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阪城的搜尋結果,共04

  • 義享時尚廣場 打造台灣大阪城

    義享時尚廣場 打造台灣大阪城

     義联集團斥資370億開發的義享天地,繼A館朕豪大酒店於去年12月25日起試營運後,同棟的「義享時尚廣場」將於20日起試營運,將有308家品牌進駐、進駐率達到八成,包括114家餐飲品牌進駐。時尚廣場總經理林俊昇強調,義享時尚廣場將打造成高雄觀光景點,也希望與同業共創高雄消費商機,明年力拚營業額達到百億元。

  • 地方掃描-二信洪琬怡摸機械 照樣出色

    地方掃描-二信洪琬怡摸機械 照樣出色

    基隆:基隆二信中學洪琬怡(中),雖然是女生念機械科,實習比賽卻不輸男同學,全國太陽能車比賽勇奪冠軍,自拍自導自演「微電影」分享學習心得,學長同學紛紛按讚。左為她學機械的媽媽;機械科主任俞大川(右)則稱她為機械之寶。

  • 《人間好文》陰陽雨

    《人間好文》陰陽雨

     每遇陰陽雨祖母便要說一句諺語或歇後語一般的話,「出日更落雨,嬰仔翻豬肚」,我問是什麼意思呢,祖母說她也不知道,當她做囝仔時就聽大人這樣說了。 \n 對祖母的印象已如經久曝曬的廣告紙,顏色褪得十分淡薄了。 \n 有個場面似乎是,有人向她敬菸,她嘴上說不用不用,卻伸出手去把菸接了過來。這是我最早的幾個記憶之一。我仰頭站在一旁,目睹了推辭與接受同時進行,好像大太陽天裡下起了雨,當成一樁新鮮好玩的事去告訴了母親。 \n 當時怎麼會懂得,這是人際應對的客套。 \n 另有一個場面:二期稻作收穫後,穀子曬在稻埕,夏日午後,天空猛地烏雲四合,西北雨倒臉盆水般潑下,頃刻間稻埕積水高逾腳踝,穀子不斷沖進排水道。大人小孩都頂著暴雨搶救,因為一雙小腳而幫不上忙的祖母為眼前景象所驚嚇,突然癱軟,跌坐地上。 \n 對了──記憶真像埋在地底裡的番薯,以為只有露出地表那一個,一扯卻纍纍一大串──親朋探望祖母,送來五爪蘋果、克寧奶粉,她都收進五斗櫃。當祖母好大方拿在手上問有誰要時,水果已經開始腐爛,而奶粉早過了食用期限。 \n 關於祖母的記憶,遂瀰漫了爛熟的甜香或灰撲撲的霉味。 \n 母親提過,有一回祖母出門晃了一圈,返家後盛讚自家水田種得真好,追問之下才得知,她根本找錯了地方。母親的結論是,看你阿嬤命好不好? \n 母親沒說出口的,其實是對自己一生操勞的惋嘆吧。 \n 母親真夠辛苦的了。父親曾滿口酒氣透露,在我們三兄弟之外,母親懷第四胎,夫妻兩人商量,自知無力扶養而偷偷去做了人工小產,又怕祖父祖母發現,母親第二天仍舊照常操持家務,下田勞動。 \n 父親說這些話時不當一回事的表情,真令人討厭。 \n 透過追憶,祖母的形象浮水印般逐漸鮮活了起來──還記得的是,每遇陰陽雨祖母便要說一句諺語或歇後語一般的話,「出日更落雨,嬰仔翻豬肚」,我問是什麼意思呢,祖母說她也不知道,當她做囝仔時就聽大人這樣說了。 \n 釣魚 \n 在一九八○年代販厝一排排蓋起之前,竹圍仔處處是池塘,假日裡父親找個蔭涼角落拋出釣線,可以消磨一整個午後。傍晚返家,手上提一桶魚交給母親,感覺像打了一場勝仗。儘管母親又因父親鎮日不見影跡而生一肚子悶氣,但接過這桶魚,也就認命地到井邊打水料理。 \n 直到了父親當年的年紀我才能體會,或許並非釣魚這件事吸引了父親,而是享受難能可貴的獨處時光。但在那個客廳即工廠,所有時間縫隙都填滿家庭代工的年代,不事生產不啻是個罪惡,母親常為此嘀咕,而與父親起口角。 \n 外婆家院子裡也有一口池塘,和一般池塘不相同的是,它原用來養鴨,所以斜斜滑進地面像個碟子。我與父親並肩,一人一支釣竿,學父親拋竿,學父親一言不發像個大人。不一會兒浮標點頭,一拉,吃力得不得了,父親見狀,急放下釣竿過來幫忙。 \n 咬餌的顯然是條大魚,一會兒往左一會兒往右很刁鑽,父親自己拿釣竿大概就能制伏,但這時他自身後環抱我,大手包著小手使力氣。父親是要我「自己」釣起這條魚。嘴上「用力用力」喊著時,腳步一踉蹌他卻跌倒了,跌倒了而仍喊著,用力,不要放手。 \n 我根本沒打算鬆手,但幾乎土石流般地,止不住往前滑動的步伐,我被拉進了水塘。 \n 還是父親下水去把我救上來的,母親、外婆忙著料理一身濕淋淋的我,而父親雙腳汙泥站在一旁,哈哈大笑。直說,別人釣魚,你卻被魚釣走了!哈哈哈。 \n 我瞪著父親,就快哭出來了。 \n 撲滿 \n 圓型糖果盒是我的撲滿原型,一向疼愛我的大伯母幫忙保管著,我把一角鎳幣,五角、一元紙鈔交給她,她在我面前放進糖果盒裡,蓋嚴;有時我問,存多少錢了呢?大伯母便自衣櫥深處取出糖果盒,算數給我看。 \n 將錢交給大伯母,是要比交給父親母親來得可靠多了;這個世界若真有純良的好人,我心目中的大伯母要算一個。 \n 大伯母晚年遭逢病痛摧殘,我回竹圍仔探望,她勉強自床上坐起身來,聊了幾句後相對無語,突然地她冒出一句話,我這輩子也沒做過什麼歹代誌,想不通怎麼會受這些折磨。我聽了,眼眶發酸,吶吶安慰幾句,心中感到茫然。這時候我的年紀已經略懂得人生實難的況味了。 \n 最典型的撲滿是肥墩墩的小豬造型,但全都在飽食後挨上一刀,沒能留下來;倒有個大阪城造型撲滿,底部設有機關可以旋開,是姑姑自日本帶回的等路,肯定還在家裡某個角落。 \n 小時候常見母親將錢幣餵進大阪城,但我拿它在空中搖晃,卻只聽見幾枚硬幣空空洞洞撞擊著。心裡納悶,便留意著動靜。 \n 謎底很快揭曉,我撞見父親正倒拿著大阪城掏錢。父親雖不是什麼在家人面前擺派頭、端架子的人,但總是「父親」,他心虛囁嚅著,想,想買包菸。他尷尬地笑了一笑。 \n 我思量著該不該向母親通風報訊,終究還是決定說了。才開了話頭,馬上遭母親打斷,母親以彷彿自己才是被撞破了秘密的那種不讓人聲張的音量說,沒多少錢啦。一時我也就明白,父親出手大方,口袋空空如也是常有的事,拉不下臉為了菸酒小錢向母親伸手,母親也不說破,只是把錢存進撲滿任父親取用。 \n 在外飲宴也是這樣的,臨付帳時母親自口袋取出幾張鈔票,桌底下偷偷交給父親,讓他做面子。 \n 這些,我都看在眼裡。 \n 颱風天 \n 中視氣象台裡,主播馮鵬年比著氣象圖,警告颱風就要來了。 \n 那時候,大地尚未被破壞得像名重症患者,並不颱風一過境便造成上億農損,動輒有人喪生,或者也有,但因沒有媒體煽情報導,所以不太意識到嚴重;反倒地,颱風就要來了,學校停課,家裡進入備戰狀態,小蘿蔔頭們跟著忙進忙出,竟有點兒興奮。 \n 大人急著疏通排水道,將雞舍鴨舍蓋嚴,窗玻璃上貼膠帶,我則把簷廊上一排花草一盆盆抱進屋裡。父親母親手頭上的工作告一段落,邊笑我食飽太閒,邊幫我挪桌子椅子,擺滿一屋子盆栽。 \n 總是很快便停電了,母親點亮蠟燭,忙家庭代工。我翻開素描簿塗鴉。小弟在牆上打手影,一會兒飛鳥一會兒蝴蝶,一會兒小貓喵喵一會兒小狗汪汪。屋外驚天動地,屋子裡全家聚在一起,燭火映照下一片寧馨。 \n 父親自豪他的毛筆字寫得好,大哥說自己的更好,我也不服輸。那來比賽吧!三人分頭研墨、準備毛筆、在桌上鋪舊報紙,約定好一個字後三人輪流寫。三個字並列在報紙上,各說各的好。自覺得遜色的人並不就此作罷,只是說,那再寫一個字吧。 \n 老實說,儘管只有小學畢業的學歷,但是父親的字寫得最好,我當兵時他寄信到軍中,唱名發信的班長問我,你爸爸是在做大官嗎怎麼字寫得這麼漂亮?近十年來父親左半邊身體行動不方便,但還能寫字,偶爾接到他自竹圍仔轉來的信件,信封上幾行字仍寫得端正,我看著便感覺安心。 \n 我拿作文比賽的獎狀向父親要獎品,倒讓他自吹自擂起來。父親是要我感謝他的遺傳,讀小學時他的作文一級棒,但有一回老師卻硬說是抄來的,不服氣的他拿粉筆在黑板上即席作文,才爭取到了自己的清白。我聽著,說你氣球吹得這麼大,也不怕吹破了。 \n 颱風天哪裡都去不成,沒有酒伴父親也就不喝酒,他說,出個謎語讓你們猜吧。但翻來覆去都是同一個──一陣風,一陣雨,一條金蕉落入土。 \n 頭一回大家還認真猜著,之後父親就只能接收到嫌棄的表情了。母親沒好氣回他臘薩鬼。三兄弟學舌,臘薩鬼臘薩鬼地叫著。父親一把將小弟摟進懷裡呵癢,掙不脫的小弟歌歌歌地笑著。

  • 張瑞昌專欄-關西大阪城之戰

     橋下徹(見圖,摘自網路)終於贏了。 \n 兩個禮拜前,一位長期駐日的友人說,有一次她去大阪出差,問起計程車司機,對大阪府知事橋下徹辭官參選大阪市長的看法,結果司機先生不僅表態支持,還認為橋下當選的機率很高。 \n 一如台灣街頭的政論家,運匠朋友果然料中關西政局的大變動,四十二歲的橋下徹又再度改寫歷史,除了為日本各府道縣與政令城市關係的重新定位投下變數之外,也對明年的眾議院選舉帶來難以預料的影響。 \n 日本一級行政區域分為一都、一道、二府、四十三縣,根據《地方自治法》規定,人口超過五十萬得由政府以行政命令指定為政令市。目前除東京都之外,全國府道縣轄下共計有十九個政令指定都市。 \n 一般而言,政令城市擁有來自府道縣下放約百分之八十的權利,這使得兩者關係相當微妙。以人口約八百八十萬的大阪府為例,大阪市既是府廳所在地,人口也有二百六十五萬,佔了近三分之一的大阪府版圖,這種「府中有市、市中有府」的現象,若出現黨同伐異的問題,麻煩就來了。 \n 三年前,橋下徹以旋風姿態當選大阪府知事時,曾在日本政壇掀起話題。他以律師兼電視藝人的雙重身分擊敗民主黨推薦的學者,成為日本最年輕的知事,繼之在施政上又大刀闊斧、勵精圖治,終於卯上了大阪市長平松邦夫。 \n 六十二歲的平松邦夫不是等閒之輩,四十年前,從同志社大學法律系畢業後旋即進入每日放送(MBS,總部位於大阪,隸屬TBS集團),並且逐步從記者、北美分局局長、電視主播一路爬升。四年前,他辭去董事會的職務參選市長,一戰成名。 \n 由於大阪府與大阪市的扞格不斷,倡議「大阪維新」的橋下,決意推動府、市合一為「大阪都」的構想。值得一提的是,二○一○年九月,橋下首次率團到台灣訪問,就是為了觀摩縣市合併而來,當時他即主張大阪府、市應該合併,以提升城市競爭力。 \n 從台灣取經回來後,橋下對合併之議更感迫切,以他為首的「大阪維新會」決發動一場史無前例的革命。橋下宣布辭職,轉戰因任期即將結束而改選的大阪市長,促使大阪府知事與大阪市長同步進行選舉。 \n 橋下此舉不啻是場豪賭,為了終結平松及其背後不分黨派支持的政治勢力,他選擇辭去知事改選市長一途,假使是在台灣,這就像辭掉縣長去參選縣轄市長,毫無道理可言。 \n 但「不按牌理出牌」正是橋下的風格,他自己出馬選市長,也要四十七歲的「大阪維新會」幹事長松井一郎選知事,兩人聯手出擊,展開震撼關西的大阪雙城之戰。 \n 橋下徹單槍匹馬出城對決平松邦夫,而接續守城的松井,卻遭逢多達六人角逐的亂局。就這樣,大阪市長選舉是楚漢相爭,大阪府知事改選則出現戰國七雄。由維新志士策動的近畿戰役,很快地形成焦點,而「反維新」人馬的集結,也以排山倒海的姿態到來。 \n 對日本傳統政黨而言,橋下徹領軍的「大阪維新會」宛若脫韁野馬,不知要搞出什麼模樣的改革,因此包括民主黨、自民黨甚至共產黨都不約而同地力挺平松邦夫,我的朋友形容那綿密交織而成的圍攻,根本就是一張「毀滅橋下」火網。 \n 但橋下認為,大阪府、市疊床架屋,浪費民脂民膏,早就該學台灣縣市合併的五都經驗。橋下這番言論引起各政黨疑慮,平松更是怒指橋下打算將大阪市五馬分屍,為了「搶救大阪市」,橋下成了眾人所指的獨裁者。 \n 這下子,大阪市長一役成了金庸筆下的光明頂之戰,各大門派為了消滅橋下,無不傾巢而出。朋友寫道,就連關西電力公司也支持平松,原因不僅是擔心主張非核家園的橋下當選,還有大阪府是關西電力最大股東的緣故。 \n 然而,將橋下妖魔化的結果,反倒刺激了大阪市民的投票率及支持態度,讓橋下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市長選舉投票率為六○‧九二%,較四年前暴增一七‧三一個百分點,橋下大勝平松二十三萬票,殺得對手片甲不留。連帶地,松井在知事改選中也輕鬆過關,以八十萬票差距重挫民主黨與自民黨聯合支持的候選人。 \n 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維新會在大阪城的雙重勝,勢將衝擊沉悶的日本政局。橋下誓言要從地方包圍中央,要以大阪革新來改變日本,這個施政滿意度高達八成,和老婆生了七個孩子的關西政壇一哥,揮師東進之日,看來已不遠了。 \n 至於那些兵敗近畿的政黨頭人,目睹維新會拿下大阪城,他們內心的驚惶恐怕也不難想見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