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下霸唱的搜尋結果,共08

  • 陸銀潤傳媒 買斷天下霸唱《迷航昆侖墟》全版權

    大陸銀潤傳媒今天在北京舉行記者會,董事長陳向榮宣佈已重金買斷以《鬼吹燈》聞名的小說家天下霸唱的另一套小說《迷航昆侖墟》的電影、電視劇、網劇、遊戲等層面的全版權,開始著手立體化佈局IP全產業鏈,並邀請好萊塢團隊參與創作,為觀眾呈現別具一格的東方科幻、傳奇、探險之旅。 銀潤傳媒表示,首先製作的是《迷航昆侖墟》網劇,邀請好萊塢製作人Michael Heard、導演Stefen Fangmeier率陸、美創作團隊拍攝, 記者會上,也公佈由香港影帝梁朝偉及新生代男星吳亦凡主演的電影《歐洲攻略》,好萊塢導演和編劇運作電影《哪吒》即將開拍的消息。

  • 電影IP熱潮 盜墓筆記未演先轟動

    電影IP熱潮 盜墓筆記未演先轟動

     大陸電影IP浪潮延燒到2016年,除《西遊記》改編作品多,盜墓題材的電影也不遑多讓,《鬼吹燈之牧野詭事》、《盜墓筆記》等片將先後上映。  華誼兄弟、小米共同投資的大陸新聖堂影業,1月18日在北京舉行戰略記者會,公布20部重量級片單,最受矚目的電影即是被視為超級專案、黃曉明參與投資,去年10月開拍的《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網路作家天下霸唱作品《鬼吹燈》華人地區擁上億讀者,2015年下半年已有趙又廷、姚晨主演的《鬼吹燈之九層妖塔》、陳坤、舒淇、黃渤、Angelababy主演的《鬼吹燈之尋龍訣》上映,分獲6億8280萬元(人民幣,下同)、16億6299萬元(上映中)票房。  在這股熱潮帶動下,第3部電影《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去年10月30日在北京開拍,影帝黃曉明擔任監製兼投資人,並由原作者天下霸唱擔任編劇,故事描述4大盜墓家族的第二代,帶著家傳技術與2015年高科技設備結合,探尋楚王墓的冒險故事。  南派三叔2006年出版的《盜墓筆記》系列小說,銷量達2000萬冊,被稱為現象級小說,2015年首度改編拍成網劇,由鄭保瑞和羅永昌聯合導演,李易峰、唐嫣、 楊洋、劉天佐、張智堯、魏巍等主演,每集成本高達500萬元,並在愛藝奇首創付費播出先例,一舉讓愛藝奇多了260萬名付費會員,坐收11億元相關收益。  樂視影業與上影集團趁這股熱潮,在2015年投資2億元拍攝小說同名電影,由香港導演李仁港執導,大陸當紅「小鮮肉」鹿、井柏然、王景春等人主演,描述盜墓家族傳人吳邪、悶油瓶等人的探險故事;該片17日舉行殺青記者會,預計7月上映。

  • 商家公然盜播《尋龍訣》 導演怒斥:太囂張了

    商家公然盜播《尋龍訣》 導演怒斥:太囂張了

    近日網友爆料大陸知名電器零售商蘇寧電器公然於店門口播映盜版電影-《鬼吹燈之尋龍訣》,導演烏爾善得知此消息,在個人微博指出盜版是犯法行為,更怒斥:「太囂張了!」,而片商則隨即發表聲明稿,劇中男主角黃渤與原作者天下霸唱也在微博痛斥店家舉動。 電影《尋龍訣》:「我們已經來到生死的邊界,摸金校尉,合則生分則死。」 由舒淇、黃渤、陳坤、Angelababy(楊穎)主演,改編自知名盜墓小說的電影《鬼吹燈之尋龍訣》,於12月中上映至今口碑、人氣不斷傳出,票房迅速累積突破50億並持續上升,不過近日就有網友爆料走出影廳時卻意外發現旁邊的蘇寧電器同樣在播映《尋龍訣》,而門口也有民眾停留看電影,導演烏爾善得知此消息氣的在微博上發言:「盜版本身是商業犯罪行為,店商公然播放盜版,更是無視法律,太囂張了!」,而原作者天下霸唱也怒斥:「一點道德底線都沒有!」,片商於今日隨即發出聲明稿,要求24小時內將盜版下架,否則將揚言提告。 而爆料的網友於事後將該微博連同影片一同刪除,截至目前蘇寧電器尚未做出回應。

  • 黃曉明投資 《鬼吹燈之牧野詭事》開拍

    黃曉明擔任監製兼投資人,與愛藝奇合作的電影《鬼吹燈之牧野詭事》,今天(10月30日)在北京舉行「點燈」記者會,宣布電影即將開拍,由《鬼吹燈》原著小說作者天下霸唱擔任編劇。 天下霸唱透露,《牧野詭事》故事描述4大家族的第二代探尋楚王墓的故事。傳說當年楚漢爭霸局面結束後,劉邦夜夜夢見項羽來索命,於是他為項羽建了一個古墓,讓他在陰間繼續做霸王。 黃曉明透露,他是天下霸唱的書迷,愛在馬桶上看書的他,拿到小說《鬼吹燈》時,一看就欲罷不能,坐到腿麻,無法從馬桶上站起來;因為喜歡小說,一直很想把故事搬上大銀幕,現在終於能實現。

  • 謎蹤之國 海底

     (文接B14版)  尋找史迪威公路的舊址。先是使用重金,買通了在緬北三角區很有勢力的一位軍閥頭子,才得以找機會進山。但是苦於對叢林裡的環境不熟,又找不到認路的嚮導,空在山中轉了十多天也不得結果。  剛才探險隊在叢林中聽到槍聲,立刻四散躲避了起來,隨後就發現了司馬灰等人,他們見這四個人身邊帶有步槍,而且看上去又像華人,唯恐產生誤會,造成不必要的衝突,才會使用偷襲的下策,其實只不過是想等到解除了對方的武裝之後,再商談正事,不料司馬灰下手太狠,超出了他們先前的預計,不但沒被當場制住,還折掉了一個兄弟。  姜師爺經驗老道,他看出司馬灰這種人是吃軟不吃硬,就勸解道:「看閣下燕頜虎額,乃萬里封侯之相,而且身手如此了得,想必不是等閒之輩,真令我等欽佩不已。想咱們萍水相逢,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折掉個崽子又算得了什麼?可別為這件區區小事就傷了和氣。我們只是想問一問,你是不是知道關於幽靈公路的事情?」  司馬灰卻是軟硬不吃,油鹽不進,怎會輕易相信這套花言巧語,他不等姜師爺說完,就突然開口問道:「你們這夥盜墓的『晦子』,找野人山裡的史迪威公路想做什麼?」 他猜測玉飛燕這夥人很可能是盜墓賊,但不知她的目的所在,所以先拿話點了一下,問對方是不是「晦子」。  此言一出,勝玉和姜師爺都是滿臉錯愕,沒想到司馬灰竟能看出自己這夥人的來路,心中俱是不勝驚異,忍不住同聲問道:「你怎知道?」  司馬灰看到對方的反應,已知自己所料不錯,便把目光落向他們身後所背著的「鴨嘴槊」上,嘿嘿冷笑道:「武大郎養王八──什麼人配什麼貨。」  勝玉同姜師爺聽得又是一怔,兩人交換了一下眼色,姜師爺就解開了捆住司馬灰的綁繩,其餘三人卻仍舊綁著不放,只把司馬灰請到一旁詳談。  眼下雙方都有許多事情想問,但誰都沒有多說,因為所作所為牽扯甚大,幾乎全是暗地裡的勾當,更不知對方的底有多深,自不肯輕易吐露半點口風,這就是綠林中所謂「三談三不談」的規矩。遇到這種情形,按行幫各派慣用的方式,由兩撥人裡的首領,當面鑼對面鼓坐下來──「盤海底」,這是指使用《江湖海底眼》中的唇典暗語來相互盤問,在摸清了底子之後,才可以詳談機密事宜。  姜師爺在附近找了塊布滿青苔的大條石,又找手下嘍囉要來十八個行軍水壺的蓋子,以此來代替「茶碗」,往裡面斟滿了清水,隨後按照海底陣法,在石面上依次排開這一十八個壺蓋,請司馬灰和勝玉分別在兩側前面對面坐下。  勝玉為主,理當先做開場,她將其中兩個茶盞從陣中推出,左手伸出三指輕輕按住一隻,右手則用四指點住另外一隻,淺笑道:「行幫各派,義氣為先;三一不二,枝葉同根;司馬兄,請先飲此茶。」  司馬灰肩上傷口隱隱作痛,腦中好似有無數小蟲來回爬動,但是既然到了這個地步,唯有硬撐,他竭力打起精神,看了看左右兩隻壺蓋,知道如果隨隨便便的喝了,就會被對方當作是不懂行的「棒槌」,於是搖頭說:「在下既非三老,也非四少,不敢在貴老大面前冒昧。」  勝玉見他識得章法,就微微點頭,撤回兩隻茶碗,重新擺了個「一字長蛇」,盤問道:「請問兄台,陣上掛著什麼牌,牌底寫著什麼字?」  司馬灰知道勝玉是在問自己的出身和來歷,便回答說:「在家子不敢言父,出外徒不敢言師,貴老大問起,不得不說。陣頭掛著一字牌,牌底是倒海翻江字,在下姓個西,頭頂星足流,身背星足月,腳踩星足汪。」  勝玉一聽,明白了,原來這司馬灰是金點真傳,看對方年紀還輕,難以輕信,還得再問問他有多大本事,又得過哪些傳授,於是又問道:「還要請教兄台,身上帶著什麼貨?」  司馬灰答道:「身上沒別的東西,只帶著五湖四海半部《金剛經》;但在下是一腳門裡,一腳門外,若有說到說不到的,還望老少爺們兒多擔待。」他說完之後,心想:「別總是你問我,我也得問問你。」就把海底茶碗陣擺成個「二龍出水」,盤問勝玉道:「敢問貴老大,手裡掌過幾條船?」因為司馬灰剛才已經知道了,勝玉一夥人都是盜墓的賊人,所以直接就問她倒騰過多少古墓中陪葬的明器。  勝玉也不示弱,答道:「好說,手中不多不少,掌過九千九百九十九條船。」簡而言之,她這句話就是說:「太多了,早已不計其數。」  司馬灰見她好厲害的手段,根本不信,追問道:「船上打的是什麼旗號?」因為在民間盜墓的晦子,手段各不相同,受地理環境因素和技術經驗所限,大多是分地區行事,河南的不去陝西,關外的不到關內,這句話大意是在問:「你們這夥人是在什麼地方挖墳包子?使的又是哪一路手段?」  勝玉對答說:「上山得勝旗,下山杏黃旗,初一、十五龍鳳旗,船頭四方大纛旗,船尾九面威風旗!」言下之意,是說各地皆去。  但勝玉自稱盜墓有術,墳包子不嫌小,山陵石塚不嫌大,只要被她相中了,就沒有盜掘不成的。  司馬灰聽了這話可不肯領教:「我問你船上有多少板?板上釘了多少釘?」這意思是說:「你有什麼本事敢放這麼大的話,小心風大閃了舌頭。」  勝玉神色自若地答道:「板有七十二,謹按地煞數;釘有三十六,布成天罡陣。」這是說:「我手下有既懂得風水方術的高人,也有精通地理爆破的專家,天底下沒有我們做不成的活。」  以往歷朝歷代的古墓,雖是到處都有,可平原曠野上的墳包子好挖好拿,卻沒值錢的東西,拚著性命,提心吊膽,費死牛勁,得個仨瓜倆棗的也不值;山陵裡埋的倒是帝王將相,明器珍寶應有盡有,可是地宮墓道,石壁鐵頂,暗藏機關,堅固難破,既不容易找到,也很難輕易打開盜洞。  司馬灰心下不以為然,冷哼了一聲,又問:「有眼無釘的是什麼板?有釘無眼的又是什麼板?」  勝玉對答如流:「有釘無眼是跳板,有眼無釘是風板。」同時反問道:「你說天上有多少星?」  司馬灰一聽更不服了,心想:「就你這兩下子,還敢探問我的手段?」當即不屑一顧地答道:「天上星,數不清,前人說是三萬六千六,你的身上幾條筋?」  勝玉見對方開始還挺規矩,但愈說愈是無禮,忍不住有幾分薄怒,揚眉道:「身上七條筋,剝皮剜肉尋,你可知一刀幾個洞?」  司馬灰也不客氣:「一刀兩個洞,你有幾條心,我借來下酒吞!」  (本篇文、圖選摘自《謎蹤之國1──霧隱占婆》,天下霸唱著,麥田出版提供)  關於本書  緬北熱帶原始森林中,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令人害怕又想了解的神奇生物:巨大神蟒,柬埔寨食人水蛭,布滿毒液的龍蜥,棲息霧中吞噬生命的飛蛇「螭椎」,能生出濃煙的千年古生物優曇缽羅……;深埋地底的古占婆王朝,又藏有多少令人匪夷所思的謎樣歷史:殘暴的占婆王阿奴迦耶王為何要建造價值連城的黃金蜘蛛城?又為何要在那裡留下惡毒的千年詛咒?一個神祕的組織,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謎蹤之國》講述的是以司馬灰、玉飛燕為首的探險隊,因故進入緬北野人山,為尋找一件深藏地底的神祕寶物,所遭遇的一連串生死交錯的驚險之旅。  作者天下霸唱,本名張牧野,中國最具想像力的作家,對古物收藏與《易經》有獨到的研究。其創作的《鬼吹燈》系列風靡華語世界,是繼金庸等人的武俠作品以來,在華人間傳播最廣的小說。天下霸唱的創作將東方神祕文化與世界流行元素融為一體,為類型小說開創出新的大局面。他的一系列探險小說所關注的,永遠是人在充滿未知的環境中的思考與行動。古老的傳承,神祕的遺跡,人與人之間的情誼。跌宕起伏的故事、幽默精練的語言、豐富多彩的民間文化,使他的文字構建出了另外一處「江湖」。

  • 謎蹤之國 海底

     司馬灰在緬北遊擊隊這幾年,幾乎每天都是滾在刀尖上過日子,深知叢林法則是弱肉強食,稍稍有些手軟或是猶豫,就會死無葬身之地。此刻他忽然發覺腦後被槍口頂住,也無暇多想,立刻施展「倒纏頭」,身子猛地向下一沉,右臂同時向後反抄,不等偷襲之人扣下扳機,便早已夾住了對方持槍的手臂。  司馬灰左肩帶傷,使不出力氣,只好傾其所能,順勢用個頭錘,將額頭從斜下方向上狠狠頂了過去,正撞到那人的鼻樑骨上,就聽鼻骨斷裂,發出一聲悶響,碎骨當即反刺入腦,那人連哼也沒哼一聲,頓時軟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司馬灰這幾下快得猶如兔起鶻落,極是狠辣俐落,結果收勢不住,也跟著撲到了地上。他唯恐來敵不止一人,連忙就地滾開,隨即旋轉推拉SMLE步槍的槍機,正待招呼走在前邊的羅大海等人隱蔽,卻見叢林裡鑽出二十幾個全副武裝的緬甸人。  那夥武裝人員,大多是頭裹格巾身著黑衣的打扮,手中都端著「花機關」,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了前邊的羅大海三人,看情形只要司馬灰再敢輕舉妄動,立刻就會把他們打成蜂巢。  司馬灰自知反抗不得,只好走出來棄械投降,被人家當場五花大綁,捆了一個結結實實。  正在這時,從那隊緬甸武裝人員後邊,又走出六個人來,有老的也有年輕的,其中甚至還有個體魄高壯的洋人,為首卻是個容顏清麗的年輕女子,看樣子也就二十來歲的年紀,頭上戴著頂配有風鏡的叢林戰鬥帽,身穿獵裝,顧盼之際,英氣逼人,顯得極是精明幹練。  那夥緬甸武裝人員把司馬灰四人從裡到外搜了一通,把找到的零碎物品,連同Karaweik身上所藏的筆記本,都交給了為首的那個女子過目。  司馬灰暗暗叫苦,萬沒想到深山老林裡會遇到敵人,但是看這夥人的武器和服裝十分混雜,不會是政府軍。野人山這險惡異常的鬼地方,大概只有「游擊隊、劫機犯、運毒者」一類的亡命徒才敢進來。  那女子不動聲色地逐一翻看,待看到徐平安所留的筆記本之時,臉上晃過一抹驚訝的表情,她立刻合上筆記本,低頭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死屍,又走到司馬灰近前,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然後開口問道:「你們是中國人?怎麼穿著人民軍的軍裝?到這緬北深山老林裡來做什麼?」  在司馬灰眼中看來,這女子彷彿是從舊式電影中走出來的人物,不知什麼來路,可一聽對方竟然不知道緬共人民軍裡有數萬中國人,即以此事詢問,想必是從境外來的。他又聽那女子的中文吐字發音清晰標準,絕非後天所學,應該也是個中國人,至少曾經是個中國人。司馬灰自己也知道中國人落在緬甸人堆裡一眼就能被人認出,沒什麼可隱瞞的。心想:「看來這件事多半還有周旋的餘地。」但眼下還不清楚這夥人和軍政府有沒有瓜葛,所以並沒有答話,只是點了點頭。  那女子和顏悅色地又問:「你怎麼不敢說話,是不是有點緊張?」司馬灰心中不斷盤算著如何脫身,嘴上只含含糊糊地應道:「我非常的有點緊張。」  誰知那女子忽然變得面沉似水,哼了一聲說道:「少跟我耍滑頭,你剛才被我的手下用槍口頂住了後腦,卻能在舉手投足之間就將他殺了,而且當真是殺得乾淨俐落,沒有半點拖泥帶水。你殺人連眼都不眨,具備如此出類拔萃的身手和心理素質,居然也會有緊張懼怕的時候?」  司馬灰見那女子目光銳利,不像是個好對付的主兒,但仍狡辯說:「我之所以覺得緊張,是因為你離我離得太近了,你站在我十步開外還好,超過了這個距離,我就會感到不安全。」  那女子冷冷地瞪了司馬灰一眼:「我問你什麼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回答。要不看你們是中國人,我也不會下令生擒活捉,如果我現在把你交在那些緬甸人的手裡,他們肯定會在木樁子上活剝了你的人皮。我想你也應該很清楚,他們是很會搞這些折磨人的花樣的。」  那女子見司馬灰和羅大海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而且都是油條,問了半天,你問的明明是東,他們偏要說西,根本別想從這些人嘴裡打聽到半句有用的話,她心中無名火起,就不免動了殺機,一把揪住阿脆的頭髮。隨即「唰」地一下拽出獵刀,寒芒閃處,早將刀刃抵在阿脆頸下,盯著司馬灰說:「你再跟我胡說八道,我就先一刀割斷這姑娘的喉嚨。」  羅大海見狀罵不絕口,而司馬灰則是沉住了氣,絲毫不動聲色,表面上繼續隨口敷衍,暗中想要尋機掙脫綁縛,奪槍制敵。可他四下一看,發現除了二十幾緬甸武裝分子之外,以那女子為首的幾個人,居然都在身後背了一根金屬製成的管子。  司馬灰識得這件器械,它有個名目,喚作「鴨嘴槊」,通體五金打造,鵝蛋粗細,柄部有人臂長短,內藏三截暗套,可長可短,能夠伸縮自如,前邊是個獸頭的吞口,從中吐出鏟頭似的槊端,槊尖扁平鋒利,有點類似於遊方僧人使用的五行方便連環鏟,但更為輕巧精緻,便於攜帶,是早年間的金點先生掛牌行術之時,用來判斷地質條件用的獨門工具,可以穿山取土,就連堅硬厚重的岩層也能挖開,如果在荒山野嶺上遇著不測,又可以當作兵刃來防身,據說以前嶺南和關東地區的盜墓賊,也多有用它來掘墓土撬棺材的。  司馬灰看得真切,不由得心下起疑:「看來這夥人並不是政府軍派來的追兵,但井水不犯河水,他們怎麼偏要跟我們過不去?而且神祕莫測的野人山,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危險的角落,山裡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祕密,才值得這夥盜墓者,如此不顧一切的前來冒險?」  那女子身邊有個五十多歲的老者,中等偏瘦的身材,頷下留著一撮山羊鬍子,油頭滑腦,像是個「學究」的模樣,他見此刻的氣氛僵持到了極點,隨時都會血濺當場,就急忙出來打個圓場,先是對司馬灰說明了事情經過,他自稱姓姜,人稱「姜師爺」,祖籍浙江紹興,是個「字匠」出身,並介紹那女子姓勝,名玉,人稱「玉飛燕」,是他們這夥人中打頭的首領。  姜師爺聲稱他們這夥人是一支考察地理的探險隊,想深入「野人山」腹地  (文轉B15版)

  • 天下霸唱華人版的印第安那瓊斯

     他的作品令「盜墓」成為新顯學,他的盛名讓古董收藏家登門求鑑定,他的小說不久將登上好萊塢大銀幕……  天下霸唱,本名張牧野,5年前還跟小說沾不上邊,5年後他的創作在大陸,不含盜版銷量即破500萬冊。至今在台已出版15部書、文字量超過300萬字。他的作品令「盜墓」突然成為新顯學,他的盛名讓古董收藏家捧著寶貝登門乞求鑑定,他的小說不久將登上好萊塢大銀幕,他的筆名本身就是個「傳奇」……。  以【鬼吹燈】系列,如野火燎原,紅遍華人世界的天下霸唱,年僅33歲,由於爆紅速度太快,作品銷量令人瞠目結舌,加上他的知識閱歷十分龐雜,說書能力太過漂亮,導致謠言紛起。有說他背後另有高人,也有說他剽竊文革時期老教師的手稿,或說他的書根本是查無此人的集體創作。直到十五、六部作品相繼出版、並在媒體競相邀訪之後,所有關於天下霸唱的傳說,才逐一自破,讓這位意外竄起的作家,在讀者心中逐漸有了輪廓。  邊疆長大 鄉野奇談聽得太多  天下霸唱的父母親在地礦部擔任技術員,他從小就隨著探礦部隊像遊牧民族般,輾轉移徙於黃河以北與內蒙的邊疆野地。小時候他不是和地礦部的孩子拉幫結夥,要不就是跟山裡的小孩四處撒野。無拘無束的孩子們,愛在林子裡玩戰爭遊戲、或湊在一起聊鄉野奇談,好比內蒙赤峰有個廢棄水塔,裡面住個痲瘋怪老頭,做了什麼古怪事;或古早前的「狼災」,聚集千隻,所到之處,人畜無一倖免,全吃光光……。無論真人真事或道聽塗說,越是小孩會怕的越愛講越愛聽,天下霸唱幾乎是自小就對詭奇的事物特別著迷。  逐礦而居 像個過動的野孩子  物資貧乏的年代,在地廣人稀的北疆,天下霸唱常看原住民拿撿來的古董當生活器具,鄉下人不懂這些東西的珍貴,連有著胖胖佛像的遼金古磚也拿來蓋豬圈。童年時期的眼前所見,自然影響了他,成年後,他對器皿之類的老東西特別感興趣,童年記憶,都成了日後寫作的種子。  父母親的工作是哪兒有礦就移駐,探勘結束就開拔,因此,天下霸唱求學過程中不斷地轉學。不過,他父母的教養方式很放任,沒給他太多壓力,直到初中才發現完蛋。少年張牧野不喜歡學校傳統的教學,數學平均只拿30分,最後弄到老師不肯教他,他母親只得放棄退休俸,每天到學校陪讀。幸而到了高中,總算正常許多。只是叛逆期,逃學打架免不了,他有個綽號「猴子」,後來電視裡播出一部神探劇,裡面的日本神探叫「大原」,於是朋友便取諧音也叫他「大猿」,全因為大家都當他像個過動症的野孩子。  誤打誤撞 成對岸最牛小說家  談到人生,天下霸唱自稱沒什麼大目標,覺得這輩子有看不完的漫畫、吃不完的零食、玩不厭的遊戲機、以及沒人管的睡大覺,就心滿意足。然而,「命運選擇人,什麼都有可能發生。我寫小說,就是很偶然的事。」他說。  成年後,他和從小一起混的兄弟,開了家礦產期貨公司。2005年時經營出了問題,政府要求核帳,業務幾乎停擺,進公司沒事做,只好上網打遊戲混時間。那時女同事很迷網路鬼故事,天下霸唱從小喜歡聊齋,身邊剛好也經歷過一些靈異奇緣,就抱著好玩心態,在網上寫了《凶宅猛鬼》。  故事純屬虛構,但靈感來自天津第三公園一處鬧鬼的義大利老舊領事館。在裡邊住過的朋友遇上了鬼壓床,他也在那裡的庭院裡看過白狐,雖然大家都認為應該是貓,但老房子特有的靈異氛圍與傳說,讓想像力豐沛的天下霸唱開寫了第一部小說,啟動他驚人的創作力。  天下霸唱寫給台灣讀者:  「現在每天狂寫書、現炒現賣,如果大家看了覺得有意思,都能夠有好心情,我就感到滿足了。」

  • 天下霸唱 華人版的印第安那瓊斯

     他的作品令「盜墓」成為新顯學,他的盛名讓古董收藏家登門求鑑定,他的小說不久將登上好萊塢大銀幕……  猛鬼出柙 系列一發不可收拾  繼4萬字《凶宅猛鬼》之後,再寫10萬字《雨夜談鬼事》跟《陰森一夏》,一發不可收拾,越寫越長,到了【鬼吹燈】已發展成長篇系列。由於他的網路點閱率一路飆高居冠,吸引不少出版社找他出書,但自由成性的天下霸唱嫌麻煩,通通拒絕了。  直到有家出版社告訴他,內容一字不改,不給他添任何麻煩,「我就這樣被拐了!後來才知道政府規定有『兩不』不能寫,一不能鬼、二不能殭屍。原先在網路上鋪陳的梗,到了後來變成了動物園!」他說,【鬼吹燈】開頭的靈異氣氛,最後全改成野獸作祟,例如「古屍」就硬著頭皮掰成「紅」(一種傳說中似犬似猴會吃人的猛獸)。  自認只是想像力豐富的天下霸唱,成名後被當成華人版的印第安那瓊斯,受盛名之累,連朋友做生意賠錢,也找他看風水,他無奈只好搞笑建議「金魚缸到處挪挪,換到哪裡開始賺錢就固定那裡好了」。甚至連「天下霸唱」這個筆名,也不是為了寫小說才包裝出來的名字。他說:「這只是我玩線上遊戲十幾個ID中的一個,我寫《凶宅猛鬼》時,就順手拿來用了。人家說『霸唱』在日文裡有『傳奇』的意思,那時我在玩日本戰國遊戲嘛,玩家名字每個都取得很威啊!比方像『第六天魔王』什麼的,天下霸唱也是這麼來的。」  邊寫怪談 邊搞礦產期貨交易  從電話訪談中,感覺得到天下霸唱的真誠不懂修飾,他不是一開始就立志成為大作家的那種人,寫作從人生半途中意外殺出,卻也意外掏出蓄積在他身體裡面用不完的奇聞軼事與民間知識,「我真的不知道怎樣才像個作家。」沒什麼天大的使命,天下霸唱似乎還不怎麼適應作家這個身分。  他說,以前看作家,對事總喜歡發表評論、對時事很會生氣、在人前要有個樣子,但自己寫這類冒險怪談,除了興趣、以及從小自父執輩那兒來的耳濡目染,他認為跟星座也很有關係,從事礦產期貨交易的他說:「我是天秤座,我現在的工作跟金錢有關,一邊需要絕對理性,一個數字也不能差錯,所以另一邊的瞎掰寫作正好平衡我,在天馬行空裡獲得減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