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陸+上將的搜尋結果,共3,778

  • 經濟活動重啟 陸股看俏

    目前疫苗施打進度已成各國解封與否的重要指標,大陸施打人數達12億人,施打率超過八成,超過專家認為群體免疫門檻,在各項限制條件打開後,下半年大陸經濟回溫情況可望延續。

  • 大陸政策加碼 強力磁吸外資

    大陸政策加碼 強力磁吸外資

     大陸商務部日前發布數據顯示,1到6月全大陸實際使用外資6078.4億人民幣、年增28.7%,較2019年同期增長27.1%。業內人士認為,面對全球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以及國際產業鏈、供應鏈可能面臨的調整,為穩定外資基本盤,大陸官方有望推出系列政策組合拳,下半年吸收外資態勢持續看好。

  • 臉吹電風扇整晚!隔天起床竟面癱 醫曝驚人原因

    臉吹電風扇整晚!隔天起床竟面癱 醫曝驚人原因

    隨著天氣越來越炎熱,許多人家中都開啟冷氣降溫,或是拿出電風扇直吹身體,但這個動作肯定會造成難以預料的傷害。大陸一名男子日前因天氣太熱,開電風扇朝向臉部直吹,接著就去睡覺,沒想到隔天起來竟臉部麻痺變成「面癱」,嚇得他趕緊到醫院檢查。

  • 中金:AI+碳中和 十年創2兆商機

    中金:AI+碳中和 十年創2兆商機

     當最先進的AI科技碰上最熱門的減碳議題,會迸出甚麼火花?大陸投行巨頭中金公司評估,當AI技術數進一步應用到碳中和上,未來十年將在工業互聯網、智慧城市、智慧駕駛等十大領域,創造人民幣(下同)2兆元的商機。

  • 天才IT大臣 唐鳳代表台灣出席東奧

    天才IT大臣 唐鳳代表台灣出席東奧

     日本東京奧運將於7月23日登場,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昨證實,政務委員唐鳳將代表台灣出席日本東京奧運。據悉,不同於2008年北京奧運時,時任政委的曾志朗以「中華台北奧委會顧問」身分出席,此次唐鳳是以我國政府中央官員身分出席,希望進一步促進台日關係。

  • H&M大陸Q2業績大跌28% 無印良品續用新疆棉花

    H&M大陸Q2業績大跌28% 無印良品續用新疆棉花

     一場新疆棉風暴,重創瑞典時裝品牌HM在大陸的銷售額。7月1日,HM集團發布了2021年第二季財報,HM在大陸內地的銷售額比同期下降了28%,損失達7400萬美元。

  • 原物料、運價飆升…頂不住了 陸輪胎巨頭喊漲 下半年出口有壓

    原物料、運價飆升…頂不住了 陸輪胎巨頭喊漲 下半年出口有壓

     頂不住原物料成本飆升與國際運價狂漲的壓力,多家國際輪胎業巨頭同步喊漲。台資的廈門正新海燕輪胎、大陸輪胎大廠風神輪胎等跟進這波漲價潮,將輪胎價格上調2%~7%不等。業內人士擔憂,缺櫃、塞港及原材料上漲不獲得緩解,可能衝擊下半年大陸輪胎業的出口表現。

  • 呼應習近平七一談話 國台辦重申堅持一中和九二共識

    呼應習近平七一談話 國台辦重申堅持一中和九二共識

    大陸國台辦今呼應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昨日在建黨百年大會上的談話,指出大陸將堅定不移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進和平統一進程,堅決粉碎任何台獨圖謀。

  • 龍芯中科 申請科創板上市

     大陸最早自行研發中央處理器(CPU)的龍芯中科準備上市,該公司的科創板IPO申請28日獲得上交所受理,擬集資金額為人民幣(下同)35.12億元,推進先進製程晶片及圖像處理器(GPU)的研發。  龍芯中科的科創板IPO申請狀態顯示在28日獲得上交所受理,將發行4,10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的10.22%,集資35.12億元,承銷商為大陸中信證券。  龍芯中科招股書指出,逾12.57億元投資建設先進製程晶片研發及產業化項目,包括擴大研發團隊規模等,預計提高龍芯通用處理器晶片性能,提高公司市占率以及收入盈利規模。  另逾10.54億元將投資於龍芯合肥的高性能通用GPU晶片及系統研發項目,將研發具有高通用性、高可擴展性的GPU產品及其軟硬體,與通用處理器產品互相帶動打造核心基礎設施平台。剩餘的12億元將用於補充流動資金。  龍芯是大陸最早的自研通用處理器,龍芯中科也在多年累積的CPU基礎上,將發展版圖望向GPU等領域。另外在4月時,龍芯中科也推出自主指令集龍芯架構(LoongArch),與ARM、RISC-V、X86等國際主要指令集作出區別。  財務上,龍芯中科近年收入成長快速,2018年、2019年、2020年營收分別為1.93億元、4.86億元、10.82億元。淨利潤則波動較大分別為775萬元、1.92億元、7,223萬元。這三年前五大客戶銷售金額均占當期營收的約七成左右。

  • 世銀上修 陸今年GDP估年增8.5%

    世銀上修 陸今年GDP估年增8.5%

     在大陸經濟持續復甦之下,財經組織和投資機構近期紛紛調升中國2021年經濟成長預測。世銀29日發表「中國經濟簡報」指出,受益消費釋放與出口成長強勁,將2021年GDP年增速預測從8.1%上調至8.5%。但世銀認為,大陸面臨生產率成長放緩、人口結構等問題,同時隨著低基期效應減弱,2022年GDP增速將放緩至5.4%。  大陸2020年GDP年增2.3%,是全球在疫情陰影壟罩中,唯一實現經濟正成長的主要經濟體。  邁入2021年,大陸經濟快速成長,第一季因低基期加上經濟持續復甦,GDP年增18.3%。2021年前5月,大陸工業增加值、消費、投資數據分別年增17.8%、25.7%、15.4%。出口方面,以美元計前5月年增40.2%。  世銀報告指出,隨著經濟活動繼續正常化,大陸的復甦範圍擴大,將2021年大陸經濟增長預期調升至8.5%。但隨著低基數效應逐漸消減,預計2022年增速為5.4%。  報告分析,大陸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大體均衡。私人消費和投資更為強勁的復甦,以及全球復甦趨勢增強,將支持大陸經濟實現更強勁的增長。  報告表示,受勞動力市場復甦、家庭收入增加和消費者信心增強支撐,預計大陸總需求結構會繼續轉向國內私人消費需求,實際消費增長將逐步回歸疫情前水平。投資也將繼續成為增長引擎。製造業資本支出因強勁的海外需求和更強勁的收入有所改善,預計結構將轉向私人投資,也抵消了基礎設施和房地產投資的降溫。  但世銀也指出大陸面臨的多項中期挑戰,包括人口結構問題、生產率增長放緩、不平等程度高和尚存的社會脆弱性問題,以及碳強度高的生產結構等。  滙豐29日則預測大陸經濟下半年會繼續復甦,但速度會放緩。因低基數效應逐步減少及大陸打壓房地產過熱的政策效果逐漸反映出來,預計下半年GDP增長或會放慢至6%。  滙豐表示,大陸經濟成長趨勢不變,主要動力來自消費復甦及全球對大陸產品需求強烈,有利於出口。(相關新聞見A9)

  • GMT+CFC夾擊 台商應檢視投資架構影響

    隨G7財長會議近期就全球最低稅負制GMT達成共識,加上我國受控外國公司CFC法令最快於2022年上路。KPMG安侯建業建議,台商在內外夾擊下應檢視投資架構影響。 KPMG安侯建業稅務投資部會計師劉中惠指出,早期台商對外投資著眼於各國稅法對投資收益課稅規定,許多採取間接投資的方式,中間層選用免稅天堂或香港、新加坡股利免稅之地。隨著CFC可能施行,若中間層公司未建置實質營運活動,此類投資架構在被投資國股利匯出時,不僅面臨課稅時點提早,大陸以外之地區更因股利扣繳稅款在台灣無法扣抵,比起直接投資更加不利。 針對近期有些欲南向發展的大陸台商企業正評估各式投資路徑之效益,劉中惠認為,由大陸子公司再向下投資確實為選項之一,因為大陸對外簽訂超過百個租稅協定,加上匯出投資款不用扣繳,是很大的誘因,但至於是否真的有利,還是得回到各企業狀況綜合考量。 首先,應衡量集團日後的發展規劃及資金需求,例如若預期大陸子公司未來將持續擴張,甚至要在當地上市,大陸稅制上對境外投資收益課稅採「間接抵免法」,除股利扣繳稅外,子公司在海外當地繳納的所得稅亦可納入扣抵範圍,整體而言能更消弭重複課稅,尤其當大陸公司為享受15%稅率的高新技術企業,租稅效率更加顯著,另方面,也和目前GMT精神及稅率相近,預期未來所受影響較小。反之,若資金主要還是要回到台灣母公司,中間多透過一層大陸公司,稅務上就反倒不利,大陸的外匯管制制度也會是另一需要考量點。 KPMG安侯建業稅務投資部China Practice協理任之恒指出,大陸公司對外投資前要先向發改委備案,如涉及敏感國家或行業則須申請專案核准。相較於專業投資公司在轉投資規模及融資方式上有較多彈性,一般型態公司只能以股本或自有資金進行轉投資。任之恒同時提醒要留意台灣投審會方面的限制,通過大陸平台新增的轉投資亦被計算在集團的對陸投資額度當中。 劉中惠最後提醒,除了投資架構,集團稅負成本亦深受交易流程安排所影響,諸如自由貿易協定適用決定關稅高低,移轉訂價攸關各地利潤配置等,繼CRS、免稅天堂實施經濟實質法後,GMT及CFC的加入再度提升集團租稅複雜度,企業宜審慎評估因應。

  • 台商回台方案遇疫情攪局 工具機百億投資優惠希展延

     上銀集團、程泰集團旗下程泰及亞崴、以及全球傳動等工具機業,去年向經濟部申請的「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優惠,投資金額高達百億元,卻因碰上疫情攪局,加上鋼鐵及水泥等建築原物料上漲、又嚴重缺工,國內百億擴廠計畫將遞延至今年下半年或明年重新啟動。  上銀集團總裁卓永財除了在大陸蘇州擴建二期新廠,將在今年完工啟用外,也在日本神戶及義大利兩地擴建新廠,其中,日本神戶科學園區斥資百億日圓建廠,不受疫情攪局影響,於5月31日如期動土,預計2022年5月完工,將生產滾珠螺桿、線性滑軌、單軸機器人、自動化機器模組、產業用機器手臂及座標機器人等產品;而義大利新廠位於倫巴底大區,預計明年初動工興建。  上銀也規畫對台加碼投資62億元,用於台中精密機械園區擴增產線,台中工業區及嘉義大埔美二期舊廠擴建,以及雲林科技工業區三期新廠。上銀表示,台中工業園區舊總廠及線性滑軌舊廠,已向台中市政府申請容積獎勵,預計今年底拆掉重建,雲林科技工業區三期新廠3,000多坪,預計今年下半年動工,今年資本支出30~40億元。  上銀對台投資計畫明年才到期,受疫情影響建廠進度延宕,上銀計畫明年向政府申請展延。  程泰集團旗下亞崴及程泰依「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向經濟部申請專案投資貸款,程泰申請16.5億元、亞崴23.5億元,兩家公司投資案總計40億元,均獲經濟部核准,程泰集團規劃嘉義大埔美二期新廠完工後,產能滿載年產值約新台幣20億元。  程泰集團原規劃去年動工興建嘉義大埔美二期新廠,受疫情攪局,延宕至今年。程泰集團董事長楊德華表示,已向嘉義縣政府溝通說明,受疫情影響,加上鋼筋、水泥上漲,建築業嚴重缺工,導致營造廠商不敢報價,工期必須延宕,獲嘉義縣政府首肯,將延後一年動工興建。  全球傳動原本向政府申請對台擴大投資10億元,分三年在樹林廠擴建滾珠螺桿及線性滑軌等生產線。全球傳動表示,疫情導致外籍移工無法來台,目前產線人力不足,今年資本支出3、4億元,添購設備。

  • 大陸對台的終極手段

    大陸對台的終極手段

     外交部長吳釗燮近日接受CNN專訪,他針對兩岸關係特別是武統話題闡述了看法,可以從中一窺蔡政府看待兩岸問題的底層思維,也有助理解為何如今的兩岸關係會走到這步田地。  早在今年4月,吳釗燮就曾在記者會上表示,如果大陸武力犯台,台灣將戰鬥到底,當時這番言論也引來大陸國台辦發言人的點名批評,將其稱為「台獨頑固分子」。此次吳釗燮不僅從「如果」的層面闡述立場,更是直接剖析蔡政府決策團隊的真實想法。他聲稱大陸對台軍事恐嚇持續升級,因此台灣「需為可能爆發的軍事衝突做好準備」,他也將大陸持續派遣軍機繞台巡航視為「秀肌肉」,認為挑釁意味十分濃厚。在此基礎上,吳釗燮認為大陸既然說不會放棄武統台灣,那他們寧可相信大陸所言非虛。  吳釗燮的潛台詞可以翻譯成,武統是可能的,那麼在蔡政府就將之作為必然的,換言之,蔡政府對大陸武統的認定,已不盡然是一種內宣的需要,而是真的認定這一切將會發生。也正是基於這一認定,在拒絕統一下,蔡政府唯一的選擇就是傾全台之力尋找外援,無論是強大如美國、日本以及歐盟,還是弱國如波羅的海三國或者一些太平洋島國,都是他們爭取支持的對象,並不惜為此付出任何代價。  然而這終究不過「是非成敗轉頭空」,因為蔡政府的被迫害妄想症從一開始就找錯了藥方,且不說依靠外力支持本身就等於把自己的命運決定權拱手讓人,就算美日等國真的可以傾力支持,他們在台海問題上到底能否戰勝大陸,也是未知數。這不僅是軍事能力、綜合國力的比較,而且也是治理能力和國民士氣的競賽,從這場疫情就可以看出,現今的諸多所謂已開發國家,面臨危機就容易陷入一盤散沙,進而讓自己陷入更大的危機,他們恐怕需要想想自己還有多少能力可以處理重大危機事件。  回到兩岸問題上,大陸爭取實現兩岸統一的核心目標之下,並不會預設武統是終極手段,而是更傾向於和平統一,大陸官方一次次表態絕非虛言,而是本身就符合大陸自身利益,如果蔡政府看不到這一層,那麼一切準備都將是南轅北轍。蔡政府最終可能聰明反被聰明誤,對台灣人民來說也極不負責任。因為這不僅讓台灣社會失去了兩岸共同發展的機會,也會親手將兩岸送上戰爭的深淵。蔡政府致力於尋求外力,對大陸更是「逢中必反」,這種對抗態度不僅是在不斷壓縮兩岸友善互動的空間,而且也在衝擊大陸發展的和諧外部環境,給大陸對外交往製造障礙和阻力,大陸基於掃除障礙的邏輯也需要採取必要行動。  由此可見,雖然吳釗燮口口聲聲說大陸在挑釁,實際上是蔡政府基於錯誤的戰略判斷而提前採取了過激的舉動,從而讓可能發生的事變成了「必然」發生的事,用「自掘墳墓」來形容蔡政府的這一重大誤判,實在是再恰當不過。

  • 時論廣場》大陸對台的終極手段(王欽)

    時論廣場》大陸對台的終極手段(王欽)

    外交部長吳釗燮近日接受CNN專訪,他針對兩岸關係特別是武統話題闡述了看法,可以從中一窺蔡政府看待兩岸問題的底層思維,也有助理解為何如今的兩岸關係會走到這步田地。  早在今年4月,吳釗燮就曾在記者會上表示,如果大陸武力犯台,台灣將戰鬥到底,當時這番言論也引來大陸國台辦發言人的點名批評,將其稱為「台獨頑固分子」。此次吳釗燮不僅從「如果」的層面闡述立場,更是直接剖析蔡政府決策團隊的真實想法。他聲稱大陸對台軍事恐嚇持續升級,因此台灣「需為可能爆發的軍事衝突做好準備」,他也將大陸持續派遣軍機繞台巡航視為「秀肌肉」,認為挑釁意味十分濃厚。在此基礎上,吳釗燮認為大陸既然說不會放棄武統台灣,那他們寧可相信大陸所言非虛。  吳釗燮的潛台詞可以翻譯成,武統是可能的,那麼在蔡政府就將之作為必然的,換言之,蔡政府對大陸武統的認定,已不盡然是一種內宣的需要,而是真的認定這一切將會發生。也正是基於這一認定,在拒絕統一下,蔡政府唯一的選擇就是傾全台之力尋找外援,無論是強大如美國、日本以及歐盟,還是弱國如波羅的海三國或者一些太平洋島國,都是他們爭取支持的對象,並不惜為此付出任何代價。  然而這終究不過「是非成敗轉頭空」,因為蔡政府的被迫害妄想症從一開始就找錯了藥方,且不說依靠外力支持本身就等於把自己的命運決定權拱手讓人,就算美日等國真的可以傾力支持,他們在台海問題上到底能否戰勝大陸,也是未知數。這不僅是軍事能力、綜合國力的比較,而且也是治理能力和國民士氣的競賽,從這場疫情就可以看出,現今的諸多所謂已開發國家,面臨危機就容易陷入一盤散沙,進而讓自己陷入更大的危機,他們恐怕需要想想自己還有多少能力可以處理重大危機事件。  回到兩岸問題上,大陸爭取實現兩岸統一的核心目標之下,並不會預設武統是終極手段,而是更傾向於和平統一,大陸官方一次次表態絕非虛言,而是本身就符合大陸自身利益,如果蔡政府看不到這一層,那麼一切準備都將是南轅北轍。蔡政府最終可能聰明反被聰明誤,對台灣人民來說也極不負責任。因為這不僅讓台灣社會失去了兩岸共同發展的機會,也會親手將兩岸送上戰爭的深淵。蔡政府致力於尋求外力,對大陸更是「逢中必反」,這種對抗態度不僅是在不斷壓縮兩岸友善互動的空間,而且也在衝擊大陸發展的和諧外部環境,給大陸對外交往製造障礙和阻力,大陸基於掃除障礙的邏輯也需要採取必要行動。  由此可見,雖然吳釗燮口口聲聲說大陸在挑釁,實際上是蔡政府基於錯誤的戰略判斷而提前採取了過激的舉動,從而讓可能發生的事變成了「必然」發生的事,用「自掘墳墓」來形容蔡政府的這一重大誤判,實在是再恰當不過。

  • 大陸多地上調最低工資 上海約1.1萬

    大陸多地上調最低工資 上海約1.1萬

     今年以來,上海、北京、天津、江西、黑龍江、陝西、新疆、西藏等至少8省市相繼宣布上調最低工資標準。總體看,各地漲幅在每月80元(人民幣,下同)至200元不等。其中,上海將自今年7月1日起,最低工資從2480元調升至2590元,約台幣一萬一千,為目前大陸最高的地方。  今年第2季以來,江西、黑龍江、新疆、陝西第一檔最低工資分別上調至每月1850元、1860元、1900元、1950元。還有一波調整在路上,7月1日起,天津、西藏最低工資標準將上調至每月2180元、1850元;8月1日起,北京市將調至每月2320元的新標準。此外,安徽、吉林、廣東也明確表示今年將上調。  按照大陸《最低工資規定》,除月最低工資標準外,還設有小時最低工資標準。比如上海自7月1日起,小時最低工資標準從22元調整到23元。前者適用於全日制就業勞動者,後者適用於非全日制就業勞動者。  2015年末,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社部)下發通知,要求在今後一段時間內,最低工資標準每2-3年至少調整一次。據人社部發布情況,約20個省上次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是在2017年或2018年。2020年,多地宣布因疫情影響、為支持企業復工復產暫緩調整。因此預計2021年會有更多地方上調最低工資標準。  新華社援引多位專家分析,上調最低工資將直接拉動各用人單位最低崗位的工資水準,使得工資等於或略高於最低工資的勞動者,收入有所提高。但政策調整實際受益的不止低收入勞動者。  一位製造業者表示,雖然大部分企業員工的基本工資都高於最低工資標準,但企業在計算員工加班費、社保繳納基數等方面,會參照最低工資標準予以提高,因此許多員工都受惠,特別是一線工人,待遇和養老等社保保障水準都會提高。對加班量較大的勞動者來說,收入也明顯提升。

  • 社評/阻升人民幣要非常謹慎

    社評/阻升人民幣要非常謹慎

     在內需暢旺及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飆漲等因素帶動下,大陸5月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年增率高達9%。不僅較上月大增2.2%,也高於市場預期的8.5%,漲幅是13年來首見。部分人士認為,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仍在低檔的1.3%,還不足以構成通膨威脅,但PPI屬於領先指標,通常比CPI早約1到2季,何況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居高不下,將進一步助長PPI升勢,加上CPI已連續走升5個月,物價上升趨勢明顯。  全球通膨壓力恐難抵擋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漲勢與全球景氣復甦需求增加有關,而且目前處於復甦初期,方興未艾的基本需求將持續一段時間。尤其大陸成長力道格外強勁,諸多預測機構上修成長率到9%以上,勢必帶動總合需求上揚,連帶CPI也會被跟著全面推升。下半年大陸通膨威脅不能等閒視之,大陸官方動作頻頻,李克強下令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穩價」工作,劉鶴強調必須特別關注大宗商品價格走勢,發改委及工信部等五大部會聯合約談重點企業嚴禁哄抬物價,就是為避免通膨失控。面對嚴峻物價情勢,北京不敢鬆懈。  弔詭的是,當其他部會為防控物價上緊發條時,人行卻出手阻升人民幣。比如,人行罕見將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5%提高到7%,藉由收緊銀行體系的美元流動性,來提高境內美元資金成本以緩和人民幣升值壓力。同時人行旗下外匯管理局亦向17家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一次性發放103億美元額度,創下QDII制度建立以來單次批准額度新高,等於變相鼓勵人民幣對外投資。人民幣因而在短短13個交易日內就從6.37急貶至6.45,貶幅高達1.3%。  這些舉動不太尋常。照常理推斷,政府要壓抑物價,就要管理好生產端的PPI,理應放手讓人民幣升值。特別是大陸作為全球大宗商品的重要消費國,當經濟強力復甦時,由此衍生的大宗商品進口需求,一定更為強烈。人民幣升值,正好可以壓低大宗商品的進口成本,更要避免輸入型通膨的發生,沒道理在這個節骨眼上,還大動作干預人民幣走勢,壓低匯價。  唯一可能的解釋,就是人行認為物價是可控的,通膨只是短期現象,阻升人民幣不會對物價帶來太大的拉抬效果。確實,6月初人行行長易綱出席陸家嘴金融論壇時曾表示,雖然下半年大陸CPI可能逐月走高,呈現前低後高態勢,但全年平均漲幅還是可以控制在2%以下,基本上不存在失控風險。人行顯然對於阻升人民幣可能拉高物價的疑慮,先行施打預防針。  各國貨幣政策開始轉向  不過,這一波通膨走勢,並非單一局部地區的問題,而是全球共同現象。全球這一波物價上漲,有需求拉動因素,更多來自大宗商品的成本推動。這類型通膨通常不易控制,也容易受匯率因素干擾,加劇物價波動。  若全球景氣持續快速升溫,人行調控人民幣就要非常謹慎,過去幾次成本推動型通膨帶給全球經濟的夢魘,歷歷在目。兩次石油危機導致的停滯性通膨、2008年油價飆升(最高逼近150美元)引發全球物價大幅上揚,隨後爆發金融海嘯,都是鮮明例證。  隨著經濟復甦步伐加快,各國貨幣政策開始轉向。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已陸續升息,全球最關注的Fed動向,在最近一次FOMC會議,也釋出鴿轉鷹的訊號,可能都會牽動接下來人民幣走勢,並讓人行貨幣政策動輒得咎。背後原因不難理解,當資金大潮開始轉向,人行阻升人民幣的動作,效果將適得其反。一旦人民幣出現類似2018年到2019年那段期間的大貶走勢,反映在進口物價的輸入型通膨,恐怕非常劇烈。當此通膨鵲起時點,匯率政策的選擇必須謹慎。

  • 陸商務部:支持大陸疫苗生產企業與COVAX加強合作

    陸商務部:支持大陸疫苗生產企業與COVAX加強合作

    據央視報導,大陸商務部會同工業和信息化部、衛生健康委、藥監局,發布《關於公佈可供對外出口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產品清單的公告》,指出大陸四款疫苗可供對外出口。大陸商務部表示,將一如既往支持大陸疫苗生產企業與世衛組織COVAX計畫加強合作。 據了解,這四款疫苗包括:國藥中生北京公司、北京科興中維公司、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國藥中生武漢公司生產的疫苗,均已在大陸獲批附條件上市,其中國藥中生北京公司、北京科興中維公司的2款疫苗已列入世衛組織緊急使用清單。這些疫苗產品已在大陸大規模接種,並在全球上百個國家獲批使用。 大陸商務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可供對外出口的新冠疫苗產品清單也將根據藥監局審批上市情況適時動態調整。大陸商務部外貿司司長李興乾表示,大陸政府發布可供對外出口的疫苗產品清單,是彰顯大陸疫苗全球公共產品屬性、促進國際抗疫合作的有力舉措。為確保疫苗產品質量與安全,提高貿易效率,我們支持列入清單的大陸疫苗生產企業以自營方式組織出口,集中精力增加產品供應、穩定市場預期,讓各國、特別是發展中國家都能用得上、用得起疫苗。 大陸商務部稱,將一如既往支持大陸疫苗生產企業與世衛組織COVAX加強合作,支持對外開展疫苗聯合研發與合作生產,將會同相關部門為各國從大陸採購疫苗提供支持和協助。

  • 陸加速縮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

     大陸國家發改委發言人孟瑋17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為擴大對外開放,大陸將加快修訂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進一步縮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  中新網報導,孟瑋表示,2021年以來,大陸吸引外資保持穩中向好的態勢,外商投資信心進一步增強。2021年前5個月,大陸吸引外資共達人民幣4,810億元,較2020年同期增長35.4%,較2019年同期增長30.3%。她並透露,在電子資訊、石油化工、新能源、汽車製造、醫藥製造等領域,都有新的大型專案正在洽談、簽約。  孟瑋稱,根據中國美國商會的調查顯示,近三分之二的企業計畫2021年增加在大陸的投資。另據中國歐盟商會的調查顯示,2021年,60%的受訪企業表示將擴大在大陸的業務規模,此一數據比2020年提高多達8個百分點。  孟瑋表示,目前發改委正在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制定2021年版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將進一步縮減負面清單,推動服務業等領域擴大開放,以高水準開放促進經濟高品質發展。  與此同時,大陸將持續推動重大外資專案落地實施。把先進製造、高新技術等領域作為重大外資項目支持的主要方向,鼓勵外資參與大陸製造業的高品質發展、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和創新驅動發展。推動落實准入後國民待遇,在政府採購、資質許可、標準制定等方面,依法平等對待內外資企業,為外資企業提供更加公平、透明、可預期的市場環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