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然氣資源的搜尋結果,共130

  • 世界最長 中俄天然氣管通氣

     中俄歷經20多年談判,本月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丁透過視訊連線下令後,俄國遠東地區的天然氣經「西伯利亞力量(Power of Siberia)東線)」管道接入中國境內,意謂著價值4千億美元的「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正式通氣,未來30年內將供應中國逾1兆立方公尺的天然氣。

  • 開發腦礦為上策

     許多擁有豐富天然資源如石油、天然氣的國家,如果缺乏良好管理制度,反而帶來「資源詛咒」,引發動亂、戰爭,導致經濟發展停滯。因此,缺乏天然資源的國家若專注於開發腦礦,建立鼓勵創新機制,發展人力資源,才是贏的策略。

  • 煤改氣先緩緩 陸穩定供暖為上

    煤改氣先緩緩 陸穩定供暖為上

     今年大陸北方地區供暖季即將來臨,過去兩年強力推行的「煤改氣」政策,今年可望調整。生態環境部表示,今年供暖將避免「一刀切」,「宜電則電、宜氣則氣、宜煤則煤」。也就是說,並不會強制推動使用天然氣或電力供暖,仍可採用煤能源。

  • 大陸塔里木盆地發現大型天然氣田

    大陸塔里木盆地發現大型天然氣田

    日前大陸在新疆塔里木盆地成功開發1153億方、凝析油2166萬公噸的油田。2017年中國石油塔里木油田公司在塔里木盆地庫車坳陷克拉蘇構造帶開鑿博孜9井,今年3月完成鑽探,深達7880公尺,獲得高產工業油氣流,日產天然氣41.82萬立方公尺、凝析油115.15立方公尺,這也是該公司在過去1年內,在天山南部發現的第2個千億方級大氣田。

  • 四川新探明天然氣儲量逾920億方

    中國石化14日發布消息稱,中國石化加大油氣勘探開發力度,在四川新增天然氣探明儲量約921億立方米,相當於一個千億方大氣田的規模。截至7月底,中國石化在四川累計生產天然氣超1200億立方米,探明天然氣儲量1.2兆億立方米,天然氣年生產能力120億立方米。西南石油大學地球科學與技術學院教授蔣裕強表示,從探明儲量到實際產量,還有一段距離,提交探明儲量之後,如何加大開發步伐,是下一階段的重點。

  • 如果中油被斷氣

     中油公司承租用以裝載石油腦的貨油船,日前在波斯灣地區疑似遭到魚雷攻擊,導致貨品全毀。中油隨後表示,國內目前尚有45萬公秉的石油腦庫存,供貨可到7月底。中油也強調,石油腦作為石化原料,因此不影響國內汽、柴油供應。另外,該批貨品業已投保,目前已經出險,應可獲得全額賠償。 \n 台灣地區天然資源貧乏,98%的能源依賴進口,利用船隻運送石油、天然氣、石化原料等各種資源無可避免。此次遭襲貨油船所載運的貨品主要是石油腦,幸好國內庫存尚稱充裕,因此未來45天之內都不會有供應短缺的問題。然而,倘若今天遭襲的是其他如油輪、液化天然氣運輸船、運煤船等發電及民生物資,便會直接牽涉到能源安全,一旦類似的恐怖攻擊持續而使運輸中止,其影響可能大到連國家安全都受到波及。 \n 檢視我國目前各式能源的安全存量可以發現,用於發電、工業及民生用途的天然氣只有7至10天,主要作為發電及工業鍋爐用途的煤炭為36天,用途廣泛的石油則是150天。進一步分析去年各式能源的發電占比,更可以得知2018年的燃煤發電占45.5%、燃氣發電占34.3%、燃油發電僅占4.4%,氣電目前雖非主要供電來源,但占比已有1/3強,並且同時肩負滿足民生與工業需求的任務,因此天然氣穩定供給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n 事實上,十多年前即曾發生過供氣不足,台電無預警宣布對工業大用戶採取限電措施,最終導致台電董座扛責下台的案例。2002年5月8日台電考量當時的中油液化天然氣運輸船調度不及,氣電供給即將斷炊,董事長林文淵當天中午下達即刻對工業大用戶限電的指令,倉促的決定引發外界的抨擊排山倒海而來,結果林文淵當天晚間請辭獲准。工業限電的衝擊已是如此之大,如果不幸發生民生限電,則後果可想而知,這也是台電這幾年只要供電吃緊就必須立即採行需量競價、降壓供電、啟動核電廠緊急用發電機等救急措施的原因。 \n 民進黨政府忽視去年「以核養綠公投」續用核電的主流民意,執意推動非核家園,非但捨棄燃料安全存量高達550天的便宜核電不用,還打算將安全存量最低的昂貴氣電占比提高至50%,進一步增加對天然氣的依賴度,根本將國家的能源安全視為無物。此次中油租用的貨油船遭襲事件,或許可以透過國際合作加以消弭,但若是災害型的天候異常導致颱風接踵而來,或是惡意的海岸封鎖,又或僅僅是類似當年的調度不及,以致於天然氣供應出現短缺,對我國都將是國安等級的威脅與傷害。運輸資源的毀損或許可以透過投保獲得全額賠償,但再大筆的賠償金都無法拿來發電,更別說要換取國家安全!(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

  • 中俄將設立天然氣合資公司 鎖定中國客戶

    澎湃新聞報導,中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俄羅斯諾瓦泰克公司與俄氣銀行5日在莫斯科簽署了在中國境內設立天然氣貿易合資公司的關鍵條款協議。 \n根據協議,該貿易合資公司將從諾瓦泰克公司的合約組合中購買液化天然氣資源,銷售給中國市場的終端客戶。該合作將在完成必要的審批程序後生效。 \n另外,中國石化也與俄羅斯最大石化企業西布爾控股有限公司簽署阿穆爾天然氣化工項目框架協議。按照協議,中國石化將在該項目中擁有40%股份。

  • 《大陸產業》中國石油前10月天然氣供應量同比增長13.5%

    中國石油表示,今年第四季中國石油天然氣全產業鏈始終處於全負荷狀態,天然氣生產保持高壓運轉,儲氣庫進入採氣階段,天然氣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日夜兼程,積極籌措全球資源增底氣,全面打響今冬明春天然氣供應攻堅戰。 \n 今年前10月中國石油天然氣供應量同比增長13.5%;今冬明春5個月天然氣購銷協議量為841億立方米,較去年冬季協議量增長11.2%。今冬明春,四大氣區預計產量達416億立方米,占中國石油總產氣量的85%以上。 \n \n

  • 改善工業鍋爐 對抗空污產業同心

    改善工業鍋爐 對抗空污產業同心

     入秋之際,除了楓紅葉黃之外,還有一群人每天緊盯著空氣品質預報的紅紫色,這群人就是身兼工業鍋爐改善第一線的工業區服務中心以及各縣市政府人員。從行政院106年12月推動「空氣污染防制行動方案」以來,針對境內污染的固定污染源,工業鍋爐空污改善顯然是當然代表。事實上,工業局已於106年起提出產業低碳科技應用補助計畫,推動工業鍋爐空污改善補助;這次也責無旁貸提供產業更多輔導資源,數十場大大小小的會議,忙的就是為了解決背後隨之而來的問題。 \n 今(107)年4月19日經濟部公告補助直轄市縣市政府辦理工業鍋爐改善計畫,將工業鍋爐改善的進程大幅拉拔,各縣市無不卯足全力對抗空污。這項補助計畫經費來自經濟部石油基金以及環保署空污基金共15.31億元,對每座鍋爐改善祭出最高70萬元補助誘因。 \n 隨著「空氣污染防制法」公布實施,緊接著環保署於今(107)年9月19日訂定發布「鍋爐空氣污染物排放標準」,所有鍋爐須於109年7月1日符合排放標準。至此確立了鍋爐改善最後期限,藉由法規修正形成推力,結合補助誘因形成拉力,政府展現積極抗空污決心! \n 感謝每一家改用天然氣的工廠對改善空污的付出,過去鍋爐多使用燃料油或煤做為主要燃料,且普遍未設置空氣污染防制設備,產生的廢氣直接排放至大氣,對於空氣品質造成影響。 \n 為此,工業鍋爐改善補助提供產業於鍋爐設備改造、汰換補助費用,鼓勵產業選用較低污染之燃料如天然氣等,以源頭管制精神減少空氣污染物排放。 \n 「鍋爐改用天然氣管線費用高昂、施工期程長及管線經過路權問題,是天然氣管線敷設最常見的困難。」為解決這些問題,經濟部及工業局都竭力邀請相關單位溝通協調;自7月以來,更每月召開產業園區工作會議,為的就是要解決工業區內工廠推動過程遭遇的困難。經盤點問題及擬定改善策略,各地的鍋爐改善推動已逐漸看出成效。 \n 以臺南市政府為例,其經濟發展局及環保局透過跨局處合作,點出鄰近天然氣管線的工廠位置,聚焦潛力鍋爐對象,加強重點輔導,果然在今年底交出了工業鍋爐改善額度完全達標的好成績。而雲林科技工業園區更搶在今年初,提出全區改用天然氣的目標,產業全員參與,亦將於年底完全達標! \n 為鼓勵產業加速改善工業鍋爐,政府的輔導資源同樣可派上用場,提供業者最佳化改善方案。以燃油鍋爐改用天然氣為例,因燃油鍋爐易有積碳、管線堵塞問題,若以輸氣管線直接供給天然氣,則無須運輸、定期填充或設置儲槽。業者雖初期投資設備改善成本,但長期可節省空污費、節省重油運輸費、減少設備維護費,且能提升燃料品質穩定性及燃燒效率。當然,工廠可以選擇不同的改善方案,政府相關計畫也能夠依不同需求提供輔導資源。 \n 工業局、縣市政府及工業區服務中心持續積極召開說明會,甚至地毯式拜訪廠商,鼓勵改善工業鍋爐。 \n 工業局鼓勵廠商盡早規劃適合的改善方案,向縣市政府爭取108年度改善經費補助,除能符合109年排放標準外,更可及早獲得補助資源,達成低污染產業的里程碑。

  • 沙烏地大量開發天然氣

    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行政總裁Amin Nasser在杜拜出席峰會時表示,計劃在未來10年投資1500億美元在其天然氣計劃,產量有望由目前的140億標準立方英尺,升至230億標準立方英尺。目前公司有16個鑽井平台專營非常規天然氣,以及有超過70鑽井在今年完成。 \n \n貿易局指出,2018年Saudi Aramco與荷蘭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簽署備忘錄,將共同探索全球天然氣事業機會,包括上游開發(upstream development)、液化計畫(liquefaction project)及其他天然氣價值鍊(gas value chain)。根據風險服務公司DNV GL最新能源過渡展望(Energy Transition Outlook)報告,2025年全球在天然氣上游支出將增加至1.13兆美元。 \n \n另沙烏地能源、工業暨礦產資源部部長Khalid Al-Falih表示,將購入俄羅斯天然氣生產商Novatek在北極210億美元液化天然氣計畫(liquefied natural gas project)30%股權。 \n \n顧問公司FGE主任Iman Nasseri表示,沙烏地擴張天然氣可釋放更多石油出口,有利增加收入甚至創造就業。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of Energy Studies)中東能源暨地緣政治專家Jim Henderson表示,提高石油出口可使海外原油供給增加,進而有效掌握原油需求。能源顧問公司Energy Aspects天然氣研究部主任Trevor Sikorski認為,取得天然氣公司經營權可透過資本投資(capital investment)提高潛在價格,而不只是被動接受價格波動。 \n \n杜拜Qamaer能源公司執行長Robin Mills表示,Aramco最近在全球進行煉油廠投資(譬如馬來西亞),有利行銷石油及液化天然氣,Aramco應看好亞洲係天然氣與原油需求成長的中心。 \n \n能源研究公司Enerdata分析師Geraldine Duffour則表示,自2000年來沙烏地對能源需求倍增,隨著沙烏地規畫更多原油用於出口,預計未來將大量使用天然氣,資料顯示天然氣發電比例自2000年46%增加至2017年59%。

  • 《大陸產業》中國石油:多路籌措資源,天然氣協議購銷量增11%

    面對季節性供需緊張帶來的挑戰,中國石油積極籌措各路資源,持續提升冬季供應能力,形成以自產氣、中亞氣、中緬氣、進口LNG、儲氣庫(群)、互聯互通、外購煤製氣等七類氣源為主的保供體系。今冬明春,中國石油天然氣購銷協議量841億立方米,較去年冬季協議量增11.2%。 \n \n 今年前9個月,中國天然氣消費量同比增長17.5%。按照這個速度,預計12月份單月需求量超過300億立方米,今冬明春天然氣市場供應壓力依然突出。中國石油加大中國天然氣探勘開發力度,加強互聯互通,增加海外管道氣及LNG進口量,最大限度滿足市場需求。 \n 冬供期間,中亞天然氣管道輸氣量在中國石油今冬明春供應量的佔比將超過23%。同時,中緬天然氣管道日輸氣量將逐漸提高到1500萬立方米。 \n \n

  • 《大陸產業》確保冬季供暖,中石油西南油氣田拉升日產量

    隨著冬季供暖期臨近,中國石油西南油氣田分公司負責的川渝地區天然氣生產進入提速階段。根據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統一調配,今冬明春期間,其將為四川、重慶、貴州、廣西和雲南等地提供天然氣資源量約112.6億立方米。 \n 西南油氣田常務副總經理謝軍表示,為了保供,目前高磨地區天然氣日產量已達3520萬立方米,比平常日產量高出420萬立方米,增幅為13.55%。 \n \n

  • 陸俄聯手 打造冰上絲路

    陸俄聯手 打造冰上絲路

     北極圈內冰原廣袤,人煙稀少,傳統經濟活動以漁獵為主,近幾年極圈旅遊蔚為風潮,尤其是去欣賞如夢似幻的北極光。然而在遠離塵囂之處,有形和無形資源的爭奪戰早已上演多時,近年來隨著冰層消融,北冰洋(亦稱北極海)「新冷戰」更是升溫。大陸雖然不是北極圈國家,但對本地區的興趣與日俱增,在北極議題上爭取「入局」。 \n 大陸今年公布將把「一帶一路」倡議擴大到北極圈,開發全球暖化開通的航道。1月26日,大陸國務院發表首份《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指明大陸在地緣上是「近北極國家」,為北極事務的「重要利益攸關方」,倡導合理利用北極資源,願參與北極航道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 \n 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的統計顯示,北極地區石油儲量900億桶,天然氣儲量1669兆立方英尺,液化天然氣(LNG)儲量為440億桶,這些油氣資源有84%位於離岸地區。北極煤炭儲量占全球1/4,超過1兆噸,且低硫、潔淨、高效;還有大量銅鎳鈽復合礦,以及金、銀、金剛石及鈾、鐵等戰略性礦產。北冰洋漁業資源豐富,每年產量約600萬噸。 \n 大陸的北極白皮書鼓勵企業參與北極資源開發利用的國際合作。美國海事雜誌《海事行政》去年8月援引美國一份智庫報告顯示,大陸在北緯60度以北地區的投資接近900億美元,其中與北極有關的投資項目達21個,超過10億美元。 \n 幾年前,大陸貨輪就開始從大連經由北極航道航行到德國漢堡等歐洲港口。去年10月,大陸極地破冰科考船「雪龍號」首次穿越北極中央航道和首航西北航道,加上2012年首次成功穿越東北航道,「雪龍號」完成了北極三大航道的航行,首次實現環北冰洋考察。 \n 俄羅斯是北極圈內陸地面積最大國家,約60%的土地在北極地區,近來俄國積極開發本國北極地區,包括油氣開採及「北方海路」開發。俄羅斯也利用其地緣優勢,強化軍事活動,三艘核動力破冰船確保軍艦、民用船暢行無阻。今年3月俄國國防部長紹伊古還透露,北方艦隊反潛航空兵飛機首次通過北極飛往美國海岸,為蘇聯時代以來的頭一遭。 \n 近年來,陸俄領導人會面時多次提及開展北極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絲路」,也寄望有助大陸東北與俄國遠東地區的聯動發展,以及促進朝鮮半島、日本乃至歐洲地區的互聯互通與經貿合作,開闢亞歐合作的新捷徑。 \n 陸俄在北極圈合作開發亞馬爾半島(Yamal)LNG工程,已正式投產,有助彌補大陸LNG供應缺口,並替大陸開闢北極航道。 \n 南韓文在寅政府對於參與開拓北極航道,亦躍躍欲試。文在寅政府提出「九橋戰略」,涵蓋天然氣、鐵路、港灣、電力、北極航線、造船、農業、水產、工業園區等九大領域,欲加強與俄羅斯在遠東及北極地區的合作,希望在北極航道的發展中占得先機。在這些方面,北韓的合作不可或缺,由此可見,對於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的緩和,陸俄韓利害與共。

  • 法國能源巨擘道達爾在英國外海發現天然氣

    法國石油與能源巨擘道達爾(Total)在英國外海發現天然氣,估計可開採的蘊藏量達1兆立方英尺。道達爾周一表示,英國最北部設得蘭群島(Shetland Islands)沿海發現豐富的天然氣蘊藏量,為核心地區帶來額外的天然氣資源。

  • 《大陸產業》西南油氣田再調增產計畫,完成天然氣保供任務

    據中國石油網消息,截至目前,西南油氣田公司已編制完成今冬明春保供方案,全力加大天然氣增儲上產和頁岩氣規模開發力度,通過措施增氣近21億立方米。 \n 西南油氣田公司今年4月編制保供方案,8月再次調整增產計畫,從常規氣、緻密氣、頁岩氣、儲氣庫等各方面開發新發現資源和未動用儲量,確保完成今冬明春天然氣保供任務。 西南油氣田2017年生產天然氣210億立方米。 按照2018年天然氣開發生產組織方案的安排,公司要確保完成230億立方米產量任務。 \n \n

  • 德媒:柏林與北京成了外高加索地區的新玩家

    王嘉源/綜合報導 \n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說,德國總理梅克爾23日開啟外高加索三國之行,此前一則消息在德國政界引起嘩然。亞塞拜然拒絶計劃隨梅克爾出訪的德國聯邦議院外高加索議會團副主席、基民盟議員阿爾伯特·韋勒(Albert Weiler)入境,理由是韋勒曾兩次訪問被亞塞拜然視為自己的領土、但被亞美尼亞占領的納哥諾-卡拉巴克地區。面對毫不客氣的「逐客令」,德國議員呼籲梅克爾取消對亞塞拜然的訪問,但梅克爾卻決定堅持訪問該國,韋勒議員只陪同她出訪喬治亞和亞美尼亞,之後便換他人頂替。 \n \n梅克爾的讓步也在德國議員當中引發不滿。儘管總理府表示,梅克爾將在與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對話時就該事件對阿國提出批評,但媒體抨擊說,這是梅克爾「軟弱的標誌」,是「利益至上」。 \n \n據德國之聲報導,大陸近年來在外高加索地區非常活躍。如今,德國也更加深刻地意識到加強與該地區合作的必要性與重要性。而上述這場風波讓人們不禁要問,人稱「裏海明珠」的亞塞拜然究竟關係到德國多大的利益,才能令梅克爾做出如此妥協? \n \n從經貿往來看,2016年,德國向亞塞拜然出口約3.2億歐元商品,從亞塞拜然進口商品額則高達16.13億歐元,其中15.82億為石油和天然氣。2017年,德國對亞塞拜然的出口略有增長,達到3.52億歐元,但進口額卻大幅下跌至約10億歐元,其中9.55億歐元為石油和天然氣。進口額下降的原因之一,當然也是受國際市場上原油和天然氣價格下跌的影響。 \n \n亞塞拜然是世界重要的石油能源產地之一,石油探明儲量約22億噸,天然氣儲量約2.6億平方公尺。目前年產石油約5000萬噸,天然氣300億平方公尺。進入21世紀以來,由於國際能源長期處於高位,亞塞拜然經濟發展迅猛。 \n \n今年6月,全長1850公里、經喬治亞將亞塞拜然天然氣運送到土耳其及歐洲的「跨阿納托利亞天然氣管道」(TANAP)正式開通。這是歐盟與土耳其、亞塞拜然大力推進的能源合作項目「南方天然氣走廊」的重要組成部分,被視為實現歐洲能源供應渠道多元化的重要一步。按照計劃,2019年6月,首批天然氣將經跨阿納托利亞天然氣管道輸送到希臘。目前,參與南方天然氣走廊項目的國家目前為亞塞拜然、喬治亞、土耳其、希臘、義大利、保加利亞和阿爾巴尼亞等7個國家。分析人士認為,該項目是目前歐洲實施的最大基礎設施項目之一,決定著歐洲能源供應市場是否實現多元化新格局。 \n \n德國之聲指出,為減少對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德國政府也希望從「南部天然氣走廊」項目中分得一杯羹。德新社曾報導,從2020年到2044年,德國能源巨頭意昂(Eon)每年將通過南部天然氣走廊獲得14.5億立方公尺天然氣。梅克爾本次出訪亞塞拜然前,一名德國政府官員就表示,德國對繼續發展南部天然氣走廊非常感興趣,希望支持其建設。 \n \n德國以及歐盟都不會忘記,2005年俄羅斯政府宣布暫停向烏克蘭輸送天然氣。如果不是及時達成協議,歐盟各國險些就面臨一場能源危機。而擬建中的俄羅斯波羅的海沿岸通往德國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線,其實也存在多重變數。 \n \n「南方天然氣走廊」的開通提升了亞塞拜然的國際地位和影響。事實上,該國豐富的油氣資源,地處西亞-東亞、東歐-中東的「十字路口」的優越地理位置,早就吸引了包括大陸在內的青睞的目光。 \n \n德國之聲說,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利用地緣紅利,希望將該國打造成歐亞大陸的能、交通和信息樞紐,這也可謂正合大陸的心意。他提出的復興絲綢之路的「大絲綢之路」計劃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不謀而和,只不過,習近平倡導的一帶一路更「宏偉」,外高加索只是大陸雄心勃勃的新絲路計劃上的要塞。 \n \n2015年12月,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對大陸進行國事訪問,同習近平共同見證簽署《關於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諒解備忘錄》,標誌著兩國在一帶一路項目中合作的開始。 \n \n2017年2月,大陸駐亞塞拜然大使魏敬華在《大陸投資》雜誌撰文稱,「一帶一路」為陸亞(亞塞拜然)合作開闢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該文寫道,「據中方統計,2015年中亞雙邊經貿額受亞貨幣貶值和能源價格等因素影響,較2014年下降近3成,達6.62億美元。其中中方進口2.23億美元,出口4.39億美元,中方順差2.16億美元。2016年上半年,雙邊貿易額2.2億美元,同比下降24.3%。中國現為亞第7大貿易夥伴和第3大進口來源國。」該文還稱,亞政府在重點推動的3大非石油經濟發展領域均提出與陸方合作意願,包括大陸-中亞-裏海-亞塞拜然-歐洲的東西鐵路貨運幹線的交通配套設施升級,計劃中的俄-亞-伊南北交通走廊,農業合作,開發旅遊等。 \n \n不過,從2017年以來,大陸的觸角顯然也伸到了亞塞拜然的能源領域。2017年5月13日,亞塞拜然國家石油公司與中石油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簽署了關於GPC項目投資諒解備忘錄。該項目圍繞巴庫卡拉達赫區的天然氣加工和石油化工。據大陸媒體報導,該項目預計投資42億美元,預計主要債權方為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絲綢之路銀行可能成為潛在的融資方。 \n \n此外,2017年6月,大陸深圳和亞塞拜然卡拉達赫區簽署了合作建設中亞自由貿易產業園區合作意向書,預計將投資7億美元以上,在亞首都巴庫的卡拉達赫發展新能源、物流、工業製造、現代農業、金融服務等。 \n \n到今年4月,駐亞塞拜然大使魏敬華在接受亞通社採訪時就表示,「2017年雙邊貿易額達12.98億美元,創建交25年來歷史新高。中國成為亞第四大貿易夥伴國、第八大出口對象國和第三大進口來源國。目前中國對亞投資總額約為7億美元,在亞開展業務的中國企業超過20家,業務範圍包括油氣領域、工程承包、通訊技術、航空、物流運輸、餐飲零售等。」 \n \n德國之聲指出,大陸顯然和歐洲一樣,對亞塞拜然油氣資源充滿渴望。雖然一場爭奪戰尚未打響,但在這樣的時刻,德國總理梅克爾自然不願錯失與阿利耶夫深入交談,表達油氣領域合作意願的良機,哪怕亞塞拜然姿態傲慢、不太給顏面。喬治亞和亞美尼亞同被視為「一帶一路」要塞,近年來經濟發展勢頭頗為強勁。德國無疑也希望從合作和經貿往來中受益,同時探尋加強政治影響力的可能性。外高加索這一地緣政治敏感地區,不再是俄羅斯、美國、伊朗或土耳其利益交織的地方,北京和柏林也業已成為新的玩家。

  • 葡萄牙無天然資源不蓋核電 「詩人國度」不屈命運稱霸全歐

    葡萄牙無天然資源不蓋核電 「詩人國度」不屈命運稱霸全歐

    位在南歐伊比利半島的葡萄牙,是一個「詩人的國度」,詩在葡萄牙的毎一個角落,每一刻的記憶裡,海岸全年陽光普照,一直是個受全球歡迎的度假勝地。但沒有天然資源的葡萄牙不是一個工業大國,「詩」是不能發電的。葡萄牙既沒有天然資源,也沒有核電廠,88%的能源需求,包括天然氣、原油、煤炭,全數都要依賴進口。 \n \n但事實上,葡萄牙其實是乾淨能源的模範生,「綠色葡萄牙」不只是國旗的顏色,更是全世界綠色能源的先鋒。但在短短幾年前,葡萄牙還是歐債危機裡,僅次於希臘和愛爾蘭的重創國,但最壞的時機也是最好的轉機,即使是在最慘烈的危機谷底,仍沒有停止開發再生能源,葡萄牙從西元2000年就開始著手於再生能源的投資。屬乾燥地中海氣候的葡萄牙,雨量不患寡而患不均,金融危機迫使政府調整水力發電政策,2011年底,被迫出售葡萄牙電力公司的剩餘股份,來支持大型水壩的投資方案,避免撙措施的影響。 \n \n目前葡萄牙水力發電佔電力總量的28%,已超過25%的煤炭發電、22%的風力發電,天然氣發電佔17%、沼氣佔6%、太陽能佔2%,整體而言,葡萄牙所生產的25%電力能源是無碳的乾淨能源,是15年前的4倍之多。在今年三月,葡萄牙的月降雨量是原來的4倍,結束了嚴重的乾旱,大雨讓大部分水庫達80%以上的儲水量,三月份電力產量超過用電量的7%,多出來的電就可賣給西班牙或是法國等鄰國,而根據葡萄牙再生能源協會表示,隨著發電機容量的增加,在未來這種情況會變得更加普遍,到2040年,葡萄牙應該能夠完全依靠陽光、空氣和水來供電,而且成本合理。 \n \n根據統計,再生能源已為葡萄牙創造15000個就業機會,葡萄牙目前的失業率是十年前的一半,葡萄牙再生能源協會表示,3月份已經成功減碳180萬噸,並節省超過2000萬歐元的能源外匯,葡萄牙在短短幾年內躍升成為能源轉型的冠軍,生產的乾淨能源達60%,已是可以傲視德法稱霸全歐洲的再生能源第一名。400年前葡萄牙為台灣取了個充滿詩意的名字「福爾摩沙」,也許除了詩意以外,這曾經窮得只剩下詩的國家,還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n \n

  • 紐西蘭不再批准外海鑽探

    金融時報報導,紐西蘭將禁止外海鑽探石油和天然氣,環保團體認為這是政府釋出其要終止石油經濟的強力訊息。 \n \n紐國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周四宣布將不再批准外海石油與天然氣鑽採。紐國必須採取這行動,來配合該國因應氣候異常而展開的配套措施。未來石油與天然氣開採只限於陸上蘊藏量豐富的塔拉納基地區。 \n \n阿爾登的政策轉向正標誌著紐國要改變其能源政策方向。因為之前的保守派政府把開發石化燃料做為優先項目之一,以協助推動紐國經濟成長。過去10年來,殼牌(Shell)、雪佛龍(Chevron)和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等石油業巨擘一直在紐國外海鑽探石油與天然氣資源。 \n \n目前紐國批准31處石油與天然氣開採,其中22處在外海。這些正在外海開採的油井最晚到2030年即被禁止,紐國政府強調不會影響目前相關工作職務。

  • 低價天然氣成歷史 臺灣仍堅持「廢核改氣」?

    低價天然氣成歷史 臺灣仍堅持「廢核改氣」?

    據日經中文網29日報導,在亞洲,液化天然氣(LNG)的進口國正在迅速增加。泰國和巴基斯坦等相繼加入進口國的行列,在過去10年中數量增加了一倍,增至1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國大陸和印度也增加消費量,亞洲佔全球需求的7成。除了各國經濟成長之外,建造成本低廉的船舶式液化天然氣進口基地的普及也是背景之一,亞洲正在為液化天然氣相關企業帶來商機。 \n \n 正在開發印尼爪哇島東部工業園區的綜合性企業AKR Corporindo的首席執行官(CEO)Haryanto Adikoesoemo表示,「同時建設液化天然氣發電設施,實現供電穩定」。 \n   \n  液化天然氣出口大國印尼2012年啟動液化天然氣的國內消費。但由於印尼和日本等國簽署了長期出口合約,所以不得不另外進口國內消費的部分。為了全面啟動進口,印尼正在與美國的資源巨頭等協商採購合約。 \n   \n  在東南亞,2011年泰國成為地區內首個開始進口液化天然氣的國家。經常排在出口國前茅的馬來西亞也開始進口。馬來西亞、印尼、汶萊曾長期向主要進口國日本和韓國等出口液化天然氣,但隨著天然氣的內需擴大,該地區的液化天然氣流向産生了變化。 \n   \n  據英國石油公司(BP)統計,2006年亞洲進口液化天然氣的國家和地區有5個,分別為中國大陸、日本、韓國、台灣、印度。但到2016年,加上正在準備進口的國家和地區,激增至10餘國。亞洲佔全球液化天然氣需求的比率從64%提高至70%。在亞洲區曾經合計佔86%的日韓的比例降至63%,新湧現國家的存在感提高。 \n   \n  引人注意的是中國大陸的增長。中國大陸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大陸的液化天然氣進口量超過韓國,躍居全球第2位。有評估認為,到2030年將躍居首位。據英國石油公司統計,中國大陸僅用了短短10年時間,進口量從2006年開始進口時的74萬噸增加到2016年的2522萬噸。尤其是最近,中國大陸政府提出了「將發電燃料從煤炭改為對環境負擔較小的天然氣」的方針,正在推動液化天然氣進口。 \n  \n  美國切尼爾能源公司2月宣佈,與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CNPC)簽署了兩國間首份長期出口合約。 \n   \n  此外,2004年啟動進口的印度也躍居全球第4位。馬來西亞國營的「馬來西亞石油公司(Petronas)」2月與印度簽署了首份液化天然氣供應合約。 \n   \n  今後新增加的進口國將來自東南亞和南亞。在巴基斯坦商業中心卡拉奇的卡西姆港,日本三井物産等營運的「浮動式液化天然氣儲存及再氣化裝置(LNG-FSRU)」(簡稱: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 1月投入商業營運。外型長300公尺的運輸船,但能全面實現液化天然氣的接收、儲存和再氣化。 \n   \n  與陸上基地相比,即使是在物流和安全局勢不穩定的新興市場國家,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的虧損風險也較低。日本石油天然氣金屬礦産資源機構(JOGMEC)的數據顯示,與造價750億日元左右(約205億新臺幣)的陸上基地相比,如果新建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置只需250億日元左右(約68億新臺幣),如改造現有液化天然氣運輸船需80億日元左右(約22億新臺幣)。 \n   \n  日本石油天然氣金屬礦産資源機構表示,「在亞洲有20多座(船舶型液化天然氣進口基地)正處在建設和規劃階段」。孟加拉國力爭在今年內啟動液化天然氣進口,正在設置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緬甸和菲律賓也打算利用這種裝置進口液化天然氣。 \n \n

  • 陸可燃冰產業化邁步 國家重點實驗室揭牌

    大陸在可燃冰(天然氣水合物)產業化生產再次邁出關鍵一步,以中海油作為依託單位申報的天然氣水合物國家重點實驗室,近日已在北京中海油大廈揭牌。 \n \n第一財經報導,可燃冰在全球主要分布在兩類地區:一是水深300米至3000米的海底;二是陸上凍土區,尤其是南北極凍土區。有預測顯示,全球天然氣水合物資源量相當於21萬億噸油當量。 \n \n目前探明,大陸可燃冰超過792億噸油當量,以大陸每年消費5億噸油計算,大陸已探明可燃冰可用155年左右。可燃冰開採出來的天然氣在用途上與常規天然氣一樣,主要用於民用和工業燃料,化工和發電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