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壩的搜尋結果,共136

  • 超級水電站 金沙江相當兩個三峽大壩

    超級水電站 金沙江相當兩個三峽大壩

    金沙江是中國最大的水電基地,整個流域規劃了20多座水電站。據央視新聞報導,一個正在四川和雲南交界的金沙江下游河道上建設的超級水電站——烏東德水電站,它是大陸第四座、世界第7座跨入千萬千瓦級行列的超級水電站,建設中更是運用了很多智能「黑科技」,致力於打造世界上最聰明的大壩。

  • 世界級的驚嘆 三峽大壩品質保證

    世界級的驚嘆 三峽大壩品質保證

     根據國際大壩委員會主席麥克羅傑斯(Michael F.Rogers)提出的《關於三峽工程安全狀況的評述》表示,三峽大壩是在他職業生涯中,看過數一數二品質最高、設計和建設最好的大壩之一,並稱讚工程師的專業,表示相信三峽大壩不會出現安全性疑慮的問題。

  • 三峽大壩將潰堤? 集團:良好穩定

     今年七月傳出三峽大壩「變形」、「即將潰堤」的消息,引發各界熱議,三峽集團方面對此回應,三峽樞紐自運行以來的監測資料都顯示大壩目前狀況良好且穩定,只是虛驚一場。

  • 三峽大壩推手 李鵬辭世享壽91歲

    三峽大壩推手 李鵬辭世享壽91歲

     大陸前總理李鵬於22日晚間辭世,享壽91歲。新華社23日證實該消息,並發布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與全國政協訃告,形容李鵬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因病醫治無效,於2019年7月22日23時11分在北京逝世。

  • 三峽大壩推手 陸前總理李鵬辭世

    三峽大壩推手 陸前總理李鵬辭世

     大陸前總理李鵬於22日晚辭世,享壽91歲。新華社23日證實該消息,並發布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與全國政協訃告,形容李鵬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因病醫治無效,於2019年7月22日23時11分在北京逝世。

  • 陸專家闢謠「三峽大壩變形」:谷歌衛星圖有偏差

    陸專家闢謠「三峽大壩變形」:谷歌衛星圖有偏差

    針對三峽大壩「發生變形並可能潰壩」的網路訊息,在某些微信群裡傳播一事,2日晚間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局樞紐運行部主任專業師曹毅出面闢謠,強調此一傳言為假消息;因演算法不同,谷歌地圖顯示的三峽片區地形,經常會出現不準確的地方,因為「座標被處理過的」。

  • 設計三峽大壩 26年工地為家

    設計三峽大壩 26年工地為家

     長江三峽大壩已完工多年,一批批建設者離開了,但是79歲的鄭守仁卻不曾離開。壩區一套簡陋的工房成為他永久的家,自1993年受命主持三峽工程的工程設計,鄭守仁在這裡一待就是26年。

  • 白鶴灘水電站 施工過程震撼曝光

    白鶴灘水電站 施工過程震撼曝光

     今年是大陸白鶴灘水電站施工高峰年。裝機容量1600萬千瓦是世界第二大水電站和全球在建裝機規模第一大水電站。首次全部採用大陸生產百萬千瓦級水輪發電機組,開創了世界水電百萬千瓦級水輪發電機組的新紀元。

  • 找尋石門大壩的光景

    找尋石門大壩的光景

    沿著大漢溪的腳步前進,來到石門水庫。石門水庫當年是國力的象徵,時至今日仍提供北台灣民生百工用水,更是桃園遠近馳名的觀光景點。

  • 7千道裂縫!陸承建大壩成爛尾 這國慘背巨債

    7千道裂縫!陸承建大壩成爛尾 這國慘背巨債

    又有國家在接受陸投資基礎建設後無力償還債務。由大陸出資承建的厄瓜多「科卡科多辛克萊大壩」一時被視為中南美加入大陸「一帶一路」計畫的象徵;如今傳出投入使用2年後,不但傳出已出現7648道裂縫,厄瓜多不但未能靠它脫貧,還因此背巨債,只能靠國內石油還款;諷刺的是,大壩啟用時,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還曾到當地參加慶祝活動。 \n據《紐約時報》24日報導,「科卡科多辛克萊大壩」(Coca Codo Sinclair)原本希望能解決中南美小國厄瓜多能源需求,如今它卻成了令厄瓜多陷入腐敗之中,幾乎每個涉及大壩建設的官員都遭監禁或因賄賂指控被判刑,包括一名前副總統、一名前電力部部長。 \n而大壩工程技術品質不佳,除了興建過程曾導致13名工人喪生之外,由於鋼材品質不合格和大陸水電的焊接不當,大壩的機械設備目前已發現7648處裂縫,泥沙淤積也導致重要設備損壞;更糟的是,這座水力發電廠自啟用以來就無法滿載運轉,如今只能半負荷運行。當地居民更抱怨,政府先前承諾電價會下降,但如今根本沒變。 \n此外,除了大壩之外,厄國更向大陸貸款約190億美元用於建設大橋、高速公路、灌溉、學校、衛生診所和6座大壩。由於厄瓜多與大陸簽署的許多合約,都是以石油而非美元償付,為了解決鉅額債務,厄瓜多為了抽出足夠的石油償還債務,正在亞馬遜河流域進行更深層的鑽探,帶來更多濫砍濫伐的威脅,甚至削減了社會支出、汽油補貼,以及多家政府機構和超過1000個公共就業機會等。經濟學家預估厄瓜多經濟將慢慢衰退,引發眾怒。 \n事實上,該大壩興建之初就有地質學者警告,這座位於雷文塔多火山之下(Reventador)的大壩,只要一場地震就能對附近造成嚴重破壞,但由於當時但當時厄瓜多總統科雷亞(Rafael Correa)基於左派理念,誓言讓厄國擺脫西方與銀行機構影響,寧可選擇讓陸資填補外債缺口,並接受高利率貸款條件以及基礎建設需由大陸公司承建等條件。 \n對於現況,厄瓜多現任能源部長佩雷斯(Carlos Perez)表示,「大陸佔了厄瓜多的便宜」,「大陸的策略很明顯。他們要控制他國經濟」,「我們不會付錢的」。不過,分析人士表示,要擺脫大陸影響很困難,畢竟他們自己知道沒太多融資來源,「貸款上癮」的厄瓜多最終還是會會去敲大陸的門。 \n

  • 美媒:陸出資大壩現數千裂縫 厄瓜多為還款背巨債

    南美洲國家厄瓜多早前向大陸貸款興建多個基礎建設,以解決當地能源需求及脫貧。不過,近日美媒披露,厄國其中一個以大陸貸款興建、僅使用2年多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力發電廠大壩,竟出現7648條裂縫,且問題叢生,未能解決該國的能源需求。 \n \n《紐約時報》報導,該大壩於2016年啟用,由於建築鋼材品質不合格,同時陸方水電的焊接不當,大壩已問題叢生,泥沙淤積亦導致重要設備損壞。大壩自啟用以來難以全面運行,唯一一次全面運行引發劇烈震動,導致全國電網一度短路。如今涉及該大壩建設的厄國官員都已遭監禁或因賄賂遭判刑。該大壩更是建於活火山之下,曾有地質學家警告,一場地震就能對大壩造成嚴重破壞。 \n \n厄瓜多爾曾向大陸貸款約190億美元,用於興建大橋、高速公路、灌溉、學校、診所、大壩等建設,厄國要以大量石油來償還債務。為獲取更多石油,厄國在亞馬遜河流域作更深層鑽探,帶來更多濫砍濫伐的威脅,當局亦因巨債削減社會支出、汽油補貼等。

  • 三峽大壩水力發電量驚人 年發電量首次突破千億千瓦

    大陸三峽大壩工程在充分發揮防洪、航運、水資源利用等巨大綜合效益前提下,到12月21日三峽電站今年共累計生產1000億千瓦時綠色電能,創下中國單座水力發電站年發電量新紀錄,為維護長江水勢、促進長江經濟帶發展發揮了基礎保障作用。 \n \n三峽電站是當今世界上最大水力發電站,總裝機容量2250萬千瓦,位居世界第一,年設計發電量882億千瓦時,是中國「西電東送」和「南北互供」的主要電源點。 \n \n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王琳表示,2018年汛期以來,長江上游流域降水總體偏豐。在水利部、長江防總、國家電網、南方電網等單位的大力支持與説明下,三峽集團精心組織,科學管理,提升流域水雨情精準預報能力,提高流域梯級電站聯合調度能力,實現中小洪水資源化。2018年,三峽電站機組全開執行時間達1184.37小時,滿負荷執行時間達352.38小時,累計節水增發52億千瓦/時。 \n \n據統計,1000億千瓦時綠色電能,相當於節約標煤0.319億噸,減排二氧化碳0.858億噸。如果按照每千瓦/時換算電量產生12元GDP計算,1000億千瓦時電量可以支撐中國1.2萬億元GDP。

  • 1班1人 獨守榮華大壩

    1班1人 獨守榮華大壩

     「為了讓大家過年用水、用電沒問題,辛苦一點也是應該的!」石門水庫上游27公里榮華大壩1984年啟用至今,負責監控、調配給義興發電廠的水源,春節期間仍有人員24小時值班駐守。留守人員說,平均每人年假只放2、3天,但只要民眾過年期間不會因為水、電問題掃了興,犧牲一下家庭團圓,還是覺得很有意義。 \n 榮華壩高達82公尺,位於石門水庫上游27公里的大漢溪上,距離最近的大溪市區也要1小時車程。天氣晴朗時,從北橫公路上俯視榮華壩,蓄水倒映出溪谷美景,不少遊客都會特地前往拍照。由於攸關數百萬民眾用水,榮華壩需24小時有人輪班,確保供水供電無虞,逢年過節也不能休息。 \n 今年將退休的65歲榮華壩員工高明發說,在榮華壩工作20多年,對大壩有深厚的感情。他指出,榮華壩身兼重責大任,需要調配水源供給下游的義興水力發電廠,若遇到汛期,也要調控水閘門放水,因此需24小時有人上班,目前有4人共同輪值,每天3班、每班8小時,因此就算是農曆春節期間,每天也只有1人能休假。 \n 高明發今年春節初一早上8點下班後,初三下午4點就要重返工作崗位,年假只休2天。「自己跟家人都早就習慣了啦!」他說,春節、端午、中秋節幾乎都無法好好陪伴家人,但水、電供應無虞,對民眾來說是天大的事,犧牲自己的時間,他一點都不在意,「而且我快退休了,退休後就能好好陪伴家人了!」 \n 另名員工張志誠則說,在榮華壩工作通常都是1人上班,食物也都是自己從山下帶來簡單料理。對於春節期間是否會加菜?他笑說:「應該跟平常吃的差不多啦,沒什麼特別的。」老家在台中的張志誠特別感謝家人說,因為工作的獨特性,因為不能經常陪伴在家人身邊,真的很感謝家人支持與體諒。

  • 賴岳謙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飛彈射三峽大壩? 4個不可能!

    賴岳謙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飛彈射三峽大壩? 4個不可能!

    元月13日,台灣北社舉辦一場演講活動,邀請綠營的軍事專家蘇紫雲以「安全的總合:台灣應善用戰略機遇-從M503談起」為題進行專題講演。講演中,他主張應捨棄購買巡防艦,改大量採購中程導彈的戰略來對抗中國大陸,他說:「一艘功能陽春的巡防艦要價高達300億,滿油滿彈滿人的戰備成本更達500億元,但中程飛彈一枚3000萬,光是300億就差不多可以買1000枚中程飛彈了,而這些數量的飛彈可以封鎖中國30多個機場,讓對方的登陸部隊無法行動。」 \n \n席間,有北社成員問到有關使用中程導彈炸毀長江三峽大壩的問題,針對這個問題,他被動地回答只需要兩枚就夠了,但是他也補充說「水壩屬於民生設施,在戰爭法中並非正當軍事目標,攻擊行為是非法的。」這個新聞一經刊出,在兩岸間鬧得沸沸揚揚的,我們究竟該怎麼解讀這個事件呢? \n \n個人以為可以分成四個層面來看這件事。 \n \n首先是提問者的心理和思想狀態層面。過去也有人提出相關的主張,特別是美國的一些所謂戰略學家。他們主張炸毀長江三峽大壩可以造成長江三峽下游數十萬人甚至數百萬人的死亡,如此一來,大陸就可能因為畏懼這個嚴重的後果,不敢對台使用武力,或是在災害之後,大陸為了救災和善後,就無力對台使用武力。這種以廣大的平民百姓作為打擊對象的主張犯了反人類罪,屬於最嚴重等級的國際戰犯。在過去只有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者會幹出這種滔天大罪,所以,有這等想法的人或提出這項主張的人,他們跟德國納粹主義者和日本軍國主義者是相同等級的大壞蛋,應受到國際社會的公幹。 \n \n其次是如何獲得中程導彈的層面。當前世界上能夠生產製造中程導彈的國家為數不多,具有限資料統計約有俄國、美國、大陸、法國、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和朝鮮。俄美因有「中導條約」的限制,發展得比較不成熟。法國總統馬克宏剛到中國訪問,印度的還在測試和發展中,如果賣給台灣難保不會發生亞洲版的「古巴事件」,巴基斯坦和大陸是鐵桿兄弟,試問台灣能向伊朗或朝鮮購買1000枚穩定又性能良好的中程導彈嗎?外購既然無法獲得,如果要自己研發製造,還需要經過多少次的試射,在這段時間裡要面對多少技術克服、經費預算的排擠作用、國際壓力和制裁呢? \n \n第三是中程導彈精確度的問題。台灣沒有自主掌控的高精確度導航系統,對於射程長達幾千公里遠的導彈,如何能夠發展出高精確度又具備高命中率的中程導彈呢?又如何能夠在飛航期間突破重重防衛系統而不被擊落呢? \n \n最後,即使讓你的導彈飛到了長江三峽大壩,這種裝填TNT炸藥的中程導彈能產生多少效果呢?經過試驗,一噸重的TNT炸藥由空中往地面的黃土炸射,可以炸出37立方公尺的大洞。中程導彈的彈頭只能填裝400到600公斤重的TNT炸藥,如果炸在鋼筋混泥土的工事上,可能連7公尺的大洞都炸不出來。長江三峽大壩長約2,335公尺,高約185公尺,壩基寬約125公尺,封頂寬約40公尺。長江三峽大壩的壩體為重力壩,使用了 14.86×10的6次方立方米鋼筋混凝土,這樣強度的大壩如何能夠被炸毀呢? \n \n我們想事情如果想得太簡單了,有的時候會顯得外行,如果是因為政治掛帥,透過意識形態來看問題,討好與會的台獨人士,為他們推動台獨來壯壯膽,則會失去專業性。如果顯示出外行又失去專業性,這樣就離專家的名號越來越遠了。 \n \n編按:中時電子報聘請知名學者賴岳謙教授開闢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從犀利獨到的觀點為讀者分析解讀重大國內外及兩岸新聞,每周一定期刊出。

  • 2飛彈毀三峽大壩 陸斥台沒那本事

    2飛彈毀三峽大壩 陸斥台沒那本事

     日前,台灣學者說「兩枚飛彈就可以炸掉長江三峽大壩」,卻被大陸笑「沒那本事」!專家指出,台方提出所謂的「反制奇招」,根本不切實際,因為台軍的遠距離導引能力太弱,無法精準命中大壩,即便結束戰爭,屆時舉白旗的恐怕是滿目瘡痍的台灣;不過,台方這類「非對稱戰術」,陸方還是有所警覺。 \n 大陸官媒《環球時報》17日報導,面對大陸軍機繞台與M503航線的舉動,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認為,台灣應朝「國防經濟」的方向發展,並稱「台灣優先部署1000枚中程飛彈就能封鎖中國30多個機場,而炸掉三峽大壩只需2枚飛彈。」還說1枚都嫌太多。 \n 台學者言論遭陸訕笑 \n 蘇紫雲這番言論反遭陸方訕笑。大陸專家分析,中程飛彈若要襲擊三峽,就技術而言幾乎不可能。首先,台軍目前的遠距離導引能力太弱,離不開不同飛行階段的綜合運用導引技術,即使有一兩枚中程飛彈能躲過「高中低多層防空反導火力網」,飛到三峽大壩附近,也沒有精確命中的能力。 \n 陸警惕台非對稱戰術 \n 台軍若真要用1000枚中程飛彈破壞大陸30多個機場,得先透過「彈頭減重」方法延長射程,反而降低了殺傷力,就算擊中機場,每個機場只能打出30個左右的「坑」;以解放軍的快速搶修能力,機場在24小時內就可修復,台灣根本遲滯不了解放軍的攻台節奏。 \n 分析指出,兩岸軍力消長,「用飛彈打三峽」的說法存有諸多漏洞,但這種「非對稱戰術」令陸方警覺性提高;中華民國國防部參謀總長李喜明先前就提出「研發60艘微型飛彈突擊艇對抗大陸」的建議,未來,台方還有可能將飛彈艇偽裝成漁船或遊艇,襲擊解放軍大型戰艦。

  • 旺報觀點-不懂軍事的專家請閉嘴

     用2枚巡弋飛彈想要擊毀三峽大壩,如果用的是傳統彈頭,用句台灣俗諺叫「蚊子叮牛角」,意思是無關痛癢起不了作用。除非攜帶的是小當量的核子彈頭。但有誰敢啟用核子彈頭,發動核子戰爭?更何況台灣目前並未擁有任何的核子彈頭。 \n 三峽大壩是透過精密計算,包括壩體的厚度,能夠承載多少水量,甚至每年長江汛期所帶來的水量,當初在興建時都已算在裡頭,若起烽火三峽大壩能夠忍受多大的爆炸量,都已精算。 \n 除了本身的堅固性,在主要的大壩四周城市,還部署各式的防空飛彈及解放軍空軍所購置的長程蘇愷戰機,目的就是要防止,一旦有戰事,潛在的對手拿大壩來當成攻擊目標。以2枚巡弋飛彈的爆炸量,只能在壩體造成些小坑洞,根本動不了主體結構。除非真的使用核彈頭攻擊,而這些只會引發「火箭軍」所擁有的核子戰力更強大的反擊。最後結果就是兩敗俱傷,生靈塗炭。 \n 兵法有云,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最高指導原則,或許攻擊大壩是一種想法,以台灣目前的戰力,斷無成功的可能。最後的結果只是斷送二千三百萬人的身家性命而己。

  • 炸三峽大壩 這是什麼心態

     面對大陸空軍繞台及啟用M503南向北航線的舉動,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日前在一場演講活動指出,台灣只要部署1000枚中程飛彈,就可以封鎖大陸30多個機場;而且只要2枚便能炸掉三峽水壩,此言一出一下子躍升為那兩天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n 其實,台灣使用飛彈炸三峽大壩的說法並不新鮮,早先游錫堃當行政院長時就說過,可以使用飛彈打大陸三峽大壩。2007年4月立法院的立委和當時的國防部長李傑,也曾就此話題相互詢答過,李傑對此最後只表示:「這項說法,把我們害死了」,就不願意再多說。 \n 三峽大壩如座山 \n 而在去年當大家在討論北韓飛彈可以打到美國本土時,也有電視節目曾討論過台灣可以用雲峰飛彈打武漢與三峽大壩,這個討論還被大陸網友嘲笑說「能炸開算我輸」。大陸網友會有這樣的嘲笑,當然是笑台灣不管是專家或非專家,都對三峽大壩結構呈現出無知的一面。 \n 從工程結構來看,三峽大壩是屬於重力壩結構,也就是使用混凝土或砌石建成的水壩,用材料本身的重量來抵抗水要往下流的水平壓力。所以重力壩的設計是使壩身的每一個部分不需要其他壩身的支持,本身就可穩定。也就是說,除了洩洪的一面之外,大壩的蓄水面是一個自下而上的堆砌結構,就是一個底下寬,上面窄的堆砌結構。 \n 這樣的結構讓三峽大壩本身不是一面牆,而是一座山,應該說是一坐大山。飛彈即使能夠穿過大山,也不可能炸毀整座山,但是台灣的專家總是把三峽大壩看成是一面牆,以為使用飛彈就可以穿透,這顯現台灣專家對三峽大壩建築結構無知的一面。 \n 再從戰略上來看,先舉一個歷史案例。1938年6月蔣介石決定炸開河南鄭縣花園口的黃河河堤,讓黃河水決堤以阻止日軍攻占鄭州,再南下占領武漢。這個戰略除了造成生靈塗炭之外,當時日軍已經在戰略上改為以海、水軍為主,陸軍為輔的戰術,所以日軍還是從長江直接打到武漢,黃河決堤並沒有阻擋日軍的攻勢。因此,使用非軍事目標當成軍事工具,不必然能達到戰爭的目的。 \n 當然,最重要的是當代戰爭已經不以人民作為戰爭的肉票,戰爭能夠不傷及無辜,才是最高的正義之戰。這個原則是因為美國受到越戰症候群的影響,1986年雷根政府決定轟炸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以遏止格達費支持恐怖主義,當時雷根總統在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中就確立下來這個原則,也就是美軍只打軍事目標,不攻擊平民百姓。爾後從1990年初的波灣戰爭,再到2003年的美伊戰爭,美軍都是謹守這項原則,也才能維持美國做為世界警察的威信。 \n 別把人民當砲灰 \n 反觀兩岸之間,有什麼仇恨需要把雙方的人民當成砲灰,讓兩岸的衝突重新回到國共戰爭時期的慘況呢?如果戰略學家或政治人物都有一點悲天憫人的情懷,就不該動輒發出以百姓為芻狗的語境,讓兩岸人民更為不安。 \n 「炸三峽」的思維幽靈,或這項聳人聽聞的說法或恐嚇口氣,多說無益,反而會刺激大陸民眾仇台的情緒,無形中傷害兩岸人民的感情,最終受害的是台灣, \n 所謂的戰略專家或名嘴,尤其是政治人物就別再講這種幹話了。 \n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會長、教授)

  • 飛彈打大壩 別鬧了

     日前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在北社演講後接受訪問時,脫口說出使用飛彈攻擊三峽大壩之語,引起戰略學界口誅筆伐,大陸媒體還以尊重其在白日作夢的自由予以嘲諷。但就整個事情所受社會關注來說,必須深思背後所隱含意涵。 \n 蘇紫雲是綠營中少數專攻國防專業之青年學者,民進黨中對於大陸研究與軍事戰略本來就是弱項所在,蘇紫雲在事後極力澄清與還原事件全貌,但是對其本人聲譽來說,確實業已構成傷害。 \n 其次就要想到,蘇紫雲本人曾經於上次綠營執政時期,在國防部襄贊機要;其在求學階段抱持此等先制攻擊與決戰境外觀點,其實亦不是祕密,但是經過實際參與政務歷練後,理應瞭解此議絕不可行,所以才會在失言後,立即加以解說補救;但檢討最初回應媒體答話時,還會發生引喻失義狀況,確實令人相當遺憾。 \n 在此還是希望其能從中獲取教訓,對外公開發言謹慎斟酌字辭本來就是挑戰,亦希望社會各界能夠多予寬貸,不要輕易就全盤否定青年學者未來學術發展空間。畢竟還是要考量到,北京對此初步處理基調顯示,官方尚未認真追究其發言動機,難道台灣社會在接受不適切發言氣度與尺度上,還比不上中國大陸嗎? \n 但事件發生後,政府在輿論譁然時仍相應不理,顯然就低估此事在兩岸關係上的重要性。因此吾人必須提醒政府高層,目前兩岸關係壞到接近谷底,若不謹言慎行,勢必雪上加霜。在發生此種招致誤解失言事件時,更要盡速應對澄清,避免升溫失控。 \n 兩岸在敵我矛盾沒有徹底溝通解決前,整建軍備是項不得不為的戰略選項;但是在考量所有軍事選項時,務必遵循既有理則與法令規章。否則像此「飛彈打大壩」神來之筆,讓雙方軍事觀察家與政治評論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對雙方互信只會減分,絕對無法穩定兩岸情勢。 \n 同時更要務實解讀近期共軍機艦在周邊活動,究竟是要如何加以詮釋?其實社會各界若問,我所受威脅程度,若有此事是否將增一分,若無此事是否能減一分,就可理解這些海空軍事動態,民眾所受誤導程度有多嚴重。 \n 最後要提醒,社會也應質問建軍選項,就約制對岸動武決心,我所欲產生嚇阻效應,若有此選項是否能增一分,若無此選項是否將減一分。假若用飛彈打大壩,不足以嚇阻動武決心,反而激發出「早日斬草除根,以免夜長夢多」思維,此事反而弄巧成拙,變成招惹麻煩的禍根;這是用腦想想就知其絕不可行的事,所以還是拜託別鬧了。 \n (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 王崑義》炸三峽大壩 這是什麼心態

    面對大陸空軍繞台及啟用M503南向北航線的舉動,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日前在一場演講活動指出,台灣只要部署1000枚中程飛彈,就可以封鎖大陸30多個機場;而且只要2枚便能炸掉三峽水壩,此言一出一下子躍升為那兩天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n其實,台灣使用飛彈炸三峽大壩的說法並不新鮮,早先游錫當行政院長時就說過,可以使用飛彈打大陸三峽大壩。2007年4月立法院的立委和當時的國防部長李傑,也曾就此話題相互詢答過,李傑對此最後只表示:「這項說法,把我們害死了」,就不願意再多說。 \n \n三峽大壩如座山 \n而在去年當大家在討論北韓飛彈可以打到美國本土時,也有電視節目曾討論過台灣可以用雲峰飛彈打武漢與三峽大壩,這個討論還被大陸網友嘲笑說「能炸開算我輸」。大陸網友會有這樣的嘲笑,當然是笑台灣不管是專家或非專家,都對三峽大壩結構呈現出無知的一面。 \n從工程結構來看,三峽大壩是屬於重力壩結構,也就是使用混凝土或砌石建成的水壩,用材料本身的重量來抵抗水要往下流的水平壓力。所以重力壩的設計是使壩身的每一個部分不需要其他壩身的支持,本身就可穩定。也就是說,除了洩洪的一面之外,大壩的蓄水面是一個自下而上的堆砌結構,就是一個底下寬,上面窄的堆砌結構。 \n這樣的結構讓三峽大壩本身不是一面牆,而是一座山,應該說是一坐大山。飛彈即使能夠穿過大山,也不可能炸毀整座山,但是台灣的專家總是把三峽大壩看成是一面牆,以為使用飛彈就可以穿透,這顯現台灣專家對三峽大壩建築結構無知的一面。 \n再從戰略上來看,先舉一個歷史案例。1938年6月蔣介石決定炸開河南鄭縣花園口的黃河河堤,讓黃河水決堤以阻止日軍攻佔鄭州,再南下占領武漢。這個戰略除了造成生靈塗炭之外,當時日軍已經在戰略上改為以海、水軍為主,陸軍為輔的戰術,所以日軍還是從長江直接打到武漢,黃河決堤並沒有阻擋日軍的攻勢。因此,使用非軍事目標當成軍事工具,不必然能達到戰爭的目的。 \n當然,最重要的是當代戰爭已經不以人民作為戰爭的肉票,戰爭能夠不傷及無辜,才是最高的正義之戰。這個原則是因為美國受到越戰症候群的影響,1986年雷根政府決定轟炸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以遏止格達費支持恐怖主義,當時雷根總統在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中就確立下來這個原則,也就是美軍只打軍事目標,不攻擊平民百姓。爾後從1990年初的波灣戰爭,再到2003年的美伊戰爭,美軍都是謹守這項原則,也才能維持美國做為世界警察的威信。 \n \n別把人民當砲灰 \n反觀兩岸之間,有什麼仇恨需要把雙方的人民當成砲灰,讓兩岸的衝突重新回到國共戰爭時期的慘況呢?如果戰略學家或政治人物都有一點悲天憫人的情懷,就不該動輒發出以百姓為芻狗的語境,讓兩岸人民更為不安。 \n「炸三峽」的思維幽靈,或這項聳人聽聞的說法或恐嚇口氣,多說無益,反而會刺激大陸民眾仇台的情緒,無形中傷害兩岸人民的感情,最終受害的是台灣, \n所謂的戰略專家或名嘴,尤其是政治人物就別再講這種幹話了。 \n(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會長、教授)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