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營盤小學的搜尋結果,共05

  • 用愛興學 張平宜助四川痲瘋村

    用愛興學 張平宜助四川痲瘋村

     在四川省深山的一所小學裡,一位發著高燒的孩子,在遠道而來接她走的母親及學校志工面前流淚,她堅持不回家,因為一旦回去,將錯過學習的時間。而若非內心受傷,小小年紀的孩子是不會流淚的。 \n 此處是四川涼山州越西縣大營盤小學,多數台灣人可能從未聽過,更不可能來到的這個地方,曾是痲瘋病康復村。在此投入興學已12年的張平宜說:「痲瘋病會消失,但歧視烙印卻難以消除,我要讓孩子在愛的環境裡長大,擁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機會。」 \n 張平宜曾是個記者,如今她成立了希望之翼基金會後,投身痲瘋村的教育事業。 \n 回憶起2000年前後,痲瘋康復村幾乎一無所有,這裡只有滿山的黃土坡,當地的彝族人家園貧瘠破爛。上山的路蜿蜒崎嶇,坍方的落石常把路砸得坎坷難行,也像是張平宜耕耘痲瘋村小學的生命寫照。 \n 當時痲瘋村的唯一一所小學,只有1名苦守學校15年的代課教師,兩間土房搭建的教室有7、80個學生,但只收到小學4年級生,充其量只能稱作是「掃盲班」。那時,學校沒有出過1屆畢業生,孩子們甚至連身份證都沒有,飯也難好好吃上一頓。 \n 如今,學校有了首屆畢業生,且包含外縣來此就讀的孩子們,全校共有320個國小及國中生。 \n 義賣蠟燭 籌錢建校舍 \n 從無到有,總是艱辛,更何況是在深山中的痲瘋村。張平宜說,當時學校只收到4年級,她為了安排高年級學齡學生去就學,前往15公里外的華陽國小請託校長收留較高年級的學生,沒想到校長聽到是痲瘋村來的,馬上說:「不行!來一個跑一百個」。 \n 這樣的歧視心態,讓她決心自己投入大營盤小學建設。 \n 她動手做蠟燭上街義賣替大營盤小學籌建校舍,還蓋了廚房、宿舍、廁所,招收其他康復村的學生。 \n 基礎建設之外,原本隸屬於高橋村的痲瘋康復村,也正式獨立為大營盤村,變成四川省涼山州越西縣第288個行政村。學生成為正式公民,取得身份證,擁有公民權利。 \n 設立行政村後,資源跟著進來。如今,12年過去了,大營盤小學有了純白色的水泥磚牆與新建教室,一條水泥路鋪得平直,直通校門。 \n 自張平宜加入大營盤小學建設以來,前後共有120多個學生畢業。不過,大營盤村自開始種植煙草後,經濟條件變好,卻使得不少孩子在上學與掙錢中陷入兩難,且往往他們最終是選擇離開學校,為家裡多掙點錢。 \n 為了替孩子們鋪墊升學路,張平宜再申請把6年制的學校轉成9年義務教育,讓有心讀書的孩子可以一次讀完國中。她再次長征,在15天內翻山越嶺500里路,從其他縣招到了69名其他康復村的學生越縣就讀。 \n 翻山越嶺 幫助貧困童 \n 「附近貧困縣的孩童因為讀書不易,非常珍惜讀書的機會。」 張平宜苦笑著說。而希望之翼基金會執行秘書葛淑玲曾感慨,去年他們從鄰縣的昭覺、美姑、雷波、冕寧、鹽源等5個縣找來了69個學生,「有的來不了,拉著我們的衣角哭」,面對孩子的哭訴,只能安慰「今年來不了,明年我們再努力」。 \n 現在的大營盤,不再出現跳蚤肆虐、蒼蠅形成簾幕的種種景象。張平宜創造了一個生態池,讓校園裡開滿了花,孩子們在校園裡打球、奔跑、嬉鬧。一到了吃飯時間,大家奔向廚房排隊盛飯,可以連扒數碗飯菜…被壯闊的山景環抱的大營盤小學,是孩子心中的世外桃源。 \n 對現代兒童來說,上述這些順理成章的資源,可是張平宜花了10年青春爭取來的。 \n 她笑說,「光是硬體設備、讓廚房開伙,讓孩子有洗澡水及上學教具等等,就花了我10年」,和當地政府吵、和孩子的家人們吵,「終於吵到了現在還算可以的模樣」。 \n 下課時間,孩子們在籃球場上奔跑或採花,大盤營孩子們的笑容好比陽光燦爛。因是少數民族,這裡的孩子多半靦腆,但問起「喜不喜歡上學啊?」「喜不喜歡張阿姨?」孩子們會卯足氣力朝山大喊著:「很喜歡~」。 \n 空氣中擺盪著孩子的笑語,但張平宜知道路還很長,「到他們能在社會上佔有一席之地,還要好幾個10年。」張平宜說:「到這一刻,你才真的知道,什麼叫做『百年樹人』。」

  • 遠征麻風村 張平宜入圍年度人物評選

     台灣女子張平宜深入偏遠的中國四川涼山州越西縣,一手打造全中國第一所蓋在麻風村的完全中小學。她將深耕涼山十年的經歷化作文字,今年初發表新書後,媒體邀訪不斷,她也陸續獲頒「中華十大女性公益人物獎」、「中華慈善獎」等,更入圍二○一一年「感動中國」年度人物評選。 \n 張平宜為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一趟赴中國偏遠地區麻風村的調查採訪報導,開啟她對麻風病議題的關注,尤其不捨許多麻風病人的子女,即便健康,也被遺忘在受隔離的麻風村,教育資源極度匱乏。 \n 一九九九年至二○○一年間,張平宜曾走訪中國廿多個麻風村,許多村子根本沒有學校,孩子們克難地在走廊、病房,甚至是點著火把、煙霧瀰漫幾乎要令人窒息的空間裡上課。當她來到四川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的大營盤小學,沒被殘破的校舍嚇壞,但永難忘懷學生因沒有足夠的桌椅,只能站著上課。 \n 「我很想給孩子們一個窗明几淨的教室」,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念頭,促使她投入麻風村的希望工程,這十年來,匯集兩岸資源,讓大營盤小學脫胎換骨,學生從七十多人成長到目前的三百多人。 \n 今年七月底,將近七十名學生跨越數百里路,跨縣前來大營盤就讀。張平宜形容,孩子們為求學而「遷徙」的行動為「七月長征」。 \n 一路走來,張平宜常受到質疑,為什麼要募款幫助大陸人?張平宜說,麻風村的孩子一定要走出大山,融入社會,得到他做為公民應有的權利;她看見了「需要」,而想伸出援手。這份心超越地域、種族或意識形態。 \n 張平宜表示,大營盤小學約有八成的建設,是來自台灣的善款,未來她希望能成立兩岸合作的平台,匯聚更多力量,在其他弱勢地區複製大營盤的成功經驗,並開拓扶貧項目。 \n 身為大營盤三百多名學生的「母親」,張平宜談起孩子們的故事時,神采飛揚,言談中有滿滿的關愛。她說,從台灣到涼山不下百次,讓她有勇氣勇闖麻風村的動力就是「愛」,讓她沒有懼怕,全心全力,要為孩子洗去麻風的烙印。

  •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大營盤小學」位於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高橋麻風村,當地政府開設這所小學的原因是因為附近的小學都不願意接納麻風村的子女。當地村民世代以來不被社會接受,村民甚至連身分證都拿不到,更別說翻身。直到2000年,一群來自台灣的志工(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扭轉了這一切。 \n (文接B2版) \n 裡經濟條件差,這所小學成立10多年來,竟然連1個畢業生都沒有。 \n 張平宜在台灣發動義賣,籌款買地,重整校園。過程中有許多感人的故事,反映台灣民眾愛心,像2002年國際麻風防治日的蠟燭義賣,有多位當紅的影歌星站台,結果短短2個小時,就籌到60多萬台幣的捐款。 \n 經過2001到2005年的奮鬥,大營盤小學終於有了第一批16名畢業生,這也是當地麻風村第一批小學畢業生,來自台灣的30多名志工親赴當地,籌辦盛大的畢業典禮。 \n 大營盤小學的畢業典禮中還來了一位特別來賓:台灣樂生療養院的院民阿梅,她除了頒發第3屆的樂生獎學金(由樂生院民捐助)給學生外,也以自己的親身遭遇,鼓勵大營盤的學生和家長。 \n 半世紀以來的 第一個畢業典禮 \n 由於是麻風村設立半個世紀以來的第一批畢業生,當地學生家長早在一個月前就按彝族習俗替子女縫製背心,然後在畢業典禮當天親手為孩子穿上。 \n 由於畢業典禮的設計隆重又感人,不但涼山州的副州長、越西縣書記等大陸官員都到齊,而且包括中央電視台在內的兩岸媒體都報導了這項活動。 \n 台灣人在大陸透過教育幫助麻風子弟改善人生的事蹟,也因此受到重視。 \n 10年前的大營盤小學是連外地老師都不願教的學校,現在卻成為涼山州教育局的遠距教學試範學校,增設衛星同步教學及電腦教室,當然也成為附近學童爭相就讀的重點學校。

  •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大營盤小學」位於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高橋麻風村,當地政府開設這所小學的原因是因為附近的小學都不願意接納麻風村的子女。當地村民世代以來不被社會接受,村民甚至連身分證都拿不到,更別說翻身。直到2000年,一群來自台灣的志工(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扭轉了這一切。 \n 處境篇 連身分證都沒有的麻風村 \n 前時報記者張平宜把希望之翼帶進高橋麻風村,透過教育扶貧,麻風病患的後代子女有了一個與正常人公平競爭的機會。 \n 1991年,張平宜跟著國際慈善團體第一次到四川、雲南的6個麻風村採訪,看到當地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慘況:一個用草繩褲帶自殺多次的麻風老人、一群骨瘦如柴、肚大如鼓的麻風村小孩。 \n 雖然第一次與大陸麻風村的接觸讓張平宜有了「再也不去」的念頭,但最後卻轉變成她一次又一次投入麻風病救助的動力。在1999年到2001年期間,她先後跑過廣東、雲南、四川20多個麻風村。 \n 由於多年在大陸麻風村採訪所累積的人脈,2000年冬天,張平宜突然接到消息說:四川省政府在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建了一所專門收容麻風病患子女的小學──大營盤小學。 \n 沒有正式老師的小學 \n 但實地看到學校時,張平宜嚇了一大跳。7、80名學生只有一名代課老師、2間蓋在水塘邊的教室占地約10坪,沒有玻璃的窗戶、2塊嵌在牆上的黑板坑坑洞洞、再加上17張破舊的課桌椅。由於軟硬體都缺,加上村 \n (文轉B3版)

  • 台灣娘子張平宜 闖四川麻風村辦校

    台灣娘子張平宜 闖四川麻風村辦校

     十年的歲月,可讓懵懂少年長大成人,也能使滄海變桑田。台灣女子張平宜過去十年,來回穿梭台灣與四川越西麻風村,建立中國第一所麻風病人子女小學。上百個被社會遺棄的孩子,因此首度摸到書本,吃到三餐好飯。張平宜原本是兩個孩子的媽,現在母親節可收到數十個孩子的溫暖感謝。 \n 為了紀念這十年青春,張平宜寫下《台灣娘子上涼山》,以生動筆調帶讀者重回過往,看她如何從大小姐變成悍婦,從記者變成人人眼中的「慈善家」,從只能對著麻風村惡劣環境掉淚,到現在可以跟對岸官員拍桌子吵架,爭取孩子的教學資源。 \n 「我熱情固執,會為正義兩肋插刀!」張平宜打扮時髦,說話帶著大姊頭的豪爽,彷彿有用不完的熱情和精力。她說,她從小夢想當女俠,身體裡住著男人的靈魂。 \n 一九九九年,還是中國時報記者的張平宜剛生下第二個兒子,原本打算辭職回家當少奶奶,卻因緣際會到四川麻風村進行調查採訪。一路上的窮山惡水加上麻風村裡頭嚇人的景象,讓她發誓再也不要踏進這地方。沒想到那景象她怎樣就是放不下,之後兩年她的足跡踏遍大陸二十幾個麻風村,並在四川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裡,打造出州立示範學園大營盤小學。 \n 對現代人來說,麻風似乎陌生又遙遠,其實成立於一九三○年的台灣樂生療養院,便是隔離麻風病人的醫療院所。麻風病由麻風桿菌導致,是種破壞皮膚和周圍神經的慢性病,會導致顏面手足傷殘。 \n 在張平宜工作的涼山地區,彝族傳統更視麻風病為不潔惡靈,過去常有麻風病人被燒死、淹死事件,一般學校也排斥麻風病人子女就學。五○年代起大陸官方在偏僻地帶設立一個又一個隔離的麻風村。病人離群索居,村民近親結婚繁衍,子女沒身分證,幾乎全是文盲,一輩子走不出麻風村,就醫、教育都乏人關懷。 \n 張平宜描述,被隔離的麻風村停留在無水無電的原始狀態,眼瞎斷腳的病人在地上爬行,傷口流膿。他們彼此生下的子女即使健康,也被隔絕在文明社會之外。「這些孩子沒喝過自來水,沒見過書本雜誌,聽見遠方鎮上的喇叭聲,不知道那是車子。」 \n 張平宜認為,教育是唯一扭轉命運的機會。於是她成立基金會,四處募款,把原來簡陋、只有一個代課老師、從來沒有畢業生的大營盤小學建設成公辦民助的示範學園。 \n 如今,全校有十一個老師、兩百多位學生,還吸引了附近一般農村的小孩來上學。 \n 她回想剛開始自己還曾被官方懷疑是「台灣特務」,逐漸獲得當地政府認可,目前學校正朝「完全中學」邁進。她還在青島找到合作企業,安排畢業生去工廠工作。 \n 張平宜將捐出版稅,十五日於台北華山藝文特區舉辦新書義賣,為「望春風助學計畫」籌款,作為第一屆大盤營中學畢業生培育基金。 \n 雖然大陸、台灣兩地奔波,日子周旋在學校有沒有水電、孩子有沒有逃學的大小煩惱中,張平宜覺得過得非常開心。她忍不住秀出手機裡四川孩子傳來的簡訊:「妳比真的媽媽還像我們的媽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