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河機場的搜尋結果,共46

  • 大陸國慶中秋雙節客流疊加 武漢機場火車站旅客量均創新高

    大陸國慶中秋雙節客流疊加 武漢機場火車站旅客量均創新高

    10月1日,超長黃金周8天假期首日,大陸出現「報復性旅遊」人潮,旅客利用假期紛紛外出旅遊大陸新冠肺炎最早發現地武漢境內的天河機場、三大火車站,持續迎來高峰客流,均創疫情以來客流新高。 湖北《長江日報》報導,機場部分,9月30日,武漢天河機場航班數達537架次,旅客輸送量達7.07萬人次,其中進港人數3.47萬人次,出港人數3.6萬人次,迎來節前出行客流高峰。這是自4月8日恢復商業航班運行以來首次日旅客輸送量突破7萬人次,大陸國內航班數和國內旅客輸送量已超過2019年9月30日的511架次、6.88萬人次。 作為疫情過後的第一個超長假期,今年中秋大陸國慶雙節期間航空運輸需求旺盛。根據目前的售票情況顯示,十一期間武漢往返的熱門航點主要以昆明、上海、廣州、海口、成都、重慶、北京、三亞、深圳、廈門等城市為主。 鐵路方面,武昌、漢口、武漢三大火車站當天預計共發送旅客32萬人次,再創疫情防控以來發送人數新高。 在做好高峰旅客運輸的同時,鐵路部門積極做好假日期間的貨運組織。1日淩晨,滿載413噸,其中有7個貨櫃裝載8133件防疫物資的X8015次中歐班列,從漢西車務段吳家山站開出,由阿拉山口出境,駛往德國漢堡。該趟中歐班列是武漢今年開出的第76列,也是武漢「重啟」後開出的第59列中歐班列。 據悉,10月2日,武漢局集團公司共加開武漢至上海、利川、宜昌、荊州等地往返開行的列車139列,將武漢至宜昌、襄陽等方向的7列動車重聯開行,每列重聯動車席位由500多人增加到1000多人,運能提升了1倍。

  • 時隔8個月 湖北國際客機復航

    時隔8個月 湖北國際客機復航

     今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後,天河機場原開通的63條國際線客貨運航線全部停航。時隔8個月後湖北16日復航首條國際客運航線,武漢往返首爾。16日首班自首爾飛武漢座位數189個,按75%控座數為142個,首班有60名乘客搭乘,其中有11名韓國乘客,成為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湖北恢復的首條國際客運航線。  這60名由天河機場入境的旅客,必須提供由大陸駐韓國大使館指定醫院出具的72小時以內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入境後一律實施全流程集中健康監測和防控管理。  專用通道 至指定隔離區  9月16日10時30分,由韓國首爾飛抵武漢的韓國德威航空公司波音B737-800客機降落武漢天河國際機場。13時55分,客機從武漢返航。根據大陸民航局復航計畫,該航線每周開行1個往返航班。  航班到港後停靠專用的停機位,由航空公司引導乘客有序到達811檢測點,機場海關在檢測點體溫測量、抽血、咽拭子測試等篩查工作,旅客填寫入境表格後由邊檢辦理入境手續、提取托運行李,再由航空公司引領旅客走專用通道至T3航站樓一樓11號門指定隔離區,在指定隔離區由各區安排轉運車輛直接轉運至指定飯店進行14天的集中醫學觀察。  在此期間,將進行2次核酸檢測,國際旅客全程與機場其他航班旅客不發生混流。對海關篩查發現的四類人員及健康異常人員直接由機場海關交市衛健委轉運離開機場。  據瞭解,由武漢天河機場出港的旅客,在辦理值機及行李托運時,需按要求掃描海關健康申報二維碼進行健康申報,在過海關時電子驗核旅客的健康申報情況。若健康申報有異常或體溫監測異常,則由海關進行流行病學調查,流調無異常則正常通關,異常則由海關進行採樣並建議旅客暫時不要出境,移交地方衛生部門處理。  機場客運量 達去年九成  進入8月分,武漢航空市場進一步回暖,日均航班量由剛復航時的70架次增長至431架次,日均旅客吞吐量均保持在5.3萬人次以上。8月21日,武漢天河機場旅客吞吐量達6.02萬人次,商業航班單日旅客吞吐量首次突破6萬人次,9月11單日最高客流達6.47萬人次、最高起降架次500架次,大陸境內旅客吞吐量已恢復至去年同期九成。

  • 武漢逆境重生 建最大會展中心

    武漢逆境重生 建最大會展中心

     隨著新冠疫情趨緩,武漢加快推動經濟復甦。日前武漢天河國際會展中心開工,該館建成後將成武漢新地標,中部最大、全大陸前三的會展中心。而武漢自復航以來,天河機場已恢復73條國內航線,單日旅客吞吐量已上升至6萬人次以上、單日起降500架次,相當於恢復到去年同期90%的水準以上。  為促進疫後經濟,武漢天河國際會展中心暨綠地天河國際會展城項目12日正式啟動建設。這一項目由綠地集團投資,項目總計容建築面積超過400萬平方公尺,預計總投資500億人民幣,將建成全球已披露的室內淨展面積最大的會展項目。  5條地鐵線 空軌一體化  根據規畫,武漢綠地天河國際會展城項目總用地3634畝,總計容建面積426萬平方公尺,包括會展中心90萬平方公尺,其餘為商用、居住等產業綜合及新型城鎮化配套。  值得注意的是,武漢綠地天河國際會展距離天河機場僅5公里,這裡軌道交通密集,包括5條地鐵線的7個軌交站點,以及漢孝城軌盤龍城站和規畫中的高鐵站天河北站,正在形成「機場+高鐵+地鐵+城鐵」的空軌一體化樞紐。此會展將成為大陸中心城市發展的重要平台和戰略支點。  國際航線 將陸續恢復  此外,自武漢復航以來,武漢天河機場國內客運航班數達500架次,旅客吞吐量達6.47萬人次,均達到去年同期水平,均是4月8日武漢天河機場恢復國內客運航班以來的最高紀錄。  湖北機場集團市場營銷部主管屈曉妮指出,下一步,武漢天河機場將推進恢復武漢至首爾、新加坡、吉隆坡、雅加達等地的國際定期客運航線。  至於貨運方面,武漢天河機場新增及恢復國際全貨機定期航線9條、國際貨運通航點32個。近期,武漢天河機場還將開通武漢─倫敦─阿姆斯特丹、武漢─達卡、武漢─德里的全貨機航線。

  • 武漢天河機場旅客量回升 已達去年同期水平

    武漢天河機場旅客量回升 已達去年同期水平

    湖北機場集團12日發布消息指,武漢天河機場11日在大陸國內客運航班數達500架次,旅客搭機人次來到6.47萬人次,兩者都來到去年同期水平,是今年4月8日武漢天河機場恢復大陸國內客運航班以來的最高紀錄。 湖北機場集團市場營銷部主管屈曉妮表示,武漢天河機場接下來將推進恢復武漢至首爾、新加坡、西哈努克港、吉隆坡、雅加達等地的國際客運航線。 國際貨運方面,武漢天河機場自今年4月8日以來,已新增或恢復國際全貨機定期航線9條、國際貨運通航點32個。另外,武漢天河機場近期還將開通武漢-倫敦-阿姆斯特丹、武漢-達卡、武漢-德里的全貨機航線。 另外據陸媒日前披露,大陸國家民航局9日已同意武漢天河機場分階段、有限度地恢復國際客運航線。武漢在16日將迎來首條國際客運航線復航,首個航班為武漢-首爾航線。 據統計,截至8月底,武漢天河機場已復航大陸境內73個航點的客運航線,旅客流量和班機架次從復運一開始的日均3000人、起降80架次,高速回升至目前單日最高旅客吞吐量6萬人次以上。

  • 武漢封城 他下錯決定慘被困70天

    武漢封城 他下錯決定慘被困70天

    今年初大陸湖北省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因為正值農曆過年期間,人員往來頻繁。1月23日,武漢市和湖北省陸續宣布「封城」、「封省」,千餘名台灣人因此受困愁城。這些受困台人中,絕大部分是持台灣護照的台胞,絕大部分是前往湖北探親、旅遊或短期出差的民眾,僅少部分台商,在學學生與幼童超過數百名,另有孕婦、慢性病患或需定期就醫者,他們散布在武漢市以及湖北其它17個城市,他們沒有預期會滯留湖北,他們也沒有預期會有這麼一天,有家歸不得。湖北台灣人受困期間,每日早晨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觀看昨日的病例統計,每見到確診增加率降低一人,就知道回家的日子近了一些,但每日見到又有數百人死亡,感受甚是哀傷……。 人類絕頂聰明,可登月,可入海,但卻又是如此脆弱,敵不過一個微小到看不見的病菌,我們應該深思何以此病菌會出現,我們應該要尊重萬物,設法和平共存共處。《返家:湖北武漢受困台灣人封城逃疫記》由十位受困台人聯合撰寫,紀錄這事件過程,敘述受困台人的心境與感受,以及受困期間在鄂生活。完稿時,尚有數百名台胞未返(包含本書幾位作者),期待大家能順利歸鄉。 【精彩書摘】 ●封 城 就在庚子鼠年來臨前夕的小年夜(1月23日),擁有千萬人口的武漢市在凌晨2時由《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第1號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自當時起,民眾不得離開武漢,全市居民暫時與外界隔離,該通告上註記了「恢復時間另行通告」,本書撰文時,湖北省政府已宣布,武漢市將於4月8日解封,總封城日數達76日。 武漢有「東方芝加哥」之稱,是中國大陸第七大城,位居華中與長江樞紐,每年春運期間,估計武漢的人口流動規模超過3,000萬,要將此規模的城市封鎖,其難度可見一般。 封城通告發布的當天,正逢世界衛生組織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對全球公共衛生的影響,在瑞士總部召開記者會,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就武漢的封城表示那是一個「非常、非常強力」的措施。 事實上,類似的措施並非未曾有過,透過隔離、封鎖等強力手段,不僅能減少疾病在發源國的傳播,還能將其對全球的影響降到最低。2009年4月,墨西哥爆發H1N1流感疫情,首都墨西哥城封城十日;2014年9月,為防止伊波拉(Ebola)病毒擴散,獅子山共和國宣布全國除員警、醫生和志願者等少數人員外,其餘人民不得外出,2015年9月伊波拉捲土重來,獅子山第二次宣布封城;2015年6月,韓國為防範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疫情擴大,封閉全羅北道順昌郡的一個村落;2019年4月,來自俄羅斯的夫婦在蒙古巴彥烏列蓋省進食土撥鼠內臟後感染鼠疫過世,隨後,巴彥烏實施封省6天;台灣在2003年SARS期間,也曾將臺北市立和平醫院隔離「封院」。但過去這些案例與這次武漢的全城封鎖相比,都是小巫見大巫。 2020年3月份,隨著疫情擴散至全球,各國亦紛紛實施封城甚至封國措施,街區封閉、國家停擺、班機停飛、國境封鎖。惟強調自由人權的歐美和中國大陸社會體制下的封鎖措施有偌大差異,這造成在遏止病毒蔓延的力道上也有所不同。 2020年1月19日武漢通報之不明原因肺炎已超過200例,當日,中國首席傳染病學專家鍾南山院士,也是當年的「抗典第一功臣」,率領專家組前往武漢調研,當天即趕回北京,當時官方並未公布該訊息。隔天1月20日,鍾南山院士在央視直播採訪中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肯定有人傳人現象」,此前一天,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衛健委)才表示「當前疫情仍可防可控」,3天後,武漢宣布封城,這決定與鍾南山院士的調研結果和建議肯定存在絕對關係。另一方面,當時已發現湖北之外其他省分包含北京都開始出現病例,泰國、日本、韓國、台灣等地都相繼出現病例,且幾乎所有病例都曾有武漢旅遊史,所有的跡象和證據都顯示武漢的肺炎病菌已開始擴散,為了阻礙病菌繼續傳播,唯有採用最強力的措施。武漢封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第一次對千萬人口級別的城市所採取的最嚴厲手段! 上一次武漢封城還是1911年的武昌起義,湖廣總督下令關閉城門,四處搜捕革命黨人,革命黨人以槍聲為號,於10月10日夜間發動了武昌起義。 這個自古有「九省通衢」稱號的交通樞紐之城突然在全年最繁忙的春節期間被按下了暫停鍵,車水馬龍不再,人們交往中斷,城市突然安靜了下來,靜得大家彷彿聽得到自己不安的心跳。 封城是從封鎖主要交通工具開始的,武漢的三大火車站只能出站、不能進站,公車消毒後貼上封條,最後一班地鐵到達終點站後封閉,武漢天河機場亦亂成一團,一些返鄉的民眾開著自用車準備上高速公路,均被交警勸回,此刻開始,只能下,不能上高速公路,接著一些縣道乃至鄉道也封閉了,主要道路上員警設置了很多檢查站,很多人透過農村小路開車來避開封鎖到達目的地。公共交通停運,造成民眾運移不便,一開始,計程車還可以載客,23日深夜,武漢防控指揮部發布第5號通告:24日(除夕)12時開始,全市網路預約計程車停止運營,巡遊計程車實行單雙號限行。25日,武漢中心區域禁行機動車輛。車輛基本上都已禁行了,但加油站仍運行中,確保必要通行的車輛有油可加。 這個年除夕夜的春晚節目在武漢創下高收視率,民眾大都待在家裡,節目少了歡樂氣息,多了詭譎的氣氛,這夜,很多人還難以相信、六神無主。明天會如何? 封城初期,居民是可以自由行動的,只是不能離開武漢,「逃離武漢」一時成為中國大陸微博上的熱搜話題,網上傳出有司機漲價10倍帶人從小路逃離武漢的訊息,網民們對於出逃者充滿謾罵的話語。封城狀態下,最緊急、也最讓人關心的問題是食物供應,古語說得好,「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大災難當前,人們會盡力去克服很多困難,但難以忍受饑餓,封城第二天,武漢出現了恐慌性搶購潮,超市蔬菜等民生物資被搶購一空,防疫所需的口罩更是一個難求,這過年,口罩代替了豬肉,成為最緊俏的物品。 武漢封城後的第20天,也就是2月11日,隨著疫情防控的需要,湖北省強力實行「外防輸出,內防擴散」的政策,開始貫徹嚴格封鎖社區,任何人不准隨意外出,商店不對個人開放,居民不能外出採購生活用品,武漢居民已經在家悶了二十餘天,嚴格封鎖令一下,炸了鍋,平時各種不適的人要看病、老人小孩急需用藥的、要做飯送給住在附近的媳婦的……都被禁止了。此刻之後,家家戶戶的飲食問題就得借助於代購員,武漢有7,000多個社區(中國大陸稱為小區),每個社區通常會劃分為3到5個「網格」, 網格是指把社會服務網格化的一種管理模式,每個網格都會有一位網格員,常常是駐區的社區民警,封閉期間,每家開出採購清單,由網格員收集後統一購買。網格員更重要的是在封閉期間管理該社區,包含管控進出、測量體溫,引導人進出、消毒鞋底等,這必須是三班制的安排,很多志工投入這工作,估計武漢市可能有數萬志工之多。 為了阻止疫情失控擴散,採取了武漢封城這個嚴厲措施,犧牲了千萬人的自由,封鎖區內每天上演著可歌可泣的故事,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武漢居民(以及隨後整個湖北省)的犧牲,令人敬佩,它大幅降低中國大陸其他地區出現第二個武漢的風險。據估計,由於春節和疫情的雙重影響,在封城前約有500萬人離開武漢,這些人口約有六至七成是返鄉回湖北省內其他城市準備過年者,這也是後來疫情快速蔓延至整個湖北省境內的原因。 1月23日上午武漢封城後,1個小時後,緊鄰武漢的鄂州也緊急宣布鐵路車站通道暫時關閉,並對主城區居民實行出行管控措施;同一天晚間22時,潛江宣布封城;24時起,黃岡也正式宣布暫停市內交通,開始封城。隔天24日,湖北荊門、咸寧、黃石、恩施、孝感、宜昌、隨州與十堰等地級市也紛紛宣布封城舉措,不同程度上暫停了上述城市管轄範圍內的鐵路、高速與普通公路交通,特別暫停了市域管轄範圍內公交、長途客運等公共交通。湖北16個市(州)中,襄陽市是最晚實施封城的地級市,直到1月27日,襄陽市才規定高鐵和普通鐵路車站進站通道暫時關閉。 在1月23日至27日這幾天內,湖北省各市州均已實質實施了封城措施,然而,為有效切斷傳染源,阻斷傳播途徑,遏制疫情擴散蔓延趨勢,在疫情進入最後關鍵期的階段,2月16日,湖北省人民政府發布通告:城鄉所有村組、社區、社區、居民點實行24小時最嚴格的封閉式管理;嚴管外來車輛,非必需不進出;嚴管外來人員,非必要不入內;所有非必需的公共場所一律關閉,一切群眾聚集性活動一律停止,出入必須持有通行證,聽說在街上沒有通行證的人會被抓起來,強制隔離14天;另外,還強化居民健康全面排查,對所有居民開展篩查,做到「不漏一戶、不落一人、不斷一天」,確保全覆蓋、無盲區;以及所有疑似、確診新冠肺炎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和不能明確排除新冠肺炎的發熱病人,必須送集中隔離點單人單間觀察,不得居家隔離留觀等措施。此時已是封城第25天,大部分民眾對這嚴格的封省命令其實已無感,因為早已實施多時,民眾反而是有種對病菌最終殲滅戰的期待。在嚴格封省之前,2月12日,十堰市張灣區和孝感市大悟縣都發布了「戰時管制「的命令,這公告稱所有樓棟一律實施全封閉管理,所有居民非醫護人員、醫藥物資從業人員、抗疫公務人員和水電油氣、通訊網路、糧食蔬菜等基本民生保障從業人員,不得出入樓棟。在這之前,雖然有封城措施,也有社區管制,但下樓透氣抽菸仍是允許的,但戰時管制命令發布後,均不得下樓,完完全全只能待在家中,但這管制僅有前述兩個小地區發布,隨後兩天內,黃岡市、孝感市雲夢縣也都發布類似命令,但並未出現「戰時」字眼,中國大陸專家也對於發布戰時管制有不同的看法。 除了湖北省之外,浙江省的杭州、溫州、台州、義烏,廣西的玉林、貴港、防城港等地也都實施了嚴格的居民出行管控措施,從具體執行內容上來看,這措施便是要求居民儘量不出門,避免交叉感染,因此多地的舉措內容中均明訂了嚴格的內容,譬如每戶家庭每兩天才能外出採購一次家庭物資。除此之外,對於居民外出上班,各城市也訂定了管控舉措,以湖北省為例,各地級市允許外出上班的居民僅涉及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在藥店的工作人員等,其他人員一律不得外出工作。 被強制封鎖在屋子裡的日子是相當不舒服的,精神壓力尤其大,煩躁感快速增加,正處於貪玩年齡的孩子們尤其難受,網上有個人寫到:他讓他小孩每天從客廳跑到餐廳,再從餐廳跑到臥室,早晚各幾次,藉此消耗掉小孩無盡的體力,相對地,也儲存了大人抗疫的能量。大人們則要面臨更多的問題,有些人工作沒了,解禁後反而面臨生存問題,當我們把染病的人隔離起來的同時,也把健康的人都禁閉了起來,時間久了,附加災害接踵而至,有人鼓勵著,健康的人也要活下去。從1月23日開始已經被禁閉了兩個月有餘,這期間,多出談心的機會,但吵架的機會也不會少,畢竟各家老小過去從未像這樣天天廝守一起過日子,尤其是房子小的家庭。閉關的日子久了,樂觀的人悠然吟起黃鶴樓詩詞表達他的心境:不望煙花三月下揚州,但願煙花三月能下樓。 2月24日(封城第33天),上午,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第17號命令,突來的開城令讓許多人振奮,以為已可恢復自由,熟知,三小時後,第18號命令取消17號令,空歡喜一場,其後原因不明,大家修改成語為「朝令午改」,在中國大陸,什麼都可能會發生,就像封城一般。 湖北省千萬普通人,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生活被重新分割、春節被重新定義。社會為這次疫情付出高額的代價,包括親情、人情、健康和經濟。網路上出現不少瀕臨失控的留言,一位家住武漢的人說:「這是她第一次哭著度過的春節」,還有人寫到「大過年的,為什麼要分別,為什麼要拚命?」 封城世界下,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被病毒感染的病人在封城環境下,設法到了醫院,排隊竟達數百米遠,等待治療的時間可能超過數個小時,有些人在等待過程中倒下了,也有人被告知,因為沒有病床,他們必須回家等待,這其中有些是新冠肺炎患者,也有可能只是普通感冒患者,他們交叉傳染,疫情一開始時較為混亂,很多人因為得不到妥適的救治從輕症轉為重症,有很多人因此而去世。 有一位29歲的彭姓醫生在2月20日去世了。他原本規劃初八結婚,疫情爆發後,他把婚禮延後,回到醫院參與救人工作,然而,他卻不幸被感染後去世,從此,他的新娘再也見不到她的愛人。 另一位姓肖的病人臨終前,手寫身後願意把遺體捐出來做研究,很是感人,媒體廣泛報導,但更感人的是沒被媒體報導的另外四個字「我老婆呢」,人臨別前,心裡惦記的總是最愛的人。 常凱,曾被評為湖北電影製片廠標兵、先進工作者,其社會交友廣闊,關係良好,年初一其父發燒咳嗽、呼吸困難,送至多家醫院救治,均告無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還是一床難求,數日後撒手人寰。其母身心疲憊,免疫力盡失,亦遭感染,隨其父而去。常凱因照顧父母亦受感染,與其姊於2月14日病故,一場瘟疫,一家四口相繼過世。類似之場景,不斷在武漢上演,幾乎只要有一人染病,全家都會被傳染,為了不讓家人受害,亦有染病者在無病房得不到醫治的情況下選擇了輕身,多少家庭因此破碎。這些去世者的家屬,他們的傷痛之深,可能終身不能平復。 電視上流傳的一段影片,一位女兒跟在禮儀車後面嚎啕大哭,她的母親染病去世了,因為病毒的關係,必須馬上被送往火化場,女兒無法為其送葬,將來或許還不知道骨灰在哪,輕生重死是中國的傳統文化,這恐怕是兒女們心裡最大的疼。 封城世界下也存在很多平凡的偉大,人間溫暖。 男生的理髮週期一般是一個月甚至半個月一次,同樣地,醫護人員也需要理髮。他們理髮的理由,不是為了美觀或不舒適,而是為了避免戴防護服的時候產生縫隙讓細菌進去,理髮師成了在這場防疫作戰中一個微小但卻很重要的角色。 武漢實行交通管制之後,很多人的出行成了問題,特別是醫護人員的上下班,這時志工就成為了這個城市「流動的生命線」。很多志工是計程車司機,志工們承受著染病風險,當他們簽下「不顧生死、義無反顧」的志願書時,心中滋味,可能只有他們自己能懂。這些來自各行各業的志工,除了接送醫護人員之外,還負擔社區管理、採購、病患家屬的聯繫登錄等工作,每日見到生離死別的場景,其壓力之大難以想像。 鎖匠師傅是一個社會中非常平凡的角色,甚至常被遺忘,一位鎖匠師傅受訪說:武漢封城期間,他的工作基本上沒停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訂單都是在幫忙離家的居民餵食貓狗!有養寵物的人,一般春節回家,如果不是自己開車的話,帶寵物是很不方便的事,他們都會選擇寄養在寵物店或者留在家,大家原本以為幾天後就返家的規劃想不到此行一去二個月,從來沒有人會想到,解決這個問題的,是你平時走在大街上可能都找不到的鎖匠師傅。 疫情來了,它選擇了武漢,從它初發到擴散再到瘋狂,人們沒能在病毒抵達前攔住它,卻一直跟在它的後面追趕、消滅,但我們付出的是如此規模的代價。 ●鄂冏 武漢封城兩天後,1月25日半夜1時,手機收到簡訊,宜昌自當天(25日)上午6時開始封城。完成沒意想到,宜昌距離武漢約350公里,原以為疫情不會延燒到這裡,想不到她也宣布將封城了。 天人交戰很久,是馬上收拾行李、抱起熟睡中的小孩,叫醒老二(親戚的暱稱)半夜載我們去宜昌機場,以便清早離開,還是靜觀其變?我和太太決定按兵不動。一來,不確定六點後宜昌機場飛機是否會起飛?其次,我們沒機票,萬一到了機場當場買不到機票,可能會受困機場,寒天地凍,小孩子可能受不了;第三,老二送我們去機場,回程應該會超過6點,有可能因封鎖而陷於中途無法返回。所以,我們決定明日再見機行事,這個險不能冒。事後,我們認為這決定是不正確的,自那時起迄今,我們受困超過70天。 那一夜,我失眠了,有史以來第一次。 中國大陸太大,命令的傳遞與執行上有時間落差,事後發現,封城在鄉下地方的進展是緩慢的,想到那封到那,大約2日後才完完全全地封鎖,無法動彈。 隔天,26日,很早就醒來,發現宜昌三峽機場竟然沒封,不懂,封了路不封機場,民眾如何能去機場呢?不過,或許是個機會,一個可以離開的機會。正在納悶之時,手機又傳來一份公告,大意是:欲前往宜昌三峽機場搭機者,須集中至市區東火車站旁,統一搭乘巴士前往機場。我還查詢到隔天27日的票還有,那是一趟先往西飛到昆明,再往東飛回台灣的路線,雖然往回飛,但已是最好的選擇,單程票價一人1萬8千台幣,逃難時,已顧不得費用,頓時,有了希望。但,路都封鎖,如何去巴士站?我們的住處離巴士站約40公里,高速公路約1小時內可到,但已封不可走,或許還有小路,我決定探路,若確定可行,馬上買票,明天就走…… 當日中午吃飽約1點半出發,老二載我,帶著手機和一瓶水就出發。主要道路已封,我們直接走小路、鄉道和山路,結果駛了約五分之一路程後,突然前方路被土堆擋起來了,山貓正在鏟土設置路障,我們見狀只好回頭,不死心,往旁邊的小路彎了進去,往山上開,左拐右彎開了約數十分鐘,我們希望繞過那路障關卡,在一個村子裡詢問村民,他們告知不可能繞得過去,只好放棄。 我們回頭,當時已午後三點多,原本已欲放棄返家,但老二提議再試試看,嘗試了另外一條路,想不到挺順利,估計又前進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就在我們的鄉鎮與臨鎮交界處,公路路障出現,同時有民警看守,無法越雷池一步。老二的手機導航軟體很神奇,它指示我們可以往左拐入小路,我們決定嘗試。導航app帶我們在山上開了兩個多小時的山路,飽覽湖北鄉村美景,滿山都是小橘子果樹,獨棟的農宅坐落在各山腰,陣陣渺煙升起,頓是平靜與悠閒,要不是心急的在找尋回家的路,實在好想下車觀賞一番,山路彎曲且顛簸,左邊一個彎後又往右彎,上坡開上又下坡,我們完全依賴導航系統,兩個小時的路線太過複雜,我們已無法紀錄開過的路,心想,回程時還是靠導航即可。 根據導航系統定位,發現我們的位置似乎去機場比去巴士站還近,我們決定直接勇闖機場,一探究竟。導航系統建議的路線有時令我們心驚,不知是否接受建議,有些路小到只有一台自用車寬而已,有時看似要我們開進果園,我很佩服那個導航系統,它連鄉間小路都可導,實不知它是如何建議資料庫的。 當日下午近6時,我們終於前進到宜昌三峽機場附近,已開到機場跑道圍籬旁,行駛的路線依然像是無人通行的小路,這時導航出了些狀況,一直帶我們打轉,始終無法前進到機場入口。最後,終於走出迷途,就在前往機場入口的路上,最後一關,由警車看管封鎖,難越雷池一步,非常遺憾。原本要改前往巴士站,但時間已晚,還是決定返回,或許明天再嘗試前往巴士站。 我們已完全不記得如何來之原路,只好繼續聽從導航指示,但它也似乎忘了來的路,我感覺導航的路線來程並沒走過。沿途都是各式各樣的路障,有土堆、有卡車、有怪手,甚至也有樹木,大開眼界,把它都拍下來留念。我們就像隻草履蟲,每遇到障礙就折回走另一條,持續不斷地遇障、折返,估計遭遇路障不下10處,我開始意識到,我們好像回不去了! 事後我們知悉很多路障是當天下午才設的,等於是我們前腳才剛開過,後面路障就架設了起來。晚間七點多,我的手機已沒電,老二的手機不久後也沒電,車上充電系統故障無作用,頓時失去導航、失去聯繫方式,在月黑風高的夜晚,在山區的道路上,沒導航還到處封路,十分擔憂並且有一絲害怕。突然間,我們看到遠處加油站的燈光,加了油,也替手機充了電,心中燃起一絲生機。此時,另外一輛車開進加油站,我們一聊,得知他們也是要到我們居住的鄉鎮,有了夥伴,他們告知已經在此處從下午開始繞了超過六小時,仍無法離開,到處是路障。我們分析後,做了鼠年第一個重大決定:排除路障!要回家,只有闖過去,把路打開。 評估用車子做路障者我們動不了,決定找土堆路障下手。在一個路障前,迎面而來幾輛車,雙方在路障兩端閒聊,得知大家的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要回家,大家共同研擬對策。這幾台同好稍早已從前面的村莊農戶庭院借了鏟子和圓鍬,目標一致,大家互稱兄弟,分處路障兩邊,冷風的夜裡,有人挖土,有人鋪稻草墊厚止滑,以便讓車子可以駛過,花了一個多小時終於開啟了回家的路,剷平了土堆一角。第一輛車緩慢的通過,車身已碰觸到土堆,底盤亦已略為卡在土堆,經過前進後退的操作,它終於通過。老二的車是手排的,他要我來操刀過關,我坐上駕駛台後,心想,需一鼓作氣通過,馬上以超過三千轉的高扭力順利越過土堆,和戰友們互道再見與祝福後,我們持續後續的行程,此時已經夜間約10點了,鄉村的夜間原本應該寧靜無聲,被一堆行駛在農村小路的汽車破壞,實在不願意打擾他人生活,但是又何奈,都是亟欲返家的人。我們隨後又經過了兩處已被同好處理過的路障,順利通過,終於回到家。 朋友提醒我,排除路障這事不能張揚,免得被抓去關。幾天後,朋友傳來《交通部運輸部發出的緊急通知》,其中一段是「不得簡單採取堆填、挖斷等硬隔離方式,阻礙農村公路交通「,朋友開玩笑說,我們排除農村路障的義舉可能會因為挖得又快又好,被送到各地示範教學。 我們從下午1點半離開,回到家11點半,歷經10小時,差點回不了家。 當晚,第一次見到新聞提到可能派專機接送返台之事,很多朋友轉來訊息,然而,熟不知,我們去不了機場。 隔天,訊息發布,宜昌三峽機場也開始封閉,自此斷了搭機逃離返家的念頭。 〈本書摘自《返家:湖北武漢受困台灣人封城逃疫記》/時報出版〉

  • 武漢璀璨解封 九省通衢再連接

    武漢璀璨解封 九省通衢再連接

     歷經整整76天的封城管控,武漢江城三鎮交通恢復暢通;8日零時整,兩江四岸,燈光璀璨,一場見證解封歷史時刻的大型燈光秀震撼上演。武漢關的鐘聲敲響,江上,滿載貨物的輪船響起久違的起錨汽笛聲。零時50分,西安開往廣州的K81次列車從武昌火車站緩緩駛出,這是武漢市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後,首批400多名旅客乘坐火車離漢,前往湖南、廣東等地。  武漢市內75個離漢通道管控卡點全部撤除。京港澳高速公路武漢西收費站六股出城通道上方指示燈由紅轉綠,橫亙於道路中央的隔離護欄被快速移開,所有道口依次打開。在武鄂高速龔家嶺收費站,等待出城的車輛已排成單列等待,現場員警稱,車隊長約3公里。  乘客掃健康碼、測體溫  同一時間,見證了武漢百年滄桑的江漢關鐘聲再次敲響;長江、漢江兩江四岸近千座樓宇和橋樑也一起被點亮,迎接這座城市的回歸。燈光秀打出所有支援省區市名字,武漢用這種方式,告訴大家,武漢會永遠記得這份恩情!  這一刻,素有「九省通衢」之稱的武漢,重新恢復與外界連接。今年的「超級月亮」如約現身蒼穹,困囿於陰霾的武漢終守得雲開見月明。  輪渡也恢復營運。8日6點45分武漢中華路碼頭,搭乘輪渡乘客須掃健康碼、測體溫,入閘口到候船區,需再次掃碼,才能登船,工作人員體溫情況也會一一記錄核驗。  尖峰時段 再現堵車狀況  武漢市8日起恢復計程車營運。計程車實行一車一碼,駕駛員全程戴口罩為乘客提供服務,乘客憑健康碼綠碼實名登記掃碼乘車。漢口火車站公交樞紐站,乘客有序排隊、掃碼乘車。公車每營運一趟後都會消毒一次。  武漢解封第一天,早高峰時段市區部分路段出現堵車現象。網友慨歎,這才是熟悉的武漢。  8日清晨,武漢天河機場以水門禮迎接首架抵達航班MF8095,該航班自杭州飛抵武漢,機場還為每一位抵達旅客送上小禮物。從武漢出港的東航MU2527航班,成為天河機場恢復國內客運航班的第一飛。起飛前,機長打開窗戶,豎起大拇指點讚。

  • 時隔76天 武漢天河機場正式復航

    時隔76天 武漢天河機場正式復航

    4月8日零時起,武漢市解除出入武漢通道管控措施,武漢天河機場恢復國內客運航班,今日早晨7點25分,武漢天河機場復航當日的首架飛往三亞的出港航班東航MU2527航班起飛,代表武漢機場暫停商業客運航班76天後正式復航。

  • 武漢天河機場恢復國內航運:憑「綠碼」通行

    武漢天河機場恢復國內航運:憑「綠碼」通行

    根據大陸國家民航局通知,自明天(8日)零時起,恢復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國內客運航班。該機場今天(7日)發佈了恢復國內客運航班乘機指南。在值機櫃台,旅客應主動出示「綠碼」、有效乘機證件,並按照航空公司或目的地城市的防疫要求,填寫相關表格或出具相關證明文件,工作人員核驗無誤後為乘客辦理乘機手續。 通知提醒,從武漢前往大陸其他城市,除湖北健康碼外,旅客還需要瞭解目的地城市的相關政策,否則可能影響出行。建議旅客在購票前先諮詢航空公司,提前瞭解並遵守目的地城市疫情防控相關規定。 通知提醒,旅客在進入航站樓前,先掃描「武漢戰疫」二維碼,憑「綠碼」通行;沒有申領湖北健康碼的老人和未成年人,憑社區(村)開具的健康監測證明通行。在航站樓入口,旅客需接受「非接觸式」體溫檢測,如您的體溫超過37.3℃,將按照省市防疫部門相關規定處理。 此外,疫情期間,武漢天河機場自助值機設備和網上值機將臨時關閉,旅客必須前往人工值機櫃台辦理乘機手續。在值機櫃台,旅客應主動出示「綠碼」、有效乘機證件,並按照航空公司或目的地城市的防疫要求,填寫相關表格或出具相關證明文件,工作人員核驗無誤後為旅客辦理乘機手續。 通過安檢時驗證時,旅客應主動取下口罩,向安檢員出示有效乘機證件、登機憑證和「綠碼」,配合安檢人員核驗身份,短暫摘下口罩不會被感染。 按照民航局相關規定,多數免洗洗手液含有高濃度酒精,酒精的體積百分比含量>70%,不能托運,也不能手提或隨身攜帶;酒精的體積百分比含量≤70%的消毒劑不能手提或隨身攜帶登機,但可以托運,托運時應放置在零售包裝內,每瓶不超過500mL。建議隨身攜帶含有酒精的小型免洗洗手液、消毒濕巾或棉片,以便清潔雙手和可能觸碰到的地方。 此外,如果旅客從大陸其他城市飛抵武漢,應在行李提取區掃描「武漢戰疫」二維碼,憑「綠碼」或其他省市健康碼出站。如果旅客在14天內有境外旅居史,還需要掃描「戰疫幫」二維碼,並在申報點主動向工作人員申報。

  • 湖北相關航線已開通逾百條 機票預訂翻倍

    湖北相關航線已開通逾百條 機票預訂翻倍

    大陸旅遊出行網路交易服務平台飛豬的數據顯示,目前已經有25家航空公司開通3月29日後的湖北相關航線銷售,航線超過100條,主要覆蓋目的地包括:深圳、上海、廣州、杭州、重慶、成都、西安、福州、溫州、廈門、桂林、青島等。 根據大陸民航局通知,3月29日零時起恢復湖北省除武漢天河機場外其他機場的國內客運航班,暫停63天的湖北客運航班今日正式復航。 飛豬數據顯示,從預訂看,多條航線的復航首日機票提前一天已經售罄。同時,過去一周,預訂清明假期湖北相關航班的用戶增長較前一周增長近2倍,五一假期的預訂增幅也達到約1.6倍。 依據民航局通知,武漢天河機場也將於4月8日開通。飛豬平台上顯示,近一周預訂武漢進出港航班的用戶較一周前增長120%,出行時間大部分為4月中旬至5月。

  • 武漢地鐵復駛 湖北航班境內復飛

    武漢地鐵復駛 湖北航班境內復飛

     武漢封城解除倒數,地鐵、航班全面動起來。武漢地鐵停運65天後,28日重新開張,需刷健康碼才能上車,且要間隔入座。湖北除了武漢的所有機場,29日起恢復國內航班,武漢機場則將於4月8日恢復航班,不過都僅限大陸境內航班,不飛國際和台港澳航線,也暫不飛北京。  綜合陸媒報導,28日5時25分,武漢地鐵2號線首列列車從常青車輛段緩緩駛出,這是自1月23日武漢地鐵暫停運營後,發出的首班開放給市民搭乘的地鐵,也代表武漢地鐵正式恢復運行。  目前恢復運行的184個車站,已安裝200台紅外線測溫設備,進站前須先接受檢測;地鐵車廂內指示乘客間隔入座,原本一排6人的座椅,貼上3張標籤,乘客只能坐在有標籤的座位,且每個車廂都配有一名隨車安全員,引導乘客上下車,並提醒掃健康碼和配戴口罩。  大陸民航局27日則發布《關於恢復湖北省民航航班的通知》,29日零時起,恢復湖北省除武漢天河機場外其他機場的國內客運航班;自4月8日零時起,恢復武漢天河機場國內客運航班,不過,因防疫需要,暫不恢復國際港澳台航班,也暫不允許往返北京。  人流受限,物流則全面開啟,《通知》鼓勵貨運航空公司增開國內、國際貨運航班,鼓勵客運航空公司不載客運輸物資,做好供應鏈保通保運保供工作。從武漢發車的中歐班列,28日上午也重新啟航,載了50個集裝箱,預計15天後抵達德國杜伊斯堡。  武漢的對外交通即將開通,但湖北台商的返家之路卻依然坎坷。針對台媒稱「湖北台辦正透過各種方式阻撓滯鄂台人從上海返台」,湖北台辦28日表示,台灣政府的「註記管制名單」,才是台胞返家最根本的障礙,目前正協調相關單位,為台胞開具離開湖北需要的健康監測證明,也再次呼籲台灣接受從武漢起飛的運送方式,本著就近便利原則,不要阻擋。

  • 武漢解封倒數 鄂鐵空運漸恢復

    武漢解封倒數 鄂鐵空運漸恢復

     武漢封城解除倒數,地鐵、航班全面動起來。武漢地鐵停運65天後,28日重新開張,需刷健康碼才能上車,且要間隔入座。湖北除了武漢的所有機場,29日起恢復國內航班,武漢機場則將於4月8日恢復航班,不過都僅限大陸境內航班,不飛國際和台港澳航線,也暫不飛北京。  綜合陸媒報導,28日5時25分,武漢地鐵2號線首列列車從常青車輛段緩緩駛出,這是自1月23日武漢地鐵暫停運營後,發出的首班開放給市民搭乘的地鐵,也代表武漢地鐵正式恢復運行。暌違2個多月後,再次聽到武漢地鐵的報站聲,市民王小姐表示備感親切,「象徵這是一班開往春天的地鐵。」  刷健康碼才能上車  目前恢復運行的184個車站,已安裝200台紅外線測溫設備,進站前須先檢測;地鐵車廂內指示乘客間隔入座,原本一排6人的座椅,貼上3張標籤,乘客只能坐在有標籤的座位,且每個車廂都配隨車安全員,引導上下車,並提醒掃健康碼和戴口罩。  今起先飛境內航線  大陸民航局27日則發布《關於恢復湖北省民航航班的通知》,29日0時起,恢復湖北省除武漢天河機場外其他機場的國內客運航班,如果天氣條件符合飛行標準,預計今天首個航班將是早上6點從襄陽飛往深圳的深圳航空9338次航班;自4月8日0時起,配合武漢解封,恢復武漢天河機場國內客運航班,不過,因防疫需要,暫不恢復國際與港澳台航班,也暫不允許往返北京。  28日0時24分,西安開往廣州K81次列車抵達武昌。這也是1月23日武漢封城以來,首班停靠武漢的旅客列車。28日0時起,武漢恢復辦理鐵路客站到達業務,出發業務要等到4月8日0時。  此外,據《長江日報》報導,武漢早餐店、水果店等小店復工率已連續2天上揚。資料顯示,截至3月26日,武漢的奶茶外賣訂單量3天增長近8倍。  50貨櫃運往德國  人流受限,物流則全面開啟,「通知」鼓勵貨運航空公司增開國內、國際貨運航班,鼓勵客運航空公司不載客運輸物資,做好供應鏈保通保運保供工作。  從武漢出發的中歐班次列車,28日上午也重新啟航,載了50個貨櫃,預計15天後抵達德國杜伊斯堡。

  • 湖北明恢復境内客運航班 各地4月陸續復學

    湖北明恢復境内客運航班 各地4月陸續復學

    湖北省民航局周五(27日)晚發通告,將於下周日(29日)零時起恢復省內除武漢天河機場以外所有機場的境內客運航班。據國家衞健委公布數據,截至27日止,大陸累計確診病例81394宗、3295人死亡;現有3128名患者尚在治療,其中重症病例921宗,疑似病例184宗。 國家衞健委通報稱,27日大陸共新增確診病例54宗,均為境外輸入病例;新增死亡病例3宗,均來自湖北。新增確診病例包括上海17宗、廣東11宗、福建6宗、天津5宗、浙江4宗、北京和遼寧3宗、內蒙古和吉林2宗、山東1宗。 湖北省民航局的通告中指出,雖然周日會回復省內除天河機場以外所有機場的境內客運航班,但國際及港澳台地區的航班將暫不恢復;同時,也暫時不會恢復湖北飛北京的航班;而武漢天河機場的境內航班將在4月8日恢復。而湖北省各機場境內外的貨運航班將一律在下周日零時恢復。 大陸各省市亦逐漸推動復學安排,截至昨晚,共20個省份宣布復學時間,包括陝西、山西、寧夏、青海、西藏、貴州、新疆、雲南、廣西、內蒙古,其中,青海、貴州、新疆等省區市學生已陸續「返校」;而四川、江西、安徽等省則將開學時間定在4月後。

  • 武漢之外湖北城市 25日恢復鐵路客站業務

    據第一財經報導,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公司通告,根據24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告》,自3月25日零時起,恢復辦理湖北省境內除武漢市17個(武漢、漢口、武昌、南湖東、湯遜湖、廟山、普安、紙坊東、後湖、金銀潭、天河機場、天河街、花山南、左嶺、烏龍泉南、土地堂東、山坡東站)鐵路客站外的到達和出發業務。

  • 武漢市4月8日起恢復武漢機場商業客運航班

    武漢市4月8日起恢復武漢機場商業客運航班

    武漢預定4月8日解除封城,而天河機場何時恢復運營成為各界下一步關注焦點。湖北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王本舉稱,武漢市將從4月8日0時起,恢復武漢機場商業客運航班,不含國際航班和北京往返航班。 湖北省政府新聞辦公室昨日召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解讀關於「解除離鄂通道管控和武漢市復工複產安排等事項」的通告。 王本舉指出,目前正商請國家民航局儘快恢復除武漢機場以外其他市州機場商業客運航班,不含國際航班和北京的往返航班,同時恢復國際航空在內的貨運航班正常運行。 王本舉表示,武漢市將從4月8日0時起,恢復武漢機場商業客運航班,不含國際航班和北京往返航班。

  • 湖北襄陽、恩施、神農架3機場明起復航

    湖北襄陽、恩施、神農架3機場明起復航

    據《楚天都市報》報導,湖北機場集團表示,包括:襄陽機場、恩施機場、神農架機場等三大機場3月25日正式復航。據介紹,恩施機場首航恢復恩施至杭州的航線,航班由長龍航空執飛。 25日,GJ8997次航班於7時35分從杭州起飛,10時到達恩施;GJ8998次航班11時從恩施起飛,12時50分抵達杭州。後續航班正在確定當中。 3月17日,恩施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全部清「零」,恩施8縣市全部為低風險地區。 3月20日,恩施機場已正式按下復工復航「啓動鍵」,全體員工恢復正常上班,3月25日起正式復航。 3月24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佈通告稱,4月8日零時起,武漢市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記者聯繫湖北省機場集團得知,目前暫未收到中國民用航空局有關復航的通知,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復航時間預計在4月8日之後。

  • 陸民航局協調第一批包機接運各地支援湖北醫療隊返程

    陸民航局協調第一批包機接運各地支援湖北醫療隊返程

    3月16日晚間,大陸民航局接到援卾醫療隊撤離重大航空運輸保障任務,立即徹夜組織,緊急協調第一批21架包機接運3000多名支援湖北醫護人員撤離武漢。 根據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需求,3月17日,國航、東航、南航、海航、深航、廈航、山航、天津航、華夏航、奧凱航共10家國內航空公司,分別安排飛機赴武漢,將來自天津、甘肅、青海、江蘇、四川、山東、海南、寧夏、新疆9省(區、市)的22支醫療隊接運回各省(區、市)。 此次包機任務是民航首次執行支援湖北醫療隊撤離任務,後續,民航局將根據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需求,繼續接運支援湖北醫護人員返程。

  • 武漢機場防疫嚴 人員醫用級防護

    武漢機場防疫嚴 人員醫用級防護

     受前班華航包機延誤4個多小時影響,第二班由東方航空執飛的包機直到昨凌晨4時許才降落桃園機場,機上旅客除戴口罩、穿藍色防護衣,戴護目鏡外,機長也穿著全罩式隔離衣,隨行協助防疫的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昨表示,武漢天河機場工作人員的防疫裝備,似乎更優於台灣。  王必勝指出,前晚天河機場只有這2班包機,機場內除返台國人及機場人員外都空無一人,他觀察到陸方不管是海關還是其他工作人員,防護裝備都較我方優秀,甚至達到醫用等級,在飛機上俯瞰時,也看到高速公路上無任何人車,顯示當地管控仍相當嚴格。  另從武漢台辦的口中得知,目前疫情已比先前大幅好上許多,但我指揮中心仍對於陸方的真實疫情保守以對。王必勝說,華航包機裡進行分區隔離,把健康、無感染風險的民眾安排在前排,登機前也用貼紙分辨有無風險,有病毒汙染風險的人坐後排,必須間隔5排確保安全,但東航未採取此作法。  至於外傳18名台胞已到機場,不願意接受檢疫程序而被拒絕登機,不過,據了解,有些人是才剛做完檢疫,報告還沒拿到就被通知要報到出發,並非拒絕檢測。  桃機國境單位統計,原訂有407名搭機旅客,但有部分未報到、有因檢疫問題未搭機,使得返台人數比原先規畫少。總計兩架次專機所搭載的旅客共361人,包括華航169人、大陸東航192人。

  • 不斷更新》第2班東航武漢包機 半夜2點起飛 清晨4點抵達桃園機場

    不斷更新》第2班東航武漢包機 半夜2點起飛 清晨4點抵達桃園機場

    (04:30更新)第二班大陸東方航空於11日半夜2時08分起飛,清晨4時08分抵達桃園機場。 (23:40更新)華航武漢包機23:37降落桃園機場 (22:00更新,機上人數變動)華航武漢包機共載運169名台胞,加上10名隨機檢疫官及醫護人員,12名機組人員,總共191人返台。 (21:40更新,21:46起飛,預計23:53到) (21:10更新,媽媽發燒,爸爸和小孩一起下機) (20:50更新,1名旅客體溫過高)中華航空10日晚間載運武漢台胞的專機,因旅客報到與檢疫問題,有29人未登後,符合搭機的旅客173人在登機後,晚間8時25分從武漢天河機場後推後,飛機上1名旅客健康情況有異,突然出現體溫過高、身體不適情形,為求慎重,專機又滑回停機坪處理,起飛時間還無法確定。 華航這架專機原訂10日下午5時起飛回台,一再延誤至晚間8時25分後推,沒想到後推後又出現旅客身體不適的突發狀況,載運過程一波三折。 (19:30更新,華航延遲)協商已多時的第2班載運武漢台胞返台專機在10日中午起程,這次是由中華航空派出CI542空中巴士A330-300型客機執飛,13:05分從602接駁機坪後推,13:16分起飛,前往武漢。預計17:00從武漢起飛、19:45抵達桃園。不過截至19:30止,華航CI542包機仍未自武漢起飛。 中華航空派遣3名前艙機師,以及8名後艙空服員服勤。另外,衛福部檢疫官及醫護人員有13名,包括小兒科、婦產科等專科醫師,在抵達武漢時,會對返台的台胞展開檢疫作業後,全程監控台胞身體狀況,跟隨台胞一起返台。 東航部分,則由東航MU7871客機,預計17:00先自上海起飛往武漢、20:00-20:30從武漢起飛、23:00-23:30抵達桃園。 華航包機原定旅客202人,但因11人未報到,18人未配合檢測不搭機,因此旅客為173人,加上機組員12人、醫護10人,共計195人。

  • 武漢封城 減少病毒八成國際傳播

    武漢封城 減少病毒八成國際傳播

     武漢「封城」對延阻大陸國內外新冠病毒傳播的貢獻,獲得國際學術論文認證──6日發表於《科學》期刊的論文指出,武漢出行禁令不僅延緩大陸國內病毒傳播3到5天;截止2月中旬,更減少近80%的國際傳播。  此篇論文由復旦大學與美國西北大學、華盛頓大學等機構攜手合作,運用全球流行、流動模型GLEAM,類比武漢出行禁令、國際旅行限制,對新冠病毒傳播的影響。研究結果發現,1月23日開始的武漢出行禁令,延緩國內病毒傳播3到5天。且截止2月中旬,減少近80%的國際傳播。  連續2天無境內新增  9日駐北京日本大使館向日僑通報,大陸外交部10日起暫停日本公民免簽措施。當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中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李克強主持召開領導小組會議指出,北京等出入境人員較多的口岸,要依法實施縝密的防疫管理。大陸外交部暫停日本公民免簽,應是配合此一指示的後續措施。  根據大陸國家衛健委官方網站9日訊息,截至8日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40例,為1月20日起公布此一數據的新低;湖北新增36例全在武漢,也寫下最低紀錄。新增死亡病例22例,包括湖北21例、廣東1例,累計確診8萬735例、死亡3119例。  8日除武漢以外,大陸已連續2天無境內新增確診病例;武漢當地新增無疫情社區1027個,湖北16市州連續4日新增為零;新增報告境外輸入確診病例4例,均來自甘肅,累計境外輸入確診病例達67例。大陸現有確診病例1萬9016例,已降到2萬例以下。  9日也再度傳出,抗疫前線醫師不幸殉職的消息。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朱和平退休被回聘,2月中旬感染新冠肺炎入院治療,9日上午搶救無效辭世;成為抗疫期間,武漢市中心醫院染疫去世的第四位醫師。之前殉職者尚有「吹哨人」眼科醫師李文亮與眼科副主任、主任醫師梅仲明,以及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學慶。  力爭今日全部休艙  截至8日下午,武漢的14家方艙醫院已有11家休艙,患者陸續分流至定點醫院。武漢市的方艙醫院自2月5日開始收治首批患者,迄今已運行33天,共計收治新冠肺炎輕症患者逾1萬2000人。大陸國家衛健委醫管中心有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為「最後力爭在3月10日左右把方艙醫院全部休艙」。  此外,8日大陸網路上流傳的《湖北機場集團關於做好復工復航準備工作的通知》,引發各界熱議甚至猜測,自1月23日起暫停商業客運航班的湖北各機場即將復航。為此武漢天河機場發布聲明強調,通知管理人員返崗屬公司內部正常工作安排,並不代表已正式確定具體的復航日期。  針對《湖北機場集團關於做好復工復航準備工作的通知》的內容,提及「集團職能部門和各板塊公司職能部門3月10日開始正常到崗上班」,武漢天河機場官微@武漢機場楚天情發布聲明,回應網上傳聞時指出,並不代表已正式確定具體復航日期。湖北疫情近日已出現好轉,提早做好復航準備也屬正常。

  • 湖北各機場將復航?武漢機場:提前準備

    湖北各機場將復航?武漢機場:提前準備

    8日一則《湖北機場集團關於做好復工復航準備工作的通知》在網路流傳,引發各界猜測,自1月23日起暫停商業客運航班的湖北各機場即將復航。武漢天河機場發布聲明強調,通知管理人員返崗屬公司內部正常工作安排,不代表已正式確定具體復航日期。 針對《湖北機場集團關於做好復工復航準備工作的通知》的內容,提及「集團職能部門和各板塊公司職能部門3月10日開始正常到崗上班」,「武漢天河機場官微@武漢機場楚天情」發佈聲明回應網上傳聞,強調並不代表已正式確定具體復航日期。湖北疫情近日已出現好轉,提早做好復航準備也屬正常。 聲明全文如下: 今天,我司一則關於做好復工復航準備工作的通知在網上流傳,引發部分網友關注。為消除公眾誤解,現就有關問題澄清說明如下: 1.我司所轄武漢天河機場及省內支線機場嚴格執行湖北省及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部署,於1月23日起相繼關閉離漢離鄂通道,暫停了商業客運航班運行。在此期間,我司為保障全省疫情防控航空運輸任務,持續保持了正常工作狀態。此次通知部分管理人員返崗,屬我司內部正常工作安排。 2.武漢天河機場是國內大型繁忙機場。機場由暫停商業客運到恢復常態化航班運行,各項準備工作十分繁重,我司根據工作需要,提前為復航做好人員培訓、設備檢修、安全檢查等準備工作,屬必要的正常安排,不表明已正式確定了具體復航時間。武漢天河機場及省內支線機場何時復航,我司將嚴格按照國家統一部署和省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的決定執行。 我們相信,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疫情終將過去,機場復航可期。我們期待:您成為我們尊貴的客人,從天河再出發、再起飛!再次衷心感謝廣大網友對湖北機場集團的關心、支持和厚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