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自然權力的搜尋結果,共02

  • 比利時金屬藝雕展即起科博館登場

    比利時金屬藝雕展即起科博館登場

    擅長利用各種金屬材料進行動物雕塑創作的比利時藝術家法利思(Gilles Falisse),即日起在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展出金屬藝雕「大自然權力」系列展,讓觀眾一窺如何利用金屬零件,巧妙地創作出各種動物形象。 \n \n 科博館副館長周文豪與法利思日前共同為作品「森林之王」揭開紅布,這件作品利用槍托等零件,打造出紅毛猩猩,藉此呼籲人類停止殘殺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展出的創作還有馬、台灣雲豹等動物,並擺放全白的複製品,可讓觀眾簽名、留言。 \n \n 法利思的妻子黃惠娟說,因她是台灣人,法利思很喜歡台灣,一直問她台灣有什麼特有種動物,台灣雲豹就是她推薦下產生的。法利思表示,人類有人權,自然應該也有屬於自然的基本權,希望透過作品,讓人類感受到大自然的珍貴,尊重萬物共生共榮的權力。 \n \n 周文豪指出,「大自然權力」系列也有青銅材料的作品,透過創作呈現動物特有的肌理,科博館正在展出的青銅器「鼎立三十」聯展,同樣透過材料科學的探究,讓觀眾看到人類的智慧。即日至8月30日,憑科博館鼎立三十特展等展示場門票票根,即可免費參觀。

  • 閻連科新作 嘆北京淨土消失

     711號園,北京城中的最後一片淨土,去年11月30日,作家閻連科在微博上發出一封告急信,講述自己所在小區當天開始正式被強拆,時隔近半年,閻連科以新作《711號園:北京最後的最後紀念》,印記著原本是「我一生最奢侈的生活」,而結尾卻是這片淨土的消失!簡體版結尾中涉及「拆遷」、「強拆」等字樣都必須刪修,幸而繁體版得以完整呈現。 \n 目前在香港浸會大學擔任駐校作家,閻連科表示自己畢竟是離不開土地的,他寫鄉土、寫大自然中的釋放與回歸,一草一木都有著自己的情感甚至語言。 \n 無奈絕望 代替抗爭 \n 在《711號園:北京最後的最後紀念》長篇散文集裡,閻連科雖然也主張每個人對大自然的保護,但他感慨與期待的是「我們更需要權力意識對大自然的尊重」,身為作者,他以自己的觀察捕捉自然環境中,令自己震撼的各種不可思議的呼吸、和諧美好,但對於「拆遷」二字,他僅以「無奈和絕望」代替激動和抗爭。 \n 「如果我早預見魯迅、梁思成、康有為的故居也有被拆的一天,我會更平靜,以一種更無奈而絕望的心情,平靜看自己的房子被拆的這一幕。」閻連科認為對於城市發展與保存之間的關係,就像中國的計畫生育一樣,身在其中的個體既痛苦不解,但同時也理性地理解「知道不該如此,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他解讀當代中國人活在矛盾中,身為作者也只是非常普通的人,只能將感動紀下,卻也沒有大力量或不顧生死的情懷去大聲疾呼。 \n 著墨鄉土 審查嚴格 \n 被視為「當代中國禁書最多的小說家」之一,閻連科表示,這樣的形象確實為自己帶來困擾,審查得較其他人都來得嚴格,「連花花草草也被審」,繼而言道:「在中國這樣的環境裡,一生都平穩順利的作家是有問題的!完全不平穩順利的作家,也是有問題的。」 \n 閻連科對自己的寫作,除了持續在鄉土上著墨,另一課題是讓文學面對又超越現實,「維持文學和現實的緊張對立,又在現實上追求藝術的獨特性。」閻連科如是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