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佛寺的搜尋結果,共25

  • 史話》乾隆時蒙古式喇嘛廟達千座──認識中國古建築(二)

    史話》乾隆時蒙古式喇嘛廟達千座──認識中國古建築(二)

    中國古代建築從比較成熟的形象算起,至今已有七千年歷史,從全世界來看也是比較早的。中國古代南船北馬、南糧北運、南熱北寒,在建築上千差萬別、精彩紛呈,要回答這個問題,得按照建築發展的種類來分析,才講得清楚。 古代建築按其用途,可分為宮廷、廟宇、佛寺、塔幢、祭壇、祠堂、書院、會館、城池、園林、民居、陵墓、建築附屬品等。 宮廷,歷代王朝的宮殿,也是皇帝辦公、大典、筵宴和居住的地方,面積廣闊,房屋數量多,使用的建材名貴,工程做法也是一流。 廟宇,有些供奉先賢名人,有些敬神,如山神、土地神、城池、龍王、風雲、日月,還有些供奉祖宗,如神農、黃帝、堯帝、舜帝等。這類建築在中國三千多年的封建社會中流傳甚廣,深入人心,凡是這一類的供祀建築,統稱廟宇。 佛寺,佛教用來奉佛的活動場所。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至今已有兩千多年歷史。早期佛寺是「舍宅為寺」,亦即住宅就可以當作佛寺。後來佛教逐步發展,寺院規模變大,大型寺院有百餘間或數百間房屋,小寺則有二至三間房。中國各地都建有佛寺,各有其獨特風格。藏傳佛教(喇嘛教)則是佛教的分支之一,隨著其在中國的傳播和發展,各地蓋了很多藏傳佛寺,最大者可容納一千多人。如今的內蒙古錫拉木倫廟、貝子廟,都是規模較大的藏傳佛寺。據統計,清乾隆時期的蒙古式喇嘛廟達一千座。 佛塔,佛教傳入中國後帶來的。塔是佛寺的組成部分之一,凡是大一點的佛寺都有佛塔。塔的式樣很多,各時代都有各自的特徵,再加上地理氣候和功用不同。若按建材,有石塔、木塔、磚木混合式塔、磚石混合式塔、琉璃塔、銅鐵塔等;若按樣式,有樓閣式塔、內部樓閣式外部密簷式塔、金剛寶座塔、喇嘛塔、幢式塔、密簷式塔等。 道觀,道教活動的場所。道教是中國固有的,從漢代發展至今已近兩千年。道教供祀老子、張天師等,分成許多門派,如武當派、龍門派、崆峒派、青城派等。道教建造道觀時往往選擇名山大川,充分利用自然環境、地勢,高低錯落,別有洞天,去道觀參訪大有登入仙境之感。道觀遍及全中國,武當山、青城山等道教十大名山,都巧妙利用了自然環境、名實結合。 祭壇,「壇」是一種場地,四周用牆圍起來,在其上興蓋建築,如北京天壇、地壇、日壇、月壇,都是典型例證。壇的具體用途是進行祭祀活動,如皇帝祭天、祭地等,是中國古建築的典型樣式之一。 祠堂,家祠。過去以大家庭為生活單位,古人云「居家化日光天下,人在陽光福祿中」、「齊家治國平天下」,充分反映了以家庭為主體的思想。要想平天下,必先治國,要治國必先治家,人人治好自己的家,國家才能好。一個家族時間久了,必然有分支,也得撰寫族譜。為了祭祀先人,有錢人家建有祠堂,實際上就是家廟。過去凡是大家族、富商、官宦人家都會修建家廟,廟的規模大小、豪華程度則根據經濟狀況,規模基本上與大型住宅相同,但會裝飾得更精細、更講究。 書院,中國特有的建築。中國為文明古國,重視讀書、講學、傳授學問,因此各地都建有書院,一方面收藏古書,一方面講學,提高百姓知識水準。書院是教育場所也是公共建築,廣大群眾都會前往聽講。書院的特色是方形大房子,四面有迴廊,中間則是一座大型講堂,比如四大書院的嶽麓書院和白鹿洞書院。書院不論大小,基本格局一致。現存書院以江西省最多,不過有很多書院被修改得失去了原本的面貌。 會館,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旅社。封建社會交通不便,不論是進京會考或往來各省之間辦事,都有住宿需求。在另一個城市中建造大型住宅,也就是一座有好幾進院落的大型四合院,中間再蓋一座帶戲臺的樓房當作主體建築和公共大廳堂,讓本鄉人來到舉目無親的異鄉時,住宿用餐、婚喪嫁娶、開會紀念都有去處,這類建築就叫「會館」。為了照顧本鄉人,會館收費往往比較便宜。以四海皆是的山西商賈為例,各地都建有山西會館,與其他各省相比,數量居冠。 (待續)

  • 像家的旅舍與賠本的餐廳(下)

    像家的旅舍與賠本的餐廳(下)

     敢從事單獨冒險旅行的,多少都有點庫克船長的痞子味,古怪腳踏車的主人,卻是個玉樹臨風的小勞勃道尼(飾演鋼鐵俠),我除了遞上香蕉以示友好,連想承認是來自香蕉王國的勇氣也沒有,歌德說:男子漢的事業就是日夜不停。心想他一定也喜歡歌德,因為會旅行的人不懂什麼叫無聊,當然偶爾也怕被人打擾,特別是男子漢。  最讓我難忘的自然是我的室友小陳,來自北京的美術老師,特地來大同只吃大棗喝水減肥,能專心致志長達一周以上,除了過人的毅力還得配上毫無誘惑力的環境。小陳到雕塑之都參學,說是要把畫弄上陶瓷器具,看過了她畫的,幾可亂真的雙鯉戲水,她說準備把魚弄上杯子送給我,拒絕時還真費了番口舌,我不想說自己很會睹物思人最不堪,怕旅行時弄破東西辜負了美意是真。  大同初一十五要吃糕  我每天習慣從永泰門(南門)上下城牆,有天適逢農曆十五,看到一家餐廳屋裡屋外都是人,進去三分鐘後決定出來,到一旁的善化寺參觀,忍不住跟人打聽餐廳的生意為什麼那麼好。  賣票的大姐說:「我們大同人初一十五要吃糕。」  我問是什麼糕?大姐說:「油炸過的有甜有鹹,晚點去應該還有。」  信步城牆上時,我老習慣朝牆內正在改建的地方張望,杭州早就禁止燒高香,看到大同人一大早在寺前空地,拿著高約一米的香朝天敬拜,我突然明白大同吃糕的由來,吃糕當然是諧音高,就跟吃魚求有餘,吃髮菜望發財一樣,皆大歡喜的是食物背後飽滿的寓意。  讓我好奇的不是連餐廳門口也排上椅子,而是吃飯前眾人合掌高聲念誦的格言,直覺應該是宗教團體開的。不出我所料,這餐廳就跟台灣一樣,是由道友經營的,不同的是客人只管坐好,臉戴口罩手帶透明塑膠套的師兄們,就會把裝好食物的餐盤送到面前,一餐只要投五塊錢,我看有些人進來坐定,吃完一抹嘴就走,猜是住附近的固定中午包飯,可這樣三菜一飯吃到飽,成本根本不夠,更不用說初一十五這額外多的兩份糕。  讓公務員也愛的餐廳  餐廳的面積約十多坪,兩壁加中間共三排,大約可同時容納近八十人用餐,問了腿痠暫歇的師姐,才知道都是退休的義工,一早七點就來備菜,師姐說:「我們晚上還有共修的課,主要是幫往生者念佛。」  在百姓大都得吃肉禦寒的地方,開了這麼間物超所值的素食餐廳,真的完全是在做功德,第二次光臨時證實了我的想法,我的對面是位五官輪廓十分立體,衣著有些凌亂的老先生,不滿比我少了一道菜,站起來要跟師兄討個說法,師兄說是怕他咬不動因此沒給,老先生後來很有氣魄的證明他的牙口還不壞,看得我忍不住想找主事的大師兄聊聊。  大師兄說:「一開始是不收錢,因為有人問是不是法輪功,所以才收五塊。」  我說:「那也鐵定虧啊!」  「虧啊怎麼不虧,這店面是租的,租金是一位房產商付的,說是自從發願後房子越賣越多,一天一餐五塊錢,雖然是靠大家隨喜,每年都得虧上個十幾萬,你要是仔細看,來用餐的很多都是退休的公務員。」  體質不凡的大同人  我只留心除我之外,有沒有第二個人投錢,師兄沒說我還真沒注意。《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對「說服」的解釋是:智商特別高的跟智商特別低的,都很難被說服。我很好奇位列兩者之間的,長期信奉社會主義的公務員怎麼也會被說服。  大師兄說:「有人往生後請我們去念佛,一臉怨氣四肢發硬換不下衣服,被我們念到身體柔軟臉色安詳,公務員的家人跟親戚見了後就自動加入了。」  我二姊平日很愛跟人聊天,全台灣除了大人物,沒有她不想主動攀談的,她未成佛道先結人緣的平常心,經常讓「智障」過多的我慚愧無地。先父往生後在台南停柩間,下午隔壁的請來助念團,因為二姊的可親,我們家有幸同霑法益,我跟著念佛念到眼淚像噴泉,當晚在高速公路上,念佛聲突然從員林一路響到台中,在我耳畔持續了近一小時,有過這樣殊勝的「量子糾纏」經驗,我相信師兄所言屬實,但還是為了連虧九年替他發愁。  大師兄說:「就辦到辦不下去,大家隨份盡力吧!」  仰望朝聖者的靈魂  大同有許多佛寺已由地方政府經營,沒有出家眾,我好幾次看到善化寺的貓,失魂落魄恍兮惚兮,在只有神像沒有果品的長排供桌上遊走,老想起《聖經》上約伯說的:難道我們從上帝手中只要好的不要壞的嗎?  師兄帶領百多名義工,輪流在餐廳讓大眾「仰望」,反之亦然,特別是遇到真把餐廳當成官辦施粥廠的,要不是有普賢菩薩的大願,這長達九年的慈悲心要如何生出?愛爾蘭詩人葉芝很有名的詩〈當你老了〉,我最喜歡的一句是: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聖者的靈魂。愛上朝聖者的靈魂,自己也必然漸漸成為朝聖者,會體現德國哲學家雅斯貝爾斯說的──教育的本質: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阿根廷詩人博爾赫斯在失明後到了撒哈拉,他抓起一把沙走到另一處放下說:「我正在改變撒哈拉沙漠。」我被大同改變的,不只是城牆上巍峨矗立的乾樓,不只是華嚴寺裡,那尊被鄭振鐸先生稱為「東方維納斯」的微笑菩薩,最常浮現腦海的,是永泰門外,靜緣餐廳那塊紅色招牌。

  • 台灣人看大陸》像家的旅舍與賠本的餐廳(下)

    台灣人看大陸》像家的旅舍與賠本的餐廳(下)

    敢從事單獨冒險旅行的,多少都有點庫克船長的痞子味,古怪腳踏車的主人,卻是個玉樹臨風的小勞勃道尼(飾演鋼鐵俠),我除了遞上香蕉以示友好,連想承認是來自香蕉王國的勇氣也沒有,歌德說:男子漢的事業就是日夜不停。心想他一定也喜歡歌德,因為會旅行的人不懂什麼叫無聊,當然偶爾也怕被人打擾,特別是男子漢。 最讓我難忘的自然是我的室友小陳,來自北京的美術老師,特地來大同只吃大棗喝水減肥,能專心致志長達一周以上,除了過人的毅力還得配上毫無誘惑力的環境。小陳到雕塑之都參學,說是要把畫弄上陶瓷器具,看過了她畫的,幾可亂真的雙鯉戲水,她說準備把魚弄上杯子送給我,拒絕時還真費了番口舌,我不想說自己很會睹物思人最不堪,怕旅行時弄破東西辜負了美意是真。 大同初一十五要吃糕 我每天習慣從永泰門(南門)上下城牆,有天適逢農曆十五,看到一家餐廳屋裡屋外都是人,進去三分鐘後決定出來,到一旁的善化寺參觀,忍不住跟人打聽餐廳的生意為什麼那麼好。 賣票的大姐說:「我們大同人初一十五要吃糕。」 我問是什麼糕?大姐說:「油炸過的有甜有鹹,晚點去應該還有。」 信步城牆上時,我老習慣朝牆內正在改建的地方張望,杭州早就禁止燒高香,看到大同人一大早在寺前空地,拿著高約一米的香朝天敬拜,我突然明白大同吃糕的由來,吃糕當然是諧音高,就跟吃魚求有餘,吃髮菜望發財一樣,皆大歡喜的是食物背後飽滿的寓意。 讓我好奇的不是連餐廳門口也排上椅子,而是吃飯前眾人合掌高聲念誦的格言,直覺應該是宗教團體開的。不出我所料,這餐廳就跟台灣一樣,是由道友經營的,不同的是客人只管坐好,臉戴口罩手帶透明塑膠套的師兄們,就會把裝好食物的餐盤送到面前,一餐只要投五塊錢,我看有些人進來坐定,吃完一抹嘴就走,猜是住附近的固定中午包飯,可這樣三菜一飯吃到飽,成本根本不夠,更不用說初一十五這額外多的兩份糕。 讓公務員也愛的餐廳 餐廳的面積約十多坪,兩壁加中間共三排,大約可同時容納近八十人用餐,問了腿痠暫歇的師姐,才知道都是退休的義工,一早七點就來備菜,師姐說:「我們晚上還有共修的課,主要是幫往生者念佛。」 在百姓大都得吃肉禦寒的地方,開了這麼間物超所值的素食餐廳,真的完全是在做功德,第二次光臨時證實了我的想法,我的對面是位五官輪廓十分立體,衣著有些凌亂的老先生,不滿比我少了一道菜,站起來要跟師兄討個說法,師兄說是怕他咬不動因此沒給,老先生後來很有氣魄的證明他的牙口還不壞,看得我忍不住想找主事的大師兄聊聊。 大師兄說:「一開始是不收錢,因為有人問是不是法輪功,所以才收五塊。」 我說:「那也鐵定虧啊!」 「虧啊怎麼不虧,這店面是租的,租金是一位房產商付的,說是自從發願後房子越賣越多,一天一餐五塊錢,雖然是靠大家隨喜,每年都得虧上個十幾萬,你要是仔細看,來用餐的很多都是退休的公務員。」 體質不凡的大同人 我只留心除我之外,有沒有第二個人投錢,師兄沒說我還真沒注意。《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對「說服」的解釋是:智商特別高的跟智商特別低的,都很難被說服。我很好奇位列兩者之間的,長期信奉社會主義的公務員怎麼也會被說服。 大師兄說:「有人往生後請我們去念佛,一臉怨氣四肢發硬換不下衣服,被我們念到身體柔軟臉色安詳,公務員的家人跟親戚見了後就自動加入了。」 我二姊平日很愛跟人聊天,全台灣除了大人物,沒有她不想主動攀談的,她未成佛道先結人緣的平常心,經常讓「智障」過多的我慚愧無地。先父往生後在台南停柩間,下午隔壁的請來助念團,因為二姊的可親,我們家有幸同霑法益,我跟著念佛念到眼淚像噴泉,當晚在高速公路上,念佛聲突然從員林一路響到台中,在我耳畔持續了近一小時,有過這樣殊勝的「量子糾纏」經驗,我相信師兄所言屬實,但還是為了連虧九年替他發愁。 大師兄說:「就辦到辦不下去,大家隨份盡力吧!」 仰望朝聖者的靈魂 大同有許多佛寺已由地方政府經營,沒有出家眾,我好幾次看到善化寺的貓,失魂落魄恍兮惚兮,在只有神像沒有果品的長排供桌上遊走,老想起《聖經》上約伯說的:難道我們從上帝手中只要好的不要壞的嗎? 師兄帶領百多名義工,輪流在餐廳讓大眾「仰望」,反之亦然,特別是遇到真把餐廳當成官辦施粥廠的,要不是有普賢菩薩的大願,這長達九年的慈悲心要如何生出?愛爾蘭詩人葉芝很有名的詩〈當你老了〉,我最喜歡的一句是: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聖者的靈魂。愛上朝聖者的靈魂,自己也必然漸漸成為朝聖者,會體現德國哲學家雅斯貝爾斯說的──教育的本質: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阿根廷詩人博爾赫斯在失明後到了撒哈拉,他抓起一把沙走到另一處放下說:「我正在改變撒哈拉沙漠。」我被大同改變的,不只是城牆上巍峨矗立的乾樓,不只是華嚴寺裡,那尊被鄭振鐸先生稱為「東方維納斯」的微笑菩薩,最常浮現腦海的,是永泰門外,靜緣餐廳那塊紅色招牌。 (朱言紫/台中市)

  • 明園大佛寺 響應新北「好日子愛心大平台」捐贈白米及普渡物資

    明園大佛寺 響應新北「好日子愛心大平台」捐贈白米及普渡物資

    新北市八里區明園大佛寺,今天農曆七月二十九日地藏王菩薩聖誕,舉辦中元普渡法會活動。並捐贈祭品2千5百斤白米及大批物資,為使所捐物資物盡其用,由新北市政府社會局 「好日子愛心大平台」整合物資。 明園大佛寺主任委員徐蔡靜江代表寺方捐贈,由社會局長張錦麗及八里區長吳嘉榮代表市政府受贈。統一發放給弱勢家戶,讓每個弱勢家庭均能感受新北市政府及寺廟關懷與照顧之心。 座落新北市八里區米倉里觀音山麓明園大佛寺,地處幽靜,依山傍水,前面淡水河,後倚觀音山,不但香火鼎盛,愛心也不落人後,每年三節法會(清明、中元、重陽)祭祀祭品捐贈予北、中、南各教養院及安養中心。

  • 黃暐瀚內疚 「狐狸說」確實害到柯文哲

    黃暐瀚內疚 「狐狸說」確實害到柯文哲

    台北市長柯文哲18日傍晚到大千宏願佛寺拜會本藏師父,談及自己形容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像狐狸說,柯文哲直呼是:「被媒體人黃暐瀚害的啦!」柯文哲解釋,黃暐瀚先講蛇,「我想說哪有那麼糟糕,才講狐狸。」後來才知道王金平屬蛇。 媒體追問,是否要換一個動物比較適合?柯文哲說,「我不曉得耶」,覺得蠻奇怪,狐狸是聰明的動物。 對此,黃暐瀚今(19)日在直播與臉書坦言,的確是害到柯文哲。 黃暐瀚解釋,節目還沒開始,他就有提醒柯文哲,過程全都錄,就算進廣告之後,YouTube直播也還會繼續錄,講話要小心,不能講的,千萬不要講。 但沒想到柯文哲越講越多,顧不得節目進行中,黃暐瀚直接開口提醒,甚至幾乎要打斷柯文哲談話,還是無法阻止,後續引來的諸多紛爭。 黃暐瀚表示,他自己並不欣喜,更希望不要害到接受採訪的當事人。身為主持人,害到了受訪者,他有點內疚。

  • 柯P默認跟蔡董見過10餘次 狐狸說是被黃暐瀚害的

    柯P默認跟蔡董見過10餘次 狐狸說是被黃暐瀚害的

    台北市長柯文哲18日傍晚到大千宏願佛寺拜會本藏師父,談及自己形容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像狐狸說,柯直呼是:「被媒體人黃暐瀚害的啦!」解釋當下黃說王是蛇,他覺得不妥,情急下喊說是蛇,後來才知道王屬蛇,強調狐狸是聰明的動物,嬌小的王也不像彌勒佛。面對記者追問是否有跟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見面10多次,柯正色頻頻點頭默認,卻不願回答談話內容。  柯文哲傍晚到蘆竹大千宏願佛寺,除參觀佛寺,也坐下品茗師父精心準備的茶點,心情放鬆也跟記者閒聊起「狐狸說」,他解釋當初提到自己是獅子、郭台銘是老虎,那王金平是什麼?還沒想出來黃暐瀚就說是蛇,他覺得哪有那麼差,就改口說是狐狸,黃才告訴他王金平生肖屬蛇,讓他當下就忍不住抱怨:「你也說講清楚一點,想說奇怪怎麼會說人家是蛇!」  面對韓國瑜稱王金平給人的感覺像彌勒佛、要他收回狐狸說,柯文哲則嗆:「不會啦,當事人都沒講話了!」他也說王金平那麼小隻,根本不像彌勒佛,強調狐狸是聰明的動物。記者追問狐狸適合治國嗎?柯招架不住,連忙搔頭起身、不再回答問題,市府顧問蔡壁如也在旁說,跟記者聊起天來實在不妥。

  • 廣州大佛寺南院挖出晚唐陶器、五代南漢地磚

    廣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位於廣州市越秀區大佛寺大雄寶殿南側、大佛寺南院建設工地,挖出約150平方公尺的五代十國時期南漢的大型磚鋪地面,以及逾百件晚唐時期的陶器,為晚唐五代時期廣州城市發展、珠江岸線變遷提供了新的證據。 大佛寺始建於南漢(西元917年至971年),原名新藏寺,為南漢王劉龑呼應天上二十八宿而建。明代擴建為龍藏寺,後改為巡按公署;到了清順治元年(西元1649年)時,公署毀於大火。原明朝東江軍將領、被清世祖封為平南王的尚可喜在康熙二年春,自捐王俸,仿京師官廟制式,兼具嶺南地方風格重建殿宇,具有較高的文化藝術觀賞價值。 由於唐末五代時期是廣州城市發展的重要階段,史載唐代末年建立南漢政權的劉隱、劉岩兄弟鑿平禺山築新南城,劉岩稱帝後改廣州為興王府,並大興土木,修建離宮別苑和佛寺。 這次大佛寺發掘現場與大陸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南越王宮直線距離為300多公尺,2014年曾被公佈的廣州市第一批地下文物埋藏區,南漢的大型磚鋪地面是在地下3公尺處發現,而出土的晚唐時期陶器堆積為一不規則灰坑狀遺跡,灰坑南北8.5公尺長、東西寬6.2公尺、殘深0.5公尺。坑內集中埋藏大量陶器和釉陶器,總數超過100件,包括壇、罐、碗、執壺等,大部分殘損,也有少量較完整者。

  • 大陸人看台灣》江南小城與台灣的文化情緣

    大陸人看台灣》江南小城與台灣的文化情緣

    十月,雨過初晴的武漢,水氣氤氳,熹微的陽光帶著一庭落桂的馥雅悄然鋪滿了屋舍。驚鴻一瞥間,一種故園獨有的溫潤多汁洋溢於案前,將我帶回那座江南小城的曾經。 我出生於江蘇宜興,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小城,秀雅而保守,如同一位深藏閨中的江南女子,舉手投足間吐露著欲說還休的溫婉。然而就在這座平凡小城的歲月變遷中,我卻深刻地感受到兩岸同胞的親誼,也因此觸發了我對兩岸文化交流的思考。 大覺寺台灣小吃 在這座小城的西南一隅,峰巒罅隙中隱戳間依稀可見一片黃瓦朱甍的佛寺寶剎。這便是各地佛子嚮往朝臨的佛教聖地之一,佛光山祖庭宜興大覺寺。民國初年,當代台灣著名高僧星雲大師曾在此主持寺務,並兼任當地小學校長。星雲大師於上世紀末得以重返大陸禮祖,並在家鄉政府的支持下,易址重修大覺寺。自2007年開山後,宜興大覺寺以不收門票的創舉正式對外開放,以佛教作為觸媒,給兩岸文化交流提供了一個更為高效便捷的途徑,短短數年就吸引了眾多海峽兩岸的觀光客前來參訪旅遊。 大覺寺每年還會舉辦國際素食文化暨綠色生活名品博覽會,在活動的展位上彙集了層出不窮的台灣特色小吃,讓來參訪的遊客在這個遠離城鎮被茂林修竹包裹著的樓台廟宇間即可享受到美味地道的台灣美食,接觸到豐富多元的台灣文化。今年,宜興將茶禪文化融入博覽會,賦予博覽會更多的文化內涵。 在台灣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大力提倡下,博覽會至今已連續舉辦七屆,累計接待遊客超百萬;而家鄉與台灣的經貿文化交流和合作也日趨廣泛。 然而我的家鄉與台灣的情緣並沒有就此打住。 如果說大覺寺和素食節讓「陶都」宜興將茶文化與禪文化完美結合,那麼,宜興的紫砂壺產業在對外開放、兩岸交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宜興的丁蜀鎮是孕育紫砂文化的搖籃。七千多年的制陶史給丁蜀的古南老街留下深刻印記,在我的童年時代,行走在由青石板鋪砌而成的路面上,你會發現街角巷末隱藏著一間間陶藝作坊。倘若小扣柴扉,你甚至可以步入其間,與正在打泥條的民間藝術家們拉上幾句家常,坐在籐椅上近距離觀察紫砂工藝品的製作流程。 紫砂茶具台灣元素 時代的發展讓民間藝術家們在市場上逐漸嶄露頭角。今天再去重走那條老路,鎮上光鮮亮麗的工作室替代了充斥著煙火味的自家小作坊,展現出蓬勃發展的態勢。文化需要交流,兼收並蓄才會愈加繁茂,故步自封只會走向凋敝。政府為保持紫砂產業良好的發展態勢,特此修建了宜興方井文化城,對新生的工作室進行整合,並將其設置為「兩岸青創基地」,以提升對外開放層次及水平。該文化城對就此創業的台灣青年實行免費短期培訓,如在文化城註冊創業的,內部還會負責提供酒店式公寓和食宿,以保證創業期間的台灣青年在生活上沒有後顧之憂。 漫步文化城,隨意走進一家台灣人開的店鋪,拿起一把做工精美的紫砂茶具仔細把玩,你會發現這些茶具或多或少都融入了一些來自海峽對岸的思考,它們已不僅僅只是一些放置於廳堂之上的手工藝品,也是兩岸青年文化交流的見證,更是兩岸文化整合的載體。 從大覺寺到素食節,再到文化城,台灣元素走進宜興的家家戶戶。新時代海峽兩岸的文化開放與交流在這座江南小城得以充分展現。我們在引入台灣文化、台灣青年的同時,也要讓中華文化走入台灣的千家萬戶,這樣才能更全面地喚醒民族情誼。故而,如何深化兩岸文化交流,讓中華文化真切地滲入對岸人民生活的點滴之間,從而進一步喚醒兩岸人民的文化認同感,在當下顯得尤為重要。 或許,文創產品與互聯網、物聯網的結合會是個不錯的組合。當今時代,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文創產業正大步向多元化領域邁進,這一現象在互聯網平台俯拾即是。北京故宮博物院、大英博物館、蘇州博物館等文化機構在天貓等電商平台上都開設了官方旗艦店,只需動動手指,便可將鍾意的文化產品帶回家。 那麼在不遠的未來,台灣的文化機構是否也能利用大陸發達的電商平台和物流網絡讓更多台灣當地的文化產品跨越海峽來到大陸,從而實現更深層次的兩岸文化交流呢?這無疑令兩岸人民倍感期待。文化需要市場,承載文化的文化產品更是需要緊跟市場的變化和時代的發展。 喚醒文化認同感 此外,小區文化的作用也不容小覷。社會是傳承和發展中華文化的大課堂,廣大群眾是文化的創造者和參與者。當前特別要加強小區的中華文化傳承教育,小區是居民生活的基本社會單元,也是宣傳中華文化最薄弱的部位。而加強小區文化建設可以讓中華文化回歸群眾的生活,將中華文化化抽像為具體,讓一個個文化故事傳入尋常百姓家。通過小區文化建設擴大兩岸的文化交流與合作,喚醒兩岸人民的文化認同感,從而拉近兩岸距離,加深兩岸的文化情緣。 開放不停歇,交流無止境。這座江南小城僅僅只是海峽兩岸文化交流的一個縮影,但透過這個縮影卻折射出了海峽兩岸文化交流大有潛力可挖。我相信,未來台灣與大陸的文化必會愈加融合,合作之勢銳不可當!(李律杉/武昌首義學院學生)

  • 泰國曼谷大皇宮和玉佛寺10月關閉一個月

    泰國曼谷大皇宮和玉佛寺10月關閉一個月

    新華社報導,泰國宮務處21日宣布,為了準備先王蒲美蓬的火化儀式,位於泰國曼谷的大皇宮及與之相鄰的玉佛寺10月1日起關閉,10月30日恢復開放。 蒲美蓬2016年10月13日在曼谷詩麗叻醫院去世,享年89歲,隨後他的遺體被運往泰國大皇宮供民眾悼念,泰國全國進入長達一年的國喪期。 據宮務處統計,截至9月21日,來大皇宮悼念的人數達1999萬人次,共收到民眾捐款8.15億泰銖(約合7.44億台幣)。 蒲美蓬的國葬將於10月25日至29日舉行,遺體火化在26日進行。

  • 八卦山大佛寺浴佛 贈大悲法水

     彰化八卦山大佛寺慶祝2561年佛誕暨母親節,訂29日至5月3日舉行浴佛節,現場備有「大悲法水」,贈與參加大德,大佛寺後方禪心園內有荷花池,放養錦鯉魚百餘條,名花異樹,綠意盎然,是座如詩如畫大花園,歡迎親子前來餵養錦鯉,享天倫之樂。  大佛寺管理委員會董事長張世良說,慶祝佛誕有多方面的意義,為使佛陀活在每個人心中,每年用香花、水果,以示慶祝,藉外在浴佛的儀式,洗滌佛像身上的塵垢,使佛像金身更加莊嚴;同時,以恭敬供養之心來反照自心,使自心離開塵垢、煩惱,即所謂「外沐佛身,內淨自心」。  張世良指出,大佛寺年年舉辦浴佛節,是殊勝、隆重的傳統,吸引人們共沐佛恩。八卦山大佛,有亞洲第一大佛稱譽,佛高約(連台座)7丈2尺,大佛法腹內6層,以8相成道分層塑造佛傳故事,也是彰化縣的地標,浴佛節培養佛陀慈悲心、智慧心、襌定及福報,盼社會成為人間淨土。

  • 緬甸大金塔等佛寺寄存鞋子  不再收費

    緬甸大金塔等佛寺寄存鞋子 不再收費

    仰光著名的大金塔是緬甸地標,必須光著腳進入,緬甸政府決定將民營承包的鞋子寄存服務收費取消,變更為功德箱,由遊客自由添香油錢。 根據緬甸媒體報導指出,過去由民間承攬在各大佛寺收取寄存鞋子的服務,政府決定在合約到期後不再續約,改設置功德箱,由遊客自由樂捐。以仰光大金塔為例每雙鞋子寄存是收取緬幣100元(約新台幣2.3元),平均每月造訪大金塔的遊客大約是5萬餘人。 在緬甸進入佛寺都必須光著腳,連襪子都不能穿,像在仰光大金塔有多個出入口,通常若是不想在同一出入口進出,也避免鞋子弄丟就要把鞋子隨身攜帶。 仰光大金塔每天從上午4時開放至晚間10時,門票是8美元或8000緬甸幣,在炎熱的緬甸,通常是在晨昏和夜間比較適合造訪大金塔,否則就要光著腳踩在被太陽曬得發燙的地板上。 一般來說,每年的11月至翌年2月是緬甸適合旅行的季節,天氣比較乾爽,3-10月是非常炎熱的夏季和雨季,也是旅遊淡季,不論旅館或機票價格會有一些優惠。1060305

  • 泰佛寺火化亭待修 禁死公告受矚目

    泰國南部一處佛寺日前張貼公告「禁止死亡」,惹得民眾生氣又好笑,佛寺住持解釋,因火化亭故障待修,因此要通知大家維修期間不要將遺體送到佛寺火化。 根據泰國「經理在線網」報導指出,泰國南部宋卡省合艾縣一處佛寺在寺外張貼公告:斗大紅色字體是「不收遺體」,還有細字說明佛寺的火化亭故障,無法提供火化服務,這段期間「禁止死亡」,相關文字引發網友熱議。 網友說,生死似乎不是由自己決定,佛寺這樣的描述實在不妥。住持表示,是為了引起大家注意,因為火化亭使用已經10餘年,一直未能暫停服務進行維修,只能以公告文字吸引注意,也希望善心人捐助維修。 在泰國的喪禮通常在佛寺進行,一般人在7天內要完成火化,許多佛寺都有這樣的服務,在家中或醫院過世後,就由家屬接引到佛寺,由和尚誦經超度,並有親友前來助念,圓滿後,在佛寺火化亭火化遺體。1060225

  • 泰官方宣布 自14日起娛樂活動恢復

    泰國自從國王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逝世後,宣布一年期的國喪與一個月的禁娛令。如今在經國會商討之後,官方昨日正式宣布將於本月14日起,全面恢復娛樂活動與電視節目,但仍希望國內電視台能自制地選擇播放內容。 據泰國曼谷郵報(Bangkok Post)報導,泰國政府昨日宣布為期一個月的禁娛令於14日中止,國內所有的娛樂場所全面恢復運營、電視台也能播放娛樂節目,但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仍呼籲電視台能慎重選擇節目內容,避免播出過於喧囂或狂野的內容。而曼谷(Bangkok)市府助理發言人則表示,降半旗也將同步中止,但悼念泰王蒲美蓬的活動與相片將持續進行。 泰國民眾的黑衣致哀行為,也被政府鼓勵持續進行。曼谷的著名景點之二:玉佛寺(Wat Phra Kaeo)與大皇宮,在國王逝世後就關閉至今,皇室管理局(Royal Household Bureau)也宣布即日起重新開放遊客入內參觀,開放時間為早上8點半至下午3點為止,公告同日即有大批遊客湧入,多數的遊客亦出於尊重當地風俗而穿著黑色上衣。 泰王拉瑪九世(Rama IX)於10月13日病逝,全國進入一年的國喪期並有一個月的禁止娛樂命令,民間社會更自發性的穿起黑色服飾悼念這位君王。至今將滿一個月的時間,前日外電報導,已返回德國的王儲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可能會在今年12月登基,泰國會進入怎樣的新局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 台灣人看大陸-張掖大佛寺 因緣生生不滅

     生老病死,是一生中生命各節點面對的種種聚散離合,而串起一切生命起落感嘆與放下的,我將之歸諸於「宗教」的信仰力量。  受於長久以來的信仰,我一直都相信,不管是內在還是外在,都存在一股感召的力量在驅使我向前,邁過那滾滾的紅塵沙土,以各種的姿態,靜心在佛前,重新學習。  六月初走訪的絲路行亦不例外。千迴百轉中,祂不時提醒著我,前方,還有許多未盡緣分的課業,待完成。  前一天自六點多出火車站後,便包了車走訪冰溝丹霞、七彩丹霞的自然地質奇景,和在康樂草原上與大自然詭譎多變的天氣追逐賽跑,足足耗盡近十八個小時的體力。  絲路行千迴百轉  隔天,我們依然起了個大早,在吃了碗道地的臊麵作為早餐後,一行人計畫搭乘當地的大巴前往馬蹄寺石窟群,一訪人文與自然和諧交融的鬼斧神工。  大概是冥冥中緣分的指引與佛祖悉心感應的召喚,前往車站的途中,近千年前建於西夏王朝的大佛寺恰巧座落於百度地圖為我們導引的路線上,於是,這個原本受制於時間過於緊湊而在最初便被我們捨棄的史蹟景點又再度被劃入行程之內。  來到大佛寺前,41元人民幣的門票讓我們遲疑了,一方面大概是習慣了在台灣,那時時敞開、不收費的廟宇大門,一方面則是內心小劇場的糾結與掙扎。  畢竟,這算是意外再度納入的景點,對於我們一行人而言,可以說是可有可無,再且,倘若進去了,勢必得延宕後續安排好的規畫,怎麼想好像都有將之拒於參訪行程之外的理由。  就在大家內心進行天人交戰之際,一旁的工作人員熱切的歡迎著我們:「這兩天適逢文化遺產日的活動響應,因此佛寺免費開放參觀。」不可置信的我們,跟她重覆作了一次確認,她笑笑的點了點頭,並拿了佛寺的歷史簡介示意我們走進去。  跨越千年渡涅槃  乍看之下,一切似乎皆出於意外的偶然,但仔細回想,曾經,我們兩次將祂拒於門外,而祂卻排除了一切我們可能拒絕的理由,讓我們回到祂面前,一圓幾世以來聚足的因緣。相信是佛執意要我們接下善緣結成的果,於是,我們再也不敢推辭猶豫,帶著不可思議與感恩的心,踏入佛門,一睹跨越千年時光中,佛的涅槃。  佛寺主殿由斑駁的歲月堆砌,門板上雕畫的鳳鳥圖,細看才勉強泛出一絲後人修復時描貼上的金箔線條,而大大小小梁柱上精緻的雕刻,儘管輪廓還算維持完整,然而受盡風雨戰亂,早早褪去它曾經輝煌的色彩。難以想像,若不是山門、牌樓鮮明的標記著,恐怕任誰也會錯過,只當它是城裡一座荒涼的老廟。  恭敬的越過廟檻後,事實上心裡沒有立即的感到驚訝和發出那種倍感驚為天人的讚嘆聲,因為,內部幽暗的光線和外頭烈陽高照的明朗有著強烈的對比,需要瞳孔一段時間的調適。待眼睛稍稍可辨認出略遠的景時,兩眼微張的臥佛早已目視你甚久,並以一朵清雅的微笑作回應。這不是你第一次見到如此巨大的佛像了,你心裡這麼咕噥著,然後試圖回想過去所有你看過的大佛。  一邊調閱著舊時記憶的同時,你也一邊以肉眼丈量著眼前臥佛的尺寸,並來回打量臥佛身上褪去光彩的肉身。即便光線略顯微弱,你仍可清楚看見臥佛以右手拖住祂那豐潤的臉頰,而過膝的左手臂則泰然安於身側,上身的胸膛正中央印記著端正的「卍」字符號,下身則裹覆著一條色澤不均的赭紅色袈裟。沒錯,那,正是你熟悉的釋迦牟尼。嗯,近千年前的大佛,就這麼不花絲毫力氣的端現於你眼前,你只因為祂有著久遠的歷史而感到稍稍的驚嘆而已,卻殊不知你的無知在稍後意外攔截到路過的導遊解說後,會讓你因為自己的狂妄膚淺而感到過意不去。  看臥佛巧奪天工  在參訪的過程中,我們巧遇一群當地的中學生前來此地進行校外教學,隊伍的前頭配置了一位賣力講解的導遊小姐。  對於我們這幾個預算抓緊的學生背包客而言,遇到免費的導覽,哪有錯過的道理?於是,我們緊跟著零散的隊伍前行,再度繞訪一次這昏幽灰暗的主神殿。導遊小姐拿著聚光的手電筒,熟稔的在寺內的牆上、梁上以及佛像上揮舞講解著,那些你漏看的細節與工匠巧心安排的設計,這下終於明朗化。  坐東朝西的臥佛,暗示了西方極樂世界的方向,而剛剛因為堂內過於昏暗被忽略的臥佛身後,竟默默暗藏了十位弟子站立的塑像,個個面部寫現了不同的神情。當你還在比對十位尊者不同的表情神韻以試圖推測出尊者的大名時,導遊小姐要同學們重新站立於臥佛足部的位置,再次端詳臥佛慈喜善目的面容。  你和那群中學生一樣聽話的照做了,然後,你大吃一驚,瞠目結舌,臥佛原先那雙微睜的眼,在幾步距離之間竟悄然闔上,而且神態更顯自在與超然。原來,工匠藉由視覺差的原理,讓信徒在環繞參拜臥佛一圈之後,同時也和祂一同經歷一次的涅槃。後方十位尊者不同的面部神情,正反照著世俗人們參看生離死別時不同的心境。  悲歡離合啊!一世的情緣,一個步伐間,一個念頭的轉換,決定了你究竟繼續遁入無止盡的輪迴轉世,又或超脫解離於涅槃。  那麼一刻,你不敢說自己頓悟了什麼,但你確實更深深體悟到,世間所有的好與壞,都在一念之間。  導遊小姐大概已經習慣講解到這段時,遊客們實地驗證後驚呼的神情,因此不多作停留的繼續解說下去。她以手電筒打亮臥佛下身緊裹的色澤不均的赭紅色袈裟,其中有一塊的顏色特別鮮明。鮮明的色塊道出了文革期間,這尊近千年的臥佛差點慘遭人為炸除破壞的命運。  生生不滅結因緣  所幸,多虧破壞者的貪婪,在準備挖空臥佛肚囊以充填炸藥時,因為同時發現這木胎泥塑的佛像裡有著歷代以來被填充入內的金銀珠寶,一時之間顧著盜竊財寶而忘了當初要炸毀佛像的任務,於是,佛像才得以保全下來,繼續流傳後世。  聽完臥佛歷經九死一生的故事後,慶幸自己最終還是親眼目睹了這保存近千年的佛像,更發自心底默默地感恩著,感恩在千迴百轉之後,與佛結成的因緣,生生不滅。

  • 泰國曼谷大皇宮景點重新開放

    泰國曼谷大皇宮景點重新開放

    因泰王蒲美蓬辭世暫時關閉的曼谷玉佛寺,今天起重新開放供遊客參觀,大皇宮景點(大皇宮和玉佛寺)是國際觀光客到訪曼谷必遊的景點之一。 泰國國王蒲美蓬在10月13日辭世,14日移靈至大皇宮,因王室的法會需要,暫時關閉玉佛寺及大皇宮,29日起大皇宮的停靈廳開放民眾瞻仰靈柩,每日近3萬人前往瞻仰,宮務處昨天宣布,今起重新開放供遊客參觀。 大皇宮的門票是500泰銖(約新台幣470元),可以參觀玉佛寺和大皇宮,另外憑門票在7天內可參觀柚木皇宮和舊國會大廈(皇家藝術博物館)。大皇宮與柚木皇宮兩地距離約車程20分鐘,若是自由行旅客可以搭乘湄南河交通船至15號碼頭下船後步行15分鐘可抵達柚木皇宮。 泰國重要的節慶活動之一是即將到來的水燈節(14日),在各地都有施放水燈活動,北部還會放天燈,傳統的泰國水燈節是感謝水神並洗去一年污穢,今年的水燈節主題是以緬懷悼念泰王為主。 提醒來泰國遊客,泰國正值國喪期間,民眾要注意避免穿著過於鮮艷的服飾,在公眾場合勿嬉笑和不要談論王室政局。1051101

  • 台灣人看大陸》張掖大佛寺 因緣生生不滅

    生老病死,是一生中生命各節點面對的種種聚散離合,而串起一切生命起落感嘆與放下的,我將之歸諸於「宗教」的信仰力量。 受於長久以來的信仰,我一直都相信,不管是內在還是外在,都存在一股感召的力量在驅使我向前,邁過那滾滾的紅塵沙土,以各種的姿態,靜心在佛前,重新學習。 絲路行千迴百轉 六月初走訪的絲路行亦不例外。千迴百轉中,祂不時提醒著我,前方,還有許多未盡緣分的課業,待完成。 前一天自六點多出火車站後,便包了車走訪冰溝丹霞、七彩丹霞的自然地質奇景,和在康樂草原上與大自然詭譎多變的天氣追逐賽跑,足足耗盡近十八個小時的體力。 隔天,我們依然起了個大早,在吃了碗道地的臊麵作為早餐後,一行人計畫搭乘當地的大巴前往馬蹄寺石窟群,一訪人文與自然和諧交融的鬼斧神工。 大概是冥冥中緣分的指引與佛祖悉心感應的召喚,前往車站的途中,近千年前建於西夏王朝的大佛寺恰巧座落於百度地圖為我們導引的路線上,於是,這個原本受制於時間過於緊湊而在最初便被我們捨棄的史蹟景點又再度被劃入行程之內。 來到大佛寺前,41元人民幣的門票讓我們遲疑了,一方面大概是習慣了在台灣,那時時敞開、不收費的廟宇大門,一方面則是內心小劇場的糾結與掙扎。畢竟,這算是意外再度納入的景點,對於我們一行人而言,可以說是可有可無,再且,倘若進去了,勢必得延宕後續安排好的規畫,怎麼想好像都有將之拒於參訪行程之外的理由。 就在大家內心進行天人交戰之際,一旁的工作人員熱切的歡迎著我們:「這兩天適逢文化遺產日的活動響應,因此佛寺免費開放參觀。」不可置信的我們,跟她重覆作了一次確認,她笑笑的點了點頭,並拿了佛寺的歷史簡介示意我們走進去。 跨越千年渡涅槃 乍看之下,一切似乎皆出於意外的偶然,但仔細回想,曾經,我們兩次將祂拒於門外,而祂卻排除了一切我們可能拒絕的理由,讓我們回到祂面前,一圓幾世以來聚足的因緣。相信是佛執意要我們接下善緣結成的果,於是,我們再也不敢推辭猶豫,帶著不可思議與感恩的心,踏入佛門,一睹跨越千年時光中,佛的涅槃。 佛寺主殿由斑駁的歲月堆砌,門板上雕畫的鳳鳥圖,細看才勉強泛出一絲後人修復時描貼上的金箔線條,而大大小小梁柱上精緻的雕刻,儘管輪廓還算維持完整,然而受盡風雨戰亂,早早褪去它曾經輝煌的色彩。難以想像,若不是山門、牌樓鮮明的標記著,恐怕任誰也會錯過,只當它是城裡一座荒涼的老廟。 恭敬的越過廟檻後,事實上心裡沒有立即的感到驚訝和發出那種倍感驚為天人的讚嘆聲,因為,內部幽暗的光線和外頭烈陽高照的明朗有著強烈的對比,需要瞳孔一段時間的調適。待眼睛稍稍可辨認出略遠的景時,兩眼微張的臥佛早已目視你甚久,並以一朵清雅的微笑作回應。這不是你第一次見到如此巨大的佛像了,你心裡這麼咕噥著,然後試圖回想過去所有你看過的大佛。 一邊調閱著舊時記憶的同時,你也一邊以肉眼丈量著眼前臥佛的尺寸,並來回打量臥佛身上褪去光彩的肉身。即便光線略顯微弱,你仍可清楚看見臥佛以右手拖住祂那豐潤的臉頰,而過膝的左手臂則泰然安於身側,上身的胸膛正中央印記著端正的「卍」字符號,下身則裹覆著一條色澤不均的赭紅色袈裟。沒錯,那,正是你熟悉的釋迦牟尼。嗯,近千年前的大佛,就這麼不花絲毫力氣的端現於你眼前,你只因為祂有著久遠的歷史而感到稍稍的驚嘆而已,卻殊不知你的無知在稍後意外攔截到路過的導遊解說後,會讓你因為自己的狂妄膚淺而感到過意不去。 看臥佛巧奪天工 在參訪的過程中,我們巧遇一群當地的中學生前來此地進行校外教學,隊伍的前頭配置了一位賣力講解的導遊小姐。 對於我們這幾個預算抓緊的學生背包客而言,遇到免費的導覽,哪有錯過的道理?於是,我們緊跟著零散的隊伍前行,再度繞訪一次這昏幽灰暗的主神殿。導遊小姐拿著聚光的手電筒,熟稔的在寺內的牆上、梁上以及佛像上揮舞講解著,那些你漏看的細節與工匠巧心安排的設計,這下終於明朗化。 坐東朝西的臥佛,暗示了西方極樂世界的方向,而剛剛因為堂內過於昏暗被忽略的臥佛身後,竟默默暗藏了十位弟子站立的塑像,個個面部寫現了不同的神情。當你還在比對十位尊者不同的表情神韻以試圖推測出尊者的大名時,導遊小姐要同學們重新站立於臥佛足部的位置,再次端詳臥佛慈喜善目的面容。 你和那群中學生一樣聽話的照做了,然後,你大吃一驚,瞠目結舌,臥佛原先那雙微睜的眼,在幾步距離之間竟悄然闔上,而且神態更顯自在與超然。原來,工匠藉由視覺差的原理,讓信徒在環繞參拜臥佛一圈之後,同時也和祂一同經歷一次的涅槃。後方十位尊者不同的面部神情,正反照著世俗人們參看生離死別時不同的心境。 悲歡離合啊!一世的情緣,一個步伐間,一個念頭的轉換,決定了你究竟繼續遁入無止盡的輪迴轉世,又或超脫解離於涅槃。 那麼一刻,你不敢說自己頓悟了什麼,但你確實更深深體悟到,世間所有的好與壞,都在一念之間。 導遊小姐大概已經習慣講解到這段時,遊客們實地驗證後驚呼的神情,因此不多作停留的繼續解說下去。她以手電筒打亮臥佛下身緊裹的色澤不均的赭紅色袈裟,其中有一塊的顏色特別鮮明。鮮明的色塊道出了文革期間,這尊近千年的臥佛差點慘遭人為炸除破壞的命運。 生生不滅結因緣 所幸,多虧破壞者的貪婪,在準備挖空臥佛肚囊以充填炸藥時,因為同時發現這木胎泥塑的佛像裡有著歷代以來被填充入內的金銀珠寶,一時之間顧著盜竊財寶而忘了當初要炸毀佛像的任務,於是,佛像才得以保全下來,繼續流傳後世。 聽完臥佛歷經九死一生的故事後,慶幸自己最終還是親眼目睹了這保存近千年的佛像,更發自心底默默地感恩著,感恩在千迴百轉之後,與佛結成的因緣,生生不滅。 (張婉柔/台大國發所碩士生)

  • 大佛啟建周年 簡文秀高歌祈福

    大佛啟建周年 簡文秀高歌祈福

     彰化八卦山日前舉辦大佛啟建55周年暨關聖帝君1857年聖誕,現場除舉辦「共沐佛光同霑法喜大法會」以及「關帝聖君祝壽科儀大典」,聲樂家簡文秀也到場為大佛高歌同歡。  八卦山大佛是彰化的守護神,也是台灣的守護神之一,在民國50年竣工落成,具豐富的歷史文化意義。  除立法院院長蘇嘉全、監察院院長張博雅,及彰化縣縣長魏明谷特別蒞臨主持慶典外,甫獲教育部「本土語言傑出個人貢獻獎」的簡文秀也受到大佛寺的熱情邀約,對於台灣本土文化,她有滿腔的鄉情,只要對社會有益,她期盼有更多機會,繼續為台灣演唱。

  • 八卦山大佛啟建55週年 天空步道添人氣

    彰化縣八卦山大佛是知名景點,今天舉行啟建55週年暨關聖帝君聖誕慶祝活動,配合近期啟用的天空步道,八卦山榮景再現。 彰化大佛啟建55週年暨關聖帝君聖誕慶祝活動,今天在八卦山大佛寺恩主殿舉行,立法院長蘇嘉全、監察院長張博雅、彰化縣長魏明谷等人出席,現場熱鬧隆重,總統蔡英文、副總統陳建仁也致電文祝賀,慶祝活動還有法會、音樂及武術演出。 蘇嘉全致詞說,很高興能來此祝賀關聖帝君,也就是恩主公的聖誕,關聖帝君的故事,尤其是對劉備的忠心,讓世人流傳千年,所以他特別致贈「忠義參天」的牌匾祝賀,也希望關聖帝君的忠義精神成為世人典範。 魏明谷表示,大佛是彰化人的守護神,也是彰化地標、地方信仰中心,更是全國知名景點,縣府為讓彰化大佛風華再現,興建八卦山天空步道並啟用後,增加大佛風景區的觀光人潮,至今累積數萬名遊客到此體驗,歡迎全國民眾來彰化旅遊。 彰化縣八卦山大佛風景協會董事長張世良說,彰化大佛民國50年竣工,成為彰化地標,也是東亞第一大佛,現今是儒釋道三教同源的宗教及觀光地,大佛寺恩主殿供奉關聖帝君,10多年前從中國大陸河南省洛陽市,迎回金面關公。1050724

  • 蘇嘉全拜八卦山大佛 獻匾表敬意

    立法院長蘇嘉全今天表示,看到八卦山大佛,就回憶起兒時曾與家人看過彰化大佛,可說彰化大佛是台灣人共同記憶;蘇嘉全也特別敬獻「忠義參天」匾額,表達敬意。 蘇嘉全上午受八卦山大佛寺主任委員張世良邀請,前往彰化縣參加大佛啟建55週年紀念暨關聖帝君1857年聖誕活動。 蘇嘉全講述關聖帝君不重金銀財寶、一片忠心忠義故事,後世眾人都紀念、肯定關公對劉備忠心,他特別敬獻「忠義參天」匾額,表達敬意。 蘇嘉全表示,55年前彰化為佛祖鑄造大佛雕像,是全國最大佛祖雕像,也是彰化乃至於全世界地標;此行希望透過宗教儀式,祈求國家社會平安,國民身體健康。1050724

  • 為何佛寺正殿叫「大雄寶殿」?原來與祂有關!

    走進佛教寺院,我們總會發現一座大殿,它是整個寺院的核心建築,是正殿,同時裡面還供奉著佛教的教主——釋迦牟尼佛。說到這裡,大家應該都猜到了就是「大雄寶殿」,但究竟為什麼要叫作「大雄寶殿」呢?其中這些字又代表什麼意思呢? 佛寺一般由很多的「殿」組成,有什麼樣的需求就去拜什麼殿的神仙,不過有一個殿是每個人都會去拜的,即整個佛寺的正殿——「大雄寶殿」。但「大」、「雄」、「寶」這幾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一般來說,一個宮殿的名字都會和這座宮殿的主人相搭配,比如故宮裡的「乾清宮」,一看帶一「乾」字,肯定和皇帝有關,那麼「大雄寶殿」和釋迦牟尼有什麼樣關聯呢? 在佛教中,以大雄作為釋迦牟尼的稱號之一,因為佛陀具備十力,降伏四魔,無有畏懼,故稱大雄,而在《妙法蓮華經》中,也曾以大雄的稱號,來稱呼釋迦牟尼。因此在寺院中,供奉釋迦牟尼的主殿,也就被稱作「大雄寶殿」。 至於「大雄」是什麼意思?《佛光大辭典》裡對「大雄」解釋為,「為偉大之英雄之意。為佛之德號。因佛具有大智力,能降伏魔障,故稱大雄。」 而在《佛學大辭典》中對「大雄」的解釋與此類似,「佛之德號。佛有大力,能伏四魔。故名大雄。法華經湧出品曰:『善哉善哉大雄世尊。』同授記品曰:『大雄猛世尊,諸釋之法王。』」 綜上,我們可以用最簡單的語言概括這兩段解釋:「大雄寶殿」中「大雄」二字是對釋迦牟尼佛的稱讚,是他的德號,意思是他具有大智慧,能降服萬魔。而「寶」即指佛教中的佛、法、僧三寶。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