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法官提名人的搜尋結果,共268

  • 監委人事釋憲案不受理 賴香伶:大法官為多數暴力開綠燈

    監委人事釋憲案不受理 賴香伶:大法官為多數暴力開綠燈

    立法院去年處理監察院人事同意權案,因國民黨團強力杯葛,民進黨團挾著國會過半席次優勢,用投票表決終止審查直接進行投票,在野黨質疑程序有瑕疵提出釋憲案。不過,大法官認為立法院會屬於國會自律範圍,昨決議不受理。民眾黨立委賴香伶表示,第六屆監院人事案,是修憲後20多年來首次沒經過立委詢答就表決通過的人事案,未來是否只要立法院多數黨同意,人事案都能不用審查就逕付表決通過,大法官為多數暴力開綠燈,深感遺憾。 去年7月立法院臨時會進行監察院人事同意權審查,國民黨團認為監委提名人有酬庸之嫌,占領主席台強烈表達反對,但民進黨團靠著過半席次優勢強行清場,並提出停止審查逕行表決,形成監委提名人未經質詢審查程序就逕自投票,國民黨、民眾黨、時力當時均質疑未經實質審查,有違憲之虞,合作連署提出釋憲案。 針對大法官決議不受理該釋憲案,理由為屬於國會內部自律事項,釋憲機關應該尊重。賴香伶說,大法官以立法院內部的議事行為,並未直接對外發生效力,不具法律性質及位階,就因此認定不得聲請解釋的理由,證明司法院大法官們與人民期待的憲法價值越來越遠。 賴香伶說,2001年因應憲法增修條文修正,立法院三讀修正通過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29條、第30條條文,立法理由明定被提名人應列席說明及備詢義務,被提名人本來就應該接受立法院的質詢。 此次釋憲案多數大法官決定不受理,賴香伶批評,無疑為立法院的多數暴力開綠燈;在沒有依法律程序、真正接受民意授權的立委詢答、洗練的監委,如何取得他們行使職權的正當性,大法官的不受理決定,乍看之下是為他們背書,但實際上卻是剝奪了他們取得人民認可的機會。

  • 監委人事案未照程序被提釋憲 大法官竟不受理  國民黨團痛批大法官護航執政當局

    監委人事案未照程序被提釋憲 大法官竟不受理 國民黨團痛批大法官護航執政當局

    季節/台北報導 去年立法院審議陳菊等監委被提名的人事案時,民進黨團在未完成所有法定程序的情況下,就強行表決通過,隨後在野三黨團提出釋憲,大法官卻於今日認定這是國會自律事項,決議不受理。隨後國民黨發表聲明,表示看到如此護航執政當局的大法官們,人民對司法改革還能有期待嗎? 國民黨團表示,本屆立法院審查第六屆監察院陳菊等人的人事同意權案,國民黨團聯合民眾黨團及時代力量黨團等在野41名立法委員要求司法官大法官會議針對民進黨團未經法定民主審議程序,以席次人數優勢強行變更議程,表決通過監院人事案。國民黨團認為民進黨團此舉有明顯程序瑕疵,應屬違憲,故向大法官聲請釋憲。並聲請暫時處分,要求被提名人不得就任及行使職權。 然大法官會議卻以立法院議事屬國會自治事項,表示司法機關應予以尊重。國民黨團對大法官們的表現,只有二個字,「失望」!國民黨團只想問問大法官們?駁回釋憲申請解決了民進黨團違反民主程序的瑕疪嗎?回應在野黨及全民的質疑了嗎?大法官們只想做太平時期的太平大法官嗎?還是現在民進黨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五權一把抓,自認為是執政團隊的一員。去年7月,執政黨以多數暴力強制議決的事實不待調查而已臻明顯,此為國人所盡知而唯獨大法官視而不見,大法官們要為民進黨護航到這等程度嗎? 國民黨團指出,現在應該獨立的機關中選會、通傳會(NCC)都自甘淪為執政黨的東廠打手,打擊異己。現任大法官們絕大部分都由蔡英文提名,民進黨立委以多數暴力同意通過任命的,會自己人打臉自己人嗎?不可能! 看到今天大法官們此等自願作為當政者棋子的表現,只能對大法官們說一句,司法改革應從大法官會議的獨立性開始!除了「失望」外。人民不想相信司法!人民始終看不到司法改革,不是没有原因的,不是嗎? 國民黨團指出,黃虹霞大法官不同意見書中強調,立法權雖然具高度自律性,但是亦不能當然免於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之束縛,否則不但係肯定多數暴力,有違民主原則,更有淪入獨裁之高度風險。 國民黨團表示,從近五年的立法院運作觀之,執政者在立法院運作中過度濫用贏得的權力,已讓社會民主政治及國會陷入「多數暴力、民主獨裁」的高度風險之中,今日的國會民主已淪為多數的暴政!面對執政黨的多數暴力,大法官卻置身事外,迎合、附從當權者的政治立場而曲解憲法解釋。國民黨團對此要再次表達強烈遺憾、失望!

  • 大法官不受理監院人事案釋憲案 藍黨團失望痛批大法官甘淪當政者棋子

    大法官不受理監院人事案釋憲案 藍黨團失望痛批大法官甘淪當政者棋子

    民眾黨立委賴香伶等41人認為立院臨時會進行監察院人事同意權審查不完備,向大法官聲請釋憲,大法官今天決議不受理。對此,國民黨團痛批,民進黨近5年在立法院運作過度濫用贏得的權力,讓國會陷入「多數暴力、民主獨裁」的高度風險之中,但大法官自願作為當政者棋子,只有「失望」兩個字。 監察院去年7月審查監委人事案,民眾黨立委賴香伶等41人,認為審查程序不完備,向大法官聲請釋憲。大法官認為,立法院相關決議不具法律性質及位階,且屬國會內部事項,決議不受理。 對此,國民黨團質問大法官,駁回釋憲申請解決了民進黨團違反民主程序的瑕疪嗎?回應在野黨及全民的質疑了嗎?大法官們只想做太平時期的太平大法官嗎?還是現在民進黨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五權一把抓,自認為是執政團隊的一員? 國民黨團說,去年7月,執政黨以多數暴力強制議決的事實不待調查而已臻明顯,此為國人所盡知而唯獨大法官視而不見,大法官們要為民進黨護航到這等程度嗎? 國民黨團表示,現任大法官們絕大部分都由蔡英文提名,民進黨立委以多數暴力同意通過任命的,會自己人打臉自己人嗎?不可能!看到今天大法官們此等自願作為當政者棋子的表現,只能對大法官們說一句,司法改革應從大法官會議的獨立性開始,除了「失望」外,人民不想相信司法,始終看不到司法改革,不是没有原因的,不是嗎? 不過,大法官黃虹霞在不同意見書中強調,立法權雖然具高度自律性,但是亦不能當然免於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之束縛,否則不但係肯定多數暴力,有違民主原則,更有淪入獨裁之高度風險。 國民黨團說,從近5年的立法院運作來看,執政者在立法院運作中過度濫用贏得的權力,已讓社會民主政治及國會陷入「多數暴力、民主獨裁」的高度風險之中,今日的國會民主已淪為多數的暴政,面對執政黨的多數暴力,大法官卻置身事外,迎合、附從當權者的政治立場而曲解憲法解釋。國民黨團對此要再次表達強烈遺憾、失望。

  • 共和黨穩了!大法官任命表決 參議員改變心意不跑票

    共和黨穩了!大法官任命表決 參議員改變心意不跑票

    由共和黨掌控多數的美國聯邦參議院,預料將在下周,就川普總統的大法官提名人貝雷特女士,進行確認表決。就在投票前,共和黨先得到利多消息,原先打算跑票的阿肯色州參議員穆考斯基女士(Lisa Murkowski),24日宣布會投票給貝雷特,民主黨翻盤的微小希望篤定幻滅。 穆考斯基本來表態,反對在大選前就貝雷特任命案表決。但她24日改變立場,表示對提名人最恰當的考慮方式,就是對貝雷特善加評估,也就是「基於她的條件來判斷。」 她表示,在最後一個問題浮現眼前時,「我的答案是『同意』。」 穆考斯基任期到2022年,下個月選舉並未面臨連任壓力。川普在2018年提名保守派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為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接替退休的甘迺迪大法官時,穆考斯基當時投下反對票。

  • MLB》美議員痛斥太空人:一群可悲的作弊者

    MLB》美議員痛斥太空人:一群可悲的作弊者

    休士頓太空人17日打敗光芒,再拿1勝就可重返世界大賽。美國共和黨參議員薩斯(Ben Sasse)數日前於大法官提名公聽會上長篇大論,批評太空人是一群可悲的作弊者。「所有棒球迷都知道太空人作弊,他們偷暗號,敲打垃圾桶,在歷史留下許多恥辱。他們沒有受到應得的懲罰。」 薩斯語氣和緩但用字強烈地痛斥太空人,旁邊的共和黨德州議員克魯茲(Ted Cruz)和康寧(John Cornyn)都有點尷尬。康寧開玩笑說:「感謝言論自由保障了這個錯誤的觀點。」太空人畢竟是德州球隊,是共和黨自己人罩的。 公聽會當時太空人面臨0勝3負絕境,薩斯假定太空人會不擇手段存活下來,但是主審無論如何都不會偏袒光芒或太空人。薩斯只是要勉勵被提名大法官的艾咪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畢生都能像主審一樣保持公正。 太空人作弊案爆發後的首季就是縮短球季,被禁賽的人只需服刑60場,球員全體免罰,例行賽沒有觀眾所以也不會被噓。棒球作家Mike Mazzeo推文表示:「太空人作弊摘冠,聯盟不處罰他們,現在又擴充季後賽席位讓他們晉級。」太空人勝率不到五成居然有機會打世界大賽,聯盟對他們是否寬容過頭了?

  • 拜登又口誤 在選參議員

    拜登又口誤 在選參議員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團隊12日發布聲明,證實拜登第3次新冠病毒篩檢呈陰性。同日拜登首度前往關鍵州俄亥俄舉行造勢,他承諾將確實執行「購買美國貨,支持美國工作」政策,還強調「現代科技由美國而非中國領軍」。他在活動中也再度口誤稱自己正競選「參議員」,川普立刻開酸,稱拜登「等不及再當參議員了!」。  拜登12日前往知名汽車品牌吉普(Jeep)發源地托雷多(Toledo),說明其經濟政策,包括提供可負擔健保及住房、創造1860萬個工作機會、年收入40萬美元以下者不須加稅等。他還強調,將針對把工作機會移出美國的企業課徵罰款,把工作帶回美國的製造業則可獲得獎勵。  拜登批評川普「只在乎股市」、「只幫有錢人減稅」。新冠疫情爆發後,美國死了20多萬人,川普早知道嚴重性,卻「什麼都沒做」,導致俄州等製造業工作大量流失。此外,他也炮轟川普急著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就是想取消歐記健保」。  屢次失言、精神狀態甚至因此受到質疑的拜登,這次也沒讓川普「失望」。他在活動結束時表示:「我以驕傲的民主黨人身分,競選參議員」,他隨即改口:「我過去曾以驕傲的民主黨人身分參選副總統,現在以同樣身分競選總統」。這是繼2月後,拜登第2次說自己在競選參議員。  拜登也被記者問及,大法官提名人巴雷特的天主教信仰是否應納入提名考慮,他未正面回答,僅稱過去他也曾與「1個摩門教參議員、州長」競選,卻怎樣都說不出對手的名字。拜登說的正是2012年大選與歐巴馬競爭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麻州州長羅姆尼(Mitt Romney)。  同時,拜登的推特官方帳號也鬧烏龍,前1分鐘推文說拜登在賓州,隨即又稱拜登在俄州。  消息曝光後,川普立即抓住機會發推,「瞌睡喬今天過得特別糟糕。他記不起羅姆尼的名字,又說他在競選參議員,還忘記自己在哪個州...只能說這就是瞌睡喬!」。川普的競選團隊也在推特轉發現場影片並開酸,「拜登已經等不及要再度成為參議員了!」。

  • 迴避總統大選訴訟 巴雷特不回應

    迴避總統大選訴訟 巴雷特不回應

     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昨起一連4日舉行對最高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巴雷特的聽證會。她在參院司委會開場白強調,若擔任大法官,審理案件會按照法律,而非個人保守觀點決定。司委會主席葛蘭姆(Lindsey Graham)預期委員會在22日通過巴雷特提名,最慢在25日交付全院表決。在共和黨以53席對民主黨47席情況下,巴雷特提名應可輕騎過關。  最慢25日表決  時值大選前的敏感時刻,民主黨要求巴雷特在接下來有關大選的相關訴訟、甚至涉及歐巴馬平價醫保的案件都要迴避,但巴雷特暫未就此回應。  巴雷特在開場的發言稿中指出,自己獲提名遞補已故大法官金斯柏格的遺缺,深感無人能取代她在司法界的貢獻。她也向另一位保守派已故大法官史卡利亞致意,表示會跟隨其恩師的步伐,判決時按法律觀點,而非法官個人的保守立場;又說會通過敗訴方以及被告若是自己子女的觀點審視自己的判決。  保守派占絕對優勢  她強調法院並非用來解決公眾生活中的每一個問題與糾正每一個錯誤,政策制定應由民選官員與機構負責。巴雷特的任命若過關,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大法官將增至6人,自由派則壓縮至僅剩3人,影響所及,日後墮胎權、擁槍權、甚至有關這次總統大選的爭議(如通訊投票),都有可能對民主黨和自由派不利。  賀錦麗VS.葛蘭姆受矚目  民主黨的參院少數黨領袖舒默遂向巴雷特喊話,呼籲她應該在大選相關的官司上迴避,認為她無法在此事上做到不偏不倚,稱川普急於提名她,就是為了讓她參與大選相關訴訟,所以更該避嫌。但巴雷特未予回應。  聽證會另一大亮點是葛蘭姆與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的交鋒。葛蘭姆今年力拚連任,但陷入苦戰,亟需巴雷特的聽證會成為鎂光燈焦點。但他2018年曾承諾若川普任期的最後一年出現大法官空缺,共和黨將等待下一次選舉結束再提名人選,現在則落得如何自圓其說的窘境。而賀錦麗則被賦予擔任質詢巴雷特的砲手,但犀利詰問也可能造成反效果。外界認為她應該會著重在釐清巴雷特對於墮胎權與歐記健保的立場對美國人的巨大影響,而非咄咄逼人攻訐其保守立場。  儘管民主黨無法阻撓巴雷特任命案。但透過關鍵聽證會仍可凸顯兩黨政策差異,包括墮胎、槍枝管控、非法移民等,並重新激起選民對於選戰的關注與變數。

  • 競選趴趴走 川普成超級傳播者

    競選趴趴走 川普成超級傳播者

     川普2日宣布確診新冠,但據美媒引述白宮官員談話指,川普早在10月1日快篩就呈陽性。川普染疫後,追蹤接觸史和傳染源,成為當局的大難題。上月底的大法官巴雷特提名儀式,讓白宮玫瑰園成了練蠱場,白宮內部、共和黨高層、國會和競選團隊的群聚疫情愈燒愈烈,空軍一號專機也可能是傳播病毒的大溫床。如今除了川普伉儷,包括參議員、協助辯論準備的前州長都呈陽性,疫情已轉為動搖國本的大災難。  大頭染疫 動搖國本  據報導,川普1日結束募款活動返回白宮後接受快篩,竟然出現陽性反應。之後他進行PCR檢測仍是陽性,因此在2日凌晨發推特宣告自己和夫人確診。川普御醫康利3日告訴媒體,總統確診72小時,一度引發外界譁然,推算川普9月30日就確診,也就是說,他即使知道遭感染,還繼續趴趴走1整天。白宮趕緊消毒,稱72小時是指生病跨進第3天。  川普入院,白宮、國會和共和黨團隊,也燒出一大串的新冠群聚疫情。《紐約時報》4日報導,9月26日川普在白宮,宣布提名巴雷特為大法官人選儀式所引爆的群聚感染,至少7人檢測呈陽性,而風險更大的是當天在白宮室內的社交活動。川普和以共和黨人為主的賓客,在橢圓形辦公室、外交接待室閒聊對話,加上戴口罩者希,都符和超級傳播者活動的構成條件。  親信助理接連確診  白宮表示,當天參加提名儀式的來賓均經檢測為陰性。不過,目前不清楚有多少人之後呈現陽性。但紐時強調,依照川普的行程,當天在白宮室內的聚會,是川普當周唯一和親信、家人、助理或支持者親近接觸的場合。  上月29日於克里夫蘭的首場辯論會前,川普在27到29日,都舉行閉門準備會議,與會者包括前顧問康威女士、競選總幹事史泰平、前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等人。前2者在川普染疫後次日確診,克里斯蒂3日證實感染,並入院治療。朱利安尼宣稱自己陰性。  參眾院考慮全面檢測  此外,總統專機也是另一個病毒集散地。空軍一號上的常客,包括第一夫人梅蘭妮亞、資深顧問希克斯、川普的私人助理盧納,也在老闆入院後24小時確診。  總統和3位共和黨參議員染疫,令國會山莊陷入恐慌。沒有實施強制戴口罩令的參眾兩院,為此考慮讓所有議員接受檢測。  攸關大法官提名人巴雷特確認聽證會的參院司法委員會,已有2位成員成了疫員,但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3日表示,聽證會將如期自本月12日起展開。不過,一旦巴雷特任命案交付全院表決,全體參議員必須親自到場投票。

  • 川普身旁多人染疫 超級傳播事件曝光

    川普身旁多人染疫 超級傳播事件曝光

    自美國總統川普確診後,外界紛紛關注如何傳染到自稱日日接受檢測的川普如何遭到傳染,以及為何鄰近的多位共和黨議員與同行記者也同樣染疫。據英媒《獨立報》指出,川普於9月26日提名大法官巴瑞特時,會場僅少數人遵守防疫措施,讓這場原本被視為「十月驚奇」的隆重儀式恐成為「超級傳播事件」。 除了川普夫婦確診之外,目前已確診的包括共和黨籍參議員提里斯(Thom Tillis)、李(Mike Lee)、白宮前高級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聖母大學校長詹靜思(John Jenkins),以及當時隨行採訪的3名白宮記者團記者,這7人都出席了川普9月26日於白宮宣布提名保守派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為大法官的場合。 報導表示,這場在白宮玫瑰花園舉行的提名儀式上,幾乎沒什麼人完全遵守防疫措施,許多參與者彼此擁抱、握手、未戴上口罩交談,彷彿疫情沒發生過一樣。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指出,美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雖然有戴上口罩,但一離開會場與他人肘擊示意時就拿掉,而同場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以及川普防疫愛將阿特拉斯(Scott Atlas)全場沒戴口罩,確診的參議員李更被媒體捕捉到沒戴口罩就與人握手相擁的畫面。另外,巴瑞特與其丈夫曾於夏季時確診,但現已痊癒。 而自川普親近幕僚希克斯(Hope Hicks)確診後,隨即傳出川普確診的消息,也讓媒體追蹤可能的病毒傳播事件與傳播者。《獨立報》指出,在川普赴紐澤西與明尼蘇達州等造勢場與他見面或同行的人、白宮記者與國會記者、共和黨議員以及確診議員們所屬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都是可能的病毒傳播場合與傳播者。 至於目前也確診的共和黨主席丹尼爾(Ronna McDaniel)雖然沒參加大法官提名儀式,不過她於前一天曾與川普見過面。另外,川普競選連任總幹事史泰平(Bill Stepien)也於2日傳確診。 由於自由派金斯伯格大法官(Justice Ruth Bader Ginsburg)日前過世,讓川普有機會在選前任命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接替,不僅加深兩黨對立,更替即將舉行的選舉造成未知數,一度被視為「十月驚奇」。

  • 川普提名大法官  引爆三大戰場

    川普提名大法官 引爆三大戰場

    美國總統川普26日正式提名現年48歲的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以接替1周前病逝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提名公布後,參議院負責提名審核聽證會的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隨即表態,計畫在10月12日開啟聽證,10月22日舉行委員會投票。 雖然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26日尚未確認上述時間表,但從共和黨和白宮的協調程度來看,這基本上已經獲得黨內認可。換言之,參議院共和黨人很可能會趕在大選投票前舉行委員會和全院投票,之後再由川普任命。川普23日也已明確表示,他希望在11月3日大選日前任命大法官,以確保保守派主導的最高法院能針對爭議大選結果做出裁決。 共和黨在大選前突擊提名、甚至全院投票的做法,顯然民主黨非常憤怒。民主黨一致主張應等到明年新總統上台後,再推動相關議程。因此,接下來針對大法官的提名案,華府將出現3個戰場,兩黨黨爭也將進一步撕裂美國社會。 首先,大法官提名戰為參議院35個席位的改選增添變數,迫使尋求連任的參議員候選人和選民不得不考慮與大法官裁決相關的議題,比如墮胎合法性問題。這是提名戰牽動的第一個戰場。 此外,據國會研究服務處(CRS)的資料,自1975年以來,參議院審核並通過大法官提名所需時間平均都在70天左右,最快的一次是1993年金斯伯格的提名,僅花費43天。從川普提名開始,大選前僅僅剩下30多天的時間,加上國會尚有疫情救助案、政府開支案等法案待處理,參議院對川普提名人選的審核難免被指倉促。加上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身為審核委員會成員,必然會把握機會,阻撓委員會的投票。這就是第二個戰場。 第三個戰場則是,過去數月以來,川普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選戰主要圍繞新冠疫情、經濟困境、種族歧視、社會治安等話題,但都未能拉開彼此民調差距,而大法官的重要性,絲毫不亞於經濟和疫情因素。在選情乏力、民調落後的情況下,川普必然會透過提名年輕女性保守派大法官來為自己助選,鞏固基本盤的同時,力求擴大票源,尤其是那些反對墮胎權、支持擁槍權的中低層白人選民。拜登也希望借助反作用力,擴大自己的選民陣營,包括爭取更多溫和保守派的支持以及鼓勵更多自由派選民投票。 事實上,美國民意多數支持由選後的新總統提名大法官人選。在金斯伯格去世後的第3天,路透/益普索(Reuters/Ipsos)民調顯示,多數美國人反對川普和參議院共和黨人強推大法官人選的做法。62%美國成年人,包括半數共和黨人,支持大選結束後由新總統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選。自由派人士對最高法院進一步右傾的擔憂加重,也會促使更多人投票。 美國廣播公司和《華盛頓郵報》25日公佈的民調也顯示,57%的美國人支持由大選勝出者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選,只有38%的美國人支持由現任總統川普提名並由本屆參議院投票通過。

  • 趕11月3日前通過 有利選舉訴訟 川普正式宣布 提名巴瑞特遞補大法官

    趕11月3日前通過 有利選舉訴訟 川普正式宣布 提名巴瑞特遞補大法官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正式提名保守派聯邦上訴法院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補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柏格過世後的遺缺。 金斯柏格(Ruth Bader Ginsburg)18日因胰腺癌併發症逝世,享壽87歲。她生前素以捍衛人權著稱,也是聯邦最高法院威望最高的自由派大法官。 金斯柏格去世後,川普迅速展開補人提名動作,想趕在11月3日大選前通過新提名大法官的人事,將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優勢擴大為6比3。 美國最高法院共有9名大法官,都是終身職,由總統提名人選,經參議院同意後任命。共和黨在100席的參議院裡掌握53席的優勢。 「華爾街日報」指出,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正準備一個快速的時程,趕在11月3日大選前通過巴瑞特的大法官人事。巴瑞特的加入,牽動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今後幾十年整個倒向保守派。司法委員會可能在10月10日當週安排聽證,10月26日前完成全院表決通過她的人事案。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即將要面臨的關鍵大戰,就是大選後一週要處理俗稱「歐記健保」的平價醫療法(Affordable Care Act)的命運。 此外,巴瑞特的支持者指出,她身為服務於中西部的天主教徒,有助川普在重要的「鐵鏽帶」(Rust Belt)及5大湖地區(Great Lakes)固票,畢竟川普目前在這些地區的支持度落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鐵鏽帶」意指1980年代以降工業經濟趨於衰退的俄亥俄、伊利諾等幾個州。 川普迄今已任命2名保守派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分別是2017年的戈蘇奇(Neil Gorsuch)及2018年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編輯:陳亦偉)1090927

  • 川普的好運 美國的危機

    川普的好運 美國的危機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在與胰臟癌病魔纏鬥多年之後,於日前辭世。金斯伯格是美國最高法院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首位猶太裔的大法官,也是美國最高法院當中相當重要的自由派力量。她的辭世也留下了最高法院的一個空缺,而川普又有機會可以提名大法官人選了。  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終身職,除非過世或是有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請辭才會產生空缺,所以每一位大法官通常都會任職非常長的一段時間。也就是說,不是每個總統在任期內都有機會可以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誰會想到,一位「同理心赤字」、什麼都沒有放在眼裡的美國總統川普上任至今還不滿4年,就已經要準備任命「第三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了。這不但在近代是聞所未聞,大概也是空前絕後了。  對很多美國的知識分子來說,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存在就美國的國家、社會的存續發展,其實比總統更重要。因為大法官做為美國憲法的代言人,他們所做出的釋字對於憲政的穩定、行政立法的方向,甚至對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和風氣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所以很多人認為,替人民提名一位合適的大法官進入最高法院,反而是美國總統最重要的功能。  不管你喜不喜歡川普,從他上任至今已經提名兩位大法官,接著離大選只剩一個多月,又讓他再得到一次任命大法官的機會,這是命也好、運也罷,顯然這些時機就是默默推了川普一把,民主黨怎麼會不緊張?自由派怎麼會不憂心?可是讓川普的反對者更無力的是,不管川普的反對者出了什麼招、爆了多猛的料,似乎對川普一點影響也沒有,可以說川普好像越挫越勇。  所以無論是《富比世》最新爆料的新書《白宮公司》(這本書雖然傷不到川普,但會讓全世界都知道「台灣真的滿有錢的」),還是水門案記者伍德華報導川普隱瞞疫情嚴重性的《憤怒》,對川普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就連記者拿著錄音檔問他當初說過的內容,他都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他沒這麼說、記者聽錯了。原因無他,因為「他就是可以這樣做」,而且其他人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很多美國的知識分子從今年年初新冠疫情就開始意識到,一直以來以科學邏輯、獨立思考、自立自強為傲的美國,竟然也已經拆成了兩個無法互相理解的世界。而且雙方的對立跟分化,看起來也真的沒有解決方法。如果已經用盡手段,提出各種證據說明他們覺得川普不適任的原因,但是川普還是當選了,那他們又能怎麼辦?畢竟川普能走到今天,全部都是美國長久以來的制度和傳統賦予他的權力,你又能拿他怎麼辦?建國已經244年的美利堅合眾國,現在正面臨建國以來最大的危機。(作者為口譯工作者)

  • 王麗莎》川普的好運 美國的危機

    王麗莎》川普的好運 美國的危機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在與胰臟癌病魔纏鬥多年之後,於日前辭世。金斯伯格是美國最高法院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首位猶太裔的大法官,也是美國最高法院當中相當重要的自由派力量。她的辭世也留下了最高法院的一個空缺,而川普又有機會可以提名大法官人選了。  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終身職,除非過世或是有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請辭才會產生空缺,所以每一位大法官通常都會任職非常長的一段時間。也就是說,不是每個總統在任期內都有機會可以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誰會想到,一位「同理心赤字」、什麼都沒有放在眼裡的美國總統川普上任至今還不滿4年,就已經要準備任命「第三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了。這不但在近代是聞所未聞,大概也是空前絕後了。  對很多美國的知識分子來說,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存在就美國的國家、社會的存續發展,其實比總統更重要。因為大法官做為美國憲法的代言人,他們所做出的釋字對於憲政的穩定、行政立法的方向,甚至對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和風氣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所以很多人認為,替人民提名一位合適的大法官進入最高法院,反而是美國總統最重要的功能。  不管你喜不喜歡川普,從他上任至今已經提名兩位大法官,接著離大選只剩一個多月,又讓他再得到一次任命大法官的機會,這是命也好、運也罷,顯然這些時機就是默默推了川普一把,民主黨怎麼會不緊張?自由派怎麼會不憂心?可是讓川普的反對者更無力的是,不管川普的反對者出了什麼招、爆了多猛的料,似乎對川普一點影響也沒有,可以說川普好像越挫越勇。  所以無論是《富比世》最新爆料的新書《白宮公司》(這本書雖然傷不到川普,但會讓全世界都知道「台灣真的滿有錢的」),還是水門案記者伍德華報導川普隱瞞疫情嚴重性的《憤怒》,對川普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就連記者拿著錄音檔問他當初說過的內容,他都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他沒這麼說、記者聽錯了。原因無他,因為「他就是可以這樣做」,而且其他人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很多美國的知識分子從今年年初新冠疫情就開始意識到,一直以來以科學邏輯、獨立思考、自立自強為傲的美國,竟然也已經拆成了兩個無法互相理解的世界。而且雙方的對立跟分化,看起來也真的沒有解決方法。如果已經用盡手段,提出各種證據說明他們覺得川普不適任的原因,但是川普還是當選了,那他們又能怎麼辦?畢竟川普能走到今天,全部都是美國長久以來的制度和傳統賦予他的權力,你又能拿他怎麼辦?建國已經244年的美利堅合眾國,現在正面臨建國以來最大的危機。 (作者為口譯工作者)

  • 期待這樣的大法官

    期待這樣的大法官

     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柏格,本月19日因胰臟癌過世、享壽87歲,川普將補提名一位女性保守派大法官。金斯柏格終身致力推動兩性平權,勇於挑戰威權體制,曾為了新聞自由槓上川普;反觀我們的大法官被蔡英文總統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人民如何期待司法能真正改革?  金斯柏格是美國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傳記電影《法律女王》就是以她終身為女性平權奮鬥為題材,她留給世人最知名的名言:「我不要求性別給予我特權,我要求的是人們將他們的腳,從我們的脖子上拿開。」  金斯柏格的逝世不只翻攪美國大選,美國各界對她促進美國社會變革的貢獻,紛紛表達無限感念。她雖是自由派大法官,始終維持法律見解的公正性,接地氣不拘泥法律人框架,樂於與普羅大眾溝通,甚至上脫口秀闡述理念,都是她深受美國各界推崇原因。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與希拉蕊選戰打的火熱時,金斯柏格受不了川普的滿口胡言,公開批評川普是一個騙子、非常自負,還說媒體對他的態度太過溫和。事後金斯柏格雖表示後悔對候選人言詞批判,已創下美國大法官公開評論政治先例。  川普當選總統後,舉凡不利於他的新聞報導,通通歸類假新聞,甚至形容是「美國人民的敵人」。這又惹惱了金斯柏格,她以水門案為例直接槓上川普,強調新聞自由的重要性,如果沒有新聞自由,這件醜聞可能永遠不會被揭露。  金斯柏格個子雖嬌小,全身散發令人敬佩的大法官風骨。反觀同樣肩負詮釋法律的我國大法官,卻好像是蔡英文總統家臣,呼之即來在總統官邸內,當著人民團體面前訓誡一番,凸顯我們大法官儼然皇權恩給,人民還能期待大法官風範嗎?  或許有人認為,我國大法官提名是交錯任期制,考量8年任滿後出路,難免有所忌憚,無法像美國大法官是終身職,可以暢所欲言,但金斯柏格為了維護新聞自由,有勇氣直接槓上總統,堅定維護歐記健保,捍衛墮胎權、擴大同性戀權益以及促進少數種族權利,堅定法律主張反而贏得保守派大法官及參眾議員尊敬。  我國現有15位大法官中,蔡英文總統提名的有11人,前總統馬英九提名僅剩4人,以現行大法官任期8年制度,11位英系大法官如果都拳拳服膺當權者,沒有挑戰威權勇氣,可預期諸如國民黨聲請《不當黨產條例》的釋憲結果,必然一路潰敗,因為我們的大法官中,找不出一個金斯柏格。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我見我思:郭石城》期待這樣的大法官

    我見我思:郭石城》期待這樣的大法官

    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柏格,本月19日因胰臟癌過世、享壽87歲,川普將補提名一位女性保守派大法官。金斯柏格終身致力推動兩性平權,勇於挑戰威權體制,曾為了新聞自由槓上川普;反觀我們的大法官被蔡英文總統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人民如何期待司法能真正改革?  金斯柏格是美國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傳記電影《法律女王》就是以她終身為女性平權奮鬥為題材,她留給世人最知名的名言:「我不要求性別給予我特權,我要求的是人們將他們的腳,從我們的脖子上拿開。」  金斯柏格的逝世不只翻攪美國大選,美國各界對她促進美國社會變革的貢獻,紛紛表達無限感念。她雖是自由派大法官,始終維持法律見解的公正性,接地氣不拘泥法律人框架,樂於與普羅大眾溝通,甚至上脫口秀闡述理念,都是她深受美國各界推崇原因。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與希拉蕊選戰打的火熱時,金斯柏格受不了川普的滿口胡言,公開批評川普是一個騙子、非常自負,還說媒體對他的態度太過溫和。事後金斯柏格雖表示後悔對候選人言詞批判,已創下美國大法官公開評論政治先例。  川普當選總統後,舉凡不利於他的新聞報導,通通歸類假新聞,甚至形容是「美國人民的敵人」。這又惹惱了金斯柏格,她以水門案為例直接槓上川普,強調新聞自由的重要性,如果沒有新聞自由,這件醜聞可能永遠不會被揭露。  金斯柏格個子雖嬌小,全身散發令人敬佩的大法官風骨。反觀同樣肩負詮釋法律的我國大法官,卻好像是蔡英文總統家臣,呼之即來在總統官邸內,當著人民團體面前訓誡一番,凸顯我們大法官儼然皇權恩給,人民還能期待大法官風範嗎?  或許有人認為,我國大法官提名是交錯任期制,考量8年任滿後出路,難免有所忌憚,無法像美國大法官是終身職,可以暢所欲言,但金斯柏格為了維護新聞自由,有勇氣直接槓上總統,堅定維護歐記健保,捍衛墮胎權、擴大同性戀權益以及促進少數種族權利,堅定法律主張反而贏得保守派大法官及參眾議員尊敬。  與金斯柏格同樣堅持以人民權益為本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茲,是死硬保守派,依然可以暫時放下共和黨政黨利益,支持歐記健保及反歧視條款,還推翻限制墮胎權的個別州法,搞得川普曾痛批羅伯茲是共和黨執政的惡夢,反而彰顯大法官的超然地位。  我國現有15大法官中,蔡英文總統提名的有11人,前總統馬英九提名僅剩4人,以現行大法官任期8年制度,11位英系大法官如果都拳拳服膺當權者,沒有挑戰威權勇氣,可預期諸如國民黨聲請《不當黨產條例》的釋憲結果,必然一路潰敗,因為我們的大法官中,找不出一個金斯柏格或羅伯茲。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大法官之爭 6共和黨議員恐倒戈

    大法官之爭 6共和黨議員恐倒戈

     大法官是否在大選以前提名加劇了美國黨爭。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20日公開呼籲共和黨參議員,秉持良心選前不要對總統川普的任何提名人選進行投票,並批評川普濫權、粗暴地行使政治權力。他表示如果當選,會提名一位非裔女性出任大法官。川普則強調,他手中已經有5人名單,將在本周五或六就提名大法官人選。  拜登特別選在費城的國家憲法中心發表演說,他強調:「總統與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粗暴地決定透過參議院讓大法官被提名人強渡關山進入最高法院,而我們目前最不需要就是增加一場憲政危機。」1993年提名金斯柏格任大法官的前總統柯林頓稱川普此舉「膚淺又虛偽」。  繼緬因州共和黨參議員柯琳絲之後,阿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穆考斯基也反對在選舉前填補空缺,稱目前距離大選只剩43天,必須採用與之前相同的標準。目前共和黨在參議院擁有53席,只要有51票及副總統彭斯的關鍵票便能通過任命。但若共和黨再有人表態反對,則不能成事。  但尚有4名共和黨籍參議員恐倒戈,包括川普彈劾案中跑票的羅穆尼、面臨連任壓力的賈德納、堅守制度的羅伯茲、參院財委會主席葛拉斯里。而民主黨陣營則以檢察長出身的拜登副手賀錦麗為首,領軍對抗川普的大法官提名戰。  美國最高法院由9名大法官組成。川普上任至今已提名2名大法官,若再提名1人,將擴大保守派勢力至6:3。對此,眾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說,若參院趕在選前強行補人,新參院明年一開議應立刻動議將最高法院擴編至10名法官。

  • 川普執意選前提名 民主黨抗爭

    川普執意選前提名 民主黨抗爭

     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女大法官金斯柏格過世激起美國總統大選千層浪!《華盛頓郵報》形容,她的亡故,超越了2020年包括疫情、經濟在內的所有議題,讓「11月(大選)的選擇具體化。」為了繼任人選的提名與確認,民主黨強力主張川普把任命案延到選後,但川普強調本周將公布人選,且會任命女性,呼籲目前受到共和黨掌控的參院「不要遲疑」考慮他的提名。  川普19日表示金斯伯格留下的遺缺,當然要由女性遞補,據《紐約時報》,川普18日晚與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通電話,提到2名女性人選。2人分別為總部在芝加哥的聯邦第7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蕊特,以及總部在亞特蘭大的第11巡迴上訴法院法官拉哥雅。前者曾任聖母院大學教授,具天主教背景,後者為古巴裔,2人均為保守右派。  參院表決 共和黨占上風  大法官提名須經參院表決確認,目前參院由共和黨以53對47掌控優勢,但緬因州參議員柯琳絲開了第一槍,稱不會支持川普提名的人選,認為新任大法官應由勝選的總統提名,「10月就投票,太接近(大選)。」據美媒報導,除了柯琳絲,共和黨至少還有1人反對選前表決。選情告急的科羅拉多州共和黨參議員賈德納被點名可能倒戈,他未正面回應,僅稱應對金斯伯格過世表達哀悼,再來談政治。  除了2人跳船,加上副總統彭斯在打破票數持平時才會投票,代表共和黨要想不被翻盤,最多只能再丟掉1席。麥康奈已私下計算掌握的贊成票票數,有信心可讓川普提名人過關。  參院民主黨團19日開視訊會議討論對策,方式包括使出拖延戰,把任命確認程序拖得愈久愈好、向共和黨議員施壓,以及勝選後提出法案,擴大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但走這條路過程繁複。據一位與會者向《紐約時報》透露,少數黨領袖舒默警告共和黨,若要強行舉行確認投票,就要面臨可能的報復。「我把話挑明說,如果麥康奈要照推(投票),明年什麼都可能發生。」  亞利桑那州選舉 添變數  華郵分析,這場遞補人選大戰,不僅是國會山莊的角力,而是圍繞著區隔藍(民主黨)紅(共和黨)的文化戰爭打轉─從墮胎,婚姻平權、健康照護到政府結構等。也就是說,更保守的最高法院,對於川普的對手愈可能不利。  另一個可能導致情勢更複雜的變化,是亞歷桑那州的參議員特別選舉。共和黨老牌參議員麥肯2018年8月過世後,州長杜西依法提名共和黨人接任,任期到2023年1月。但繼任的凱爾卻在年底請辭,杜西再度提名前眾議員麥莎莉,此舉等同啟動特別選舉。如果代表民主黨的前太空人凱利在特別選舉勝出,他將在11月底宣誓就職,也就是說,共和黨屆時只剩52人。  寄往白宮毒信 來自加國  與拜登民調差距縮小的川普,19日稱如果連任失敗,「你們就再也看不到我了,」言下之意是自己將就此退隱江湖,消失在公眾眼前。不過拜登陣營很快反應,「我批准這個訊息。」另外,美國聯邦執法單位表示,攔截一封寄到白宮,指名給川普的信件,內含毒性極強、吸入可能72小時內沒命的蓖麻毒素(Ricin),郵件則來自加拿大。美加兩國均對此調查中。

  • 川普出手了 本周將提名新任大法官

    川普出手了 本周將提名新任大法官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柏格(Ruth Bader Ginsburg)18日才辭世,川普很快就出手,19日宣布將在本周提名一位候選人,他更透露,將會是一名女性。 87歲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柏格18日因為轉移性胰腺癌併發症與世長辭,結束27年的大法官生涯,金斯伯格辭世,也讓由9名大法官組成的美國最高法院出現一個空缺,目前大法官中保守派與自由派各為5人及3人,川普上任後已經任命過2位保守派大法官,若再提名一名保守派大法官,未來美國司法體系恐更為保守。 不過綜合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路透社報導,就在金斯伯格辭世後隔日,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僅45天,川普19日就出手,他在北卡羅萊納州的造勢活動上宣布,將在本周提名一名大法官候選人,他更透露將會是一名女性。 川普先前特別讚美2名女性法官為可能的繼任人選,她們分別是芝加哥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及亞特蘭大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的拉哥亞(Barbara Lagoa)。川普提名人選後,還需要參議院以簡單多數投票通過,目前參議院是由共和黨以53對上47席占多數。 不過並非所有共和黨人都支持川普現在提名新任大法官,緬因州參議員柯林斯(Susan Collins)周六表示,「為了對美國人民以示公平,最高法院終生職務的懸缺應該由11月3日選出的總統決定,不管是獲得連任的總統或者是新選出的總統。」 不過路透社指出,就算拜登贏得11月大選,民主黨也在大選中拿下參議院多數,川普及共和黨仍能在明年1月20日新總統及議員就職前通過任命新任大法官。 川普周六上午表示,共和黨「有義務」不延遲填補最高法院的空缺。金斯柏格生前最熱切的盼望是,在新任總統就任前,她的位置不會被別人取代。

  • 大選日倒數中 10月驚奇又來了 美大法官辭世 掀選戰攻防

    大選日倒數中 10月驚奇又來了 美大法官辭世 掀選戰攻防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柏格(Ruth Bader Ginsburg)18日與世長辭,終年87歲。距離總統大選日僅剩下45天,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中卻出現一個空缺,川普總統因此有機會再提名一位保守派大法官,但恐會進一步改變最高法院的格局,而選前兩黨針對大法官提名戰展現政治攻防,也料將對選情帶來重大影響。  川普握提名權 拉抬保守派  金斯柏格因轉移性胰腺癌併發症,在華府的家中去世,家人陪伴在側。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發表聲明,稱她為堅定不移的「正義捍衛者」,美國失去了一位具有歷史地位的法學家。川普得知金斯柏格去世的消息,也讚許她是「一位令人驚嘆的女人,過著驚人的生活」。  據美媒報導,金斯柏格在過世前幾天曾向家人表示:「我最熱切的願望是,在新總統就任前,我不會被人取代。」然而,在訃告發布1小時後,參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即發表聲明稱,參院將就川普提名的繼任人選舉行投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則予反對,「我要表明的是,選民應選擇總統,(下屆)總統應為參議院選擇大法官。」  最高法院右傾 自由派剩3人  美最高法院由9位大法官組成,保守派與自由派為5比4,隨著金斯柏格離去,自由派僅剩3人。川普上任以來,已經任命2位保守派,如今則獲第3次提名大法官機會,而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雷特據悉是呼聲最高的人選。鑒於共和黨在參院掌握多數(與民主黨的席次比為53:47),一旦提名案通過,最高法院有可能變保守派與自由派6比3的格局,果此美國司法體系恐將在未來數十年更趨「保守化」,增加在墮胎權、種族、槍枝管制等爭議話題上的司法阻力。  大選只剩下45天卻發生大法官病故出缺,已被形容為「10月驚奇」(指可能產生重大影響的選前突發事件)。  拜登仍領先 變數成雙面刃  目前拜登全國民調仍維持領先態勢,不確定變數出現料對落後的川普有利。川普可藉由提名大法官鞏固保守派基本盤,但此舉亦可能激化與自由派之間的對立,反而也有助民主黨選舉動員。共和黨溫和派參議員也憂心得罪中間派選民,令競選連任面臨壓力。  另外,由於最高法院對美國憲法擁有解釋權,一旦總統大選結果發生爭議,而最高法院又出現6名「保守派」大法官的多數,也可能會影響有關選舉爭議的裁決結果。2000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經過36天的爭議,正是訴至最高法院才最終定案。

  • 「10月驚奇」又來了! 美大法官金斯柏格辭世 引爆選前政治攻防

    「10月驚奇」又來了! 美大法官金斯柏格辭世 引爆選前政治攻防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歷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柏格(Ruth Bader Ginsburg)18日在華府去世,終年87歲。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只剩下45天,最高法院卻因金斯柏格的離世,9位大法官中出現一個空缺,而今共和、民主兩黨針對大法官提名戰及其結局,將對美國總統選舉選情產生重要影響。 金斯柏格是一位堅定的自由主義者,也一直是婦女權利的捍衛者,她在1993年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最高法院在聲明中說,金斯柏格死於轉移性胰腺癌併發症。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 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的國家失去了一位享有歷史名望的大法官。」 金斯柏格在她位於華府的家中去世,家人陪伴在她身邊。就在去世前幾天,金斯柏格還向孫女克拉拉.斯佩拉口述了這樣一句話:「我最熱切的願望是,在新總統就任前,我不會被人取代。」 依據美國憲法,最高法院大法官由總統提名,經國會參議院表決通過後才能任命。據中新社19日報導,圍繞新任大法官的提名之爭,在金斯柏格逝世當晚即已打響。在金斯柏格訃告發布1小時後,國會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發表聲明稱,「參議院將就川普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候選人舉行投票」。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則敦促參議院不要立刻確認金斯柏格的繼任人選。他說:「毫無疑問,我要明確表明的是,選民應該選擇總統,(下屆)總統應該為參議院選擇大法官。」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由5名保守派大法官和包括金斯柏格在內的4名自由派大法官組成。金斯柏格的離去,讓最高法院持自由派立場的大法官僅剩3人。川普上任以來,已經任命2位保守派大法官,如今川普則獲得第3次提名大法官的機會。美媒分析認為,鑒於共和黨在參議院掌握多數以及川普的用人傾向,最高法院有可能最終出現6名「保守派」大法官的格局。 今年6月以來,被視為「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在移民、同性戀平權等案的裁決中多次站到「自由派」一邊。美國輿論分析認為,如果再增加一名「保守派」大法官,羅伯茨在判例中的關鍵「搖擺人」角色將被大大弱化。 距離總統大選只剩下45天,最高法院大法官繼任人選,將為2020年的美國大選提前埋下伏筆。而由於最高法院對美國憲法擁有解釋權,一旦總統大選出現爭議,9名大法官很可能成為美國大選結果的「定音之錘」。例如,200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經過36天的爭議,正是訴至最高法院才最終定案。    《華府郵報》指出,最高法院已審理了共和、民主兩黨之間關於投票權的一系列糾紛。如果最高法院出現6名「保守派」大法官的多數,可能會影響有關選舉爭議的裁決結果。 中新社報導說,顯然,川普和共和黨在大法官的提名爭奪中握有主動權。畢竟,共和黨仍掌握著參議院,白宮的大法官候選人名單也已在手。但時間或許會成為共和黨人最大的挑戰。據統計,自1975年以來,美國參議院投票通過大法官提名所需的平均天數是71天。自金斯柏格之後,最短的提名周期也需要62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