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學區制的搜尋結果,共08

  • 嘉市試辦大學區 沒效益喊卡

    嘉市試辦大學區 沒效益喊卡

     嘉義市國中小學校試辦大學區制,家長可以跨區選校,但實際操作幾乎沒有效益,議員形容多此一舉,反而造成「強者越強、弱者越弱」,要求喊卡。教育處長余坤龍9日表示,近期邀集家長、學校研議檢討。 \n 嘉義市政府105學年度試辦大學區制,凡設籍嘉義市的國中、國小一年級新生,可以選擇就讀原學區的學校,也可以在各校有缺額的情況下,跨區至其他學校自由登記就讀。 \n 經教育處統計9月入學實際報到人數崇文國小213人、志航國小134人、蘭潭國小84人,3校人數比學區應報到人數略多;北園、育人、興安等學生數減少。 \n 張秀華議員表示,大學區造成「強者越強、弱者越弱」,明星學校招生容易,偏校流失學生,但在總量管制的機制下,即使家長遷戶籍最後仍被想入學的學校淘汰出局,空轉一趟,大學區制既然造成反效果,不如不辦。王美惠、吳上明議員也認為大學區制於事無補。 \n 蔡永泉、蔡榮豐議員指出,家長想擠明星學校,大學區制讓社經地位佳、有辦法的家長可以找門路,但最後還是要比戶籍遷移、總量管制,最後仍被踢出來,形同「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且國民教育法的宗旨是「就近就學」,大學區制有違反國教法之虞。 \n 教育處長余坤龍表示,當初決定試辦1學年,既已試辦,年底前將邀家長、學校開會聽取意見檢討改善,以就近入學為原則。

  • 屏縣大學區制 下學期續辦

    屏縣大學區制 下學期續辦

     屏東縣有16個鄉鎮市實施國中小升學的大學區制,學區內學生可依其意願選擇任一所學校就讀,免遷戶籍。這項政策從101學年度實施,今年有議員認為這助長搶學生風氣,在臨時會提案取消,但縣府認為要顧及家長選擇權及學生受教權,下學期仍將實施。 \n 目前屏東實施大學區制包括屏東、潮州、東港、春日、恆春、萬丹、內埔、里港、竹田、琉球、南州、車城、瑪家、泰武、萬巒、九如共16鄉鎮市, 另外也有其他鄉鎮10所國中小申請。105學年已有134校加入,約占全縣學校6成6。 \n 但今年議員蔣月惠認為在少子化的年代,大學區制將造成各校搶學生競爭,甚至透過獎學金、送禮品等手段,老師的招生業務會影響教學品質,提案取消,獲議會支持。不過縣府教育處經檢討後,認為教育應更具彈性,下學期仍繼續實施。 \n 教育處副處長許沛祥說,處內已針對大學區制存廢,對各校校長及家長進行意見調查。校長方面,同意、不同意和沒有意見各占1/3;家長則幾乎一面倒支持,9成以上都贊成。他說,大學區制可顧及學生、家長權益,也能提升學校辦學品質,讓各校間有良好競爭。 \n 不過大學區制是否會造成「強者更強、弱者更弱」的狀況,偏鄉的弱勢學校更招不到學生。教育處表示,教育應有自主性,大學區制不可能走回頭,未來會針對體質較弱的學校,輔導發展學校特色。

  • 屏東大學區制 下學期繼續實施

    雖然屏東縣議會通過建請縣政府取消實施國中小大學區制,縣政府教育處表示,教育應該更有彈性,下學期仍繼續實施,並從16鄉鎮市擴及到19鄉鎮市。 \n 屏東縣「大學區」制自101學年起實施,逐年推廣,目前實施的鄉鎮有屏東市、東港鎮、春日鄉、琉球鄉、里港鄉、竹田鄉、潮州鎮、恆春鎮、萬丹鄉、內埔鄉、南州鄉、車城鄉、瑪家鄉、泰武鄉、九如鄉、萬巒鄉。 \n 另外,高樹鄉、鹽埔鄉及新埤鄉因有個別學校申請加入,因此下學期起擴及全鄉,實施大學區的範圍擴及19鄉鎮市。 \n 縣府實施大學區,有議員認為小學校會逐漸被淘汰掉,因此,在議會臨時會中通過,建請縣府取消大學區制,縣府在重新檢討後,教育處長王慧蘭認為教育政策應更具彈性,未來會把重點放在扶植體質弱的學校,由學者專家協助「把脈」,注入活化方案,因此,決定下學期繼續實施。 \n 大學區制的意見調查,家長同意、不同意和沒有意見各佔1/3。1050620 \n

  • 嘉市試辦大學區制 引發疑慮

    嘉市試辦大學區制 引發疑慮

     嘉義市教育處105學年度起將推動國中、小學試辦「大學區制」,學子能不受戶籍地限制,自選學校就讀,政策攸關學生與家長權益,是否下對藥?有很大的討論空間,嘉市桃山人文館館長暨快樂公民學苑創辦人林瑞霞12日舉辦座談會,雖然教育處強調原學區學生的入學權益也不受影響,但外界仍有諸多疑慮,要求市府端出配套措施。 \n 林瑞霞認為,擠進明星學校,不見得代表取得更多競爭力,一個政策重要的是討論,不是急著選對與錯。「大學區制」攸關學生與家長的權益,也影響整體教育環境,市府應審慎,提前舉辦公聽會廣納建言才是。自3月17日只有部分國小官網有公告,教育處3月24日晚間才在垂楊國小舉辦公聽會,作法讓人有疑慮。 \n 教育處長黃緒信指出,越來越多家長遷戶籍,讓孩子「越區就讀」,單一學區制無法滿足需求,試辦大學區制可省民眾奔波之苦,所有學校仍需以「優先招收原學區學生」為原則,即便是熱門學校,原學區學生的入學權益不受影響。 \n 人本教育基金會文字與圖像總監吳麗芬說,9年國教實施之初以「學區入學」,就是為了遏止升學歪風,保障學子就近入學,不要奔波越區,實施「大學區制」,要達成良性競爭,需有配套措施,發展特色也需經費。 \n 吳麗芬表示,市府想革新教育,值得鼓勵,一旦用錯手段,後果堪憂,開放大學區固然能彰顯教育選擇權,但目前各國中小提供的教育並無根本差異,所謂的選擇權,不過是「地理上」的選擇,發展學校特色才是達成教育多元化的路徑。

  • 屏東大學區制擴大  搶人大戰開打

    屏東大學區制擴大 搶人大戰開打

    屏東實施國中、小學大學區制,學生免遷戶籍任選區內學校就讀,讓家長擁有教育選擇權,但少數學校人數驟減,傳今年多所平地小學將調成分校分班,教育處坦言,因少子化影響,再加上搶人競爭,已是難以避免趨勢。 \n大學區制精神內涵,主要在讓家長有更多教育選擇權,同時促使各校發展強化自有特色藉此招攬學生,從民國101年開始在屏東市、東港、春日及琉球試辦,102年加入里港、竹田,今年則有萬丹、恆春、內埔、潮州等共30所小學加入。 \n報名開始,搶學生大戰就開打,各校除在大馬路口懸掛招生布條「拚場」,也有學校帶領老師上街跳謝金燕電音舞曲「姐姐」拉學生,花招百出。 \n加上如此「門戶洞開」,少數缺乏教學特色,或該區長久來小孩出生人口少的學校,學生流失得更厲害,大學區制恐成「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最近即傳有平地學校將成分校,目前正進入審核,預計最快8月公布。 \n遭點名學校校長無奈說,可想而知,一旦變分校,以後有可能逐漸走向廢校,心情五味雜陳。不少學生家長知悉後也很恐慌,憂心孩子損及孩子受教權。 \n教育處副處長許沛祥強調,以教育立場,是不會放棄任何一間學校,也希望各校加油,朝特色招生發展,扭轉劣勢。

  • 就近就學 讓國中教學正常化

     政府計畫自一○三學年度執行十二年國教方案,目前為止,許多家長對此方案仍有許多不安。雖然關注的重點相當多元,但比較多共同的議題是:如何進入明星高中。 \n 受到傳統儒家文化以及過去科舉考試制度文化的影響,明星高中被視為向上流動甚至晉升到士大夫階級的關鍵管道,華人社會的面子文化,更進一步強化此種連結。此種背景驅動更多家長投入可觀心力與資源於子女的教育學習活動,加上經濟發展大幅擴張、台灣社會的中產階級數量,所以投入教育活動逐漸轉變成普遍現象,加劇了學生之間的競爭。但這種競爭並非是上大學,而是要讀名校。 \n 由此而言,家長的價值觀與教育行動直接影響教育的運作成效,或許這也是當初一些人士要求大幅擴張高等教育所看不見之處,也進而種下無可逆轉的嚴重教育問題。大部分家長認為,要上頂尖大學就需就讀一流高中,因此在國中階段便產生成績取向的教學型態。就情感而言,望子成龍是親情展現。然將「名校」與「好未來」做線性連結,不僅是一種迷思,而且衍生出一些重大的教育缺失。 \n 頂尖大學的畢業生是否皆相當成功?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相同的,一流高中的畢業生是否皆能考上頂尖大學?答案也是否定的。或許大家會認為,一流高中有更高比率的畢業生就讀頂尖大學;但是被忽略的問題是,這些學校招收到頂尖成績的學生,但並非人人成功。再者,是否就讀非一流高中就沒希望,顯然這類學校仍有一定比率的畢業生進入頂尖大學。綜合而言,進入一流高中並不等於能就讀頂尖大學。 \n 明星高中的迷思導致升學導向的教學型態,以往的教育改革使國小教學從填鴨轉向活潑與創意的型態;但國中與高中卻是升學掛帥,這種成績導向的教學,使學習大幅壓縮到背誦與反覆練習的狹小空間。物理與化學不作實驗,學生無暇進行額外閱讀,學生放學時間充斥補習活動,這些已是普遍現象。不僅學生與家長痛苦,同時也無法提升國家競爭力。 \n 從我國在PISA(學生基礎素養國際研究計畫)世界排名的下滑,已明確顯示,台灣教育正面臨重大的危機。背誦與練習並無法賦予學生真正的國際競爭力,因為全球化時代著重於創意與知識的創新運用。缺乏這些要素,進而產生系列性的嚴重影響,諸如產品喪失國際競爭力、產業規模萎縮、失業率上升、薪資所得下降等,此種情境使大部分社會成員都深受其害。 \n 許多父母也許能理解上述關連性,但卻必須無奈的屈從於既有社會結構的要求。個人認為,政府必須義無反顧的改善此種缺失,而當前要推動的十二年國教便具有此種功能。九年國教未實施前,升學主義主導國小的教學型態,但實施之後,此種弊端逐漸消失。未來十二年國教的施實將可能產生雷同的效益,假若政府透過更適切的策略,應可發揮更大的效益。 \n 個人認為,若能落實就近就學應可改善填鴨式的教學型態。但要落實就近就學的理想,必須讓家長安心將子女送到非一流高中就讀。此種信賴建立於事實性成效,亦即非一流高中畢業生也能考上頂尖大學。事實上,這類學校有一定比率就讀於頂尖大學,教育部或許可匯整出這類學生的比率數據,以及國中成績。透過這些數據的公布,將有助於家長解除一流高中等同頂尖大學的迷思。 \n 若能透過逐年擴大一流高中附近學區(目前採取大學區制)內保障名額比率,將可使一部分成績卓越的學生流向非一流高中,這些學生有較高的可能性進入頂尖大學。如此,未來將產生更多數量的一流高中。此種成效將使家長主動支持就近就學政策,因而將削弱入學競爭壓力,進而使國中教學正常化,教師有更多的空間進行創意教學,而非背誦與反覆練習,進而才能透過教育培育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力資本。(作者為台南大學教育學系教授兼主任,台灣教育社會學學會理事長)

  • 1952那一年 大陸大學滄桑轉身

    1952那一年 大陸大學滄桑轉身

     清華大學在院系調整中受傷慘重,原本一所好好的文、理、工一流綜合大學,人文底蘊濃厚,發展勢頭很好,後來走單科的工科模式,難以教出「大師級」學生。 \n 今年是大陸許多大學的60周年校慶。這不是巧合,而是60年前那一次翻天覆地的「院系調整」,伴隨著政權更迭而來的教育體制改革,打著「一切學蘇聯」口號,許多工科院校一夜之間冒出;綜合性大學被拆分;私立大學、教會大學集體消失;人文社會科學如政治學、社會學因為「政治不正確」而受到重創……一場涉及全大陸四分之三大學的高等教育改革,影響了幾代知識人的命運,乃至中國現今高等教育及社會的發展。 \n 美國教育學家卡扎米亞斯曾說:「所有社會經歷民族危機和重大事變時期之後,都有過重大教育改組的嘗試!」1952年的院系調整正是如此,中共仿照蘇聯模式,全盤「調整」全大陸舊有高等學校,重要的變化有: \n 一切學習蘇聯獨尊工科 \n 建政初期,缺乏辦學經驗的中共亟需大量專業人才,尤其是工科人才。在「以蘇聯為師」政策下,1951年大陸教育部召開全大陸工學院院長會議,擬訂工學院院系調整方案,揭開1952年院系調整序幕。 \n 新的教育制度以單科制大學為主,例如石油學院、礦業學院、農林學院、師範學院等,目前北京海澱區「八大學院」,即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國地質大學、中國礦業大學、北京林業大學、北京科技大學、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大學醫學部、中國農業大學,就是建於1952年,成了院系調整的最大受益者。 \n 私立教會大學走入歷史 \n 宣稱「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院系調整的過程中,教會大學被迫與國外教會脫離關係,燕京大學、之江大學、聖約翰大學、東吳大學、輔仁大學、金陵大學、齊魯大學、滬江大學、震旦大學等年代久遠學府,在1952年院系調整中集體消失。燕京大學併入北京大學,「遺跡」只剩北大未名湖畔「原燕京大學未名湖區」石碑了。 \n 私立大學全部變成公立大學;單一培養中學教師體系的北京師範大學吸收了北京、燕京等大學教育系,輔仁大學直接併入北京師範大學,輔大的農學系併入北京農業大學,輔仁原先非常強的經濟系併入中國人民大學。1952年輔大撤離北京。 \n 人文社會科學全部滅系 \n 院系調整重工科、輕理科(如數學系、物理系、心理系),無視文科,甚至直接取消人文科學中一些比較重要的科目,如政治學、社會學、倫理學,由於「資產階級性質」而遭到否定。即便是在那21所號稱綜合性大學的北京大學、南京大學等學校裡,也僅剩文、理科,其他科系被撤銷。 \n 一大批社會學學者轉行民族學,或遁入圖書館做資料員;南京大學著名社會學家孫本文去地理系教經濟地理,曾任金陵大學社會學系主任的柯象峰到外文系當老師。而哲學系根本失去了存在的餘地。 \n 法律系蘇聯化內容膚淺 \n 有些科系還存在,但內容已經完全不同。例如1953年全大陸還剩下6所設有法律系的院校,是中國人民大學、東北人民大學、北京政法學院、華東政法學院、西南政法學院、中南政法學院;東吳大學法學院1950年停辦。 \n 不過新成立的法律系在知識結構和內容完全吸收蘇聯那一套。「蘇聯專家的課我都聽過,總的來講,他們一致反對美帝主義,但講得很膚淺,因為蘇聯也沒有真正的重要法學家,史達林本人對法律不是很尊重,他們很多事情不是通過法律手段解決,」現年92歲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潘漢典,回憶當年接受「知識改造」不無感慨:「領導人物不重視法律,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整個國家不重視法律。」 \n 北京清華實力削弱內傷 \n 北京清華大學在院系調整中受傷慘重。「1952年院系調整之後,中國教育實際上遭到削弱,」親歷院系調整、76歲的北京師範大學教授童慶炳說,清華本來是文、理、工合併的一流綜合大學,有著濃厚人文底蘊,發展勢頭很好,後來走單科的工科模式,培養的學生知識面不寬,難以教出「大師」。 \n 學者張剛也深有同感。「清華大學上個世紀初在人文與科學方面曾經璀璨一時,群英薈萃,如梁啟超、陳寅恪、趙元任、朱自清、胡適、王國維、顧毓秀、聞一多、金岳霖、馮友蘭、潘光旦、曹禺、錢鍾書等,為中國的學術研究和東西方文化的交融做出輝煌貢獻;」張剛說,院系調整大大影響清華此後發展,「工科的發展與理科的發展是緊密相連的,沒有理科知識做為知識基礎,工科不可能單科獨進。」 \n 知識份子受到嚴厲批判 \n 沒有知識份子能夠逃出「院系調整」的掌控。當時,對蘇聯教育模式的學習是單向的,只允許老老實實地學,不允許有絲毫懷疑或批判。一批知識分子剛開始對蘇聯教育理論持懷疑和保留態度,甚至在蘇聯專家講課時公開質疑。但他們為此付出巨大代價,在各大大學相繼開展的「人人過關」、「個個洗澡」的「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中,受到嚴厲批判。 \n 當時北京清華大學教授潘光旦反對蘇聯式教育,認為這樣會培養出一大批毫無判斷力的青年,「在學校學會道聽途說、鸚鵡學舌的本領,出了學校只能隨波逐流、人云亦云」,潘的言論慘遭三四次「全校大檢查」,每次檢查都達四個小時,一位學生回憶其中一次的場景:「在暗夜裡,學生們席地坐在馬路上,人聲如潮,燈光晃動,顯得異常恐怖。」後來,潘光旦被調到中央民族大學,寫文章檢討《我為何仇美仇不起來》,繼續「思想改造」,文革時被抄家、批鬥,1967年病逝於學生費孝通懷中。

  • 實用的社區大學

     ■社區大學本來主要功能就是職業訓練,此一角色在上次美國經濟衰退後加重,也成功縮短美國技能落差。 \n ■To help close the skills gap, President Obama proposed an $8 billion Community College to Career Fund. \n 哈德斯特(Grant Hardester)一臉冷酷的模樣,掩蓋過其身旁電腦螢幕上所呈現的緊張情勢。換言之,他已學會成為網路安全專家所必備的最重要一項特質:冷靜沉著。 \n 他坦承:「我們正就一些成果感到興奮。」他刻意壓低音量,以免干擾隊友。他們的隊伍正在與駭客激戰,駭客發動突破防火牆、更改密碼與植入病毒等猛烈攻勢,他們團隊的任務則是想辦法捍衛網路系統。 \n 學技能 謀生路 \n 哈德斯特正在參加一項地區性大學網路防禦競賽,8支參賽隊伍為來自大西洋中區一帶2年制與4年制學院的學生,哈德斯特代表的是霍華德社區大學。該項競賽同時吸引21家企業的代表到場觀賽,其中還包括美國陸軍與重量級聯邦委外包商諾斯洛普格拉曼(Northrop Grumman)。 \n 哈德斯特今年26歲,2年前之所以決定再回校園進修為的就是畢業後可以找到好工作。他大學念的是馬里蘭大學犯罪學,2008年畢業後求職到處碰壁,現在任職於零售業。他說,他選修快速成長的網路安全領域,希望拿到學分後能夠開啟更多的求職機會。 \n 美國社區大學原本的功能定位就是職業訓練,此一角色在經濟衰退後就顯得更加吃重。雖說美國失業人口高達近1,300萬人,但許多企業不是不願徵人,而是抱怨找不到合適的人才。 \n 根據勞工部統計局的統計,美國企業開出的職缺目前共達350萬個,其中以資訊科技、醫療保健與先進製造業居多。 \n 為了幫助縮短技能落差,美國總統歐巴馬今年初宣布設立80億美元的「社區學院到職涯基金(Community College to Career Fund)」方案,將透過辦理一系列的政府與民間相關計畫,讓失業的勞工成功重返職場。 \n 該項方案將更強調產學合作。以俄亥俄州為例,該州2010年推出的一項產學合作計畫成果豐碩,該項計畫至今已幫助6所社區大學共160名的學生進入蓬勃發展的生技產業,該產業負責維修醫療設備的勞工年薪最低有23,000美元,最高則達77,000美元。 \n 社區大學 失業充電站 \n 馬里蘭州州長歐梅利(Martin O'Malley)喊出要將該州打造成美國的「網路安全中心」,因而擴大辦理社區大學的職訓課程,該州3所社區大學總共吸引1,000名失業勞工報名職訓,迄今已有120人找到工作。 \n 在網路安全的領域,美國的大學校院始終培育不出企業所需的足夠人才。根據由有開設網路安全課程的47所社區大學與41所大學所組成的CyberWatch的統計,從2009到2010年,社區大學課程的學生報名人數暴增146%至4,617人,勞工部統計局的資料則顯示,去年全美資訊安全分析師專業類別的失業率為零。 \n 然而,即便是有受過專業職訓課程,若要進入到大企業上班,學歷仍是一項重要的條件。以馬里蘭州的網路防禦競賽來說,許多贊助企業在求才上就開出必須有完成4年的大學學歷條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