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唐的搜尋結果,共116

  • 利用軍隊對韋家不滿背水一戰

    利用軍隊對韋家不滿背水一戰

     唐玄宗就是這樣一個既有癖好又有瑕疵的人,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理解、可以笑罵、可以神交。

  • 大唐天子李隆基的三風流

    大唐天子李隆基的三風流

     編者按唐玄宗,是大唐從極盛到衰頹的分水嶺,透過蒙曼教授的《蒙曼說唐:唐玄宗》詳盡解讀與獨到觀點,揭開唐玄宗的功與過、得與失,寫盡傳唱史冊的一段纏綿長恨歌!蒙曼從事業風流、情趣風流、愛情風流三方面闡述了唐玄宗不凡的一生,尤其對唐玄宗與中國四大美女之一的楊玉環的愛情做了細緻入微的客觀解讀--觀滄海,歌大風,能文能武;賞名花,對妃子,亦醉亦仙。並為讀者開啟大唐盛世的錦繡華章,再現玄宗一生的起伏跌宕,吟唱帝王愛情的蕩氣迴腸。

  • 大唐天子李隆基的三風流──唐玄宗叱吒一生功與過(一)

    大唐天子李隆基的三風流──唐玄宗叱吒一生功與過(一)

    編者按:唐玄宗,是大唐從極盛到衰頹的分水嶺,透過蒙曼教授的《蒙曼說唐:唐玄宗》詳盡解讀與獨到觀點,揭開唐玄宗的功與過、得與失,寫盡傳唱史冊的一段纏綿長恨歌!

  • 遞交招股書 大唐地產三戰港交所

     上一份招股書失效才兩天,源於台灣的廈門綜合房地產開發商大唐地產立刻再遞交招股書,第三度叩關港交所IPO,期間去槓桿動作猛烈,淨負債比率由千降至百,希望藉此成功闖關上市。

  • 中芯返A股起跑 擬募200億人民幣

    中芯返A股起跑 擬募200億人民幣

     中芯國際返鄉上市之路更進一步,上交所1日披露,已經受理中芯國際科創板上市申請,中芯國際此次計畫融資人民幣(下同)200億元。

  • 羅志祥太渣搶熱搜 于正被波及討拍:我們盡力了

    羅志祥太渣搶熱搜 于正被波及討拍:我們盡力了

    羅志祥和周揚青結束9年情,渣男事蹟被一一曝光,形象全毀,未料這風波竟讓大陸知名編劇于正也意外被波及,25日忍不住發文洩心聲。

  • 小蝗蟲 大紛爭 飛越唐代興與衰

    小蝗蟲 大紛爭 飛越唐代興與衰

     近幾個月來,亞非多國遭受蝗蟲災害侵襲,損失堪稱數十年來之最,在古代中國,蝗災在各朝史冊上也比比皆是,影響、見證著一個個王朝的興亡更替,這其中最典型的例證,莫過於唐朝,據統計,唐代289年,大約每7年就會發生一次大蝗災,面對蝗災,不同皇帝的態度不盡相同,所反映出的治國理念更有著不小的差別。 \n 唐貞觀二年(公元628年),發生蝗災,甚至皇宮內苑也受到了蝗害侵襲,唐太宗前往視察,隨手便抓起幾隻蝗蟲,他先是咒罵蝗蟲毀壞莊稼就是傷害百姓,然後又鄭重向蝗蟲祈願:「你們如果真能通靈,就吃我一個人,不要傷害我的百姓!」說著不顧諸臣勸阻,把蝗蟲一股腦放在嘴裡吞下去,說也奇怪,這一年蝗災隨後就真的消失了,然而蝗災並沒有偃旗息鼓,從唐太宗到唐高宗,再經過武則天到唐玄宗,大規模蝗災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朝廷君臣也不敢寄望於蝗蟲真的能「通靈」,只能調動國家力量,全力撲滅蝗害,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唐玄宗初年名臣「姚崇的滅蝗」事蹟。 \n 姚崇是陝州硤石人,由於精明幹練、下筆成章,年輕時便受到武則天的賞識,沒多久就被任命為夏官侍郎,武則天任用酷吏周興、來俊臣剪除異己鞏固權力後,姚崇又幫助她運用懷柔手段穩定了統治,為武周時期社會經濟的繁榮發展創造了條件。 \n 天降災 民眾設祭跪拜 \n 經過武則天奪走權後,唐玄宗即位後意欲重振李唐江山,唐玄宗任命姚崇擔任宰相,總攬國家軍政事務,然而,開元四年,一場規模遠超貞觀初年的特大蝗災發生了。大批蝗蟲肆虐大唐河北、河南、山東等地,當時民眾驚駭之餘,認為這是天降災禍,不僅不敢捕殺蝗蟲,反而為蝗神設祭跪拜,見此情景,姚崇上奏,強烈要求全力滅蝗,不僅有主張,姚崇還查閱典籍,提出了具體辦法,上奏「夜間燃起篝火,在旁邊挖掘大坑,蝗蟲趨光而投火,可一邊焚燒一邊就地掩埋」,唐玄宗當機立斷,派出捕蝗使分赴各地,督導滅蝗。 \n 但是滅蝗並不容易,除了當時民眾的迷信、無知,還有來自朝廷內部的思想紛爭,從中央到地方,官員紛紛上書反對滅蝗,認為天災非人力可改變,甚至認為是「國君不德」造成的。 \n 剿蝗災 唐玄宗迎盛世 \n 不過,在姚崇的堅持下,滅蝗政策終於得到了不折不扣的執行,據記載,僅汴州一地就捕殺蝗蟲十四萬擔。 \n 蝗災的剿除為唐玄宗的施政奠定了基礎,此役之後,唐玄宗任用姚崇、宋璟、張說、張九齡等名臣宰相,整頓吏治、興修水利、發展生產,終於迎來了古代中國歷史上著名的「開元盛世」。 \n 杜甫詩 追憶開元盛景 \n 但安史之亂後,唐朝由盛轉衰,面對戰爭摧殘後千瘡百孔的國家,唐朝詩人杜甫曾這樣描述當時的盛景「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悵惘之情溢於言表。 \n 一隻小小的蝗蟲,就這樣成為曾經輝煌的大唐的見證者,濃縮了一代盛世從奮起、承平再到沉淪的命運。 \n 小靈通 晚唐蝗災 \n 唐僖宗乾符二年(西元875年),大唐帝國已是江河日下,中央宦官專權、黨爭不斷、地方藩鎮割據,唐僖宗則成天熱衷遊獵,不理政事,同年七月,一場蝗災又一次降臨在大唐的土地上,據史料記載當時「蝗災蔽日,所過赤地」,自此災荒四起,流民遍地,起義領袖黃巢經過多次起義、抗爭,入河南、破潼關,最終把唐僖宗趕出了都城長安,建立了大齊政權,也讓唐朝走向末日。(林至柔)

  • 《大唐貴妃》獻演 致敬京劇大師

    《大唐貴妃》獻演 致敬京劇大師

     大型交響京劇《大唐貴妃》複排演出建組會日前在北京京劇院排練廳舉行。2019年恰逢京劇藝術大師梅蘭芳先生首次赴日演出100周年,誕辰125周年,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葆玖先生誕辰85周年,為隆重紀念京劇梅派兩代藝術大師,展示梅派藝術的傳承發展,北京京劇院、中國歌劇舞劇院共同演出的梅派經典之作──大型交響京劇《大唐貴妃》將於近日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歌劇院上演。 \n 《大唐貴妃》創作首演於2003年,這部戲在傳統京劇的基礎上,融合了交響樂、合唱、舞蹈等藝術形式,被譽為「戲中有新,新中有根」,特別是主題曲梨花頌廣泛流傳。2016年,北京京劇院遵從梅葆玖先生生前願望,對2003年首演版進行加工提高,使這部戲舊貌換新顏,同年年底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演出2場,一票難求、轟動一時。首場謝幕時分,《梨花頌》再響,主創主演們潸然淚下的一幕令許多觀眾記憶猶新。 \n 劇院不忘葆玖先生希望《大唐貴妃》在北京國家大劇院舞台上演的夙願,經過幾年的精心籌備,此次《大唐貴妃》複排演出將遵循2016年演出版本。同時,為了讓這部戲流傳下去,北京京劇院重新調整了演出陣容,增加了多位優秀梅派第三代傳人擔綱出演楊玉環,白金、王怡、張慧芳、胡文閣、張馨月、鄭瀟6人在不同演出場次分飾楊玉環。馬派老生名家朱強、青年奚派老生名家張建峰加盟出演李隆基,文醜名家黃柏雪出演高力士。

  • 涉賣未上市股票、騙退稅 名導王毓雅被訴

    涉賣未上市股票、騙退稅 名導王毓雅被訴

    知名女導演王毓雅,因涉嫌在2014年間透過盤商羅瑞榮販售其經營未上市的演藝公司「大唐國際娛樂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獲利數百萬元,另以不實交易詐騙國稅局,獲退稅26萬元。台北地檢署今依違反證交法、商業會計法、詐欺罪嫌起訴王毓雅,另羅瑞榮被依違反證交法起訴。 \n \n遭起訴的王毓雅是美國加州大學設計學士、日本大學電影碩士,是知名的廣告、電影、電視導演,拍過「雙面情人」、「終極西門」等多部知名電影、廣告,是台灣知名的新生代女導演。她2017年還在上海成立上海厚益文化傳媒中心,希望透過大陸的龐大市場與資金,讓更多華語電影與國際接軌。 \n \n \n王毓雅經營的大唐國際娛樂為知名文化產業公司,主要製作中、美、台電影、電視劇等製作與電影版權發行等文化創作相關產業,2014年陸續投拍與代理發行《藥命俱樂部》、《字畫情緣》、《真愛BJ4》以及兩岸合拍《以愛為名》等多部華語電影。大唐公司旗下藝人,曾經包括王奕瑾、卞慶華、朱永菁、程俊韶、錢柏渝等人。 \n \n檢調接獲檢舉,指王毓雅等人在2014年10月間以增資600萬,透過盤商羅瑞榮佯稱大唐公司營運良好,獲利可期,羅取得600張大唐股票後對外高價販售。57位投資人購買大唐股票後,發現大唐公司並未上市、上櫃,始知受騙,向宜蘭縣調查局站檢舉。 \n \n此外,檢調還查出,王毓雅以不實交易,作假帳方式向國稅局申報退稅,詐取退稅款26萬多元。 \n \n北檢2016年11月指揮宜蘭縣調查站兵分5路搜索大唐公司等處,約談負責人王毓雅10人到案。 \n \n檢調指出,王毓雅、羅瑞榮等人明知未經證券主管機關准許,對外販售未上市的大唐公司股票,已經觸犯證交法規定。另王因涉嫌作假帳詐騙退稅款,涉嫌違反商業會計法、詐欺罪。至於林姓、郭姓2名人頭公司負責人,檢方因認為2人不知情、死亡,另予不起訴處分。

  • 重返大唐美學盛世

    重返大唐美學盛世

    大陸網劇《長安十二時辰》在豆瓣電影上持續獲得8.6(滿分10)的高分,在Amazon上也獲得4.8星(滿星5)的好評。原著小說與電視劇都大量再現了唐人生活,從食衣住行到場景器物,許多觀眾直言彷彿走入博物館!從大量還原史實的畫面,實則可看出唐人美學的影響。且看一部陸劇如何帶領觀眾重返大唐。

  • 畫家鐘俊雄個展 崇友大唐美學館展出

    畫家鐘俊雄個展 崇友大唐美學館展出

     畫家鐘俊雄即日起至9月30日止在崇友電梯高雄分公司大樓附設的大唐生活美學館舉行個展。取名「童年同年」主題,展出作品分別以「童年同年」、「回到最初」、「人間系列」、「窗裡窗外」、「記憶裡的甜蜜」五大主軸,傳遞對家的愛與憧憬。 \n 鐘俊雄年屆耄耋高齡,仍有著豐沛的創作能量。此次在大唐美學館的展出,18幅作品橫跨半世紀。從年輕20幾歲的「寫實」畫風到60多歲的「具象」畫法,到現在追求的畢卡索「抽象」藝術,一切返璞歸真,鐘俊雄個人希望畫作表現最終還是回到孩童時的「純真」。 \n 整個畫展呈現豐富,有令人玩味的童趣,有剪集、拼貼的蒙太奇手法,其中最饒富趣味的是畫家信手捻來使用的複合媒材,有時花布、棉紙等。而鐘俊雄師承台灣現代繪畫藝術先驅之父-李仲生的創作理念,他把中國的水墨暈染發揮極致,以水墨為底,再將壓克力顏料覆蓋,中西合併,非但無違和感,反而新的元素注入,更彰顯個人風格。 \n 鐘俊雄兒子鐘斌效表示,父親對於藝術有其獨到見解。他說,一般人對於藝術多是束之高閣,望之卻步,然而藝術接觸與欣賞,並非想像中難。他以鳥鳴比喻,當我們覺得一隻鳥兒唱歌好聽,但我們知道牠唱什麼嗎?就好比一幅畫作,能觸動打動人心,那怕你殊不知畫裡本意,也不是畫家所要傳達追求的東西。 \n 所以鐘俊雄鼓勵民眾不設限,不分年紀,勇敢進入藝術領域。就如大唐生活美學館創辦人唐秋鈴長期致力於美感教育的推動,以食衣住行為起點落實生活美學,透過兼容並蓄的藝術作品,為高雄人文藝術生活及教育深耕,讓藝術伴隨市民日常。 \n 此次畫展主要闡述向來為華人重視,卻因現今人際關係疏離,以致觀念愈來愈淡薄的「傳承」文化,因此開幕策展單位崇友文教基金會特地選在8月25日台灣獨有的祖父母節。並為喚醒社會大眾對長者的重視與尊重,甚至能夠撥空陪陪家人,開幕當天還特地舉行「三代同堂,親子藝術創作」活動,由藝術家鐘俊雄一家三代引領民眾進行創作,揮灑色彩,重拾天倫。用藝術創作將家庭回憶及支撐家庭的核心價值傳遞給下一代。

  • 崇友旗下大唐生活美學館 辦童年同年鐘俊雄創作個展

    電梯大廠崇友實業旗下大唐生活美學館23日宣布,攜手藝術家鐘俊雄及大綠地藝術團隊,即日起至9月30日舉行「童年同年 鐘俊雄創作個展」,將於周日(25日)祖父母節盛大開幕,當日將舉行「三代同堂親子藝術共創體驗活動」由藝術家鐘俊雄一家三代引領民眾進行創作,揮灑色彩、共享天倫。 \n崇友指出,大唐生活美學館座落於崇友實業高雄分公司一、二樓,創辦人唐秋鈴身兼崇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長期致力推動美感教育,以食、衣、住及行為起點,落實生活美學,透過多元兼容的藝術作品,共同為高雄的人文藝術生活及教育深耕,讓藝術伴隨市民日常。唐秋鈴為感念她母親在書畫藝術成就,伴隨著父母支持與鼓勵,才創辦大唐生活美學館,並由她父親崇友創辦人唐松章提字,蘊含對於藝術美學的順利推展外,更成為家族精神的傳承意念。 \n崇友指出,本次展覽及藝術體驗活動與藝術家鐘俊雄先生及其子大綠地藝術創辦人鐘斌效共同合作,引領下一代體驗創作的美好,傳遞家的甜蜜回憶。藝術家鐘俊雄年屆耄耋高齡仍有豐沛的創作能量,本次展覽以「傳承」為核心理念,分別以「童年同年」、「回到最初」、「人間系列」、「窗裡窗外」、「記憶裡的甜蜜」五大系列作品,傳遞對家的愛與念想,展覽展出藝術家鐘俊雄橫跨一甲子的創作歷程,從己身出發延伸至對孩子、孫子的情感連結,透過藝術創作將家庭的愛與回憶傳承至下一代。 \n崇友指出,無獨有偶,崇友耕耘台灣電梯市場已近半百歷史,戮力研發創新與提升技術實力,同時十分重視技術與經驗的傳承,與此次展會理念不謀而合。

  • 兩岸史話-大唐盛世女子的前衛妝容

    兩岸史話-大唐盛世女子的前衛妝容

     紅藍花就是大家在宮廷劇裡常看到的紅花,雖然在戲裡往往是用來害人墮胎的邪惡道具,但它不但是婦女活血調經的常用藥材,也廣泛應用在繪畫顏料、服裝染色、化妝飾容等。 \n 單論保養品功效,大家可能覺得唐朝和喜愛美白的現代差不多嘛!難怪《武媚娘傳奇》裡女角都把臉蛋塗抹得很白,看起來甚至有點像日本藝妓了,這也一定是唐風的影響。 \n 脂粉紅豔厚重 \n 事實上,唐代雖以膚白為美,化妝時卻極力把臉頰兩側塗得像紅通通的桃子,例如《開元天寶遺事》中描述楊貴妃:「初承恩召,與父母相別,泣涕登車。時天寒,淚結為紅冰。」又或「貴妃每至夏月,常衣輕綃,使侍兒交扇鼓風,猶不解其熱。每有汗出,紅膩而多香,或拭之於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紅也。」書中記載楊貴妃與父母離別時痛哭不已,因為當時天寒,融混著臉上脂粉的淚水甚至凝結成了紅色的冰。此外,貴妃十分怕熱,她的汗水因為沾染了臉上和身上的胭脂,乃至於將手帕給染成了桃紅色。就連楊貴妃這等超級美女都習慣把胭脂塗得如此濃豔厚重,一般人更不用說了。 \n 當時女人不僅胭脂抹得多,粉也打得極厚,王建《宮詞》:「舞來汗溼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歸到院中重洗面,金盆水裡潑紅泥。」描寫的是舞姬表演完後洗臉卸妝,結果洗臉盆裡的水像是翻湧著,紅色泥漿一般(有的版本作「金花盆裡潑銀泥」)。不管這位舞姬妝容究竟偏紅還是偏白,都可以由此推測其臉上脂粉之厚。 \n 不久前應邀討論《羋月傳》(羋,音米)的服裝,然而我在此之前沒看過這部戲,只得上網搜尋相關劇照,看著看著卻莫名有種眼熟的感覺:「唔,此女身穿萌黃的單、紅梅香的三衣,看似是白裡紅梅的雪之下,紅梅裡濃紅梅的今樣色無紋唐衣,看來是個平安中期身分尋常的侍女,下身穿著黃色的裙子,顯然家境不甚寬裕……什麼,你說那是秦惠文后?不會吧?!」看著畫面頗具平安風情的秦國後宮,我只能體貼地猜測那是服裝造型師心目中最兼具華麗與豪奢的「東方宮廷風」,這樣設計也可以理解……吧? \n 上述有如咒語般的「萌黃」、「紅梅香」都是日本的色名,「萌黃」指的是草木發芽時略帶黃色調的嫩綠色,「紅梅」是紅梅花瓣般的粉紅色,「香」則是指漸層色搭配。另外不同的色彩互為表裡時,又有各種不同的名稱。精緻的配色反映了日本人細膩的季節感與色彩感,但卻不會出現在先秦的宮廷──好幾種染料當時還沒傳進中國呢! \n 朱砂紅貴族專用色 \n 以紅色來說,先秦時最上等的紅是「朱色」,不單純指「朱砂般的顏色」,同時也是「用朱砂染成的顏色。」之前有朋友看了篇「先秦流行『君子佩玉』的主要功能是用來壓住衣裙,避免風吹走光」的文章,問我是否贊同。姑且不論當時的禮服上衣下裳很難走光,裳外繫著的芾(音福),衣服上的蔽膝(或鞸)音畢,柔皮製的蔽膝是皮革製品不易吹開,光說「我朱孔陽,為公子裳」的朱裳,恐怕是飄不起來的。為什麼呢?這是因為朱砂乃是礦物,無法像植物染料的色素一樣直接附著在布料上,因此染朱紅時得先將朱砂打成細膩的粉狀,再與澱粉調和成糊劑,以此沾黏於布料纖維中。要用與布料等重的朱砂才能染出紅色,若要染成鮮明的朱色則需要三倍的朱砂,當時朱紅色十分「貴重」,貴族方能穿著。 \n 雖然當時也用茜草根來染紅,不過茜草裡帶有黃色素,染出來的顏色呈現橘紅或橘黃。我曾嘗試過染茜,本以為可以染出現代濃豔的「茜紅色」,但第一次的成果有如摻水的橘子汁,加染到第三次才達到略暗偏橘的紅色。《爾雅釋器》云:「一染謂之縓(音全,赤黃色),再染謂之赬(音撐,淺赤色),三染謂之纁(音熏,淺絳色)。「回想起自己染茜色的狀況,當真心有戚戚焉。假使繼續以茜草深染,並改以涅(皂礬或青礬,即硫酸亞鐵)當媒染劑,可以再染出緅(音鄒,青赤色)、玄、緇等黑中帶紅的色調。《周禮》中記載君王玄衣纁裳,在先秦時這幾種顏色都是高貴的色彩──光看染色的繁瑣度和所需的工錢與染料費,平常人就穿不起啦! \n 染料的主力,直到漢代時紅藍花傳入中國,才取代了它們的地位。 \n 紅藍花就是大家在宮廷劇裡常看到的紅花,雖然在戲裡往往是用來害人墮胎的邪惡道具,但它不但是婦女活血調經的常用藥材,也廣泛應用在繪畫顏料、服裝染色、化妝飾容等。紅花可以染出嬌媚的銀紅、粉紅、桃紅、蓮紅等色(日本紅梅色就是用紅花染出來的),但是要重複上染多次才能染出濃豔的「真紅」、「猩紅」,而且紅花色素和沉麝等香料放在一起久了會褪色,也不大耐日晒,因此紅花染出來的料子依然價格高昂。 \n 另一種紅色染料是原產於東南亞與南亞一帶的蘇木,也叫蘇枋或蘇芳。嵇含《南方草木狀》中記載了南人以蘇枋染絳,可能在魏晉南北朝時已有少量傳入中國,唐代時從海外大量進口蘇木,在敦煌都能買得到。 \n 雖然蘇木的色調偏向木紅色,不及紅花嬌美,但是因為染料裡的色素豐沛,所需用量比紅花和茜草少得多,也更易於染出深色。附帶一提,這幾味植物性紅色染料全都有活血化瘀的功能(意即都不適合孕婦內服),在治療相關疾病但缺乏藥材時,拿「緋布」煮一煮,也可以當作替代品。 \n 此外,蘇木以明礬媒染時呈現美麗的絳紅色,改以青礬媒染時則變成紫色,後來也成為染紫的常用染料。 \n 說到紫色,大家可能都記得「齊桓公好服紫」的典故。眾人追捧紫衣時「五素不得一紫」,一方面是需求大而價格飆漲,再一方面當時染紫是將紫草根搓洗出色素,再重複深染而成。(待續)

  • 超乎想像的中國服飾──大唐盛世女子的前衛妝容(七)

    單論保養品功效,大家可能覺得唐朝和喜愛美白的現代差不多嘛!難怪《武媚娘傳奇》裡女角都把臉蛋塗抹得很白,看起來甚至有點像日本藝妓了,這也一定是唐風的影響。 \n \n脂粉紅豔厚重 \n \n事實上,唐代雖以膚白為美,化妝時卻極力把臉頰兩側塗得像紅通通的桃子,例如《開元天寶遺事》中描述楊貴妃:「初承恩召,與父母相別,泣涕登車。時天寒,淚結為紅冰。」又或「貴妃每至夏月,常衣輕綃,使侍兒交扇鼓風,猶不解其熱。每有汗出,紅膩而多香,或拭之於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紅也。」書中記載楊貴妃與父母離別時痛哭不已,因為當時天寒,融混著臉上脂粉的淚水甚至凝結成了紅色的冰。此外,貴妃十分怕熱,她的汗水因為沾染了臉上和身上的胭脂,乃至於將手帕給染成了桃紅色。就連楊貴妃這等超級美女都習慣把胭脂塗得如此濃豔厚重,一般人更不用說了。 \n當時女人不僅胭脂抹得多,粉也打得極厚,王建《宮詞》:「舞來汗溼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歸到院中重洗面,金盆水裡潑紅泥。」描寫的是舞姬表演完後洗臉卸妝,結果洗臉盆裡的水像是翻湧著,紅色泥漿一般(有的版本作「金花盆裡潑銀泥」)。不管這位舞姬妝容究竟偏紅還是偏白,都可以由此推測其臉上脂粉之厚。 \n不久前應邀討論《羋月傳》(羋,音米)的服裝,然而我在此之前沒看過這部戲,只得上網搜尋相關劇照,看著看著卻莫名有種眼熟的感覺:「唔,此女身穿萌黃的單、紅梅香的三衣,看似是白裡紅梅的雪之下,紅梅裡濃紅梅的今樣色無紋唐衣,看來是個平安中期身分尋常的侍女,下身穿著黃色的裙子,顯然家境不甚寬裕……什麼,你說那是秦惠文后?不會吧?!」看著畫面頗具平安風情的秦國後宮,我只能體貼地猜測那是服裝造型師心目中最兼具華麗與豪奢的「東方宮廷風」,這樣設計也可以理解……吧? \n上述有如咒語般的「萌黃」、「紅梅香」都是日本的色名,「萌黃」指的是草木發芽時略帶黃色調的嫩綠色,「紅梅」是紅梅花瓣般的粉紅色,「香」則是指漸層色搭配。另外不同的色彩互為表裡時,又有各種不同的名稱。精緻的配色反映了日本人細膩的季節感與色彩感,但卻不會出現在先秦的宮廷──好幾種染料當時還沒傳進中國呢! \n \n朱砂紅貴族專用色 \n \n以紅色來說,先秦時最上等的紅是「朱色」,不單純指「朱砂般的顏色」,同時也是「用朱砂染成的顏色。」之前有朋友看了篇「先秦流行『君子佩玉』的主要功能是用來壓住衣裙,避免風吹走光」的文章,問我是否贊同。姑且不論當時的禮服上衣下裳很難走光,裳外繫著的芾(音福),衣服上的蔽膝(或鞸)音畢,柔皮製的蔽膝是皮革製品不易吹開,光說「我朱孔陽,為公子裳」的朱裳,恐怕是飄不起來的。為什麼呢?這是因為朱砂乃是礦物,無法像植物染料的色素一樣直接附著在布料上,因此染朱紅時得先將朱砂打成細膩的粉狀,再與澱粉調和成糊劑,以此沾黏於布料纖維中。要用與布料等重的朱砂才能染出紅色,若要染成鮮明的朱色則需要三倍的朱砂,當時朱紅色十分「貴重」,貴族方能穿著。 \n雖然當時也用茜草根來染紅,不過茜草裡帶有黃色素,染出來的顏色呈現橘紅或橘黃。我曾嘗試過染茜,本以為可以染出現代濃豔的「茜紅色」,但第一次的成果有如摻水的橘子汁,加染到第三次才達到略暗偏橘的紅色。《爾雅釋器》云:「一染謂之縓(音全,赤黃色),再染謂之赬(音撐,淺赤色),三染謂之纁(音熏,淺絳色)。「回想起自己染茜色的狀況,當真心有戚戚焉。假使繼續以茜草深染,並改以涅(皂礬或青礬,即硫酸亞鐵)當媒染劑,可以再染出緅(音鄒,青赤色)、玄、緇等黑中帶紅的色調。《周禮》中記載君王玄衣纁裳,在先秦時這幾種顏色都是高貴的色彩──光看染色的繁瑣度和所需的工錢與染料費,平常人就穿不起啦! \n染料的主力,直到漢代時紅藍花傳入中國,才取代了它們的地位。 \n紅藍花就是大家在宮廷劇裡常看到的紅花,雖然在戲裡往往是用來害人墮胎的邪惡道具,但它不但是婦女活血調經的常用藥材,也廣泛應用在繪畫顏料、服裝染色、化妝飾容等。紅花可以染出嬌媚的銀紅、粉紅、桃紅、蓮紅等色(日本紅梅色就是用紅花染出來的),但是要重複上染多次才能染出濃豔的「真紅」、「猩紅」,而且紅花色素和沉麝等香料放在一起久了會褪色,也不大耐日晒,因此紅花染出來的料子依然價格高昂。 \n另一種紅色染料是原產於東南亞與南亞一帶的蘇木,也叫蘇枋或蘇芳。嵇含《南方草木狀》中記載了南人以蘇枋染絳,可能在魏晉南北朝時已有少量傳入中國,唐代時從海外大量進口蘇木,在敦煌都能買得到。 \n雖然蘇木的色調偏向木紅色,不及紅花嬌美,但是因為染料裡的色素豐沛,所需用量比紅花和茜草少得多,也更易於染出深色。附帶一提,這幾味植物性紅色染料全都有活血化瘀的功能(意即都不適合孕婦內服),在治療相關疾病但缺乏藥材時,拿「緋布」煮一煮,也可以當作替代品。 \n此外,蘇木以明礬媒染時呈現美麗的絳紅色,改以青礬媒染時則變成紫色,後來也成為染紫的常用染料。 \n說到紫色,大家可能都記得「齊桓公好服紫」的典故。眾人追捧紫衣時「五素不得一紫」,一方面是需求大而價格飆漲,再一方面當時染紫是將紫草根搓洗出色素,再重複深染而成。(待續) \n

  • 會主持又會企劃 南大唐愷翎當選親善大使團長

    會主持又會企劃 南大唐愷翎當選親善大使團長

    台南大學國語文系二年級的唐愷翎,個性能動能靜,今年3月剛接任全校的親善大使團團長,她希望培養自己主持與企劃活動能力,未來當老師或者到出版業當企劃人員。 \n \n 唐愷翎喜歡當老師,大學考入台南大學國語文系,大一時看見學校有親善大使團選拔,培養團員主持、寫企劃種種能力,她覺得很嚴謹細膩,決定參加面試,順利擔任團員,今年大二,打破學校歷屆都由大三學姐當團長的慣例,在師長面試下,從50位團員中脫穎而出,接任團長一職。 \n \n 喜歡教育工作,唐愷翎趁寒暑假參加國小音樂營擔任帶隊老師,平常又參加聯電課輔中心擔任愛心助教,幫弱勢學童補習。 \n \n 唐愷翎個性文武皆宜,主修國語文,不只會寫書法,唐愷翎還會篆刻,能夠自己雕刻印章,對寫企劃案也展現興趣,未來除了當老師,還願意嘗試活動企劃職務,或者到出版業工作。 \n \n 南大親善大使團常在重要貴賓蒞臨時擔任接待工作,團員美姿美儀訓練都不含糊,給許多人留下深刻印象,唐愷翎接任團長後,除了成為學弟妹榜樣,還需思考增進團隊發展與對待下屆學弟妹等工作。

  • 兩岸史話-大唐 講究吃的藝術、口感升級

    兩岸史話-大唐 講究吃的藝術、口感升級

     編者按如果你愛吃辣,恐怕要對這頓飯大失所望了,辣椒是明代才傳入中國的。而眼前這席史前大餐,不僅沒有辣椒,連蒜也沒得吃──直到漢代,大蒜才在廚房登場。或許,愛吃甜的螞蟻人會好過一點?但西元前四世紀的戰國時期,甘蔗才傳入中國南方;製糖技術的成熟,則要等到唐代了。想吃糖還得再等等。更遺憾的是,回到五千年前的我們,甚至吃不到任何麵食──因為,小麥也是外來物種。想細究中華美食的前世今生,千萬不要半夜翻開這本《舌尖上的古代中國》,小心肚子太餓會抓狂! \n 從前說起「點心」,一般指正餐前的小食,饅頭包子烙餅都在此列。後世點心的概念慢慢與茶食混同,演變成糕點之屬。宋朝吳曾考證,點心這種叫法肇始於唐。 \n 盛唐,永遠被仰望的時代。不僅因為它橫制六合的強大,詩酒風流的儒雅,更因為這是個藏富於民的時代。 \n 斗米三錢,行者不囊糧,國家庫藏豐實,貫朽粟陳,正是古之聖賢孜孜以求的盛世景象。 \n 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 \n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 \n 餛飩很早就定名 \n 唐代小麥大幅增產,兩稅法首次規定,夏季稅收使用小麥繳納,打破了此前歷代以粟為主的賦稅結構,表明唐代中期小麥產量已經到了與粟基本持平的水準。小麥增產,麵食不再像從前一樣奢侈難求,唐人把麵食玩出了新高度。 \n 位於新疆吐魯番市的阿斯塔那古墓群葬著五個世紀的高昌國臣民,自一九五九年起,考古界對這裡進行了十三次考古發掘,出土了大量唐代麵食。由於氣候的原因,這些麵食歷經千年,仍然得以保存完整形貌。 \n 這些點心造型古怪,完全不同於今天任何一種常見麵食,讓人不得不佩服唐代麵點師傅的想像力。一九八六年的一次考古發掘中,在一處高昌墓室赫然發現了八枚盛放在碗裡的牛肉餡餃子,形狀與今天的蒸餃幾乎沒什麼差別。 \n 餃子生命綿長,幾十年前仍貴為奢侈食物的代稱,寄託著無數父輩祖輩對春節的嚮往,堪稱食物界老妖。餃子、餛飩同源,起先分野並不明顯,無非都是麵皮裹著餡料往滾水裡下,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餃子沒有專屬的名字,只能用餛飩的名字。讓人想起過去家長們對家裡老二的態度:買啥新衣服,穿你哥的!要啥新玩具,玩你哥的!取啥名字,用你哥的!餃子很委屈。 \n 比起做法和吃法,中國人向來不怎麼在意給食物定名這件事,好吃就行,管它叫啥,比如咱們之前提到過的餅和饅頭,也曾飽受同物異名之苦。歷史上餃子名目龐雜,除了與餛飩夾雜不清外,有時還會被叫做「牢丸」、「餛飩」、「偃月」……那關二哥的青龍偃月刀,豈不成了青龍餃子刀?直到南宋《武林舊事》,才開始叫它「餃兒」,這名字可真夠可愛的。到了明清,「餃子」之名好歹算敲定下來。 \n 餛飩定名就很早,《北戶錄》引《顏氏家訓》說「今之餛飩,形如偃月,天下通食也」,則唐朝已經餛飩滿天下。《酉陽雜俎》提到一戶蕭姓人家的餛飩鋪子,在中唐時代曾經大受上流社會歡迎,號稱「衣冠名食」,一座難求。他們家餛飩湯撇去油,可以直接用來煮茶。 \n 無法想像那杯茶的味道。 \n 天熱吃冷麵 飯後吃點心 \n 麵條迎來了革新,唐人終於為夏天吃麵太熱提供了解決方案──冷麵。詩聖杜甫在吃過一份冷麵後,心滿意足地寫下感想,題目叫做〈槐葉冷淘〉: \n 青青高槐葉,採掇付中廚。 \n 新麵來近市,汁滓宛相俱。 \n 槐葉榨汁和麵,出鍋後吊在井裡冷透,或者直接過涼水。金華人至今仍然把涼麵稱作冷淘,看來在橫店拍唐朝戲挺方便的,從當地找臨時演員演麵攤老闆,都不用改口。 \n 從前說起「點心」,一般指正餐前的小食,饅頭包子烙餅都在此列。後世點心的概念慢慢與茶食混同,演變成糕點之屬。宋朝吳曾考證,點心這種叫法肇始於唐:江淮留後鄭傪的老婆早起化妝,而家僕已備好晨饌,鄭夫人就叫弟弟先吃,說「治妝未畢,我未及餐,爾且可點心」。鄭傪這個舅子食量不小,往往把姊姊那份也吃光了,奴婢們又向鄭傪討要飯庫鑰匙,備夫人的點心,鄭傪就納悶:「不是剛吃完嗎,怎麼吃這麼多?」可見吃早餐跟化妝的時間相衝突,歷史由來已久,千年來一直沒能解決,到現在仍然是物種難題。 \n 說到點心,不得不提一樣嫵媚的食物:饆饠(畢羅)。它存在時間並不十分長,但每一次於古卷亮相,宛若驚鴻,如同盛裝的美人兒,玲瓏甜美,使人愛不釋口。饆饠這種東西,常見於唐人典籍小說,似乎是當時相當受歡迎的美食,然而奇怪的是,唐代之後,這種食物便銷聲匿跡了,以至於今人很難還原其貌。 \n 據日本最早的百科事典《和名類聚抄》記載,日本遣唐使從中國帶回的第一批和菓子,就包括饆饠。可以確定的是,製作饆饠一定要用到麵粉,兵書《太白陰經》說「一斗麵做八十個」,可見用麵很少,可能是薄皮餡餅之類。 \n 饆饠用餡向來考究,彷彿尋常食材,根本配不上這種玲瓏奢食:蟹黃饆饠珍美可尚,天花(一種以鮮味著稱的蕈子)饆饠號稱九煉香,櫻桃饆饠更無需多言,能用水果做餡料、尤其是用櫻桃這嬌滴滴的漿果做餡料的麵食,在中國古代絕無僅有。 \n 做櫻桃饆饠手藝最好的,是位將軍。 \n 唐文宗朝,左金吾大將韓約做得一手清新甜美的櫻桃饆饠,更有訣竅能保櫻桃色澤如新。當時,宦官掌握禁軍兵權,凌暴百官,甚至屢興廢立天子之事。文宗有心翦除閹黨勢力,收歸皇權,於是召集心腹,密謀了一個計畫,打算誘殺宦官頭子仇士良、魚弘志。韓約正是此次行動的關鍵人物之一。(待續)

  • 《舌尖上的古代中國》──大唐 講究吃的藝術、口感升級(一)

    編者按:如果你愛吃辣,恐怕要對這頓飯大失所望了,辣椒是明代才傳入中國的。而眼前這席史前大餐,不僅沒有辣椒,連蒜也沒得吃──直到漢代,大蒜才在廚房登場。 \n或許,愛吃甜的螞蟻人會好過一點? \n但西元前四世紀的戰國時期,甘蔗才傳入中國南方;製糖技術的成熟,則要等到唐代了。想吃糖還得再等等。 \n更遺憾的是,回到五千年前的我們,甚至吃不到任何麵食──因為,小麥也是外來物種。 \n想細究中華美食的前世今生,千萬不要半夜翻開這本《舌尖上的古代中國》,小心肚子太餓會抓狂! \n \n盛唐,永遠被仰望的時代。不僅因為它橫制六合的強大,詩酒風流的儒雅,更因為這是個藏富於民的時代。 \n斗米三錢,行者不囊糧,國家庫藏豐實,貫朽粟陳,正是古之聖賢孜孜以求的盛世景象。 \n 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 \n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 \n \n餛飩很早就定名 \n \n唐代小麥大幅增產,兩稅法首次規定,夏季稅收使用小麥繳納,打破了此前歷代以粟為主的賦稅結構,表明唐代中期小麥產量已經到了與粟基本持平的水準。小麥增產,麵食不再像從前一樣奢侈難求,唐人把麵食玩出了新高度。 \n位於新疆吐魯番市的阿斯塔那古墓群葬著五個世紀的高昌國臣民,自一九五九年起,考古界對這裡進行了十三次考古發掘,出土了大量唐代麵食。由於氣候的原因,這些麵食歷經千年,仍然得以保存完整形貌。 \n這些點心造型古怪,完全不同於今天任何一種常見麵食,讓人不得不佩服唐代麵點師傅的想像力。一九八六年的一次考古發掘中,在一處高昌墓室赫然發現了八枚盛放在碗裡的牛肉餡餃子,形狀與今天的蒸餃幾乎沒什麼差別。 \n餃子生命綿長,幾十年前仍貴為奢侈食物的代稱,寄託著無數父輩祖輩對春節的嚮往,堪稱食物界老妖。餃子、餛飩同源,起先分野並不明顯,無非都是麵皮裹著餡料往滾水裡下,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餃子沒有專屬的名字,只能用餛飩的名字。讓人想起過去家長們對家裡老二的態度:買啥新衣服,穿你哥的!要啥新玩具,玩你哥的!取啥名字,用你哥的!餃子很委屈。 \n比起做法和吃法,中國人向來不怎麼在意給食物定名這件事,好吃就行,管它叫啥,比如咱們之前提到過的餅和饅頭,也曾飽受同物異名之苦。歷史上餃子名目龐雜,除了與餛飩夾雜不清外,有時還會被叫做「牢丸」、「餛飩」、「偃月」……那關二哥的青龍偃月刀,豈不成了青龍餃子刀?直到南宋《武林舊事》,才開始叫它「餃兒」,這名字可真夠可愛的。到了明清,「餃子」之名好歹算敲定下來。 \n餛飩定名就很早,《北戶錄》引《顏氏家訓》說「今之餛飩,形如偃月,天下通食也」,則唐朝已經餛飩滿天下。《酉陽雜俎》提到一戶蕭姓人家的餛飩鋪子,在中唐時代曾經大受上流社會歡迎,號稱「衣冠名食」,一座難求。他們家餛飩湯撇去油,可以直接用來煮茶。 \n無法想像那杯茶的味道。 \n \n天熱吃冷麵 飯後吃點心 \n \n麵條迎來了革新,唐人終於為夏天吃麵太熱提供了解決方案──冷麵。詩聖杜甫在吃過一份冷麵後,心滿意足地寫下感想,題目叫做〈槐葉冷淘〉: \n 青青高槐葉,採掇付中廚。 \n 新麵來近市,汁滓宛相俱。 \n槐葉榨汁和麵,出鍋後吊在井裡冷透,或者直接過涼水。金華人至今仍然把涼麵稱作冷淘,看來在橫店拍唐朝戲挺方便的,從當地找臨時演員演麵攤老闆,都不用改口。 \n從前說起「點心」,一般指正餐前的小食,饅頭包子烙餅都在此列。後世點心的概念慢慢與茶食混同,演變成糕點之屬。宋朝吳曾考證,點心這種叫法肇始於唐:江淮留後鄭傪的老婆早起化妝,而家僕已備好晨饌,鄭夫人就叫弟弟先吃,說「治妝未畢,我未及餐,爾且可點心」。鄭傪這個舅子食量不小,往往把姊姊那份也吃光了,奴婢們又向鄭傪討要飯庫鑰匙,備夫人的點心,鄭就納悶:「不是剛吃完嗎,怎麼吃這麼多?」可見吃早餐跟化妝的時間相衝突,歷史由來已久,千年來一直沒能解決,到現在仍然是物種難題。 \n說到點心,不得不提一樣嫵媚的食物:饆饠(畢羅)。它存在時間並不十分長,但每一次於古卷亮相,宛若驚鴻,如同盛裝的美人兒,玲瓏甜美,使人愛不釋口。饆饠這種東西,常見於唐人典籍小說,似乎是當時相當受歡迎的美食,然而奇怪的是,唐代之後,這種食物便銷聲匿跡了,以至於今人很難還原其貌。 \n據日本最早的百科事典《和名類聚抄》記載,日本遣唐使從中國帶回的第一批和菓子,就包括饆饠。可以確定的是,製作饆饠一定要用到麵粉,兵書《太白陰經》說「一斗麵做八十個」,可見用麵很少,可能是薄皮餡餅之類。 \n饆饠用餡向來考究,彷彿尋常食材,根本配不上這種玲瓏奢食:蟹黃饆饠珍美可尚,天花(一種以鮮味著稱的蕈子)饆饠號稱九煉香,櫻桃饆饠更無需多言,能用水果做餡料、尤其是用櫻桃這嬌滴滴的漿果做餡料的麵食,在中國古代絕無僅有。 \n做櫻桃饆饠手藝最好的,是位將軍。 \n唐文宗朝,左金吾大將韓約做得一手清新甜美的櫻桃饆饠,更有訣竅能保櫻桃色澤如新。當時,宦官掌握禁軍兵權,凌暴百官,甚至屢興廢立天子之事。文宗有心翦除閹黨勢力,收歸皇權,於是召集心腹,密謀了一個計畫,打算誘殺宦官頭子仇士良、魚弘志。韓約正是此次行動的關鍵人物之一。(待續) \n

  • 《大陸產業》大唐電信、騰訊簽署5G戰略合作協定

    大唐電信集團與騰訊公司簽署5G戰略合作框架協定,為5G產業化推進加速。 \n 基於雙方簽署的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合作將更為深入。雙方將以5G技術、設備及業務為主線,在核心網、移動邊緣計算、網路切片、雲平臺方面充分展開合作,同時在網路智慧化、創新應用、5G外場試驗和應用示範中合作開發和驗證5G車聯網等業務,將IT和CT技術在5G中聯合探索應用。 \n 未來,大唐與騰訊也將共同組建相關聯合實驗室,並結合大唐在移動通信領域的獨特優勢和騰訊在移動互聯網領域的獨特優勢,爭取在VR/AR、車聯網、AI、高清地圖、車載通訊和車載娛樂、電子競技和視頻直播等5G新的應用領域合作,實現共贏。 \n \n

  • 《大陸產業》大唐電信力推5G技術垂直行業應用

    美國聖地牙哥時間2018年6月13日,3GPP 5G NR標準 SA(Standalone,獨立組網)方案在3GPP第80次TSG RAN全會正式完成並發佈。大唐電信集團人士表示,接下來,將推動5G技術在車聯網、工業互聯網等重要垂直行業應用落地。 \n 大唐電信集團全面參與了國際移動通信標準制定,在ITU、3GPP、oneM2M等國際組織均有主席、副主席職務擔任,在大陸CCSA、IMT-2020推進組也擔任多個主席、組長職務,並積極參與國際標準化管理,以及規則和流程的制定。截至目前,大唐電信集團共提交的5G國際標準化文稿近5000篇。 \n \n 大唐表示,在5G技術研究和標準競爭中,集團在大規模天線與波束賦形、新型多址技術、超密集組網、車聯網、通道編碼新型移動性管理、TDD動態幀結構、5G核心網路架構、5G CU/DU架構設計等5G標準化領域處於國際領先水準,多項技術方案進入國際核心標準規範。 \n \n

  • 廣東茂名 拚重現大唐荔鄉風采

     一千三百年前,因為荔枝古驛道,廣東茂名早與都城長安連接起來。如今的茂名已是全球最大的荔枝產地,因楊貴妃而得名的「妃子笑」品種更是年年豐收。 \n 史書多有記載楊貴妃吃的荔枝來自嶺南。唐人李肇的《國史補》記載,楊貴妃「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勝蜀者。每歲飛馳以進。」司馬光《資治通鑑》載:「妃欲得生荔枝,歲命嶺南馳驛致之。」 \n 嶺南荔枝產地又以茂名最出名,種植歷史悠久,唐代千年荔枝樹至今還結著果;在高州根子鎮有一座「貢園」成園於隋唐年間,園中樹齡超過500年老荔枝樹有39棵,最老的樹齡1380年,被譽為「荔枝博物館」。貢園也是白糖罌優質荔枝品種的發源地和種植園。 \n 茂名目前荔枝種植面積約139萬畝,是全球最大荔枝產地,荔枝約佔廣東省荔枝產量近半,大陸產量的四分之一,世界產量的五分之一。去年產量52.82萬噸,今年預計突破55萬噸。 \n 時至今日,茂名藉著包茂高速(包頭經西安至茂名)再度連接了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正致力重現「大唐荔鄉」風采,結合荔枝資源發展旅遊,企圖把包茂高速打造成「荔枝高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