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體修復師的搜尋結果,共09

  • 悟透生死的角頭修復師 亡者教會我人生課題

    悟透生死的角頭修復師 亡者教會我人生課題

    人稱「台灣送行者」的陳修將,年輕時的他,曾混江湖圈誤入歧途,多次進出監獄,在因緣際會下,全心投入殯葬業成為遺體修復師。他說他接的第一位大體是一位老太太,還記得當時陳修將碰到祂時倒抽一口涼氣,即便做了許多心理建設,他坦言沒什麼路用,心裡依舊毛毛的,畢竟從未親身接觸過所以相當害怕。

  • 因為怕鬼!正妹踏上大體修復師這條路

    因為怕鬼!正妹踏上大體修復師這條路

    一般人對大體修復師都有膽子很大的既定印象,但外型俏麗的鄭文萍跨足這門領域,原因竟然是因為「怕鬼」!

  • 惹怒亡者!對女屍說胸部黑黑的 大體修復師下場超慘

    惹怒亡者!對女屍說胸部黑黑的 大體修復師下場超慘

    真的不要不信邪,拿死者開玩笑。年資7年的大體修復師吳予恩就在節目上分享了自己的經驗,表示自己有個男性同業,對著女屍調侃說「胸部黑黑的」,結果自從那天返家後就大病不起,直到去靈堂向死者道歉才病癒。 \n \n大體修復師吳予恩在《麻辣天后傳》上分享自己的經驗,表示有次一具女屍送進來,這時一個男性同業經過,看到女屍相當年輕、漂亮,於是就起了興趣,靠近觀察。 \n \n沒想到這個同業竟然白目地說:「長得那麼漂亮,可惜胸部的顏色黑了點」,讓在場人都大驚,直呼就算是在世的人,被這樣評論一定也會不開心,何況是死者。吳予恩說,同樣身為女性的她,忍不住給了這個白目同業一個白眼,轟他出去。 \n \n但自此之後,這個男性大體修復師就生了大病,臥病在床,連工作都無法,驚覺大事不妙的他,最後到那名女性死者的靈堂不斷道歉,擲筊擲到對方原諒後,才成功痊癒,讓事件落幕。

  • 大體修復師張吟瑩秉持尊敬 伴亡者走過最後一哩路

    大體修復師張吟瑩秉持尊敬 伴亡者走過最後一哩路

    死亡是每個人生命的必經之路,近年來人們也開始越趨重視「送行」的重要性。節目《抓狂晚自習》6日邀請到大體修復師張吟瑩分享作為一名「送行者」的所見所聞。張吟瑩表示,自己曾經陪伴身邊同學走過最後一哩路,當下才體認到生命的無常與可貴。 \n \n歷經高中、大學同學以及閨蜜的驟逝,張吟瑩變得更珍惜生命,也更懂得把握當下,因此她所做的每一份工作,共通點都是「幫助他人」。張吟瑩認為,在殯葬業裡最重要的是秉持一顆尊敬的心,亡者也能感受得到這份心意,舉例而言,她曾經遇到亡者託夢,還穿著她幫忙換上的衣服,面露微笑表達感謝。 \n \n談到大體修復技術,張吟瑩說溺斃、跳樓、燒傷都會導致遺體難以修復,只能依照亡者生前照片縫補,盡量滿足家屬的期待。而亡者所使用的化妝品通常和一般人相同,但若是遺體經過冰櫃保存,化妝品則要選擇油脂含量較高的成分以防止脫妝。 \n \n今年25歲的張吟瑩,不僅早已簽署了器官捐贈同意書,未來也希望繼續精進自身技術,成為獨當一面且令人信任的大體修復師。她說工作是自己選的,「責任」就是她作為一位大體修復師最大的動力來源。 \n

  • 地方掃描-做手模竟灼傷 大體修復師控黑心業者

    台北:大體修復師黃姓婦人上月初發揮善心,義務為火災受災戶修復大體,並向楊姓女子購買齒模粉做手部模型,豈料,楊女提供的竟是石膏粉,造成擔任手模的黃婦女兒嚴重灼傷、手指截肢。黃婦昨在市議員應曉薇陪同下出面淚訴,要求楊女說明石膏粉來源,北市警局表示,會協助設籍新北市三重區的黃婦向新北市警局報案,現已下載兩人相關對話紀錄,可做為證據。

  • 修復大體23小時不喊累 重建頭骨 「讓小妹妹到天堂 也可以呼吸」

     「希望讓她到了天堂也可以呼吸!」南台震災搜救工作結束,維冠金龍大樓共搜尋出114具遺體,一群大體修復師默默地為罹難者進行遺體的重建與修整,9天來不眠不休,只希望讓他們有尊嚴、無憾地離開。 \n 這群大體修復師昨天工作暫告一段落後,特地抽空到追思靈堂向罹難者上香致意,當他們看到修復亡者生前燦爛笑容的照片,都紅了眼眶。 \n 陳修將、洪詩晴夫婦在彰化從事大體美容近4年,2年前澎湖空難時,主動擔任大體修復義工,認識了從事相關行業的一群好朋友,彼此之間以LINE群組保持聯絡,後來的高雄氣爆及此次南台震災都有他們的身影。 \n 陳修將說,大體修復需要很長的時間,從地震發生迄今,他們這群義工幾乎沒有休息;尤其救援到了後期,送來的遺體狀況都不好,更需要細心地盡力呈現亡者生前的樣貌。其中,有一具遺體甚至要花將近23小時的時間,有人累到1天喝掉8瓶提神飲料,但跟家屬的煎熬相比,一切都微不足道。 \n 洪詩晴也提到,這次維冠大樓的罹難者中,超過3分之1是小朋友;每次看到遺體抬進來,她就想到自己的小孩,不禁鼻酸,修復時就當亡者是自己家人,要讓他們美美地離開。 \n 她還說,有個小妹妹臉部骨骼已經破碎,用石膏重建頭骨時,還特別在鼻腔位置留個洞,「希望讓她到了天堂也可以呼吸」。

  • 女童罹難修復師鼻酸「盼她到天堂也可以呼吸」

    女童罹難修復師鼻酸「盼她到天堂也可以呼吸」

    台南震災的搜救工作已經結束,維冠大樓一共搜尋出114具大體,為了讓家屬容易指認,也保有亡者尊嚴,有一群大體修復師默默的為罹難者進行大體的重建與修整,9天的時間幾乎不眠不休,累積的壓力與疲勞不是一般人能體會,今天下午他們特地抽空離開梳化間,到追思靈堂向罹難者上香致意,看到他們生前燦笑的照片,不禁紅了眼眶。 \n \n陳修將、洪詩晴夫婦,在彰化從事大體美容將近4年時間,2年前澎湖空難時,主動擔任大體修復義工,認識了從事相關行業的一群好朋友,彼此之間以LINE群組保持聯絡,後來高雄氣爆及這次台南震災,都有他們的身影。 \n \n陳修將說,大體修復需要很長的時間,從地震發生迄今,他們這群義工幾乎沒有休息,尤其救援到後期,送來的大體狀況不好,需要更細心的盡力呈現亡者生前的樣貌,一具大體甚至要花將近23小時的時間,有人累到一天喝掉8瓶提神飲料,但跟家屬的煎熬相比,一切都微不足道。 \n \n洪詩晴提到,這次維冠大樓的罹難者中,超過3分之1是小朋友,每次看到遺體抬進來,她就想到自己的小孩,不禁鼻酸,修復時就當亡者是自己家人,要讓他們美美離開,她說,有個小朋友臉部骨骼已經破碎,用石膏重建頭骨時,還特別在鼻腔位置留個洞,「希望讓她到了天堂也可以呼吸」。 \n \n由於大體已全部搜出,大體修復師也要跟時間賽跑,梳化間的空氣也異常難聞,雖然有冷氣,修復師們還是猛冒汗,連喝水也得旁人餵,飯也沒時間吃,只能用空檔趴在桌上小憩幾分鐘,但只要能讓亡者有尊嚴地離開,再累都無怨。

  • 男大體修復師 最怕買化妝品

     32歲殯葬業者沈峯毅,為讓代辦後事亡者走得安詳,5年前開始學習為大體化妝,近期更自修學習人體構造、遺體縫補成為少見男性大體修復師,他坦言,每日接觸死人並不恐懼,但到開架妝品區購物時接受異樣眼光,至今仍讓他感到不好意思。 \n 家族從事殯葬業超過30年,沈峯毅說,有記憶來就在棺木及骨灰罈間遊戲,從不覺得害怕,國、高中開始在家幫忙,從簡單打雜事物做起,甚至要幫死者穿換壽衣,這早就習以為常。 \n 對於自己不害怕的事,看在其他人眼裡卻是敬而遠之,有些甚至是自己親近的家人,這讓他相當納悶,仔細觀察才發現,死者缺乏血色、與在世時形象相去甚遠,讓他興起學習替大體化妝的念頭。 \n 沒有練習對象,他坐在鏡子前將自己的臉當作畫布試驗,經過多次模擬操練,也獲得家屬滿意回應;但碰到自殺、車禍或跳樓等意外死亡者,整張臉早已面目全非,化妝便無用武之地,只能提升修復技巧,替屍體縫補。 \n 縫補與醫師開刀不同,這傷口是毫無規則,他說,要補之前還要把所有器官歸位,曾替一位車禍被拖行100公尺的騎士進行遺體修復,光撿器官就花了1個多小時,加上填補、包縫,整整超過3小時。

  • 從小怕血的她…縫補大體逾300具

    從小怕血的她…縫補大體逾300具

     衣服或是房子破了,需要修補,但你聽過大體也需要縫補的嗎? \n 卅八歲女禮儀師徐藝庭,從事大體縫補修復工作已經十年了,經她巧手縫補和化妝過的大體,超過三百具,還歷經不少的靈異事件;她相信世間有鬼魂的存在,只要尊重對方,是可以和平相處的。 \n 徐藝庭表示,其實她從小就很怕血,因此從台南高農獸醫科畢業後,並沒有從事獸醫工作,反而去保全公司任職;結婚後,當了全職的家庭主婦。 \n 廿八歲那年,徐藝庭離婚,獨力撫養女兒,正好奇美醫院的太平間徵人,她就接下了月薪二萬四千元,每天都要與大體相處的工作;這讓她想起當初家中兩位長者往生時,未能好好化妝的憾事,決心要好好學習大體縫補修復技術。 \n 徐藝庭說,往生者有很多是凶殺案、車禍、開刀插管、或是腐爛的大體,他們都需要被縫補修復,而且要經過化妝,才能體面地去見祖先;她入行十年,縫補大體的每一針,都抱持著敬重的心。 \n 徐藝庭工作時得與往生者「對話」,說也奇怪,她對大體說,「手要軟一點」,他們就真的會放軟,她相信世間是存有鬼魂的,而且鬼不會害人,人心才可怕。雖然縫補大體每具才一千到三千元,但她非常快樂,最近正準備參加乙級禮儀師考試。 \n 徐藝庭說,與大體相處久了,一些另類接觸就開始出現她的生活中。剛開始她也認為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她現在相信世間是有鬼魂的;例如,她曾在太平間,目睹一道影子,從神主牌走下來、再走出去;當時,太平間正在測試音響,死者是一位很喜歡讀書的年輕人,他嫌太吵了,就走出去。 \n 有一次,她和助理為一位近八旬阿嬤辦後事,助理不小心,壽衣褲管燒一個洞,未加處理;後來連續好幾天,阿嬤都入夢申訴,後來,她化了一件全新的壽衣給阿嬤,第三類接觸才結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