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衛哈伯的搜尋結果,共54

  • 警長變地獄怪客  大衛哈伯霸氣十足奔戰

    警長變地獄怪客 大衛哈伯霸氣十足奔戰

    《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除了先前曝光的先行版海報外,終於釋出全新劇照,地獄怪客本人總算現身,劇照中他霸氣十足奔向戰鬥現場,同時也暗示造型比過往更寫實,而原本在海報上出現的惡角,也已經砍斷。 \n \n在《怪奇物語》飾演警長的大衛哈伯(David Harbour),這次挑戰地獄怪客一角,他說:「本片並不是起源電影,但仍會補充敘述一些重要的故事。因此,對於角色的出生過往會大幅減低,讓觀眾快速進入劇情。」 \n \n先前紐約動漫展更曝光電影預告片段,雖然有部分特效尚未完成,但已經讓在場觀眾驚呼不已,正式版預告將隨著12月大片《水行俠》、《大黃蜂》在戲院露出。 \n \n《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將以暴力血腥大尺度R級呈現,塑造「地獄怪客」暗黑系英雄的新形象。台灣將於2019年4月12日上映。

  • 李安要求演員:再帥一點! 大衛哈伯吐槽:最糟建議

    李安要求演員:再帥一點! 大衛哈伯吐槽:最糟建議

    《怪奇物語》演員大衛哈伯(David Harbour)近日接受《綜藝》訪問,和《慾望城市》、《雙峰》演員凱爾麥克拉蘭(Kyle MacLachlan)談起各種「神奇」的演技指導,2人各自接受過許多來自不同導演的指令,但其中最令哈伯難忘的是2005年拍攝《斷背山》時,李安提醒他:「再帥一點!」 \n \n大衛哈伯表示:「我想那是我收過最糟的建議之一。」他回想在《斷背山》一幕,李安竟然要求:「再帥、再帥一點!」而他也只能回應:「好喔!我試試看。」凱爾麥克拉蘭也分享拍攝大衛林區《雙峰》抽象的執導方式,但凱爾相當喜愛。 \n \n林區曾要求:「我需要多一點的風!」或是「再神秘一點。」凱爾最喜歡的是:「貓王!想想貓王!」他認為作為一個演員,能夠放膽嘗試所有可能性,「這不需要理性思考,你不可能突然去想:『貓王,他所謂的貓王是什麼意思?』」全憑直覺演出。

  • 兩岸史話-華府提供蔣政權足夠支持

    兩岸史話-華府提供蔣政權足夠支持

     一九五二年艾森豪勝選後,仍擔任國民政府駐美大使的顧維鈞舉辦了一場大型的慶祝宴會。參加宴會的人包括一些蔣介石最重要的支持者,其中有亨利.魯斯、參議員諾蘭、麥卡倫、麥卡錫及眾議員周以德。晚宴結束前,他們紛紛舉杯慶賀,並用他們最喜愛的戰鬥口號為蔣介石祝福:「反攻大陸!」 \n 內布拉斯加州參議員休.巴特勒(Hugh Butler)在一九四六年大選前說:「如果大選之後,新政改革者仍控制著國會,他們一定得感謝在美國的那些共產黨人。」由此可見,這些人的想法異常幼稚,對於這個曾經選出羅斯福和杜魯門擔任總統的美國,他們既不喜歡,也不信任。他們覺得,這個美國只是屬於那些大城市的天主教徒、猶太人、黑人及工會,不屬於他們。他們不喜歡任何與自己意見相左的人,而現在,正是他們報復的機會。在共和黨人看來,羅斯福統治的美國與他們的價值觀格格不入,而且更糟的是,羅斯福的統治持續了將近二十年。 \n 杜魯門和艾奇遜對共和黨的政治把戲都非常清楚,對於那些領導這股勢力的人極度鄙夷。艾奇遜稱他們為「野蠻人」,杜魯門稱他們為「畜生」。從一開始,杜魯門就知道,無論在國內政治上還是在外交政策上,蔣介石都終將失敗。一九四七年三月,在一次內閣會議中,總統對蔣介石政府表現出極大不滿。正如他在日記中所言:「蔣介石絕不可能勝出,共產黨人會取得勝利,因為共產黨人非常狂熱。(在目前的情況下繼續援助蔣介石政府)簡直就像拿錢填一個無底洞。」 \n 事實上,總統從蔣介石執政之初起就對蔣介石及其政府極為惱怒。在他看來,蔣介石治國無方、為人奸詐、不夠忠誠。對援蔣資金去向進行的一次暗中調查發現,相當一大筆資金都被蔣介石家族用於投機買賣。有一次,他對新政的支持者戴維.利連撤爾(David Lilienthal)說,國民黨人全都是「一群貪官汙吏和詐騙份子。我敢打賭,援助資金中的十億美元現在都在紐約銀行裡」。 \n 國民黨施政治壓力 \n 最讓杜魯門憤怒的是,國民黨只會一味施加政治壓力,卻沒有取得任何軍事成績。蔣介石政府對杜魯門的意見也從不採納,因此杜魯門覺得這個政府不但沒有支持他,反而不斷地攻擊他,並一直要求增添武器裝備。 \n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杜魯門和顧維鈞大使舉行了一次開誠布公的會議。這場會議反映了杜魯門對國民黨的極端不信任。杜魯門很清楚,當他和顧維鈞一起坐下來開會時,他不只是在對付一個身陷麻煩的外國代表,而且是在面對一個主要的政治敵人—顧維鈞雖然極具個人魅力,但事實上他卻領導了一股反對杜魯門的勢力。而這位大使一度與杜威過從甚密。杜魯門剛擊敗杜威,顧維鈞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時間點與杜魯門會晤,而且在剛上任的美國總統面前表現得過於自以為是。 \n 後來,顧維鈞寫道:「我沒有用英式英語而是用美式英語與他交談,我們談得非常融洽。」然而事實上,對於一個即將滅亡的政府來說,這並不是繼續索討軍事援助的最佳時機。杜魯門看起來完全沒有首肯的表示。杜魯門問顧維鈞,他是否知道剛剛有三十二個師的國民黨軍人在徐州向共產黨投降,而且他們將自己全部的武器裝備都交給了共產黨。顧維鈞只好承認他並不知情。杜魯門告訴顧維鈞,在援助的問題上,雖然他知道中國人民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但也只能和馬歇爾商談,而不能有別的答覆。 \n 在這次談話中,杜魯門沒有點明的是,三十二個師就意味著二十五到三十萬人向共產黨投降,而且還有大量武器裝備也被他們拱手讓給了共產黨。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一離開白宮,顧維鈞就找自己的朋友,外交部副部長葉公超詢問徐州戰況,葉公超回答說不算太壞。顧維鈞大惑不解,剛才杜魯門告訴他有三十二個師投降了,這是事實嗎?葉公超承認是事實。這個事實就是國民黨軍隊已經潰不成軍、抱頭鼠竄。 \n 祝福口號舉杯慶賀 \n 在共產黨贏得內戰勝利前的最後幾個月,美國軍事顧問團團長巴大維少將甚至在蔣介石的高級官員會談時旁聽他們的對話,彷彿自己是個中國將軍(他懇求國民黨在撤退前毀掉自己的武器,以免落到共產黨手裡。但是就像以往任何時候一樣,根本沒有人聽從他的建議)。因為害怕引發國內對美國政策的批判,他們甚至不允許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會見中共高層。 \n 即使如此,蔣介石在丟失中國大陸的情況下仍獲得華盛頓的足夠支持,從而得以繼續統治台灣。一九五二年艾森豪勝選後,仍擔任國民政府駐美大使的顧維鈞舉辦了一場大型的慶祝宴會。參加宴會的人包括一些蔣介石最重要的支持者,其中有亨利.魯斯、參議員諾蘭、麥卡倫、麥卡錫及眾議員周以德。晚宴結束前,他們紛紛舉杯慶賀,並用他們最喜愛的戰鬥口號為蔣介石祝福:「反攻大陸!」(系列完)

  • 韓戰停火65周年──華府提供蔣政權足夠支持(十五)

    一九五二年艾森豪勝選後,仍擔任國民政府駐美大使的顧維鈞舉辦了一場大型的慶祝宴會。參加宴會的人包括一些蔣介石最重要的支持者,其中有亨利.魯斯、參議員諾蘭、麥卡倫、麥卡錫及眾議員周以德。晚宴結束前,他們紛紛舉杯慶賀,並用他們最喜愛的戰鬥口號為蔣介石祝福:「反攻大陸!」 \n內布拉斯加州參議員休.巴特勒(Hugh Butler)在一九四六年大選前說:「如果大選之後,新政改革者仍控制著國會,他們一定得感謝在美國的那些共產黨人。」由此可見,這些人的想法異常幼稚,對於這個曾經選出羅斯福和杜魯門擔任總統的美國,他們既不喜歡,也不信任。他們覺得,這個美國只是屬於那些大城市的天主教徒、猶太人、黑人及工會,不屬於他們。他們不喜歡任何與自己意見相左的人,而現在,正是他們報復的機會。在共和黨人看來,羅斯福統治的美國與他們的價值觀格格不入,而且更糟的是,羅斯福的統治持續了將近二十年。 \n杜魯門和艾奇遜對共和黨的政治把戲都非常清楚,對於那些領導這股勢力的人極度鄙夷。艾奇遜稱他們為「野蠻人」,杜魯門稱他們為「畜生」。從一開始,杜魯門就知道,無論在國內政治上還是在外交政策上,蔣介石都終將失敗。一九四七年三月,在一次內閣會議中,總統對蔣介石政府表現出極大不滿。正如他在日記中所言:「蔣介石絕不可能勝出,共產黨人會取得勝利,因為共產黨人非常狂熱。(在目前的情況下繼續援助蔣介石政府)簡直就像拿錢填一個無底洞。」 \n \n國民黨施政治壓力 \n \n事實上,總統從蔣介石執政之初起就對蔣介石及其政府極為惱怒。在他看來,蔣介石治國無方、為人奸詐、不夠忠誠。對援蔣資金去向進行的一次暗中調查發現,相當一大筆資金都被蔣介石家族用於投機買賣。有一次,他對新政的支持者戴維.利連撤爾(David Lilienthal)說,國民黨人全都是「一群貪官汙吏和詐騙份子。我敢打賭,援助資金中的十億美元現在都在紐約銀行裡」。 \n最讓杜魯門憤怒的是,國民黨只會一味施加政治壓力,卻沒有取得任何軍事成績。蔣介石政府對杜魯門的意見也從不採納,因此杜魯門覺得這個政府不但沒有支持他,反而不斷地攻擊他,並一直要求增添武器裝備。事實上,蔣介石的軍隊根本就不配擁有這些武器。 \n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杜魯門和顧維鈞大使舉行了一次開誠布公的會議。這場會議反映了杜魯門對國民黨的極端不信任。杜魯門很清楚,當他和顧維鈞一起坐下來開會時,他不只是在對付一個身陷麻煩的外國代表,而且是在面對一個主要的政治敵人—顧維鈞雖然極具個人魅力,但事實上他卻領導了一股反對杜魯門的勢力。而這位大使一度與杜威過從甚密。杜魯門剛擊敗杜威,顧維鈞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時間點與杜魯門會晤,而且在剛上任的美國總統面前表現得過於自以為是。 \n後來,顧維鈞寫道:「我沒有用英式英語而是用美式英語與他交談,我們談得非常融洽。」然而事實上,對於一個即將滅亡的政府來說,這並不是繼續索討軍事援助的最佳時機。杜魯門看起來完全沒有首肯的表示。杜魯門問顧維鈞,他是否知道剛剛有三十二個師的國民黨軍人在徐州向共產黨投降,而且他們將自己全部的武器裝備都交給了共產黨。顧維鈞只好承認他並不知情。杜魯門告訴顧維鈞,在援助的問題上,雖然他知道中國人民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但也只能和馬歇爾商談,而不能有別的答覆。 \n在這次談話中,杜魯門沒有點明的是,三十二個師就意味著二十五到三十萬人向共產黨投降,而且還有大量武器裝備也被他們拱手讓給了共產黨。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一離開白宮,顧維鈞就找自己的朋友,外交部副部長葉公超詢問徐州戰況,葉公超回答說不算太壞。顧維鈞大惑不解,剛才杜魯門告訴他有三十二個師投降了,這是事實嗎?葉公超承認是事實。這個事實就是國民黨軍隊已經潰不成軍、抱頭鼠竄。 \n祝福口號舉杯慶賀 \n \n \n在共產黨贏得內戰勝利前的最後幾個月,美國軍事顧問團團長巴大維少將甚至在蔣介石的高級官員會談時旁聽他們的對話,彷彿自己是個中國將軍(他懇求國民黨在撤退前毀掉自己的武器,以免落到共產黨手裡。但是就像以往任何時候一樣,根本沒有人聽從他的建議)。因為害怕引發國內對美國政策的批判,他們甚至不允許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會見中共高層。 \n即使如此,蔣介石在丟失中國大陸的情況下仍獲得華盛頓的足夠支持,從而得以繼續統治臺灣。一九五二年艾森豪勝選後,仍擔任國民政府駐美大使的顧維鈞舉辦了一場大型的慶祝宴會。參加宴會的人包括一些蔣介石最重要的支持者,其中有亨利.魯斯、參議員諾蘭、麥卡倫、麥卡錫及眾議員周以德。晚宴結束前,他們紛紛舉杯慶賀,並用他們最喜愛的戰鬥口號為蔣介石祝福:「反攻大陸!」(系列完) \n

  • 兩岸史話-中國問題成為美政爭箭靶

    兩岸史話-中國問題成為美政爭箭靶

     《時代》雜誌問了一個不祥的問題:「馬歇爾還有能力處理他即將面臨的中國問題嗎?」這彷彿是一個挑釁:你必須幫助中國,否則你就是一個失敗者。此外,這句話還暗含了另一層意思:魯斯和「中國遊說團」可以任意詆毀或褒獎任何人,甚至包括馬歇爾這樣的偉人。 \n 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時,如果要找出一個舉國上下都尊敬的人,那麼這個人一定是馬歇爾。他大公無私,沒有意識形態和黨派之分,連杜魯門都欽佩地稱他為「這個時代最偉大的人」。一九四一年,美國的無知和對孤立主義的堅持使美軍處於實力弱小、裝備不良、人員不足的窘境。在這種情況下,馬歇爾在短短兩年半裡就把美軍塑造成一支強大的軍隊、一支可以橫渡英吉利海峽並成功獲勝的軍隊。 \n 二戰後,很多一般民眾都同意杜魯門對他的評價,認為他是當今世界上最偉大的美國人。其他軍事奇才如李奇威也認為,馬歇爾是美國歷史上繼華盛頓之後又一位偉大的軍人。馬歇爾曾提出蔣介石和中共劃江而治,但是僅僅五年之後,這個曾經無數次決定幫助蔣介石的人卻受到不該有的指責。馬歇爾對此十分悲傷,不僅是因為人們質疑他對中國局勢的判斷,更是因為人們懷疑他的愛國情感。 \n 馬歇爾反蔣的理由 \n 在二戰期間,《時代》雜誌總是不遺餘力地讚美馬歇爾。現在「中國遊說團」想找到馬歇爾反對蔣的理由。他們找到的第一個理由是由顧維鈞提供的。這個理由很簡單:馬歇爾在中國的調停任務失敗了,因此他感到十分痛苦,對中國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事實上,這個理由頗為諷刺。如果說有人不在乎個人得失的話,那麼他一定是馬歇爾。儘管這個理由難以自圓其說,但是《時代》雜誌還是在一九四七年三月的封面故事裡這麼描述馬歇爾:如果他繼續幫助中國,那麼世間再恰當的形容詞都難以形容他。他將是一個斯巴達式的人物:冷酷、果斷、博學。他在和平時期的表現可以媲美自己在戰爭時期的表現。 \n 最後,《時代》雜誌問了一個不祥的問題:「馬歇爾還有能力處理他即將面臨的中國問題嗎?」這彷彿是一個挑釁:你必須幫助中國,否則你就是一個失敗者。此外,這句話還暗含了另一層意思:魯斯和「中國遊說團」可以任意詆毀或褒獎任何人,甚至包括馬歇爾這樣的偉人。 \n 如果魯斯的任務之一是破壞那些損害蔣介石聲譽之人的名聲,以保持自己在美國政壇的地位,那麼他的另一項任務就是避免蔣介石成為別人攻擊的目標。這個主意又是顧維鈞想到的。中國駐美大使館的人明白,杜魯門當局越來越孤立他們,而且把美國外交政策的重點放在歐洲的集體安全防禦上。杜魯門政府的官員們一致認為通過「馬歇爾計畫」穩定被戰爭重創的歐洲經濟,以及通過人們熟知的「杜魯門主義」來幫助希臘和土耳其恢復經濟才是最重要的事,而這些計畫都是為了防止蘇聯的擴張。 \n 顧維鈞希望把對中國的援助和美國對其他地區的外交政策綁在一起,從今以後,沒有對中國的援助,也同樣不會有對希臘和土耳其的援助,也同樣沒錢支持歐洲的復興。新罕布夏州參議員布利吉斯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上問:「我們在歐洲是人,而在亞洲是老鼠嗎?」從此,「中國遊說團」又有一個政治鬥爭的新陣地,他們可以拿亞洲對美國的威脅來討論。但是對杜魯門當局來說,這些心胸狹隘的人為他們增添了不少麻煩,而對蔣介石政權的援助簡直成為對美國的政治勒索。 \n 美國人不滿杜魯門 \n 中國問題被用來向杜魯門發難,但對杜魯門的攻擊遠非中國問題這麼簡單。對杜魯門最為不滿的人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區,那些人天生就有恐英症。著名政治學家約翰.史班尼爾(John Spanier)曾一針見血地指出,民主黨人在制訂對華政策時從來沒有給國會中的共和黨領袖參與的機會。 \n 當蔣介石政府開始顯露頹勢時,康乃狄克州的民主黨人、同時也是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的麥克馬洪參議員(Brien McMahon),查看從一九四七年到一九四九年這一關鍵時期中的會議紀錄,想查看是否有共和黨參議員對當時的官方政策持有異議,但是最終他沒有發現任何建議,也沒有發現任何共和黨人在參議院或眾議院主張過向中國派遣地面部隊以支援蔣介石政府。於是,這些問題最終不了了之。 \n 共和黨人認為,蔣介石失守中國大陸可能會幫助他們重新贏得政權,讓美國成為共和黨人的天下。這時的美國正處於風雲變幻之中,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和傳統的道德觀念。而共和黨人則是這個時代美國人的典範,他們衣食無虞,不必擔心失業和破產。在一個幾乎清一色由白人男性新教徒執掌政壇的時代裡,他們身兼要職。 \n 此外,他們大多來自政治世家,而在當時,美國只有一小部分人屬於中產階級。他們身邊的人也大多有同樣的感覺,認為美國正在離他們所認為的「美利堅主義」越來越遠。他們認為新政以及由新政帶來的力量是他們的敵人。(待續)

  • 韓戰停火65周年──中國問題成為美政爭箭靶(十四)

    《時代》雜誌問了一個不祥的問題:「馬歇爾還有能力處理他即將面臨的中國問題嗎?」這彷彿是一個挑釁:你必須幫助中國,否則你就是一個失敗者。此外,這句話還暗含了另一層意思:魯斯和「中國遊說團」可以任意詆毀或褒獎任何人,甚至包括馬歇爾這樣的偉人。 \n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時,如果要找出一個舉國上下都尊敬的人,那麼這個人一定是馬歇爾。他大公無私,沒有意識形態和黨派之分,連杜魯門都欽佩地稱他為「這個時代最偉大的人」。一九四一年,美國的無知和對孤立主義的堅持使美軍處於實力弱小、裝備不良、人員不足的窘境。在這種情況下,馬歇爾在短短兩年半裡就把美軍塑造成一支強大的軍隊、一支可以橫渡英吉利海峽並成功獲勝的軍隊。 \n二戰後,很多一般民眾都同意杜魯門對他的評價,認為他是當今世界上最偉大的美國人。其他軍事奇才如李奇威也認為,馬歇爾是美國歷史上繼華盛頓之後又一位偉大的軍人。馬歇爾曾提出蔣介石和中共劃江而治,但是僅僅五年之後,這個曾經無數次決定幫助蔣介石的人卻受到不該有的指責。馬歇爾對此十分悲傷,不僅是因為人們質疑他對中國局勢的判斷,更是因為人們懷疑他的愛國情感。 \n \n 馬歇爾反蔣的理由 \n \n \n在二戰期間,《時代》雜誌總是不遺餘力地讚美馬歇爾。現在「中國遊說團」想找到馬歇爾反對蔣的理由。他們找到的第一個理由是由顧維鈞提供的。這個理由很簡單:馬歇爾在中國的調停任務失敗了,因此他感到十分痛苦,對中國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事實上,這個理由頗為諷刺。如果說有人不在乎個人得失的話,那麼他一定是馬歇爾。儘管這個理由難以自圓其說,但是《時代》雜誌還是在一九四七年三月的封面故事裡這麼描述馬歇爾:如果他繼續幫助中國,那麼世間再恰當的形容詞都難以形容他。他將是一個斯巴達式的人物:冷酷、果斷、博學。他在和平時期的表現可以媲美自己在戰爭時期的表現。 \n最後,《時代》雜誌問了一個不祥的問題:「馬歇爾還有能力處理他即將面臨的中國問題嗎?」這彷彿是一個挑釁:你必須幫助中國,否則你就是一個失敗者。此外,這句話還暗含了另一層意思:魯斯和「中國遊說團」可以任意詆毀或褒獎任何人,甚至包括馬歇爾這樣的偉人。 \n如果魯斯的任務之一是破壞那些損害蔣介石聲譽之人的名聲,以保持自己在美國政壇的地位,那麼他的另一項任務就是避免蔣介石成為別人攻擊的目標。這個主意又是顧維鈞想到的。中國駐美大使館的人明白,杜魯門當局越來越孤立他們,而且把美國外交政策的重點放在歐洲的集體安全防禦上。杜魯門政府的官員們一致認為通過「馬歇爾計畫」穩定被戰爭重創的歐洲經濟,以及通過人們熟知的「杜魯門主義」來幫助希臘和土耳其恢復經濟才是最重要的事,而這些計畫都是為了防止蘇聯的擴張。 \n顧維鈞希望把對中國的援助和美國對其他地區的外交政策綁在一起,從今以後,沒有對中國的援助,也同樣不會有對希臘和土耳其的援助,也同樣沒錢支持歐洲的復興。新罕布夏州參議員布利吉斯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上問:「我們在歐洲是人,而在亞洲是老鼠嗎?」從此,「中國遊說團」又有一個政治鬥爭的新陣地,他們可以拿亞洲對美國的威脅來討論。但是對杜魯門當局來說,這些心胸狹隘的人為他們增添了不少麻煩,而對蔣介石政權的援助簡直成為對美國的政治勒索。 \n \n 美國人不滿杜魯門 \n \n \n中國問題被用來向杜魯門發難,但對杜魯門的攻擊遠非中國問題這麼簡單。對杜魯門最為不滿的人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區,那些人天生就有恐英症。著名政治學家約翰.史班尼爾(John Spanier)曾一針見血地指出,民主黨人在制訂對華政策時從來沒有給國會中的共和黨領袖參與的機會。 \n當蔣介石政府開始顯露頹勢時,康乃狄克州的民主黨人、同時也是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的麥克馬洪參議員(Brien McMahon),查看從一九四七年到一九四九年這一關鍵時期中的會議紀錄,想查看是否有共和黨參議員對當時的官方政策持有異議,但是最終他沒有發現任何建議,也沒有發現任何共和黨人在參議院或眾議院主張過向中國派遣地面部隊以支援蔣介石政府。於是,這些問題最終不了了之。 \n共和黨人認為,蔣介石失守中國大陸可能會幫助他們重新贏得政權,讓美國成為共和黨人的天下。這時的美國正處於風雲變幻之中,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和傳統的道德觀念。而共和黨人則是這個時代美國人的典範,他們衣食無虞,不必擔心失業和破產。在一個幾乎清一色由白人男性新教徒執掌政壇的時代裡,他們身兼要職。 \n此外,他們大多來自政治世家,而在當時,美國只有一小部分人屬於中產階級。他們身邊的人也大多有同樣的感覺,認為美國正在離他們所認為的「美利堅主義」越來越遠。他們認為新政以及由新政帶來的力量是他們的敵人。(待續) \n

  • 兩岸史話-右派壓力使杜魯門保守

    兩岸史話-右派壓力使杜魯門保守

     二戰結束後,杜魯門政府對中國問題和國內政治鬥爭只能採取消極防守的應對方式。迫於來自右派的壓力,杜魯門不得不對此有所表示。之前,負責中國事務的外交官一直提醒,蔣介石政權終將垮台。現在,他們的話雖然應驗了,但是他們卻因辦事不力而遭受指責。 \n 一九四六年秋天,魯斯在前往中國的途中遇到麥爾比,後者說獻身於蔣介石而不是獻身於中國的作法是錯誤的。魯斯的回答暴露了他內心的情感。他說:「你應該記得,我們都是在中國出生的。中國是我們熟知的土地,我們必須一生獻身於促進中國基督教的發展。你這樣說完全是在否定我們存在的價值。難道你認為那裡的人們是無可救藥的,我們的工作都只是在白白浪費生命嗎?難道你認為他們就沒有積極向上的進取心嗎?進取心是很難得的,即使是美國人也可能懶惰散漫,難道事實不是這樣嗎?」雖然麥爾比同意他的觀點,但是當時的世界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而他們所了解的那個中國已經死了。 \n 然而,正是這種激情以及思鄉之情推動「中國遊說團」完成了許多工作。在一九四八年底,「中國遊說團」的很多政治活動不是由國民黨駐美大使館指揮,而是由宋美齡親自操刀。那時她剛從紐約來到華盛頓。蔣介石的內兄宋子文和連襟孔祥熙,以及駐美大使顧維鈞都很擅長政治遊說。 \n 亨利魯斯助華發聲 \n 宋子文曾告誡約翰.戴維斯(外交官,最有能耐的中國事務專家),美國駐華大使館發回國內的所有備忘錄,他都能在兩三天之內看到。這些國民政府高官似乎比美國同行更懂得華盛頓的運作方式。他們的盟友遍布政府各部門,還有一幫有權有勢的共和黨參議員,甚至一些民主黨的叛徒,例如內華達州的帕特.麥卡倫(Pat McCarran)。可以肯定的是,儘管他們有最好的政治盟友,但是對遊說者來說,最重要的不是政客,而是那個時代最著名的媒體人亨利.魯斯。如果沒有他,「中國遊說團」就只能處在政治的邊緣,不能名正言順地為他們擁護的人們發聲。 \n 沒有人能改變魯斯的想法-中國需要美國提供的發展目標,蔣介石家族也一定能帶領中國人民完成這個目標。如果有任何美國政治人物膽敢說蔣介石的壞話,魯斯就會不遺餘力地打擊這些政客。他的《時代》和《生活》雜誌記者不能報導有關蔣介石徹底失敗及中國共產黨大獲全勝的新聞,否則他一定會親自審核、修改,使之最終成為對蔣介石有利的報導。 \n 有很多新聞對蔣介石的為人處事和最後的命運做了公正的報導,但是魯斯不為所動,而是更嚴厲地對待那些收集、發布這些消息的人。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希望韓戰可以幫助蔣介石完成反攻大陸的夢想。魯斯的姊姊伊莉莎白.摩爾對魯斯的傳記作者說:「他總是想找機會顛覆中國的共產黨政權。他知道美國不會草率地向共產主義宣戰,但是認為中共挑起的戰爭可以讓美國重返中國。他很希望韓戰能變成一場美國與中國的戰爭,而在五○年代初他也是這麼談論越南的。」 \n 魯斯厭惡艾奇遜,他認為正是艾奇遜的無能才使蔣介石政權病入膏肓。因此,魯斯私下稱艾奇遜為「那個渾蛋」。當北韓首度跨越三十八度線時,魯斯覺得自己義不容辭,於是他立刻安排擔任《生活》雜誌主筆長達二十年之久的畢陵思(John Shaw Billings)撰寫一篇標題為〈杜魯門的對華政策〉的社論。韓戰開始後,《時代》雜誌經常評論艾奇遜。一九五一年一月,《時代》雜誌說:「人們原以為艾奇遜是美國人民的嚮導、一個高深莫測的人、一個把美國帶入世界大戰的好戰份子,然而現在他卻變成溫和派。要不是他的軟弱表現有目共睹,艾奇遜一定會成為一位偉大的國務卿。」 \n 二戰後杜魯門消極 \n 二戰結束後,杜魯門政府對中國問題和國內政治鬥爭只能採取消極防守的應對方式。迫於來自右派的壓力,杜魯門不得不對此有所表示。之前,負責中國事務的外交官一直提醒,蔣介石政權終將垮台。現在,他們的話雖然應驗了,但是他們卻因辦事不力而遭受指責。然而,後人在提到他們的時候,一定會認為他們是最有才華、最優秀的外交官。從一九四○年代中期開始,他們當中很多人被派往利物浦、都柏林、瑞士、秘魯、英屬哥倫比亞、挪威以及紐西蘭。 \n 他們之中的佼佼者雷.盧登(Ray Ludden)還被短期派駐在都柏林、布魯塞爾、巴黎及斯德哥爾摩-除了亞洲以外。他說:「從一九四九年起,我不斷在世界各地趕時間,沒做過一份長期的工作。」他們的個人悲劇其實也是美國的悲劇。政府失去了這些智囊就等於失去了對戰爭局勢的判斷力。更重要的是,美國無法辨別自己不喜歡的事物和威脅自己的事物。如果他們沒有離開,美軍就不會在一九五○年的十月向北跨越三十八度線;如果他們沒有離開,美國也不會在十五年後再次陷入越戰。 \n (待續)

  • 韓戰停火65周年--右派壓力使杜魯門保守(十三)

    一九四六年秋天,魯斯在前往中國的途中遇到麥爾比,後者說獻身於蔣介石而不是獻身於中國的作法是錯誤的。魯斯的回答暴露了他內心的情感。他說:「你應該記得,我們都是在中國出生的。中國是我們熟知的土地,我們必須一生獻身於促進中國基督教的發展。你這樣說完全是在否定我們存在的價值。難道你認為那裡的人們是無可救藥的,我們的工作都只是在白白浪費生命嗎?難道你認為他們就沒有積極向上的進取心嗎?進取心是很難得的,即使是美國人也可能懶惰散漫,難道事實不是這樣嗎?」雖然麥爾比同意他的觀點,但是當時的世界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而他們所了解的那個中國已經死了。 \n然而,正是這種激情以及思鄉之情推動「中國遊說團」完成了許多工作。在一九四八年底,「中國遊說團」的很多政治活動不是由國民黨駐美大使館指揮,而是由宋美齡親自操刀。那時她剛從紐約來到華盛頓。蔣介石的內兄宋子文和連襟孔祥熙,以及駐美大使顧維鈞都很擅長政治遊說。 \n \n亨利魯斯助華發聲 \n \n \n宋子文曾告誡約翰.戴維斯(外交官,最有能耐的中國事務專家),美國駐華大使館發回國內的所有備忘錄,他都能在兩三天之內看到。這些國民政府高官似乎比美國同行更懂得華盛頓的運作方式。他們的盟友遍布政府各部門,還有一幫有權有勢的共和黨參議員,甚至一些民主黨的叛徒,例如內華達州的帕特.麥卡倫(Pat McCarran)。可以肯定的是,儘管他們有最好的政治盟友,但是對遊說者來說,最重要的不是政客,而是那個時代最著名的媒體人亨利.魯斯。如果沒有他,「中國遊說團」就只能處在政治的邊緣,不能名正言順地為他們擁護的人們發聲。 \n沒有人能改變魯斯的想法-中國需要美國提供的發展目標,蔣介石家族也一定能帶領中國人民完成這個目標。如果有任何美國政治人物膽敢說蔣介石的壞話,魯斯就會不遺餘力地打擊這些政客。他的《時代》和《生活》雜誌記者不能報導有關蔣介石徹底失敗及中國共產黨大獲全勝的新聞,否則他一定會親自審核、修改,使之最終成為對蔣介石有利的報導。 \n有很多新聞對蔣介石的為人處事和最後的命運做了公正的報導,但是魯斯不為所動,而是更嚴厲地對待那些收集、發布這些消息的人。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希望韓戰可以幫助蔣介石完成反攻大陸的夢想。魯斯的姊姊伊莉莎白.摩爾對魯斯的傳記作者說:「他總是想找機會顛覆中國的共產黨政權。他知道美國不會草率地向共產主義宣戰,但是認為中共挑起的戰爭可以讓美國重返中國。他很希望韓戰能變成一場美國與中國的戰爭,而在五○年代初他也是這麼談論越南的。」 \n魯斯厭惡艾奇遜,他認為正是艾奇遜的無能才使蔣介石政權病入膏肓。因此,魯斯私下稱艾奇遜為「那個渾蛋」。當北韓首度跨越三十八度線時,魯斯覺得自己義不容辭,於是他立刻安排擔任《生活》雜誌主筆長達二十年之久的畢陵思(John Shaw Billings)撰寫一篇標題為〈杜魯門的對華政策〉的社論。韓戰開始後,《時代》雜誌經常評論艾奇遜。一九五一年一月,《時代》雜誌說:「人們原以為艾奇遜是美國人民的嚮導、一個高深莫測的人、一個把美國帶入世界大戰的好戰份子,然而現在他卻變成溫和派。要不是他的軟弱表現有目共睹,艾奇遜一定會成為一位偉大的國務卿。」 \n \n二戰後杜魯門消極 \n \n二戰結束後,杜魯門政府對中國問題和國內政治鬥爭只能採取消極防守的應對方式。迫於來自右派的壓力,杜魯門不得不對此有所表示。之前,負責中國事務的外交官一直提醒,蔣介石政權終將垮台。現在,他們的話雖然應驗了,但是他們卻因辦事不力而遭受指責。然而,後人在提到他們的時候,一定會認為他們是最有才華、最優秀的外交官。從一九四○年代中期開始,他們當中很多人被派往利物浦、都柏林、瑞士、秘魯、英屬哥倫比亞、挪威以及紐西蘭。 \n他們之中的佼佼者雷.盧登(Ray Ludden)還被短期派駐在都柏林、布魯塞爾、巴黎及斯德哥爾摩-除了亞洲以外。他說:「從一九四九年起,我不斷在世界各地趕時間,沒做過一份長期的工作。」他們的個人悲劇其實也是美國的悲劇。政府失去了這些智囊就等於失去了對戰爭局勢的判斷力。更重要的是,美國無法辨別自己不喜歡的事物和威脅自己的事物。如果他們沒有離開,美軍就不會在一九五○年的十月向北跨越三十八度線;如果他們沒有離開,美國也不會在十五年後再次陷入越戰。 \n(待續) \n

  • 兩岸史話-「中國遊說團」聲援蔣介石

    兩岸史話-「中國遊說團」聲援蔣介石

     蔣介石敗退至台灣後,美國政界出現一股新的政治勢力:中國遊說團。這個組織結構鬆散,成員目的各不相同,但他們都與有權、有錢而精明的蔣氏家族成員保持著密切聯繫。蔣氏家族成員一般都在華盛頓任職,或是在那裡執行特殊任務,例如影響美國的保守派政客、新聞界與朋友。 \n 所以杜魯門政府的對華政策破產了:援助了蔣介石,明知道援助也起不了作用,只為了不想讓蔣介石即將面臨的失敗與美國扯上關係。不僅民主黨人這麼認為,部分共和黨人也這麼認為。一九四八年,保守的愛荷華州參議員希肯路波(Bourke Hickenlooper)向共和黨參議院黨團領袖范登堡(Arthur Vandenberg)發問:五億七千萬美元的對華援助是否會給美國帶來利益? \n 如柯慶生(Thomas Christensen)所寫的那樣,范登堡回答:「至少我們不必為中國政府的垮台負責。」范登堡的話就是當時美國民眾的主流觀點,即使蔣介石政府已奄奄一息,他們還是願意援助中國。「我們正在抗擊共產黨的進攻。我們徹底忽視了一塊土地,讓它在得不到一點援助的情況下被共產黨弄得四分五裂。」 \n 中國內戰結束了,然而關於中國的政治鬥爭在美國才剛剛開始。美國並沒有像人們預期的一樣與蔣介石劃清界線,因為支持蔣介石的政客仍然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儘管美國和毛澤東的中國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是雙方已開始走向不可避免的軍事衝突。 \n 毛認為美干涉內政 \n 在美國援助蔣介石的問題上,有人批評政府做得太少,而北京卻譴責美國做得太多。在毛澤東及其同僚看來,美國的行為是故意跟他們作對。美國在中國內戰中處處幫助蔣介石。從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九年,美國政府一直對國民政府進行經濟援助。此外,在一九四五年抗日戰爭結束時,美國動用飛機和輪船運送國軍到中國北方接受日軍的投降。他們認為,一個中立國是不會幫助蔣介石政府做這麼多事的。然而在美國人看來,這些不過是舉手之勞。因此,毛澤東和其他高層官員認為,美國政府的行為已經嚴重干涉了中國內政。美國的這些舉動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按照中共的邏輯,富裕的資本主義國家必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n 蔣介石敗退至台灣後,美國政界出現一股新的政治勢力:中國遊說團。這個組織結構鬆散,成員目的各不相同,但他們都與有權、有錢而精明的蔣氏家族成員保持著密切聯繫。蔣氏家族成員一般都在華盛頓任職,或是在那裡執行特殊任務,例如影響美國的保守派政客、新聞界與朋友。「中國遊說團」雖然沒有固定的組織形式,但是它確實存在,而且頻繁吸引美國人的注意力。它是當時世界上最有權勢的遊說團體,在華盛頓沒有哪一股外國勢力比他們更有影響力。 \n 一開始,他們的目標簡單明瞭:盡可能幫助蔣介石政府獲得最大的援助。一九四○年代末期,在中共可能打贏內戰的情況下,他們又希望美國能繼續支持蔣介石政權,阻止美國承認毛澤東的中國。他們還試圖阻止新中國加入聯合國。最後,他們甚至要求美國能繼續援助那個已經逃到台灣的蔣介石。儘管蔣介石在中國內戰中最終失敗,但是遊說者仍舊希望美國能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他們希望有一天,蔣介石能抓住歷史機遇,在美國的庇護下成功反攻大陸,或許他們可以挑起一場美國與新中國之間的戰爭,那麼他們就可以坐享其成,從中獲利。 \n 利益算計政治考量 \n 有些「中國遊說團」成員是真心熱愛中國,認為蔣介石儘管犯過大錯、遭到中共的挑戰,但仍然是中國最好的領袖。其他成員支援蔣介石的初衷就不光采了—他們主要是為了個人利益,有時只是因為國民黨可以付給他們很高的薪水。對許多共和黨人來說,抓住蔣介石這個議題就等於抓住了反擊民主黨政治霸權的良機。 \n 國會議員周以德(年輕時曾在中國行醫)以及《時代》和《生活》雜誌的出版人亨利.魯斯(一位傳教士的兒子)就是箇中代表。他們不僅唯中國是尊,更是唯蔣介石是從。他們堅定地認為,蔣介石就是中國,而中國就是蔣介石。「中國遊說團」中的許多人都不喜歡長久以來以歐洲為重心的美國外交政策,他們希望美國能關注太平洋彼岸,因為在他們看來,只有反共才能創造更美好的明天。 \n 那些從小在中國長大的傳教士之子對中國有著深厚的感情,中國一直深深吸引著他們。從某種程度上說,中國就是他們的第二故鄉。另外,蔣介石的失敗就意味著他們父母的失敗,因為他們的父執輩曾不畏艱難地把基督教帶到中國(事實上,從狹義的傳播宗教信仰方面來說,他們的上一代的確是失敗了)。(待續)

  • 韓戰停火65周年--「中國遊說團」聲援蔣介石(十二)

    ◆蔣介石敗退至台灣後,美國政界出現一股新的政治勢力:中國遊說團。這個組織結構鬆散,成員目的各不相同,但他們都與有權、有錢而精明的蔣氏家族成員保持著密切聯繫。蔣氏家族成員一般都在華盛頓任職,或是在那裡執行特殊任務,例如影響美國的保守派政客、新聞界與朋友。 \n \n所以杜魯門政府的對華政策破產了:援助了蔣介石,明知道援助也起不了作用,只為了不想讓蔣介石即將面臨的失敗與美國扯上關係。不僅民主黨人這麼認為,部分共和黨人也這麼認為。一九四八年,保守的愛荷華州參議員希肯路波(Bourke Hickenlooper)向共和黨參議院黨團領袖范登堡(Arthur Vandenberg)發問:五億七千萬美元的對華援助是否會給美國帶來利益? \n如柯慶生(Thomas Christensen)所寫的那樣,范登堡回答:「至少我們不必為中國政府的垮台負責。」范登堡的話就是當時美國民眾的主流觀點,即使蔣介石政府已奄奄一息,他們還是願意援助中國。「我們正在抗擊共產黨的進攻。我們徹底忽視了一塊土地,讓它在得不到一點援助的情況下被共產黨弄得四分五裂。」 \n中國內戰結束了,然而關於中國的政治鬥爭在美國才剛剛開始。美國並沒有像人們預期的一樣與蔣介石劃清界線,因為支持蔣介石的政客仍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儘管美國和毛澤東的中國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是雙方已開始走向不可避免的軍事衝突。 \n \n毛認為美干涉內政 \n \n在美國援助蔣介石的問題上,有人批評政府做得太少,而北京卻譴責美國做得太多。在毛澤東及其同僚看來,美國的行為是故意跟他們作對。美國在中國內戰中處處幫助蔣介石。從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九年,美國政府一直對國民政府進行經濟援助。此外,在一九四五年抗日戰爭結束時,美國動用飛機和輪船運送國軍到中國北方接受日軍的投降。他們認為,一個中立國是不會幫助蔣介石政府做這麼多事的。然而在美國人看來,這些不過是舉手之勞。因此,毛澤東和其他高層官員認為,美國政府的行為已經嚴重干涉了中國內政。美國的這些舉動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按照中共的邏輯,富裕的資本主義國家必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n蔣介石敗退至台灣後,美國政界出現一股新的政治勢力:中國遊說團。這個組織結構鬆散,成員目的各不相同,但他們都與有權、有錢而精明的蔣氏家族成員保持著密切聯繫。蔣氏家族成員一般都在華盛頓任職,或是在那裡執行特殊任務,例如影響美國的保守派政客、新聞界與朋友。「中國遊說團」雖然沒有固定的組織形式,但是它確實存在,而且頻繁吸引美國人的注意力。它是當時世界上最有權勢的遊說團體,在華盛頓沒有哪一股外國勢力比他們更有影響力。 \n一開始,他們的目標簡單明瞭:盡可能幫助蔣介石政府獲得最大的援助。一九四○年代末期,在中共可能打贏內戰的情況下,他們又希望美國能繼續支持蔣介石政權,阻止美國承認毛澤東的中國。他們還試圖阻止新中國加入聯合國。最後,他們甚至要求美國能繼續援助那個已經逃到台灣的蔣介石。儘管蔣介石在中國內戰中最終失敗,但是遊說者仍舊希望美國能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他們希望有一天,蔣介石能抓住歷史機遇,在美國的庇護下成功反攻大陸,或許他們可以挑起一場美國與新中國之間的戰爭,那麼他們就可以坐享其成,從中獲利。 \n \n利益算計政治考量 \n \n有些「中國遊說團」成員是真心熱愛中國,認為蔣介石儘管犯過大錯、遭到中共的挑戰,但仍然是中國最好的領袖。其他成員支援蔣介石的初衷就不光采了—他們主要是為了個人利益,有時只是因為國民黨可以付給他們很高的薪水。對許多共和黨人來說,抓住蔣介石這個議題就等於抓住了反擊民主黨政治霸權的良機。 \n國會議員周以德(年輕時曾在中國行醫)以及《時代》和《生活》雜誌的出版人亨利.魯斯(一位傳教士的兒子)就是箇中代表。他們不僅唯中國是尊,更是唯蔣介石是從。他們堅定地認為,蔣介石就是中國,而中國就是蔣介石。「中國遊說團」中的許多人都不喜歡長久以來以歐洲為重心的美國外交政策,他們希望美國能關注太平洋彼岸,因為在他們看來,只有反共才能創造更美好的明天。 \n那些從小在中國長大的傳教士之子對中國有著深厚的感情,中國一直深深吸引著他們。從某種程度上說,中國就是他們的第二故鄉。另外,蔣介石的失敗就意味著他們父母的失敗,因為他們的父執輩曾不畏艱難地把基督教帶到中國(事實上,從狹義的傳播宗教信仰方面來說,他們的上一代的確是失敗了)。(待續)

  • 兩岸史話-美國重新擬定對華政策

    兩岸史話-美國重新擬定對華政策

     關於蔣介石的政治議題正合共和黨人的胃口。杜威競選失敗後,他們需要一個合適的政治議題來與民主黨抗衡,而蔣介石的失敗正中他們下懷。雖然蔣介石敗退台灣,中國內戰已經結束,但是這個議題從來都沒有結束。諷刺的是,那些曾經預言蔣介石政府最終會失敗的人發現,自己現在反而成了眾矢之的。 \n 在中國,當美國駐華高官被一群知道蔣介石的部隊打仗有多差的美國人和中國人團團包圍時,他們講的是一套;而在美國,當那些保守派的朋友希望聽到想聽的話時,他們講的就是另一套了。 \n 蔣介石政府的垮台比人們意料的要快得多。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五日,即杜魯門贏得總統大選的三天後,國民黨政府建議美國駐華大使館的人員撤離中國。同時,史達林派來的蘇聯特使米高揚告誡毛澤東,不要跨過長江追擊國民黨餘部,否則美國可能會介入中國內戰,對中共造成不利影響。 \n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蔣介石名義上放棄了對國民黨政府的掌控,並暗中把自己儲備的黃金運往台灣。正如美國國務院公告中所報導的那樣,蔣介石丟棄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軍事力量」,逃往「中國沿海的一個小島上避難」。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毛澤東的軍隊跨越長江,三天之後拿下國民黨政府所在地—南京。這時,距離中國內戰結束已近在咫尺。 \n 與新中國和平相處 \n 從一九四七年起,杜魯門、艾奇遜和馬歇爾就很清楚他們的對華政策,是要有系統地脫離中國事務:對於正在進行的中國內戰參與得越少越好,國內的批評聲浪越少越好。像一戰時腐爛透頂的沙俄政權再也無法維持下去,被世界大戰帶來的壓力壓垮一樣,蔣介石政權的崩潰同樣是歷史潮流,不可逆轉,即使有美國的幫助也回天乏術。然而,兩者還是有根本上的不同。在俄國的羅曼諾夫王朝垮台後,俄國沒有像中國一樣強大的遊說集團來勸說美國支持蔣介石政府。俄國東正教會在美國的影響不大,與一般美國人缺乏個人的聯繫,而到中國傳教的美國傳教士則深入美國社會。俄國不屬於美國人,因此失去俄國的不是美國人;而中國屬於美國人,因此失去中國的是美國人。 \n 所以蔣介石政府的垮台為美國的政治結構留下一片正在擴大的裂口。在國內政壇中,沒有人願意再提蔣介石政府。現在杜魯門政府唯一想做的就是如何才能與中國的新領導人和平相處,並讓他們至少部分地遠離莫斯科的影響。在這個基礎上,美國將執行一項新的對華政策,並以承認毛澤東的中國為最終目標。但美國人誤以為毛澤東及其團隊迫切需要美國的承認,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n 蔣介石政府的垮台很快就暴露了美國國內的政治問題。一般來說,像蔣介石這樣的外國政權失敗並不會波及美國政治,但是這次情況不同。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垮台後不久,美國國內就盛傳這完全是因為美國政府拋棄了他。蔣介石在美國新聞界有強大的盟友,例如媒體人亨利.魯斯和史克力霍華報業集團的羅伊.霍華德(Roy Howard),便利用自己報社的記者作勢引導美國輿論。因此,大多數關於蔣介石垮台的報導都具有明顯的政治傾向。 \n 關於蔣介石的政治議題正合共和黨人的胃口。杜威競選失敗後,他們需要一個合適的政治議題來與民主黨抗衡,而蔣介石的失敗正中他們下懷。雖然蔣介石敗退台灣,中國內戰已經結束,但是這個議題從來都沒有結束。諷刺的是,那些曾經預言蔣介石政府最終會失敗的人發現,自己現在反而成了眾矢之的。人們紛紛指責,正是因為他們的極左思想導致美國削弱了蔣介石的力量。儘管國務院的中國事務官員準確地報告了中國的實情,但是為了不影響仕途,他們讓自己盡量遠離政治漩渦的中心。 \n 美國政府情勢不利 \n 一九四六年十月,那位見證了蔣介石政府走向衰亡的偉大將領史迪威去世了。美國政府發現自己現在身處一種不利的政治局面:共和黨人把蔣介石的問題和歐洲復興計畫(杜魯門和艾奇遜的首要任務)連在一起批評。杜魯門和艾奇遜不能全力制訂重建西歐的馬歇爾計畫,除非他們肯在中國問題上妥協,因為他們的歐洲政策受到那些想用中國問題來生事的政敵的掣肘。 \n 政府在輸掉政治鬥爭的同時,又迅速輸掉了宣傳戰。一九四九年,艾奇遜授權國務院收集資料,發表了《中國白皮書》(全稱《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特別著重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九年的階段》)。這份權威的記錄文件,記載了蔣介石在美國強大援助下仍一敗塗地的真正原因。但是這個舉動既得罪許多美國人,又得罪了遠在大洋彼岸的毛澤東。「中國遊說團」對報告中提到美國不再對蔣介石進行援助的言論極為憤慨,而毛澤東一下子就抓住了美國人自己製造的這個把柄──美國不斷與他所領導的中國作對,那麼美國顯然就是中國的敵人。(待續)

  • 韓戰停火65周年──美國重新擬定對華政策(十一)

    關於蔣介石的政治議題正合共和黨人的胃口。杜威競選失敗後,他們需要一個合適的政治議題來與民主黨抗衡,而蔣介石的失敗正中他們下懷。雖然蔣介石敗退台灣,中國內戰已經結束,但是這個議題從來都沒有結束。諷刺的是,那些曾經預言蔣介石政府最終會失敗的人發現,自己現在反而成了眾矢之的。 \n在中國,當美國駐華高官被一群知道蔣介石的部隊打仗有多差的美國人和中國人團團包圍時,他們講的是一套;而在美國,當那些保守派的朋友希望聽到想聽的話時,他們講的就是另一套了。 \n蔣介石政府的垮台比人們意料的要快得多。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五日,即杜魯門贏得總統大選的三天後,國民黨政府建議美國駐華大使館的人員撤離中國。同時,史達林派來的蘇聯特使米高揚告誡毛澤東,不要跨過長江追擊國民黨餘部,否則美國可能會介入中國內戰,對中共造成不利影響。 \n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蔣介石名義上放棄了對國民黨政府的掌控,並暗中把自己儲備的黃金運往台灣。正如美國國務院公告中所報導的那樣,蔣介石丟棄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軍事力量」,逃往「中國沿海的一個小島上避難」。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毛澤東的軍隊跨越長江,三天之後拿下國民黨政府所在地—南京。這時,距離中國內戰結束已近在咫尺。 \n \n與新中國和平相處 \n \n \n從一九四七年起,杜魯門、艾奇遜和馬歇爾就很清楚他們的對華政策,是要有系統地脫離中國事務:對於正在進行的中國內戰參與得越少越好,國內的批評聲浪越少越好。像一戰時腐爛透頂的沙俄政權再也無法維持下去,被世界大戰帶來的壓力壓垮一樣,蔣介石政權的崩潰同樣是歷史潮流,不可逆轉,即使有美國的幫助也回天乏術。然而,兩者還是有根本上的不同。在俄國的羅曼諾夫王朝垮台後,俄國沒有像中國一樣強大的遊說集團來勸說美國支持蔣介石政府。俄國東正教會在美國的影響不大,與一般美國人缺乏個人的聯繫,而到中國傳教的美國傳教士則深入美國社會。俄國不屬於美國人,因此失去俄國的不是美國人;而中國屬於美國人,因此失去中國的是美國人。 \n所以蔣介石政府的垮台為美國的政治結構留下一片正在擴大的裂口。在國內政壇中,沒有人願意再提蔣介石政府。現在杜魯門政府唯一想做的就是如何才能與中國的新領導人和平相處,並讓他們至少部分地遠離莫斯科的影響。在這個基礎上,美國將執行一項新的對華政策,並以承認毛澤東的中國為最終目標。但美國人誤以為毛澤東及其團隊迫切需要美國的承認,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n蔣介石政府的垮台很快就暴露了美國國內的政治問題。一般來說,像蔣介石這樣的外國政權失敗並不會波及美國政治,但是這次情況不同。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垮台後不久,美國國內就盛傳這完全是因為美國政府拋棄了他。蔣介石在美國新聞界有強大的盟友,例如媒體人亨利.魯斯和史克力霍華報業集團的羅伊.霍華德(Roy Howard),便利用自己報社的記者作勢引導美國輿論。因此,大多數關於蔣介石垮台的報導都具有明顯的政治傾向。 \n關於蔣介石的政治議題正合共和黨人的胃口。杜威競選失敗後,他們需要一個合適的政治議題來與民主黨抗衡,而蔣介石的失敗正中他們下懷。雖然蔣介石敗退台灣,中國內戰已經結束,但是這個議題從來都沒有結束。諷刺的是,那些曾經預言蔣介石政府最終會失敗的人發現,自己現在反而成了眾矢之的。人們紛紛指責,正是因為他們的極左思想導致美國削弱了蔣介石的力量。儘管國務院的中國事務官員準確地報告了中國的實情,但是為了不影響仕途,他們讓自己盡量遠離政治漩渦的中心。 \n \n美國政府情勢不利 \n \n \n一九四六年十月,那位見證了蔣介石政府走向衰亡的偉大將領史迪威去世了。美國政府發現自己現在身處一種不利的政治局面:共和黨人把蔣介石的問題和歐洲復興計畫(杜魯門和艾奇遜的首要任務)連在一起批評。杜魯門和艾奇遜不能全力制訂重建西歐的馬歇爾計畫,除非他們肯在中國問題上妥協,因為他們的歐洲政策受到那些想用中國問題來生事的政敵的掣肘。 \n政府在輸掉政治鬥爭的同時,又迅速輸掉了宣傳戰。一九四九年,艾奇遜授權國務院收集資料,發表了《中國白皮書》(全稱《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特別著重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九年的階段》)。這份權威的記錄文件,記載了蔣介石在美國強大援助下仍一敗塗地的真正原因。但是這個舉動既得罪許多美國人,又得罪了遠在大洋彼岸的毛澤東。「中國遊說團」對報告中提到美國不再對蔣介石進行援助的言論極為憤慨,而毛澤東一下子就抓住了美國人自己製造的這個把柄—美國不斷與他所領導的中國作對,那麼美國顯然就是中國的敵人。(待續) \n

  • 兩岸史話-過度倚靠美援 對共軍掉以輕心

    兩岸史話-過度倚靠美援 對共軍掉以輕心

     由於毛澤東和史達林的關係緊張,中國共產黨只得到了蘇聯少量的援助。與此相反,國軍完全依靠美國的幫助。在美國看來,國軍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把美國製造的武器轉手交給他們的敵人。但是他們完全沒放在心上,彷彿覺得就算自己失去武器了,還可以直接從美國那裡拿來。 \n 在冗長的採訪即將結束時,有些疲憊的毛澤東問白英是否還有其他問題。「還有最後一個,」白英說道:「如果雙方停火的話,中國共產黨占領全國要花多久時間?」白英記得,雖然毛澤東說話速度很慢,但很有把握地回答:「一年半。」事實證明,毛澤東的說法完全正確。一九四八年中,蔣介石的軍隊全線潰敗,內戰實際上已經結束。但在當時,毛澤東的話看起來像是最荒唐的吹噓。 \n 內戰剛開始時,至少從表面看來國民黨獲得了一些勝利,重新拿下一些被共產黨占據的城鎮。至於他們是否真正獲勝還是一個問題,因為這很可能是共產黨誘敵深入的策略。國民黨固守城池;而共產黨不斷轉換戰場,有高度的機動性。共產黨深知必須敏捷,必須在夜間快速移動。他們尤其擅長伏擊戰。 \n 中共與蘇聯鬧緊張 \n 「聲東擊西和誘敵深入的戰術讓他們顯得無處不在而又神出鬼沒。」一名美國歷史學家這樣寫道。他們經常從正面佯攻國民黨的精銳部隊,而將主力隱藏在後方的預設陣地,隨時準備在國軍撤退時痛擊敵人。(他們在韓戰初期採用同樣的戰術對付美軍,並大獲成功。他們經常在夜間進攻,而這正是國軍最疏忽大意的時候。)由於他們與農民聯繫,並將自己人滲透到蔣介石部隊中,所以他們能得到重要的情報,似乎總是知道國民黨軍隊的一舉一動。 \n 由於具備極為出色的政治手段,因此即使有許多共產黨士兵陣亡,他們還是能輕易從廣大農民那裡募集到大量新兵。 \n 一九四七年五月,蔣介石的全面進攻實際上已經停止。拙劣的指揮使國民黨的兵力分布得太稀薄,補給線拉得太長使國民黨部隊只能龜縮在一些大城市裡,士氣每況愈下。部隊一蹶不振,而指揮官甚至還不知道這一點。據毛澤東及其部下估計,蔣介石原有兩百四十八個旅的兵力,派出兩百一十八個旅進攻共產黨,但是在一九四七年夏天結束之前,這兩百一十八個旅中已經有九十七個旅、亦即將近八十萬人被殲滅。即使在後方的美國人也對蔣介石的失敗極度失望。「為什麼身為大元帥的蔣介石從來都不會記取前車之鑒?」民主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康納利憤怒地質問。 \n 由於毛澤東和史達林的關係緊張,中國共產黨只得到了蘇聯少量的援助。與此相反,國軍完全依靠美國的幫助。在美國看來,國軍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把美國製造的武器轉手交給他們的敵人。但是他們完全沒放在心上,彷彿覺得就算自己失去武器了,還可以直接從美國那裡拿來。 \n 一九四七年中,聯絡網完整、非常靈活的國民政府駐美大使顧維鈞,拜訪了當時的國務卿馬歇爾。失望的馬歇爾早已厭倦了蔣介石軍隊在戰場上的表現,同樣厭惡顧維鈞這樣的人替華府帶來的政治麻煩。他對顧維鈞說:「蔣介石是歷史上最糟糕爛的軍事指揮官。」然而顧維鈞還是要求美國繼續提供武器。「他已經把百分之四十的裝備扔給了敵人。」 \n 馬歇爾譏諷地對顧維鈞說:「如果這個比例達到百分之五十的話,他最好考慮一下,繼續給自己的部隊增添裝備是否明智。」後來,毛澤東這樣評價蔣介石:「他就是我們的補給官。」一九四八年,當濰坊與濟南相繼失守後,蔣介石政權的最後一位美國高階軍事顧問巴大維(David Barr)說:「中國共產黨擁有的美製武器裝備已經比國民黨還要多了。」 \n 美國局勢令人擔憂 \n 在一九四八年十月底瀋陽失守前,當時的美國駐華副武官巴大維上校和麥爾比特地來到南京的機場,希望可以找到一架飛機飛往瀋陽以調查戰場形勢,但是沒有一架飛機願意往北飛。這些飛機已接獲命令,只能載運國民黨的將軍、他們的夫人以及私人財物。巴大維對麥爾比說:「約翰,我們已經了解戰爭的局勢了。這些將領準備帶著他們的金銀珠寶及女人撤離了,戰爭失敗在所難免。」 \n 蔣介石政府的垮台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然而,這時美國國內的政治局勢更令人擔憂。那些大權在握的高官在回到美國以後,出於各自的政治私利,不願說出有關蔣介石潰敗的實情。他們甚至修改自己的報告,說美國援助不足才是蔣介石失敗的原因,而不是因為蔣介石用人不當、軍令不嚴。 \n 與憤怒的麥爾比一樣,許多人都想如實匯報有關蔣介石失敗的情況,但是最後他們還是隱瞞實情。他們在中國時可以大肆抨擊蔣介石的失敗;然而回到美國後,他們發現國內還沉浸在一片擁護蔣介石的浪潮當中。於是迫於某種政治壓力,他們不得不改變自己的方針,拒絕批評蔣介石,並成為「中國遊說團」的喉舌,紛紛指責行政當局和國務院裡的「中國通」是蔣介石失敗的主因。(待續)

  • 韓戰停火65周年──過度倚靠美援 對共軍掉以輕心(十)

    由於毛澤東和史達林的關係緊張,中國共產黨只得到了蘇聯少量的援助。與此相反,國軍完全依靠美國的幫助。在美國看來,國軍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把美國製造的武器轉手交給他們的敵人。但是他們完全沒放在心上,彷彿覺得就算自己失去武器了,還可以直接從美國那裡拿來。 \n在冗長的採訪即將結束時,有些疲憊的毛澤東問白英是否還有其他問題。「還有最後一個,」白英說道:「如果雙方停火的話,中國共產黨占領全國要花多久時間?」白英記得,雖然毛澤東說話速度很慢,但很有把握地回答:「一年半。」事實證明,毛澤東的說法完全正確。一九四八年中,蔣介石的軍隊全線潰敗,內戰實際上已經結束。但在當時,毛澤東的話看起來像是最荒唐的吹噓。 \n內戰剛開始時,至少從表面看來國民黨獲得了一些勝利,重新拿下一些被共產黨占據的城鎮。至於他們是否真正獲勝還是一個問題,因為這很可能是共產黨誘敵深入的策略。國民黨固守城池;而共產黨不斷轉換戰場,有高度的機動性。共產黨深知必須敏捷,必須在夜間快速移動。他們尤其擅長伏擊戰。 \n \n 中共與蘇聯鬧緊張 \n \n \n「聲東擊西和誘敵深入的戰術讓他們顯得無處不在而又神出鬼沒。」一名美國歷史學家這樣寫道。他們經常從正面佯攻國民黨的精銳部隊,而將主力隱藏在後方的預設陣地,隨時準備在國軍撤退時痛擊敵人。(他們在韓戰初期採用同樣的戰術對付美軍,並大獲成功。他們經常在夜間進攻,而這正是國軍最疏忽大意的時候。)由於他們與農民聯繫,並將自己人滲透到蔣介石部隊中,所以他們能得到重要的情報,似乎總是知道國民黨軍隊的一舉一動。 \n由於具備極為出色的政治手段,因此即使有許多共產黨士兵陣亡,他們還是能輕易從廣大農民那裡募集到大量新兵。 \n一九四七年五月,蔣介石的全面進攻實際上已經停止。拙劣的指揮使國民黨的兵力分布得太稀薄,補給線拉得太長使國民黨部隊只能龜縮在一些大城市裡,士氣每況愈下。部隊一蹶不振,而指揮官甚至還不知道這一點。據毛澤東及其部下估計,蔣介石原有兩百四十八個旅的兵力,派出兩百一十八個旅進攻共產黨,但是在一九四七年夏天結束之前,這兩百一十八個旅中已經有九十七個旅、亦即將近八十萬人被殲滅。即使在後方的美國人也對蔣介石的失敗極度失望。「為什麼身為大元帥的蔣介石從來都不會記取前車之鑒?」民主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康納利憤怒地質問。 \n由於毛澤東和史達林的關係緊張,中國共產黨只得到了蘇聯少量的援助。與此相反,國軍完全依靠美國的幫助。在美國看來,國軍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把美國製造的武器轉手交給他們的敵人。但是他們完全沒放在心上,彷彿覺得就算自己失去武器了,還可以直接從美國那裡拿來。 \n一九四七年中,聯絡網完整、非常靈活的國民政府駐美大使顧維鈞,拜訪了當時的國務卿馬歇爾。失望的馬歇爾早已厭倦了蔣介石軍隊在戰場上的表現,同樣厭惡顧維鈞這樣的人替華府帶來的政治麻煩。他對顧維鈞說:「蔣介石是歷史上最糟糕爛的軍事指揮官。」然而顧維鈞還是要求美國繼續提供武器。「他已經把百分之四十的裝備扔給了敵人,」 \n馬歇爾譏諷地對顧維鈞說:「如果這個比例達到百分之五十的話,他最好考慮一下,繼續給自己的部隊增添裝備是否明智。」後來,毛澤東這樣評價蔣介石:「他就是我們的補給官。」一九四八年,當濰坊與濟南相繼失守後,蔣介石政權的最後一位美國高階軍事顧問巴大維(David Barr)說:「中國共產黨擁有的美製武器裝備已經比國民黨還要多了。」 \n \n 美國局勢令人擔憂 \n \n \n在一九四八年十月底瀋陽失守前,當時的美國駐華副武官巴大維上校和麥爾比特地來到南京的機場,希望可以找到一架飛機飛往瀋陽以調查戰場形勢,但是沒有一架飛機願意往北飛。這些飛機已接獲命令,只能載運國民黨的將軍、他們的夫人以及私人財物。巴大維對麥爾比說:「約翰,我們已經了解戰爭的局勢了。這些將領準備帶著他們的金銀珠寶及女人撤離了,戰爭失敗在所難免。」 \n蔣介石政府的垮台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然而,這時美國國內的政治局勢更令人擔憂。那些大權在握的高官在回到美國以後,出於各自的政治私利,不願說出有關蔣介石潰敗的實情。他們甚至修改自己的報告,說美國援助不足才是蔣介石失敗的原因,而不是因為蔣介石用人不當、軍令不嚴。 \n與憤怒的麥爾比一樣,許多人都想如實匯報有關蔣介石失敗的情況,但是最後他們還是隱瞞實情。他們在中國時可以大肆抨擊蔣介石的失敗;然而回到美國後,他們發現國內還沉浸在一片擁護蔣介石的浪潮當中。於是迫於某種政治壓力,他們不得不改變自己的方針,拒絕批評蔣介石,並成為「中國遊說團」的喉舌,紛紛指責行政當局和國務院裡的「中國通」是蔣介石失敗的主因。(待續) \n

  • 兩岸史話-共軍以游擊戰對抗國民黨

    兩岸史話-共軍以游擊戰對抗國民黨

     表面上,共產黨軍隊一開始相對較弱、裝備又差,但是他們組織嚴密、紀律嚴明,抱著必勝的信念。他們有自己的戰鬥技巧和戰略。從一九三四年十月開始,他們走了六千英里,經過三百七十餘天的艱苦跋涉,完成了從中國南部到延安的退卻。這個戰略轉移同時確定了毛澤東在黨內的領導地位。在往後的抗日戰爭中,他們經歷了長期的嚴峻考驗,頑強地生存下來,同時還形成了最適合自己的戰略。 \n 相較於蔣介石政權的武器裝備和兵力部署,弱小落後的共產黨軍隊能夠獲勝簡直就是奇蹟,他們甚至可以為此感到自豪。他們曾經山窮水盡,撤退到延安山區貧窮的窯洞裡,出人意料的是,他們透過游擊戰的方式與日本人周旋。他們更大的成功之處是與中國的廣大農民建立起深厚的關係。 \n 他們十分清楚國民黨軍隊日益突顯的種種問題,也相信自己最終能取得勝利,成功對他們來說只是時間問題。雖然美國的宗教領袖對中共勝利在望的局面極為憤怒,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共黨員也是忠實的信徒,他們以一種極為獨特的方式把個人信仰、政治目的與軍事鬥爭緊密交織在一起,從而引發某種宗教般的狂熱情緒。正是在那個時代,毛澤東和他周圍的人開創了一種嶄新的戰爭,不是依靠武力,而是取得人民的支持。 \n 共軍組織堅韌嚴密 \n 蔣介石在二戰幾乎就要結束時就開始進攻中國共產黨。同時,中共也希望蔣介石這麼做。因為一旦蔣介石將戰線拉長,他們就可以開始追擊蔣介石的軍隊。同時,美國對蔣介石的援助源源不絕。美國人的做法正中共產黨下懷。正如當時的一位共產黨代表所說:「美國武力支持國民黨是正確的,因為只要國民黨得到武器,我們就可以立刻從他們手中奪過來。」從二戰結束到一九四九年蔣介石逃亡台灣,美國總共支援蔣介石政府二十五億美元。 \n 事實上,這些軍事援助都被浪費或私吞了。在戰爭中,美國從印度向中國空運裝備,途中要穿越駝峰—喜馬拉雅山。對那個時代的空軍來說,這是一項極度危險的運輸任務,但是他們卻被諷刺為「來自喜馬拉雅的傻瓜大叔」。 \n 表面上,共產黨軍隊一開始相對較弱、裝備又差,但是他們組織嚴密、紀律嚴明,抱著必勝的信念。他們有自己的戰鬥技巧和戰略。從一九三四年十月開始,他們走了六千英里,經過三百七十餘天的艱苦跋涉,完成了從中國南部到延安的退卻。這個戰略轉移同時確定了毛澤東在黨內的領導地位。在往後的抗日戰爭中,他們經歷了長期的嚴峻考驗,頑強地生存下來,同時還形成了最適合自己的戰略。 \n 他們採用一種非常有技巧的作戰方式打擊日本人,使用小型游擊隊靈活機動地戰鬥:兵力不足時就撤退,占有壓倒性優勢時就積極進攻。當被裝備精良的國民黨大軍追擊圍堵時,他們靈活地轉換戰場,而這些戰場一般都有利於己、不利於敵。他們既不堅守城池,也不打陣地戰。他們不依賴根據地,使正規軍無法抓摸他們。一開始,他們從戰場上撿起國民黨軍隊丟棄的武器。然而六十年後,當美軍在伊拉克打擊游擊隊時,人們採用另一個新名詞來稱呼這種作戰方式—不對稱作戰。 \n 儘管共產黨軍隊在一九四五年還相當弱小,但是他們卻有高昂的鬥志。不久,一些外國觀察家發現軍事形勢開始變化。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年輕的美國國務院官員麥爾比在日記中寫道:「最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們這些人擁有如此堅定的信仰。同時,國民黨軍隊卻正在失去信仰。 \n 多年以來,共產黨承受了不可思議的打擊,注意吸收經驗教訓,同時又保持著自己的正直誠實,懷著必勝的信念,深信自己必定成功。」相較之下,在經歷了萬般磨難之後,雖然國民黨在大戰中倖存下來,獲得了至高無上的威望,但是他們卻以可怕的速度拋棄了自己的理想,取而代之的不是堅定的革命信念,而是腐敗沒落的思想。幾乎從一開始,共產黨的策略就注定他們會成功,而國民黨注定會失敗。 \n 一九四六年秋天,中國內戰加劇。無論如何高估美國給予蔣介石的軍事裝備,如何低估共產黨的戰鬥成果,蔣介石的美國顧問還是十分悲觀。他們一度幻想,蔣介石的軍隊最終能與共產黨陷入拉鋸戰,進入僵局,如此蔣介石還可以劃江而治,把長江以北歸由共產黨統治,而長江以南歸予國民黨。 \n 國軍一度連連獲勝 \n 然而,他們並不了解這裡的情勢瞬息萬變,兩軍實力的平衡早已打破。一旦局勢對國民黨不利,他們就立刻土崩瓦解,相反的,共產黨卻勢如破竹。「沒人能料到,中共能巧妙迅速地把抗日游擊戰轉變成對國民黨的機動戰。」費正清和費維凱在《劍橋中國史》一書中寫道。 \n 事實上,有一個人早已料到這個結果,那就是毛澤東。當蔣介石的大軍在內戰初期連連獲勝時,毛澤東也未曾失去信念。在他看來,自己的隊伍比蔣介石更接近一般農民,因此一定能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一九四六年夏天,在一個短暫的休戰時期,英國著名歷史學家白英在延安的窯洞裡拜訪了毛澤東。(待續)

  • 韓戰停火65周年──共軍以游擊戰對抗國民黨(九)

    表面上,共產黨軍隊一開始相對較弱、裝備又差,但是他們組織嚴密、紀律嚴明,抱著必勝的信念。他們有自己的戰鬥技巧和戰略。從一九三四年十月開始,他們走了六千英里,經過三百七十餘天的艱苦跋涉,完成了從中國南部到延安的退卻。這個戰略轉移同時確定了毛澤東在黨內的領導地位。在往後的抗日戰爭中,他們經歷了長期的嚴峻考驗,頑強地生存下來,同時還形成了最適合自己的戰略。 \n相較於蔣介石政權的武器裝備和兵力部署,弱小落後的共產黨軍隊能夠獲勝簡直就是奇蹟,他們甚至可以為此感到自豪。他們曾經山窮水盡,撤退到延安山區貧窮的窯洞裡,出人意料的是,他們透過游擊戰的方式與日本人周旋。他們更大的成功之處是與中國的廣大農民建立起深厚的關係。 \n他們十分清楚國民黨軍隊日益突顯的種種問題,也相信自己最終能取得勝利,成功對他們來說只是時間問題。雖然美國的宗教領袖對中共勝利在望的局面極為憤怒,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共黨員也是忠實的信徒,他們以一種極為獨特的方式把個人信仰、政治目的與軍事鬥爭緊密交織在一起,從而引發某種宗教般的狂熱情緒。正是在那個時代,毛澤東和他周圍的人開創了一種嶄新的戰爭,不是依靠武力,而是取得人民的支持。 \n \n共軍組織堅韌嚴密 \n \n \n蔣介石在二戰幾乎就要結束時就開始進攻中國共產黨。同時,中共也希望蔣介石這麼做。因為一旦蔣介石將戰線拉長,他們就可以開始追擊蔣介石的軍隊。同時,美國對蔣介石的援助源源不絕。美國人的做法正中共產黨下懷。正如當時的一位共產黨代表所說:「美國武力支持國民黨是正確的,因為只要國民黨得到武器,我們就可以立刻從他們手中奪過來。」從二戰結束到一九四九年蔣介石逃亡台灣,美國總共支援蔣介石政府二十五億美元。事實上,這些軍事援助都被浪費或私吞了。在戰爭中,美國從印度向中國空運裝備,途中要穿越駝峰—喜馬拉雅山。對那個時代的空軍來說,這是一項極度危險的運輸任務,但是他們卻被諷刺為「來自喜馬拉雅的傻瓜大叔」。 \n表面上,共產黨軍隊一開始相對較弱、裝備又差,但是他們組織嚴密、紀律嚴明,抱著必勝的信念。他們有自己的戰鬥技巧和戰略。從一九三四年十月開始,他們走了六千英里,經過三百七十餘天的艱苦跋涉,完成了從中國南部到延安的退卻。這個戰略轉移同時確定了毛澤東在黨內的領導地位。在往後的抗日戰爭中,他們經歷了長期的嚴峻考驗,頑強地生存下來,同時還形成了最適合自己的戰略。 \n他們採用一種非常有技巧的作戰方式打擊日本人,使用小型游擊隊靈活機動地戰鬥:兵力不足時就撤退,占有壓倒性優勢時就積極進攻。當被裝備精良的國民黨大軍追擊圍堵時,他們靈活地轉換戰場,而這些戰場一般都有利於己、不利於敵。他們既不堅守城池,也不打陣地戰。他們不依賴根據地,使正規軍無法抓摸他們。一開始,他們從戰場上撿起國民黨軍隊丟棄的武器。然而六十年後,當美軍在伊拉克打擊游擊隊時,人們採用另一個新名詞來稱呼這種作戰方式—不對稱作戰。 \n儘管共產黨軍隊在一九四五年還相當弱小,但是他們卻有高昂的鬥志。不久,一些外國觀察家發現軍事形勢開始變化。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年輕的美國國務院官員麥爾比在日記中寫道:「最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們這些人擁有如此堅定的信仰。同時,國民黨軍隊卻正在失去信仰。 \n多年以來,共產黨承受了不可思議的打擊,注意吸收經驗教訓,同時又保持著自己的正直誠實,懷著必勝的信念,深信自己必定成功。」相較之下,在經歷了萬般磨難之後,雖然國民黨在大戰中倖存下來,獲得了至高無上的威望,但是他們卻以可怕的速度拋棄了自己的理想,取而代之的不是堅定的革命信念,而是腐敗沒落的思想。幾乎從一開始,共產黨的策略就注定他們會成功,而國民黨注定會失敗。 \n一九四六年秋天,中國內戰加劇。無論如何高估美國給予蔣介石的軍事裝備,如何低估共產黨的戰鬥成果,蔣介石的美國顧問還是十分悲觀。他們一度幻想,蔣介石的軍隊最終能與共產黨陷入拉鋸戰,進入僵局,如此蔣介石還可以劃江而治,把長江以北歸由共產黨統治,而長江以南歸予國民黨。 \n \n國軍一度連連獲勝 \n \n \n然而,他們並不了解這裡的情勢瞬息萬變,兩軍實力的平衡早已打破。一旦局勢對國民黨不利,他們就立刻土崩瓦解,相反的,共產黨卻勢如破竹。「沒人能料到,中共能巧妙迅速地把抗日游擊戰轉變成對國民黨的機動戰。」費正清和費維凱在《劍橋中國史》一書中寫道。 \n事實上,有一個人早已料到這個結果,那就是毛澤東。當蔣介石的大軍在內戰初期連連獲勝時,毛澤東也未曾失去信念。在他看來,自己的隊伍比蔣介石更接近一般農民,因此一定能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一九四六年夏天,在一個短暫的休戰時期,英國著名歷史學家白英在延安的窯洞裡拜訪了毛澤東。(待續) \n

  • 兩岸史話-馬歇爾調停失敗 內戰一觸即發

    兩岸史話-馬歇爾調停失敗 內戰一觸即發

     年邁的馬歇爾顯得疲憊不堪,沮喪悲傷,這次行程對他而言無異於惡疾纏身。也許馬歇爾早就預見了這次中國行必將失敗,而且必將毒害整個美國的政治體系。 \n 一九四五年底,馬歇爾被派往中國調解國共之間的衝突。他明白自己會以失敗告終,因為機敏過人的他洞察到國共雙方的矛盾不可調和。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讓,誰也不會聽他的。馬歇爾接獲這個命令時已是六十五歲高齡,早已退休,一心只想做維吉尼亞州里斯堡的閒人。但當時杜魯門對中國問題心緒不寧,擔心如果不盡早解決,美國的內政將會受到影響。因此,他請求馬歇爾:「將軍,我需要您為我去一趟中國。」於是,一九四五年耶誕節前夕,國務院遠東事務司司長范宣德在機場為馬歇爾送行。飛機起飛後,范宣德對十歲的兒子說:「兒子,世界上最勇敢的人出發了,他要試著去統一中國。」 \n 這趟行程是一場災難。在助理的眼中,馬歇爾早已年老力衰,根本無法承擔如此重任。為馬歇爾擔任翻譯的麥爾比在日記中寫道,年邁的馬歇爾顯得疲憊不堪,沮喪悲傷,這次行程對他而言無異於惡疾纏身。也許馬歇爾早就預見這次中國行必將失敗,而且必將毒害整個美國的政治體系。 \n 中國內戰無法避免 \n 一九四六年五月,馬歇爾在中國遇到艾森豪。在杜魯門的請求下,艾森豪探詢馬歇爾是否願意接替伯恩斯擔任國務卿的職位。「謝天謝地,艾森豪,我願意接受世界上任何工作,只要能讓我擺脫現在這份工作就行了。」馬歇爾不假思索地回答。聽到馬歇爾此行失敗的消息後,史迪威說:「他們到底想幹什麼?難道他們以為馬歇爾能做到讓水火相容嗎?」 \n 馬歇爾知道,中國的內戰已不可避免。儘管國民黨大老希望得到美國的援助,馬歇爾卻極力阻止美軍支持蔣介石。正如一九四七年他對國務院遠東事務司司長白德華所說的:「白德華,我們還是別捲入中國內戰為妙。如果我們要支援蔣介石,那麼一開始就需要五十萬兵力,而這只是開始而已。」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到時候我要怎麼把他們給撤出來呢?」 \n 二戰結束後,不了解內情的人以為蔣介石在中國的地位是令人稱慕的,然而了解中國情況的人就會知道蔣介石政權的內部已經潰爛。儘管美國大多數政客都懷疑蔣介石的執政能力,但他仍能獲得美國新政府的支持。二戰後,媒體一度把蔣介石塑造成世界領袖之一。而美國民眾也認為,他是個偉大而受人愛戴的亞洲領袖。一九四五年秋天,蔣介石的軍隊、他的政黨—中國國民黨—控制了中國的各大城市、工業基礎及四分之三的人口—估計有四億五千萬到五億人。同時,蔣介石還擁有兩百五十萬裝備精良的正規軍,而這些先進的武器大多由美國提供。 \n 蔣介石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弱點。雖然日本戰敗投降了,但他仍認為自己能說服美國人幫助他擊敗新的敵人:中國共產黨。就連蔣介石政權中最有錢有勢的宋子文也開始公然藐視美國人。他在南京四處勸說同僚不必擔心美國人,甚至還說:「我一個人就能對付那些笨蛋。」一直以來,美國人似乎都被蔣介石牽著鼻子走。日本投降時,美國軍隊成了蔣介石的臨時警察,全副武裝就地待命,等待國民黨軍隊—不是中國共產黨—前來接受日本的投降。 \n 然後,美軍幫助國民黨把五十萬部隊從中國的西南地區空運或水運到關鍵據點。(史迪威的繼任者魏德邁還曾頗為自豪地說:「這無疑是世界史上運送部隊人數最多的一次空運。」)在滿洲,美國派遣大約五萬名海軍陸戰隊官兵守住各個城鎮,直至國民黨軍隊到來。於是在美國的熱情幫助下,裝備著先進美式武器—絕大多數深受中國共產黨垂涎—的蔣介石部隊接受了一百二十萬名日軍的投降。 \n 國軍太散容易中計 \n 雖然蔣介石表面上在內戰中占優勢,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關於這一點,馬歇爾最清楚。一九四六年十月,在杜魯門委託的特別任務即將結束前,馬歇爾反覆告誡蔣介石,不要在北方和西北地區追擊共產黨。馬歇爾認為,蔣介石的部隊分布太散、太細長,很容易中毛澤東的計。 \n 蔣介石總是喜歡占領據點,但每當共產黨打不下這些據點時就會撤退而不是投降。這也就意味著,當國民黨遠離他們的據點時,也就遠離了自己的補給線,而這將給共產黨反攻的機會。當然,蔣介石沒有聽從馬歇爾的建議,因為他總是急於求成,從來都聽不進別人的意見。 \n 一旦他的部隊遠離了預定戰場,共產黨就有了勝利的把握,這就是共軍的制敵策略。於是,蔣介石一口回絕了馬歇爾的建議,還向他承諾自己可以在八到十個月以內消滅共產黨。 \n 蔣介石要求美國當代最受尊敬的將領、一位筋疲力盡、只想退休的老人馬歇爾留下來當自己的軍事顧問,但馬歇爾很明確的推掉了。馬歇爾明白,如果自己作為美國總統的個人代表都影響不了蔣介石的話,作為蔣介石的手下更不會起什麼作用。若干年後,馬歇爾譏諷地說:「蔣介石的確十分信任我,但是從來都不聽我的建議。」(待續)

  • 韓戰停火65周年──馬歇爾調停失敗 內戰一觸即發(八)

    年邁的馬歇爾顯得疲憊不堪,沮喪悲傷,這次行程對他而言無異於惡疾纏身。也許馬歇爾早就預見了這次中國行必將失敗,而且必將毒害整個美國的政治體系。 \n一九四五年底,馬歇爾被派往中國調解國共之間的衝突。他明白自己會以失敗告終,因為機敏過人的他洞察到國共雙方的矛盾不可調和。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讓,誰也不會聽他的。馬歇爾接獲這個命令時已是六十五歲高齡,早已退休,一心只想做維吉尼亞州里斯堡的閒人。但當時杜魯門對中國問題心緒不寧,擔心如果不盡早解決,美國的內政將會受到影響。因此,他請求馬歇爾:「將軍,我需要您為我去一趟中國。」於是,一九四五年耶誕節前夕,國務院遠東事務司司長范宣德在機場為馬歇爾送行。飛機起飛後,范宣德對十歲的兒子說:「兒子,世界上最勇敢的人出發了,他要試著去統一中國。」 \n這趟行程是一場災難。在助理的眼中,馬歇爾早已年老力衰,根本無法承擔如此重任。為馬歇爾擔任翻譯的麥爾比在日記中寫道,年邁的馬歇爾顯得疲憊不堪,沮喪悲傷,這次行程對他而言無異於惡疾纏身。也許馬歇爾早就預見這次中國行必將失敗,而且必將毒害整個美國的政治體系。 \n \n中國內戰無法避免 \n \n \n一九四六年五月,馬歇爾在中國遇到艾森豪。在杜魯門的請求下,艾森豪探詢馬歇爾是否願意接替伯恩斯擔任國務卿的職位。「謝天謝地,艾森豪,我願意接受世界上任何工作,只要能讓我擺脫現在這份工作就行了。」馬歇爾不假思索地回答。聽到馬歇爾此行失敗的消息後,史迪威說:「他們到底想幹什麼?難道他們以為馬歇爾能做到讓水火相容嗎?」 \n馬歇爾知道,中國的內戰已不可避免。儘管國民黨大老希望得到美國的援助,馬歇爾卻極力阻止美軍支持蔣介石。正如一九四七年他對國務院遠東事務司司長白德華所說的:「白德華,我們還是別捲入中國內戰為妙。如果我們要支援蔣介石,那麼一開始就需要五十萬兵力,而這只是開始而已。」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到時候我要怎麼把他們給撤出來呢?」 \n二戰結束後,不了解內情的人以為蔣介石在中國的地位是令人稱慕的,然而了解中國情況的人就會知道蔣介石政權的內部已經潰爛。儘管美國大多數政客都懷疑蔣介石的執政能力,但他仍能獲得美國新政府的支持。二戰後,媒體一度把蔣介石塑造成世界領袖之一。而美國民眾也認為,他是個偉大而受人愛戴的亞洲領袖。一九四五年秋天,蔣介石的軍隊、他的政黨—中國國民黨—控制了中國的各大城市、工業基礎及四分之三的人口—估計有四億五千萬到五億人。同時,蔣介石還擁有兩百五十萬裝備精良的正規軍,而這些先進的武器大多由美國提供。 \n蔣介石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弱點。雖然日本戰敗投降了,但他仍認為自己能說服美國人幫助他擊敗新的敵人:中國共產黨。就連蔣介石政權中最有錢有勢的宋子文也開始公然藐視美國人。他在南京四處勸說同僚不必擔心美國人,甚至還說:「我一個人就能對付那些笨蛋。」一直以來,美國人似乎都被蔣介石牽著鼻子走。日本投降時,美國軍隊成了蔣介石的臨時警察,全副武裝就地待命,等待國民黨軍隊—不是中國共產黨—前來接受日本的投降。 \n然後,美軍幫助國民黨把五十萬部隊從中國的西南地區空運或水運到關鍵據點。(史迪威的繼任者魏德邁還曾頗為自豪地說:「這無疑是世界史上運送部隊人數最多的一次空運。」)在滿洲,美國派遣大約五萬名海軍陸戰隊官兵守住各個城鎮,直至國民黨軍隊到來。於是在美國的熱情幫助下,裝備著先進美式武器—絕大多數深受中國共產黨垂涎—的蔣介石部隊接受了一百二十萬名日軍的投降。 \n \n \n \n雖然蔣介石表面上在內戰中占優勢,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關於這一點,馬歇爾最清楚。一九四六年十月,在杜魯門委託的特別任務即將結束前,馬歇爾反覆告誡蔣介石,不要在北方和西北地區追擊共產黨。馬歇爾認為,蔣介石的部隊分布太散、太細長,很容易中毛澤東的計。 \n蔣介石總是喜歡占領據點,但每當共產黨打不下這些據點時就會撤退而不是投降。這也就意味著,當國民黨遠離他們的據點時,也就遠離了自己的補給線,而這將給共產黨反攻的機會。當然,蔣介石沒有聽從馬歇爾的建議,因為他總是急於求成,從來都聽不進別人的意見。 \n一旦他的部隊遠離了預定戰場,共產黨就有了勝利的把握,這就是共軍的制敵策略。於是,蔣介石一口回絕了馬歇爾的建議,還向他承諾自己可以在八到十個月以內消滅共產黨。 \n蔣介石要求美國當代最受尊敬的將領、一位筋疲力盡、只想退休的老人馬歇爾留下來當自己的軍事顧問,但馬歇爾很明確的推掉了。馬歇爾明白,如果自己作為美國總統的個人代表都影響不了蔣介石的話,作為蔣介石的手下更不會起什麼作用。若干年後,馬歇爾譏諷地說:「蔣介石的確十分信任我,但是從來都不聽我的建議。」(待續) \n

  • 兩岸史話-蔣介石崛起 反映舊秩序瓦解

    兩岸史話-蔣介石崛起 反映舊秩序瓦解

     蔣介石在中國的崛起,反映了中國舊秩序的瓦解。他擺平了各方面、各集團的利益,表面上達成中國的統一。自一九二七年蔣宋聯姻以來,他的政治地位愈發穩固。宋氏家族是中國最富有、最具影響力的家族,同時也和西方國家的權力集團保持著千絲萬縷的連結。當時,蔣介石的主要任務就是和中國共產黨戰鬥。 \n 這場洪水般的大變革首先由外力所驅動,但並非全然因外力所致使。這同時也是兩個中國的挑戰,一個是還未萌生的中國,還殘存著仇恨,其制度規則潛在地具有毀滅性,另一個中國則羸弱、殘酷而又野蠻,按照其固有的邏輯自行其是。 \n 這也是一群暴力專制之人和一群專制無情之人之間的挑戰,他們長期暴虐無道、把中國統治得一塌糊塗。 \n 與其說它是一種把空前的貪婪與嚴酷加諸一般中國人身上的專制,不如說它是一種有系統的壓迫。少數人從中得益,位高權重,生活富裕,不受法律管束,不管怎樣都有武力保護。然而大多數窮人似乎是永遠無望,他們的日常生活缺乏尊嚴,充斥著不公不義。即使在日本軍隊未進入滿州之前,這個中國可能已經無以為繼。 \n 蔣介石漸失凝聚力 \n 蔣介石在中國的崛起,反映了中國舊秩序的瓦解。他擺平了各方面、各集團的利益,表面上達成中國的統一。自一九二七年蔣宋聯姻以來,他的政治地位愈發穩固。宋氏家族是中國最富有、最具影響力的家族,同時也和西方國家的權力集團保持著千絲萬縷的連結。 \n 當時,蔣介石的主要任務就是和中國共產黨戰鬥。共產黨當時有很好的機會去挑戰權威,但不必掌權。他們深入農村,傾聽農民的苦難和不滿,積極為農民謀求福利。共產黨的所作所為是蔣介石和其他軍閥沒做過的,因為他們根本不顧農民的死活。儘管蔣介石擁有大量的美國軍援,儘管美國的新聞、外交、軍事等各方面都建議蔣介石改革政府,然而他卻置若罔聞,使自己的領導在中國逐漸喪失凝聚力。許多美國的政治、軍事顧問都敦促蔣介石合理運用自己的政治、軍事資源,但是蔣介石仍置之不理。他和美國人的想法不同,只是一昧地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而美國人希望蔣介石實行美式民主。 \n 蔣介石不明白,只有像美國顧問所說的那樣徹底肅清政治與軍事腐敗,他的統治才會更牢固。如果說蔣介石有什麼特殊才能,那就是他可以做到在不傷害美國顧問感情的前提下,表面上接受他們的意見,實則把他們的意見拋諸腦後,繼續一意孤行。當蔣介石政權最終在一九四九年垮台,根本不令人意外。史迪威將軍(綽號醋酸喬),是二戰中被派遣與蔣介石合作的美軍首要軍事顧問,早在一九四二年他便體認到蔣介石完全沒有價值,他不是不能夠,而是不願意運用軍隊去抵抗日本。 \n 蔣介石的軍隊在理論上是強大的,事實上,它越來越像是一場騙局。蔣介石號稱自己有三百個師的兵力,然而史迪威估計他的實際兵力還不到他宣稱的百分之六十。另外百分之四十的兵力,只不過是莫須有的「幽靈士兵」。他這麼做即可把這些多餘的人頭薪水轉入自己個人的荷包。在二戰早期,當中國宣稱要保家衛國時,美國顧問對中國徵兵的過程極為震驚。史迪威的參謀巴大維上校(Dave Barrett)記錄了一次徵兵工作:「中國軍隊只有最差的裝備。既沒有醫務人員,也沒有交通工具。許多人生病。大多數新兵被綑著強征而來。徵兵簡直是一場醜行。只有那些無錢無權的倒楣鬼才會被抓來濫竽充數。」這樣看來,中國軍隊的軟弱無能絕非偶然,它是蔣介石在腐敗而封建的環境下購買自己影響力的工具。如果他按美國人的要求去做,那麼他將比美國人更清楚地發現,自己很快就會失去權力。 \n 輸給史迪威的預言 \n 長久以來,蔣介石和史迪威分歧嚴重,互不相讓。一九四四年秋天,這個最不受蔣介石歡迎、卻給了蔣介石很多逆耳忠言的人,最終被美國政府召回國。儘管蔣介石不是美國政策的執行者,但是羅斯福還是選擇繼續支持他。儘管是他使中國陷入了長期戰爭之中,但羅斯福仍對他和中國抱有幻想。羅斯福總統誤認為如果美國人把蔣介石看成一個偉大民族的偉大領袖、一個世界級的領袖,他就會把自己塑造成美國人想像的那個樣子。 \n 蔣介石在政治鬥爭中贏了史迪威,卻輸給了史迪威的預言。後來,史迪威預言的事都一一應驗。蔣介石政權垮台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哪怕像美國如此富有強大的國家都無法阻止這個強烈的歷史性發展。二戰時期,沒有一個軍人能像馬歇爾那樣臨危受命,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n (待續)

  • 韓戰停火65周年──蔣介石崛起 反映舊秩序瓦解(七)

    蔣介石在中國的崛起,反映了中國舊秩序的瓦解。他擺平了各方面、各集團的利益,表面上達成中國的統一。自一九二七年蔣宋聯姻以來,他的政治地位愈發穩固。宋氏家族是中國最富有、最具影響力的家族,同時也和西方國家的權力集團保持著千絲萬縷的連結。當時,蔣介石的主要任務就是和中國共產黨戰鬥。 \n這場洪水般的大變革首先由外力所驅動,但並非全然因外力所致使。這同時也是兩個中國的挑戰,一個是還未萌生的中國,還殘存著仇恨,其制度規則潛在地具有毀滅性,另一個中國則羸弱、殘酷而又野蠻,按照其固有的邏輯自行其是。 \n這也是一群暴力專制之人和一群專制無情之人之間的挑戰,他們長期暴虐無道、把中國統治得一塌糊塗。 \n與其說它是一種把空前的貪婪與嚴酷加諸一般中國人身上的專制,不如說它是一種有系統的壓迫。少數人從中得益,位高權重,生活富裕,不受法律管束,不管怎樣都有武力保護。然而大多數窮人似乎是永遠無望,他們的日常生活缺乏尊嚴,充斥著不公不義。即使在日本軍隊未進入滿州之前,這個中國可能已經無以為繼。 \n \n蔣介石漸失凝聚力 \n \n \n蔣介石在中國的崛起,反映了中國舊秩序的瓦解。他擺平了各方面、各集團的利益,表面上達成中國的統一。自一九二七年蔣宋聯姻以來,他的政治地位愈發穩固。宋氏家族是中國最富有、最具影響力的家族,同時也和西方國家的權力集團保持著千絲萬縷的連結。 \n當時,蔣介石的主要任務就是和中國共產黨戰鬥。共產黨當時有很好的機會去挑戰權威,但不必掌權。他們深入農村,傾聽農民的苦難和不滿,積極為農民謀求福利。共產黨的所作所為是蔣介石和其他軍閥沒做過的,因為他們根本不顧農民的死活。儘管蔣介石擁有大量的美國軍援,儘管美國的新聞、外交、軍事等各方面都建議蔣介石改革政府,然而他卻置若罔聞,使自己的領導在中國逐漸喪失凝聚力。許多美國的政治、軍事顧問都敦促蔣介石合理運用自己的政治、軍事資源,但是蔣介石仍置之不理。他和美國人的想法不同,只是一昧地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而美國人希望蔣介石實行美式民主。 \n蔣介石不明白,只有像美國顧問所說的那樣徹底肅清政治與軍事腐敗,他的統治才會更牢固。如果說蔣介石有什麼特殊才能,那就是他可以做到在不傷害美國顧問感情的前提下,表面上接受他們的意見,實則把他們的意見拋諸腦後,繼續一意孤行。當蔣介石政權最終在一九四九年垮台,根本不令人意外。史迪威將軍(綽號醋酸喬),是二戰中被派遣與蔣介石合作的美軍首要軍事顧問,早在一九四二年他便體認到蔣介石完全沒有價值,他不是不能夠,而是不願意運用軍隊去抵抗日本。 \n蔣介石的軍隊在理論上是強大的,事實上,它越來越像是一場騙局。蔣介石號稱自己有三百個師的兵力,然而史迪威估計他的實際兵力還不到他宣稱的百分之六十。另外百分之四十的兵力,只不過是莫須有的「幽靈士兵」。他這麼做即可把這些多餘的人頭薪水轉入自己個人的荷包。在二戰早期,當中國宣稱要保家衛國時,美國顧問對中國徵兵的過程極為震驚。史迪威的參謀巴大維上校(Dave Barrett)記錄了一次徵兵工作:「中國軍隊只有最差的裝備。既沒有醫務人員,也沒有交通工具。許多人生病。大多數新兵被綑著強征而來。徵兵簡直是一場醜行。只有那些無錢無權的倒楣鬼才會被抓來濫竽充數。」這樣看來,中國軍隊的軟弱無能絕非偶然,它是蔣介石在腐敗而封建的環境下購買自己影響力的工具。如果他按美國人的要求去做,那麼他將比美國人更清楚地發現,自己很快就會失去權力。 \n \n輸給史迪威的預言 \n \n \n長久以來,蔣介石和史迪威分歧嚴重,互不相讓。一九四四年秋天,這個最不受蔣介石歡迎、卻給了蔣介石很多逆耳忠言的人,最終被美國政府召回國。儘管蔣介石不是美國政策的執行者,但是羅斯福還是選擇繼續支持他。儘管是他使中國陷入了長期戰爭之中,但羅斯福仍對他和中國抱有幻想。羅斯福總統誤認為如果美國人把蔣介石看成一個偉大民族的偉大領袖、一個世界級的領袖,他就會把自己塑造成美國人想像的那個樣子。 \n蔣介石在政治鬥爭中贏了史迪威,卻輸給了史迪威的預言。後來,史迪威預言的事都一一應驗。蔣介石政權垮台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哪怕像美國如此富有強大的國家都無法阻止這個強烈的歷史性發展。二戰時期,沒有一個軍人能像馬歇爾那樣臨危受命,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n(待續)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