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法官的搜尋結果,共1,154

  • 小英駐外人事布局 拓展對歐關係

    小英駐外人事布局 拓展對歐關係

     蔡英文總統昨天主持監察院長、監委及駐外使節宣誓典禮。駐奧地利代表由曾擔任過陸委會主委的張小月出任、懸缺已久的駐WTO常任代表由前大法官羅昌發補實、駐匈牙利代表由貿協副董事長劉世忠出任,顯示蔡英文總統在第二任有意積極拓展對歐關係。

  • 工商社論》大法官與WTO代表

    工商社論》大法官與WTO代表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我國唯一正式參與的國際經貿組織,在後川普時代的重要性必定倍增,而我駐WTO代表團代表的任務會更加吃重。但是蔡總統在2016年7月任命的朱敬一代表,已於2019年8月31日申請退職獲准。WTO代表懸缺逾十個月後,總統府終於7月16日發布命令,派任前大法官羅昌發接任駐WTO常任代表。在此之前則於6月中旬已核定台美會主委林良蓉接任副代表。

  • 大法官作成暫時處分 70年僅1件

    大法官作成暫時處分 70年僅1件

     為不讓司法正義成空,依法大法官可在釋憲解釋前作成暫時處分,但逾70年來僅作成1件,是2005年間針對按捺指紋才准換發身分證規定,當時大法官裁准緊急處分、暫停適用,之後包括前瞻、軍公教年改等釋憲聲請案暫時處分,都遭封殺。 \n 2004年立委柯建銘等人對《真調會條例》聲請釋憲,並聲請暫時停止執行,大法官們在憲法法庭召開辯論庭後,火速對真調會條例作成部分違憲解釋,但解釋案已出爐,未裁定暫時處分。 \n 但大法官們在該次解釋理由中,首次對憲法層次「暫時處分」訂定規範與要件,大法官們說,讓裁判結果具實質效果,不因憲法解釋、審判或民事刑事、行政訴訟有差別,換句話說,大法官也可裁定停止執行。 \n 隔年大法官援引先前釋憲理由,對當年《戶籍法》規定,按捺指紋才能請領或換發新版國民身分證的規定作成宣告,在本案解釋公布前,暫停適用這些規定。 \n 法界指出,大法官宣告暫時處分具強大效力,除非對人民基本權利、憲法基本原則或其他重大公益,可能造成不可回復或難回復的重大損害,且有急迫必要性,才會祭出這「尚方寶劍」,否則獲裁准機會很低。

  • 大法官宣佈8/28 公布黨產條例釋憲結果   婦聯會期盼維護憲法精神

    大法官宣佈8/28 公布黨產條例釋憲結果 婦聯會期盼維護憲法精神

    6月30日大法官就黨產條例是否違憲召開言詞辯論庭,今天大法官(7/29)下午宣佈將於8/28日做出解釋,對此婦聯會發布新聞稿,期盼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捍衛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 \n \n婦聯會表示,雖然目前15位大法官,只有4位非蔡英文總統提名任用,加上大法官中參與設計黨產條例者,與提案立法者之配偶等三人皆拒絕行使迴避,因此許多人認為釋憲結果毫無懸念,一定會護航現行的黨產條例與黨產會。 \n \n但婦聯會指出,證諸美國司法部長昨天在國會聽證的發言,經全程直播造成輿論譁然的事例,大法官的解釋文必須接受法界人士、門生故舊、社會大眾、個人良知的檢驗;他們每一位更必須「共同且各自」向歷史負責。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豈可不慎乎! \n \n婦聯會表示,西諺有云,言論自由必須是百分百,否則就是沒有言論自由,說明憲法層次的權利保護為至高不可侵犯。本次釋憲除涉及憲政設計外,核心亦係憲法第二章對人民權利的保護。期盼大法官超越黨派利益及個人政治理念,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捍衛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維持憲政法治體系的完整性。

  • 黨產條例違憲嗎?大法官8月28日公布釋憲結果

    黨產條例違憲嗎?大法官8月28日公布釋憲結果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聲請黨產條例釋憲案,上個月在憲法法庭舉行言詞辯論後,司法院大法官今決議8月28日下午4點在憲法法庭宣示釋憲結果。 \n \n2016年11月黨產會作成處分,認定國民黨持有資產合計約156億元的中投、欣裕台股權,是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令國民黨在30天內,將兩公司股權移轉國有。 \n \n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分別提起多件訴訟,其中關於中投及欣裕台被認定為黨產部分,前年北高行政法院第2庭審理認為,黨產會處分牽涉到黨產條例是否違憲爭議,裁定停審並聲請釋憲,之後另一庭法官也提釋憲。 \n \n因釋憲結果將影響國民黨未來黨務運作,外界高度關注。目前15位大法官,只有4位非蔡英文總統提名任用,法界人士期盼大法官超越黨派及政治理念,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

  • 藍白擬合作提釋憲 監院人事爭議 要求大法官做暫時處分

    藍白擬合作提釋憲 監院人事爭議 要求大法官做暫時處分

     監察院人事同意權日前送立法院審查,在民進黨團強勢主導下,未經實質審查就逕行表決過關,引發違憲爭端。國民黨、民眾黨及時代力量均表示「尋求在野合作」聲請釋憲;且因新監委將於8月1日就職,在野黨傾向要求大法官於釋憲前先做成暫時處分,避免違憲監委就任。 \n 國民黨過門檻 已有釋憲版本 \n 立院7月17日進行監院人事同意權投票,陳菊及26名監委被提名人在朝野激烈抗爭中闖關成功。然而,監委人事案因遭質疑是人事酬庸,被提名人者中,不乏干預司法者,因而在審查期遭在野黨杯葛,但民進黨最後挾人數優勢強勢表決過關,甚至發生「立委不在場也能投票」的現象,引發藍、白、黃各政黨不滿,昨皆表示將聲請釋憲。 \n 國民黨團已有釋憲版本,近期將公布文字,國民黨團38席立委,剛好通過提案門檻;因此表明不會連署民眾黨版本,但歡迎民眾黨來連署。 \n 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表示,釋憲方向主要有兩個層面,一是立法院沒有審查完備,又怎麼會有同意權的行使;另一部分是投票過程有人不在場還能投票,明顯有瑕疵。 \n 民眾黨促動作快 願協助連署 \n 民眾黨團總召賴香伶說,因應監委將於8月1日上任,民眾黨要求大法官於釋憲前做成暫時處分,避免違憲監委就任。她強調,國民黨若要提釋憲案動作要快,若人數不足需要幫忙連署,民眾黨團樂意協助連署。 \n 時力立院黨團總召邱顯智說,依大法官審理案件規定,此次要申請釋憲有兩種方式,一是由立法院聲請,二是由3分之1以上立法委員連署。他說,既然各黨對議事程序都有疑義,不妨達成共識,以立院名義聲請;但若無法以立院名義,時力也會透過立委連署提出;而且,黨派不會是決定連署與否的條件。 \n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指出,監委人事案違反議事規則,造成民意代表未審查,做出的表決理應無效。文化政治系教授楊泰順也強調,民主政治精隨在制衡,這次顯然沒做到這一點。 \n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強調,審查期間,所有排定備詢的監委被提名人均有到場並簽到,卻因國民黨杯葛,自行放棄質詢,院會才依程序表決,因此程序上毫無問題,也沒有違憲問題。 \n 民進黨稱尊重 程序毫無問題 \n 柯建銘更說,依大法官解釋,立委針對行使職權受阻,需在現場表達意見,證明行使職權受到影響,但當天民眾黨連進場都沒進場;國民黨則是領了25張票,還投了2張票,「如果認為違憲,為何還參與投票?這就代表你同意表決」。他強調,在此情況下要聲請釋憲是有問題的,但民進黨依舊予以尊重,「只是可不可以過,大家心裡有數。」但國民黨未證實那2張票來自該黨團。

  • 未審查疑違憲 民眾黨籲凍結就任

    未審查疑違憲 民眾黨籲凍結就任

     立院臨時會本周排定監院人事同意權審查會,因國民黨占領主席台阻議程進行,民進黨團前天提出中止審查會逕行投票,綠營挾人數優勢經表決通過,昨進行投票,民眾黨及時力質疑,無實質審查,有違憲之虞,研議聲請大法官釋憲,並請求大法官暫時凍結監委就任。 \n 民眾黨團總召賴香伶指出,國民黨占領主席台造成無法詢答,應要延後實質審查或其他方式,而不是民進黨用人數優勢直接逕行投票,未進行實質審查,剝奪立委行使憲法的人事同意權,已構成違法違憲。黨團將研議提釋憲,並請求大法官做出暫時處分,凍結本次監察院長監委就任。 \n 時力黨團幹事長王婉諭表示,末代監委的適格性,社會仍存質疑,時力主張實質審查,嚴格把關,卻因國民黨佔領議場無法實質審查,這樣的行為視同放水,也讓人事同意權案跳過審查及備詢,直接進行表決,嚴正譴責不完備的程序。 \n 時力黨團總召邱顯智強調,因民進黨強行投票,時力進場投下反對票,後續將依照《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規範提出釋憲。

  • 前大法官羅昌發 任駐WTO代表

    前大法官羅昌發 任駐WTO代表

     我駐世貿組織(WTO)代表自前任朱敬一在去年9月卸任後,懸缺至今逾10個月未補,引起在野黨高度關注。總統府昨天拍板,由前大法官羅昌發接任駐WTO代表。羅昌發長期參與WTO實務,曾經在2006、2008年兩度出任WTO要職,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昨表示,羅昌發是擔任WTO代表最適合的人選。 \n 羅昌發是台大法學院前院長,國際貿易法領域的權威。2006年3月,羅昌發獲WTO秘書長拉米任令為「爭端解決小組」成員,是台灣首度進入爭端解決機制核心,雖僅為「個案性職務」,已是台灣的重大突破。2008年7月,羅昌發當選WTO補貼及平衡措施委員會常任專家,是台灣人首次獲得WTO「常設專業職務」。 \n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談判過程中,羅昌發也曾提供政府諮詢,2011年10月1日就任大法官,去年9月底卸任。 \n 鄧振中表示,羅昌發的人事案,相信各國都會歡迎;羅昌發不僅是台灣擔任WTO仲裁小組成員的第一人,當時所做的判決至今仍是重要的判決,也曾提名任WTO上訴法官,在我國參與國際組織活動中也扮演重要諮詢角色。 \n 鄧振中認為,現在WTO運作和國際貿易遭遇到挑戰,大家都在尋找辦法,相信羅昌發以其學術界與實務界經驗,在國際討論場域扮演很好的角色,提升台灣能見度。

  • 許宗力不能再靜悄悄

    許宗力不能再靜悄悄

     中時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指出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之召來談事情,踰越總統憲政分際,必將產生無窮的後遺症。而前大法官許玉秀在7月14日在風傳媒發表〈裝睡的人叫不醒〉一文中,更明白表示:「所有的人共同的指認,就是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總統的語氣和態度是生氣很凶的。這些都有文字證據可以出示。」 \n 「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罵了40分鐘」,對司法形象之損害,何其嚴重,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及其他的大法官還能裝聾作啞嗎?特別是呂太郎在事件喧騰數日之後,仍然聲稱「到場後也沒聽到總統喝斥、訓斥、訓誡任何人,如果要他勉強說明總統態度,是要求各行政部門多聽民意,能溝通的盡量溝通,如此而已!」此一說辭與前大法官許玉秀上文的表示,大相逕庭。 \n 依《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大法官應廉潔自持,謹言慎行,保持端正高尚之品格,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是以,呂太郎大法官赴官邸被總統罵得很慘,大法官身分遭到辱沒,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就應有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之適用。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應即召集大法官自律會議,如其不願召集,其他大法官5人以上,依《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7條規定,也應以書面請求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召集,以釐清呂太郎大法官是否被罵很慘,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 \n 審議後如認確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者,應依此自律實施辦法第10條規定,對呂太郎大法官為促其注意改善、予以譴責、要求其以口頭或書面道歉,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而如認損及司法形象之情節重大,且符合《法官法》有關懲戒事由之規定者,並應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如認應彈劾者,則應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予以懲戒! \n 對呂太郎大法官赴官邸被喝斥一事,就有基層法官表示:「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對此,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呂太郎及其他大法官,若再沒有反省回應,有法而不遵循,也沒有任何自律作為的話,則司法能有公信力嗎?他們能承擔司法公信力日益蕩然的歷史罪責嗎? \n 而蔡英文總統也應立即親自說明,是否有前大法官許玉秀所言「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如果沒有,則應向法院提告前大法官許玉秀誹謗;如果有,則應向人民道歉,免得讓已經不堪的司法形象破滅。(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 釋憲成功 謝清彥2年提告上千件

    釋憲成功 謝清彥2年提告上千件

     謝清彥不滿書信遭監所拆閱、要求修改,又無訴訟救濟管道,聲請釋憲。大法官作成違憲解釋,賦予受刑人行政訴訟權,謝男從此瘋狂興訟,2年多來與他相關的行政裁定及判決達上千件,釋憲保障了人權,雖符合民主精神,卻也苦了法官。 \n 謝男被監獄人員禁止使用「獄卒」一詞,在書信中批判監所,監獄認定違規,予以處罰。他另不服看守所限制寄發賀年卡、典獄長攔阻陳情書,提告聲請撤銷原處分,均遭法院駁回,因此聲請釋憲。 \n 同一時期,死囚邱和順等3名受刑人及1名地院法官也聲請釋憲,大法官2017年12月作出釋字第755、756號解釋,宣告受刑人不得提告救濟、書信必須被「審核」、言論受到管控等規定均違憲,謝男釋憲成功後開始提告。 \n 謝在綠島監獄服刑期間,信件遭獄方檢閱影印,提告國賠,主張違反釋憲保障的書信隱私祕密,台東地院日前判獄方應賠3000元,是難得的勝訴。他另指控行政院寄公文的作業方式,侵害他的書信隱私祕密,提告國賠海苔王子麵1包,則遭台北地院判決駁回。 \n 此外,針對用水、報警、英語檢定、包裹、投票、安檢等各種問題,謝男陸續提起行政訴訟,不過幾乎敗訴,抗告也遭駁回,截至16日,以「謝清彥」為關鍵字上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搜尋,結果共列出1859則。

  • 外交部公布 前大法官羅昌發接任駐WTO代表

    外交部公布 前大法官羅昌發接任駐WTO代表

    外交部今天公布前大法官羅昌發接任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羅昌發長期積極參與WTO實務,曾經在2006、2008年兩度出任WTO要職。另外,前海基會董事長張小月,將出任駐奧地利代表,原奧地利代表史亞平則將回國接手外交部外交學院。 \n \n2006年3月,羅昌發獲世界貿易組織秘書長拉米任令為「爭端解決小組」成員,是台灣首度進入爭端解決機制核心,雖僅為「個案性職務」,已是台灣的重大突破。2008年7月,羅昌發當選世界貿易組織(WTO)補貼及平衡措施委員會常任專家,是台灣人首次獲得WTO「常設專業職務」。 \n \n羅昌發是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前院院長,國際貿易法領域的權威,研究領域為國際經濟法、WTO世界貿易組織法律問題、貿易法、國際衛生法、生醫科技倫理。羅昌發在《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談判過程中,曾提供中華民國政府諮詢。羅昌發在2011年10月1日就任大法官,去年9月底卸任。表史亞平則將回國接手外交部外交學院。

  • 林騰鷂》許宗力不能再靜悄悄

    林騰鷂》許宗力不能再靜悄悄

    中時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指出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之召來談事情,踰越總統憲政分際,必將產生無窮的後遺症。而前大法官許玉秀在7月14日在風傳媒發表〈裝睡的人叫不醒〉一文中,更明白表示:「所有的人共同的指認,就是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總統的語氣和態度是生氣很凶的。這些都有文字證據可以出示。」 \n 「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罵了40分鐘」,對司法形象之損害,何其嚴重,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及其他的大法官還能裝聾作啞嗎?特別是呂太郎在事件喧騰數日之後,仍然聲稱「到場後也沒聽到總統喝斥、訓斥、訓誡任何人,如果要他勉強說明總統態度,是要求各行政部門多聽民意,能溝通的盡量溝通,如此而已!」此一說辭與前大法官許玉秀上文的表示,大相逕庭。 \n 依《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大法官應廉潔自持,謹言慎行,保持端正高尚之品格,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是以,呂太郎大法官赴官邸被總統罵得很慘,大法官身分遭到辱沒,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就應有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之適用。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應即召集大法官自律會議,如其不願召集,其他大法官5人以上,依《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7條規定,也應以書面請求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召集,以釐清呂太郎大法官是否被罵得很慘,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 \n 審議後如認確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者,應依此自律實施辦法第10條規定,對呂太郎大法官為促其注意改善、予以譴責、要求其以口頭或書面道歉,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而如認損及司法形象之情節重大,且符合《法官法》有關懲戒事由之規定者,並應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如認應彈劾者,則應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予以懲戒! \n 對呂太郎大法官赴官邸被喝斥一事,就有基層法官表示:「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對此,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呂太郎及其他大法官,若再沒有反省回應,有法而不遵循,也沒有任何自律作為的話,則司法能有公信力嗎?他們能承擔司法公信力日益蕩然的歷史罪責嗎? \n 而蔡英文總統也應立即親自說明,是否有前大法官許玉秀所言「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如果沒有,則應向法院提告前大法官許玉秀誹謗;如果有,則應向人民道歉,免得讓已經不堪的司法形象破滅。 \n \n(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n \n \n \n \n

  • 搶回話語權 司院首設發言人室

    搶回話語權 司院首設發言人室

     民間司改會等團體為了爭取併行陪審制,近來每天記者會怒批司法院,還加碼爆料大法官呂太郎進總統官邸;為了搶回話語權,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已修改組織規程,首度設立發言人室,首任發言人由前法官張永宏以參事職務擔任。 \n 前法官張永宏出任 \n 火車殺警案一審判決出爐後,引發外界責難;另有二審法院也對類似重大案件的判決,判生或判死的理由,說不清、講不明白,這些都讓司法院很有意見,認為法院應更積極說明判決理由,並迅速澄清不實訊息。 \n 近期民團為併行陪審制,在立院前靜坐抗議,主導的司改會招募前記者任聯絡人及小編,用拉LINE群組及開臉書直播,洗腦式每天一場記者會,讓司法院推行的國民法官參審制受猛烈批判。 \n 司改會及前大法官許玉秀還仿效媒體「踢爆」方式 ,揭發半年前呂太郎前往總統官邸與民團溝通司改議題之事,再將議題拉回併行陪審制,以大法官不中立,質疑司法院的參審制。 \n 民團發起的媒體戰,重創司法形象,許宗力認為司法院必須即時跳出來澄清,本月6日發布《司法院處務規程》部分條文修正,採任務編制「戰鬥隊形」,由他直接管轄發言人室。 \n 盼代言人更接地氣 \n 據了解,其實每次釋憲結果及司法新制,許都想親自受訪說明,但又擔心他長期在學術界,發言無法接地氣,一直想物色「代言人」,幫他清楚表達。 \n 近期連串司法爭議事件,加速了許宗力的行政作業,他在司法院增設發言人室,職掌重要政策、事件及院長公務活動的新聞聯繫、發布,相關輿情蒐報研析、協調處理及重大輿情的迅速回應。 \n 為跳脫框架,許宗力延攬輔大法律系助理教授、律師張永宏擔任發言人。張當過18年法官,前年離職轉律師,這次將以參事回司法院;因人事作業,他下月才會上任,但發言人室已正式運作。

  • 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

    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

     民進黨政府大權獨攬,不僅行政、立法一把抓,即使法律明定的如中選會、NCC等獨立機關也要一律控管,納為己用;但相較於這些行政獨立機關的淪陷,屬於憲政層次更上位、影響更重大的司法獨立體系,也開始遭到侵擾,令人對國家未來能否穩定運作,乃至人民權益確實受到保障等問題,產生極大的隱憂。近日大法官呂太郎遭蔡總統當面「喝斥」疑雲,引發法界與學界議論批判。此事雙方各執一詞,理未易明,但事關台灣民主品質,社會必須重視、關切、反思。 \n 在民主國家中,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是憲政運作的基本原理,其中司法對行政權更是制衡、導正、救濟的最後防線,因此憲法第80條明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大法官則是依憲法第78條等規定,負責「解釋憲法,或統一解釋法令、違憲政黨解散審理、總統副總統彈劾案審理」,透過憲法意旨的解釋發揚,能令國家忠實依循憲法施政,故習稱「憲法的守護者」。 \n 民進黨獨大之下的病態 \n 因此,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之召來溝通談事情,重點根本不在於是否有喝斥、訓誡或要求的態度問題,更不在談的是否為他前一個職務的權責事項,重點在於現任總統根本不該踰越憲政分際,與現任大法官做公務上的互動,憲政基本原則不能堅守,必將產生無窮的質疑與後遺症。 \n 對於有心調處民間團體與司法院溝通障礙的蔡總統來說,想必覺得冤枉委屈;在第一時間未及細思便趕緊奉召而來的呂太郎,當然更是嘔在心裡口難開;至於當場目睹此景的公民團體,恐怕更是沒有想到事情之嚴重性,反而可能為蔡總統介入司法改革而慶幸,渾然不覺此舉將造成司法獨立的反效果。 \n 說穿了,這就是一種體制角色錯亂下的不自覺,蔡總統是出於解決問題的善意,呂太郎是把自己當成政治任命下被提拔的「法律大官」,公民團體則認為這是總統當場給面子;問題是三方為什麼都喪失了體制角色下正確的自覺?這才是真正必須嚴肅釐清的病灶。更進一步看,這難道不是因為民進黨不斷一黨獨大之下,逐漸把所有人甚至包括大法官都已經洗腦控制下的病態延伸? \n 儘管如此,司法實務界卻默默表現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判決。前年2月,黨產會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婦聯會隨即提起行政訴訟;去年3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黨產條例》有違憲具體理由而聲請釋憲。今年4月內政部以婦聯會未依《政黨法》轉型為政黨為由,廢止婦聯會等40多個政治團體的立案,並要求所有財產清算充公。婦聯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判決為停止執行;內政部提出抗告,最高行政法院近日裁定駁回,理由是,憲法保障人民有集會結社之自由,政府約制人民團體的法律不能踰越憲法。 \n 這段長達兩年的訴訟過程恰可看出,行政法院的法官們堅定適時地做出了違逆當權者的判決,但地位崇隆、賦有終局決定,一槌定音權責的大法官卻態度曖昧,以拖待變般不動觀風,任憑那些附隨組織惶惶終日,也坐視違憲橫暴的黨產會恣意妄為。 \n 監督當權者與司法獨立 \n 黨產會對國民黨及其所謂附隨組織已作過15次行政處分,每次處分都會引發一場行政訴訟,黨產會有勝有敗,但迄今為止,卻有3件行政訴訟,因為合議庭法官認為《黨產條例》違憲而停止訴訟,並且先後聲請釋憲。理論上大法官的專業素養絕對最高,但這究竟是基層法官太過「天真」,還是大法官過於「成熟」? \n 最近因為台灣大法官失格而廣被引述的美國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除了自許不做當道政治附庸而不惜跳脫保守派框架,選擇支持自由派的見解之外,更在被川普批是「歐巴馬的人馬」時說:「我們沒有『歐巴馬法官』或『川普法官』,而是一群奉獻心力、公平檢視訴訟的特任法官」。 \n 台灣的大法官學養俱優,對憲法的見解必然深刻周延,不可能低於基層法官的認知;相對的,法官們的理想與專業更是堅持司法獨立,監督當權者無法恣意而行,推動台灣司法改革最敏銳的動力。而有所自覺與堅持,才是司法獨立的希望與真諦。

  • 美87歲最高法院大法官送醫 疑新冠肺炎感染

    美87歲最高法院大法官送醫 疑新冠肺炎感染

    美國高齡87歲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拜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被送醫治療,疑似感染COVID-19新冠肺炎。 \n \n據美聯社報導,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當地時間周一(7月13日)晚間發現發燒等症狀被送至華盛頓一間醫院。隔日,大法官被送至巴爾的摩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院接受治療,清理了去年8月放置的膽管支架。 \n \n美國最高法院聲明稱,金斯伯格大法官正在醫院休息,等待接受抗體治療。 \n \n金斯伯格1993年被柯林頓總統任命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是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大法官在最高法院裏為女權、同性戀權益、以及其他弱勢群體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 中時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

    中時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

    民進黨政府大權獨攬,不僅行政、立法一把抓,即使法律明定的如中選會、NCC等獨立機關也要一律控管,納為己用;但相較於這些行政獨立機關的淪陷,屬於憲政層次更上位、影響更重大的司法獨立體系,也開始遭到侵擾,令人對國家未來能否穩定運作,乃至人民權益確實受到保障等問題,產生極大的隱憂。近日大法官呂太郎遭蔡總統當面「喝斥」疑雲,引發法界與學界議論批判。此事雙方各執一詞,理未易明,但事關台灣民主品質,社會必須重視、關切、反思。 \n 在民主國家中,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是憲政運作的基本原理,其中司法對行政權更是制衡、導正、救濟的最後防線,因此憲法第80條明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大法官則是依憲法第78條等規定,負責「解釋憲法,或統一解釋法令、違憲政黨解散審理、總統副總統彈劾案審理」,透過憲法意旨的解釋發揚,能令國家忠實依循憲法施政,故習稱「憲法的守護者」。 \n \n \n 因此,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之召來溝通談事情,重點根本不在於是否有喝斥、訓誡或要求的態度問題,更不在談的是否為他前一個職務的權責事項,重點在於現任總統根本不該踰越憲政分際,與現任大法官做公務上的互動,憲政基本原則不能堅守,必將產生無窮的質疑與後遺症。 \n 對於有心調處民間團體與司法院溝通障礙的蔡總統來說,想必覺得冤枉委屈;在第一時間未及細思便趕緊奉召而來的呂太郎,當然更是嘔在心裡口難開;至於當場目睹此景的公民團體,恐怕更是沒有想到事情之嚴重性,反而可能為蔡總統介入司法改革而慶幸,渾然不覺此舉將造成司法獨立的反效果。 \n 說穿了,這就是一種體制角色錯亂下的不自覺,蔡總統是出於解決問題的善意,呂太郎是把自己當成政治任命下被提拔的「法律大官」,公民團體則認為這是總統當場給面子;問題是三方為什麼都喪失了體制角色下正確的自覺?這才是真正必須嚴肅釐清的病灶。更進一步看,這難道不是因為民進黨不斷一黨獨大之下,逐漸把所有人甚至包括大法官都已經洗腦控制下的病態延伸? \n 儘管如此,司法實務界卻默默表現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判決。前年2月,黨產會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婦聯會隨即提起行政訴訟;去年3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黨產條例》有違憲具體理由而聲請釋憲。今年4月內政部以婦聯會未依《政黨法》轉型為政黨為由,廢止婦聯會等40多個政治團體的立案,並要求所有財產清算充公。婦聯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判決為停止執行;內政部提出抗告,最高行政法院近日裁定駁回,理由是,憲法保障人民有集會結社之自由,政府約制人民團體的法律不能踰越憲法。 \n 這段長達兩年的訴訟過程恰可看出,行政法院的法官們堅定適時地做出了違逆當權者的判決,但地位崇隆、賦有終局決定,一槌定音權責的大法官卻態度曖昧,以拖待變般不動觀風,任憑那些附隨組織惶惶終日,也坐視違憲橫暴的黨產會恣意妄為。 \n \n \n 黨產會對國民黨及其所謂附隨組織已作過15次行政處分,每次處分都會引發一場行政訴訟,黨產會有勝有敗,但迄今為止,卻有3件行政訴訟,因為合議庭法官認為《黨產條例》違憲而停止訴訟,並且先後聲請釋憲。理論上大法官的專業素養絕對最高,但這究竟是基層法官太過「天真」,還是大法官過於「成熟」? \n 最近因為台灣大法官失格而廣被引述的美國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除了自許不做當道政治附庸而不惜跳脫保守派框架,選擇支持自由派的見解之外,更在被川普批是「歐巴馬的人馬」時說:「我們沒有『歐巴馬法官』或『川普法官』,而是一群奉獻心力、公平檢視訴訟的特任法官」。 \n 台灣的大法官學養俱優,對憲法的見解必然深刻周延,不可能低於基層法官的認知;相對的,法官們的理想與專業更是堅持司法獨立,監督當權者無法恣意而行,推動台灣司法改革最敏銳的動力。而有所自覺與堅持,才是司法獨立的希望與真諦。

  • 還相不相信大法官?李艷秋冷回5個字

    還相不相信大法官?李艷秋冷回5個字

    對於有大法官到官邸一事,李艷秋表示,「放開那個叫司法的女孩!」並說,若問她還相不相信大法官?「我是不會信了」。 \n \n李艷秋指出,綠營吃司法豆腐,已經是累犯,而且動作越來越粗暴。之前就有一位監委修理辦扁案的法官,再約談判馬英九無罪的法官,法界譁然,連署抗議。 \n \n另外,有檢察官沒有起訴曲棍球案,監委就彈劾檢察官,司法院職務法庭認為檢察官不需受懲戒,監委氣得要求再審,逼得該名檢察官公布監委的約詢錄音檔。談話中監委對檢察官軟硬兼施,千方百計逼迫檢察官重啟調查。 \n \n行政赤裸裸干預司法,李艷秋表示,「奇怪的是有些司法人甘之如飴。」她批評,這種毫無風骨的作為,比起施暴者,更嚴重斲傷司法的公信力;「你要問我還相不相信大法官?我是不會信了。」 \n \n

  • 監察院人事案 前大法官許玉秀驚爆:過程中有黑箱作業

    監察院人事案 前大法官許玉秀驚爆:過程中有黑箱作業

    前大法官許玉秀今日於立法院所召開「監察院人事案」公聽會上,針對立委發言一一回應並表示,關於監察院人事案,目前看來總統提名權太大了,也有黑箱作業的關係,過程中雖有遴選小組,但外界目前猜測,最後的名單和遴選小組的意見差異很大,這才是根本問題。 \n \n許玉秀回應,關於「監委彈劾辦曲棍球案檢察官事件」,此案還沒釐清,雙方還在指控對方偽造文書。另有關審判獨立自主,不應該是被拿來尊重,而是拿來要求的。因為憲法要求法官要有審判獨立的義務。而監委的黨派問題,這是形式上的,不是重要的地方。 \n \n許玉秀指出,監察院長被提名人陳菊在高雄市長任內,遭監院立案調查58案,未來一旦上任,又要如何自處? \n \n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林騰鷂表示,現在監察院又跟國家人權委員會勾在一起。但坦白說,沒有人權會,人權也仍然受到保障,人權會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機關。 \n \n林騰鷂指出,依照人權會職權,現在的名單都不適當。且目前的走向將導致人權會權力過大,未來陳菊當選後,又可以隨意安插2個人當人權委員,這是違憲違法的。大法官過去已經解釋很多次,授權要明確,也不能轉授權,而現在要讓陳菊每年可以換2人當人權委員,這是非常錯誤的做法。

  • 致有心無力的蔡總統

    致有心無力的蔡總統

     許玉秀前大法官投書,指蔡總統於今年3月接見司改倡議團體時,因溝通不良把現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書長呂太郎找來「喝斥」,引發各界議論,法界譁然。許前大法官對此詫異,沒有辦法想像如此場景會發生在包括她在內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現任大法官身上,認為此舉顯已逾越總統該遵守的「憲政分際」。當天與會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亦表示,「我不是沒有看她那麼凶過,但當天口氣真的很不好」。 \n 筆者拜讀投書,內心百感交集,一則對許前大法官的一語中的深表贊同;另一方面納悶蔡英文身為法律人總統,不可能不知道憲法下總統職權與憲政分際的要求,竟對「現任」大法官呼來喚去、喝斥責備,不難想像近期蔡英文對於國家治理「有心無力」的那分著急。筆者想藉箸代籌提醒總統,您是以817萬高票當選的總統,選舉的桂冠已經拿到,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調整心態、做出成績,才能不辜負全國無論是否投票給您的人民之期待。 \n 1997年第4次修憲後,行政院長已非實質意義的最高行政長官,缺乏立法院同意任命的結果,憲法本文之內閣制的憲政精神不復存在。因此總統一職在我國可謂權力無限大、制衡超級小,除了每4年1次人民看似有機會選出理想人選的選舉外,在總統任期內幾乎無置喙餘地。因此蔡英文身為實權總統,理當要有實力與「能力」讓國家治理順利、人民幸福才是。 \n 然而,蔡總統連任後立即兼任執政黨黨魁,集國政與黨務於一身是自陷「無力」的第一步!身為總統要能禮賢下士、用人唯才是最基本,若上至總統府、五院,下至各部會人事安排都受限於非民進黨內各派系親信不用,「任人為親」而非「任人為賢」,則國家失靈便不難想見。近日爆出的「蘇嘉全外甥之唐榮弊案」、「陳菊出任監察院長案」、「蘇貞昌院長暴走、失言」等等,都是蔡英文與民進黨「過度糾纏」的結果,現在更想透過「文官進用雙軌制」大開任用「自己人」的大門,令人不安。由總統領銜的治理國家隊,絕對不該是政治酬庸、包庇親信、分贓利益的舞台。 \n 4年過去,蔡總統在許多議題上顯得捉襟見肘,筆者感嘆這未必是蔡英文「無心」,但確實是「無力」、缺乏「本事」。對於解決持續崩頹中的人事、內政、兩岸、外交問題,蔡總統首須辭去民進黨黨主席一職,全心全意處理政府事務。由於修憲後行政院長直接對總統負責,其角色貴在分總統之憂、解總統之勞,但真正能一錘定音的仍是握有實權的蔡總統。蔡英文需扮演好總統最高領導人的角色,發揮真正治理本事並確實賞功罰罪。兼任黨魁將持續深陷黨國不分之泥淖,則當黨意一再凌駕民意,總統將不適合擔任全民的代理人矣! \n 蔡總統另一個無力是兩岸問題,兩岸關係好台灣才會好是顯而易見的真理,與其說出不適當的「打仗會讓大陸付出代價」,應該正視兩岸本質上剪不斷、理還亂的歷史與血緣。無論是文化、乃至地緣,面對經貿如此密切的兩岸,「和平發展」是唯一選項與目標。可惜的是,蔡總統一面糊弄人民其反中立場,一面又從大陸套取執政利益,不僅有失誠信,更彰顯其沒有足夠智慧與能力以小事大、維護兩岸的和平與繁榮。蔡總統的兩岸政策已經將兩岸推向史無前例的開戰邊緣,若不幸真的打仗將是蔡總統的千古罪過。 \n 試圖切斷兩岸得來不易的成果花費了蔡政府不少心力,也因此忘記還有許多沉痾許久的內政、民生及重要的經濟問題,在在均有賴蔡英文拿出「本事」去解決。倘執政團隊始終走不出在野時期的習慣,把黨內派系鬥爭搬進衙門之內,則今天喝斥大法官,明天又不知道換成哪個部門首長遭殃。屆時已非蔡總統個人的有心無力,而是全民得共同面對民主倒退、法治不彰的無能為力。 \n 時間寶貴,國家前途要緊,希望蔡總統即刻易轍改弦,把精力放在對的地方。歷史學家湯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 1889~1975)曾言,文明得以崛起在於少數領導人成功應對了環境挑戰。盼望總統能在治國和兩岸關係上做到和平發展、富裕民生,帶領人民克服困難與挑戰。總之,還請蔡總統別畫錯重點!(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憲法守護神 淪司改應召郎

    憲法守護神 淪司改應召郎

     前大法官許玉秀日前在媒體投書〈蔡總統懂憲政分際嗎?〉表示蔡英文與「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等團體會面時,責罵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並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嚴厲地喝斥一頓。 \n 對此指控,蔡英文總統澄清說,對大法官應有的尊重及禮貌都有。總統府也發新聞稿,說明因部分團體與司法院溝通上的問題,總統邀請前後兩任祕書長前來,強調「總統關心司法院與民團溝通狀況,無關司法上個案,也無關大法官權責。」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避遁之辭,恰好證明蔡總統確有召喚呂太郎,而呂太郎也確有應召之事實。 \n 應召的呂太郎雖表示,今年3月27日總統接見民間司改會等團體,他是以前任祕書長的立場,說明「過去」經辦的事實,不是對現在或未來政策表達看法,並不涉及大法官職權的行使。但「法官論壇」並不買帳,以〈呂太郎大法官,自請下台吧〉發文指摘,基層法官也回應表示:「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 \n 說實在的,蔡總統與「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開會時,要求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與會,就已玷汙了司法,而她還命林輝煌立刻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當著在場公民團體的面,很嚴厲地把呂太郎喝斥一頓,更是荒謬絕倫。這也難怪許玉秀要質問,「呂太郎置他現在的大法官同僚於何地?置中華民國大法官史上的任何一位大法官於何地?置全國聲嘶力竭捍衛獨立的法官們於何地?」 \n 大法官是《法官法》第2條所稱之法官,依同法第23條第1項訂定之《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大法官應廉潔自持,謹言慎行,保持端正高尚之品格,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否則,即應依此辦法第7條規定,由其他大法官組成大法官自律會議審議之。 \n 筆者認為,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應即召集大法官自律會議,如其不願召集,其他大法官5人以上,依《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7條規定,也應以書面請求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召集,以釐清呂太郎是否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審議後如認確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者,應依此自律實施辦法第10條規定,對呂太郎大法官為促其注意改善、予以譴責、要求其以口頭或書面道歉,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而如認損及司法形象之情節重大,且符合法官法有關懲戒事由之規定者,並應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如認應彈劾者,則應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予以懲戒!(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