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鳥村的搜尋結果,共11

  • 罕見白斑軍艦鳥 大武大鳥村展翅

    罕見白斑軍艦鳥 大武大鳥村展翅

     真的有大鳥耶!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的天空,最近常有1隻體型碩大的鳥,不急不徐地在海面上巡航,台東縣野鳥學會解說員許宸說,這隻白斑軍艦鳥展翼可達2米,是名副其實的「大鳥」,有一度因誤食釣客的魚餌而落海,所幸被漁民救起,繼續在大鳥海邊「飄來飄去」。 \n 「以狹長的翅膀駕馭著微亂的氣流,不疾不徐的在天空中順時針盤旋,在牠身上用不到 『飛』這個字,只能用『飄』來形容」,入夏以來,台東縣大武海濱公園一直到毗鄰的大鳥村天空,經常出現1隻大鳥,最多同時出現3隻,經台東縣野鳥學會解說員許宸確認是台灣罕見的白斑軍艦鳥,目睹這隻神鳥,他說,只有「優雅」2字可形容。 \n 這隻白斑軍艦鳥展翼超過2米長,常在海面上「飄來飄去」,發現獵物才急速俯衝而下,曾因誤食釣客的魚餌而落海,釣客沒釣到魚,卻釣到軍艦鳥,也很傻眼,所幸有好心的漁民將牠救起,清理掉身上魚線後原地野放,大鳥又繼續在大武海邊巡航。 \n 據了解,軍艦鳥善於利用風力滑翔與飄浮於海上,飛行時速可達400公里,是世界上飛行最快的鳥;許宸還觀察到這隻大鳥可以邊飛邊理羽,絲毫不影響飛行,更厲害的是還能邊飛邊睡覺,根本是零瑕疵的飛行體,希望牠可以在當地Long stay,成為大鳥村的明星鳥。

  • 白斑軍艦鳥現蹤 台東縣大鳥村真有大鳥

    白斑軍艦鳥現蹤 台東縣大鳥村真有大鳥

    真的有大鳥耶!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的天空,最近常有1隻體型碩大的鳥,不急不徐地 在海面上巡航,台東縣野鳥學會解說員許宸說,這隻白斑軍艦鳥展翼可達2米,是名副其實的「大鳥」,有一度因誤食釣客的魚餌而落海,所幸被漁民救起,繼續在大鳥海邊「飄來飄去」。 \n \n「以狹長的翅膀駕馭著微亂的氣流,不疾不徐的在天空中順時針盤旋,在牠身上用不到『飛』這個字,只能用『飄』來形容」,入夏以來,台東縣大武海濱公園一直到毗鄰的大鳥村天空,經常出現1隻大鳥,最多同時出現3隻,經台東縣野鳥學會解說員許宸確認是台灣罕見的白斑軍艦鳥,目睹這隻神鳥,他說,只有「優雅」2字可形容。 \n \n這隻白斑軍艦鳥展翼超過2米長,常在海面上「飄來飄去」,發現獵物才急速俯衝而下,曾因誤食釣客的魚餌而落海,釣客沒釣到魚,卻釣到軍艦鳥,也很傻眼,所幸有好心的漁民將牠救起,清理掉身上魚線後原地野放,大鳥又繼續在大武海邊巡航。 \n \n據了解,軍艦鳥善於利用風力滑翔與飄浮於海上,飛行時速可達400公里,是世界上飛行最快的鳥;許宸還觀察到這隻大鳥可以邊飛邊理羽,絲毫不影響飛行,更厲害的是還能邊飛邊睡覺,根本是零瑕疵的飛行體,希望牠可以在當地Long stay,成為大鳥村的明星鳥。

  • 旭村盃足球賽 台東奪2冠

    旭村盃足球賽 台東奪2冠

     「我發現只要比賽沒有結束就還有機會,我超愛足球」,為期3天的旭村盃全國少年足球邀請賽,7日在台東豐里國小進行總決賽,晉級隊伍力拚腳下功夫,台東的大鳥及富岡國小拿下2組冠軍,每位小選手還寫下「我的比賽日記」,由大會評選出優秀作品。 \n \n 第7屆旭村盃全國少年足球邀請賽,5日在台東市豐里國小開踢,有全國20支國小及社團隊伍參賽,7日進入最刺激的準決賽及決賽,比賽結果,各組冠軍分別為:鯨魚組/台南勝利、鯊魚組/台東富岡、旗魚組/新竹聯合、鮪魚組/台東大鳥、飛魚組/高雄勝利。 \n \n 主辦單位今年還設有「旭村足球博士獎」,由每位小選手寫1篇參賽心得寫作,送交大會評選,取優選及佳作各3名。台北天母國小許景捷說:「教練告訴我們,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學到什麼,甚至是玩到什麼」;新北市莒光國小的林少鈞寫道:「我們將會發揮史上獨一無二的莒光之力,電慘其他對手」。 \n 主辦單位表示,「旭村」是台東市大豐地區日治時代舊名,1960年到80年代,是旭村基層足球運動的全盛時期,幾乎獨攬台東縣內比賽全部的冠軍獎盃,停滯20餘年,直到2004年,在劉明川、楊志明2位教練努力下,足運重新萌芽。

  • 飛閱台灣-大鳥村山崩

    飛閱台灣-大鳥村山崩

     近年來災害性豪大雨發生頻率越來越高,山崩、土石流、洪水等現象便頻繁發生,這2個月來台灣東南部地區經常看到嚴重受災的情形。 \n 相較設施完善的都會區,鄉村受災後,由於維生設施、經費支援等較不充足,更顯得脆弱。2009年8月9日莫拉克颱風侵襲時,就造成圖中的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山坡地產生大型崩塌災害。 \n 專家提議這些村落的居民應該要離開災害潛勢區。然而這些村落其經濟來源都附著在群山之中,遷村可能導致他們更為弱勢。 \n 災害是生活的一部分,而非單純用工程阻隔後對災害視而不見,期待未來政府與居民一起認識、應對災害,以達成生活環境的「韌性」與「永續」。

  • 飛閱台灣:齊柏林》大鳥村山崩

    飛閱台灣:齊柏林》大鳥村山崩

    近年來災害性豪大雨發生頻率越來越高,山崩、土石流、洪水等現象便頻繁發生,這2個月來台灣東南部地區經常看到嚴重受災的情形。 \n 相較設施完善的都會區,鄉村受災後,由於維生設施、經費支援等較不充足,更顯得脆弱。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侵襲時,就造成圖中的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山坡地產生大型崩塌災害。 \n 專家提議這些村落的居民應該要離開災害潛勢區。然而這些村落其經濟來源都附著在群山之中,遷村可能導致他們更為弱勢。 \n 災害是生活的一部分,而非單純用工程阻隔後對災害視而不見,期待未來政府與居民一起認識、應對災害,以達成生活環境的「韌性」與「永續」。 \n(空中攝影/齊柏林;文/游牧笛;圖片版權/itaiwan8.com) \n

  • 紅葉崩坍災情  黃健庭盼中央攜手建家園

    紅葉崩坍災情 黃健庭盼中央攜手建家園

    台東縣長黃健庭今天會同水保局、林務局等單位,會勘紅葉村坍方災情,他希望中央及地方攜手重建家園。 \n 莫蘭蒂颱風在台東縣延平鄉紅葉村降下大雨,紅葉村後山坍方約4公頃,土石流衝入村莊,將近30戶民宅被全埋或半埋。 \n 黃健庭表示,希望在安全無虞的情況下,讓民眾返家清理環境,也請水保局台東分局研議根本解決紅葉村土石流災害衝擊的整治,讓鄉親免於災害的恐懼。 \n 水保局台東分局長王志輝表示,這次紅葉後山大坍方,原因有很多,是一個複合式因素擠在一塊,加上大雨壓垮最後一根稻草。目前以截水溝及導流土堤方式,防止繼續坍方。 \n 黃健庭表示,未來整治方向,目前由水保局台東分局進行緊急截道導流處理,並比照大武鄉大鳥村或愛國埔部落的模式,希望進一步保障周邊區域居民的安全,面對近年來氣候環境極端的差異,必須要更謹慎的應對,希望民眾在大雨或是颱風侵襲時,能夠暫時離開居所前往收容地方安置。1050919 \n

  • 土石流黃色警戒349條

     輕度颱風鳳凰來襲,農委會水土保持局今天下午最新公布,土石流黃色警戒349條,分布4縣28鄉136村,尚無土石流紅色警戒。 \n 根據水保局資料顯示,土石流黃色警戒分布於台東縣延平鄉鸞山村、永康村、武陵村、桃源村、紅葉村,金峰鄉新興村、歷坵村、嘉蘭村、賓茂村、正興村,卑南鄉明峰村、溫泉村、利吉村、嘉豐村、初鹿村、泰安村、東興村、利嘉村、美農村、賓朗村,大武鄉大武村、大鳥村、尚武村、大竹村、南興村,達仁鄉土板村、南田村、安朔村、台板村,太麻里鄉金崙村、多良村、香蘭村、北里村、大王村、華源村,成功鎮博愛里、和平里、忠孝里、忠仁里、信義里,長濱鄉寧埔村、忠勇村、三間村。 \n 花蓮縣秀林鄉秀林村、佳民村、景美村、和平村、富世村、銅門村、水源村、崇德村、文蘭村,萬榮鄉西林村、明利村、見晴村、馬遠村、紅葉村,瑞穗鄉富興村、瑞祥村、富源村、奇美村,豐濱鄉磯崎村、新社村、豐濱村、港口村,光復鄉大富村、大興村、大豐村、大全村、大馬村、東富村,鳳林鎮鳳義里、鳳信里、山興里。 \n 屏東縣瑪家鄉瑪家村、北葉村、涼山村、佳義村,來義鄉義林村、文樂村、古樓村、丹林村、來義村、望嘉村,獅子鄉獅子村、南世村、丹路村、草埔村、竹坑村、內獅村、內文村,牡丹鄉石門村、牡丹村、四林村,三地門鄉口社村、青葉村、青山村、安坡村、達來村,泰武鄉佳平村、平和村、泰武村、萬安村,霧台鄉阿禮村、霧台村,滿州鄉滿州村、港口村。 \n 高雄市那瑪夏區達卡努瓦里、瑪雅里、南沙魯里,甲仙區關山里、小林里、和安里、大田里、東安里、西安里,六龜區大津里、新發里、六龜里、寶來里、文武里、中興里、興龍里、荖濃里,桃源區高中里、勤和里、梅山里、桃源里、拉芙蘭里、復興里、建山里,杉林區集來里、木梓里,茂林區多納里、茂林里、萬山里等4縣28鄉136村。1030920 \n

  • 寶島之美‧旅行台灣-在大武,遇見砂石車司機

    寶島之美‧旅行台灣-在大武,遇見砂石車司機

     砂石車載運砂石的速度很快,大卡車靠近挖土機,不過五分鐘左右,隨即滿載了砂石下山。透過濛濛灰點的玻璃,我繼續吃驚地看著整個山谷的忙碌,彷彿在非洲,或者某一個悲慘的第三世界。很難想像,這是自己的家園。 \n 一個近午的冬日時節,我抵達了台東南陲的大武。 \n 天氣悶熱猶如酷暑,從空無一人的車站出發,穿過排灣族的小村,一路晃蕩到車輛往來頻繁的海邊公路。二十多分鐘的柏油路,我感覺身體如同曬成乾癟的蜥蜴。 \n 這兒是南迴公路最大的中途站,十多家飲食店比鄰偎集。我看到了7-11,手機販售店,一間超市,還有十來間餐廳飲食店。 \n 挑了家明亮,密閉,蒼蠅較少的餐廳,快樂地享用一碗海鮮麵,進而再買了一瓶許久未飲用的啤酒解暑。半年了,莫拉克颱風後,大武的海邊不知近況如何?六個月前,新聞報導附近的海灘堆滿了漂流木,漁船進不了港,也出不去。日正當頭,我仍決定到海邊觀看。 \n 海邊荒路短暫相逢 \n 沿著觀光商鋪的小巷叉進去,穿過一處砂石廠,再經過一輛正要發動的砂石車。眼前的海邊荒路上,果然有不少尚未消除的漂流木。我隨即被一棵孤瘦的九芎樹吸引。它從漂流木間挺出,樹幹被鋸斷多處,唯枝頭頂端仍有一片羽葉生長著,努力地殘活著。 \n 九芎是排灣族的引火植物,但多生長在平原或森林。它竟在此荒廢地頑強佇立,心頭不免浮昇一絲尊敬。 \n 瞧了好一陣,取出相機拍照。突然間,我約略聽到砂石車引擎熄火,車門大力關上的撞擊聲。我回頭,只見一位大哥從駕駛座跳下來,帶著惡狠的表情,走到我面前,「請問你是哪來的,在拍什麼?」 \n 我報以微笑,告知自己只是個旅人,正在無聊地遊蕩。他端視我的背包,再看我一副登山裝扮,繼續充滿半信半疑的眼神。 \n 我主動地把數位相機裡的內容展示給他看。 \n 他仔細端詳後,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是什麼環保單位的,嚇我一跳。」 \n 「這棵樹長得很特別,所以想要拍它。」我指著眼前的九芎。 \n 「這樹快死了,有什麼好拍的。」司機還是很不解,但語氣不再充滿警戒。 \n 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繼續重覆先前的話,「它很漂亮。」 \n 牛頭對不上馬嘴,他點起一根菸嘆,主動改了話題,「前幾日環保局來抽查,害得我們很慘。」 \n 他繼續解釋,砂石車若超載,環保局要罰四萬多元。但有些警察好心,多半都會接受他們的央求,改以未繫安全帶為由,幾百元就打發了。 \n 我點頭回應,順便解釋自己來此的目的,一邊看著眼前的漂流木。 \n 他隨即再探問,「我要上山去載砂石,你是拍照的,要不要坐我的車上山去拍?從那兒看海更加漂亮。」 \n 上山拍海景,我的樂趣並不高,但上山載砂石?我對此反而感到好奇,因而露出一副興致高昂的意願,「我很想上山去,但再過四十分鐘,就要搭乘往西海岸的火車,這樣來得及嗎?」 \n 「沒問題,我們半小時就能上山載完砂石回來。」他自信滿滿。 \n 這麼難得的機會,其實沒搭上火車也無所謂了,當下我自是爽快答應。 \n 沙塵滾滾的土石戰場 \n 司機隨即邀我坐上披著厚重灰塵的大卡車。大卡車踏階通常特別高,一般人很難一腳踩蹬,還要藉助旁邊車桿的輔助,才能爬上去。這位司機的大卡車更加困難,因為右邊車門打開,早就堆了三桶油污溢滿外表的柴油。 \n 他隨即向我致歉,馬上用一張硬紙板鋪在上頭,隔開下面的油漬,「這樣應該沒問題了。」 \n 我苦笑著,像隻青蛙仰攤開肚腹,抱著背包和相機,躺了上去,竟然還能用安全帶扣住自己。 \n 砂石車在濱海公路急駛了一段後,彎進了一處排灣族的部落,叫大鳥。原來砂石車要載砂石的地點在大鳥上方的台地。去年八月莫拉克颱風時,大鳥部落上方的兩座山崩塌了,形成嚴重的土石流,比911時紐約兩棟大樓的傾塌更加壯觀。整個大鳥部落的家屋去掉了三分之一,其它地方亦岌岌可危。 \n 如今颱風遠去,兩座山的崩落砂石仍殘留著,彷彿暫時停歇的活火山,隨時會再爆發。若不儘快處理,等下回颱風到來,難保不會有第二回的土石流。 \n 從去年八月,這兒便開始有三四十輛的砂石車和挖土機進出,不斷地運載砂石下山。這位司機大哥為了謀生,當然加入了行列。 \n 我上車後,他基於禮貌,始終忍著不敢抽菸。大卡車抵達時,才探出頭點菸。 \n 我環顧周遭,只見山腹豎起一座長長的高牆,都是用白晰的大砂包堆疊,防止上頭的砂土繼續崩落。其它地方繼續有卡車和挖土機來來去去地工作。整個村落上方的台地,儼然如一場戰爭剛剛結束,還在清理的戰場,滾滾沙塵迷漫於空氣間。沒想到都已經半年了,還是這等兵荒馬亂的風景。我想自己親眼目睹的場景,絕不是第一次,而是自去年迄今,每天都是這般的忙著挖土和載運。 \n 為了已毀的家園 \n 我認真拍了一些照後,繼續跟司機聊天。他姓黃,住在不遠的尚武,是位漢人,小我約莫七八歲。尚武人口比大武多,但車站沒大武熱鬧。一位大卡車司機一日的薪水不過一千多元,工作很辛苦。 \n 大鳥部落的砂石何時運完,他無法預估。只知道颱風前恐難全部清除,只能運多少算多少。運走的砂石,都要傾倒在南興部落旁邊的海岸。我一臉狐疑,生態環境的問題。 \n 司機大哥隨即跟我解釋,「這真的沒辦法。從去年忙到現在,載運的砂石量還不及三分之一。怎麼辦,颱風又要來了,只好繼續運,能做多少算多少。」 \n 砂石車載運砂石的速度很快,大卡車靠近挖土機,不過五分鐘左右,隨即滿載了砂石下山。透過濛濛灰點的玻璃,我繼續吃驚地看著整個山谷的忙碌,彷彿在非洲,或者某一個悲慘的第三世界。很難想像,這是自己的家園。 \n 我再問他,為何不到別地工作,有些司機一天的工資可以高達三四千元。比如載砂石北上蘇花高的。他歎口氣,「賺那麼多有什麼用,家園都毀了。我還是趕快把這兒的砂石運完比較好。」 \n 他準時地把車開回大武。從那兒到車站,走路還要二十來分。但他不能開進去村子,因而跟我抱歉。我必須在此下車,頂著太陽趕回車站。 \n 「有空幫幫忙,把這裡的困境告訴大家。我們需要更多的力量。」我離去時,他又補上這句話。他沒問我做什麼事的,似乎任何人都好,只要能伸出援手都好。只留下手機,歡迎我下回到大武,可以聯絡。那時,他希望大鳥村的砂石已經清光,自己正在另一個地方工作。 \n 我點點頭,感謝他的導遊,還愣在馬路上。他探出頭,大聲催促我,「趕快跑吧,你剩下的時間不多了,火車不會等人的。」

  • 撤離遊客 蘭嶼綠島停船3天

    撤離遊客 蘭嶼綠島停船3天

     凡那比颱風來勢洶洶,台東首當其衝,防颱不敢掉以輕心,行駛蘭嶼綠島的船班,昨天加開班次撤離千名遊客,今天開始將連續停駛三天,而去年莫拉克重創的部落居民,也已經做好隨時撤離的準備。 \n 蘭嶼氣象站表示,蘭嶼風浪在昨天晚間有逐漸轉強的趨勢,平均風達到五級,最大陣風六級,較白天增強。 \n 而行駛蘭嶼綠島的客輪,昨天加開船班,五趟航程分別從蘭嶼及綠島共疏散一千多名遊客,不過還是有卅六名遊客不畏颱風,啟程前往綠島遊玩。 \n 船運公司表示,因應即將來襲的颱風,蘭嶼綠島船班昨天下午就停駛,要到廿日下午視風浪情況恢復船班。 \n 去年遭莫拉克颱風重創的嘉蘭村、愛國蒲部落及大鳥村等地居民,也接獲隨時可能的預防性撤離準備,嘉蘭村河堤在溪水暴漲時,隨時有潰堤危機,愛國蒲及大鳥村則有潛在土石流,當地都有雨量監測,但未到監測標準就可能先預防性撤離。 \n 由於目前正值釋迦、香蕉、文旦柚的產期,農民也對於颱風來襲憂心不已,能先搶收的就已先採收,減少落果損失。

  • 中繼屋沒蓋好 大武災民帳篷過年

    大武鄉大鳥村十四戶民宅,在八八風災被土石流摧毀,至今住在帳篷,去年十一月底安置災民中繼屋動工後,在春節前確定無法交屋,災民勢必得在帳篷中度過團圓夜。 \n大鳥村自救會總幹事張琇櫻指出,風災後住在帳篷災民共有十四戶,在中繼屋動工前,只有九戶符合入住資格,經災民力爭,現在已有十二戶資格符合,但自救會已經達成共識,十四戶要一起住到中繼屋,不然仍會持續住帳篷。 \n台東縣政府原民行政處表示,兩戶資格不符原因,其中有一棟建築有兩戶,並在風災後才分戶籍,但受災認定是一戶建築毀損。另一戶原本向屋主租屋,也不符合中繼屋入住資格,如果任意放寬規則,再多中繼屋也不夠住。 \n張琇櫻強調,中繼屋快要完工,既然已蓋十四戶,應該讓還住帳篷災民全數搬過去,如果有人住到中繼屋,有人沒地方住,那些人情何以堪。 \n立法院民進黨團書記長陳瑩,昨天到大鳥探視災民並發放企業善心捐款一戶一萬元紅包,許多災民忍不住鼻酸流下眼淚。陳瑩強調,如果災民真的沒地方住,不排除發動募款為災民蓋房子。

  • 黃健庭:災後重建 進度落後

    台東縣長黃健庭就職滿月,縣府廿日準備了油飯、紅蛋,在美術館的草坪上舉行記者會,黃健庭說,這個月來忙著聽各處室簡報,越聽心情越沉重,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等多項工程,進度嚴重落後,現在都在加快腳步,跟時間賽跑。 \n黃健庭表示,上任一個月來忙著聽各處室簡報,各處室不是欠人就是缺錢,「到處都是火在燒」,也讓他心情很沉重。 \n他強調,在人事部分,這次延攬前關山鎮長許瑞貴擔任城鄉發展處長,許瑞貴雖然是民進黨籍,在立委選戰也曾兩次對壘,但只要有專業素養,他都唯才是用。 \n黃健庭說,台東縣的財源短缺,無法開源只好節流,比如到台北爭取經費,也都只有一人前往,以節省隨行人員的出差費,每筆錢都要花在刀口上。 \n黃健庭指出,接任後發現多項工程及業務進度嚴重落後,包括即將在四月間舉行的全國中小學運動會,及八八水災重建工程等。 \n在八八水災重建工程部分,富山部落遷村問題尚待協商,大竹村遷村部分的土地還在找,嘉蘭村永久屋的土地還沒解決,大鳥部落位於土石流危險區,是否適合中繼屋或永久屋,也都還沒定案。 \n另外,眼看汛期即將來臨,太麻里溪的疏濬工程也嚴重落後,「想到這些,晚上就睡不著覺」;至於許多人關心的春節返鄉專車,今年將增加回娘家的行程,目前正招標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