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伯公的搜尋結果,共25

  • 美濃二月戲 混搭客家炫舞賽

    美濃二月戲 混搭客家炫舞賽

     「二月戲」是美濃特有的客家傳統習俗,高雄市客委會今年首次與在地寺廟及協會合作盛大舉行「美濃二月戲」,結合客家大戲及音樂會、炫舞大賽、美濃湖客家意象燈籠裝置藝術等,讓民眾認識客家傳統的伯公信仰與文化。

  • 美濃客家「二月戲」下舞戰  創意舞蹈大賽拼獎金

    美濃客家「二月戲」下舞戰 創意舞蹈大賽拼獎金

    「二月戲」是高雄市美濃區特有的客家傳統習俗,高雄市客委會今年首次與在地寺廟及協會合作盛大舉行「美濃二月戲」,結合客家大戲及音樂會、炫舞大賽、美濃湖客家意象燈籠裝置藝術等,讓民眾認識客家傳統的伯公信仰與文化。

  • 苗栗三灣大貨車起火 警消急滅

    苗栗三灣大貨車起火 警消急滅

    苗栗縣三灣鄉大河村伯公崀11號民宅旁邊竹林,一部停放竹林前的大貨車,29日上午9時不知何故突然起火燃燒,由於東北風強,火勢迅速延燒旁邊竹林,消防局獲報派出三灣、南庄、頭份等3個分隊人車趕往搶救,消防人員抵達現場先布署水線隔離民宅免於被火勢波及,目前仍在全力滅火中。

  • 大窩穿窿古圳 尋找伯公記憶

    大窩穿窿古圳 尋找伯公記憶

     苗栗縣大湖鄉大窩大塊林石穴伯公百年來守護居民,是鄉親的精神支柱與信仰,大窩文史生態協會感念土地公恩澤,13日起一連舉辦16天尋找伯公記憶巡禮,希望讓民眾體認大塊林伯公福祉的力量。大窩地區入夜後滿谷螢火蟲閃亮也十分壯觀,增添浪漫氣氛。 \n 苗栗縣內山區多處可欣賞到螢火蟲帶來的璀璨夜景,吸引各地民眾與攝影好手慕名前往,在三義鄉的西湖渡假村內,更可拍攝到銅錢草反射出的藍色光點,與螢火蟲串交織成「三義藍眼淚」的絕美畫面。 \n 先民闢2.5公里圳道 \n 協會指出,100多年前大湖鄉大寮村大窩吳阿養及徐閂等先民,為解決飲水及灌溉的問題,開疆闢土開鑿約2.5公里的穿窿古圳道,感謝上蒼保佑使開鑿順利完成,在水圳的分流處就地取材石穴簡陋設置伯公祭拜,祈求伯公守護古圳水脈。 \n 居民感念土地公恩澤 \n 協會理事長徐欣志表示,大湖鄉大窩料崠下與現今產業道路上側間,原是一大片斜緩坡地,開墾前是一大片原始森林,故名大塊林,古圳在居民承先啟後同心維護下,圳水碧綠清澈如玻璃般,為大窩鄉親的飲水及灌溉帶來廣大的經濟效益。鄉親感念土地公恩澤,在13日至28日舉辦「大窩穿窿古圳音樂祭暨大塊林伯公記憶巡禮」活動,傳承先民對伯公的虔敬信仰。

  • 影》超高人氣!吳伯雄伉儷80大壽 藍綠大咖同台祝賀

    影》超高人氣!吳伯雄伉儷80大壽 藍綠大咖同台祝賀

    國民黨前主席吳伯雄和夫人戴美玉昨(19日)下午舉行「80雙壽」感恩茶會,現場擠進數百人,場面熱鬧,除昔日同窗外,前總統馬英九、前副總統蕭萬長、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新黨主席郁慕明、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等藍、綠政壇大老齊聚,壽星「伯公」展現超高人氣。 \n \n吳伯雄與妻子戴美玉慶祝80歲大壽,女兒吳璧玲、兒子吳志剛、吳志揚在台北福容飯店特別為雙親舉辦感恩茶會,藍營大咖幾乎全到場,前主席馬英九和現任主席吳敦義也同場祝賀。 \n \n吳伯雄致詞時談到與夫人戴美玉結緣的過往,國小時同學在黑板寫下「吳伯雄愛戴美玉」,他便決定「將錯就錯」,更承諾下輩子也要與太太攜手共度一生,兒子吳志揚則打趣說,父母親國小三年級就認識對方,可以說是「情定小三」。讓佳在一旁的吳戴美玉笑得合不攏嘴。 \n \n前陣子因為新竹縣長提名而傳出心結的馬英九與吳敦義同台,格外受到媒體關注。現場觀察兩人一開始僅簡單握手寒暄,並未同坐,馬旁邊坐著蕭萬長夫婦,再來才是吳敦義,座位哲學十分巧妙。即使在大合照時,馬吳兩人雖然站在一起,但也只有簡單寒暄,合照完畢吳敦義隨即離去,馬則直到餐會進行到超過一半才離去。

  • 東勢「鯉魚伯公文化祭」  林佳龍幫小孩「帶絭」

    東勢「鯉魚伯公文化祭」 林佳龍幫小孩「帶絭」

    花博吉祥物樂虎現身鯉魚伯公祠!東勢「鯉魚伯公文化祭」1日熱鬧登場,市長林佳龍為當地孩童「帶絭」;其中,身穿「I love台中」粉色洋裝的樂虎,成為全場的寵兒,也為文化慶典增添繽紛創意。 \n \n 「鯉魚伯公文化祭」今年邁入第3屆,林佳龍在市府客委會主委劉宏基、東勢區長徐佩鈴陪同下出席,市議員蘇慶雲等人也共襄盛舉。 \n \n 林佳龍前往鯉魚伯公祠(永安宮)參拜鯉魚伯公後,於廟旁的「石母祠」恭祝石母娘娘誕辰,並為在場的小朋友向石母娘娘祈願帶絭,祈求庇佑孩童平安順利長大,最後並為「八仙綵」揭綵。 \n \n 林佳龍表示,「鯉魚伯公文化祭」承載著豐富文化內涵,加上獲選為客庄12大節慶新丁粄節、巧聖仙師文化祭,各項客家文化活動逐步將台中推展至國際,市府持續發揚推廣,也期待大家共同薪傳。 \n \n 其中,花博吉祥物樂虎(Love)的現身,紛紛吸引小朋友的注目,她身穿「I love台中」粉色洋裝,陪同眾人參拜,也跟孩童一樣獲得林佳龍「帶絭」,大伙兒以鯉魚伯公祠後方的鯉魚石崁為參考,一起利用水彩進行石頭彩繪,為文化慶典增添許多的繽紛創意。 \n \n 「鯉魚伯公文化祭」系列內容包括祈福帶(換)絭儀式、祈福米糕品嘗、文物展示、文化導覽、石頭彩繪、魚躍龍門滑水道體驗、劇團及街頭藝人表演等活動,以慶典的形式推廣客庄文化薪傳。

  • 孤單30年 2度托夢想婚了 伯公娶老婆

    孤單30年 2度托夢想婚了 伯公娶老婆

     龍潭區三坑里崎下集福祠伯公廟在30年前原有供奉伯公、伯婆,但2尊神像遭偷走後,居民僅重新供奉石造伯公神像,今年初卓姓居民2度遭到伯公托夢,希望幫祂娶伯婆。2日居民張羅神衣、彩燈喜燭,敲鑼打鼓為伯公迎親,讓孤單30年的伯公有了伴。 \n 卓姓居民說,今年初有天做夢夢到伯婆的圖樣,心裡想是不是伯公想要娶老婆,到伯公廟詢問後,連擲3個聖筊,但他因工作繁忙暫時擱著,沒想到再度夢到伯公、伯婆的神像,趕緊向當地三坑里長黃勝松請教,2人便和地方商量,要為伯公娶伯婆。 \n 黃勝松說,30年前下集福祠伯公廟原先供奉木製伯公與伯婆神像,但遭到小偷竊走,居民商量後,決定請回伯公神像,但沒多久再度失竊。居民心想一直被偷不是辦法,決議用石頭打造伯公神像,讓小偷偷不走。後來也相安無事,再未失竊。 \n 但卓姓居民接到托夢後,黃勝松也嚇一跳,因為從來沒聽過伯公娶伯婆的事情,也不知道怎麼處理,請教懂民俗的好友後,也和地方討論,決定2日以大鼓陣、八音團、木盛隊等大陣仗迎娶,過程敲鑼打鼓,為伯公娶親。 \n 他說,7月時先迎來伯婆暫駐三坑老街的永福宮,接受信徒供養以增神力。2日客家事務局長蔣絜安也參加盛事,恭喜伯公迎親。

  • 尋找這座城的祕密與記憶(上)

    2015年聖誕,抽到千元紅包的阿姨站在沙發上狂蹦,口中高呼:「大哥大哥我愛你!」餘下的人或埋頭吃飯或爭搶禮品,吵嚷聲和歡呼聲像一鍋沸掉的濃湯,壁櫥後頭靜靜貼著二伯公的照片。 \n在這極度喜慶與擁擠的狂歡中,我幾度喘不過氣來,然而他們早已習慣了擁擠與粘稠,像最初赤腳踩上混滿泥土與魚鱗的船艙,雙手抓住因饑渴而拚命鼓鰭的魚,劃破的手指血液沾染海鹽,像海水與血液的特調。 \n \n試圖重現台北往事 \n酒便是二伯公手中的那杯二鍋頭,被年歲久遠的鼻涕眼淚塗抹的小口酒杯,早已褪去了「惠安酒廠」的標語,徒剩一層糊掉的黑。將它端起來,能看到老人發紅的鼻頭,藉著酒勁的他回頭,看到身後那群擠在一個房間裡睡覺的孩子,像船艙角落的魚,赤條條一無所有。 \n我試圖重現那段過往,並冠以「台北往事」的標題,來證明過去的那一切所能代表的歷史厚度,極盡旁觀之可能。但筆如陽痿,我無法為此血脈賁張,融入與他們共同的狂歡,更沒有權利去剖析所謂艱辛的歲月,像一場諂媚的發問,像一場自詡情深的關懷。1949年二伯公隨軍隊來台,他捕魚攢錢,如何結婚生子,我們不知道。2000年,二伯公帶大舅舅回惠安,將錢分成平均的好幾份,看誰過得困難就給,好像這幾十年只是去打了一趟工而已。 \n \n漂蕩於鄉愁浪中 \n每天清晨,龐大的家族帶領二伯公和大舅舅上市場買菜,豬頭肉放在墊板上顫顫巍巍,新鮮的豬心捧在手上,像圓滑的呼吸。 \n我們最好的東西是雞蛋,於是努力煮蛋,我們不知道怎麼招呼這遠方的親人,只知道肉好啊,於是大力翻炒,下最重的鹽最烈的酒,只是總覺得肉切得不夠大塊,唯有以最大聲的吆喝懇求你。懇求你肯定我們擁擠的聚會,聽聽發問長老心裡如老酒燒鴨那般重口味的家國之夢。 \n只是他為何要融入呢?跟著父親來探這遠親,聽話地陪同並不認識的家族圍成一個圈,吸一根七匹狼,抖掉菸灰,在他們將目光投向他時點頭微笑。萬人簇擁的禮讓,小孩不敢嬉戲瞪著好奇的大眼,婦人們嬉笑著露出有漬的板牙,眼神像看偉人一般膽怯,泛滿村頭溪水的暈眩。 \n \n思念蕩回童年的家 \n直到回台灣,他的父親都一直沉溺在那股簇擁中,像滿盤的紅燒肉,整碗的花生濃湯那般飽和。這太過勁的火候與太用力的翻炒所製造的召喚讓二伯公越覺得形單影隻,困在孤島的潦倒像久餓之人飽食肥肉後的一場割喉,鄉愁堵在胸口,往喉間溢著油水,嗆出了眼淚卻怎麼也捨不得咽下。 \n小米酒依舊在那兒擱著,長了漬的酒杯也不說話。二伯公躺在床上,思念化成了浪托著他蕩啊蕩的,一如來時棲於船艙的搖晃。兒女們看著父親置於船身的迷醉,和因這迷醉而生的痛苦束手無策,他們不明白這暈眩的海浪為何令他如此沉醉,他想隨著這浪花蕩到哪兒去呢? \n後來,他也無法做一個食夢人,看見父親是否在夢中蕩回了他童年的家。他只是將弟妹們聚集在了一起,怕 \n他們像支流那般也離散。他們回大陸探親,帶著父親未能表達的深情和溫柔與我的家族人共處,不談有祕密的曾經和要分開的以後。 \n以後是什麼,這祕密的過去和好像停滯了的現在所指引的以後,大哥帶領著他的弟妹一路闖蕩而來,開口盡是幽默的笑和對人事有些淘氣的調侃,卻總會在你恍惚的當口給你一個吸菸的背影,回頭來也不張口,煙圈從眼裡吐出,像放任也像容忍。 \n \n離鄉開闢不怕孤苦 \n我這遠道而來的客人,受盡所有人的禮讓。我們把酒言歡,也煮一大桌好菜,觥籌之間的寒暄,像要回幾十年前的那份禮。 \n這會轉圈的圓桌多好,當喜歡的菜轉到了面前,拿筷子一碰,總會有人剛巧也在,這時便可以抬頭笑笑,原來你也喜歡吃這個啊,只要這樣而已。不然,我們如何以「他喜歡吃這個,下次還煮給他吃」這樣的理由,來提醒會有下次的見面呢。 \n唯有禮貌的力量最好,沒有過放的熟稔,就不會有太多的抒情。沒有了父親的大哥帶著弟妹們開闢家園,他們不怕孤苦,因為父親曾經是一個人的孤島。在遠離大陸的台北帶領著他的弟妹們開闢疆土,他們不怕孤苦,因為這座島嶼已經獨自漂了那麼久。 \n偶爾,會有遠方的客人來看望他們。他們並不會停止奔跑的步伐,也不同你講過去的故事,他們才不會有沾親帶故的示好,但是會行出最友善的禮儀。像早早就闖蕩江湖的浪子,滿身早熟的風霜,偶有留情處,卻絕不會停下的步履匆匆。(待續) \n(黃婷/閩南師範大學學生) \n

  • 大伯公香油錢 發獎學金惠學子

    大伯公香油錢 發獎學金惠學子

     頭份市「大伯公」福德祠累積信眾香油錢,11日首次頒發獎學金給146名弱勢家庭子女,廟方秉持取之社會、用之社會,希望獲獎的學童有能力不忘回饋社會,未來也將持續發放獎學金,照顧更多有心向學的學子。 \n 頭份市福德祠創立於1885年,主要供奉福德正神,有「大伯公」之稱。頭份福德祠主委黃桂坤把信眾累積的香油錢發放獎助學金。昨由徐耀昌與黃桂坤等人逐一將獎學金發放給頭份市10所學校共146名學生,每人1000元與獎狀。 \n 黃桂坤表示,今年首度發放獎學金,對象優先發給頭份市單親、清寒與外配家庭的在學學生,由學校老師推薦每班2人,明年將視經費增加發放人數。 \n 徐耀昌肯定廟方將善款當做獎學金,土地公和土地婆在潛移默化教人向善,勉勵學童獲得獎學金是榮譽,也希望縣內的宗教寺廟能共襄盛舉。

  • 西安事變79年!黃大煒po外公張學良照感念

    西安事變79年!黃大煒po外公張學良照感念

    知名音樂人黃大煒因一首《你把我灌醉》紅遍兩岸三地,不過他不僅有才華,其實他身分更是來頭不小,「西安事變」主角張學良算他外公,前日適逢西安事變79年紀念日,黃大煒貼出一張張學良老年後的照片緬懷。 \n黃大煒的母親是張閭蘅,是軍閥張作霖第五子張學森的女兒,黃大煒本應喊張學良一聲大伯公,可張學良後認了張閭蘅做為乾女兒,因此黃大煒才會得喊他一聲外公。 \n而今年12月12日是西安事變發生後的第79年,黃大煒前日在微博po出外公張學良老年後的照片懷念,儘管後人對張學良的定位褒貶不一,也有人留言嗆他「有臉紀念西安事變?」但黃大煒也相當高EQ,回應「立場不同,最重要的是我們這些後人必需團結一心!」而他這一po,也讓許多年輕網友才知他這特殊的身分背景。 \n

  • 廟前神泉水湧出 生飲甘甜鄉民愛

    廟前神泉水湧出 生飲甘甜鄉民愛

    每逢秋季到來,屏東縣竹田鄉東柵伯公廟前的泉水就會不斷湧現,傳說早期醫療資源不足,居民染上瘟疫後都會到此取水,帶回煎藥大口飲下就能自然痊癒。現今鄉民們還是時常提水桶到此,帶回泉水泡茶飲用格外甘美。 \n \n 客家人稱土地公為「伯公」,但伯公廟內不供奉神像,當地人將村莊開墾時立的石碑,刻上「福德正神」並建廟供奉,形成當地特殊信仰景觀。1942年東柵伯公廟完工,而廟前不斷湧出的泉水,被當時居民稱為「神泉水」,百年來適逢秋季就會湧出。 \n \n 竹田鄉長傅民雄指出,鄉內共有東、西、南、北、中5處伯公廟,各廟都是面向鄉內,唯獨東柵伯公廟面向遠方大武山,傳說是因當時居民一早起床,望向大武山要是看到旭日東昇,就代表今天還要認真工作過活。 \n \n 當地居民表示,百年來泉水從不間斷,早年當地人以竹管將泉水引出地面,但伯公廟完工後村民在該處設置汲水器,四季皆能到此打水,逢秋季純淨的地下泉水還會自然湧出,且源源不絕令人嘖嘖稱奇。 \n \n 「這自來水可是從小喝到大!」傅民雄說,他老家就在東柵伯公廟附近,每天都會到廟後方的大榕樹玩耍,口渴就直接飲用泉水,相傳還能強身治病相當神奇。多年來到廟前參拜後,還是習慣來飲口泉水,回味當初的甘甜。

  • 伯公心肌梗塞?吳志揚:無大礙、謝關心

    外傳國民黨榮譽主席「伯公」吳伯雄心肌梗塞住院,長子桃園縣長吳志揚透過幕僚表示,父親昨日南下嘉義為9合1選舉拉抬聲勢,今早又接連趕2行程赴黨中央參加「第19屆中央評議委員會議」,原本預定結束要到台北市的中心診所進行例行性的健康檢查,連日奔波加上沒吃早餐空腹,導致血糖過低、頭暈,隨即在行程結束後,按原定計畫到中心診所就診,從既定例行性檢查改成徹底完整健檢,下午即辦理住院手續。 \n幕僚透露,吳志揚大概是在中午獲悉,第一時間即以電話關心,但當時伯公才剛送抵醫院,病情仍待詳查,下午參加縣政演講,在中間休息時間再度以電話聯繫,確認並無大礙,父子倆隨即繼續第2階段健康檢查和跑行程,結束後再次通話確認一切安好,吳志揚1連3通電話顯現為人子女的焦急。 \n吳志揚晚間調整行程,在7點時北上,和弟弟吳志剛一同前往醫院關心,幕僚轉述,醫師表示快的話明天就能出院返家,吳伯雄再三表示謝謝各界關心,強調自己很好、不用操心,1、2天後就能返家,再親自和大家致謝,吳志揚隨即於深夜返家。

  • 馬詩巫大伯公廟翻印星洲日報親戚稱謂表供索取

    東馬沙勞越詩巫的老大公廟翻印了「星洲日報」今年春節在副刊,刊登的「華人親戚關係稱謂表」,供各界索取。 \n詩巫「永安亭大伯公廟」主席孫春富稱說,他看到報導,覺得很有意義,因此印了一萬份,除了送給獨立中學和一般學校,也將分送給大眾。 \n他說,華人重視倫理,不過,現在要找到詳細、正確的親戚稱謂資料很不容易,所以決定翻印,廣為流傳。他也希望華文學校教導、推行正確稱呼。

  • 《三少四壯集》姑婆同窗會

     姑婆次次歸來鐵定賞賜姆婆阿嬤三百條香腸、無數烏魚子、十來箱八寶粥、波蜜果菜汁,兩大包曾祖母穿不到的花衣衫,給我的紅包金額至今無人匹敵,一包一萬。 \n 若按家族大排行,我有嬸婆五個,姆婆四個,姨婆二個,衿婆算三個,路上喊不完的阿婆仔上百個,姑婆卻只有一個。 \n 初次看見姑婆本名是在曾祖母訃聞,燙金孝女楊孽四字刺進我的眼,告別式現場我雷達掃射,這楊孽到底來者是誰──姑婆嫁在台南縣新化鎮那拔林,從小我都誤會她住進芭樂樹森林,姑婆嫁得不錯呢:宅第好幾進、兒子除任地方官,海內外事業皆有成。聽阿嬤轉述,姑婆身形小粒籽,幾次生產命攏差點休去,曾祖母為此曾長住女兒家,放棄歸山坪芒果收成,一心要將姑婆孱弱性命養回來。姑婆也說啊:「我阿娘生我兩遍,出生一遍;我人艱苦,伊救我一命,等於擱生一遍。」我遇見姑婆時,她已是名富婆,次次歸來鐵定賞賜姆婆阿嬤三百條香腸、無數烏魚子、十來箱八寶粥、波蜜果菜汁,兩大包曾祖母穿不到的花衣衫,給我的紅包金額至今無人匹敵,一包一萬。她的名字顛倒敘述她的人生,我最期待姑婆歸來。 \n 姑婆歸來實則順道參加同窗會,只有日子不錯過、有派頭,得空才會年年出席同窗會。我對同窗會懷有嚴重偏見,直覺那是人生成敗競技場:比房車、薪水、學歷、或做媒,或拉保險老鼠會;可銀髮同窗會現場狀況如何呢?出生大正十五年的姑婆,是定名大內公學校後的第五屆卒業生,大內公學校終戰易名大內國小,姑婆其實是我的學姊。 \n 同窗會辦在善化新萬香餐廳,主揪是名熱情念舊農會退休總幹事,不敢想像出嫁六十多年的姑婆鄉間鄰里還殘存人際網絡。昔日男同學多根留故鄉,女同學嫁得近都住善化新化,他們早當上阿公阿嬤,平日在家騙孫仔,或照顧中風的另一半,我從小最怕「中風」兩字,其時外籍看護尚未普遍,一人中風往往是一家子的事。 \n 同窗會餐畢,習慣回母校散步拍照,比劃數十年前青春地景,每句話都見證老去的自己:「這樹還在啊!樹王公喔!這教室還有喔!是古蹟!」姑婆講述同窗會即景──好幾個坐輪椅被女兒媳婦推來、還能跳的一生事業啼不停,用藥心得交換、開刀醫師力薦……姑婆說,有年她宅第遭竊賊闖入,被歹徒以搶抵住頸部,屋內財物洗劫而空,為此登上《中國時報》,那次同窗會大家話題就繞著她跑。 \n 同窗會最後以交換禮物收場,我不清楚姑婆準備什麼,倒是她換回無數香皂組全都偷偷送我母親了,她說:「毋通乎您姆婆看到。」她且壓低聲音:「今年同窗會又減三个,全班死到剩沒十个。」微駝的姑婆散會都從校門口寬寬走回家,身形就像六十年前女學生楊孽,進門只差沒說句ただいま──我轉來囉。 \n 姑婆通常留宿幾天,跑去跟曾祖母同床睡,三餐則姆婆阿嬤搶人似拉姑婆共食,晚餐我們做伙收看《春天後母心》。其實我更好奇,白天大家出門工作,姑婆到底做些什麼呢? \n 姑婆回娘家,間接驗收姆婆阿嬤照護成效,其時曾祖母已臥床鎮天,不懂翻身下場便是全身凍瘡,傷口終年難以合癒,姑婆看了也不吭聲,喚我至西藥房買面速力達母,她一指糊膏藥,緩慢搓揉曾祖母瘦到見骨的臀與背與鼠蹊部,弄疼曾祖母嘖嘖嘖聲喔。姑婆是二十四小時貼身看護,日日用嬌生沐浴乳把曾祖母搓洗得香噴噴,我眼前不乏友孝女兒好榜樣,姑婆永遠是我的第一名。 \n 同窗會何時停辦?印象中姑婆再歸來,名目已是建醮、女嫁男娶,探病走春,鬧熱會場亦如同窗會點名簿:「你也來囉!」、「足久沒看你!」守喪曾祖母期間,姑婆幾乎住下來,她號召家族折一張繡滿千朵蓮花的棺被,如此大動作連剛烈伯公都彎腰加入摺紙部隊。姑婆且說:「我卡早讀冊憨慢,拗東拗西上水,欠栽培!」我想到姑婆手很巧,曾當過幾年風水師,造墳上千,是極樂世界一流建築師,曾祖母墓厝便由她督導。 \n 不遠處校園鐘聲響,放學路隊男童女童見有喪棚,快步行過,大概嘴也碎念阿彌陀佛。 \n 姑婆擒了朵摺半開的蓮花,探頭:「驚啥!騙人沒做過學生仔!七十幾冬前,我攏無哩驚!」

  • 客家小炒變西餐 名廚秀創意

    客家小炒變西餐 名廚秀創意

     客家小炒是知名客家美食,而土地公則被客家人俗稱「伯公」,是客家人十分尊敬的精神信仰,台北市客委會為搭配即將到來的伯公生慶典,特別舉辦「二○一三客家小炒新吃法」料理大賽,冠軍可抱走三萬元禮券。 \n 傳統客家小炒利用客家人拜拜的三牲供品做成,豬肉絲、蔥、魷魚、豆干等簡單食材搭配組合爆香炒熱,就是一道下飯好菜。台北市客委會昨邀請三位名廚在客家料理餐廳逸鄉園示範三種客家小炒新作法,三位師傅各展廚藝創意十足。 \n 客家名廚游朝雄師傅首先示範「客家味創雙贏」,將客家小炒搭配客家粄條變身成一道美味主食,他表示創意料理也要考量到商業因素,店裡也可賣才算成功。邱寶郎師傅則將客家小炒的材料切成小丁,簡單爆香炒熱後放到生菜上,變成類蝦鬆版的客家小炒,不僅美味好看又健康。 \n 最後上場的駱進漢師傅則將客家小炒變身西餐,將乳酪絲放在鍋上略為加熱攤平後,放上隔夜剩的客家小炒,包起放到小可頌麵包裡,不但解決隔夜菜加熱走味困擾,還可補充鈣質,變成讓小朋友也喜愛的西式餐點,創意十足。 \n 台北市客委會主委劉佳鈞表示,三月九日將在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舉辦伯公生慶典,廣邀台北市各地土地公廟迎神尊至園區共襄盛舉,同時舉辦「二○一三客家小炒新吃法大賽」,不限族群、年齡,只要對客家料裡有興趣皆可報名。

  • 《三少四壯集》黑狗來了

     東西南北哪來軍犬撲倒伯公鐵牛邊啊?阿嬤以氣音湊近我耳邊如悟天機:「這隻狗,是替你伯公仔死的……」 \n 伯公過世已七年,那空屋無人居住亦七年。 \n 私闖民宅,不敢相信有天我能遊戲般上下三層樓。曾經這空屋於我是禁忌:它住過一對子女散居台南市的老夫妻,老夫妻是阿嬤口述中一生的天敵。我們兩家樓仔民同時築建於民國六十年,格局類似,伯公家內部裝潢卻特奢華,我在二樓如考古學家看見水晶吊燈與整牆酒櫥,曖昧黃燈與L型沙發組,歸排樓仔屬伯公家最氣派,我家三樓得屋成十多年後才有錢續搭,如果站馬路描容兩屋,一高一矮,多年來雨季排水盡瀉入我家天花板,果真被壓死死壓到底。 \n 我想我是賊,放眼老夫妻遺產,興奮打開每格抽屜挖寶。早伯公三年病逝的伯婆留有骨董衣櫥、論斤花棉被,燈座織結蜘蛛絲,再久一點,空屋會成鄰近孩童口中的鬼屋,且說公仔媽都請走,祖先根本不在了。 \n 但我感覺伯公仍在,記憶CPU裡的伯公影像多與災厄鏈結,認真看他都在新樓奇美病院。 \n 有回伯公煮茶,那種底座配桶瓦斯,偶爾能煮火鍋的迷你茶車是老大人最愛,伯公且重聽,電視音量轉特大,通常是卡通,活跳跳動畫是生命的語言,那也是強颱直撲南台的八月,全家客廳掌握災情,忽然螢幕火光如空襲炸彈,才想著電視是因遠雷爆毀,眼角餘光即掃到騎樓汽車折射再折射出整片火海,父親叔叔衝至外頭,原來風雨聲蓋過氣爆巨響,伯公已全身著火如特技跳出客廳了,他逢人喊伯婆「擱置灶腳!」錯誤示範,二度衝入火場,厝邊仔迷你滅火器十幾支拎著如消防猛男。火苗正沿天篷四角燒起,恰恰形成一道火門,濃煙自客廳持續團團往外灌,馬路淋雨的楊氏宗親摀鼻嘴紛紛跳腳:「人是出來了沒?」雄雄伯公新娘抱伯婆從黑雲跨欄躍出,然後才有消防車才有救護車。 \n 我就站在火燒而新刷的白牆前追趕家族史進度,彷彿還聞到臭火焦味,命很大的伯公日後傳說媽祖庇護,為此請布袋戲酬神,我不以為然,若庇護也是曾祖母日日的祝禱奏效。 \n 劫數未了,八十歲的伯公隨後又在大內山區的西仔尾連出三場車禍,西仔尾聚落百年前仍有人居,戰後散庄停止建設,為此出入極困難,我到西仔尾,那依地勢起伏植滿柳丁的丘陵田車程需花半小時,那也是我生命中電玩歷險般最驚悚的一段山路:四十個轉彎、三十個上下坡,路面常有無數蛇鼠雞鳥阻擋。伯公初次車禍自動起身與對方握手言和;二次撞進粽葉園,醒來已躺台南醫院;第三次事發楊家墓園旁,他開鐵牛載伯婆同小綿羊對撞,明明小綿羊遇到大野狼,伯公許心臟無力煞車過猛,摔入山溝全身重傷,父親第一個趕到現場,我奉命看守伯公家等電話,我以為伯公會在死於那場車禍,禿鷹般禮儀社早聽聞風聲在家門外盤旋,我嚴重憎恨他們。 \n 於是來了隻黑狗趕走禿鷹。 \n 東西南北哪來軍犬撲倒伯公鐵牛邊啊?大內附近的野狗是我餵養範圍,這黑狗定是外地來,我叫阿嬤來看黑狗,毫無外傷的巨犬動也不動,阿嬤以氣音湊近我耳邊如悟天機:「這隻狗,是替你伯公仔死的。」 \n 我坐在空屋樓梯口,腦袋想的全是黑狗如何千里跋涉,一心死於伯公家,牠又如何指認這屋齡四十的樓仔呢? \n 這樓仔尚未有人於此斷氣,老夫妻都倒在醫院,來不及運回來。 \n 讓我猜猜誰會第一個死在這裡?

  • 《三少四壯集》一眼一世紀(人瑞學之四)

     善化大路前我們回堵,腸蠕隊伍排出百歲曾祖母曲曲折折故事。喂!你們正走到哪個橋段呢? \n 曾祖母終於在九九年冬至清晨倒下,陽春孝親房變裝臨時停屍間,客廳就是靈堂。寒流來襲她穿九層壽衣禦寒,喔不,拜佛黑海青外搭成第十層,生前在家居士,法名惠緞,生後雙手鬆擺腹肚緊持佛珠一長串,我們排班,不斷電助念阿彌陀佛。 \n 大體平躺的曾祖母像隻息翼蝙蝠,福氣,髮髻是住安平幫人電頭毛的堂姑梳的,我阿嬤看了說:「真水,面形仔足好看。」我聽了好驚訝,曾祖母在我心中一直是漂亮的人瑞,卻沒想過素顏的遺容也有美麗的。入殮前我像法醫打量,整粒頭都快探進棺木:假牙卸掉的曾祖母下巴凹陷,唇縮如小籠包,有張臉緩緩浮現:「像!像踩龍觀音!」 \n 「打桶」,孫輩父親叔伯白天上班,讀國一的我因腸疾請長假,恰好協助已八十餘的伯公伯婆點收奠儀,花圈花籃罐頭塔運至,我便筆記本拿著像抄電表工人,沿馬路謄寫公司行號拜輓名單。曾祖母高壽仙逝乃吾鄉盛事,另類喜事,放眼所及攏紅吱吱。晚上子孫東南西北小客車轉來,我們夜夜辦桌、燒茶配翁財記瓜子佐舊事,曾祖母斷代事,逐暝都開心地聊至深夜如除夕夜圍爐。 \n 人瑞學休業式,渦形歸返台南的眾親屬,懂得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比如嫁至新化的小姑婆,是曾祖母最疼的女兒,曾祖母斷氣當早她在我家門前五百公尺跪哭進門,太危險了,叔叔和我連忙路邊築起人牆,交通指揮,誰料姑婆爬上癮,次次回大內守喪鐵定哭路頭,她是真的,且嚎且吟,幾欲昏厥,一回方向錯誤,爬到厝邊仔害大家笑不止;又比如鐵漢柔情大伯公,出殯前藥引法會,他奉命捧一尊紙糊的曾祖母玩偶,流淚祈求曾祖母百病消散去囉,會後楊道長對大伯公講出驚世名言:「你是世間上好命的後生,因為你八十五歲才沒老母!」如被雷掣,我心頭一記,這是家訓。 \n 一鏡到底,一條產業道路行到底是花窯頂墓地。我們聲請路權,警察疏散車流。民俗藝陣大會師,馬戲團遊行,來了五子五女哭墓、花鼓陣、三藏取經姑姑資出,孫行者柏油路後空翻高有半層樓,抓癢摳背最吸睛,還有樂隊、電子琴、布袋戲、牽亡歌加八音。人間地表蟻群似的楊府子弟兵,我與富雄提紅燈籠開路先鋒,冬日照豔陽,我的心頭暖暖的,感覺渴,想起靈堂祭拜用波蜜果菜汁,也想起有天下午拜飯畢,三菜一湯一飯捨不得倒,阿嬤遞給我,我快速搖頭。隨後極親暱如吃曾祖母口水,阿嬤把拜飯攪拌婆媳問題當晚餐徹徹底底消滅…… \n 善化大路前我們回堵,腸蠕隊伍排出百歲曾祖母曲曲折折故事。喂!你們正走到哪個橋段呢? \n 情節就要推動,鑼鼓聲底我回頭── \n 一眼一世紀。

  • 客家文化-美濃有5怪 大家猜一猜

    客家文化-美濃有5怪 大家猜一猜

     美濃保留了許多傳統的客家文化,與桃竹苗等地客家庄不太相同,細細品味,至少可找出5大怪。 \n ■第一怪 伯公壇像墳墓 \n 或許是厭倦漂泊「作客」,客家人極為珍惜土地,讓美濃少少4萬多人口卻有四百多座伯公壇,任何大小事都要來向土地公傾訴。 \n 最特別是這邊的伯公壇保留著古老外觀,看起來極像墳塚,且上頭一定種有土芒果、龍眼或榕樹,初看有點嚇人,實際上卻有著客家人「天圓地方」意涵,看久了也還頗親切,很像我們大家以後都得要住的樣品屋。 \n 也或許看慣這樣的伯公壇,美濃人對墳墓也不太忌諱,加上客家人多是一大家族以骨灰罈共葬,許多墳墓比台北人的屋子還要大,甚至常有當地阿姐就在墳頭上面曬起蘿蔔乾。阿姐說:「反正祂也沒爬起來抗議。」 \n ■第二怪 堂字擺中間 \n 美濃目前還保留許多老建築,且多數門前都寫著堂號並將「堂」字寫在中間,例如寫成「河堂清」、「川堂潁」,正確念法卻是清河堂、潁川堂。廖金山說,這是慎終追遠,也是當年林爽文事變時六堆客家人的辨識暗號,看的時候腦筋要轉一下。 \n ■第三怪 洗衣屁股向河邊 \n 一般鄉下人家河邊洗衣,多是蹲在岸邊面向河,但美濃客家人因早年遷徙逃難,加上初期與原住民爭地,養成洗衣時屁股向河邊、面向岸邊,隨時觀看岸上動態。 \n ■第四怪 九層塔只有七層 \n 九層塔名為九層塔,主因開花時約有九層,但客家人卻稱之為七層塔或七錢插。廖金山說:「因為肥沃土地都被閩南人搶走,客家人的貧土只長得出七層。」身在肥沃的美濃平原還講這種話,真是太被迫害妄想了。 \n ■第五怪 什麼都要封 \n 不只封肉、封豬腳,美濃人連冬瓜與高麗菜都要封,慢火熬到軟爛且滋味濃郁,適合下田勞動後食用。搭配當地特有野蓮與美味粄條,到美興街那十多家連在一起的粄條街嘗美食,是推薦體驗。 \n ★更多陳志東的旅遊報導請上http://blog.chinatimes.com/kaas/

  • 開運伯公公仔 行銷六堆園區

    開運伯公公仔 行銷六堆園區

     六堆客家文化園區廿二日開園,大仁科技大學助理教授張重金設計Q版「開運伯公」公仔,做為開園抽獎及兌換贈品,這只公仔以超輕黏土及樹脂的混合土捏製,希望讓六堆伯公的形象,藉由文創深植民眾心中。 \n 最近也是漫畫家的張重金迷上設計公仔,先前設計客家忠勇公等公仔獲得歡迎後,他又設計一款「開運伯公」公仔,外觀是穿著紅衣、笑容滿面的Q版長者,右手持如意枴杖、左手拿著大金元寶,下方則有一個玻璃瓶,內裝象徵聚財的黃色水晶琉璃,可以帶來發財好運。 \n 客委會肯定這款公仔創作,委託製作四千只,並在每個公仔上註記開園紀念的流水編號,無一重複,讓遊客樂於收藏,由於數量多,張重金還帶領大仁科大學生利用課餘時間打工,製作超有福氣的「好運伯公」公仔,在廿二、廿三日開園慶祝活動,凡在攤位區消費金額達規定門檻,就可參加抽獎或可兌換公仔。

  • 小舅公怕怕

    小舅公怕怕

     老父小叔親戚輩通通去上班,我該去請誰來幫起乩的小舅公脫上衣穿龍虎袍,而廚房只有菜刀是要去哪裡生七星劍鯊魚劍,小舅公你可不要砍得血流不止啊,我手邊沒有米酒只有口水,難道要我拼命吐你口水:「快退駕、快退駕啊!」而現場來的這位究竟是友孝弟弟要替破病的阿姐指點迷津,而有請媽祖撥冗下凡來開藥單?…… \n 小舅公曾經是這世界上我最害怕的人。 \n 是小學三年級那科媽祖香,遶境隊伍行經大內國小時,我的導師特地帶我們到圍牆邊觀賞迎神賽會,說是迎神賽會,不如說是我們家家族聚會,我家四代通通在廟會上粉墨登場,打頭陣的當然是護守鄉里的大內朝天宮宋江陣,宋江顧問兼總教頭是我的伯公,頭旗手是我的老父,拿雙斧的是我的叔叔,依序排開會有鄰居且宗親的堂叔拿小關刀、長棍、雙刀……而早早不讀書的堂哥們大概會去扛裝有七彩燈泡的神轎,緊接路鼓車隊、電子花車之後的會是曲溪北天宮的宋江陣,特別介紹它是因為這支宋江陣的頭旗手是我的丈公,二零零四年兩支宋江陣交會二溪大橋南瀛天文台教育館,是我記憶中全家族最神、最神經的一刻,宋江陣之後,往往就是小舅公所屬的媽祖神轎,小舅公年少被抓去當乩,從阿嬤得來的情報是小舅公可有受過禁,關在北天宮內七七四十九天,日日清茶與素果填復,算是科班出身,我印象中小舅公很喜歡操五寶,七星劍是他的首選,刺球大概拋不準沒看他表演過,他有時會跳上轎,大概看心情,有時則赤腳行在熱天馬路上,他的背總是會滲血,小跟班得不時以口含米酒噴向小舅公的背,呸,是向媽祖致敬與消炎。 \n 我會手指神轎,鄭重向我的同學介紹:「那個有點矮,皮膚黑、白長褲的是阮家細漢舅公!他可是童乩喔!」我會偷偷觀察媽祖偎了的舅公,眼神專注他大小動作,我會故意擠到最前頭,卻好擔心小舅公你可不要投來溫暖的目光,那我就要把你給識破,但事實是我惡人無膽,往往在小舅公目珠四界掃射,如媽祖俯瞰眾生時趕緊躲到同學背後,我怕媽祖發現我,更怕小舅公看到我! \n 怕,是有原因的,每個星期四,我不會忘記,小舅公會從曲溪村騎著一台車龍頭插著媽祖令旗、車身寶藍色的野狼,約莫七點濟公剛播完、衛視中文台的櫻桃小丸子還在唱片頭曲時來到大內市區,星期四的夜晚是大內夜市,也是住在內山的小舅公下山採買的好日子。小舅公總習慣把車子停在我家騎樓,好自然地就進門來坐坐。而我會算準時間,趁機閃到夜市去逍遙,要不,趕緊衝進浴室洗澡,因為年紀尚小的我真的還分不太清楚,他當時是我的小舅公,當時是會操砍的瘋媽祖?特別是小舅公總愛將我架在雙肩上轉來轉去,拋上拋下,笑得好開心,一次還把我架到夜市去,我怕極了,因為,媽祖怎麼可以拿來騎? \n 〉〉媽祖怎麼可以拿來騎! \n 那麼我是記錯了,也許是夢過而當了真,前兩年阿嬤生病,改住在一樓廚房變裝的房間,有一天,我和阿嬤和小舅公三人談病談往事,我喜歡聆聽他們姐弟情,聽阿嬤說她施了什麼技倆將要被分送給別人當養子的小舅公偷偷抱到學校去藏,但又為了要養活這個小弟不得不放棄當時的公學校教育,小舅公的來臨改變了這個高智商阿姐的命,屬於他們的日治時期記憶,次次都讓我暗自發願,有天我一定要走進去。或是這樣的情緣,他們姐弟特別的親,阿嬤總喊他黑肚仔,很多年以後我才會知道那是おとうと。真的,阿嬤那年差點掛,病情膠著,小舅公三天兩頭來探,天曉得(媽祖都不曉得,天怎麼會曉得。)那次熊熊忽然跳了起來,臉部抽蓄,四肢顫抖不已,不斷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躺在床上爬不起的阿嬤眼睛瞪大大催促我:「閔仔、閔仔、快!您舅公發起來了!」我傻了眼,童年的恐懼通通狂奔而出,搞什麼?可都念了大學的我還是皮皮剉,幾乎就要飆出淚來,能掌控大局的伯公已經死了、老父小叔親戚輩通通去上班,我該去請誰來幫起乩的小舅公脫上衣穿龍虎袍,而廚房只有菜刀是要去哪裡生七星劍鯊魚劍,小舅公你可不要砍得血流不止啊,我手邊沒有米酒只有口水,難道要我拼命吐你口水:「快退駕、快退駕啊!」而現場來的這位究竟是友孝弟弟要替破病的阿姐指點迷津,而有請媽祖撥冗下凡來開藥單?還是路過的那隻隔壁村的冤魂相借舅公肉體來吐訴苦情?抑或是舅公到底裝瘋賣傻,他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我打救護車會不會比較快呢…… \n 〉〉小舅公,你現在到底是誰啊? \n 小舅公不跳童乩很多年了,我也程度上比較不怕他,反倒常常想起他那些年馳騁在廟會上的風采,鄉民口中那位很「兇」的媽祖乩。少了國小時的恐懼,怕什麼,現在我更懷念和疼惜,打算攝影機相機錄音筆全天跟他跑,他是一個行動藝術家,在現實生活中踩著神的步伐,仰頭拋出天問,咿咿呀呀,卻在炮煙迷濛的大路上,看盡人世百面相,他其實老早看穿了我終其尾會是個歹子吧,在他次次被媽祖附身的時候,洞察我心中所有邪惡的念頭,我很壞,而且我要寫他,他一直都知情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