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國崛起的搜尋結果,共85

  • 專家:陸是納粹以來對美最大威脅 比蘇聯還嚴重

    專家:陸是納粹以來對美最大威脅 比蘇聯還嚴重

    華盛頓與北京正在進行能解決貿易僵局的協議,但大多數的專家分析美中貿易戰的前景時,都認為這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這場對抗所涉及的遠不止貿易,還包括了經濟、國防、文化和科技等多個領域。而這也不禁讓外媒質疑:「美國到底想從中國那裡得到什麼?美國要的最終結局是什麼?」

  • 資深媒體人:王銘義》從大國戰略到強國戰略

    資深媒體人:王銘義》從大國戰略到強國戰略

    中共解放軍在慶祝建國70周年大閱兵,展示東風41洲際核導彈、東風17高超音速導彈、長劍100巡航導彈等尖端武器,廣受國際輿論關注與議論。解放軍稱這是「共和國武裝力量全面重塑後的首次整體亮相」。其實,這應是中國意圖從大國戰略邁向強國戰略的關鍵性跨越。

  • 中美貿易戰關鍵時刻 修昔底德陷阱成話題!昔16崛起大國 10國躍為主導強權

    中美貿易戰關鍵時刻 修昔底德陷阱成話題!昔16崛起大國 10國躍為主導強權

     在中美自貿易戰打到科技戰的關鍵時刻,外界擔心雙方是否陷入學者所提的「修昔底德陷阱」,提出這項概念的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首任院長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根據他回顧過去500年,16個大國崛起威脅原本主導國地位的案例,有10個崛起強權最終變成主導強權,只有6例是既有主導強權壓下崛起強權。

  • 中美貿易戰關鍵時刻 修昔底德陷阱成話題!昔16崛起大國 10國躍為主導強權

    中美貿易戰關鍵時刻 修昔底德陷阱成話題!昔16崛起大國 10國躍為主導強權

     在中美自貿易戰打到科技戰的關鍵時刻,外界擔心雙方是否陷入學者所提的「修昔底德陷阱」,提出這項概念的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首任院長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根據他回顧過去500年,16個大國崛起威脅原本主導國地位的案例,有10個崛起強權最終變成主導強權,只有6例是既有主導強權壓下崛起強權。 \n 修昔底德是古希臘歷史學家、思想家,以《伯羅奔尼撒戰爭史》傳世,記述公元前5世紀斯巴達和雅典之間的戰爭;艾利森以史為鑑,在2015年的《大西洋月刊》發表《修昔底德陷阱:美國和中國正在走向戰爭嗎?》;2017年出版《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書。 \n 崛起國威脅 必釀衝突 \n 艾利森指出,自己在哈佛大學領導的「修昔底德陷阱項目」,回顧過去500年歷史,發現16個案例,是一個大國崛起、攪亂另一個主導國地位;其中12個案例以戰爭收尾,只有4個得以倖免。倖免於戰爭的4個案例,則只是因為挑戰者和被挑戰者,都在行動和態度上作出了巨大且痛苦的調整。 \n 他認為,在不考慮動機時,當一個崛起國威脅取代現有守成國時,由此產生的結構性壓力就會導致衝突,無一例外。 \n 以斯巴達與雅典為例,斯巴達在希臘地區長期主導;公元前5世紀,雅典經歷經濟、軍事、文化等方面復興,斯巴達與雅典在政治和文化觀念上具有鮮明反差。斯巴達是君主制和寡頭制的混合體,尚武、保守;雅典則崇尚創新,篤信自己在推動人類的進步。 \n 守成國恐懼 導致誤判 \n 在雙方城邦陷入「第一次伯羅奔尼撒戰爭」衝突後,公元前446年雙方簽訂了《三十年合約》,同意透過談判而非戰爭解決衝突。但該合約並未解決引起關係緊張的原因,只是將這些根源性問題暫時擱置。最後,雅典與斯巴達持續30年的血戰,將希臘文化的黃金時代帶到了盡頭。 \n 艾利森認為,修昔底德找到了導致戰爭的三大主因:利益、恐懼、榮譽;其中,守成國的恐懼常常催生錯誤的認知;崛起國的自信則會激發不切實際的期望。榮譽包括國家的自我意識、應得的承認、尊重和國家自豪感。 \n 強硬相對 具有毀滅性 \n 至於「崛起國症候群」則意味著,崛起國自我意識不斷增強,要求增加自己的利益,獲得更大的承認和尊重;「守成國症候群」則指,既有大國面臨衰落的威脅,恐懼感和不安全感不斷放大。 \n 艾利森指出,「修昔底德陷阱」的可怕之處在於,雙方越來越相信如果不對對方強硬,其結果就是既丟面子又具有毀滅性。因此,儘管雅典和斯巴達偉大的政治家和智者們都警告說,戰爭意味著災難,但權力平衡的變化,卻使得雙方都認為,暴力是傷害最小的選擇。 \n 小靈通 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 \n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使得戰爭變得不可避免。古希臘史學家修昔底德闡述公元前5世紀雅典與斯巴達戰爭這段歷史、美國學者格雷厄姆‧艾利森則提出相關概念,並擔心中美關係可能正在面對這一階段。 (潘維庭)

  • 環時:大國崛起靠政府領導改革能力

    在美國挑起戰略競爭壓力下,大陸該如何保持「定力」,繼續發展。大陸《環球時報》今天刊出北京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專訪指出,歷史上大國崛起的共同因素之一,是靠政府領導改革的能力。所以,要想贏得未來陸美戰略競賽,大陸必須在一定時期內改革的程度、廣度和深度,都超越美國。當下,大陸應避免和美國「意識形態之爭」,把更多資源投入科技競爭上。

  • 環時:大國崛起靠政府領導改革能力

    在美國挑起戰略競爭壓力下,大陸該如何保持「定力」,繼續發展。大陸《環球時報》今天刊出北京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專訪指出,歷史上大國崛起的共同因素之一,是靠政府領導改革的能力。所以,要想贏得未來陸美戰略競賽,大陸必須在一定時期內改革的程度、廣度和深度,都超越美國。當下,大陸應避免和美國「意識形態之爭」,把更多資源投入科技競爭上。 \n \n閻學通相關觀點,最近寫入由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為他出版的新著《領導力與大國崛起》(《Leadership and the Rise of Great Powers》)。 \n \n閻學通指出,大國崛起的成功,在於政府領導改革的能力;大陸崛起靠的是政府領導社會改革的能力。當年美國的成功,不是制度有什麼特殊性,否則就無法解釋為什麼其他奉行和美國相同政治經濟制度的國家,沒有成為美國一樣的超級大國;也無法解釋冷戰時期社會主義國家,不能像蘇聯一樣成為超級大國。 \n   \n閻學通表示,大陸建政以來的經驗看,要想保持政府具有較強的領導改革的能力,主要需注意兩點。第一,能保持社會向進步的和建設性的方向改變。第二,能把改革理念轉變成具體政策並貫徹落實。 \n \n閻學通稱,大陸崛起的時代與英美兩國不同。大陸在數位化時代崛起,數字經濟正成為國民財富主要來源,如何在這一時代背景下競爭,對中美兩國來講都是新課題。 \n \n他說,所有大國成功崛起靠的都不是複製以往崛起成功的經驗,而是根據時代的特殊性形成新的發展戰略。因此,大陸面臨的最大考驗是,能否快速且持續地提高改革創新能力。這種能力當然包含政治、經濟、科技等所有領域。數字經濟時代的特殊性,大大提升了科學技術創新能力的重要性。 \n \n閻學通強調,防止陸美兩國戰略競爭陷入意識形態之爭非常重要。一旦發生,就可能引發「新冷戰」,對世界不利,對陸美雙方也不利,特別是對大陸的崛起不利。陸美要在什麼領域競爭,可以選擇。 \n \n如果說現在需要某種戰略定力,這一定力就是堅決不搞意識形態之爭、不搞模式之爭。這不是膽小,不敢競爭,而是把競爭資源最大限度地投入到對民族復興最有意義的領域。

  • 美中大戰機率極小 修昔底德陷阱論證謬誤

    美中大戰機率極小 修昔底德陷阱論證謬誤

    美國知名的青年學術團體「約翰.昆西.亞當斯協會」(John Quincy Adams Society)今年以「美國和中國是否正走向衝突?」為題,對美國大學院校青年進行徵文比賽,其中一篇獲得亞軍的文章指出,中國大陸的崛起被過份誇大,管理大量人口的負擔降低了對外投射武力的能力,大陸會將精力集中在區域威脅上,而非加速全球權力轉移,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發生美中大戰的可能性很小。 \n \n「約翰.昆西.亞當斯協會」是一個由全美多所大學院校外交政策研究社團組成的全國性青年學術研究團體,經常與媒體聯合舉辦學術活動。今年舉辦的徵文比賽以當下最流行的「美中必將大戰」的論證為題,向全美國青年邀稿。美媒《國家利益》近日也向讀者介紹此次徵文的亞軍,由華盛頓州立大學學生克萊爾.華特斯(Claire Walters)撰寫,藉此可以了解美國青年對此類熱門議題的看法。 \n \n這篇以《美中大戰真的可能生生嗎?》為題的文章指出,不斷高速成長的中國大陸讓許多人擔心將成為美國的嚴重威脅,貿易衝突擴大使得兩國武裝衝突的可能性比任何時候都高。這種悲觀心態源於葛拉漢.艾利森(Graham Allison)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論證,他以雅典和斯巴達發生的衝突為例,認為大國崛起將引發權力轉移,不可避免會導致戰爭,因此美中大戰不只是可能的,甚至是已經看到徵兆。 \n \n文章說,如果把眼光從歐洲歷史擴大到全球、特別是東方的歷史時,就能看出此種不完整的歷史推論並不合理。學者康燦雄(David C. Kang)的研究曾指出,歷史上東方國家專注於權力的維持,不像西方國家有強烈的擴張性。 \n \n而即使權力分配發生重大轉變而引發衝突,目前的權力平衡狀態仍有利於美國。 \n即使權力轉移理論正確地將衝突與權力分配的重大轉變聯繫起來,權力的平衡仍然絕大多數有利於美國。目前對中國大陸崛起的威脅被過度誇大,因為它只基於GDP等總體指標,而忽略了管理大量人口所帶來的國內成本。康燦雄也同意:「眾所周知,中國的內部安全預算大於其對外預算的預算。」因此其總體力量雖大,但投射力量卻很有限。 \n \n此外,作為最強的海權大國,美國對擴張的興趣更多地集中在「市場」而不是「領土」。從這個角度看,美中貿易戰的影響正好與直覺相反,它會減輕軍事衝突的可能性,而非加速戰爭步伐。這並不是說不會發生利益衝突,而是衝突會壓縮在小範圍內,反而不會有大型衝突。中國大陸更有可能繼續將精力集中在地區威脅上,而非推動全球權力加速轉移。 \n \n文章最後指出,國家間的權力鬥爭是不可避免的,隨著中國大陸經濟增長和影響力擴大,東亞權力平衡的未來仍不明朗。隨著中國大陸力量增強,發動戰爭成本會大幅上升。西方歷史的「修昔底德陷阱」理論並不適用於東方國家,加上目前的權力平衡對美國有利,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美中發生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很小。

  • 美中大戰機率極小 修昔底德陷阱論證謬誤

    美中大戰機率極小 修昔底德陷阱論證謬誤

    美國知名的青年學術團體「約翰.昆西.亞當斯協會」(John Quincy Adams Society)今年以「美國和中國是否正走向衝突?」為題,對美國大學院校青年進行徵文比賽,其中一篇獲得亞軍的文章指出,中國大陸的崛起被過份誇大,管理大量人口的負擔降低了對外投射武力的能力,大陸會將精力集中在區域威脅上,而非加速全球權力轉移,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發生美中大戰的可能性很小。

  • 林士清》大陸應以舉國之力發展AI

    人工智慧(AI)、奈米技術、基因工程等三項科學技術,被視為21世紀的三大尖端技術,尤其以AI最被受到矚目,因為AI象徵人類科技文明可進一步耕耘於研究、開發用於模擬、延伸及擴展人類智能的技術科學。不過,AI在20世紀末也曾經步履蹣跚,後因硬體技術的全方位提升和互聯網大數據的積累得到突破性的發展。AI能以人工神經網絡的研究為基礎,以機器學習為主要特徵,因深度學習算法和算力的重要突破及發展,在諸多應用端的領域都取得極大可觀的成果,預料AI題材可繼續引領風騷至本世紀中葉。 \n如今全球先進經濟體對AI的應用十分廣泛,例如在科學技術層面上,AI技術已經應用在量子科技、基因科學、航空航天等方面;涉及政府治理層面上,國防安全、城市規畫管理、人文與科學教育的智能化;在跨國企業的市場布局上,由於深度學習算法的應用,為企業提供海量數據庫,通過智能分析來展示投資貿易的可能性和風險性;在軍事國防層面,無人駕駛戰機完成高空偵察任務、AI與生物技術、新材料技術和資通訊技術的交叉融合。是以,AI以科學技術改變社會形態的王者之尊,頗有睥睨全球政經發展的格局演變。 \n人機和諧為一體形象可以預料,但機器奴役人類的科幻小說想像也不無可能,尤甚,如今AI的快速發展,似乎敲敲地牽動核心─邊緣地區二分的地緣神經。在AI為尊的時代,大批的跨國企業將逐步使用AI技術,恐將對家電設施、消費電子等勞力密集型產業產生嚴重衝擊,它會使得企業為了追求經濟效率,而逐步減少傳統勞力數量,讓勞力密集型國家化身為資本密集型國家頓時化為泡影。此外,大國將不再進一步依靠第三世界國廉價的勞動力資源,而是積極地應用AI技術實現經濟發展的自我供給,二次戰後的全球產業跨地域的國際貿易分工模式,也將因新一波AI的技術革命而一去不复返。 \nAI技術的尖端性看似風靡全球,其實只有少數綜合實力強的大國才有能力去研究、開發和掌握AI技術,可謂越核心的國家地區將會變得更核心,半邊陲的國家地區必須透過AI來更力爭上游,否則就會淪為邊陲地區。 \n事實上,在全球政治的大舞台上,位居第三世界的開發中國家數量多,甚至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它們經濟發展實力較為薄弱,加上時常國內政治情勢不穩定,導致自身的科學技術能力低落,未必有足夠的條件去研發和應用AI技術。在AI技術發展的大浪潮中,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開發中國家,將進一步被拉大與已開發國家之間的結構性差距,迎來新一輪的發展困境。 \nAI發展進程與政府投入資源的意願有關,兩岸政府當局對AI的政策發展態度,恐因自身的全球價值鏈相對應的位置,導致發展型態模式有所差異。台灣資通訊技術及相關基礎建設功底較佳,AI可商業運轉為主軸輔以政府支持,台灣產業發展脈動自然能與世界先進AI技術接軌。然而,大陸把AI視為21世紀大國崛起與生死存續的關鍵,既然已預測到AI將牽動未來國際政經勢力的板塊位移,倘若不舉國之力發展AI相關技術及產業垂直的整合,唯恐又陷入世界體系中心理論的詛咒,掉入半邊陲發展的泥沼。 \n(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n

  • 林士清》大陸應以舉國之力發展AI

    人工智慧(AI)、奈米技術、基因工程等三項科學技術,被視為21世紀的三大尖端技術,尤其以AI最被受到矚目,因為AI象徵人類科技文明可進一步耕耘於研究、開發用於模擬、延伸及擴展人類智能的技術科學。不過,AI在20世紀末也曾經步履蹣跚,後因硬體技術的全方位提升和互聯網大數據的積累得到突破性的發展。AI能以人工神經網絡的研究為基礎,以機器學習為主要特徵,因深度學習算法和算力的重要突破及發展,在諸多應用端的領域都取得極大可觀的成果,預料AI題材可繼續引領風騷至本世紀中葉。

  • 大國崛起的歷史密碼

     從減稅矛盾到知識產權紛爭,從中興的晶片事件到人類基因的編輯,還有很多很多都表明中美貿易摩擦只是表象,價值觀衝突才是本質。至今還是有很多國人認為如果按部就班,循規蹈矩地跟著老外走,我們永遠無法實現趕超的夢,所以我們要彎道超車,不按常規出牌。老美卻認為規則大家都必須遵守,誰違背規則,他就要修理誰,於是中美兩國就衝撞了起來。

  • 大國崛起的歷史密碼

     從減稅矛盾到知識產權紛爭,從中興的晶片事件到人類基因的編輯,還有很多很多都表明中美貿易摩擦只是表象,價值觀衝突才是本質。至今還是有很多國人認為如果按部就班,循規蹈矩地跟著老外走,我們永遠無法實現趕超的夢,所以我們要彎道超車,不按常規出牌。老美卻認為規則大家都必須遵守,誰違背規則,他就要修理誰,於是中美兩國就衝撞了起來。 \n 確實中國人很難按照美國的規則做,譬如,美國可以降低關稅,因為她的科技水平高,產品競爭力強。中國也這麼做,則不僅產品賣不掉,發展成問題,甚至工廠還會倒閉。美元可以自由兌換,因為它本來發得就不多,加上本身又是硬通貨,還有完善的金融法律制度配套,所以不用擔心引發金融風險。人民幣如果這麼做,則龐大的發行量很快能兌完現有的外匯儲備,加上金融法律制度的缺失,則難免引發金融風險。 \n 無需歷數更多例子,誰都明白,遵守規則是美國最大利益所在,卻是中國最要害的短板和命門。可見,中國人出此不守規則之下策實在是有很多無奈,但更多的則是對歷史認知的局限,因為真正的大國崛起要靠制度和技術的創新,而不能是違背規則之類的小伎倆。 \n 在人類歷史上先後崛起的國家有西班牙、葡萄牙、荷蘭、英國和美國等,確實在他們崛起的過程中也有很多搶掠殖民地、販賣人口和毒品的勾當,但崛起的主要原因並不在於此。如果不是大航海和地理大發現,他們想殖民掠奪也沒有機會,如果不是荷蘭在信貸、金融、簿記等信貸制度和金融體系方面的創新,他們不可能取「兩顆牙」而代之。如果沒有英國的《自由大憲章》和工業革命,那就無法造就日不落帝國的輝煌。如果不是《五月花號公約》、《獨立宣言》、自由民主開放的多元文化,以及兼容並蓄的移民政策,美國不可能匯聚天下的英才,依託科技創新的強勁成為地球村的村長。 \n 不僅國家崛起是如此,企業崛起更要靠創新。譬如,原本芬蘭的諾基亞執天下手機市場之牛耳,沒想到遭遇蘋果的逆襲,諾基亞一落千丈,至今翻身無望。可見崛起的人間正道在創新,而要靠保護、違規等伎倆的成功不僅在史實中鮮有所聞,邏輯上也不能成立。 \n 因為現代經濟是規則經濟和信用經濟,領先的國家會中斷與不講規則和信用的人的交易,甚至給予嚴重的打擊和懲處,此時通過違規和保護得到的好處會被加倍地吐出來,崛起就只能停頓在路上。 \n 在制度和科技的創新中,制度創新甚至比科技創新更為重要,因為制度創新可以讓公眾生活有保障,未來無擔憂,公道得到尊重,良知受推崇,他們氣順心齊,才能潛心搞研發,科技創新才能有突破。反過來,沒有制度創新的保障,人們生活艱難,就只能投機取巧,不是努力將蛋糕做大,而是想法將別人的那塊據為己有,科技創新不可能有實質性突破,或者偶有所得也無法持續,更難以發揚光大。 \n 可見,只要不關上可以通過保護違規發展的那扇門,則科技創新的門就打不開。因為既然那條路可以走得輕巧自如,為什麼還要在科技創新上艱難前行呢?所以我們也只有斷了走那條保護違規發展道路的念想,才能置之死地,浴火重生。 \n 在這個意義上,中國現在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的目標定位就是值得商榷的,沒有基礎的夯實不可能實現趕超,過早地定位趕超目標等於在沙灘上造摩天大樓。既然目前不能趕超,那就不必彎道超車,不按常規出牌,而是老老實實地夯實基礎。這樣做的第一步就是要融入世界公認的價值體系,而不要另搞一套,即便你的那套確實最為先進。因為你帶著不同的價值觀與人家做生意,勢必引發人家的警惕和防範,從而提高交易成本,制約交易的持續。而且,目前領先的制度和科技都是普世價值的產物,它們未必能有效地在你的價值觀基礎上運行,或者說,你的價值觀還不足以產生比它們更先進的創新,那就只能按部就班走人家的路,同時尋找可能的逆襲機會。(作者為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

  • 中時專欄:胡海鷗》大國崛起的歷史密碼

    中時專欄:胡海鷗》大國崛起的歷史密碼

    從減稅矛盾到知識產權紛爭,從中興的晶片事件到人類基因的編輯,還有很多很多都表明中美貿易摩擦只是表象,價值觀衝突才是本質。至今還是有很多國人認為如果按部就班,循規蹈矩地跟著老外走,我們永遠無法實現趕超的夢,所以我們要彎道超車,不按常規出牌。老美卻認為規則大家都必須遵守,誰違背規則,他就要修理誰,於是中美兩國就衝撞了起來。

  • 中時專欄:胡海鷗》大國崛起的歷史密碼

    中時專欄:胡海鷗》大國崛起的歷史密碼

    從減稅矛盾到知識產權紛爭,從中興的晶片事件到人類基因的編輯,還有很多很多都表明中美貿易摩擦只是表象,價值觀衝突才是本質。至今還是有很多國人認為如果按部就班,循規蹈矩地跟著老外走,我們永遠無法實現趕超的夢,所以我們要彎道超車,不按常規出牌。老美卻認為規則大家都必須遵守,誰違背規則,他就要修理誰,於是中美兩國就衝撞了起來。 \n 確實中國人很難按照美國的規則做,譬如,美國可以降低關稅,因為她的科技水平高,產品競爭力強。中國也這麼做,則不僅產品賣不掉,發展成問題,甚至工廠還會倒閉。美元可以自由兌換,因為它本來發得就不多,加上本身又是硬通貨,還有完善的金融法律制度配套,所以不用擔心引發金融風險。人民幣如果這麼做,則龐大的發行量很快能兌完現有的外匯儲備,加上金融法律制度的缺失,則難免引發金融風險。 \n 無需歷數更多例子,誰都明白,遵守規則是美國最大利益所在,卻是中國最要害的短板和命門。可見,中國人出此不守規則之下策實在是有很多無奈,但更多的則是對歷史認知的局限,因為真正的大國崛起要靠制度和技術的創新,而不能是違背規則之類的小伎倆。 \n 在人類歷史上先後崛起的國家有西班牙、葡萄牙、荷蘭、英國和美國等,確實在他們崛起的過程中也有很多搶掠殖民地、販賣人口和毒品的勾當,但崛起的主要原因並不在於此。如果不是大航海和地理大發現,他們想殖民掠奪也沒有機會,如果不是荷蘭在信貸、金融、簿記等信貸制度和金融體系方面的創新,他們不可能取「兩顆牙」而代之。如果沒有英國的《自由大憲章》和工業革命,那就無法造就日不落帝國的輝煌。如果不是《五月花號公約》、《獨立宣言》、自由民主開放的多元文化,以及兼容並蓄的移民政策,美國不可能匯聚天下的英才,依託科技創新的強勁成為地球村的村長。 \n 不僅國家崛起是如此,企業崛起更要靠創新。譬如,原本芬蘭的諾基亞執天下手機市場之牛耳,沒想到遭遇蘋果的逆襲,諾基亞一落千丈,至今翻身無望。可見崛起的人間正道在創新,而要靠保護、違規等伎倆的成功不僅在史實中鮮有所聞,邏輯上也不能成立。 \n 因為現代經濟是規則經濟和信用經濟,領先的國家會中斷與不講規則和信用的人的交易,甚至給予嚴重的打擊和懲處,此時通過違規和保護得到的好處會被加倍地吐出來,崛起就只能停頓在路上。 \n 在制度和科技的創新中,制度創新甚至比科技創新更為重要,因為制度創新可以讓公眾生活有保障,未來無擔憂,公道得到尊重,良知受推崇,他們氣順心齊,才能潛心搞研發,科技創新才能有突破。反過來,沒有制度創新的保障,人們生活艱難,就只能投機取巧,不是努力將蛋糕做大,而是想法將別人的那塊據為己有,科技創新不可能有實質性突破,或者偶有所得也無法持續,更難以發揚光大。 \n 可見,只要不關上可以通過保護違規發展的那扇門,則科技創新的門就打不開。因為既然那條路可以走得輕巧自如,為什麼還要在科技創新上艱難前行呢?所以我們也只有斷了走那條保護違規發展道路的念想,才能置之死地,浴火重生。 \n 在這個意義上,中國現在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的目標定位就是值得商榷的,沒有基礎的夯實不可能實現趕超,過早地定位趕超目標等於在沙灘上造摩天大樓。既然目前不能趕超,那就不必彎道超車,不按常規出牌,而是老老實實地夯實基礎。這樣做的第一步就是要融入世界公認的價值體系,而不要另搞一套,即便你的那套確實最為先進。因為你帶著不同的價值觀與人家做生意,勢必引發人家的警惕和防範,從而提高交易成本,制約交易的持續。而且,目前領先的制度和科技都是普世價值的產物,它們未必能有效地在你的價值觀基礎上運行,或者說,你的價值觀還不足以產生比它們更先進的創新,那就只能按部就班走人家的路,同時尋找可能的逆襲機會。 \n(作者為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 \n

  • 大國崛起不能只靠航母戰機 這架大塊頭更重要

    大國崛起不能只靠航母戰機 這架大塊頭更重要

    做為崛起中的大國,一般人注意的不外是航空母艦、導彈與先進戰機,但要成為真正參與全球治理並受到敬畏的大國,必須要有快速部署軍事力量與進行人道救援任務的能力。對現在的中國而言,和平時期比航母導彈戰機更重要的是具有強大載運能量的大型運輸機,而不久前正式服役的國產「運-20」運輸機,才是載運中國大國形象起飛的最重要裝備。 \n \n美媒《國家利益》轉載的一篇文章清楚地闡述了這個極為重要的觀念。這篇報導說,運-20與後續大陸國產運輸機的發展,可能比預測中國的軍事和政治力量還要重要得多。隨著中國的崛起,它已開始建構過去只有美國會投資的資產:龐大的全球性運輸力量。而這型大陸自行研發製造的運-20,是美國C-17全球霸王(Globemaster)生產以來最大型的運輸機。 \n \n美國空軍目前擁有近600架運輸機,包括C-130大力神(Hercules),C-17 全球霸王和C-5 銀河(Galaxy)。根據航空專業網站Flight Global統計,中共空軍大約有145架運輸機,其中43架是運-7(載運量6噸)。而具有全球戰略運輸作用的則以從俄羅斯購入的22架伊爾-76MD為主,每架載運能力為53噸。2011年利比亞爆發內戰時,解放軍曾派出4架伊爾-76M前往撤離中國公民。 \n \n報導說,中國需要對非洲的部署軍事力量,並維持印度太平洋的少數基地。但戰略運輸能力在本國內也有用,2005年四川大地震發生時,軍用運輸機就是救災主力之一。 \n \n而就在四川大地震一年之後,西安飛機公司開始研究新的戰略運輸機。過去中國都是模仿或蘇聯設計或直接進口,這次西安飛機公司選擇向烏克蘭尋求幫助。該國的安托諾夫(Antonov)提供了An-70運輸機的系列產品,但是隨著中國開發出重達64噸的99A型主戰坦克後,設計必須進行修改。這個案子最後交給設計「飛豹」戰機(殲轟-7)的設計師唐長紅,他採用波音787客機和空中巴士A400的設計技術,讓飛機的開發和裝配時間縮短了30%與75%,很快地在2013年1月就造出原型機。 \n \n報導指出,運-20是4引擎飛機,外型類似美軍C-17全球霸王,媒體給的「胖妞」膩稱比官方稱號「鯤鵬」更受歡迎。它重110噸,低平的機腹與重型輪胎能在粗糙的地表降落,起飛跑道只需600米到700米,最大載重航程4300公里,時速最高接近1000公里。載運能力72.5噸,略小於C-17全球霸王,但足以容納99型坦克或多輛輕型裝甲車。運-20目前使用俄製Soloviev D-30渦扇發動機,據說如果使用較強大的國產渦扇-20發動機,推力可以增加到2.8萬磅,不過目前只有一架使用WS-18做為試驗機。 \n \n中共空軍於2016年對首批兩架運-20進行命名典禮,2018年5月首次進行傘兵與貨物空降任務。除戰略空運外,未來可以預期它將改裝為空中加油機和空中預警機。此外也有討論改裝成反潛機或電戰機,但都未定案。比較大的缺點是它還沒有接受空中加油的能力。 \n \n報導表示,中共空軍準備裝備多少運-20仍然未知,只知目前至少有8架服役。其建造成本也未公布,估計在1.6億美元到2.5億美元之間。曾有中共官員稱中國需要至少一千架,這比全球現役的重型貨機數量更多。而大陸的國防大學曾發表研究,列出400架的需求量,也同樣令人吃驚。另有分析師稱可能不會超過100架,因為下一代運輸機可能5到10年就會設計完成。 \n

  • 學者籲嚴肅以對 大國崛起哪有不打仗?若2國開打「台海是第一個戰場」

    學者籲嚴肅以對 大國崛起哪有不打仗?若2國開打「台海是第一個戰場」

     美國總統川普執政,鋪天蓋地的貿易保護主義,讓陸美貿易戰毫無緩和跡象;東吳大學巨量資料管理學院講座教授朱雲鵬認為,陸美關係就人類歷史角度來看,充其量只是「摩擦」,根本稱不上貿易戰(War)。他認為哪有大國崛起不打仗?萬一兩國真的演變成戰爭,台灣海峽最可能是第一個戰場,因為它是現成的樞紐,呼籲國人要用非常嚴肅態度來看,絕非開玩笑。 \n 朱雲鵬昨參加現代財經基金會舉辦的「全球經貿變局下的台灣對策」時指出,歷史上有大國崛起都發生戰爭,荷蘭崛起打西班牙、英國崛起打荷蘭,最後甚至引發第一、二次世界大戰,打得慘烈、血流成河,現代經濟發達,企業為了保障財富,對政治、國際和平有影響力,但企業家不一定阻止得了川普,若真的戰爭成為最後手段,台灣海峽非常危險。 \n 朱雲鵬認為,歷史故事看得多,回過頭來看現在的陸美貿易戰狀況,肯定會「嚇死」,他預估未來一定會打仗。 \n 台灣金融研訓院董事長吳中書則認為,川普支持率來到相對高點,預估到11月6日期中選舉前,兩國關係不會有改善跡象,以川普精明生意人的個性來看,除非「美國民意出現反對聲浪」,貿易戰的情勢才會趨緩可能。 \n 至於貿易戰對台灣的影響,中經院副院長王健全認為,台商企業可加速東南亞、拉丁美洲等全球布局,調配各地據點的出貨比例,以降低高關稅的衝擊。 \n 朱雲鵬指出,若美國全面對大陸加徵關稅,單就產品項來估算,對大陸GDP成長率將減少0.69個百分點,而台資轉單、外資投資下降效果,則需要3、5年才能評估,而內地企業也可能彌補外資離開後所降低的投資金額。

  • 大國崛起!鋼鐵鳳凰北京新機場稱霸 囊括世界之最

    大國崛起!鋼鐵鳳凰北京新機場稱霸 囊括世界之最

    中國大國崛起,不但要走向世界也要讓世界走進來,2019年9月北京將繼上海之後,成為「一都雙場」的城市。也就是一個都市擁有兩個國際機場。北京新機場位於東南的大興區,明年六月底完工,9月30日正式投入營運。研究顯示,每增加100萬名航空旅客,就能帶來1千多個直接和3千多個間接工作機會,估計2025年,北京的「雙機場」將會承載1.7億人次的客運量。 \n \n6月30號,北京新機場完成封頂、封圍,鋼鐵鳳凰展翅欲飛,北京新機場有63400根鋼構件,離地20到50米的半空安裝,主航站穹頂宛如鋼鐵森林,18萬平方米,等於5萬4450坪,約25個足球場大小,卻只有8根巨大C型柱,12組支撐筒,無柱空間可完整裝下一個水立方。以航站樓單點為中心,五條「指廊」分流,像是鳳凰翅膀也像五根手指,兩條指廊之間的夾角 60度,正好對著北京、雄安、天津 三條軸線。北京霸氣打造全球第一座「雙進雙出」的航站樓,也就是出境、入境大廳各有兩層樓。大陸的南方航空、東方航空都要搬到新機場,台灣的中華航空未來也將在此起降。 \n \n而從航站中心到最遠端的候機室,距離不超過600公尺,8分鐘以內走得到,效率號稱要優先全球,搭配趕工的機場地鐵、白色主色調,頂部採用流線造型,時速更是高達160公里,比桃園機場捷運快了時速50公里。若是從北京的南三環出發,最快19分鐘到新機場,而且在起點「草橋站」就能check-in、托運行李。在20分鐘內就可抵達雄安新區,一小時內可通天津、唐山、保定,兩小時到達石家庄、濟南,這座超級機場總面積31萬坪,匯集公路、地鐵、高鐵、城際鐵路,擁有強大的樞紐輻射能力,而繼上海、北京之後成都也要加入「一市雙場」的規模。 \n \n北京新機場可望超越美國亞特蘭大機場,成為全球最繁忙的機場,而世界最高的機場,就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稻城亞丁機場,海拔4411公尺,空服員笑說要帶著氧氣瓶工作;最嚇人的機場則是在廣西河池機場,全球排名第六,根本就是一艘停在雲中的航空母艦,機長要有相當膽識挑戰45公尺寬的最窄跑道,「懸崖邊的機場」跑道2200公尺之外是陡峭深谷,基於安全考量,這座機場採用雙機長制,河池機場受到地形起伏影響,削平67座山頭、填平23道溝壑、耗時13年完成。 \n \n大陸公認最美的機場目前在深圳寶安國際機場三航廈,由義大利建築師夫妻檔設計,想像飛機滑翔、竄流而過的風,吹出有機形體的凹槽外觀,用玻璃營造的六角蜂窩,從外部延伸到內部空間,機場隨著光線彷彿有了生命,它增加58%機場容積,旅客流量一年達到4500萬人次。根據2017年統計,大陸總共229座機場,繼續搶下世界最多的頭銜。 \n

  • 言論自由日 葉俊榮:中共大國崛起 台受害最深

    內政部主辦言論自由日紀念活動,內政部長葉俊榮表示,1987年解除戒嚴,但「自由時代周刊」創辦人鄭南榕在1989年自焚,是解嚴後兩年,所以87年開始不是言論自由全部開始獲得實踐,而是「開始奮鬥」。葉俊榮話鋒一轉,也暗評中共,大國崛起,政治力量在全球網絡橫掃,企業界、演藝界人士失去表意自由,因為地緣關係,台灣可能受害最為嚴重。 \n \n葉俊榮表示,87年以來,台灣面對非常困難的情境,言論自由面臨另外的挑戰,尤其是大國崛起,商業力量、政治力量在全球網絡裡不斷橫掃各地,造成相當多對言論自由的箝制,也有相當多企業界人士、演藝界人士,因為商業強大力量壓迫,不得不放棄自己的表意自由,「連不表意都不可以」,以致於要被迫積極表態,刺痛很多人的心。 \n \n葉俊榮說,在大國崛起,國際政經力量翻攪的過程中,台灣也無法倖免,甚至可以說,因為地緣關係,台灣可能受害最為嚴重。 \n \n葉說,言論自由日不應該是定一個特別的日子,把所有關心言論自由的都集中在那一天去思考,而是透過這樣提醒,變成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機制。

  • 旺報觀點-中國崛起 防走向大國對抗

     隨著中國崛起,北京與華府在全球範圍及各種領域展開競爭,有人因此認為中美難逃「修昔底德陷阱」,最後終將以戰爭收場。美國新版《國家安全戰略》點名中國是競爭對手後,近來有關中美可能衝突的討論更多,台海更被視為潛在「引爆點」之一。 \n 1996年美國派出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化解台海飛彈危機,刺激北京加速提升軍備及推動軍事現代化;美軍在東亞及南海地區原有優勢已逐漸減弱,部分美國智庫學者也對此提出警告。由於台灣戰略位置重要,且蔡政府就任後兩岸關係急凍,解放軍不時繞台,美方對可能捲入台海戰事的擔憂因而增加。 \n 另一方面北京堅定主張擁有南海領土主權,被美方認為是擴張勢力範圍;南海是全球重要貿易航路所經之路,又蘊藏豐富資源,華府無法坐視該海域淪為北京的「後院」。因此,南海也被視為可能觸發中美衝突的熱點。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往往牽一髮而動全身,一旦發生戰爭對各方都會造成嚴重傷害,基於自我利益考量,中美都會有避免戰爭的強烈意願。 \n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去年在十九大表明大陸堅持走「中國特色強軍之路」,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但也不忘強調,中國無論發展到什麼程度,「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由此可以明顯看出,北京無意走向大國對抗,有關中美軍事衝突的說法,恐怕也只是學術上的討論。

  • 《中國正在說》──華黎明「崛起中大國的國際戰略」

    「講好中國故事,發出中國聲音」的東南衛視《中國正在說》節目,本集由吳學蘭擔任主持人,邀請到的嘉賓為大陸資深外交官、國際問題專家華黎明,以《崛起中大國的國際戰略》為題發表演講。 \n \n華黎明表示,在1949年以前,中國同西方列強的關係,是侵略和被侵略的關係;1949年以後到改革開放,則是被包圍和被封鎖的關係;但在1980年以後,中國和外部的世界,已是相對平等博弈的關係。「所以我想,要成為一個自信的崛起中大國,還要我們正確估計自己的實力。」 \n \n華黎明認為,現在世界上發生的事情,對於中國來講機遇大於挑戰。世界的總趨勢是「東升西降」,從長遠看,中國的機遇很多。「我對中國外交的前途,對2017年中國的外交充滿了信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