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擔的搜尋結果,共55

  • 馬鳴山元宵吃飯擔 4萬人大場面

    馬鳴山元宵吃飯擔 4萬人大場面

     雲林縣褒忠鄉馬鳴山五年千歲鎮安宮「吃飯擔文化節」,5日在東勢鄉月眉村開跑,現場準備3萬台斤糯米油飯與各式小吃,4萬餘名民眾站在田裡「吃平安」,場面壯觀無比,是中台灣規模最大的元宵節慶之一。 \n 「吃飯擔文化節」昨天清晨5點在鎮安宮團拜後開啟序幕,由14股各村陣頭齊聚參神、恭請12尊王爺神尊,分成東、西兩隊,上午7點30分出宮廟供信徒鑽轎腳後,8點展開長達10餘小時的祈福遶境活動。 \n 東、西兩線遶境隊伍在1天內遶行了褒忠鄉與東勢鄉14個村庄,下午3點許,兩隊伍會合於月眉村月興宮旁的吃飯擔會場,此時副縣長張皇珍、立委張嘉郡等人挑飯擔入場,在鎮安宮主委章金樹與來賓倒數聲中,萬人一起開動,為活動帶來最高潮。 \n 飢腸轆轆的民眾一湧而上,各飯擔擠滿了人潮,大家站在田裡大快朵頤,享用油飯與各種菜湯,。 \n 張皇珍表示,5、6公頃的場地湧入4萬餘人,站在田裡吃飯擔,場面壯觀熱鬧,與台灣燈會、台東炸寒單爺、台北平溪天燈、台南鹽水蜂炮齊名,是國內5大元宵活動之一。 \n 鎮安宮主委章金樹說,今年共煮了約3萬台斤的糯米,加上各式菜湯,足可供10萬人享用,民眾在大快朵頤後,還可打包回去讓家人吃平安,所以飯擔菜餚一鍋不剩,大家盡興歡度元宵佳節。

  • 大、二膽移交金門 裁軍拚觀光

     行政院長江宜樺6月30日自金門搭乘軍方海龍快艇前往大膽島,主持大、二膽島移交金門縣政府開放觀光典禮。在紀念1950年大二膽戰役負傷傳令兵賴生明的「生明廳」中,江宜樺表示,當前兩岸關係日趨和緩,大、二膽島雖以其軍事歷史文化資產開放觀光,但政府絕不會撤軍。 \n 江宜樺下午2點左右抵達碼頭兩側寫著「大膽擔大擔,島孤人不孤」的大膽島後,揮汗聽取約5分鐘的關於大膽島地理形勢的簡報,才走入移交典禮會場「生明廳」。 \n 仍維持最有效兵力 \n 除江宜樺和金門縣長李沃士外,還有國防部副部長夏立言、金防部指揮官潘家宇、行政院政務委員林政則出席。在江宜樺見證下,李沃士與潘家宇完成移交證書簽署,正式宣告自7月1日起,大、二膽島除國軍駐防兵力戰備及生活範圍仍由國軍持續管制外,其餘範圍均移交金門縣政府接管。 \n 江宜樺致詞時表示,大、二膽島是前線中的前線,過去幾十年一直是大小金門非常重要的軍事屏障,國軍在大膽島戰役中以寡擊眾,擊退共軍,繼古寧頭大捷後,締造另一次勝利,造就了數十年來台澎金馬的平安局面。 \n 江宜樺指出,目前我國軍事戰略雖有改變,但政府並不會從金門或大、二膽島撤軍,而是在維持最有效兵力情況下,把戰地時期的管制土地和要塞等,逐步移交給金門縣政府,讓其可依在地發展需要,逐步振興經濟。 \n 對於原預估大、二膽島軍方全面撤出的計畫為何生變,江宜樺解釋,是為了配合立法院的意見,保持軍力彈性。據初步了解,大、二膽島將留下不低於50人左右的兵力。 \n 移交典禮後,江宜樺等人島上標註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心戰牆參訪,隨後並到駐守官兵平常的休閒場所「神泉茶坊」茶敘。 \n 2017年擬全面開放 \n 依金門縣政府規畫,將以1年時間進行大、二膽島的碼頭及水電等基礎設施修繕,這段期間,僅接受特定公務團體登島考察;2015年7月1日起,接受青少年團體及曾於島上服役的退役官兵專案申請登島;2017年才評估全面開放可行性。 \n 小 靈 通 \n 大、二膽島 \n 素有「前線中的前線、離島中的離島」稱號的大膽島是花崗岩島,位於金門縣烈嶼鄉(小金門)西南方,全島面積0.79平方公里,距離金門約10.2公里,與廈門的白石炮台之間距離則僅4400公尺。其南北均有小高地,最高的南山海拔高度為92公尺,南北高地中央由一條沙灘連接。 \n 大膽島原名大擔島,1950年7月26日爆發第一次大膽島戰役之後,1951年時為總政治部主任的蔣經國視察大擔,特別以此戰役題勉官兵,「大膽者,方能負起反攻復國之大擔」,將原名「大擔」的小島命名為「大膽」。 \n 二膽島位於大膽島南方約300公尺,標高56公尺,面積0.28平方公里。歐美記者曾讚譽大、二膽島是「一艘擺在廈門港口不沉的戰艦」。(黃淑嫆)

  • 義大洋投希克 投靠韓職

    擁有勝投王、奪三振王兩項領先擔標的中職義大隊洋投希克確定琵琶別抱、投靠南韓職棒,今天下午義大總教練大威表示,「希克已經在請假的狀況中,而且移除先發輪表。」 \n中職聯盟也表示,希克今天已被義大球團註銷。這代表希克正在準備離隊,希克離隊後,義大投先發投手輪值將以林晨樺、賴鴻誠頂替。

  • 台鐵大誤點 范植谷:責任我擔

     交通部次長兼台鐵局長范植谷今天表示,台鐵局不會推諉逃避誤點事件,「責任問題,我一人擔」,也會追究維修單位的缺失。 \n 二二八連假頭一天,台鐵西部幹線因中壢到楊梅電車線事故大誤點,三度延後搶修完畢時間,截至今天上午8時搶修完成,共138列車次、超過6萬人受到影響,民眾抱怨假期泡湯。 \n 范植谷上午在台北車站召開記者會,說明中壢至楊梅間電車線設備故障事件,一開始先對大眾90度鞠躬,他表示,對於造成全民不便,台鐵局深表歉意。 \n 對於退費問題,范植谷表示,對於區間車、對號號和悠遊卡旅客,台鐵局將「從寬處理」,將與悠遊卡票證公司溝通,最快1、2天內有具體方案。 \n 范植谷說,台鐵誤點的責任問題,「我一人擔」,不過,有關技術維修缺失,還是會追究每個單位責任。 \n 為了電車線事故,台鐵總動員搶修,史無前例調派台北、新竹、宜蘭3個電力段共52個維修人員、5部維修車連夜搶修。 \n 范植谷指出,這次電車線是整合性的系統事故,車子、軌道和電車線是互動的,造成事故調查的困難,台鐵局行車保安協會的報告會盡快出來,也不排除邀請外界第三公正單位,一起進行事故診斷。1030301 \n

  • 中市大雅小麥節 大鼎煮千人麵

    中市大雅小麥節 大鼎煮千人麵

     「大雅是小麥的故鄉!」中市大雅小麥麵食文化節昨日熱鬧登場。大雅區公所找去年製作近700公斤大肉圓,創下金氏世界記錄使用的超級大鼎;由副市長徐中雄當總鋪師,現場料理1000人份「大鼎涼麵」,炎炎夏日與民眾一起享受涼麵的清涼口感。 \n 大雅區長江惠雯說,大雅小麥聞名全國,去年號召1000人一起拉麵創下新紀錄;今年除邀請大雅區各小麥麵食業者發表在地麵點美食外,還找來去年創下金氏紀錄使用的「大鼎」,製作1000人份冰鎮涼麵。 \n 副市長徐中雄說,「大鼎」由彰化老擔阿彰肉圓施老闆提供,容納1000人份麵條,大鼎麵的麵條,由玩麵兄弟提供;他們研發具有5種顏色的五行麵搭配冰鎮口感,讓民眾在夏日也能大飽口福。 \n 「好麥出好麵!」徐中雄指出,大雅擁有全國面積最大70公頃的黃金小麥田,年產量高達18萬公斤;研磨出的麵粉新鮮、安全、無毒,加上口感滑溜爽口又有韌性,別具有一番獨特香味,深受市場消費者青睞。 \n 今年還結合文化局一區一特色,舉辦集點換公仔的活動,即日起到8月底止!於小麥與麵食相關店家消費集滿10點,就可以兌換第3代的小麥公仔「達達、雅雅」結婚版。相關資訊請上大雅區公所網站www.daya.taichung.gov.tw查詢。

  • 為擔家計 大一生冒雨求職

     我好想靠自己!中州科大一年級夜間部學生周祐霆,家逢變故,母親、妹妹相繼辭世,父親心情受打擊,他不要成為父親的負擔,廿七日冒著大雨到徵才會場,希望找到一分正職工作,他堅強地說,我必須靠自己。 \n 員林鎮西東里長黃耀武等十二名在地里長,為了幫社區里民媒合找工作,昨天結合中員林就業服務站舉辦廠商聯合徵才,名稱就叫「里長伯呷你找頭路」,共有十家廠商釋出五百個工作機會。 \n 現場求職者多數是中年人,人群中,周祐霆最「幼齒」,原來他還只是個大一生,問他為什麼急著要找正職的白天班工作,他回答「我需要固定收入分擔家計」。 \n 周祐霆說,媽媽、妹妹相繼離開人世後,父親心情很低落,最近才逐漸回復並投入工作,自己讀大學需要花費,他已經長大,必須自食其力。就服站志工很感動,決定助他一臂之力。

  • 四庄媽吃飯擔 配雨水也美味

    四庄媽吃飯擔 配雨水也美味

     通霄鎮四庄媽祖因沒有建廟,媽祖沒有自己的家,由北勢庄、竹仔林庄、圳頭庄及梅樹腳庄輪流供奉在值年爐主家中,已逾一百廿年歷史。十四日媽祖在傾盆大雨中回鑾,信眾儘管吃飯擔配雨水(見圖,陳慶居攝)也無悔,不減信仰媽祖的熱情。 \n 四庄媽前天一早南下展開年度宗教之旅,先後到彰化縣南瑤宮、嘉義縣新港鎮奉天宮參香,再南下北港朝天宮參拜。昨一早舉行刈火儀式後返回通霄鎮,上午遊庄遶境平時供奉媽祖的四個庄,信眾還請來鋼管女郎在定點表演,歡喜迎接媽祖,當然吸引不少信眾圍觀。 \n 四庄媽進香文化的重頭戲是「吃飯擔」。耆老說,早年準備飯擔主要是犒賞參與遊庄遶境的信眾,當時參加人數約一、二百人,近年來,每年都吸引上萬人次信眾前來體驗這項文化,有些還從外縣市包遊覽車來「呷免驚」,逐年發展成為一項特有進香文化,而且愈來愈熱鬧。 \n 昨上午十一時許,四庄媽鑾駕從南部回鑾,中午過後返回輪值的圳頭庄,隨即安座在圳頭活動中心,不少陣頭也來參拜,帶動現場鬧氣氛,今年飯擔由圳頭庄準備,通霄鎮公所及地方信眾準備的爌肉、炒米粉、雞肉、肉羹、油飯等,讓信眾飽餐一噸。 \n 村庄竹飯擔準備得相當豐盛,不巧下著滂沱大雨,信眾撐傘、穿著雨衣,拿著碗筷還是一攤攤品嘗,山珍海味必須配雨水,信眾還是吃得津津有味。有人挑選附近住家提供的飯擔,在屋簷下既可避雨,又可大啖飯擔美味。

  • 一甲子築幻城 王大閎出書

    一甲子築幻城 王大閎出書

     曾榮獲國家文藝獎、一手打造「國父紀念館」的知名建築師王大閎16日在誠品信義店舉辦《幻城》新書發表會。《幻城》手稿撰寫半世紀以上,終於在今年2月付梓,堪稱華人建築界等待最久的小說。 \n 國父紀念館館長王福林表示,「自己是前來『朝聖』的,40年前由王大閎設計的國父紀念館,如今1年有900萬人次造訪,多虧設計之初內部動線規畫得宜。」 \n 藏書豐 也有臀部集 \n 誠品董事長吳清友與王大閎有多年交情,憶起過往的點滴時表示,「有一次春節,前往王大閎住所拜訪作客,看到他的藏書豐富,從但丁《神曲》到名家攝影女性臀部集都有」,讓發表會來賓大發一噱。不過吳清友說,王大閎的生活態度一絲不苟,令人敬仰佩服。 \n 2012年,經過王大閎親屬同意,把手稿交付給建築師阮慶岳,開始啟動《幻城》出版計畫。然而王大閎手稿夾雜英文、法文與拉丁文,加上書寫時代的歷史氛圍,譯者需要有高度文學素養才能擔此大任。因此阮慶岳說,「當時腦子裡想到的就只有王秋華。」 \n 法文菜單 考驗譯者 \n 與王大閎交情深厚的王秋華說:「當時手稿並沒有編排,因此花了6個禮拜整理審視手稿。」王秋華整理期間,甚至一度發怒,向阮慶岳訴苦說:「我不做了,這稿子亂七八糟!」 相形整理手稿,王秋華坦言,「翻譯相對很簡單。」 \n 王秋華還抱怨:「書中提及食物菜單次數頻繁,不僅菜單長、菜名難,又是以法文書寫,花了不少時間翻譯。」只是書中詳列的菜單也反映王大閎重視生活品質。 \n 談起王大閎,王秋華說:「有一次做了金桔醬,讓王大閎嘗嘗,卻被嫌濃度比例不對。」足見王大閎不僅在建築要求構圖精準,也期許生活事事完美。王大閎高齡95歲,《幻城》的出版了卻心頭重願。

  • 小蔣巡大二膽涉險 老侍衛親歷

    小蔣巡大二膽涉險 老侍衛親歷

     1950年蔣經國擔任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時期,國共發生大二膽戰役,該次戰役雙方激烈交火,各有傷亡,戰火稍息,大二膽成為「反共最前線」,蔣經國次年曾有一趟赴最前線慰勉國軍的冒險行程,現年82歲的卜凡成,當時是蔣經國貼身衛士,也是目前健在的唯一親身經歷者。 \n 大二膽戰役發生於1950年7月26、27日兩天,時稱大擔、二擔的兩小島孤懸海外,周邊零星小島全是共軍所占,解放軍派出700多人登陸,國軍由史恆豐少校營長率兵迎敵痛擊。卜凡成說,當年國共對峙,戰情緊張,大二膽前線小島國軍白天都不能運補,共軍只要見到國府船隻就機關槍炮火掃射。 \n 大膽島沙灘布滿地雷 \n 大約是1951年的某日,上級告知總政戰主任蔣經國的兩名衛士卜凡成和張傳雨早點休息,深夜11時許,一行人由金門的水頭碼頭搭船出發。卜凡成記得,碼頭是以一具破爛的登陸艇充當,當時同行者包括黃季陸、金防部副司令彭在臣中將、金防部政戰部主任李德廉,另外還有一位海軍的康處長和19軍的營政戰主任及4名女青年工作大隊成員。 \n 大約凌晨4時天色未亮抵達大膽島。由蛙人派出3條橡皮艇將一行人由小炮艇接下再靠岸登島。 \n 大膽島分為南山、北山兩座小丘,中央是沙灘布滿地雷,蔣經國在島上巡視各雕堡,途經沙灘時都由營長走在前頭,一行人隨之,不能在島上亂走,因為可能會觸雷。 \n 大膽島上不能種菜,蔣經國隨員帶去大量罐頭、乾菜,天亮之後由女青年帶領國軍弟兄唱軍歌跳舞同樂同歡,蔣經國自己也下場唱歌跳舞;卜凡成說,小蔣最愛唱逗趣的「兩隻老虎沒有尾巴……」,逗得官兵哈哈笑,也為緊張的戰地生活帶來一絲輕鬆。 \n 島孤人不孤 心有所感? \n 卜凡成表示,他隨同蔣經國前往大二膽時,原本駐防的史恆豐營長所屬第5軍75師已調防,換防的是19軍45師的一營官兵。 \n 卜凡成之所以對這趟登陸之行印象極深,除了當時陪同者如今只剩下他一人健在,也因為大二膽周邊全是敵軍,目視可及,國軍都必須在深夜運補,他被挑中同行,心中有幾許興奮,也明白如同禁區的大二膽,如果不是跟著蔣經國也不可能到訪。大二膽島上「島孤人不孤」勒石,是小蔣於1951年所題,極可能是他在這趟親歷險地後心有所感。

  • 彰化巨無霸肉圓 685公斤刷金氏紀錄

    彰化巨無霸肉圓 685公斤刷金氏紀錄

     「哇,好大的肉圓!」、「好香喔!」彰化市老擔阿璋肉圓店昨日出動用卅五名廚師、以九小時做出直徑二公尺,重六八五公斤的大肉圓,成功創下金氏世界紀錄。上千民眾一起分享這顆足足可供五千人食用的巨無霸肉圓。 \n 彰化肉圓全國知名,二年前,阿璋肉圓做出六三○公斤的大肉圓,創金氏紀錄,昨日將再此一記錄推進到六八五公斤,縣長卓伯源與立委魏明谷等人在場見證。 \n 主廚施明裕說,這次準備了五二○公斤的肉、荸薺五十公斤、芋頭六十公斤做餡,外皮的地瓜粉用了一五五公斤。卅五名廚師從清晨六點鐘開始備料,前後共九小時。 \n 為了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上千民眾早早就到場排隊等候。當吊車吊起熱騰騰的大肉圓過磅時,全場鴉雀無聲,屏息等待。 \n 當金氏世界紀錄的見證官宣布「六八五公斤」時,全場歡聲雷動,掌聲不斷。縣長卓伯源率領卅五名廚師將這顆世界紀錄的巨無霸肉圓切割,與現場民眾分享。

  • 畢業何去何從 大陸台生兩難

    畢業何去何從 大陸台生兩難

     台灣直接採認從2010年9月以後赴大陸41所大學就學的台灣學生的大陸學歷,如今這些陸續將畢業的台生,將面臨畢業後要在大陸找工作、或回台打拚的兩難選擇。其中,即將在明年畢業的兩名廈門大學研究生,目前傾向留在大陸找工作,他們認為,相對於陸生,台生在外企、台企較有優勢,但是不曉得這優勢還會有多久。 \n 近幾年台灣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許多大學生或研究生畢業即失業,導致許多年輕人開始出走。目前就讀廈大新聞傳播學院廣告系三年級的翁路易指出,他在世新大學新聞系畢業後,覺得台灣市場太小,想到大陸工作,但沒有人脈,所以想先到大陸讀書,也來交朋友。 \n 陸生未畢業先謀職 \n 廈大金融系研究所三年級的鄧韋杰,在中興法商經濟系畢業後,考慮繼續到美國或大陸,或留在台灣攻讀碩士學位,然後畢業後就留在當地工作。不過,美國2008年發生金融風暴後,他決定不考慮美國。由於他在台灣報考的大學未被錄取,廈大獲得錄取,因此決定到大陸求學。 \n 大陸求職市場競爭激烈,因此大陸學生都會提早半年到一年的時間開始找工作,而且大陸的企業也會先與錄取者簽約,等錄取者畢業再上班,不過錄取者屆時若反悔則需繳違約金。 \n 受到大陸積極求職風的影響,雖然明年才畢業,但翁路易與鄧韋杰已開始找工作,兩人日前剛到上海的中國信託應徵。 \n 留大陸升遷居劣勢 \n 翁路易雖然學的是廣告系,但也想試試看金融業是否有機會。至於擔不擔心和大陸年輕人競爭,他認為,大陸學生很會念書,但大都是死讀書,較不懂得變通,台生的想法、觀念比較創新,外企、台企會比較喜歡用台生或留學生。 \n 除了外企、台企,鄧韋杰也想找大陸本地的銀行或券商的工作,不過,他擔心不知大陸銀行或券商會如何看待他,一來陸企可能擔心他這樣的台灣人,跟大陸同事相處得好不好,二來是未來若有機會升遷,台灣主管不知能否帶領其他觀念不同的大陸同事,何況他是完全沒有工作經驗的人,所以他認為陸企用他的機率不高。他說,由於目前金融業不景氣,所以他找工作不太順利。 \n 目前正在攻讀廈門大學管理學院博士班旅遊管理專業的楊玫蕙,原本在台灣從事旅遊業工作,因為對工作產生倦怠感,想轉換工作跑道,因此去年9月進入廈大攻讀博士。她很喜歡廈門的生活,也希望取得博士學位後可以留在廈大教書,可是機會似乎不大,那麼就得往內陸去,又擔心生活環境更難適應。如果回台灣,不曉得台灣的大學能不能接受2010年後承認的大陸學校畢業的博士生,讓她陷入兩難。 \n 也有人想去東南亞 \n 也有到大陸念書反而不想留在大陸的台生,目前就讀廈大金融系三年級的沈宜虹就是個例子。她說,大陸學生念書很認真,生活只有宿舍、教室及圖書館,幾乎沒有娛樂,不像台生只要過得去就可以,讓她覺得在大陸念書很吃力,也把原本想在大陸繼續深造的意志給磨光了。 \n 不過,沈宜虹覺得到大陸念書可以擴大視野,包括接觸陸生、東南亞等外國學生,只是因為環境跟想法,讓她不想留在大陸工作,但不排除到東南亞工作,所以她現在都會看東南亞國家的求職訊息。

  • 趣說天津話-一擔一挑

     在古代,兩個女婿之間最初稱為「婭」,但這個文言詞,太典雅,太古板,缺乏形象感。後來,人們就造出「連襟」這個口語詞去取代它。「連襟」指姐姐的丈夫和妹妹的丈夫之間的親戚關係。例如:「他是我的連襟」,「他們倆既是同事,又是連襟」等。連襟間,可依據夫人的長幼之序,分稱「襟兄」「襟弟」。「連襟」就是比喻關係親近的意思。 \n 古時,「連襟」也可稱為「連袂」。「連袂」也是姊妹丈夫的互稱。例如宋人吳曾《能改齋漫錄》記載:「李參政昌齡家,女多得貴婿,參政范公仲淹,樞副鄭公戩,皆自小官布衣選配為連袂。」這是說:宋代政治家范仲淹和鄭戩,都是李昌齡的乘龍快婿,他們倆就是「連袂」「連襟」。 \n 所謂「連袂」,其字面義就是手拉手的意思,比喻同來同往。後來,只用「連襟」來指稱這種兩個女婿的互稱;而把「連袂」這個詞兒,讓位給一般的朋友關係了。例如:「連袂而往」、「連袂而至」、「連袂登臺獻藝」等。後來,可能是為了加以區分,就將朋友之間的「連袂」寫成「聯袂」了。 \n 「襟」指上衣前部,「袂」指袖子。所謂「連襟」「連袂」,就是兩位先生的上衣和袖子都連在一起了。您看,這不就是「一根線上拴著的兩個螞蚱──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 \n 天津話與眾不同,「連襟」在天津稱為「一擔一挑」。在河北省一帶也說成「一擔挑」。遍查各種《稱謂詞典》,古往今來,還真沒有「一擔一挑」、「一擔挑」的說法。何謂「一擔一挑」?就是一條扁擔挑著兩個筐。這扁擔挑在誰的肩上呢?當然是挑在老丈人的肩上了。多年前,筆者曾看到逃難的一家農民,挈婦將雛,挑著一副擔子艱難前行的情景,一根扁擔挑著的兩個筐裏,各坐著一個幼兒。 \n 「一擔一挑」,就形象地比喻姑爺們與岳父利益攸關的關係。老岳父有兩個千金,倆千金各自嫁了人。但岳父母對出了閣的閨女的關愛有增無減,而這種關愛更多落實在姑爺身上。 \n 新婚姑爺被稱為「嬌客」,丈母娘疼姑爺,那是在轍的事兒。岳父岳母和姑爺的關係,姑爺之間的關係,就是八個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n 當然,這「一擔一挑」,是形象化的比喻,只是說說而已。真的一頭兒筐裏坐著一個大老爺們兒,加一塊兒得三百來斤,誰挑得起來?不把老泰山壓死才怪?!

  • 復徵證所稅 立院21案濃縮5版本

     攸關復徵證所稅的《所得稅法》相關修法,昨日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首度付委攻防,立法院財委會召委盧秀燕表示,力求將法案送出委員會,交付朝野協商處理。朝野共提出10版本、21案併案審查,至截稿前,21案已完成逐案逐條宣讀,尋求最後共識濃縮成5個版本。 \n 新任財政部長張盛和昨日一早8點交接,特別以朋友期勉的一句話「大膽擔大擔」,強調他接下重擔的惶恐心情。『值此艱難時刻,我朋友從各地傳簡訊給我,「大膽擔大擔」,後面應接人孤島不孤,因為我想到我不是一個人回來。』 \n 民進黨立委許添財、親民黨立委李桐豪等提案要求撤案,惟財政委員會進行表決,在國民黨立委護航下,在野黨提案撤案遭封殺。隨後朝野輪番協商,相關證所稅的10版本、21案截至晚間9點才完成逐案宣讀,財委會仍持續挑燈夜戰,期尋求共識濃縮成5個版本再送院會協商。

  • 三少四壯集-一百年前的聖誕大餐

     聖誕時分,不如談談「聖誕大餐」。 \n 上世紀七十年代以前,沒吃過「聖誕大餐」的香港人,恐怕未算見識過什麼是「豪」的聖誕節。聖誕大餐的「大」,用得世俗而精準,世俗者在於直接點破心底的欲望渴求,精準者在於深刻描述了菜色的豐盛充盈,看見這個「大」字,我們幾乎登時看見一個人坐在餐桌面前,眼睛張得大大的,嘴巴張得大大的,然後,把兩雙手張大,狼吞虎嚥地把所有能夠塞進嘴巴的食物都吞進腸胃。這是文字的精妙,等同繪畫與攝影。 \n 但這個「大」字並非香港人所發明,在清代,廣州城內,洋人疾走,吃西餐是很摩登的上等享受,在潮陽做了兩年縣令的浙江人陳坤即曾在〈嶺南雜事詩鈔〉裡以詩詠之,題曰「食大餐」,詩前有注謂「仿洋人羅列饗食謂之食大餐」,詩云:「古人饗食禮尤繁,不似貪饕手致餮;彷彿屠門甘大嚼,鳴鐘列鼎愧同論。」 \n 香港掌故專家梁濤先生曾有研討指出,西餐由廣州而澳門而香港,逐漸在華人社會流行普及,而其吃法,跟今天有別,「從前正式的西餐,是將各種菜式排列在食客面前,任食客大嚼的,有點像今日吃自助餐時,那張放食品的桌子的情形,只是份量比今日的自助餐為少而已。食物全部放在食客面前,侍應生站在旁邊,食客指一指吃什麼,侍應生就將食客要吃的那一味東西拿到面前,任食客歡喜吃多少就吃多少」,氣勢沛然,難免令我們聯想到唱「擔番口大雪茄,充生哂認經理」的梁醒波。 \n 梁濤先生又記錄了1905年二月份〈循環日報〉上的一段廣告,那是一間叫做「鹿角酒店」的西餐單,如今重溫。不無趣意;當時的餐廳向顧客提供兩類選擇,一曰「小餐」,一曰「大餐」,前者九毫,後者一圓, 菜色分別如下。 \n 小餐菜色:1.蟹肉泮絲湯;2.焗鮮魚;3.牛扒;4.茨會雞;5.番茄蛋;6.燒豬排;7.燴火腿;8.凍肉;9.咖喱蝦;10.炮茨仔;11.桃菜;12.布甸;13.夾餅;14.咖啡;15.糖茶;16.牛奶;17.芝士;18.鮮果。 \n 大餐菜色:1.吉士豆湯;2.炸魚;3.燒白鴿;4.炸西雞;5.大蝦巴地;6.路粉鴨肝;7.燒牛肉;8.燴火腿;9.凍肉;10.咖喱奄列;11.燴茨仔;12.燴蘿蔔;13.糖果布甸;14.杏仁餅;15.炸蛋絲;16.咖啡;17.糖茶;18.牛奶;19.芝士;20.鮮果。 \n 一百年前的香港,一圓已夠供養許多人整整一個月了,用之以吃大餐一頓,不能不算是超豪華支出,非大富人家絕對沒法負擔,這又替大餐的「大」字再添新解了。 \n 說到聖誕大餐之「大」,除了渴求、除了豐盛、除了昂貴,在某些情況下,尚可產生某些特殊定義,譬如說,假如遭逢戰爭,假如困餓已久,只要能夠在聖誕來臨時吃上一頓安靜而充實的飯,這樣的餐食,在心理意義上, 便是聖誕「大」餐了。

  • 往事知多少

     在遠處看,或許是歷史;或許只是一齣戲。在裡面看呢,是苦難,也是人生。而這一段歷史,這些曾經在舊時代裡活躍著的人,也都將一個個走下歷史的舞台,再也不會復返了。 \n 根據張叔倫的數據,李蘭說,你們林家這個「超級大地主」,完全是個「空架子」。按「轉變期中經濟成長規律」的發展,它會自然消滅的。縱使不通過「抗戰」、「解放」、「土改」這五關六將,它也是生存不下去的。 \n 張叔倫這位美國專家所訓練出來的中國農業經濟的調查員,所收集的數據,便說明得很清楚。 \n 「維瑩呀,」叔倫告訴小瑩說,「妳這位林三少奶奶的家當也很有限呢。」 \n 「我有什麼家當呢?我是個真正赤貧的無產階級,」小瑩微笑地說,「我只嫁了個大地主的兒子就是了。」 \n 「文孫這位『大地主的兒子』的家當也很有限,」叔倫說,「還抵不上戰前一位中學教員呢。」 \n 「指導員,」小瑩說,「我看不止哎!」小瑩畢竟做過三天的「少奶奶」,她深知林家的底細呢。 \n 「少奶奶,」叔倫開玩笑地說,「我們研究農業經濟的,結論要根據統計數據嘛。」 \n 以下便是張叔倫在林家「賬房」,和「林放鶴堂家庭圖書館」中收集的「數據」: \n 林放鶴堂,根據當地傳統通用土地單位,擁有良田八百擔。每「擔」合四市「畝」計,這家「超級大地主」有耕地三千二百畝。六華畝抵一英畝,則林家是個有耕地約五百三十英畝的稻作「農場」。 \n 一個五百英畝的農場,在北美洲(包括美國和加拿大)、澳洲、南美的巴西、阿根廷,乃至中、西歐,都只算是個「中級農場」。在這種農莊中操作的全時自耕農和僱農,大致不會超過十幾個成年農民──農忙時臨時工除外。 \n 以一個五百英畝的農場收穫所得,來供給場主的營業利潤和十來個全工和半工的工資,則其利潤不會太小,工資也不會太低。所以在那工商業相當發達的歐美國度裡,城鄉之間的經濟差距,不會太大。 \n 但是在中國可就不一樣了。且看這同樣面積的中國稻作農莊,養活多少人: \n 林家的主人便有四個已婚的兄弟和一位未婚的妹妹。按林氏堂規,未嫁或殘廢女子,在家庭「析產」時,應分得男子應得財產之一半。林家在「七七事變」時,四兄弟已生子女十餘人──包括文孫在內的堂兄弟七人,而文孫的三位嬸母(和一些不知名的二叔的情婦),甚至文孫的母親,都還在繼續「生產」之年。 \n 三十年代中期某一農曆新年,他們四兄弟均回莊過年、祭祖。四人乃做個「析產」而不「分家」的「試分」──把全家田地房產,試分為五份。四兄弟各「一份」;未婚四妹「半份」;另留「半份」為莊園「維修費」。這樣一分,則四兄弟每人僅有水旱田六百四十市畝、或一百六十「擔」,約合一百零六「英畝」,而一百零六英畝,在歐美就只算個中農或小農了。 \n 這個中國「超級大地主」,四兄弟的個別土地生財,按歐美標準,既然只是四個「中小農」,那他們的下一代「文字輩」十餘人,按歐美標準,那就在「清寒線」之下了。 \n 就拿當時的中國標準來說罷。那時長江流域各城鎮,中學教員的薪金,平均每月銀元一百塊,年薪一千二百元。但是他們林家「文字輩」(文孫是文字輩的老三),如坐吃山空,靠地租過日子,他們每年所得,不可能超過一個普通的「中學教員」。 \n 中國又是個「多妻制」的國家,愈有錢、則老婆愈多、兒子愈多。兒子一多,則偌大「祖業」,來個「諸子均分」,則各人就所得無幾了。老頭子做了一輩子的官,貪得萬貫家財,「三代」以後的子孫,也就是一窠窮光蛋了。所以傳統中國有句諺語,叫「一代做官、三代打磚」,指的就是這個現象。 \n 所以張叔倫這位農業經濟專家,說小瑩這位少奶奶和她丈夫的家當,抵不上一個中學教員。他們林家到再下輩──(「明字輩」)──如靠「祖業」吃飯,那就是「無產」階級了。 \n 叔倫認為中國的「大地主」與歐美的大地主不一樣。中國的大地主幾乎全是「官僚地主」──做官的人,以貪贓枉法方式所得來的金錢,向農村土地投資,謀求利潤。所以「土地」,則是傳統「官僚」的「儲蓄銀行」。現代儲蓄銀行中所發的「利息」,其性質便是傳統中國地主所收的「地租」。 \n 但是傳統中國,沒有傳統歐洲的「長子繼承制」──中國的家庭財產或「祖業」,例由諸子「均分」;而中國又是個「多妻制」的國家,愈有錢、則老婆愈多、兒子愈多。兒子一多,則偌大「祖業」,來個「諸子均分」,則各人就所得無幾了。老頭子做了一輩子的官,貪得萬貫家財,「三代」以後的子孫,也就是一窠窮光蛋了。所以傳統中國有句諺語,叫「一代做官、三代打磚」,指的就是這個現象。 \n 美國的民主大師桀符生,和十六、七世紀來華傳教的耶穌會教士,都曾對中國的農業制度,讚不絕口呢!──雖然這一制度也妨害了中國工商業的發展。 \n 中國沒有「長子繼承制」,據張叔倫這位受過西方現代經濟學訓練的專家看來,也是「資本」和「土地」不能過分「集中」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資本主義」在中國遲遲起不來的原因之一。 \n 「土地和資本不能過分集中,」叔倫說,「這是我們祖先維持社會安定的最聰明的發明。」孔子說「不患寡而患不均」。中國的傳統農業經濟思想家,就是按照這條孔子思想路線來安排其經濟制度的。這種制度不算太壞。相反的,它還有維護淳樸的農業社會的許多優點,美國的民主大師桀符生,和十六、十七世紀來華傳教的耶穌會教士,都曾對中國的農業制度,讚不絕口呢!──雖然這一制度也妨害了中國工商業的發展。 \n 中古乃至近代歐洲的農業經濟時期,亦有其官僚地主(封建王公),和教會地主(各地的教堂),但是這些土地生財,在個人家庭則通行「獨子繼承制 \n (文轉B11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