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然氣發電的搜尋結果,共370

  • 六輕油槽逾2萬個 雲林縣府憂工安

    六輕油槽逾2萬個 雲林縣府憂工安

     麥寮電廠3部燃煤機組將在2024年、2025年除役改為燃天然氣,不過,麥寮六輕廠有2萬多個油槽,工安令雲林縣政府相當憂心,日前請專家學者協助評估,張麗善強調,不論改善空汙或能源轉型,縣府願積極配合,但必須是在「安全」前提下。

  • 麥寮電廠3年後燃煤機組除役轉燃天然氣 縣府:安全前提下

    麥寮電廠3年後燃煤機組除役轉燃天然氣 縣府:安全前提下

    麥寮電廠3部燃煤機組將在2024年、2025年除役改為燃天然氣,因麥寮六輕廠有2萬多個油槽,工安令雲林縣府相當憂心,日前請專家學者協助評估,張麗善強調不論改善空汙或能源轉型,縣府都願積極配合,但必須是在「安全」前提之下。

  • 因應2025年發電 中油今再拿下卡達15年新天然氣約

    因應2025年發電 中油今再拿下卡達15年新天然氣約

    因應2025年天然氣發電占比5成,中油今天(7日)與卡達國營石油公司(Qatar Petroleum)以視訊簽署一紙新的「液化天然氣買賣契約」(SPA)。從2022年起,由卡達國營進口每年125萬噸液化天然氣,為期15年。

  • 豐德電廠提高天然氣用量環評卡關 8月底補正再審

    環保署6日進行森霸電力豐德天然氣發電廠提高天然氣用量變更專案小組審查,由於提高發電量讓天然氣用量年增22萬噸,配合政府增氣減煤政策,不過環評委員認為,由於天然氣增加也相對排放增加,要求豐德電廠詳列氮氧化物小時排放濃度與年排放量計算過程,檢核減量合理性;補充空氣污染物排放增量抵換規劃及評估提升發電效率。

  • 油價明連8漲 10月電價也蠢動

    油價明連8漲 10月電價也蠢動

     下半年通膨壓力鍋炸!明天(5日)國內油價將連8漲,95無鉛汽油售價逼近30元大關,創逾2年新高。由於中油本月也調漲台電天然氣價,10月電價更是蠢蠢欲動,燃料成本居高不下也看漲3%。除非政府出手凍漲,否則「油電雙漲」將成今年趨勢。

  • 錢景佳 美企ESG投資催油門

     近年各國為了對抗氣候變遷加強法規監管,再加上投資人環保意識高漲,促使企業加速環境、社會、企業治理(ESG)投資。這類投資往往金額龐大且耗時多年,投報率也難以量化,但企業依舊看好長期前景。

  • 需求火熱 美天然氣價格倍增

    需求火熱 美天然氣價格倍增

     去年天然氣市場供應過剩導致能源業者減產,如今各地經濟復甦後需求大增,使天然氣價格較去年增加將近一倍,且分析師預期這波漲勢將持續,美國家庭電費與製造成本恐將上漲。  上周美國鳳凰城、拉斯維加斯、洛杉磯等地氣溫飆至攝氏38度以上,冷氣用量暴增使美國天然氣期貨價飆漲。18日收盤天然氣期貨價達到每百萬英熱單位3.215美元,較去年同期上漲96%,創下2017年以來入夏最高價格。21日盤中則下跌1%,報3.183美元。  除了美國之外,被視為西歐指標的荷蘭天然氣期貨價也在過去一年上漲一倍以上,而亞洲液態天然氣價格也在6月年增四倍以上。由於天然氣是火力發電主要燃料之一,天然氣價格飆漲連帶助長煤價,使澳洲燃煤期貨價在6月年增一倍以上,創下將近10年來最高紀錄。  美國人已經開始感受到天然氣漲價帶來的影響,因為去年興起的居家辦公潮讓許多人整天待在家,無法在公司吹免費冷氣,如今必須自行負擔整天在家所消耗的電費。  除了火力發電使用天然氣之外,舉凡塑膠、肥料、煉鋼到水泥等製造業都消耗大量天然氣,因此天然氣漲價也提高製造業成本。  休士頓投資銀行Tudor, Pickering, Holt Co.董事長芬頓(Colin Fenton)表示:「這些都是天然氣產業欠缺投資造成的後果。」  美國天然氣產能在2019年12月達到頂點後便開始下滑,至今年3月為止已連續11個月產量萎縮,主因是去年初疫情爆發後製造業一度停擺,造成天然氣供應過剩、價格暴跌。能源業者紛紛減產以對,即便近日經濟復甦也不敢冒然擴大產能。Baker Hughes資料顯示目前開採中的美國天然氣鑽油井共97個,只比3月多出五個。  在美國天然氣產能偏低之際,海外客戶進口需求增加,而美西乾旱也助長天然氣發電需求,種種因素導美國天然氣庫存下滑。往年美國都是趁春夏累積天然氣庫存,以備冬季能源需求擴大時使用,但目前美國天然氣庫存較去年同期減少16%,也比前五年同期平均值減少4.9%。

  • 工商社論》台灣過度倚重燃氣發電的風險

    工商社論》台灣過度倚重燃氣發電的風險

     過去數十年,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倡議不在少數,各項峰會、經濟體、國家也不斷訂出各種減碳目標,朝向全球綠化(greening)及減碳(carbon reduction)的方向各自努力,但至今各項目標卻多以跳票收場,全球減碳成效甚微。統計資料亦顯示,2018年全球年度脫碳率(Change in Carbon Intensity 2017~2018)僅有1.6%,遠低於《巴黎氣候協議》所訂定的3%目標。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各國雖期待藉由大幅發展再生能源,努力追求減碳的目標,但由於目前再生能源相對傳統能源成本效益差距甚大,且發電仍極不穩定,各國政府在面臨經濟成長壓力下,無法在短時間內由傳統能源(尤其每度電排碳量最大的燃煤火力發電)大規模地轉向再生能源。此時,增加燃氣發電便被視為各國能源轉型中的新顯學。  燃氣發電成為全球能源要角有其天時地利之故,一來是美國頁岩氣革命後,液化天然氣(LNG)價格出現大幅度下滑,更帶動美國乃至全球天然氣相關產業蓬勃發展;二來是使用天然氣的燃氣發電,相對燃煤的火力發電排碳量較低,燃氣電廠的每度電二氧化碳(CO2)排放量大約僅是燃煤電廠的40~50%;三是燃氣發電技術成熟且發電極具彈性。因此,燃氣發電被許多國家規劃為減碳的過渡燃料,也就是先從燃煤發電過渡到燃氣發電,再逐步以再生能源取代燃氣發電。這樣一來,即能兼顧經濟成長所需,又能減少碳排放。  正因如此,即便去年受到COVID-19疫情大流行影響,全球經濟成長衰退3.5%,導致能源消耗大幅減少的情況下,天然氣需求僅下滑1.9%,遠遠低於石油及煤炭需求的大幅縮減,2020年美國天然氣發電的需求甚至還逆勢成長2.0%。而高舉「2025非核家園」目標的台灣,亦將燃氣發電視為能源轉型的莫大助力。  問題是,將燃氣做為過渡燃料以兼顧減碳與平衡經濟衝擊之舉,看似合情合理,事實上卻存在爭議。今年5月18日國際能源總署(IEA)發布報告《Net Zero by 2050》所提出的減碳六大措施中,即包含了立刻停止投資新石油和天然氣開發案,原因就在於燃氣發電排碳量雖較低,但仍屬於傳統能源的範疇,美國康乃爾大學生態與環境生物學系教授霍華斯(R. Howarth)更直指,天然氣對全球暖化的危害遠遠被低估了。  因為天然氣主要成分為甲烷(CH4),屬於京都議定書中定義的六種「溫室氣體」之一,減碳的目的是減少暖化,但如今為了減碳而增加甲烷排放,豈不是捨本逐末。而且,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研究資料顯示,甲烷的百年平均全球暖化潛勢(global warming potential)為二氧化碳的25倍,20年平均暖化潛勢為二氧化碳的72倍,亦證明了燃氣發電對環境仍明顯有害。  其次,天然氣從生產到運送至全球各地天然氣儲存設施過程中的洩漏量(1.9~5.6%),也未被考量進去。霍華斯教授更表示,如果是用液化天然氣(LNG)發電,其過程中二氧化碳和甲烷的排放量,比頁岩氣或傳統化石氣至少高出25%。  基此,過去數年間,國際間也漸漸對以燃氣發電作為過渡到再生能源的橋樑產生質疑,認為這種能源轉型進程的「過渡」解方恐過於誇大。不過,支持燃氣發電者認為,隨著技術進步與完善,燃氣發電過程中衍生的甲烷排放與洩漏情況已有改善,且仍具備低成本、發電彈性較燃煤發電為高、補足再生能源穩定性不足、緩解降低短期空污之急等優勢,使LNG縱然未能如原本預期般提供乾淨能源,卻仍是在排除核能後一個相對可接受的燃煤發電替代方案。  但無論燃氣發電做為過渡燃料是否符合減碳目標,可以確定的是各國最終的能源發展目標依舊是綠能,也就是再生能源。而且,值得慶幸是今年5月份IEA報告指出,2020年全球再生能源新增發電容量年增率達45%,為1999年以來新高。尤其是近年來再生能源發電成本急遽下滑,使這樣的極高速成長在2021、2022年亦將是「新常態」(new normal)。反觀台灣,不僅再生能源發展速度遠遠低於國際平均水準,且在2020年台灣總發電量再創新高的情況下,燃氣增長9.57%、燃煤減少0.38%、燃油減少25.47%,而再生能源發電量卻不增反減0.84%。  確實,在執政者排除核能及民眾對燃煤發電造成空污的反感下,再生能源配合燃氣發電做為過渡能源,已成為台灣能源政策的唯一出路。但我國能源97%以上仰賴進口,又再生能源發展緩慢、核能及燃煤發電逐年淘汰下,導致未來台灣能源供給將有極大比例仰賴天然氣發電。只是,就算先不論前述天然氣發電仍對環境有害的缺失,單是過度集中的風險就讓台灣的能源安全堪慮,諸如LNG儲存的安全性、天然氣進口的海路恐因兩岸關係而中斷。因此,在符合全球減碳趨勢的前提下,政府的能源政策應有更務實的規劃,才能確保全台能源安全無虞。

  • 面對氣候變遷,政府別砸了一手好牌

    面對氣候變遷,政府別砸了一手好牌

     近日台灣疫情嚴峻,死亡人數也不斷攀升,均應歸咎於政府明顯準備不足,先是不願普篩找出社區潛在感染源,而後一再拖延各種獲取國際認證疫苗的可能,而今疫情失控都要怪蔡政府自己打爛了一手好牌。疫情固然可怕,但至少還能期待遲來的疫苗為我們帶來曙光。然而,筆者日前談到〈當台灣成為氣候變遷最危險的地區〉的風險仍然是進行式,而世界主要國家均已具體宣示減碳時程,唯獨政府仍置身事外,至今沒有解決問題的具體承諾(更無立法)。  筆者沉痛警告政府,持續短視忽略地球環境永續,我們的子子孫孫將因氣候變遷反撲而無安身立命之所。基此,重新調整我國能源配置是當務之急,應速從「煤、氣歸零」、「以核養綠」著手,而水力、風力、太陽能及地熱等再生能源一個也不能少!我們能努力的時間不多了,政府務必不可再砸爛以下每一張好牌:  一、依公投結果務實執行「以核養綠」能源政策!民進黨自成立之初,即以「非核家園」作為政治訴求,若是為了避免核武及核災倒還不算奢侈,但民進黨首次執政後將「政府應訂定計畫,逐步達成非核家園目標」訂入《環境基本法》第23條之結果,使得今日缺電的台灣還要奢侈的放棄乾淨、相對安全及永續的核電。其實,自政府於1971年十大建設建置核電廠至今,核電技術純熟且專業人才濟濟,老百姓毫無道理犧牲下一代的幸福,只為供奉好民進黨過時的「非核家園」神主牌!  其實人民在2018年就用「直接民意」公投(589萬票)表達「以核養綠」訴求,蔡政府卻選擇公然違背憲法人民複決權,至今仍未刪除環境基本法中過時、不合民意的「非核家園」條款。基上,蔡政府有責任盡速修法並以核能當作我國能源政策之主力。  二、燃煤、天然氣均應盡速歸零!正因為廢核使民進黨政府不得不另尋解方,結果是目前以氣代煤飲鴆止渴的「錯誤」配置。依經濟部官網能源政策是以「減煤」、「增氣」、「展綠」、「非核」為核心,預計在2025年將電力結構調整為天然氣占比從35%增至50%、燃煤從45%減為30%、再生能源從5%增至20%,而核電也將從11%降至0%。屆時不僅無核可用,超過50%天然氣(即甲烷)發電只會加速地球暖化的嚴重後果。  作為國際氣象研究權威的「美國太空總署」,在2018年便確認近年甲烷增加主因正是來自天然氣開採過程洩漏,並對全球「煤改氣」趨勢發出警告:「天然氣不僅不是扭轉氣候變遷的萬靈丹,更不該將其視為『乾淨能源』,這種迷思可能誤以為能『盡情使用』,反而加速全球暖化。」顯見,政府表面上減了惡名昭彰的煤,卻用同屬石化燃料的天然氣來補;殊不知1噸甲烷之暖化效應是1噸二氧化碳的33倍之高!難道專家建言到了蔡總統面前全都視若無睹?基此,燃煤與天然氣都應歸零才能真正減緩暖化,而侵害藻礁的「三接外推備案」也能順勢撤銷、迎刃而解。  三、發展再生,別忘了寶島地熱!現今再生能源占比不到6%,且以風電、太陽能、水力為主,不僅產值低且間歇性供電更是低效益。然而,蔡政府似乎遺漏我們地處板塊隱沒帶上的優勢,其實台灣擁有發展地熱的絕佳條件。據報台灣擁有相當10座核四廠的發電潛能,加上地熱能夠24小時發電,是可以好好運用的基載再生能源(詳《醒報》〈地熱能源穩定可靠 加速減碳值得開發〉)。土耳其近10年在政府大量支持地熱發展下,成長近13倍,值得我們學習!  蔡政府因無知及私心正自陷於疫情困境中,假如在能源及地球暖化政策上仍堅持非核,忽略民意與專家意見,最終受害的不只我們還有我們的子孫,屆時這些千古罪人還有幾個在位、誰能負責?(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林健男:務實面對缺電危機

    林健男:務實面對缺電危機

     上周國內發生一星期內二次停電事件,凸顯出台灣緊繃的缺電壓力,台塑董事長林健男擔憂表示,台灣再生能源發電不穩定,天然氣亦有運輸及儲存等問題,無法承擔「綠能取代核電、燃氣取代燃煤」能源轉型任務,疾呼政府務實檢討能源轉型政策,重新規劃最適能源發電結構配比,讓台灣穩定供電無虞。  近來全台輪流限電,一些大型企業甚至還被要求配合自行啟動發電機,或利用再生能源電力,為台電降載。對此,台塑董事長林健男在台塑年報致股東營運展望中特別提及,新冠疫情未歇,而台灣愈顯緊繃的缺電壓力,更對國家經濟、民生穩定造成嚴重考驗。  林健男表示,為了建構綠色能源,串接國際供應鏈,政府新修訂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規定,要求用電大戶須負擔10%再生能源義務,包含投資再生能源發電設備或繳交代金等;然而,台灣是獨立電網,而且再生能源發電不穩定,天然氣亦有運輸,以及儲存等問題,無法承擔「綠能取代核電、 燃氣取代燃煤」能源轉型任務,疾呼政府務實檢討能源轉型政策,重新規劃最適能源發電結構配比,讓台灣穩定供電無虞。  在石化產業景氣方面,林健男認為,今年疫情尚未完全獲得控制,需求恐無法恢復到疫情前水平,但因疫苗問世、且國際預測機構普遍認為全球經濟可緩步復甦,加上全球石化業擴建計畫已有部分傳出暫緩或延遲,預期今年石化景氣將優去年。  其中,大陸因疫情控制得宜,且海外供應鏈受疫情影響,部分訂單移轉大陸,加上110~114年「十四五計畫」將「建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並擴大傳統基建及AI、5G及大數據等新基建投資,有利提升台塑產品銷售。  林健男指出,近年PVC、EVA因歐美供給吃緊、太陽能應用活絡,報價齊創新高,利差豐收進補,面對疫後全球龐大基建投資與太陽能應用牽動之PVC、EVA供給缺口,台塑台灣PVC、大陸EVA擴建加速開展,預計111年底PVC總年產提高至141.5萬噸,112年第一季EVA年產上看10萬噸。

  • 工商社論》論台灣能源發展戰略從兩次停電談起

    工商社論》論台灣能源發展戰略從兩次停電談起

     要打贏一場仗,除了戰術,更要有戰略,多數人都清楚日本於二次世界大戰偷襲珍珠港這件事,日軍摧毀美國177架戰機、11艘戰艦,不過卻也因此氣得美國參戰,以致日本戰敗,這是典型的戰術成功、戰略失敗的例子。  戰爭的勝敗取決於戰略,國家經濟發展、能源政策同樣也得有戰略,1960年代台灣究竟是要發展進口替代的重工業,還是出口導向的輕工業,就有兩派意見,尹仲容、李國鼎力主出口導向,比起南美各國發展鋼鐵、汽車,我國致力於紗布、成衣、鞋襪看起來比較不起眼,然而從戰略高度而言,出口導向帶來更多的外匯,創造了更多的就業,更為隨後經濟奇蹟拉開序幕,今日視之尤見當年戰略眼光的遠大。  由此可知,戰術的成功只是一時的,有時戰術的成功恰足以引來最後的失敗,偷襲珍珠港如此,貿然發展重工業亦然,以此一思維來評估我國能源政策也發現我們正步入「戰術成功、戰略失敗」的道路。  近日全台發生了兩次大停電,引起廣泛議論,就以5月17日這次停電為例,長期以來台灣供電吃緊都是在中午,因為白天生產活動需大量電力,加以夏天中午炎熱,而太陽下山後便少有停電,奇怪的是,日前全台停電卻發生在晚上八點多,之所以出現這個情況,自然是長年推動非核家園所致。事實上,這段時間核電已逐年減少,再生能源則逐年增加,兩者雖然都可發電,但本質並不相同,核電屬基載電力,可以全年無休的發電,而太陽能屬尖載電力,只有白天供電,在這個供電結構下,晚間供電能力不足,理之必然也。  統計顯示,五年前我國電力裝置容量,核能占10.4%、太陽光電占3.6%,2021年3月核能占6.7%、太陽光電占10.4%,一長一消之間供電危機就出現了,若說如今太陽光電裝置容量600萬瓩即已面臨夜間限電風險,迨2025年太陽光電升至2,000萬瓩,核電全數除役,情況會變成什麼樣子,豈不讓人憂心?  政府的能源政策須有戰略思維,絕不能只是一種信仰,電力是為生活、生產活動服務的,我們自應保護生態,但也不能捨本逐末,偏執於一端。平心而論,每種發電方式都有負作用,燃煤、燃氣電廠會加重地球暖化,核電廠則有核污染風險,太陽能板日後回收對生態也是一大負擔,彼此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而已。依當局規劃,迨2025年的發電量依序是再生能源占20%、燃氣占50%、燃煤占30%,然而這樣的能源結構對台灣是好事嗎?以下是我們的三點看法:  第一、未必對生態更好:核電廠用過的核燃料如何最終處置,確實是個問題,但這個問題隨著處置技術成熟,日後或許有解,其污染是可追蹤的,然而燃煤、燃氣電廠的二氧化碳飄入空中,散入大氣層,對環境的影響是無法掌握的,隨著2025年核電廠全數除役,我們勢必更仰賴煤、氣,如此一來所造成的環境負荷必然更重,愛之適足以害之。  第二、對供電未必更穩:5月17日夜間停電已為2025年非核家園提前示警,屆時在太陽能、風力等再生能源供電占兩成的結構下,非僅太陽下山後的供電吃緊,每年七、八月颱風接連來襲也會使得風力發電、太陽光電停擺,更有甚者,海象不佳,天然氣船難以進港更將導致燃氣電廠有斷氣之憂。2025年這樣的發電結構在風調雨順的情況下尚可,一遇颱風、乾旱便有限電的危機,發電業變得跟農業一樣得看老天爺臉色過日子,供電穩定度可說是岌岌可危。  第三、不利廠商投資:充裕的供電是企業投資的重要考量,今年以來,最熱的七、八月還沒到就接連停電,還沒邁向2025年的供電結構已出現捉襟見肘,這樣的環境誰還敢來投資?長期以來企業一直有五缺的疑慮,五缺其中一缺就是缺電,2025年的供電結構,若不重新加以修正,恐將讓原本想投資的廠商打退堂鼓,對於想積極提振台灣投資的蔡政府,將是一大致命傷。  執政當局這些年在綠能的努力,有目共睹,短短五年已讓太陽光電的裝置容量由124萬瓩升至600萬瓩,在綠能戰場上又下一城,然而歷來戰術上的成功,恰足以形成戰略上的失敗,當2025年綠能發電占比兩成真實現了,燃氣、燃煤電廠也真得占了八成,這個能源戰略將把台灣帶入一個前所未見的供電不穩定時代,如此而想讓經濟居四小龍之首,豈非緣木求魚?  我們最後還是要提醒當局,電力供應雖應力求生態的保護,但也須盱衡自身的環境,我們是一個極端仰賴能源輸入的國家,有兩岸政治風險,還有颱風來襲的風險,能源政策若不納入這些風險,只一味堅持非核家園的信仰,豈不迂腐?這樣的信仰於台灣何益?一個戰術成功,戰略失敗的能源政策勢將陷台灣於危境,亡羊補牢,猶未為晚,盼蔡總統深思之。

  • 再生能源與電池結合 挑戰天然氣地位

    美國過去十年頁岩油開採技術革新,讓產量大而便宜的天然氣成為全美最大發電來源,但風力與太陽能等再生能源的發電規模擴大,和電力儲存技術提升,兩者結合起來令電力供應成本下降,使天然氣地位備受挑戰。 美國最大天然氣發電商之一Vistra擁有36座天然氣發電廠,目前不但沒有購買或興建新電廠計劃,反而打算在德州和加州投資逾十億美元,發展太陽能發電場和電力儲存部門來為其事業轉型,因為新科技正改變電力產業的面貌。 Vistra執行長摩根(Curt Morgan)強調會盡力讓公司投入新科技,不步百視達被串流影音取代的後塵。美國能源情報署(EIA)資料顯示,美國2019年約38%電力來源是天然氣。 再生能源發電來源已在美國電力市場取得一定程度市占率,加上電池生產成本下跌,讓業者更容易以電池把風力與太陽能等產生的電力儲存起來,不受太陽下山或無風等氣候因素影響,讓再生能源供電穩定度較過去大幅提高。 目前來自電池所儲存的電力,占美國電力來源比率不到1%,但專家認為只要電池儲電彌補再生能源過去無法全天候供電的缺點,就足以開始威脅到天然氣發電業者,在過去十年來已砸下數十億美元計的投資,使相關發電設備成為拖累獲利表現的「擱淺資產」(stranded assets)。 再生能源需求在美國崛起,跟政府大力推動有關。除了地方政府要求公共事業部門,必須有一定程度發電量是來自再生能源之外,聯邦政府的稅務優惠政策,也令太陽能與風力發電更具經濟競爭力。 拜登提出延長再生能源的稅務優惠來激勵企業發展電池儲電計劃,做為其推動2.3兆美元基建計劃的一部份,使目前正熱絡起來的能源儲存市場進一步發展。

  • 未來缺電、限電不可避免 李敏:蔡政府能源政策失敗

    未來缺電、限電不可避免 李敏:蔡政府能源政策失敗

    〈108年全國電力資源供需報告〉出爐,清華大學原子科學院院長李敏表示,這份報告是「在交差呼弄民眾」,蔡政府能源轉型政策已經徹底失敗,更表明未來幾年,缺電與限電已經不可避免。 李敏直言:「在非核家園的枷鎖下,再能幹的幕僚也掰不出滿足電力需求的說帖來,反正是在交差呼弄民眾,與其下半年還要痛苦一次,乾脆買一送一,將民國109年的資料就寫在一起了。」 李敏提到,供需報告的重點就是估算需要多少電、電從哪裡來,包括發電設施夠不夠、要興建那一種發電設施、各類型發電設施的供電量、發電的燃料供應是否有問題,以及備用容量是否足夠等數據。 李敏回顧過去幾年報告資料,107年報告預估114年的發電總量是2774億度,108年預估是3132億度,今年的報告提到109 年全年全國用電成長 2.5%,遠高於近10年平均,「完全不敢說114年預期發電總量」。 「神奇的是,為了呈現備用容量率,報告中有列出年度『尖峰附載』的估計值,如果可以估計此數據,一定可以估計總發電量,為什麼不敢列出來?」李敏直指,107年與108年報告都有一個總表,列出各年度規畫的燃煤、燃氣、核能、再生能源發電量。「打開今年的報告,這個表格不見了!為什麼不敢列出來?」數字列出來,才可一目了然,知道燃煤發電總量是不是有減少,知道液態天然氣進口設施的容量是否足夠,知道再生能源的發電量是否達到20%。 李敏提到,蔡英文能源轉型重點是發展再生能源與燃氣發電,取代核能與燃煤。報告數據顯示,109年風力發電裝置容量85萬瓩,為114年目標值 690萬瓩的12.3%;109年太陽能光電的裝置容量為582萬瓩,為目標值的30%。「即使114年真的能達標,這些設施發的電夠提供台灣民國114年20%的電力嗎?」 李敏認為,報告明確列出各類型發電設施的興建與淘汰,除再生能源外都是燃氣電廠,與以前報告比對,總量沒有太大的差異,台電公司規畫中的協和新二與通霄三部燃氣機組共520萬瓩沒有列進去,但多了490萬瓩的新增燃氣機組,文章中指出其中的100萬瓩是民營燃氣電廠。 李敏提到,燃氣電廠最大的問題是燃料的供應,政府剛剛宣布要將三接外推455公尺,因此延後2年半供氣。目前天然氣接收站已經超載至108%,而今年與明年接收站的供氣量是不會增加的。 李敏直說,台灣電力系統已經一步步邁向災難,如果不回歸專業,脫離泥沼的時間會遙遙無期,8/28日公投是轉變的契機,呼籲民眾,請依照符合科學的認知,做出選擇。

  • 專家傳真-三接是穩定供電必需品 外推方案可兼顧環境

     近期疫情造成全球晶片荒,各國紛紛向台灣提出需求,顯見我國晶圓代工大廠對於全世界的重要性。而其中電力是支撐企業生產營運最重要的支柱。然而,對於未來電力與天然氣供應占有重要地位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面臨了保護藻礁的討論。  台灣是個島國,將近98%的能源供給仰賴進口,天然氣也不例外,必須妥善規劃,避免因天候或其他因素導致天然氣供應中斷。2020年台灣現有的天然氣輸儲設備利用率已超過100%,相比他國確實偏高,說明了台灣必須增加天然氣相關設施。  另一方面,以天然氣發電取代較高碳排的燃煤發電,是一個明確的國際趨勢。三接是台灣減煤的重要關鍵,有了三接,台電就可以優先調度效率高排放低的天然氣機組,減少燃煤機組的使用。  為了跟上國際能源轉型減碳的潮流,以及台灣天然氣的使用需求,台灣不能沒有三接。持平而論,任何開發都會對環境帶來一定程度的衝擊,在供氣及環境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的做法,才是最務實的。  凝聚社會共識 降低環境衝擊  政府、中油、台電等各方面,已經做了很多努力,盡可能降低三接對環境的衝擊。而目前看起來最有機會達成共識且可行的方案,就是三接外推方案。  然而根據評估,三接外推方案會使工程延後兩年以上完工,將影響未來台電發電機組的開發與除役計畫,機組除役的速度大於新機組上線的規劃,造成備用的電力減少,增加部分時段供電風險。  最直接的現象就是可能會出現供電緊澀的狀況,無法像去年一樣全年維持備轉10%以上(供電綠燈)。雖然備轉容量率沒有10%不會直接導致限電,但如果有機組因為天氣太熱太冷或其他原因故障,則會導致備援電力不足,限電風險勢必提升,定是全民、企業不樂見的。  對此,筆者以一個能源老兵的立場,除了請台電公司要做好發電機組的維護,提升機組可用率、降低故障率之外,建議政府也要以三大策略因應,減少供電緊澀的天數,提升供電可靠度。  首先,加速目前台電正在建置發電機組開發計畫,將新的燃氣機組儘速完工投入發電,由於新機組發電效率比舊機組好,藉由提升效率讓相同的天然氣發出最多的電。  第二,提供足夠誘因,鼓勵用戶在電力系統用電高峰時減少用電外,以價格引導使用者用電行為,應可有效的減少日夜尖峰用電需求,舒緩供電壓力。  第三,三接蓋好前供氣能力受限,建議彈性調度天然氣供應,於傍晚(太陽能減少發電時)或其他供電壓力較大的時段,將天然氣全力供應發電使用,滿足用戶用電需求。  相信藉由以上準備,電力穩定定沒問題,但是長遠來說,三接仍是不可或缺。

  • 拆穿小英減煤謊言

    拆穿小英減煤謊言

     面對全球碳中和的趨勢及壓力,蔡總統突然在臉書發文指出,在她任內,已大量減少台中火力發電廠的燃煤。根據台電資料,中火用煤量的最高點是2014年的1839萬噸,2020年是1229萬噸,因此,蔡英文稱她任內減了610萬噸,是中火運轉以來最大幅度的減煤。  蔡英文自認大大有功於減碳,但她的說法並不確實。依據「台電火力發電燃料耗用量」統計表,台電的用煤噸數2014年是2632公噸,2015年是2450公噸,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升至2616萬公噸,2020年再升為2694萬公噸。  換言之,中火的燃煤量是下降了,但台電整體的燃煤量增加了,這代表什麼?自然是其他燃煤電廠的燃煤量增加了。蔡英文不是台中市長,身為總統,她要負責的是規畫台灣整體電力政策、國家的減排目標,只揭露中火燃煤量減少,卻不說其實總量是增加的,形同發布不實資訊,非常可惡。  從發電量也可驗證台灣其實對燃煤發電的依賴是升高的。2014年到2020年,台灣燃煤發電量呈現上升趨勢。2014年是824億度,2020年是870億度。  針對蔡英文的中火大減煤,台電的解釋是因為通霄的3部燃氣機組在2018、2019、2020年陸續上線發電,增加了268萬瓩的發電量,且2020年起通霄電廠對外輸電線容量擴充100萬瓩,因此提供了中火可擴大減煤的條件。  為減煤減排,蔡政府強力推行「增氣減煤」政策,通宵電廠似乎是很好的佐證。政府沒說的是,2019、2020這2年,核二上場也是燃煤下降的背後支撐因素。  此外,天然氣同屬火力發電,燃氣電廠的排碳量居第3名,以台灣的統計值來看,燃氣電廠每度電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約是燃煤電廠的5成,近年來天然氣已成為全球暖化的重要課題之一。因此,增氣減煤不可視為合宜的減排路徑。  據蔡政府2025非核家園的電力配置,燃氣發電占50%、燃煤占30%,高達8成的火力發電不但意味著台灣將繼續待在減碳後段班,且因台灣的燃氣成本大約為燃煤的兩倍,隨著天然氣使用擴增,電價勢必面臨調漲,更別說,再生能源發電的成本更高。  「2025非核家園」的天然氣發電占到整個發電量的一半,顯見蔡政府是將天然氣發電作為基載。問題是,若天然氣大量取代燃煤機組,將可能會導致供電品質不穩的問題。何況,台灣天然氣98%靠進口,且天然氣的儲存期短,在運輸的過程中稍遇風險即可能影響台灣的供電,類似上回長賜輪堵在蘇伊士運河衝擊原油運輸的險境,難道蔡政府不擔心未來這種事也可能發生在台灣天然氣的運輸過程嗎?  「2025非核家園」的電力配比非常不恰當且危機四伏,但蔡英文不知為何就是如此固執,怎麼講都不聽。更可惡的是,還拿中火降煤這種片面的資訊欺騙國人。如果蔡英文認為中火減煤是政績,那幹嘛放任行政院宣告要求中火減煤的《台中市生煤自治條例》無效?  蔡英文擅長透過部分事實來撒謊,國人對她所說的話應保持高度警覺,不可輕易埋單,因為蔡英文是一個說謊慣犯。

  • 奔騰思潮》比了才知道,續用核電勢在必行(李敏)

    奔騰思潮》比了才知道,續用核電勢在必行(李敏)

    關心電力的讀者,看看下列數字:台灣地狹人稠,總土地面積約為世界之0.06%,人口約為世界之0.3%,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731人,低於孟加拉的1,261人,高於韓國的534人、日本的342人、是德國229人的3.2倍。2019年台灣使用電力2500億度,在世界主要國家中排名第18;年人均用電量10620度,排名第9,稍低於韓國的10701度,但高於德國的6468度與日本的7364度。 另一個讓人震驚的數字是,台灣土地單位面積的電力使用量為每平方公里776萬度,排名世界第一,遠高於第二名韓國的571萬度,是日本的3.1倍、德國的5.2倍。民進黨政府推動「非核家園」,積極發展風力與太陽能光電,2019年風光發電量是59.3億度,以單位土地面積來計算,每平方公里是16.5萬度,世界排名第9,低於日本的27.5萬度與德國的50萬度。 民進黨政府說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量佔比為20%,依能源局108年的「全國電力資源供需報告」規劃的風光裝置容量估算,2025年風光發電量為488億度,每平方公里的年發電量是136萬度,將是目前德國的2.7倍,我們還有四年的時間去挑戰這世界第一史無前例的企圖。即使再生能源可以達標,還有80%的電力從哪裡來?天然氣與燃煤,都是化石燃料,都會排放二氧化碳,我們要如何面對2050年碳中和零碳排放的挑戰。 再生能源發電受天候影響,無法調度,台灣為獨立電網,缺電時無法獲得其他國家電網的支援,所以台灣發電設施中必定要有可調度的電力,選擇只有儲電設施,燃煤、燃氣、核能、水力。到目前為止,甚至說可見的未來,除了抽蓄外並沒有可行的儲電方式,水力發電也受限於天然條件,台灣可以的選擇是燃煤、燃氣、與核能。以下我們就分別來看看這幾種方式的可行性。 燃煤 由於燃煤發電會造成空氣汙染與排放PM2.5,連運轉中的燃煤機組啟動都會造成中央與地方的對立,要興建燃煤電廠已經是不可能的奢想,加快「減煤」的步伐可能是無法避免的。2019年台灣燃煤使用總量為6500萬公噸,運儲對港口已是沉重的負荷。台灣煤的人均年消耗量為2769公斤,世界排名第6,高於中國大陸(2736公斤)、韓國(2548公斤)、德國(2136公斤)、與日本(1497公斤)。台灣燃煤的進口量為世界第5,前四名國家依序是中國大陸、印度、日本、與韓國,這四個國家都在積極推動核能發電。 減少燃煤發電被認為是追求碳中和目標的重要手段,歐盟2019年煤的使用量517000萬噸,較2018年減少112000萬噸(減少17.8%)。美國2019年的燃煤使用量也較2018年減少12%。英國1990年時全國煤使用量為10700萬噸,2018年為1300萬噸,2019年900萬噸,英國2015年已宣布2025年將關閉所有的煤電廠。英國規劃用核能、再生能源、與燃氣替代核能發電。2018年英國核能發電量為650億度,占比為20%;英國有新核能機組興建中,且著手發展模組化的小型動力反應器。 液態天然氣 依民進黨政府的規劃,2025年天然氣發電占比為50%。台灣供電系統中目前燃氣機組總裝置容量為1781萬瓩,2025年以前要興建完成7部大型機組,擴充1部機組,總增加的裝置容量達966萬瓩,後續還要增加560萬瓩。2019年液化天然氣進口總量為1658萬噸,2020年為1775萬噸,經濟部能源局105年的預估這兩年的進口總量分別為1590與1640萬噸,該份報告預估2025年的需求是2354萬噸,可能遠遠低估了需求。國家高度依賴進口液態天然氣發電,燃氣長途運輸易受國際情勢的影響,燃料的安全儲存量都會直接影響國家能源供應安全,進而衝擊國家安全。 天然氣能量密度低,體積龐大,多以輸送管直接傳輸。但是某些地區需要將天然氣冷卻至零下162度C液化,以船運的方式送到接收站,短期儲存,使用時以海水氣化,再以輸送管送到電廠使用。台灣目前只有兩座液態天然氣接收站,已經超限運轉達108%。目前天然氣接收站興建計畫除了觀塘的中油三接外,還有台中中油二接的擴建與台電協和與台中接收站的興建。109年年底公布的「能源轉型白皮書」提到2025年天然氣接收站的容量為2620萬公噸,如果不敷使用,或者未如期完工,會引發一場經濟與社會的大災難。 台灣2019年天然氣的使用量世界排名31,天然氣進口量排名第12,以液態天然氣形式的進口量排名第6,前五名的國家依序是日本、中國大陸、韓國、印度、西班牙,與燃煤進口量排名一致,多了一個西班牙,該國2018年核能發電量558億度,占比20%。 大量使用天然氣發電除了燃料供應的風險外,還要承擔天然氣價格大幅波動對發電成本的衝擊。日本通產省網路公布的數據,2014年5月到2021年3月間,天然氣價格最高每百萬英熱單位18.3美元,最低為2.6元;2017年5月至2018年2月,價格由5.6美元飆到10.9美元; 2020年8月至2021年2月,價格由2.6美元飆到16.3美元。燃氣價格如雲霄飛車般的震盪,勢必對天然氣發電成本帶來極大的衝擊。 以台灣電力公司的時機為例,2014年台電天然氣發電成本為3.93元/度,其中燃料占91%、折舊占5.1%、利息占0.4%、運維占3.5%。2015年天然氣價格走軟,每度天然氣發電的燃料價格由3.57元降到2.35元,而天然氣發電成本也由3.93元降為2.68元,亦即天然氣降低52%,燃氣發電成本降低46%,而該年台電公司天然氣發電的占比是35.7%,故平均發電成本由每度2.31元降為1.96元,降低18%。若天然氣漲價,影響的趨勢會是一樣的,天然氣上漲幅度打9折,差不多就是發電成本的漲幅,如果50%電力來自天然氣發電,天然氣價格波動的45%,就是發電成本的變動。化石燃料價格受到許多人為與非人為因素的影響;請問,是否有人可以預知五年後的化石燃料價格! 大量倚賴天然氣發電的兩大致命傷是燃料供應與發電成本的穩定性,這兩項會影響國家安全與經濟發展。 核能-燃料運儲方便 核能發電燃料體積小、重量輕,運輸貯存方便。一部核能機組每次換燃料可使用18個月,所需要的燃料約為100噸,核能發電通常會在發電廠儲存下一燃料週期使用之燃料,故安全存量最短為18個月,最長為36個月。臺灣能源超過99%依賴進口,核能發電的使用可以提升能源供應的安全。 核能 首先,核電廠的高建廠成本,使得核能發電燃料鈾的採購成本占總發電成本比例低,故其發電成本穩定,核電廠一旦興建完成,其發電成本較不易受到國際能源價格波動的影響。再以台電實績為例,2014年台電核能發電成本為0.96元/度,其中燃料占35.9%、折舊占8.8%、利息占21.8%、運維占33.5%,其中已包括每度電0.35元的後端營運基金,作為拆廠與核廢處置的費用。購買燃料費用為每度0.34元,真正用來購買鈾物料的可能只占20%,其餘為燃料束的製造費用。適當的使用核能發電能降低國際能源價格波動對經濟發展所帶來的風險。 其次,溫室效應氣體在大氣中累積導致氣候變遷,已經被公認為人類所面臨最大的危機,積極減少碳排,訂定達到碳中和或碳零排的期程,已是無法逃避的挑戰。歐洲先進國家要求產品標示所謂的『碳足跡』已經是一種趨勢,也就是標示產品製造所產生二氧化碳的量;『碳足跡』未來會成為競爭力一部分。核能發電不靠燃燒產生能量,故發電時都不會排放二氧化碳。先不論國際上是不是已認定核能是綠能,甚至是不是同意核能是潔淨能源,在計算碳排放量時,核能發電的碳排量就是0。增加核能發電比例,可以降低單位發電量的碳排,也會降低產品的碳足跡。 2019年台灣因化石燃料使用所造成的碳排為28031萬噸,世界排名第21;年人均排放量為11.89公噸,排名11;韓國排名9(12.57公噸)、德國排名14(8.42公噸)、日本排名15(8.38公噸)。年人均碳排的前5名國家是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澳洲、與加拿大。排名前11的國家中,除了韓國與台灣外都是化石燃料出口國。在評比二氧化碳排放時,有一個參考指標是,單位購買力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台灣是0.483公斤/美元(2015年幣值),高居全球第三名,前兩名是南非與哈薩克,都是燃煤使用大國。南韓0.321公斤(排名12)、日本0.196(排名25)。大量使用核能的法國只有0.104公斤。這個數字差應該會反映在國產品的碳足跡上,待核二與核三4部大型無碳核電機組退休後,而再生能源發電無法遞補,這個數字還會惡化。台灣數字這麼差應該與我們工業結構有關,也許這也是護國神山的威力吧。 再說,燃煤發電與燃氣發電都會排放汙染物與PM2.5,會致癌與造成呼吸道疾病。世界平均每兆度的發電量,燃煤造成17萬人死亡,核能為90人(已納入車諾比爾災變的影響)。換算為 每億度燃煤發電因空汙造成17人死亡, 台灣109年燃煤發電1260億度電, 造成21420人死亡。若以核能發電替代燃煤,甚至燃氣發電,一定可以改善台灣的天空。 人們對核能的恐懼源自對輻射的懼怕,但人類生存的環境即具有輻射,輻射來自宇宙射線、地殼泥土中的放射性核種、以及核武試爆殘留在大氣層的人工製造之放射性核種。台灣自然背景輻射計量約為1.6毫西弗,醫療行為、長途飛行、高山健行、甚至泡溫泉都會增加個人接受的輻射劑量。民眾擔心核電廠發生類似美國三浬島、前蘇聯車諾比爾、與日本福島核電廠事故時,大量放射性物質外釋所造成的危害健康效應。三大核電廠事故中,只有車諾比爾災變有數十位電廠工作人員與消防隊員受到輻射傷害,某些範圍的民眾接受到的輻射劑量會增加致癌的機率。車諾比爾災變發生的肇因為該類型反應器的特質,該類型反應器為前蘇聯體系所特有,並沒有外銷到其他國家。台灣與所使用的反應器完全沒有發生類似車諾比爾災變的可能。 三浬島與福島事故均沒有任何人接收到超出安全顧慮的劑量。三浬島事故發生的原因為運轉人員的人為誤失,以及電廠運維制度的缺失,核能業界與法規管制單位事後確實的檢討與改善,歷經40餘年,類似的事故未再次發生。福島事故是地震與海嘯天然災害引發的事故,福島一廠的安全設計足以因應超大的地震,但後續的海嘯毀掉了電廠,事後的調查顯示,若運轉人員及時採取措施,放射性物質的大量外釋是可以避免的,運轉人員在等待長官命令而錯失機會。日本女川核電廠承受的地震與海嘯都較福島一廠為劇,但並未發生任何事故。福島事故是天災造成的,但人禍才是事故不可收拾的主因。 有人不願意接受發生機率極低的核電廠嚴重事故,放射性物質外釋之輻射傷害的風險,卻要別人接受不使用核能發電之經濟被窒息的風險,以及使用化石燃料發電所衍生的健康風險。任何發電方法都有其建康風險,以火力發電而言,空氣汙染帶來危害健康的效應是必然,而核電廠因地震或海嘯發生嚴重事故,造成輻射物質外釋事故是偶然。在經濟窒息過程中,受害最大的將是廣大的中產階級與弱勢族群。核電的選擇是風險的選擇。 最後,核能發電產生之低階核廢料與使用過核能料的處置,國際上已有許多成功的先例,或者是完善的規劃;與其說核廢料的處置是一個技術問題,不如說是一個政治問題。不論台灣是不是繼續使用核能發電,核廢料的處置是一個已經存在,也無法逃避的問題。 台灣目前三座核能電廠已經運轉超過30年,台灣三座核能電廠提供了穩定且價格穩定的基載電力供應,減少台灣對進口化石燃料的依賴,協助台灣度過第二次能源危機與多次的化石燃料價格飆漲。三座核能電廠折舊成本已經非常的低,2011~2015年核能發電成本分別為每度0.69、0.72、0.95、0.96、1.15元。2013年後端處理基金由0.17元/度提高為0.38元/度。2015年核能發電成本較高的原因為立法院不當介入核電廠的營運,核能電廠發電量由2014年的408億度驟降為2015年的351億度。 世界上多座同型機組的核電廠,都預計運轉到60年,美國有幾部機組已拿到80年運轉許可。2011年Nucleonics week期刊評比,台電公司核能電廠的運轉績效,在2010全球排名第2。而在2011年世界核能發電協會(WANO)的評比中,關於核能安全的幾項重要指標,如機組能力因數(代表機組發電績效)、臨界7000小時非計劃自動急停(代表機組跳機指標、安全系統績效、機組安全指標)、燃料可靠度等,台電的平均值亦名列前茅。台灣四座核能電廠都是全民的資產,不應因為某些人不一定正確的認知而廢棄。氣候變遷是人類面臨的重大危機,降低二氧化碳的總排放量是必然的道路,核能發電屬於低碳能源是無法爭議的事實,我們有能力使用核能,作為地球村的一份子,我們應該繼續使用核能;將可以使用的能源設施捨棄不用,再去興建會產生二氧化碳的其他設施,這是不對的。 結語 能源是人類文明的基石,但將人類的文明推向高峰是電能。電能使用方便、乾淨、安全,可以讓人類更廣泛的利用各種初級能源。電能係透過其他的能源轉換而來,發電設施與能量轉換過程都會消耗地球的資源、都會對生態環境造成衝擊、也會對人類生命與健康帶來衝擊。能源使用的經驗顯示,沒有任何一種能源是百分百的潔淨,是百分百的綠,每個人會因喜好與生活經驗的不同有不一樣的認知。8/28日「核四商轉」與「護藻礁」兩個公投案都與能源政策相關,讓這兩個公投案的結果決定我們要承受的風險。請大家記得,8月28日出來投票。 (作者為清華大學工科系特聘教授)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美中俄角力下 普丁的戰略手腕

    美中俄角力下 普丁的戰略手腕

     令人怵目驚心的頓巴斯軍事緊張局勢,終於在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谷宣布撤軍獲得解除。基本上,烏東局勢升級是在兩個大背景之下發生的:一是今年3月是俄羅斯收復克里米亞主權的7周年,這是普丁控制黑海戰略地盤的重大外交成就;二是美國拜登總統上任後的新冷戰延續,結合北約持續施行對俄羅斯的戰略遏阻。  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北約總部之後,確認將進行「歐洲防衛者2021」大規模多國聯合軍演,俄羅斯則在今年將預定進行大小規模不等的全國軍區總軍事檢閱近5000次,這樣一來,在俄羅斯境內任何地方的軍演畫面都可能會被解讀為對烏克蘭的入侵。儘管如此,俄羅斯軍事演習或攻城掠地的虛實之間,最清楚的只有普丁本人,而這位領導人的決策與思維充滿了戰略考量,並且精準掌握了進退之間的主動權。  普丁上任後,一是徹底解決車臣分離主義的危機,二是打擊寡頭,這兩件事件對於普丁殺雞儆猴以確定領導權威產生威嚇作用。然而,面對內外交困的普丁,把發展軍事當作首要任務,因為任何的經濟發展都不可能在國家分裂下進行。自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之後,西方集體對俄經濟制裁,普丁在面對盧布貶值與石油價格暴跌,以及新冠疫情衝擊後外資大幅縮水的逆境之下,仍然在提升社會福利並且成功開發世界首支疫苗。  普丁自2000年上任至今已經長達20年,綜觀他諸多外交手腕大抵有兩個特色:突圍和防衛。他利用了美國911事件之後的石油高漲機會,償還外債,取得經濟自主權,並且試圖藉由能源外交結合德國和法國進行大歐洲政策。普丁在國內聲望來自於幾點作為:首先,他能御駕親征,果決處理重大危機,包括車臣戰爭、庫爾斯克號核潛艇的爆炸沉船事件,以及劇院人質與別斯蘭小學人質事件。面對北約數次東擴侵門踏戶的圍堵政策下,普丁成功攫取克里米亞,展現俄羅斯捍衛國土和保護俄羅斯族裔的能力。在俄喬戰爭後支持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的獨立,確保了北高加索山與黑海之間的邊境安全和地緣利益。甚至在敘利亞的內戰與伊斯蘭國蔓延的問題上,出兵敘利亞突圍,確保了俄國在地中海唯一的空軍與海軍基地。  本來屬於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是最能夠在黑海與敘利亞問題上為西方去扮演箝制俄羅斯的馬前卒角色。但普丁在土耳其軍機偷襲俄國SU24戰機事件後與埃爾多安達成諒解,並且與土耳其和伊朗組成阿斯塔納協商機制處理敘利亞政治談判進程。此外,普丁興建了天然氣管道「土耳其流」,銷售先進的S400導彈防禦系統給土耳其,並且鼓勵土耳其對納卡地區進行投資,確保土耳其並以此架空烏克蘭與東歐的天然氣過境利益。俄羅斯維持了地中海和黑海之間的航行順暢,鞏固了中東地緣政治的利益。  面對俄美中的三角關係,在中美競逐與關係緊張升高的態勢之下,俄羅斯應該如何抉擇?俄羅斯作為大國,最希望扮演樞紐的角色,然而這個角色必須要在美俄關係和解前提之下,才有可能發揮作用。俄羅斯菁英最擔憂的是在中美爭霸中失去角色和聲音,在當前俄羅斯經濟依賴中國並轉向亞洲的前提之下,中俄關係持續深化。  日前在氣候變遷的高峰會上,普丁強調俄羅斯4成5的核能發電幾近零碳排放,凸出俄國天然氣對歐盟綠能政策的意涵。因此,美俄爭奪歐盟市場就在軍事角力中拉扯,德國的決定關乎歐盟整體外交與國防自主的命運。烏克蘭也是在俄美角力背景之下進行兩面政策:一是,俄羅斯過去依賴過境烏克蘭的聯盟與跨巴爾幹天然氣管道不能成為挾持俄羅斯外交的籌碼,但是俄羅斯又不希望完全掐死烏克蘭,仍然以5年合同的模式維持烏克蘭的基本天然氣需求和過境費;二是,作為脫口相聲演員出身的澤倫斯基總統只需要把反俄的戲唱好,配合華府,就能獲得西方的外交與經濟支援。  (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 經部:零碳、低碳發電 為首要目標

     面對2050零碳排目標,經濟部次長曾文生19日表示,經濟部負責推動零碳或低碳的電力,將以再生能源及天然氣發電做為減碳主要項目,同時推動循環經濟與產業製程減碳。  曾文生19日出席「極端氣候下的新常態-以新興科技達成淨零碳排的機會與挑戰論壇」活動後受訪指出,台灣碳排放主要來自於發電,2016年起政府開始推動再生能源,綠電是顯著的零碳電力,同時也啟動火力機組以燃氣替代燃煤,天然氣碳排放只有燃煤的1/2,且天然氣機組和再生能源互相匹配速度快,都是有效讓發電部門減少碳排放的方法。  除發電減碳外,產業也需跟進。曾文生說,製程減碳也需推動,由於製程改變包括鋼鐵、水泥、石化都要跟著轉變,且要加速推動循環經濟,再製的金屬跟原生的金屬碳排放相比,碳排放可降至1/5,做好循環經濟對減碳將會有很大的幫助。  至於產業可能會因減碳規劃而受影響,曾文生解釋,不同產業有不同衝擊,應做好相關因應,把未來可能的摩擦障礙提前盤點出來,將可加快轉型速度。而推動電動車、發展電能設備、推動碳捕捉技術都是未來經濟部重要發展方向。  曾文生指出,零碳或低碳電力相當重要,不能完全仰賴台電,應推動再生能源,建立市場,讓更多新興科技與民間業者參與,對產業與電業機會擴大。

  • 《國際產業》綠色投資名單 歐盟為天然氣吵不停

    根據路透觀察到的一份草案文件顯示,關於天然氣發電是否要列為綠色金融法規下的一項永續投資項目,歐盟正計畫要推延該決策的決定。 歐盟執委會預計在4月21日公布「永續金融分類」第一部分,該分類將列出符合歐盟綠色投資的一長串經濟活動和特定規則名單。而最具爭議項目為,是否要將天然氣(化石燃料的一種)列為綠色。 歐盟國家對此分裂為兩個陣營,一方認為不是綠色的,一方則認為天然氣對於終結更為汙染的煤炭,非常重要。執委會先前的提案是否認天然氣為綠色產業;但在一個月前則更改建議,將天然氣列入綠色標籤,主要是因應中東歐國家的回饋意見。但是該最新提案似乎讓雙方陣營都感到不滿,特別是歐盟的顧問要求布魯塞爾能抵抗政治壓力。 執委會拒絕對該提案提出評論,僅表示執委會的工作是基於科學基礎和技術標準。 歐盟金融投資分類主要是要讓投資人看見真正的永續活動,讓資金能轉移到協助歐盟達到氣候變遷目標。 當天然氣在發電廠燃燒時,其排放的二氧化碳遠低於煤炭;但是天然氣的開採也會釋放溫室氣體之一的甲烷。

  • 日本自民黨議員聯盟 力促新增核電廠

    日本自民黨議員聯盟 力促新增核電廠

     主張繼續利用及新增核電廠的日本執政自民黨國會議員聯盟,12日召開首次會議,針對政府擬在夏季前後修改的中長期《能源基本計畫》,如何看待核電廠是焦點之一,該議員聯盟籲在新計畫中寫明新增核電廠的方針。  該聯盟名為包括就任顧問的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內,44名國會議員出席會議。議聯會長、眾議員稻田朋美在會上強調,要實現去碳化「提高安全性的新型反應爐是關鍵」,表示在新《能源基本計畫》中「希望寫明推進新增核電廠」。  現行《能源基本計畫》未就新增核電廠提出方向性,日本政府也反覆稱目前沒有設想新增核電廠。該計畫雖然設定目標,到2030年度將使原子能在發電量占比達到20%至22%,但2011年311福島核災後日本各地核電廠重啟並不順利,2019年度占比僅6.2%。  日本在災前原本有54座核反應爐,供應全國約30%電力,災後悉數關閉檢查,目前只有5間核電廠共9座反應爐重投服務。  另外,日本經濟產業省將強化相關規定,減少日本國內溫室氣體排放量較大的煤炭火力發電廠。透過制定新標準等,只允許發電效率高的發電廠運行。預計到2030年,日本發電效率較低的煤炭火力發電廠將陸續廢除或更新。即便使用最先進設備,如果是煤炭火力發電,單位發電量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是液化天然氣的2倍以上。  全日本共有150座煤炭火力發電廠。經產省將制定各電力公司需要把煤炭火力發電效率提高到43%的新標準。目前,包括煤炭火力、液化天然氣、石油發電在內,火力發電的效率總體指標為44.3%。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