榮譽。他們一行五位赴台交流的同學,有三人是男光棍,臨行前,三位男生都對MM大獻殷勤。誰知赴台那天,在上海浦東機場,MM拉著一位來送行的同校男生的手,很大方的跟同行男生說:「這是我男友」。言外之意,本人已是名花有主。 \n 到台灣后,五人原本經常一起旅行,學期過半時,他們發現那位正妹經常不參加他們周末組織的娛樂活動。後來有人爆料說,看見MM跟一位台灣男生很曖昧地出雙入對。 \n 我們都笑話他之所以氣憤是因為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還故意打趣他,不要那麼狹隘,兩岸一家,不要老是覺得MM劈腿是便宜了外人。 \n 同學說,台妹對大陸仔的興趣遠不如台客對大陸妹的喜愛,所以男生在台灣把到妹的機率很小。他一杯酒下肚,繼續說,雖然機率小,不過他們中也有一哥們,到東吳後兩個月,與同系的一位台灣大二女生戀愛了,據說在這位男生離開台灣前,女生還帶他去見了家長,算是為大家爭了一口氣。 \n 聽到這,酒桌上安靜了一下,然後我們都故意繞開了這對分隔兩岸的情侶未來前途如何的話題。大家之所以不願討論下去,大概是覺得不容樂觀,不願讓目前兩岸的現實狀況來破壞這份美好的情感。 \n肖福林/上海復旦大學‧研究生 \n 從網路上觀看台灣的綜藝節目,當說到型男潮女私生活香豔時,節目總會提及夜店。我的一位同學到台大交流半年,回來後的一次聚餐中,我問她,你去台灣半年,有到過台灣夜店嗎?台灣的夜店到底是什麼狀況? \n 她說她去體驗過一次,當時由另一位大陸交換生帶著她。她覺得台灣的夜店更像大陸的迪廳。領她去的那位女生到台灣後經常光顧夜店,去之前對她說,如果有人中意她,就會在舞場中主動黏上來,不過不用怕,如果她不願意,自顧走開就好了,對方不會糾纏。 \n 或許這也是台灣夜店與大陸類似夜生活場所的不同之處,有一點積澱和規矩,反而更能從曖昧與香豔之中顯現出魅力。 \n 淑女變狂野 \n 不過我同學也告訴我,令她疑惑的是,同去台灣的另兩名交換生,以前在大陸都是很文靜的淑女,不知道為什麼一到那邊,就像變了一個人,經常到台灣的夜店消費。有一位女生,在高雄的一所大學交流,每個周末都從高雄坐六個小時的遊覽車到台北,然後濃妝豔抹地去夜店玩耍。 \n 或許每個人的心底深處都埋著一顆魔鬼的種子,一旦遇到合適的土壤,種子就會萌芽,變成另外一種狀態,完全顛覆以前的生活常軌。 \n 我還得知,在赴台交流學生中,女生遠比男生容易留情台灣。 \n 我的另一位男同學,前年下半年赴台灣東吳大學交流。回來後,一次喝酒,三巡之後,他起身端起酒杯跟我們說,此次台灣之行,最令他氣憤的就是同行的另一位女生在台灣劈腿。 \n 劈腿與把妹 \n 據說這位MM是絕對的正妹,漂亮到在兩岸女生中足以為大陸人民爭得榮譽。他們一行五位赴台交流的同學,有三人是男光棍,臨行前,三位男生都對MM大獻殷勤。誰知赴台那天,在上海浦東機場,MM拉著一位來送行的同校男生的手,很大方的跟同行男生說:「這是我男友」。言外之意,本人已是名花有主。 \n 到台灣后,五人原本經常一起旅行,學期過半時,他們發現那位正妹經常不參加他們周末組織的娛樂活動。後來有人爆料說,看見MM跟一位台灣男生很曖昧地出雙入對。 \n 我們都笑話他之所以氣憤是因為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還故意打趣他,不要那麼狹隘,兩岸一家,不要老是覺得MM劈腿是便宜了外人。 \n 同學說,台妹對大陸仔的興趣遠不如台客對大陸妹的喜愛,所以男生在台灣把到妹的機率很小。他一杯酒下肚,繼續說,雖然機率小,不過他們中也有一哥們,到東吳後兩個月,與同系的一位台灣大二女生戀愛了,據說在這位男生離開台灣前,女生還帶他去見了家長,算是為大家爭了一口氣。 \n 聽到這,酒桌上安靜了一下,然後我們都故意繞開了這對分隔兩岸的情侶未來前途如何的話題。大家之所以不願討論下去,大概是覺得不容樂觀,不願讓目前兩岸的現實狀況來破壞這份美好的情感。

  • 跳級生趙翎雅 「推薦」上台大

    十六歲北一女中高三學生趙翎雅念國中時跳級一次,高中再跳級一次成功,今年不用考學測,即以奧林匹亞物理選訓營成員中前二分之一的優異成績,「推薦」攻上台大物理系,成為今年台大最年輕的大一新鮮人。 \n趙翎雅在二○○七年「紀念吳大猷先生百年誕辰物理人才發現計畫」中,榮獲國中女生組國際物理大使;二○○八年榮獲國際國中生科學奧林匹亞金牌;在中正國中國一下學期時通過跳級,隨後國中基測考了滿分,順利進入北一女中。 \n趙翎雅英、數、理、化四科都因成績優秀免修,有多餘時間對物理做更深更廣的學習,她自己去找資料,碰到有問題無法解決就回學校請教老師,並有了想要提早進大學的想法,去年高二上學期,就申請跳級高三下學期獲得通過。 \n另外,趙翎雅在高中時期參與物理奧林匹亞選拔,並在北市和全國數理學科能力競賽獲物理組一等獎。尤其,在物理奧林匹亞選拔的選訓營中以優秀成績獲「推薦」台大物理系,並於日前審核通過,讓她成為今年台大最年輕的大一新鮮人。 \n趙翎雅不是死讀書的孩子,國小到高中鋼琴、長笛、游泳各項才藝廣泛涉獵,父母親分別是台大及耕莘醫院醫生,忙得不得了,趙翎雅雖是獨生女、從小到高中卻不黏人,一切自理,不用父母接送,獨來獨往的獨立精神,也是她成功的關鍵。 \n北市私立東山高中跳級生洪偉哲考七十一級分、吳政儒六十九級分,成績優異,可望上台大。 \n不過,洪偉哲的目標在醫學系醫科、吳政儒以台大物理系為第一志願,他們認為還有進步空間,將力拚下一波的「指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