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漠敦煌的搜尋結果,共03

  • 千年萬象~敦煌文化藝術展首進東部 大漠風華3月登場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

    千年萬象~敦煌文化藝術展首進東部 大漠風華3月登場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

    東部地區,一個宛如臺灣後花園的存在,與相距三千公里的敦煌,遙遙相望。兩個理應難以連結的所在,2019年3月因中國宋慶齡基金會、敦煌研究院、財團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會共同主辦的「千年萬象~敦煌文化藝術展」,牽起兩處情緣。在為期兩週的展覽中,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展出逾百件出自敦煌研究院的複製品,其中85%更是如今敦煌瑰寶可移至世界各地展出的「數字敦煌」之歷年科研成果。 \n  \n3月10日開展當天,主辦單位代表敦煌研究院副院長張先堂、文物數字化研究所所長吳健、財團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會副董事長嚴雋泰伉儷、秘書長蔡玉美等出席開幕式,臺東地方機關首長與藝文愛好者亦到場祝賀,包含: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館長李吉崇、藝術總監徐慶東、顧問團團長汪志明、顧問廖支男、臺東縣政府文化處處長鐘青柏、臺東縣議會議員陳銘風、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館長王長華、國立臺東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林永發與華語文學系教授劉靜宜、健康家庭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伶燕⋯⋯,足見敦煌初訪臺東的指標性與珍貴性。 \n  \n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館長李吉崇認為,花東地區多元的海洋原生文化景觀,與這次展出的大漠藝術世界,對比之餘,亦有幾分相似,透過此次兩岸交流,一方面映襯敦煌作為千年前樞紐位置的輝煌成就,另一方面也為臺東民眾帶來嶄新視覺饗宴。 \n   \n「千年萬象~敦煌文化藝術展」2019年巡展突破昔往,首站翻越中央山脈,選址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即日起至3月25日紛呈跨越千年的敦煌萬象。拜展覽所賜,敦煌研究院副院長張先堂時隔十四年後再訪臺東;他說:「希望臺東民眾藉著展覽多多認識絲綢之路這一世界文化遺產的藝術寶庫,除了擁有中國、印度、希臘、波斯、中亞等不同文化底蘊,還有彼此交流共融的藝術風格演變,更重要的是佛教藝術表現了當時敦煌人民信仰觀的嬗遞。」 \n \n「早期洞窟表現較多佛傳故事,比方此次展品《薩埵本生》(莫高窟第254窟),描述佛陀犧牲自我、拯救眾生的思想。北朝佛教信仰特質即以佛為師,學習忍辱、奉獻、犧牲、修煉以成佛的精神與過程。可是唐代不同,佛教信仰普及,人民轉而追求理想國。無論出自《觀無量壽經變》『西方淨土』,抑或離婆娑世界最近的『彌勒淨土』,乃至其他藉著亭台樓閣、天樂不鼓自鳴,以及佛在說法,菩薩和弟子聽法,共同鋪陳唐代以歌舞昇平為基礎所投射的極樂淨土樣貌。以臺東站新曝展品《彌勒淨土》(榆林第25窟)為例,即以彌勒佛為主角所想像的未來美好世界,包含:人壽綿長、一種七收、樹上生衣、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等。」 \n   \n開幕式後,文物數字化研究所所長吳健在「科技與藝術高度融合的數字敦煌」講座上闡述:「由於近期敦煌研究院完成214個代表性洞窟高清圖像,以及『數字敦煌』資源平台上線了30個洞窟數位圖像,真正達到資源活用與全球共享。畢竟敦煌地處偏僻,又受天氣、交通等條件制約,『數字敦煌』大大滿足來過敦煌卻未參觀完全或不曾到過也不了解敦煌的遊客。」同時,未來敦煌展可望提供如穿戴式VR體驗、分層壁畫觀賞等最新技術的展品,帶給觀眾激活五感體驗的看展經驗。 \n   \n「千年萬象~敦煌文化藝術展」為臺灣主辦方財團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會辦理兩岸交流活動的重大項目。副董事長嚴雋泰說:「敦煌展今年第四屆了,歷年不僅參觀人數屢破紀錄,深獲校園師生歡迎,除學生利用課餘閒暇現場導覽,甚受敦煌魅力鼓舞,自提計畫書以申請『走近敦煌——青年絲路行旅計畫』,而喜愛敦煌與佛教藝術的校外觀眾亦不在少數。」敦煌作為絲綢之路樞紐,仍屬沙漠邊緣,中西交流無不跋山涉水,路途漫長,好比此番首站來到臺東,展品亦翻山越嶺。「就像展品《熾盛光佛與天象圖》(莫高窟第61窟)描繪12星座隨佛經從印度入中國,記錄當時中西往來景況,敦煌展同樣見證及支持了兩岸藝文活動交流,並且作為領略石窟佛洞光影時空的教育平台,深入淺出敦煌佛教藝術之美。」 \n「千年萬象~敦煌文化藝術展」臺東站 \n展期 │ 3.10-3.25 \n地點 │ 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主展覽室&希望藝廊(臺東市大同路254號) \n開館時間 │ 週三至一8:30-12:00、13:30-17:00,週二休館。 \n主辦單位 │ 中國宋慶齡基金會、敦煌研究院、財團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會 \n合作單位 │ 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國立雲林科技大學、中國文化大學華岡博物館 \n

  • 書 人物-中國美學家高爾泰在流亡中寫作

    書 人物-中國美學家高爾泰在流亡中寫作

     年近八十的中國美學家高爾泰,甫出版新書《草色連雲》,自述他這輩子和沙漠之緣──青年時期在夾邊溝的戈壁灘上勞改,中年在敦煌大漠中與文物相護守,老來旅居美國沙漠之州內華達。「加加減減滋味,我未老已經深諳:已省名山無我份,八十行吟跡近癡。」八十年歲月,他的癡不見容於世。世俗的名聲終究要以世俗的方式獲得,因此他的不被理解或說懷才不遇,也是必然的了。 \n 摒棄結構格律的自由美學 \n 50年代和80年代在中國大陸的兩次美學論爭,高爾泰的名作《論美》皆引發爭議,成為現今談論中國當代美學,除朱光潛、李澤厚之外,獨樹一幟而不可忽視的脈絡。高爾泰說他至今學不會平仄,無法寫出符合格律的古典詩,對於結構、體系之剛硬框架他全盤摒棄。他的詩沒有套數,不過是內心真實的聲音化為文字,橫空出世、信手拈來,最樸素也最美麗。無法符合格律,正可用以說明這位當代美學家的美學闡釋。 \n 出生於江南的高爾泰,自述不喜歡蘇州,尤其蘇州園林。園林造景向以難度越大越工,越顯出價值和美感,如聞一多所言能「帶著鐐銬跳舞」。高爾泰不同意這種美學觀,認為曲曲折折,窒礙難行,不能大步邁開。 \n 高爾泰把「美」放在主觀的、精神表現這方面來談,洞見了美的非功利性和自由意味。也就是強調人的主體性、自由權利、呼喚人文精神的多元,倡揚為人生的美學,關乎「人的處境」的美學。這種完全擺脫歷史唯物和辯證唯物的觀點,挑戰了權力意志,其意義不侷限在美學領域,而更帶有思想解放的色彩。然而不認同者斥為「主觀唯心論」,將高爾泰打成右派,讓他嘗盡苦頭。 \n 其後《論美》遭禁售銷毀,高爾泰仍一以貫之,延續前念,又出版《美是自由的象徵》一書。「美是自由的象徵」一詞,也成為傳誦一時的名言。他認為美的追求與人的解放不可分割,後來他關於異化理論和人道主義的思考,都由此而來。 \n 從尋找家園觀見草色連雲 \n 高爾泰談美學,以靈性見長,彷若空谷足音,他的文字書寫亦如此。 \n 1988及89年,高爾泰任教南京大學期間,與王元化、王若水等人創辦《新啟蒙》雜誌,出刊至第4期遭禁,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捕,出獄後流亡美國迄今。異鄉歲月,回望前塵,2004年高爾泰出版《尋找家園》(印刻)一書,從孩童的眼睛,看角落裡的歷史,夢裡家山,早已變樣。勞改的戈壁灘上,一個知識分子無言的命運,如流沙墜簡。他一生顛沛流離,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在流亡的日子裡,遭難遭騙,看盡天地蒼茫。幾近回憶錄的《尋找家園》,字裡行間無限悲涼,飽滿沉重。他自敘「做人就是叛逆,做人就是漂泊,做人就是沒有故鄉。」如牆上挖洞的書寫過程,追索著心靈的呼聲,尋找的家園,尋找的乃是意義。 \n 他說變化不可逆轉,他早習於沙漠,在歷經人世粗礪荒漠般的洗禮,沙漠亦已內化,怡然安頓。然而沙漠中也有綠洲,譬如輝煌的敦煌文物,譬如內華達州發展出不夜城拉斯維加斯。《尋找家園》之後10年,我們讀到了《草色連雲》,儘管態度上,他仍強烈表現出對人的好惡和價值觀,堅持對「人的尊嚴」的捍衛,但他以更冷靜的觀看,滌除了歷史的亢奮。曾經滄海,世事如棋,如其詩:「長街夜話尋常事,他日相憶是此時」。 \n 《草色連雲》一書懷人之處寫得精彩。一生從險惡中走來,交往的幾個人物,甚至得人幫助時的感恩,以及心存感激之際洞悉的複雜人性。書中蒐錄高爾泰應美國國會圖書館之邀的演講稿,主辦方要他不涉政治,談敦煌經變的知識性和趣味性,文章則直言此一狀況,隱含幽微的政治元素。書中也談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問題,莫言說了什麼,什麼沒說與為何不說?說與不說的閃躲和機巧,價值取向已在其中。他所感到失落的,是人文精神的闕如。人權,實則關乎文學的本質。 \n 高爾泰的文字風格一如他的美學觀,所謂「文章本野事」,因此渾然天成。《草色連雲》各篇在中國陸續發表時,不少編者因此遭遇麻煩,甚至被撤銷主編職務。年初問世的簡體版是經過文化過濾或政治過濾的「潔本」,近日的繁體版則是完整足本,提供給讀者一個參照。

  • 大漠敦煌 2千年絕美寶庫

    大漠敦煌 2千年絕美寶庫

     提起敦煌,不少人會立刻聯想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陽關、玉門關,是絲綢之路上,敦煌地段驛站,過了兩關,就通向茫茫大漠。而古稱沙洲的敦煌,自然也成為中國重要的交通橋梁。時隔2千多年,敦煌不只是承載歷史,更記錄中國古早的文化。 \n 敦煌位在河西走廊的最西端,漢朝武帝時因為絲路的開通,進入鼎盛時期。西漢後,許多王朝也都把這裡作為軍事重地,這也塑造敦煌豐富的歷史元素,將士、商賈、僧侶、使臣都曾在此駐足,不少文人騷客,也因此寫下動人詩篇。 \n 了解藝術背景 領悟價值 \n 而現在,人們遊敦煌,大多是探訪歷史。敦煌的景點分布零散,一般規畫都是先去距離市區比較近的東線景點,包括莫高窟、鳴沙山、月牙泉、雷音寺等地。而西線景點則散落在市區西部至北部的戈壁中,包括陽關故址、西千佛洞、玉門關故址、漢長城和雅丹地質公園。 \n 其中,莫高窟和月牙泉是最具代表性的景點。莫高窟又名敦煌石窟,號稱是「世界藝術寶庫」,建築、塑像和敦煌壁畫,常吸引世界各國學者和遊客前來造訪。到莫高窟參觀,建議一定要請解說員或是先了解石窟背景,方能在欣賞壁畫時,領悟其奧妙。 \n 月牙泉,古稱沙井,自漢朝起即為「敦煌八景」之一。看到月牙泉,才知道世界上真的有奇蹟,明明在鳴沙山一大片沙漠中,卻有這麼一塊美麗的綠地。鳴沙山群峰環繞綠色盆地,當中有一泓碧水,彷彿一彎新月落在黃沙之中。傳說唐三藏當年去西天取經,沒有水也沒有食物,觀世音菩薩出手相救,便從紫金瓶裡滴下一滴金水,成為現在的月牙泉,故此地又稱「藥泉」。 \n 5至10月旅遊最佳時機 \n 敦煌美食豐富,不用特別上餐館,路邊小吃就很美味。敦煌以麵食為主,特點是愛吃辣,夜晚街道,常可見川味的麻辣攤。另外,當地也特愛吃驢肉黃麵,還因此生出俗諺「天上的龍肉,地上的驢肉」。黃麵細緻,咬勁十足,驢肉味道奇特,兩者下鍋煮,拌上香料,別具風味。而敦煌釀皮子、敦煌臊子麵等,也是當地的特色。 \n 5月至10月,是到敦煌旅遊的最佳時機。每年9月的絲綢之路節及6月開始的敦煌之夏藝術節,吸引大批人潮。到了敦煌才訝異發現,沙漠中,不但文化底蘊豐富,當地人情味更是濃厚,沙漠其實也是很熱情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