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學生聚餐的搜尋結果,共11

  • 大學生綁架了海底撈

    大學生綁架了海底撈

     大陸知名火鍋品牌海底撈風光上市,創辦人張勇更因此成為星國首富,但一次反覆決策使海底撈的「阿基里斯之踵」暴露。  2013年筆者在北京就學時初次聽聞海底撈盛名,當時海底撈已是大陸學生口耳中的網紅餐廳,來過台灣的大陸同學介紹:「海底撈的服務更勝過王品。」從此「海底撈」這三個字深植心中,之後海底撈來台展店,去年更是風光的在港股上市,踏入資本市場。  當年就學時期,許多同學也樂於在課後,甚至宵夜時段揪團前往海底撈用餐,不過畢竟海底撈價格定位中高端,學生族群無法時常前往享受吃火鍋兼美甲的服務,偶爾吃一次已經滿足。  但近年行動支付興起、補貼搶市占氛圍濃厚,海底撈似乎看準學生族群聚餐的龐大商機,於2016年聯手支付寶,推出大學生專屬的69折長期優惠活動,一舉成為大學生聚餐最受歡迎的餐廳。  不過於2019年9月底,海底撈在大學校園投下震撼彈,突如其來宣布自10月起調整大學生69折優惠活動,折扣與優惠時段均大幅縮水。  該消息一披露後立刻在網上瘋傳,許多大學生喊苦,表示海底撈僅在午夜時段提供優惠,但不少大學有門禁制度。也有學生針對折扣縮水,認為學校不在市區,在午夜搭車到市區吃海底撈的車錢加上如今折扣幅度已不划算。許多學生也在網上發起「你還會吃海底撈嗎?」的投票,絕大多數的票灌向不再吃海底撈改找別家店。  取消優惠 隨即大逆轉  更有趣的是,事件在短短數十小時內發生大逆轉,由於反彈過大,海底撈隨後表示,在認真聽取顧客意見與建議後,決定暫不調整現有折扣活動。  峰迴路轉的劇情引來陸媒關注,從經營狀況、財務報表、品牌定位等面向猜測海底撈這次反覆的決策原因。  根據海底撈2019上半年財報,海底撈雖仍維持高速增長,但主因來自擴展新門市,若論單店經營狀況,翻桌率已首次出現下降趨勢,單店增長率也在近兩年大幅收斂,自2018年起年增速已開始低於兩位數,2019年上半年更縮水至4.7%。  外界盛傳,海底撈店長、員工KPI並無營業額、增長率,僅有員工和顧客滿意度,這種經營模式無疑成為海底撈單店獲利能力減弱的主因之一。  使海底撈壓力加大的或許是2018年的上市決策,雖上市使得海底撈市值大增,獲得更多金流得以保持擴張勢頭,但面對市場上嚴格的投資人與機構,如此單店業績自然是財報成績單上的污點,故海底撈出招,減少補貼提振單店的獲利。  上市的決定使以往高調的海底撈難再我行我素,面對重視數字的資本市場,必須錙銖必較、縮減經營彈性,在特色與財務上達到外界認同的平衡,但在更早之前推出常態優惠,加上如今上市,將海底撈的弱點與經營矛盾暴露於世。  品牌定位 早出現問題  其實海底撈在品牌定位上早已出現問題,對定位於產業中高端的公司而言,補貼搶市占對中高端餐飲如同浮士德與魔鬼之間的合約。  海底撈欲從補貼大學生常態中抽身,但這潭水已經太深,學生在網路上的號召強勁,隨時能將對海底撈的忠誠轉為抵制,且鑑於大學生出社會後是中高端市場消費主力軍,海底撈不敢輕舉妄動。  如今,上市決策使海底撈要逐漸遠離補貼,但又不能一次砍掉目前最大規模優惠,且常態的「顧客為尊」服務不能放棄,扣除這些之外,海底撈經營上哪處能夠先止損節流,將成為公司下一步的考量重點。

  • 大學生最愛花什麼錢?答案:吃吃喝喝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2012年起進行「新世代」長期研究,針對新世代的消費、休閒娛樂、愛情婚姻、就學就業、友誼關係、社會參與社會關懷等各項主題,進行研究調查。 今年主要調查方向為「102學年與105學年大學生的消費與休閒娛樂的貫時性分析」,調查對象為大台北地區分層叢集抽樣共計1200名大學生,男性占43%、女性占57%。 今年「消費行為」研究結果顯示,大學生每月最常花費項目為美食保健飲料、占37%,其次為服飾、圖書文具影音;而花費最少項目則為運動、戶外、休閒用品。男大學生更偏重3C與周邊產品,女大學生則較常花費在美妝類商品。 在休閒娛樂方面,「上網」與「朋友聊天、聚餐、唱歌」均為男、女大學生最常從事的休閒項目;不過,男生多選擇「運動爬山」、「觀賞比賽」,女生則是「逛街」、「旅遊」。與3年前相比,「看電視」比例明顯下降。 整體結果顯示,大學生消費態度趨向務實,女大學生比男大學生更容易有衝動性消費;社會法商學生比理工學生更具物質主義傾向。此外,大學生最常花費的項目依然是「飲食」方面,他們最常進行的休閒娛樂活動仍是「上網」。

  • 聚餐理由N百種 陸大生得恐聚症 瘋狂跑攤推不掉 開銷占生活費1/3

    聚餐理由N百種 陸大生得恐聚症 瘋狂跑攤推不掉 開銷占生活費1/3

     找到男女朋友要聚餐,失戀要聚餐,聚餐理由千百種。根據調查,38%的大陸大學生花在聚餐社交的開銷,占生活費的比例超過30%。只要談到聚餐,許多人的「恐聚症」就來了,常被嚇個半死。  又到了一年畢業季,同學間各種紀念活動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大夥都用自己的方式「致青春」,最多的方式就是吃吃喝喝,美其名曰「散夥飯」,此後大家就要各奔東西,不要喝到醉,但一定要喝到趴。  愛吃愛喝愛K歌  位於西安市曲江大道旁邊的商業中心,過去因地處偏僻,根本沒人看好這裡會發展,可是靠著附近的西安理工大學生,生意越來越好,平時店裡有一半是聚餐的大學生,周末若不先訂位,根本沒得吃。即使是冰店,就算不是聚會,夏天動不動就一群人相約吃冰,生意好到不得了。  暑假前夕,大學附近的餐廳、酒吧、KTV,大學生撐起了半邊天;就算沒有理由聚餐,最近碰到歐洲盃,「走,去看球。」大夥一拉又是一堆人,就算是一杯啤酒,明明口袋快空空,還不能不去。  「行行行,我晚點肯定到。」西安工程大學學生馬博文,剛參加完同學的生日聚會,喝了一肚子酒,又接到學生會通知「換屆聚餐」,晚上還要參加「同鄉聚餐」,不但吃多喝多浪費時間,而且推不掉,荷包大失血。  課後時間被霸占  「我家在鄉下務農,讀大學已經很辛苦,這種生活避不開,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一名大學生說,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社團和朋友圈,再加上各種奇葩理由都要聚餐,至少1/3的生活費花在聚餐,「恐聚症」在大陸越來越嚴重,而且很難擺脫得了,也增加了大學生活的痛苦指數。  就以西安為例,有學生說,「官場化運作」的現象在校園普遍存在,許多聚餐或活動嚴重占用課餘時間,甚至是上課時間,看著負責人滿嘴官話,但又擺脫不掉,不但花太多錢在聚餐上,也讓變調的大學生活更不快樂。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聚會太多 大陸大學生淪恐「聚」症

    找到男女朋友要聚餐,失戀要聚餐,聚餐理由千百種。根據調查,38%的大陸大學生花在聚餐社交的開銷,占生活費的比例超過30%。只要談到聚餐,許多人的「恐聚症」就來了,常被嚇個半死。 又到了一年畢業季,同學間各種紀念活動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大夥都用自己的方式「致青春」,最多的方式就是吃吃喝喝,美其名曰「散夥飯」,此後大家就要各奔東西,不要喝到醉,但一定要喝到趴。 位於西安市曲江大道旁邊的商業中心,過去因地處偏僻,根本沒人看好這裡會發展,可是靠著附近的西安理工大學生,生意越來越好,平時店裡有一半是聚餐的大學生,周末若不預先訂位,根本沒得吃。即使是冰店,就算不是聚會,夏天動不動就一群人相約吃冰,生意好得不得了。 暑假前夕,大學附近的餐廳、酒吧、KTV,大學生撐起了半邊天;就算沒有理由聚餐,最近碰到歐洲盃,「走,去看球」。大夥一拉又是一堆人,就算是一杯啤酒,明明口袋快空空,還不能不去。 「行行行,我晚點肯定到。」西安工程大學學生馬博文,剛參加完同學的生日聚會喝了一肚子酒,又接到學生會通知「換屆聚餐」,晚上還要參加「同鄉聚餐」,不但吃多喝多浪費時間,而且推不掉,荷包大失血。 「我家在鄉下務農,讀大學已經很辛苦,這種生活避不開,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一名大學生說,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社團和朋友圈,再加上各種奇葩理由都要聚餐,至少1/3的生費花在聚餐,「恐聚症」在大陸越來越嚴重,而且很難擺脫得了,也增加了大學生活的痛苦指數。 就以西安為例,就有學生說,「官場化運作」的現象在校園普遍存在,許多聚餐或活動嚴重占用課餘時間,甚至上課時間,看著負責人滿嘴官話,但又擺脫不掉,不但花了太多錢在聚餐上,也讓變調的大學生活更不快樂

  • 陸大學生聚餐多 月中泡麵果腹

    陸大學生聚餐多 月中泡麵果腹

     近來越來越多大學生提早適應社會,中國高校傳媒聯盟一項調查顯示,近3成的學生每周參加兩次以上聚會。此調查也顯示學生之間的貧富差距,清貧的學生不愛參加聚會。  學生的本分是念書、學習,但不少學生反映,朋友之間的聚會有越來越多的趨勢。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隨機向460名大學生發放問卷,29.31%的學生聚會頻率達每周兩次以上,其中本科(指大學部)低年級占63.52%。38.08%的學生在聚會社交方面的開銷,占生活費的30%以上。  聚會花費來自家庭  澎湃新聞網報導,一名何姓大學生表示,他過去半年來省吃儉用,存了1500元人民幣,但為了參加寒假期間的聚餐,才一周就花光,未來只能婉拒朋友的邀約了。  問卷調查顯示,89.96%的學生聚會金錢來自家庭,另一名在湖南就讀一所大學三年級的溫姓女學生也指出,開學以來參加多個學生組織、社團,課餘生活相當充實,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多場聚餐,幾乎周末都排滿,常常因為開銷超過預期,有時曾月中就得吃泡麵度日。  氛圍勝過餐廳品質  平常聚餐都是均分,但若是有學長、姊參加,學長、姊又不出錢,要學弟、妹多分攤,那就令人生氣,也就會影響以後參加聚餐的意願。  對於手頭較寬裕的學生,則沒有金錢上的顧慮,就讀北京一所大學的趙姓學生認為,參加聚餐就是提前適應社會的文化,如飲酒與輪流買單等,儘管他並不是很想參加這些聚會,但考慮可以多認識一些人、累積人脈,就會多參加聚會。  趙姓學生也指出,學生之間的聚會並不如成人之間的應酬文化,重要的是氛圍,不會太要求聚會的餐廳品質,通常,只要有一張圓桌,大夥兒可以愉快的聚餐,就會盡興。  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 大學生聚餐 重CP值不看品牌

    大學生聚餐 重CP值不看品牌

     樹德科技大學行銷管理系《我行我樹》編輯團隊,以網路問卷抽樣調查大學生耶誕節與跨年聚餐最想上哪消費?結果發現「王品餐飲集團」旗下餐飲店最受學生族歡迎,勇奪第一。  這次共有1006名大學生受訪,調查顯示高達61.23%學生對王品餐飲集團所屬台塑牛排、品田牧場、藝奇、聚、石二鍋、陶板屋、西堤、夏慕尼、原燒、舒果等餐飲品牌是節慶聚餐時最先想到餐飲品牌,最受青睞。  第2名為雲雀公司旗下加州風洋食館、古拉爵、藍屋等餐飲品牌占9.94%;第3名至第5名依序為爭鮮迴轉壽司與定食8;另知名品牌麻布茶房、野宴、大目黑也很受大學生歡迎。  調查指出,大學生對於餐點品質要求占28.06%、餐點特色占24.68%、及價格合理占18.01%,反而不看重品牌知名度。  《我行我樹》特刊組長陳冠蓁說,餐點預算價位落在101元至500元間,突顯大學生會以餐飲品質,也重視餐點CP值。

  • 吳宗憲哈金鐘 暗酸陶子占爽缺

    吳宗憲哈金鐘 暗酸陶子占爽缺

     52歲吳宗憲為中視、三立《綜藝玩很大》出外景、賣老命,收視率屢創新高,他13日與Kid舉行媒體聚餐嘆:「我都要自己上,沒有像在攝影棚問問大學生的肥缺。」暗酸陶晶瑩(陶子)的中天《大學生了沒》,陶昨幽默回嗆:「不要這樣講李四端、小S!」因這些主持人的節目也常找學生錄影。  Kid:已訂好慶功宴  吳玩遊戲是拚命三郎,腳上有數不清的傷口,甚至中暑發飆,「畫面騙不了人。」他7年前與阿雅以中視《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拿下金鐘獎最佳綜藝主持人,今年逢金鐘50,頒獎日9月26日也是他的生日,他坦言:「我今年真的很想得金鐘獎!」Kid說:「已訂好慶功宴,就算沒得獎也幫憲哥慶生。」  吳昨再次老調重彈對文化部喊話,金鐘獎應邀大陸節目參加,跟金馬獎一樣,成為全世界電視人朝聖地,「有些人會說獎項會被湖南衛視《爸爸去哪兒》、浙江衛視《中國好聲音》拿走,但台灣不怕競爭,要用世界觀來看電視。」他更希望金鐘獎評選標準,40%創意、40%民意,最後20%才是評審個人喜好。業界人士認為綜藝型態、內容大同小異,很難定義「創意」。  引言人演唱掰歌開場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廣電組,昨針對吳的說法做回應:「每一年,各組評審委員,會針對所評的獎項,討論出評分標準與方式;金馬獎是由財團法人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主辦與頒發,金鐘獎是文化部主辦,目前沒開放大陸報名參加。」  金鐘50由綜藝「三王一后」擔任引言人,他將與張菲、張小燕、胡瓜開場表演並演唱掰歌。至於Kid跟許維恩是戀人嗎?吳直言不可能!讓Kid很尷尬。

  • 90後消費觀 理性、敢買、我喜歡

     大陸「90後」(1990年代出生)被市場視為最具消費潛力的族群,他們想法多元、有個性;喜歡嘗鮮,願意為新鮮買單。儘管第一批22歲的「90後」已初出社會,但多數仍在校的「90後」大學生還是阮囊羞澀,因此購物相對理性。  《中國經營報》報導,年輕人營銷機構總裁陳亮說,「年輕人雖然很敢於花錢,敢於超前消費,但是也表現出精明實在的消費行為,這是商家不能忽視的。」「買東西的時候我會先看價格,或者是不是名牌,如果價格合理,又是名牌的話,我當然會買,如果是名牌,超出我的消費能力的話,我基本就會放棄了。」成都西南交通大學陳同學的觀點似乎最符合「90後」學生的消費觀。  大陸「90後」大學生最大的開支是「吃」,超過總消費的50%,包括3餐、偶爾聚餐和零食消費。其他則是數位產品最能吸引「90後」,儘管他們未必買得起,但對這類產品卻保持高度關注,且在同儕間容易比較和互相影響。此外,他們對服飾的購買欲不如想像中那麼高,很多人都是一季或一學期才買一次。  受限於生活費,大陸「90後」大學生的消費觀可謂在理性與自我之間搖擺。通常「我」是最優先的考慮因素,「我想要,我喜歡,適合我」成為最主要的驅動力。

  • 北京高校食堂 4元飯菜占七成

     大陸大學生對於生活費相當斤斤計較,認為學生食堂菜飯價格至少要比外面便宜一半才合理,近日北京市對此作出明確規定。  大陸大學生「勤工簡學」世界聞名,近日一篇「大陸大學生1個月最低消費多少錢」的文章在網路上被瘋狂轉載,認為至少817.5元(人民幣,下同)才能滿足最低生活需求,此問題受到有關單位重視,如北京市教委近日規定,北京高校(大學)學生食堂,低於4元的菜品須占70%。  限價、限重量 優惠學生  北京市教委近日出台「北京高校學生食堂成本核算最新指導標準」,嚴格要求市內高校的學生食堂,價格低於4元的菜品須占七成,且基本菜色價格最高不得超過6元。  《北京晨報》報導,「蘭州拉麵1碗4.5元、什錦炒飯一分4元……」,這是北京聯合大學商務學院食堂的最新菜單價格表,學生食堂的飯菜價格至少比外邊的餐廳便宜一半。北京化工大學研一學生肖瑛閣說,這學期剛開學的時候,明顯感覺到學校食堂菜品價格比上學期提高了,但隨後價位又漸漸回到上學期水準。目前,學校食堂基本肉菜的價格最高為5元,素菜的價格一般在3.5元左右。  據悉,北京市除對高校食堂限價外,還規定了每分菜的重量,其中無汁無湯的菜為5至5.5兩/分;帶汁的菜為5.5至6兩/分;帶湯的菜為6至7兩/分。而為紓解高校食堂營運成本,北京市已規定高校學生食堂享受國家及地方政府的免稅政策及水電氣價格優惠,享受免基本建設、大型設備配置成本及房屋零租賃。  800元生活費 獲普遍認同  其實,大陸大學生對於「生活費」相當精打細算,近日一篇大學生1個月最低消費多少錢的文章:「早餐:豆漿1.5元,夾餅2.5元。4乘以30天等於120元!補充:貴的不敢吃。」近日在大陸人人網、QQ空間等網路平台被瘋狂轉載。  上述文章詳細的列出了吃飯、生活用品、學習用品、電話費等大學生的基本消費,其中吃飯平均每天15元,加上每月15次的宵夜泡麵,大學生1個月在吃飯上的花費為607.5元,如再加上牙膏、衛生紙、簽字筆等10幾項生活學習用品及每月60元的電話費;但要在滿足堅決「不吃水果、不談戀愛、不能喝牛奶飲料、不考證照」等共計17項條件的前提下,大學生1個月的最低消費約為817.5元,否則就會超過。  吃水果、談戀愛 列在禁止項目  「很真實,基本上差不多。我們平常1個月花費在1000元左右吧。」江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學生孟繁傑說,他1個月的基本花費構成:吃飯600元,買衣服之類大概150元,加上平時買書、偶爾聚餐及其他支出,1個月約1000元左右。  該校來自甘肅的孤兒大學生陳琳琳1個月花費則不到500元,物價上漲帶給她極大壓力,好在有學校補助再加上她兼職所得,她說,日子過得還說得過去。  上述文章受到大陸大學生們的熱烈追捧,學生們熱烈討論1個月花多少錢才應該。短短1、2周時間內,已有近10萬人次閱讀該文章,3萬多人進行分享,評論多達1300多條。  分析評論可以發現,大陸男女大學生花費構成略有差異,但總體上大學生們對該演算法基本贊同。

  • 調查顯示 結婚5年內最幸福

     結婚年限越長,恩愛程度越低,大陸一項最新調查顯示,5年以下的新婚者幸福感最高,30年以上的夫妻幸福感最低,相反,夫妻「感情變親情,婚姻關係穩定」的比例卻隨著結婚年限的延長,而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  廣東省婦聯13日發布「廣東和諧家庭建設調查與對策研究報告」,調查樣本達2997個城鄉家庭。報告顯示,結婚5年內的新婚者,高達78.06%表示「很幸福」或「比較幸福」,30年以上的夫妻只有53.14%表示「很幸福」或「比較幸福」。  另外,由「世界華人孝文化國際研討會」活動組委會對13個城市進行的「孝道」調查顯示,多數受訪者認為自己對父母關懷不夠,承認對待父母做得「很好」的只有6%,「較好」的53%,「一般」的占22%,「不夠好」的占19%。  在「最能體現孝道」的複選題中,排名依次為:打電話、給父母錢、購買禮品、回家看望、全家出行、定期聚餐等。  大學生就業難已成為一個普遍問題,一項就業調查指出,有6成大學生願意放下身段當「高薪民工」。前程無憂網近日做的「大學生無奈下是否願意做高薪民工」調查顯示:有60%的學生願意接受,21%的同學認為可以考慮,僅有19%的同學因為轉行難、受歧視等原因選擇「不幹」。有網友在論壇上說:「別說4000元(人民幣),現在誰給我1500元,只要包吃包住,我立馬去。」  願意當民工的基本上都是來自農村的大學生,因為一畢業就要承擔養家的責任。  而出生於城市的大學生則對「民工」工作持有懷疑態度,他們的理由是:一旦做了沒有技術含量的工作,以後轉行都難,而且普通民工的工資都很低,沒有必要去「浪費時間」。此外,因為面子的問題,很多家長也不願意讓孩子做民工。

  • 為什麼大學生上課睡覺?

    筆者是台灣大學的學生。之前洪蘭教授批評台大學生上課睡覺、吃雞腿;近日台大哲學系教授林火旺又公開指出若台大學生吃飽等死,則與動物無異。筆者認為,這些聲音反應許多問題表面,但是根本問題、解決之道卻鮮少被提出來討論。筆者在大學生活裡,廣泛接觸不一樣的同儕,在跟他們的交流中,發現造成台灣大學教育問題的根本原因盤根錯節。 第一,台灣的大學學期過長。眾所皆知,台灣一個學期有十八周,一年三十六周,而過長的學期其實不利於課內與課外的學習。以英美大學為例,許多大學一年上課不到二十五周,其餘的時間則鼓勵學生做更多「課堂外的學習」,如志工服務、球隊、企業實習等,這些經驗不僅增進人生的歷練,更深化大學的社會學習教育。他們深信,彈性的學期制度反而能讓學習更有效率、效果更好。 台灣的文化向來是事倍功半,只重份量而不重效率。上到學期中以後學生個個筋疲力竭,什麼上課的自我紀律都拋到腦後,只管眼前吃、睡的迫切需求。大學的社團(尤其是到偏遠山區或低開發國家的服務性社團),根本只能為每年寒暑假的出隊而存在。學生回饋社會、服務社會被學期制度所綁架,遑論持久對社會付出的責任與熱誠。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史上最長寒假」議題,在我看來,學習永遠沒假期;如能在學期中放兩個禮拜的假,給學生更多時間,學生便更能在學業與社會貢獻中取得平衡點。 第二,必修、必選修以及畢業學分太多。台灣的大學畢業學分遠高於國外,造成學生樣樣通、樣樣鬆,貪多嚼不爛的情形屢見不鮮。以澳洲墨爾本大學為例,該校學生一學期至多只能選四門課,但是每門課分量重,剩餘的時間則留給學生自由運用、自我學習。反觀台灣,筆者身邊不乏每學期選修超過十二門課的同學,在分量重的必修課之下,對通識課的要求不得已只能選份量輕、學不到東西的「涼課」,或是拉高平均、給分高的「甜課」。大學通才教育美意也因過多學分大打折扣。 再者,過多的畢業學分也不易讓學生培養第二專長、第二外語或者是其他的人生規畫(如交換學生)。台大學生的雙修、輔系與學程風氣一向比其他大學盛行,然而不見得每個人都能順利修完,原因在於過多的畢業學分容易造成衝堂、擋修,必要時得延畢才能修完。而像國外大學生雙學位四主修的情形根本不可能在台灣發生。至於第二外語也在過多的畢業學分中被犧牲掉。另外,台灣畢業學分遠高於國外,學生交換出國只能抵少數學分,甚至要延畢才能補足,如果學生因此對出國交換裹足不前,那是台灣的損失。 第三,師生比例失衡。許多國外大學的師生比一比八、一比二十,而台灣則幾乎無法享受到小班制的教育品質。絕大多數的學生,上完一整個學期的課,完全跟台上的老師沒有任何互動,下課也沒機會接近老師(大師)。大學是學術殿堂,教授是傳遞知識、拉高學生視野的人,但是這群從填鴨教育中解放的學生,卻在一堂三百人的大教室中失去了對知識的熱情以及自我管理的能力。 至於大學導生制度,只是讓導生們每學期聚餐一次,師生無法做更進一步心靈交流。如果大學只培養了大學生的知識力,而沒有關注到學生的精神層次,那麼林火旺教授所講的「聰明的動物」是想當然而的結果。為什麼大學生上課睡覺?為什麼大學生缺乏社會關懷?大家都在罵,卻沒想到整個制度都錯了。如果我們只看到表面而不檢討背後的原因,那麼意義其實不大。(作者為台灣大學歷史系學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