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花病毒的搜尋結果,共39

  • 新冠疫苗是科研的機緣巧合?

    新冠疫苗是科研的機緣巧合?

     2019年起新冠病毒全球大肆虐,現在先進國家人民已經廣泛接種新冠疫苗,疫情逐漸緩和。然而疫情在台灣才逐漸延燒,我們不得不重視疫苗供應不足的問題。  接種疫苗是遏止疫情惡化的有效辦法。從早期的「牛痘接種術」,疫苗就成為人類與病毒鬥爭的堅實後盾。天花、麻疹、小兒麻痺(脊髓灰質炎)、肝炎等曾肆虐全球的傳染病,都通過疫苗接種得到有效的控制。  牛痘疫苗的發明,真是科學上有名的機緣巧合!傳說中金納醫生在病人當中,偶然發現擠牛奶的女工沒有感染天花的病例,後經過研究發現接種牛痘病毒可以產生抗體,保護人類免於天花的感染,而且終生免疫。這說起來像是科學界的偶然。  這個技術,就最早成為疫苗的核心技巧。利用減毒、滅活得到不具危險性的病原體,注入人體激發免疫系統防禦。該技術疫苗製作方便,保存、運送容易。然而疫苗成分複雜,過去若不小心,甚至接種後仍有毒力恢復的風險。隨著生化科技的進步,這些問題現在都可避免。大陸的國藥、科興疫苗就是使用這些技術,兩家都得到世界衛生組織的批准,也都相當安全。  第二種的疫苗為透過基因工程取得病原體的蛋白結構、多醣體來做成疫苗。有多醣體疫苗、胜月太疫苗和次單位疫苗等。也就是用病毒的關鍵部件當鑰匙,將其交給人體的免疫系統認識。技術上有的還使用吸附劑、佐劑,病毒載體等,最後將之遞送至人體細胞,製造抗原來刺激免疫系統。AZ疫苗就是將新冠病毒蛋白編入黑猩猩腺病毒載體,JohnsonJohnson子公司Janssen的載體則是採用人類腺病毒Ad26。而我國將加速執行符合國際規範的第三期臨床的高端公司疫苗為次單位疫苗。  第三種疫苗則是以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為代表的基因疫苗。信使的作用,是教細胞如何製造出一種蛋白質(片段),從而觸發體內的免疫反應。如果真正的病毒進入我們的身體,這種產生抗體的免疫反應可以保護我們免受感染。但由於mRNA是不穩定的基因片段,需要極低溫(-80°C)才能保持安定,冷鏈成本非常高。  莫德納和輝瑞/BNT的疫苗就是如此。mRNA創始人卡瑞蔻女士可能是今年諾貝爾醫學獎的篤定人選。1997年她遇到剛從國家衛生研究院跳槽到賓大的懷斯曼教授。兩人開始合作,終於在2005年獲得重大突破。  原來卡瑞蔻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是,合成的mRNA非常容易受到人體自身免疫系統的攻擊。這意味著合成的mRNA還未被運送到靶細胞前,就已經被人體的免疫系統摧毀了。2005年的突破是他們終於找到解決過度免疫反應的辦法,用弱化的版本替換了其中一個RNA的模組,就像換輪胎一樣。這樣新的mRNA就可以植入人體並引起免疫系統的正常抗體反應。但這個突破多年以後才有兩家分別叫 Moderna和 BioNTech的小公司願意投資,利用這一技術開始研製疫苗。  傳統疫苗的研製一般短則3、5年,長則十幾年才能上市。但這一次新冠疫情,在取得病毒的基因序列之後,兩家公司只用了幾個月時間就研製出了效率高達95%的mRNA疫苗。  其實現在不論哪一種疫苗都需要高深的生技知識。知識的累積與進化,冥冥中有發展的必然軌跡。就像居里夫人時代,科技已經到一定的程度,她沒有發現鐳,鐳最後也會被發現。不同的是,現在的突破就像mRNA的研究過程需要解決卡住的問題。因此,科學的研究進展還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往前走那一小步,但是要走那一步,還是需要幸運的機緣巧合。(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

  • 全球公衛里程碑 小兒麻痺症病毒在非洲絕跡

    全球公衛里程碑 小兒麻痺症病毒在非洲絕跡

    獨立機構「非洲地區消滅小兒麻痺認證委員會」(Africa Regional Certification Commission for Polio Eradication)在25日宣布,野生小兒麻痺病毒在非洲絕跡。 根據《BBC》報導指出,隸屬於非洲地區消滅小兒麻痺認證委員會的勒克(Rose Gana Fomban Leke)教授表示,這4年來,非洲都沒有小兒麻痺的新病例,這是小兒麻痺病毒絕跡的門檻。而最後一起病例發生在2016年尼日利亞北部。世界衛生組織表示,這也代表著,繼天花病毒後,小兒麻痺症病毒也在非洲絕跡,非洲目前47國、95%人口已經獲得免疫。 小兒麻痺症學名為脊髓灰白質炎,雖然在1950年就有發明小兒麻痺的疫苗,但由於部分如非洲的貧窮國家,在取得疫苗方面並不順利,結果導致1995年時,小兒麻痺病毒肆虐非洲,造成許多兒童因病癱瘓。但自1996年起,全球就努力防止小兒麻痺症的感染,目前全球已經消滅了三分之二的病毒,僅在阿富汗、巴基斯坦有發現87例病例。 雖說野生的小兒麻痺病毒已經消失在非洲,但是伴隨疫苗延伸的小兒麻痺病毒卻仍然尚未絕跡,世界衛生組織已在奈及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中非共和國和安哥拉發現177起病例。世界衛生組織非洲區域主任莫蒂(Matshidiso Moeti)表示,「雖然非洲成功消滅病毒,但是小兒麻痺疫苗的供應、疫情的監控,仍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而因為疫苗而延伸的小兒麻痺病毒的威脅,依然存在。」 更多 CTWANT 報導

  • 疫苗不是100%安全還要施打?9個必知問題先了解

    疫苗不是100%安全還要施打?9個必知問題先了解

    新冠肺炎疫苗研發競賽,正在全球火熱進行。我們都知道疫苗的作用,是控制傳染病帶來的人命損失與經濟衝擊,最直接有效的解方。關於疫苗,我們該知道什麼?不該期待什麼? Q1、抗體是什麼? A:抗體是一種記憶型的淋巴細胞。 病毒和細菌入侵後,就開始攻擊人體和進行複製,同時也啟動我們的免疫系統製造抗體。疫苗接種的原理,是讓人體免疫系統的淋巴細胞,在接觸死亡或減弱的病原菌之後,形成記憶型淋巴細胞,也就是抗體。日後病原菌入侵後,就能迅速反擊,保護人體免受侵害。 Q2、疫苗是怎麼做成的? A:疫苗大致分成兩種,一種是死的病毒,一種是毒性降低的、活的病毒。 小兒麻痺、A型肝炎和狂犬疫苗,採用的是死亡病毒;MMR三合一疫苗(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水痘疫苗、輪狀病毒疫苗,使用的是減毒病毒製成。 Q3、疫苗能做到什麼? A:讓身體跳過感染生病的過程,就能獲得抗體,免去人命的無謂犧牲。 無論是用死掉的病毒或是減毒病毒做成的疫苗,都能啟動人體製造抗體,達到免疫效果。 疫苗技術發展至今,挽回的人命數以千萬計。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從2000年到2014年為止,麻疹傳染病的死亡人數已減少79%,相當於1,710萬人。在美國,從1994年到2015年的20年間,疫苗接種讓多達2億人免於小兒麻痺、麻疹、腮腺炎、水痘、A型肝炎,以及狂犬病等疾病之苦。 台灣提供7歲以前的幼童定期健檢,讓疫苗接種政策更能落實。在過去5年,台灣嬰幼兒的疫苗接種率都超過九成。常規的疫苗接種包括:B型肝炎疫苗、五合一疫苗(白喉、破傷風、百日咳、b型嗜血桿菌及小兒麻痺)、MMR三合一疫苗、水痘疫苗、日本腦炎疫苗、肺炎鏈球菌疫苗、卡介苗,以及流感疫苗。 Q4、疫苗研發要多久? A:疫苗常規研發有時需要10年以上。 一支疫苗從研發、試驗到可安全、有效使用,必須經過5個階段: 1. 研發階段:需2~5年 投入研發的候選疫苗動輒超過100種。 2. 臨床前期:需2年 候選疫苗經篩選後,剩下約20種。主要用在動物試驗。這個階段,求的是疫苗的有效性。 3. 臨床試驗期:分成3期 ‧第一期:需1~2年。篩選出約10種的候選疫苗。測試疫苗用在人體的安全性。 ‧第二期:需2~3年。篩選出約5種的候選疫苗。測試疫苗能否啟動人體的免疫反應。 ‧三期:需2~4年。選出1種疫苗。測試該種疫苗能否發揮有效保護力。 4. 申請查驗登記:需1~2年 5. 新藥安全監視階段:上市後,在大規模病人使用下監視是否有不良反應。 Q5、既然經過這麼長期嚴謹的研發,疫苗是不是就100%安全有效? A:不。疫苗偶爾會引發不適的反應,甚至有疑似疫苗傷害致死的案例發生。 接種疫苗後的1~2天,有人毫無感覺,但有人會出現程度不一的不適反應,包括:注射部位紅腫痠痛、輕微發燒或頭痛等。 這些反應被視為是好的徵兆,表示疫苗病毒正在體內建立免疫作用,為日後可能入侵的特定疾病做防禦準備。疫苗裡用來強化免疫反應的免疫佐劑,有時也會誘發這些不舒服的情形。接種疫苗時若出現這些感覺,先別驚慌,可詳讀醫療院所提供的衛教單,進行後續的處置。 疫苗沒有100%安全,在台灣和全球,都曾經發生過不同疫苗疑似傷害致命的案例。 日本在2011年傳出4名幼童在接種流感疫苗後身亡,雖然無法證明是疫苗引起,但當時日本政府就下令暫停施打2款疫苗。2013年,日本也暫停已經施打5年的子宮頸癌疫苗,原因是有上千名接種的中學女生接連發生癲癇、疼痛與四肢無力的嚴重副作用。美國、英國兩地也通報類似的不良反應案例。 2009年,台灣一名高職生在接種H1N1新型流感疫苗後,陸續出現蕁麻疹和腦脊髓炎等症狀,2年後引發敗血症去世。這起案例經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定,由於「無法排除」該名學生的死因和接種疫苗的關聯性,判決衛福部需賠償家屬。 2018年1月台灣也曾傳出1百多例因施打流感疫苗而產生不良反應的案例,其中2例死亡案例,生前曾是慢性病患,因此無法歸因是否為疫苗所引起。 至於有效性,也沒有疫苗能夠保證100%有效,比方流感疫苗的效力,一般只有五成,原因是每年的病毒株都會產生變異,去年打過的疫苗種類,不見得適用於今年。目前全球每年罹患流感的人數超過3千萬人,其中超過6.5萬人病故。流感疫苗的防護效力雖然只有一半,但總比沒有的好。 Q6、既然不是100%安全,為什麼還要打疫苗? A:疫苗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 疫苗要發揮保護的作用,接種比例多寡很關鍵。具有高度傳染性的疾病,例如麻疹和小兒麻痺,族群的接種率分別要超過九成和八成以上,才能達到群體免疫的成效。這並不表示未接種者就能免於罹病,但至少無需擔憂爆發大規模的疫情。 Q7、第一支疫苗是什麼時候被發明出來的? A:疫苗不是新產物,已經有千年歷史。 疫苗接種的做法,最早可追溯至1千年前的中國宋朝。根據記載,當時流行的天花,致死率最高達到6成,嬰幼兒甚至一得就奪命。當時的醫生將天花病患的痘膿體液,種入健康的人體內,避免被傳染,讓致死率一下子降到3%以下。 18世紀英國醫師金納(Edward Jenner),從罹患痘瘡的牛身上取得牛痘,種入人體,大幅減少天花的傳染率,成為疫苗概念的先行者。而牛痘也被稱為Vaccine,成為疫苗的同義詞。至今已有3種傳染病因為疫苗接種而絕跡,分別是天花、小兒麻痺2型和3型。 《人類與病毒之戰》病毒學專家徐明達說,種痘做法開啟新的醫療里程碑,預估當時每年有300萬兒童免於天花的死亡威脅,歐洲人口也因此獲得顯著成長,有利於後來的工業革命發展。這套解方也橫越大西洋傳到美國,在獨立戰爭時期及時控制住軍隊的天花疫情,為美國贏得獨立而助攻。 Q8、難道不能研發出一種可以對付所有病毒的疫苗嗎? A:目前所知,不可能。 病毒種類難以估計,引起的病徵也千奇百怪,疫苗的作用也是如此。以麻疹疫苗為例,一劑的效用就高達九成以上;結合麻疹、腮腺炎、風疹及水痘的MMRV混合疫苗,效力相對較弱,通常要施打到兩劑,才能發揮足夠的保護力。 Q9、是不是所有的傳染病,都能期待疫苗出現? A:不是。疫苗研發很燒錢,商業利益左右要不要研發,以及疫苗完成度。 一支疫苗從無到提供群體安全施打,通常得花上好幾年,期間經歷無數的試驗與檢測,平均花費超過150億台幣。 許多疫苗因為研發經費短缺,被迫中止,尤其是缺乏商業利益的疫苗。美國德州兒童醫院的疫苗研究中心研發的寄生蟲疫苗,就是一例。寄生蟲疾病通常發生在貧窮線下的人口,缺乏市場誘因,也導致在投入研究20年之後,因為臨床試驗的經費不足而喊停。 資料來源: Prevention、CDC、WHO、World Economic Forum

  • 百年前染天花 鐵棺女屍容貌竟沒變!

    百年前染天花 鐵棺女屍容貌竟沒變!

    2011年紐約建築工人,操作挖土機時,在工地中挖到一座鐵製棺材,打開後發現鐵棺裡有一具女屍,當時所有工人認為是死者遭遇駭人的兇殺案,隨即打電話報警,不過經專家多年鑑定和研究後發現,女屍的埋葬與死亡方式,不屬於本世紀,最後證實鐵棺內遺體是一名19世紀非裔年輕女性,死亡原因是罹患天花。 這具女屍膚況保存完好、容貌完整,穿著白睡衣、針織帽、及膝襪,女屍引起大眾關注,專家解釋因為鐵棺有效阻絕外界空氣,因此妥善保存屍體的死亡狀態,皮膚甚至仍清晰可見,當時因天花而造成的傷口,法醫兼人類學家史考特沃納西(Scott Warnasch)表示,「「如果說這些天花病毒還活著,我也不會驚訝」。 19世紀鐵棺造價不斐,通常是貴族才能使用,鐵棺裡躺著一位非裔女性時屬罕見,而專家也找出女子身分,根據歷史紀錄,1827年紐約正式廢除黑奴,非裔美國人開始置產,19世紀該區域主要是由自由非裔組成的社區,比對當時人口普查,確認女屍身分是26歲的瑪莎彼得森(Martha Peterson),她替主張廢除黑奴的棺材公司「威廉雷蒙德(William Raymond)」工作,因此死後入葬的鐵棺亦來自威廉雷蒙德。 影像專家馬林斯(Joe Mullins)架構出瑪莎生前長相,描繪出擁有咖啡色眼睛、黑短髮,及深色皮膚的女性,專家不斷找尋150年前女屍身世之謎的過程,也被拍成紀錄片《鐵棺中的女人》(The Woman in the Iron Coffin),而瑪莎的屍體,則是在2011年由聖馬克非洲衛理公會重新下葬。

  • 控制新冠疫情 可能需4~5年

    控制新冠疫情 可能需4~5年

     世界衛生組織警告,新型冠狀病毒「或將成為新的流行性病毒,可能像愛滋病一樣永遠不會消失」。控制住新冠疫情可能需要4到5年,而在抗擊病毒的下一階段,「檢測能力」至關重要。  世界衛生組織(WHO)衛生緊急項目執行主任瑞安表示,愛滋病毒(HIV)至今仍未研發出疫苗,但治療方法經過人類摸索能使患者長期健康存活,同時預防方法也不斷完善,「已變得不像過去那麼令人畏懼」。另一名世界衛生組織首席科學家斯瓦米納坦則做出悲觀預測,世界將需要4到5年時間才能控制住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瑞安強調稱,若今後研發出新冠病毒疫苗,應分配給全球有需要的人並實施接種。他並提到雖存在有效疫苗但接種率提升成為課題的麻疹。2018年有976萬人感染麻疹,但仍然在全球造成以嬰幼兒為主約14萬人死亡。  斯瓦米納坦則表示,許多因素將決定新冠病毒在多長時間以及何種程度上仍然構成威脅,包括它是否突變、採取了何種遏制措施,以及能否研發出有效的疫苗。但這場大流行病「可能會惡化」。如果新冠病毒改變,疫苗可能不再有效。倫敦大學衛生與熱帶醫學院(LSHTM)全球衛生教授皮奧特也表示,「迄今只有天花作為一種人類疾病已經被消滅和根除,人類將不得不找到一種社會可以適應這種病毒的方法,從封鎖政策轉向更為細緻、針對性強的干預措施。」皮奧特強調,隨著我們進入這場大流行病的下一階段,「檢測至關重要。各國別無選擇,只能在檢測上加大投入」。

  • 疫情何時了

    疫情何時了

     人類在醫療科技未開發之前,任憑病毒細菌的肆殺:鼠疫3次大流行,造成世界約有億萬多人的死亡,天花在過去的百年間殺死將近3億的人類,1918年的流感,也殺死了將近5千萬人,現今醫療科技已發展到基因診斷及治療的時候,每年至少還有20多萬人死於流感,人類對病毒的危害,還是無法完全掌控,自從1960年來人類受到4種冠狀病毒的感染,這4種冠狀病毒,僅引起輕微的呼吸道症狀,未造成任何死傷,直到2003年的SARS及2012年的MERS感染,分別造成近千人的死亡,人類才注意到冠狀病毒的危害。  2019年12月初,中國武漢發生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引起非典型的肺炎,疫情迅速蔓延,由中國傳到歐美各國,已經造成將近300萬人的感染,20萬人的死亡。本病尚無有效的治療藥物及預防方法,僅靠隔離及防堵來防止傳給更多人,中國採取嚴格的隔離措施,將武漢封城,居民只能待在家中不得外出,繼之整個湖北省,後來擴大到全中國各省分,做有限度的禁止人民的活動,這種嚴格隔離的防疫措施,疫情約經過4個半月,受到有效的控制。  約在2月底的時候,中國疫情已在拐點趨緩的時候,歐洲卻開使爆發嚴重的疫情,首先在義大利、繼之西班牙、英國、法國等歐盟27個成員無一幸免,按照疫情在中國的消長情形,目前歐洲的疫情在較早爆發的義大利、西班牙、英、法等國已到達高峰開始趨緩了,疫情預估,會在6月中結束或在可接受的程度。  至於美國的疫情,在3月中分別在華盛頓,加州及紐約州,陸續出現數千個病例後,到了3月底,確診人數爆衝到15萬人,死亡2500多人,成為美國的重災區,雖然這3個州政府,立即採取有限度的禁令,但數千萬由歐洲帶毒回到美國的人民,又把病毒散播出去,造成美國的疫情失控,不到1個月的時間,感染人數接近百萬人,死亡5萬多人,目前疫情還未到達高峰,預估應在5月底疫情才會開始趨緩,7月初才會降到可接受的程度。  至於拉美洲、非洲及亞洲印度的疫情,才剛開始出現,要擴散到高峰及趨緩的階段需要較長的時間,整個世界的疫情,恐怕要到明年底才能結束,新冠肺炎堪稱為21世紀人類的大瘟疫。  台灣因鄰近大陸被認為是最危險的地方,會有最嚴重的疫情,但台灣及早成立防疫指揮中心,超前部屬各種防疫所需的醫療物資及設備,另外在防疫策略上,也隨時因應疫情的變化而修正改變,採用篩檢、隔離、追蹤接觸者的不二法的防疫措施,並在全民戴口罩及勤洗手的配合下,至今才能沒有大疫情的爆發。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名譽教授)

  • 賴秀穗》疫情何時了

    賴秀穗》疫情何時了

    人類在醫療科技未開發之前,任憑病毒細菌的肆殺:鼠疫3次大流行,造成世界約有億萬多人的死亡,天花在過去的百年間殺死將近3億的人類,1918年的流感,也殺死了將近5千萬人,現今醫療科技已發展到基因診斷及治療的時候,每年至少還有20多萬人死於流感,人類對病毒的危害,還是無法完全掌控,自從1960年來人類受到4種冠狀病毒的感染,這4種冠狀病毒,僅引起輕微的呼吸道症狀,未造成任何死傷,直到2003年的SARS及2012年的MERS感染,分別造成近千人的死亡,人類才注意到冠狀病毒的危害。  2019年12月初,中國武漢發生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引起非典型的肺炎,疫情迅速蔓延,由中國傳到歐美各國,已經造成將近300萬人的感染,20萬人的死亡。本病尚無有效的治療藥物及預防方法,僅靠隔離及防堵來防止傳給更多人,中國採取嚴格的隔離措施,將武漢封城,居民只能待在家中不得外出,繼之整個湖北省,後來擴大到全中國各省分,做有限度的禁止人民的活動,這種嚴格隔離的防疫措施,疫情約經過4個半月,受到有效的控制。  約在2月底的時候,中國疫情已在拐點趨緩的時候,歐洲卻開使爆發嚴重的疫情,首先在義大利、繼之西班牙、英國、法國等歐盟27個成員無一幸免,按照疫情在中國的消長情形,目前歐洲的疫情在較早爆發的義大利、西班牙、英、法等國已到達高峰開始趨緩了,疫情預估,會在6月中結束或在可接受的程度。  至於美國的疫情,在3月中分別在華盛頓,加州及紐約州,陸續出現數千個病例後,到了3月底,確診人數爆衝到15萬人,死亡2500多人,成為美國的重災區,雖然這3個州政府,立即採取有限度的禁令,但數千萬由歐洲帶毒回到美國的人民,又把病毒散播出去,造成美國的疫情失控,不到1個月的時間,感染人數接近百萬人,死亡5萬多人,目前疫情還未到達高峰,預估應在5月底疫情才會開始趨緩,7月初才會降到可接受的程度。  至於拉美洲、非洲及亞洲印度的疫情,才剛開始出現,要擴散到高峰及趨緩的階段需要較長的時間,整個世界的疫情,恐怕要到明年底才能結束,新冠肺炎堪稱為21世紀人類的大瘟疫。  台灣因鄰近大陸被認為是最危險的地方,會有最嚴重的疫情,但台灣及早成立防疫指揮中心,超前部屬各種防疫所需的醫療物資及設備,另外在防疫策略上,也隨時因應疫情的變化而修正改變,採用篩檢、隔離、追蹤接觸者的不二法的防疫措施,並在全民戴口罩及勤洗手的配合下,至今才能沒有大疫情的爆發。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名譽教授)

  • 病毒塑造人類歷史

    病毒塑造人類歷史

     5、6000年前農耕文明在歐亞4個大河流域興起,人類進行了第1次「能源革命」,以種植攫取太陽能,轉換成食物與能源,穩定的溫飽讓人口迅速成長,文明勃發。4000多年後,大航海時代開始,西方的哥倫布與東方的鄭和穿破海洋天塹,揭開了全球化的序幕。  17世紀初,中國、南美與西歐產生三角貿易,世界上第1個全球貿易圈在混沌中啟動:大量的銀礦從中美洲波利維亞及墨西哥用船運到西班牙設在東亞的貿易前哨站──菲律賓的馬尼拉,中國人在此用歐洲人喜歡的絲綢、瓷器等奢華精品換銀,成為明清盛世流通於中國的貨幣。農作物也在新大陸與舊大陸之間廣泛交流:玉米、馬鈴薯、大豆、花生、番茄、辣椒、鳳梨由美洲移入歐亞;而歐亞的小麥、糖、米、牛、山羊與天花、麻疹也傳入美洲。  是的,在那個全球化過程中,歐亞舊大陸的病毒也傳布新世界,疫病流行從早年歐亞的村落市集,走向毀滅整個美洲原住民的恐怖規模。考古證據表明,現今美國西南新墨西哥州一帶,憑空消失了數千個聚落。據估計,從1492年哥倫布登陸美洲到1610年間,美洲原住民死亡7600萬人,死亡率95%,是當時全球人口的10%。一整塊大陸的農耕系統就此徹底崩潰,原來刀耕火種的農業將碳含量高的森林轉化成農田,把固態的生物碳燒化成二氧化碳,送入大氣層。人口大絕滅後,農田荒廢,森林復原,二氧化碳又被回收到森林與土壤中,這是人類文明史上第一次的碳捕存與埋藏,真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格陵蘭的冰芯紀錄顯示,這次人口的大削減使得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減少10個ppm,這相當於現今世界8到10年間大氣增加的二氧化碳濃度;如今,2020年的新冠病毒,估計也會使全球碳排放量大幅下降。  當年人口清空的蓁莽大地成為歐洲探險家的樂園,也轉為帝國主義拓殖全球的第一塊寶地、第一桶金。17世紀起,英國與荷蘭政府羽翼的東印度公司遠征東亞,英國殖民印度、孟加拉與巴基斯坦,荷蘭染指印尼,1669年,荷屬東印度公司擁有150艘商船、40艘戰艦,5萬名員工,及1萬人的專屬軍隊;商人、水手,軍人和神職人員成為帝國主義的前鋒。  我們可以說,第一次全球化以病毒為前導,以帝國擴張為過程,以殖民剝削為終局,累積了18世紀英國與西歐工業革命所需的資源、系統與動力,從而建構了現代世界格局。  後全球化的今日,疫病大戰又起,潛藏著改變世局的動能與誘因,病毒與政治,鼓動雙翼,飛向人類的未來。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永續地球研究中心兼任教授)

  • 亞馬遜部落染疫少年過世

    亞馬遜部落染疫少年過世

     新冠肺炎疫情擴散至中南美洲,巴西疫情拉警報,就連位於亞馬遜雨林與世隔絕的亞諾馬米原住民部落(Yanomami)也傳出首例確診。一名15歲少年上周被確診感染,且是重症狀態,如今收治醫院宣布,該名少年已過世。  亞諾馬米部落這位15歲少年檢測結果出來時已出現重症狀態,隨即被送往北部拉諾馬州首府博阿維斯塔(Boa Vista)的醫院加護病房。他也是巴西第一名確診的原住民。  然而經過多日治療,院方仍宣布該名重症少年過世。巴西衛生部長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表示,「亞諾馬米部落出現確診令人相當憂心,因該部落與世隔絕,幾乎沒有什麼抗體可以抵抗外來病毒,儘管當局已盡力保護,以免部落受到感染,但仍難擋疫情。」  代表亞諾瑪米部族權益的「胡卡拉亞諾馬米協會」(Hutukara)指出,該名少年開始出現病徵後,曾經與其他多位原住民接觸,令人擔心病毒會在雨林內迅速擴散。發言人指,萬一病毒在原住民社群中大爆發,恐造成種族滅絕。  亞諾馬米部落人口約2.7萬人,特色是臉部彩繪及繁複的臉部穿孔。當地媒體指出,這些原住民因為長期未接觸外界,因此對外界病毒沒有抗體,過去天花、瘧疾出現時曾造成大批原住民死亡。

  • 新冠肺炎怎會大流行?終結疫情關鍵在停止病毒複製力

    新冠肺炎怎會大流行?終結疫情關鍵在停止病毒複製力

    新冠肺炎來勢洶洶,全球確診破130萬例,一夜之間,新冠病毒改變了人們的日常生活,美國因初期檢測數嚴重不足且錯失重要的防堵時機,加上醫療用品短缺,成為全球最嚴重疫區。新冠病毒疫情會如何結束?何時可以找到解藥?Discovery頻道《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將解釋新冠病毒的傳播途徑與棘手之處,專家也提出病毒一旦穿透宿主細胞即可一再自行複製,而終結病毒的複製力也可能是終結它的關鍵,同時節目也記錄美國關閉政府機關、學校和企業來防止病毒傳播的極端手段是否奏效。4月12日晚間8點首播! 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如何發生?然病毒跨物種並不罕見,世界上已知的傳染病有超過一半是從動物傳到人類,如流感、天花、伊波拉等等,會造成嚴重疾病的病毒經常出沒在人口不斷成長的世界,所以每場流行病都必須嚴肅看待。 新冠病毒爆發初期,大陸採取阻斷傳染鏈方式-封鎖武漢,未料此次病毒棘手,有些人甚至是無症狀感染者,所以很快地,病毒持續散播,北京淪陷了。新冠病毒的傳播途徑令人難測,根據研究顯示,新冠病毒竟能在塑膠製品上存活高達3天,專家也提出病毒一旦穿透宿主細胞即可一再自行複製,而終結病毒的複製力也可能是終結它的關鍵! 儘管大陸、南韓和義大利等多個國家執行居家隔離,但短短的幾週內,全世界疫情延燒不斷,即使義大利已經鎖國,每天仍有數百人死於新冠肺炎。而美國確診和死亡人數更是持續飆高,美國官方甚至預估最糟情況將有70-80%的美國人感染,欲阻止噩夢成真則須拉平傳染病曲線,減緩病毒傳播速度,才能將有限資源分配給更多需要的人。 身為第一大國的美國,新冠病毒平均檢測率在已開發國家中竟是墊底,才導致美錯失黃金防疫時間,成為全球最大疫區!節目也訪問美國國家衛生組織白宮新冠病毒小組負責人安森尼法奇醫師,他提到目前白宮已有幾種抗病毒藥物正在測試。 像瑞德西韋這樣的藥可以稱之為鏈接終結者,專門打斷病毒的分子結構,瓦解病毒的複製過程,用在臨床上效果似乎不錯, 他認為像這樣的藥物實驗給了大家希望。節目也追蹤到美國第一例確診,探索疫情爆發起源如何快速在西雅圖蔓延,接著出乎意料擴散到全美。

  • 鍾南山:新冠病毒像天花 將來要靠疫苗解決

    鍾南山:新冠病毒像天花 將來要靠疫苗解決

    大陸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接受媒體專訪時強調,現在針對新冠疫情研發工作有2項,一是新藥物,二是疫苗。目前使用像氯喹的藥物,它是「有效藥」,但不是「特效藥」,還需要長時間觀察,確定它的安全性。此外,新冠肺炎有點像以前的天花和脊髓灰質炎,傳染性很強,將來有可能成為季節性疾病,未來就會跟流感一樣,這就要靠疫苗來解決。 鍾南山接受《深圳衛視》專訪中說,現在比較擔心的是第一線研發藥物與疫苗的問題。大陸現在贏得時間研發疫苗了,但它需要時間,不是很快就能做出來的,它有兩個重點,一個安全性,一個有效性。 他說,疫苗確定安全了,但效果不大,也沒有用。因為新冠肺炎就有點像以前的天花,還有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痺),它們傳染性很強,大概是一個人傳3個、4個,新冠肺炎假如說不控制的話,也會有這麼高,這個將來是要靠疫苗來解決。 對於美國傳出羥氯喹加上阿奇黴素可能會是效果特別好的藥物,鍾南山表示,羥氯喹加阿奇黴素目前看起來只是個理論上的,到目前為止,只是在法國做了20幾例的病例,病例太少了,特別是加上阿奇黴素的更少。因為氯喹和阿奇黴素都會引起心臟傳導的障礙,我們叫做QT間期延長傳導阻滯,所以這個還必須要有充分的證據。 鍾南山說,大陸有使用氯喹,已經證明它是有效的。在國外開始用羥氯喹,因為他們比較少氯喹,就加了一個羥,叫羥氯喹。羥氯喹現在看起來初步的研究也有些效果,至於加上阿奇黴素,我覺得從理論上以及從實踐上都是需要更多的時間觀察。現在不太適合在任何結果以前,就把它推廣使用。廣大的患者要用的話要非常慎重,要考慮有效性,還特別要注意安全性。 因此,鍾南山強調,目前沒有特效藥,即使瑞德西韋,現在國內國外都在做臨床,當然也等待最後的結果。它看起來是有效,但是不是特效呢?什麼叫特效?是專門針對冠狀病毒的靶向治療,用上以後很快把病毒殺死。目前瑞德西韋的特效還不明確,但是氯喹,我們初步的結果也是在廣東做的,已經總結了,它的效果是比較肯定的。所以,應該是中國第一個搞出來的。 對於外傳高溫天氣到來,病毒會消失的說法,鍾南山指出,高溫到來病毒活性包括生長、繁殖以及傳播能力都會降低。但是會不會每年都會出現?這個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測。因為病毒它自己會變異,它變異到適應人類,病死率沒有那麼高的話,就可能每年出現。流感的變異力就很大,所以每年用的流感疫苗是不一樣的。

  • 一張衛生紙妙用無窮 大陸名醫巧思超強大

    一張衛生紙妙用無窮 大陸名醫巧思超強大

    世界衛生組織(WHO)日前宣布,不排除新冠病毒可經由「氣溶膠傳播」。 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教授說,針對患者的部分氣霧治療會產生「氣溶膠」,顆粒會比咳嗽的飛沫更細微,所以在空氣中懸浮的時間會比飛沫更長的時間,目前已指示醫護不要使用會製造「氣溶膠」的照護方式。 張上淳表示,這和所謂的空氣傳播有所差異,空氣傳播疾病如肺結核,至今在台灣仍持續傳播,難以斷絕。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感染科主任張凱音醫師不認為新冠病毒可經由空氣傳播,「目前尚未有足夠證據,顯示新冠病毒能夠透過空氣傳播。」張凱音說,目前確認可經由空氣傳播的病毒包括麻疹、百日咳、天花等。 「這些病毒都是疫苗出現後,才阻絕了傳染!」如果新冠病毒真能經由空氣傳播,那與確診患者同飛機的乘客,照理說應該會全部被感染,無一倖免。「但結果並非如此,所以新冠病毒空氣傳播的可能性偏低。」 但空氣是否流通,的確與感染風險相關。「根據鑽石公主號的研究顯示,病毒竟然可以存在長達17天!原因包括空氣不流通、溫度穩定、未被擦拭,病毒因此能持續存活。」 張凱音說,新冠病毒的傳播以飛沫為主,所以她認為密閉空間內、人潮眾多的場合最危險。「大眾運輸交通工具都相當危險,除了一定要戴口罩之外,建議一離開之後就要立即洗手。」 在大陸治療過相當多新冠肺炎患者,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則建議,如果要觸摸任何公共物品,例如按鈕、門把時,可以墊著一張衛生紙避免沾染病毒,平時如果想摸眼、口、鼻時,也建議使用衛生紙,不要直接用手觸摸,如此就不必擔心沾染公共區域的病毒了。 更多 CTWANT 報導

  • 新冠病毒之後 下個流行病來自氣候變遷?

    新冠病毒之後 下個流行病來自氣候變遷?

    新型冠狀病毒來襲,全球經濟市場、公衛體系都面臨大震盪。這一波疫情顯示,人類根本還沒準備好面對未知疾病。但,氣候變遷也可能導致未知疾病出現? 世界更熱、更窮、更多瘟疫!一點溫差就能帶來全新病毒、千年一遇的災難,癱瘓整個經濟。長期對氣候變遷進行研究報導的大衛‧華勒斯—威爾斯在《氣候緊急時代來了》一書,揭示從經濟海嘯到瘟疫爆發,未來12大氣候風險與新生存模式。 【精彩書摘】 岩層是地球歷史的紀錄,以百萬年計的地質年代,被時間的力量壓縮成僅僅幾公分的地層,有些甚至不到一公分。冰也有同樣作用,像一本記錄氣候的帳本,更是凍結的歷史,某些部分解凍後甚至有可能甦醒過來。 北極冰層裡凍結的,有幾百萬年前曾在空氣傳播的疾病,也有人類出現以前曾在地球上活躍的病毒。假如這些史前瘟疫的細菌或病毒從冰層裡釋放出來,人體的免疫系統恐怕完全無法抵抗。 全球暖化助長疫病大流行 科學家懷疑阿拉斯加的冰層還封存天花病毒、鼠疫桿菌,以及其他各種原本已走入歷史的疾病,等於一部人類重大疾病的簡史。如今卻像一碗雞蛋沙拉被晾在北極的太陽下。 冰封的微生物解凍後,大多數未必能存活,那些復活過來的,通常是在實驗室嚴苛的條件下復甦的。不過,在2016年,俄羅斯有二十幾人感染炭疽病,其中一名男孩死亡,原因正是永凍土解凍後露出一具有帶炭疽桿菌的馴鹿屍體,那頭馴鹿死了至少有七十五年,當初害死牠的炭疽桿菌卻還能在解凍後釋放孢子,附近有兩千多頭馴鹿也因而死亡。 比起古老的疾病,流行病學家更擔心的是,現有病原體因暖化而轉移陣地、基因重組,甚至重新演化。 第一個問題是地理性的,在近代早期以前,人類的移動性不高,疾病比較難大流行,某種病原體有可能摧毀一個城鎮、一個王國,極端情況下甚至打垮整個洲。但大多數時候,病原體沒辦法傳播到離受害者太遠的地方,也就是根本傳不遠。黑死病造成歐洲近60%人口死亡,但試想想,假設當初是發生在一個徹底全球化的世界,結果會有多麼可怕。 今天,雖然世界已經很全球化,人類族群間也迅速融合,但地球生態系統基本上還算穩定,這也是疾病大流行的天然防護網。我們知道某幾種特定病原體會在哪些地方傳播,以及哪些病原體在哪種環境下無法存活,這就是為什麼探險旅遊中要是會接觸到某些病媒蚊蟲,行前需要預防性用藥和施打各種不同的疫苗。 流行病全球化時代即將來臨 然而,全球暖化會打亂這些生態系統,意味著疾病有可能跨越原來的防護網。目前,每一種由蚊子傳播的疾病,傳播足跡都受到監控,但隨著熱帶範圍逐漸擴大(每十年擴大50公里),原來的疫區界線正在快速消失。 在巴西,好幾個世代以來,黃熱病只在亞馬遜盆地流行,這裡是嗜血蚊屬和煞蚊屬這兩大類病媒蚊活躍的地方,因此在亞馬遜叢林深處生活、工作或旅遊的人會有染病之虞,但也只有這些人需要擔心。然而,就在2016年,黃熱病傳播到亞馬遜以外,因為愈來愈多蚊子往叢林外擴散,到了2017年,黃熱病傳到了巴西人口稠密的大都市聖保羅和里約熱內盧,超過3,000萬人(其中很多住在貧民窟)面臨這種死亡率3%到8%的傳染病侵襲。 黃熱病只是全球暖化下,眾多會隨著蚊子遷移擴散、征服愈來愈多區域的瘟疫之一,流行病全球化時代恐已悄然開啟。 目前,全球每年因瘧疾單一疾病死亡的人數就有100萬,感染的人更不計其數,但住在緬因州或法國的人不太需要擔心感染。然而,隨著熱帶範圍向北推進,蚊子跟著遷移,這些地方的人也要開始擔心了。在接下來的這一百年,世界上將有愈來愈多人口活在這些疾病的陰影下。 不過才幾年前,你也還不太需要擔心茲卡病毒,不是嗎? 茲卡病毒剛好可用來說明流行病學家擔心的第二個問題:基因突變。我們以前從來沒聽過茲卡病毒,一方面是這種病毒以往只局限在烏干達和東南亞地區;另一方面,這種病毒以前似乎不會導致新生兒有先天缺陷。 直到幾年前,茲卡病毒會造成新生兒小腦症的訊息在全球引起恐慌,但到目前為止,科學家仍然無法真正明瞭背後的機制。有可能病毒傳到美洲後出現基因突變,或為了適應新環境起了變化,也可能茲卡病毒在另一種病毒同時存在的情況下,才會對胎兒產生可怕的作用,而這另一種病毒在非洲很少見。 不過,我們倒是很清楚氣候變遷會如何影響某些疾病。例如瘧疾在炎熱的地區特別盛行,正因如此,世界銀行估計,到2030年以前,全球將有36億人面臨感染瘧疾的威脅,其中1億人是因為氣候變遷的直接影響所致。 地球上還有數不清我們所知甚少的寄生蟲,這表示我們對氣候變遷會如何改變或重組這些病媒,充滿疑問與無知。氣候變遷帶來人類首次接觸的「瘟疫」:一個陌生疾病紛紛出爐的新世界,人類從來沒有遇過,想擔心也不知從何擔心起。 細菌是更棘手的微生物,我們知道的細菌大概更少。 小心原本無害的細菌變成致命病原 最可怕的也許是目前在我們體內的細菌,即使是人體內的細菌,也有99%是科學界不了解的。這表示我們對於氣候變遷會如何影響人體,比方說腸道的細菌,幾乎一無所知,這些現代人重度依賴、像隱形工廠工人一般幫我們消化食物、控制焦慮,以及處理各種大小功能的細菌,究竟有多少會因為氣溫升高幾度而突變、減少,甚至全部滅亡? 那些與人類共生了可能幾百萬年的無害細菌,會不會一夜之間轉變成早已進駐我們體內的病原?至今仍是個謎。但無知不會令人心安,不會因為我們不去理解問題,災難就不找上門來,氣候變遷終將讓我們明白我們要付出的代價。 (本文摘自《氣候緊急時代來了》/天下雜誌出版 提供)

  • 下波疫情不只新冠肺炎

    下波疫情不只新冠肺炎

     新冠病毒在全球如火如荼延燒,眾所關切的是全球疫情對台灣的影響為何?我國前3月表現雖亮麗,未來將面臨哪些挑戰?應有何系統化的因應作為?  剖析全球疫情,不難發現:一、愈早著手具體防疫措施,降低疫情的宏效也愈大。二、若能掌控新冠病毒確定病例的「感染源」達愈高百分比,與其後徹底追蹤防治作為,如南韓在高危險區與高危險群的病毒偵測與全面接觸史追蹤檢測,仿天花根絕前的「偵測與圍剿」策略,病例數愈易驟降。三、各國民眾的教育水準、公共衛生與健康保險體制、群聚病例多寡與持久性、醫療應對湧現病例的處理能力、科技團隊研發力及專業建議,與民情上達決策者之速被採納率,均決定疫情的嚴重度與致死率。  台灣疫情明顯地隨著全球流行而無明確感染源的病例正快速上升,有些病例的發病日至確診日過長(如第268病例),其防疫難度也將愈大。令人擔憂的是許多年輕人駐足的餐飲店、娛樂場所仍大排長龍,店內高堂滿座彼此卻沒足夠的距離;尤其大學生與研究人員旅遊回台後致生病例,在在顯示登機前與機內的宣導不足導致防疫漏洞,再加上清明節將至、學校春假、大陸早期重災區的陸續解封與勞動節長假、暑假旅遊季恰遇新冠病毒可在南美冬季發威及後續民間活動等,我國未來挑戰的變數仍大!  面對下一波的新冠肺炎疫情挑戰,我們必須要有更積極的前瞻作為:  一、我國即將進入腸病毒、日本腦炎與登革熱的流行季,須以傳染病整體觀來防疫,如類似病徵需採檢。  二、記者會宜由疾管署全權負責,並公布台灣北、中、南、東區及人口密集機構的0~19、20~39、40~59、60~79及80歲以上共5年齡層的輕症(發燒、上呼吸道病癥、發燒+上呼吸道病癥)與重症(呼吸困難、肺炎)症候群,偵測每周數據,敦促醫療單位對高風險群能及早提供治療,降低重症及死亡率。  三、交通部必須在陸、海、空運輸上播影片實例宣導居家檢疫。四、行政院科發基管會應協調科技部、衛福部與國衛院統整新冠病毒的科研,內設病毒、免疫、臨床、流行病、衛生教育與衛生政策共6組,並就快篩檢驗試劑、抗病毒藥劑與疫苗研發,規畫國家隊的進度,經國際合作,以台灣優勢,如生產GMP藥劑和疫苗,協助國際早日製出足量疫苗,台灣也能優先享用。  五、不同風險層級者的採檢、求醫與治療宜有全盤規畫。  綜言之,我國至今的防疫策略在病例數少時,易見成效,未來必須整合臨床、基礎醫學與公共衛生,以基層跨域專業諮詢團與科研審慎態度,尋找防疫漏網處與風險評估,並備妥醫技檢驗、呼吸道病患的醫療照護與公共衛生防疫人力,尤要考慮不同病原的共同流行的防控。  (作者金傳春為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兼任教授暨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顧問、顏慕庸為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感染科醫師、詹大千為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顧家綺為台大醫學院免疫所副教授)

  • 金傳春、顏慕庸、詹大千、顧家綺》下波疫情不只新冠肺炎

    金傳春、顏慕庸、詹大千、顧家綺》下波疫情不只新冠肺炎

    新冠病毒在全球如火如荼延燒,眾所關切的是全球疫情對台灣的影響為何?又我國前3月表現雖亮麗,未來將面臨哪些挑戰?應有何系統化的因應作為? 隨著疫情由一都市、一省蔓延至鄰省、鄰國及最近全球疫情飆升,台灣安然渡過了舊曆年前地球最大人口移動與台商返鄉過年的高峰、一宗醫院院內感染群聚病例、一起長照機構病例,以及最近年輕留學生與海外工作群湧現歸國潮引發的竄升病例數,共4大危機,幸好民眾的公共衛生意識與自我保護行動強,加上「口罩國家隊」幕後拚勁,醫檢師、藥師、感染科、急診科醫護與各層次衛生防疫的總動員,以及大眾傳播媒體對新興傳染病的民眾教育等種種耕耘,至3月29日共298個確診病例與2個死亡病例,致死率為0.7%,遠低於許多生醫研發與器材生產強國。 剖析全球疫情,不難發現:一、愈「早」著手具體防疫措施,其降低疫情的宏效也愈大。二、若能掌控新冠病毒確定病例的「感染源」達愈高百分比,與其後徹底追蹤防治作為,如南韓在高危險區與高危險群的病毒偵測與全面接觸史追蹤,仿天花根絕前的「偵測與圍剿」(surveillance and containment)策略,病例數愈易驟降。三、各國民眾的教育水準、公共衛生與健康保險體制、群聚病例多寡與持久性、醫療應對湧現病例的處理能力、科技團隊研發力及專業建議,與民情上達決策者之速被採納率,均決定疫情的嚴重度與致死率。 回顧台灣疫情,明顯地隨著全球流行而無明確「感染源」的病例正快速上升;有些病例的發病日至確診日過長(如第268病例),其防疫難度也將愈大。令人擔憂的是許多年輕人駐足的牛排店、餐飲店、網咖等娛樂場所仍大排長龍,店內高堂滿座卻沒足夠的人與人間距;尤其大學生與研究機構人員旅遊回台後致生病例,在在顯示登機前與機內的宣導不足導致防疫漏洞,再加上清明節將至、大專院校與研究所的春假、中國大陸早期重災區的陸續解封與勞動節長假、暑假旅遊季恰遇新冠病毒可在南美冬季發威及後續民間活動等,我國未來挑戰的變數仍大! 面對下一波的新冠肺炎挑戰,我們必須有更積極的前瞻作為: 一、我國即將進入腸病毒、日本腦炎與登革熱的流行季,須以傳染病整體觀來防疫,如類似病徵需採檢。 二、記者會宜由疾管署全權負責,並公布台灣北、中、南、東區及人口密集機構的0~19、20~39、40~59、60~79及80歲以上共5年齡層的輕症(發燒、上呼吸道病癥、發燒+上呼吸道病癥)與重症(呼吸困難、肺炎)症候群,偵測每周數據,敦促醫療單位對高風險群能及早提供治療,降低重症及死亡率。 三、交通部必須要在陸、海、空運輸上播影片實例宣導居家檢疫。四、行政院科發基管會應協調科技部、衛福部與國衛院統整新冠病毒的科研(內設病毒、免疫、臨床、流行病、衛生教育與衛生政策共6組),並就快篩檢驗試劑、抗病毒藥劑與疫苗研發,規畫國家隊的進度,經國際合作,以台灣優勢(如生產GMP藥劑和疫苗),協助國際早日製出足量疫苗,台灣也能優先享用。 綜言之,我國至今的防疫策略在病例數少時,易見成效,未來必須整合臨床、基礎醫學與公共衛生,以基層跨域專業諮詢團與科研審慎態度,尋找防疫漏網處與風險評估,並備妥醫技檢驗、呼吸道病患的醫療照護與公共衛生防疫人力,尤要考慮不同病原的共同流行之防控。 (作者金傳春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兼任教授及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顧問、顏慕庸為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感染科醫師、詹大千為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顧家綺為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免疫所副教授)

  • 俄名醫:新冠病毒疫苗的效果要在推出1-2年後才可顯現

    俄名醫:新冠病毒疫苗的效果要在推出1-2年後才可顯現

    俄羅斯「國家醫學會」社團主席、著名醫生羅沙利表示,接種新冠病毒疫苗的結果將在研發疫苗後一年或更久的時間才可顯現。 羅沙利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疫苗的實際結果我們將在疫苗推出1-2年後才可以看到。」他說:「新冠病毒本身也會結束其侵略性存在方式,而康復患者增長的抵抗力,以及民眾接種各類疫苗,諸如流感,麻疹,水痘,天花等,也有助於病毒的減弱。」 羅沙利指出,該病毒對兒童的影響最小,對兒童而言,其他任何呼吸道病毒都比新冠病毒感染更危險。

  • 疫擊歷史 滅明朝 助康熙登基

    疫擊歷史 滅明朝 助康熙登基

     1644年農曆三月十七日,大順軍將北京包圍。就在前一個月,大順軍在寧武關遭到明將周遇吉的殊死抵抗,所以李自成對攻打北京沒有十足的把握,他一度啟動了和崇禎談判的程序。闖王絕對想不到,「老鼠」早已幫他消滅了明朝帝都的有生力量。  1643年,鼠疫使京城人口銳減達五分之一,據說當時內城每五個城垛才有一個守兵,朱由檢甚至把太監也派上了城牆。後人提到這段改朝換代的歷史,皆言政治情勢、軍事力量與人心背向,很少有人關注到一場大瘟疫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據史學家曹樹基的研究,正是這場發源於山西並在華北大地肆虐了十多年的鼠疫,讓日益腐敗的朝廷更加不堪一擊。如果闖王提前幾個月攻進北京,他也難逃厄運。  清兵最終入關。這個歷史的大態勢絕不會變,然而有人認為,清兵占領北京後遲遲不南下,聽任漢人建立南明流亡政府的原因,正因滿人對瘟疫忌憚。  清初天花肆虐  從正史中很難找到明清易代之際的病疫記載,相關史料只能在地方誌和個人筆記中發掘。翻天覆地的時候,誰能料到躲在屋角內的小老鼠會將歷史的軌跡稍稍偏移呢,而病疫並未放過覬覦中原的滿人。大貝勒代善、努爾哈赤的孫子岳托和瑪瞻、豫親王多鐸等皇胄先後命喪天花。生在白山黑水的滿人對來自中原的天花病毒毫無抵抗能力。  最著名的例子是順治帝,《清實錄》記載,他前往南苑、西苑避痘有5次之多。但為了治喪董鄂妃,終染上天花而崩。這種情深不壽的死法,影視劇導演很喜歡。  本來,順治想立福全為儲君,深受順治信任的德國傳教士湯若望只說了一句話便讓清帝國的命運得以改變:玄燁出過天花。  成為康熙帝的玄燁,無論從哪方面都不會忽視防治天花,在他的大力支持下,人痘接種技術從宮中推廣到民間。19世紀初,中國地方官僚已經接受了新的接種方法,但宮廷御醫仍抱著祖傳的人痘法不肯改變,這直接造成了同治帝的死亡。  御醫抱殘守缺  包括醫學在內的自然學科與技術,宋代以前,中國領跑世界,至明朝時還未讓歐洲落得太遠,但到了清代,已經無法和人家比科技了。  最叫人扼腕的是,中國很多發明創造,讓西洋人給發揚光大了,回過頭來用作侵略中國的工具。中國統治者這次的抱殘守缺,害了自己。

  • 邁向全民防疫新時代

    邁向全民防疫新時代

     2月下旬,全球疫情蔓延快速,已讓波及國的首長與世界衛生組織疲於奔命!台灣因群聚病例增加,又出現首宗院內感染群聚,加上大學3月初開學,醫護、防疫人員持續緊繃抗疫已身心俱疲,以及至今尚無疫情期的宗教團體活動規範法,眾所關注的是我國的防疫策略能否較多變的疫情更具前瞻性?  於此急需下,行政院聽取各方意見,蘇貞昌院長2月27日終於宣布疫情指揮中心由二級提升至一級開設,讓指揮官可全面強化跨部會協調與資源整合,自此各部會副首長將參與官方會議,提升防疫決策的時效性。換言之,過去由每一確定病例疫情調查後再改進,是「點」的防疫策略,現在將轉升為「全面性」的決策規畫與行動。  事實上,病毒的院內感染,自天花到流感、2003年台灣SARS、2014年非洲伊波拉、2015年南韓MERS及2019年新冠病毒的流行,均波及到感染失控、環媒傳播(fomite transmission)及醫護人員傷亡。台灣在2003年爆發一連串院內感染與社會恐慌之際,幸疾管局新任局長馬上成立專家走訪團,分批親赴各醫院,進行雙向誠懇溝通,明瞭實況與困難,交流不同醫院的成效經驗,提醒醫護人員可能疏漏處,因此在重要關鍵時刻的快速省思與專業協助,至為重要。  然而,今年2月6日當1位34歲武漢醫生陣亡後,才發現他的N-95口罩戴在外,但外科口罩卻在N-95之內,致密合度不足而失誤,令人深感痛惜一條年輕生命的喪失。換言之,快速互學的新知與寶貴經驗可經由網路即時挽回性命。值得一提的是院內感染若有疏漏,易導致「社區感染」,而社區感染又因新冠病毒在無症狀時仍有傳播力,也易造成「院內傳播」,兩者相互影響,若多次循環會加速惡化疫情。  至於SARS期間在新加坡與香港出現的「超級傳播者」,在台灣經由流行病學家輪番電視解說新病的傳染期與傳播途徑,於流行危機時,發揮大眾衛生教育功能而終未出現,降低社會恐慌。在在顯示自下而上的專業互助力量實比自上而下的政治主導,於危急之秋,更能廣收防治成效。  更重要的是面對此次更高難度的疫情挑戰,公共衛生教育已由教室走入社會大眾,提供流行趨勢研判與科學實證的防疫作為,呼籲以「人文精神」照護感染者,強調大眾健康福祉遠重於商業利益與政治考量,也在在顯示民間自發性的感人力量,恰可彌補官方的裹足不前。  綜言之,台灣此次民間互助力與官民通力合作,是2003年SARS疫情省思後的勵精圖治,彰顯自由民主社會強化人民感知後的防疫行動力,格外值得珍惜。當全民動員起來,超前於官方的「一級部署」,防疫總體成效必更為宏遠。  誠然,為了敦促「全球衛生」,應由台灣、中國大陸、香港、澳門與新加坡5地感染醫學會、病毒學會、免疫學會、流行病學會與公共衛生等學會,聯合盡早召開專家視訊會議,研討最佳防控之道,跨越政治鴻溝,才是全體華人健康之福。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兼任教授、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顧問)

  • 病毒改寫人類命運

    病毒改寫人類命運

     這不是戰爭,但大家不敢出門。這不是斷交,但我們的飛機不飛過去。這不是壞人,但我們盡量避免接觸。你很難想像,這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現在全球人類生活的新日常。這場新冠肺炎病毒,正在改變人類的作息與觀念,甚至影響我們未來的文明。  在地球上人類活得比較久,還是病菌活得比較久?答案當然是病菌。當人類自以為是地球的主人時,卻發現打不過病毒。它活得久、進化快、散播力強、威力十足,不只是現在,在人類的文明上,病毒早就不斷地掌控全局、改變歷史。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地理學教授、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賈德.戴蒙,在20年前就寫下《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一書,並榮獲普立茲獎、英國皇家學會科學圖書獎,這書翻譯成36國語言譯本,全球銷售超過數百萬冊。書中帶領讀者回到人類自然史,從1萬3000年前冰河期結束開始,探索人類共同的身世。作者開宗明義指出,為什麼現代社會中的財富和權力分配,是以今日這種面貌呈現?為何越過大洋去殺戮、征服和滅絕的是歐洲人和亞洲人,而不是美洲、非洲土著?這是因為「槍炮、病菌與鋼鐵」,成為文明擴張、族群鬥爭的利器。  在近代以前,戰亂中蔓延的微病菌遠比槍炮武器更恐怖,奪走了更多的生命。16世紀時西班牙人想攻打印地安人,沒想到首度造訪的歐洲人卻為美洲帶來天花等病毒。人還沒攻打到,病毒已經先抵達,奪走阿茲提克帝國一半人口,印地安人因此慘敗。瘟疫對於人類政治、國家興亡早有絕對性的影響。  當今世界大勢,中美貿易戰正打得火熱;香港反送終、法國黃背心的反抗運動方興之際;5G、AI、區塊鏈、新零售等新科技正在崛起,但一場新冠病毒傳染,讓這一切都止步,今日世界的動盪不安因素重新定義。  就像美國聯邦疾病防治中心公共衛生準備暨應變前主任阿里.可汗,在另一本書《對決病毒最前線:從流感、炭疽病、SARS到伊波拉,資深防疫專家對抗致命傳染病的全球大冒險》所提到的,當漢他病毒、伊波拉、禽流感、SARS等傳染病不斷發生之際,不論是在整個美國、非洲、亞洲、中南美洲,藉由蚊子、蝙蝠、猴、駱駝等所帶來的人畜共通疾病正接續上演。  人類在擔心貧窮、不平等、偏見、政治、戰爭等傷害之餘,必須了解「微生物和人類的永恆之舞」早已開始,我們不得不學習與病毒共處。  接下來,我們不再「在一起孤獨」,會更珍惜人與人的人際相處?我們不再只追求全球化,也重視世界各地的在地滿足?我們不會再破壞景觀與生態,會學習尊重地球與自然共處?或許在未來我們會記下,是這場新冠病毒傳染病,讓人類文明歷程有了新的省思。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 我見我思:趙政岷》病毒改寫人類命運

    我見我思:趙政岷》病毒改寫人類命運

    這不是戰爭,但大家不敢出門。這不是斷交,但我們的飛機不飛過去。這不是壞人,但我們盡量避免接觸。你很難想像,這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現在全球人類生活的新日常。這場新冠肺炎病毒,正在改變人類的作息與觀念,甚至影響我們未來的文明。 在地球上人類活得比較久,還是病菌活得比較久?答案當然是病菌。當人類自以為是地球的主人時,卻發現打不過病毒。它活得久、進化快、散播力強、威力十足,不只是現在,在人類的文明上,病毒早就不斷地掌控全局、改變歷史。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地理學教授、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賈德.戴蒙,在20年前就寫下《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一書,並榮獲普立茲獎、英國皇家學會科學圖書獎,這書翻譯成36國語言譯本,全球銷售超過數百萬冊。書中帶領讀者回到人類自然史,從1萬3000年前冰河期結束開始,探索人類共同的身世。作者開宗明義指出,為什麼現代社會中的財富和權力分配,是以今日這種面貌呈現?為何越過大洋去殺戮、征服和滅絕的是歐洲人和亞洲人,而不是美洲、非洲土著?這是因為「槍炮、病菌與鋼鐵」,成為文明擴張、族群鬥爭的利器。 在近代以前,戰亂中蔓延的微病菌遠比槍炮武器更恐怖,奪走了更多的生命。16世紀時西班牙人想攻打印地安人,沒想到首度造訪的歐洲人卻為美洲帶來天花等病毒。人還沒攻打到,病毒已經先抵達,奪走阿茲提克帝國一半人口,印地安人因此慘敗。瘟疫對於人類政治、國家興亡早有絕對性的影響。 當今世界大勢,中美貿易戰正打得火熱;香港反送終、法國黃背心的反抗運動方興之際;5G、AI、區塊鏈、新零售等新科技正在崛起,但一場新冠病毒傳染,讓這一切都止步,今日世界的動盪不安因素重新定義。 就像美國聯邦疾病防治中心公共衛生準備暨應變前主任阿里.可汗,在另一本書《對決病毒最前線:從流感、炭疽病、SARS到伊波拉,資深防疫專家對抗致命傳染病的全球大冒險》所提到的,當漢他病毒、伊波拉、禽流感、SARS等傳染病不斷發生之際,不論是在整個美國、非洲、亞洲、中南美洲,藉由蚊子、蝙蝠、猴、駱駝等所帶來的人畜共通疾病正接續上演。 人類在擔心貧窮、不平等、偏見、政治、戰爭等傷害之餘,必須了解「微生物和人類的永恆之舞」早已開始,我們不得不學習與病毒共處。 接下來,我們不再「在一起孤獨」,會更珍惜人與人的人際相處?我們不再只追求全球化,也重視世界各地的在地滿足?我們不會再破壞景觀與生態,會學習尊重地球與自然共處?或許在未來我們會記下,是這場新冠病毒傳染病,讓人類文明歷程有了新的省思。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