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陸六四天安門的搜尋結果,共12

  • 王丹談六四 中國政治改革無望

    六四天安門事件領袖之一王丹向中央社表示,胡、溫時期天安門母親丁子霖還可以去掃墓,今年很早就被軟禁在家,中共平反六四的跡象目前沒有,證明之前對習近平的期待是錯誤的。 \n 王丹6月3日至6日到日本參加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紀念活動,他在出發前向中央社表示,中共當局對六四的態度十多年來並無太多變化,但大環境來說是收緊的,這次到日本主要是討論六四對中國的影響。 \n 王丹說,大陸的政治環境前景令人擔憂,且中共目前對六四的態度是更負面的,例如發起平反六四的天安門母親丁子霖,今年很早就被軟禁在家,在大陸前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時期還能去掃墓並到長安街。 \n 此外,先前四川有民眾因為製作紀念六四的酒,就遭到逮捕,王丹表示,中國整個環境目前並未出現平反六四的跡象,這意味之前對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政治改革是錯誤的期待,習近平是保守的,黨內矛盾也很多,因此得收緊政治。 \n 王丹指出,六四是歷史問題,更重要的說,是現實的一部分,他觀察六四對中國的影響有3點,最大的變化就是1989年之前,中國的政治與經濟是一起改革發展,但六四發生之後當局一直維穩,政治改革就無望了。 \n 其次,中共當局鎮壓六四過於殘暴,一兩代的人都心有餘悸,不太敢發出聲音,即使經過20多年了,1990年以後出生的年輕人都有聽聞,加上動不就有人「被失蹤」、逮捕,還是會恐懼,政治恐懼傷痕會很深。 \n 最後,王丹提到,六四事件之前,中國大陸的知識份子和學生都希望參與國家的變化,但在六四之後,對中國國家與社會都是放棄的態度,只關心自己,或移民海外,民眾對國家命運的參與愈來愈少。1050604 \n

  • 美國促習近平解禁六四 大陸外交部這樣回應…

    美國促習近平解禁六四 大陸外交部這樣回應…

    明天就是6月4日,也就是六四天安門事件屆滿27周年,所有人都在關注大陸政府的動態。大陸外交部今日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有日本傳媒問到,大陸政府對六四的立場有甚麼變化時,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稱,對於上世紀80年代末在大陸發生的那一場政治風波和相關問題,大陸政府早有定論。 \n華春瑩稱,六四事件是一場「政治風波」,她又強調大陸改革開放30多年來,經濟社會等方面都取得舉世觸目的成就,證明大陸所走的「大陸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符合大陸國情和廣大人民根本利益」。而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大陸委員會則向大陸致函,要求解除內地對六四事件的禁令,允許市民公開討論。 \n另外,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大陸委員會(CECC)近日致函大陸領導人,敦促大陸政府解除針對六四事件的相關禁令,讓民眾能公開討論「天安門」事件,並結束針對六四學運的前學生領袖及天安門母親等團體的打壓。 \n

  • 天安門母親公開信 當局持續滋擾恐嚇

    六四天安門事件即將27週年,一直為事件中喪生的子女爭取公道的「天安門母親」發表連署稱,持續受到中共當局滋擾及恐嚇,但誓言會繼續追求真相。 \n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日前在網路上傳一封「天安門母親」連署公開信。這封以天安門母親代表尤維潔為首、共131人署名的公開信表示,過去一年,丁子霖丈夫蔣培坤、張淑雲及韓淑香等過世,至今共有41位六四被害者家屬離世。 \n 「天安門母親」譴責大陸政府不能解釋她們子女死亡的原因,在她們為子女爭取公正時,還持續受到當局滋擾及恐嚇。 \n 公開信指,1989年六四至今,對於難屬是白色恐怖、令人窒息的27年。今年警方更警告從4月下旬起,限制探望已80歲的丁子霖,要經北京市公安局批准。 \n 公開信還擔心政府的處理方式,將令大陸民眾對六四的記憶漸漸消失。家屬表示他們有堅定信念,相信六四一定能得到公平、公正的解決,並向曾經與他們一起抗爭的逝者致敬。 \n 報導說,隨著1989年六四事件27週年忌日臨近,中國大陸政府安全部門再次開始按例軟禁或管制敏感人士,並強力打壓敢於紀念六四的人。 \n 「天安門母親」的創建人丁子霖透露她6月1日開始將再度例行被安全部門「軟禁」,不得使用個人手機,而由安全部門交給她的臨時手機則只能撥打緊急電話。 \n 除丁子霖之外,多名天安門母親也接到了將被限制外出和與外界聯繫的通知。 \n 其他遭軟禁的知名人士還有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他曾試圖舉辦一場研討會,邀請多名當年歷經六四抗議的人士。 \n 此外,中共十三屆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則已經接到要求他六四前後離京外出「旅遊度假」的通知;其他「被旅遊」的還有大陸記者高瑜。1050602 \n

  • 中共打壓紀念六四 陸委會:盼撫平傷痕

    臨近六四,大陸以各種方式打壓紀念活動,並中斷部分人士與外界聯繫。陸委會今天表示,自由與人權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珍惜的生活方式,盼歷史傷痕能被撫平,成為發展的正面力量。 \n 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27週年,大陸獨立記者高瑜日前透過推特發文,接到六四被害人家屬「天安門母親」丁子霖來電,指6月1日起將遭北京當局軟禁,切斷住所電話,只能使用警方提供的緊急聯絡用手機。 \n 此外,四川成都警方日前也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當地一名被指製作「銘記八酒六四」酒的男子符海陸,推薦這款酒的成都女詩人馬青也同時被捕。 \n 針對中共在六四前打壓、限制人身自由行為,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今天在例行記者會上重申,「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珍惜的生活方式與普世價值。 \n 邱垂正表示,希望六四事件的歷史傷痕能被正視及撫平,成為向前發展的正面力量,建構成為更為開放、公平與正義的和諧社會。 \n 他指出,在六四事件27週年當天,陸委會將循例發布正式的新聞稿加以說明。1050602 \n

  • 六四前夕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被軟禁斷話

    中國大陸獨立記者高瑜昨天在個人推特發文表示,接到有「天安門母親」之稱的六四被害者家屬丁子霖來電,指6月1日起將遭北京當局軟禁,切斷住所電話,只能使用警方提供的緊急聯絡用手機。 \n 綜合法國國際廣播電台、香港明報報導,高瑜30日晚間在推特(Twitter)轉述丁子霖的通話內容說,丁子霖接到北京警方通知,6月1日起將對她實施軟禁,切斷住所電話,並給了一部專用手機只供緊急聯絡,其中只有警方、救護車和一名至親的電話。 \n 法廣報導指出,丁子霖向港媒證實曾致電高瑜,並指「因為我6月1號以後電話就要被切斷了,我問問她(高瑜)情況,告訴她打電話給我打不通不要緊張」。 \n 為此,高瑜在推特寫道,「她(丁子霖)衰邁的心需要24小時監護了,乾枯的眼睛裡流不出更多的淚水了,走不動了,27週年只能在家裡祭奠愛子了,陪伴她的還有蔣老師的亡靈。」 \n 報導表示,丁子霖已年近80歲,丈夫蔣培坤去年9月過世後便鮮少接受訪問。近來丁子霖健康狀況不佳,先前也已表明,身體不容許她參加祭奠六四的活動,只能在家中悼念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中不幸遇害的兒子。 \n 丁子霖曾是大陸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她的兒子蔣捷連於六四事件中喪生。為此,她組織發起「天安門母親運動」呼籲平反六四,因此她的名字也被中國大陸網路審查屏蔽。 \n 報導提到,丁子霖是高瑜的老師,兩人互相扶持,亦師亦友。而72歲的高瑜當年也曾因六四入獄,她也被北京當局列為敏感人物。 \n 報導引述高瑜的家人透露,大陸警方已經通知6月1日會接高瑜離開北京「旅遊」,等六四過後才能返家。 \n 高瑜去年4月被裁定「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罪名成立,一審被判監7年,11月二審則減刑至5年。之後法院因應她身患嚴重疾病,准予監外執行刑罰。據傳高瑜患有高血壓、心臟病及耳內不平衡等疾病。1050531 \n

  • 六四同志 唐柏橋轟王丹私吞捐款

    六四同志 唐柏橋轟王丹私吞捐款

    大陸民運人士王丹先前要求「專案」返台的舉動,不只在台灣引起爭議,不少海外民運同志也對他的行為無法認同。「他的不誠實,是一貫的!」曾一同參與六四天安門運動的學運同志唐柏橋指控,王丹除了可能私吞陳水扁政府支持大陸民運的20萬美元國務機要費,還拒絕交代由天安門一代所成立的「中國青年人權獎」基金流向。 \n \n 王丹返台就醫風波持續發燒,本刊上期報導大陸旅美作家曹長青專訪後,陸續接到來自海外的大陸民運人士反應,不滿王丹要求特權行為,包括昔日曾一同在六四天安門學運奮鬥的同志紛紛對他「起底」。 \n \n 記者八月十二日採訪同樣流亡美國、也是六四學運學生領袖之一的唐柏橋。對於王丹此次鬧出的風波,他感嘆:「王丹被捧為明星已經有很多年了,這些年他幾乎沒有停止這些不當行為。為什麼他一再做出有損民運形象的事情,很多人還把他捧為民運領袖?王丹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我們是否也有一部分責任?」 \n \n 王丹這次返台引發爭議,連帶使得多年前他曾接受陳水扁國務機要費資助卻交代不清的往事,也被海外民運人士拿出來重新討論。與王丹同為天安門一代的唐柏橋指出,他們這群曾參與天安門學運的同志,於二○○一年設立「中國青年人權獎」,目的在表彰人仍在大陸,對大陸民主、人權有貢獻的青年,並由王丹擔任負責人,然而現在卻是爛帳一筆。 \n \n之前連2期李敏鎬還看不過癮嗎?本期(1904期)《時報周刊》再度用力加碼贈送李敏鎬跨頁帥照,特別報導一樣不會少(超有型長腿歐巴又上封面啦!)1902、1903、1904期滿滿誠意的李敏鎬,值得粉絲一起珍藏。(欲購過刊雜誌可洽時周發行部或於官方facebook詢問)《時周》動漫祭圓滿落幕,多謝讀者支持,得獎名單公布於styletc.com。 \n \n(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1904期時報周刊。訂《時報周刊》送健康暢銷書【你流對汗了嗎?】,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10-000-668。)

  • 改變良機已到 馬籲陸平反六四

     「六四事件」25周年之際,總統馬英九4日呼籲,盼大陸當局盡速平反六四,確保永不再發生此種悲劇;總統說,比起經濟對台讓利,若大陸能平反六四、善待異議人士,便能拉近兩岸人民心理距離,而此行動,將能贏得台灣乃至世界各國的肯定。馬總統還期許,「民主」與「法治」能成為兩岸共同的語言。 \n 4日上午一早8時許,總統先以新聞稿方式發表〈「六四」25周年省思〉,下午在國民黨中常會上,並再次闡述他對「六四」的看法與感言。 \n 自由之路屢遭波折 \n 馬總統回憶說,「六四事件」源於1989年4月,當時曾任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過世,大陸學生在天安門集會,6月3日之前,台灣中正紀念堂也有學生舉辦「血脈相連、兩岸對歌」活動聲援,3日午夜天安門傳出槍聲,在中正紀念堂的學生高喊,「他們開槍了」,那天恰巧自己睡得晚,聽到中廣的新聞,「內心隨即一緊」。 \n 隔日國民黨在陽明山上舉行13屆2中全會,時任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處長黎昌意提議捐款,黎率先認捐1萬美金,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慨捐100萬美金,當時擔任研考會主委的馬總統在回家與夫人商量後,也決定捐出1萬美金,相當於3個月的薪水,後來為了「六四」,台灣至少募得600萬美金。 \n 在「六四」25年周年此刻,總統說,他不禁想,中國人追求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都充滿波折,從1919年五四運動至今仍很遙遠,但隨著世局的變遷,「我越來越感覺到,現在似乎是最能促使中共改變的時候」。 \n 比對台讓利獲肯定 \n 馬總統指出,經過30年快速的經濟成長,大陸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出口經濟體,且大陸人民目前的人均國內生產毛額(6747美元),已超過台灣1987年解嚴的水準(5291美元),因此,現今的大陸已有資格享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並要求司法獨立體系、依法行政且保障人權的政府。 \n 總統同時也認為,「要拉近兩岸人民心理的距離,最好的辦法,就是由大陸平反六四、善待異議人士,讓台灣人民真切感覺到,大陸是認真在推動政治改革」;他說,這比對台灣經濟讓利,更能贏得台灣人民及世界各國肯定。 \n 從「六四」展望兩岸關係,馬總統期許,「希望未來有一天,民主與法治能成為兩岸共同的語言,民主均富能成為兩岸共同的夢想」。 \n 香港支聯會一如以往4日晚8時開始在香港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六四燭光晚會悼念。從銅鑼灣港鐵站前往維園的一段路上,不同政黨和團體擺設街站。持不同意見的「愛港之聲」,在天后港鐵站外,擺設街站及派發傳單。「愛港之聲」認為應放下悲痛,執著仇怨只會影響心情。 \n 不過,有持相反意見的巿民不滿意「愛港之聲」,與他們的成員理論口角對罵,期間發生肢體推撞,香港警方將雙方分隔,並加大架設鐵馬的範圍,以免不同的團體發生衝突。

  • 六四週年 美智庫新書提警語

     大陸六四天安門事件25週年。紐約「外交關係協會」新書「天安門事件後」提出警告,指陳大陸在天安門鎮壓25年後,政治壓迫情況越來越嚴重。 \n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Andrew J. Nathan)在書中指出,很多人期望歷經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大陸的政治改革將更加自由化,但事實上從江澤民、胡錦濤以至習近平,反倒更加限縮了自由。 \n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反轉了中國大陸,今年屆滿25週年。紐約「外交關係協會」(CFR)特別出版名為「天安門事件後」(Tiananmen and After)新書,羅列多位知名學者過去20餘年從不同角度撰寫的天安門事件始末,中共當年決定動武鎮壓學生原因以及中國迄今的變及不變等共19篇文章。 \n 新書包含了外交關係協會在2001年出版的「天安門文件」(The Tiananmen Papers),以及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等出版的文章與資料。 \n 黎安友曾於2001年提到,天安門對中共學到的教訓就是,政治即是力量。在新書裡,他進一步認為,中國的政治壓迫,近幾年不僅沒有紓緩改善,反而越來越糟。 \n 他說,外人難以想像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對強大、成功及具有彈性的中共政權所存在的威脅,顯示中共核心體制多麼的脆弱。也就是所謂的「鎮壓的脆弱性」。 \n 除了黎安友之外,「天安門事件後」一書作者還包括外交關係協會亞洲研究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資深亞洲客座研究員費根葆(Evan Feigenbaum)、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國大陸研究中心主任藍普頓(David M. Lampton)、新美國安全中心資深研究員凱普蘭(Robert Kaplan)、麻省理工學院中國經濟專家黃亞生(Yasheng Huang)、美國戰略專家卡普蘭(Robert D. Kaplan)、北京清華大學教授桑頓(John Thornton)等。1030602 \n

  • 六四前抓人 特赦組織籲陸放人

     國際特赦組織7日公開呼籲,中國大陸當局立即釋放所有因悼念「六四」事件25週年而被拘留的人士。 \n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國際特赦組織官網7日發布新聞稿說,「六四」事件25週年到來之際,大陸當局卻在過去1周內接連採取行動,拘留至少5名知名活動人士,另有幾名人士被公安查問。 \n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顧海雲(Anu Kultalahti)對此表示,這波新一輪的拘留行動顯示,北京為了壓制所有尋求悼念六四事件者,「願意採取任何手段」。 \n 顧海雲指出,25年過去了,大陸當局再次選擇鎮壓,而不願就這場1989年發生事件進行公開討論,且不承認有此必要。 \n 他說,大陸當局必須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因試圖悼念六四事件25週年被拘留的人士,且須停止迫害任何爭取悼念六四事件死難者的人。 \n 國際特赦組織在新聞稿中提到,大陸當局在「六四」事件25週年來臨之際,加劇打壓行動。且直指曾報道「六四」事件的大陸資深記者在4月24日失蹤,並指包括「天安門母親」張先玲在內的幾名知名活動人士也被公安查問,以阻止他們公開發言。 \n 事實上,進入5月,大陸知維權律師浦志強等10餘名維權活躍人士,因在北京參加一場「六四」事件研討會,會便遭警方傳喚,浦志強更於6日被刑事拘留,理由是「尋釁滋事」,引起海外關注。1030508 \n

  • 防六四動亂 中共軟禁多名民運份子

    今天是六四天安門鎮壓24週年,最近幾天,中共為避免發生動亂,將一些民運份子軟禁,或者說服他們到外地旅行。 \n北京民運人士胡佳說,北京公安從5月25號起,就對他實施軟禁,不准他出門,但允許他前往廣州。胡佳抵達廣州後,立即受到廣州公安監控,禁止他離開旅館。胡佳於是穿上黑色衣服,用自己方式悼念六四死者。在胡佳號召下,今天大陸很多民眾也穿黑衣悼念六四死者,並拍照上網。 \n大陸紀念六四團體(天安門母親)一位成員齊志勇,也表示最近幾天遭到軟禁。 \n齊志勇說,北京公安從5月26號起,將他軟禁在家,而且要求他6月1號必須離開北京,到外地居住一段時間,等六四紀念過去,才能返回北京。

  • 馬英九:化解六四傷痛 政改第一步

     今天是六四事件廿三周年紀念,馬英九總統循往例發表感言。雖未直接呼籲大陸為六四平反,但馬英九在書面感言呼籲大陸,處理「六四事件」遺留的傷痛,可以作為政治改革的第一步;他認為此舉將有助於彌平歷史傷口、拉近大陸當局與人民的距離、改善國際形象。 \n 在這篇約七百字的書面感言中,馬英九感性表示,今天是「六四」天安門事廿三周年紀念;當年出生的孩子,現在逐漸成為大陸新生代的骨幹。廿多年間,大陸經濟飛躍成長,人民生活顯著改善,整體競爭力也蒸蒸日上,但「六四事件」留下的歷史傷口遲遲未能癒合,國際社會對大陸的人權印象,始終停留在「六四」年代。 \n 馬英九說,華人社會普遍認為,大陸目前已有更成熟的條件,走向更多元、開放的民主社會。他認為,處理「六四事件」遺留的傷痛,可以作為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將有助於彌平歷史傷口、拉近大陸當局與人民的距離、改善國際形象。 \n 感言指出,推動民主改革有助於大陸內部穩定,大陸當局若能在經濟高速成長下採取配套的政治改革,將可有效因應大陸中產階級崛起、民間力量茁壯後出現的各種改革呼聲。 \n 馬英九說,大陸有數億的網路人口,取得及傳播資訊的速度驚人,遠遠超過他們的上一代;從台灣的總統大選辯論到陳光誠事件進展,大陸網友都密切掌握並表達看法;若大陸當局順勢而為,擴大政治參與、完善人權保護、善待異議人士,相信不僅能回應人民對改革的期待,也將有助於大陸持久的政治穩定。 \n 馬英九再次強調,台灣珍惜兩岸過去四年開創的和平發展局面,也期盼此一良性互動能持續。他表示,兩岸在民主人權方面仍存有差異,此種差異將是兩岸深度交往須克服的困難。 \n 他表示,台灣民主轉型的經驗,證明民主在中華文化的土壤可以生根茁壯;我們深切期待大陸的民主人權能有進展,未來兩岸可以在中華文化的基礎上,透過民間團體開展民主治理、人權維護等領域的交流對話。

  • 天安門四君子之一  從被封殺到重新站上中國舞台-侯德健:人生只不過是場遊戲

    天安門四君子之一 從被封殺到重新站上中國舞台-侯德健:人生只不過是場遊戲

     歷史命運的丕變往往很諷刺,也很弔詭。正當六四天安門事件滿22周年之際,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已鋃鐺入獄、民運人士周舵也被官方嚴加監控,同樣身為「六四學運」的「天安門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卻因其原創的《龍的傳人》一曲,重新站上中國的「唱紅」舞台,成為大陸官方競相洽談合作的對象。 \n 龍的傳人 紅遍華人圈 \n 現年55歲的侯德健因創作《龍的傳人》,紅遍全球華人圈。他於1983年轉赴大陸發展。六四學運時,他和劉曉波、高新、周舵等人被外界譽為「天安門四君子」,在廣場絕食抗議,隔年被中共強行遣返台灣。 \n 他曾多次低調來回大陸,卻因大陸官方封殺,消失在大陸螢光幕前。直到今年「滾石30年慶」,侯德健才和李建復重新站上暌違20多年的大陸演唱會舞台。 \n 回顧過去33年的風風雨雨(自《龍的傳人》起),訪問一開始,侯德健就為自己下了定義:「人生只不過是一場遊戲」。 \n 幾經波折 回到大陸 \n 無論是83年「叛逃」到大陸、89年坐在天安門前絕食、90年代移民紐西蘭宛如「蘇武牧羊」、鑽研易經、回到台灣,再回到中國創建「音樂現場」,都只是他完成一個遊戲後,追尋另一場好玩遊戲的過程。其中,「阻礙的程度決定遊戲的好玩度」。 \n 但在談及「六四事件」時,侯德健似乎不願有太多的闡述。他認為,「六四事件不是遊戲,而是一場誰也料想不到的『突發事件』。」 \n 尤其被問及對六四的感受時,侯德健也以「我已在1993年以前處理過」,最多再加上一段:「政治應該是人的一部分,人不應該是政治的一部分」,雲淡風輕地帶過。與當年在台上慷慨激昂的侯德健相比,當前的他似乎已把六四事件,視為一個已告終的人生任務。 \n 儘管事件已過了22年,許多民運人士和其他「天安門君子」至今仍把推動中國民主人權作為人生目標,同樣身為大陸「中國人權發展基金名譽理事」的侯德健卻直言:「中國人權不是他最關注的議題」。 \n 境遇與老戰友大不同 \n 他坦承,自己是一位「不稱職的理事」。開會報告時,「有事情就說,不說也沒事兒」。 \n 由於當前侯德健的境遇和其他六四事件的「老戰友」極為不同,甚至成為了大陸文化部旗下「中國動漫集團」唯一的台灣籍顧問。對於「天安門四君子」完全迥異的人生路線,侯德健只輕描淡寫地說,「每個人對於人生和遊戲的定義不同,他們(六四戰友)都選擇了自己的遊戲」。 \n 當前,在重慶與官方合作創建「音樂現場」,在大陸散播音樂魔力,則是侯德健正在追尋「好玩的事兒」的頭號遊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