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馬茶房的搜尋結果,共05

  • 二二八受難團體:兩岸價值不同 絕對無法生活一起

    二二八受難團體:兩岸價值不同 絕對無法生活一起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3週年,部分民間團體今舉行「228‧0 拒絕遺忘、堅持反抗—228七十三周年紀念行動」;陳文成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強調,中國跟台灣兩個不同價值、制度的民族和國家,絕對沒有辦法生活在一起。

  • 扭轉天馬茶房受難象徵 是當年的米朗琪

    扭轉天馬茶房受難象徵 是當年的米朗琪

    曾任228事件引爆地點「天馬茶房」的執行長的蕭亞譚,談到重建天馬茶房昔日的文化價值,力圖揮去「天馬茶房」遭政治蒙上的受難陰影,身為天馬第三代家族成員的他,形容當年的天馬是最時尚的象徴,如今也不必悲情,應該回到當時的潮店感。 \n \n「天馬茶房」在傳統印象中是反國民黨的集會地,但身為經營者之一的蕭亞譚,則顛覆了歷史認知,指出天馬茶房在當時是一間「潮店」,好比像現今的「米朗琪」,是時尚流行人士最喜歡談天聚餐、相親的好地方。 \n \n蕭亞譚還說,應該讓天馬茶房去政治化,最重要的是還原歷史真實定位,避免再淪為政治或政黨宣傳的利用工具。 \n \n天馬茶房原來不只賣茶,也賣一般人認知中高檔食品燕窩等,但他說天馬茶房真的打破一般行規價,店裡「燕窩」及「雪蛤」真材實料,卻只有高檔店的半價,更不會添加人工膠、豬皮等不純正食材,他不希望只有有錢階層才能吃到真正的好補品。 \n \n尷尬的是,天馬雖然有很多貴客級的老客戶,但走到百貨商場請一般大眾試吃時,大家可能怕太貴,都躲很遠,讓他們不知如何是好。

  • 兩岸史話-從原始檔案還原二二八

     林江邁緊緊抓住自己的香菸,不肯鬆手,那可是她一家3口的活命錢。 \n 又赴茂華台北分行檢查,未獲違禁品,只得返回台北。在太平町小春園晚飯後,已近晚7時。 \n 27日晚6時,台北天漸黑。照理說,葉德根等人已經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可以回宅休息。按照台灣省專賣局的相關規則,查緝員查緝到走私物品,可以獲得獎勵。已完成任務的葉德根不甘心空手而歸。葉德根想查有所獲,便令隨員:「我們這次出發,未有成績,錢已花了不少,現在,我們到萬里紅酒店附近去看一看,看看有否販賣私菸。」他們的卡車上有「台灣省專賣局」字樣,葉德根等人將車開到拐彎處便下車,徒步來到天馬茶房。 \n 年已40歲的林江邁,台北縣人,住台北市內日新町二丁目9號,丈夫先逝,男兒13歲,女兒11歲。光復後,謀生乏術的林江邁便開始擺地攤販菸,本錢台幣5萬元,自己僅有1萬元,另向親朋鄰居籌借4萬元。她常從基隆火車站附近販來多種香菸零售,白天在後火車站前面亭仔腳,夜晚在天馬茶房亭仔腳,勞累一天,可得台幣600元薄利,勉強活命。小商小販最怕的就是專賣局的查緝員。她以前曾碰到查緝,第一次損失約2000元,第二次約1800元。 \n 查緝員強行沒收 \n 27日晚,星期四,睛,微風輕輕掠過靜悄悄的街心。在天馬茶房附近賣私菸的近20人,一如往常。為避免驚動望風的菸販,葉德根等人以釣魚執法的方式查緝私菸。葉德根等人佯裝買菸,拿住香菸後才亮出台灣省專賣局查緝員的身分,反應敏捷的菸販見勢不妙,帶菸狂奔,身體虛弱的林江邁猝不及防,無法脫身。查緝員強行沒收林江邁的50多條香菸。 \n 葉德根、鐘延洲要把查獲的香菸拖到圓環附近的卡車上。林江邁苦苦哀求:「我家口3個人只靠香菸生活,我的子弟要唸書,請你可憐還我一部分。」 「我的本錢是向人借來,若是你把我的香菸捉去,我回家要上吊。」葉德根無動於衷:「沒有辦法,我是奉命來的,我會打收據給你。」林江邁緊緊抓住自己的香菸,不肯鬆手,那可是她一家3口的活命錢。葉德根無惻隱之心。事發現場有燈光,大批民眾圍觀。雙方在爭執過程中林江邁前額被擦破,疼痛難忍。事發現場傳聞很多,有說林江邁被查緝員打死、打得頭破血流等。 \n 圍觀的群眾看到查緝員蠻不講理,林江邁受傷,義憤填膺,紛紛上前圍毆查緝人員及密報人秦朝斌,打傷查緝員趙子鍵、員警張啟梓,焚燬專賣局卡車1輛。幾位查緝員見勢不妙,分頭逃竄。穿國防色中山裝、留長髮的傅學通慌不擇路。永樂町距天馬茶房500米。家住永樂府對面的陳文溪,在永樂一市場管理清潔,與專賣局素無瓜葛。7時許,在永樂町三民加工店門口,陳文溪與蔡幼、徐祿在水門町下行走,迎面碰到逃竄的傅學通。傅學通見後有群眾追趕,前有路人阻擋,慌亂之中,開槍示警。然後向永樂府左邊小巷逃跑。子彈擊中陳文溪左胸部。周圍人拿了一塊門板,把陳文溪扛到港町洪外科醫院搶救,注射兩次,不治身死,前後僅半小時。 \n 怒火中燒的群眾見專賣局職員槍殺無辜,更加憤激,湧至附近的台北市警察局,要求查辦肇事人員。 \n 夜9時,台灣省專賣局業務委員會常務委員李炯支、第四組組長楊子才悉流血事件,立即趕到出事地點,車行至天馬茶房,見有百餘人圍燒卡車,當即轉至台北市警察局。此時,警察局門前圍有六七百群眾,警察局陳松堅局長努力維持,幸告無事。 \n 李炯支、楊子才向群眾懇切表示,此次發生不幸事件,自當切實依法嚴辦。廣大群眾不予理會,堅決要求將肇事的查緝人員交出。李炯支、楊子才將專員葉德根,查緝員盛鐵夫、鐘延洲、劉超群、傅學通送到台北市憲兵隊看管,又會同警察局長陳松堅赴台北醫院,將已受重傷的查緝員趙子鍵轉送憲兵隊。 \n 專賣局查緝員作惡已久,民眾忍無可忍。查緝員尚未到齊,廣大群眾就要求將已送到的查緝員准予28日槍決,以平民憤。李炯支、楊子才以法律有明文規定,不易擅自答覆,後將查緝員由憲兵隊轉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移送台北地方法院訊辦。 \n 台北《中外日報》記者周傳枝(後改名周青)正在天馬茶房飲茶,遇到了同報的詹致遠(又名詹世平,後改名吳克泰)。群眾要求交出兇手,天空忽然下起小雨,人們就退到對面《新生報》的亭仔腳躲避,無意中周傳枝發現《新生報》日文版主編吳金煉向他招手。周傳枝通過吳金煉,從《新生報》工會借了一面鑼出來。雨一稍停,他們就敲鑼助威衝向憲兵隊。緝私造成一死一傷。台灣省專賣局作為肇事方,對於受害者林江邁和陳文溪的處理方式是低效的、拖延的。 \n 群眾不散 傳言滿天 \n 林江邁受傷後,林江邁的兒子把母親帶到天馬茶房對面的一間藥店門口,門已關。幾位查緝員害怕事情鬧大,設法帶林江邁治病。鐘延洲上前敲門,老闆出來見狀:「我沒有辦法醫,要送到外科醫院去。」員警蔡厚勳就叫人把林江邁送上車去。林江邁不願上車,害怕被官府關押。蔡厚勳叫張國傑、何惠民及專賣局的一名職員,護送林江邁到台北市延平路二段一號林清安外科醫院救治。此時已是深夜11時。 \n 面對聚集不散的群眾、滿天的傳言,28日,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市警察局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發布圓環緝私血案的詳細經過、林江邁的受傷情況,以及政府的處理措施,任由報紙報導、流言散布、廣播渲染。在二二八請願血案發生後,長官公署才想到關照緝私血案的受害人林江邁。3月1日,長官公署派專人送給林江邁台幣5萬元支票,充作醫藥費。住院醫藥費花800元。經過悉心療護,3月5日,林江邁出院回家,8日身體完全康復。 \n 林江邁為何物所傷,有不同說法。緝私血案現場十分混亂,有民眾用石頭襲擊查緝人員,幾位查緝人員受傷。2月28日下午3時,查緝人員被軍法人員審訊時,鐘延洲稱,「昨天我們到天馬附近緝菸時,抓到100、200條菸,那時人很多,有人趁火打劫,石子已經丟來了,那時有一女子有血,大家叫她倒在地下裝死,於是大家就哄起來打起來」,林江邁「是石頭打傷的」,表示「沒有看見,是醫生說石頭打傷的」,她「沒有跪下,她就是哭」。葉德根否認打過林江邁,稱「不知誰打她的。不知是當時石頭丟到的,還是她自己碰上的」。軍法人員未立即詢問林江邁、林清安醫生,錯失了弄清林江邁受傷細節的最佳時機。(待續)

  • 天馬茶房原址 數百人抗議傷口灑鹽

     紀念二二八事件屆滿六十五周年,台聯及本土社團昨日在事件發生地「天馬茶房」原址展開「自救護台灣」遊行,並高舉「二二八傷口灑鹽可恥」標語,抗議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對死難人數的質疑。台聯黨主席黃昆輝表示,死亡是在被遺忘後開始,只要人民永遠記得,二二八死難者就不算真正死去。 \n 由台聯、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台灣國家聯盟共同舉行的「自救護台灣」遊行,昨日下午一路從台北市迪化街的永樂市場,前往大稻埕碼頭集結,天空雖不時降下雨,但現場仍聚集數百人參與。 \n 一名年逾八旬的李姓受難者家屬,儘管行動不便仍堅持坐輪椅到場紀念父親。他說,當年擔任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的父親李瑞漢被憲兵請去「開會」後,從此音訊全無,連屍體也沒找到;事隔至今,政府卻嘗試要人民遺忘這件事,真的是欺人太甚。 \n 由於日前郝柏村公開質疑二二八事件死傷逾萬人的說法並非史實,引發事件受難者家屬反彈,昨日家屬林黎彩等人更舉著「郝柏村冷血軍頭,二二八傷口灑鹽,可恥!」標語,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以示抗議。最後,眾人在大稻埕碼頭放水燈,象徵迎回二二八受難者的英靈。 \n 黃昆輝上台致詞時表示,郝柏村在擔任行政院長時,交出唯一一份的官方版「二二八事件調查報告」,文中記載的死亡人數約為一萬八千人至兩萬八千人,與民間估計的數字相比已是非常保守,但現在郝柏村卻回頭推翻掉當年自己提出的報告,「豈不可笑」。 \n 黃昆輝強調,眾多台灣的菁英為了守護台灣人的尊嚴犧牲性命,後代子孫不能忘記這段歷史,「有一句話說,死亡是在被遺忘後開始」,只要這些受難者的精神永遠被記在人們心中,他們就不算是真正的死去。

  • 民國99台灣久久-辯士、撿戲尾 看電影ㄟ古早味

    民國99台灣久久-辯士、撿戲尾 看電影ㄟ古早味

     如今,坐在寬敞舒適的電影院裡,立體音響測試我們的聽覺。然而回想過去,「看電影」曾有許多特殊文化,如今已漸被遺忘的樂趣,例如辯士與撿戲尾。 \n 螢幕旁說劇情 台灣最早名嘴 \n 數十年前的默片時代,一片漆黑中,聲音最大的不是喇叭,而是一種稱作「辯士」的人,站在銀幕旁滔滔不絕解說劇情,在日治時代,他們的社會地位崇高,算是台灣最早一代的「名嘴」。 \n 台灣文史專家莊永明表示,「當時必須考上執照才能當辯士,《補破網》作曲者王雲峰是第一個拿到執照的台灣人;最紅的辯士是詹天馬,就是後來『天馬茶房』的老闆,因為他擅長講解日本武俠片的劇情,許多觀眾根本不管電影片名,只要是詹天馬主講就去看戲。」 \n 早期須考執照 詹天馬第一紅 \n 詹天馬走紅後,其他戲院紛紛出現以「天貓」、「天狗」為名的辯士,可見他受歡迎程度。後來有聲電影出現,銀幕兩旁有字幕,「但大家聽不懂外語,當年文盲又多、字幕跳動嚴重,甚至對不上劇情,很多人索性不看字幕,還是聽辯士講解」,莊永明說。 \n 光復後,辯士不必考照,直到一九七○年代才慢慢消失。然而,辯士解說劇情常是「看圖說故事」,新片剛上映時,往往說得千瘡百孔,演了幾天才會越講越流暢。 \n 台北市明德國小校長林玫伶的父母在高雄美濃開戲院,她曾將幼時記憶寫成《我家開戲院》一書。提到辯士,林玫伶就想起姑姑的糗事,她說,有聲電影剛開始時,因為戲院設備及技術尚未純熟,只能播影片,卻不能播放聲音,大家只能憑著劇中人的動作瞎猜對白,姑姑因為口條好,被推舉當辯士。 \n 沒腳本靠臨場 說錯會被吐槽 \n 林玫伶說,她記得有一幕戲是女主角掉落山谷,姑姑用哭聲悲痛地說:「阿紅就安捏掉下去死了,真是紅顏薄命啊」,沒想到,阿紅五分鐘後又出現在電影裡,觀眾當場吐槽:「阿紅沒死,你黑白講!」 \n 林玫伶笑說,由於姑姑講解劇情大多憑著臨場反應,完全沒有腳本,「同一齣戲,姑姑可以講一百種不同內容,很多人一部電影看了好幾遍,只為了聽姑姑怎麼講故事。」 \n 撿戲尾拉衣角 偷吃步看免錢 \n 除了辯士,還有「撿戲尾」及「拉衣角」的趣事。以前一般家庭的經濟狀況不好,無法常常看電影,戲院會開放最後十五分鐘免票進場,讓民眾只看電影結局,稱為「撿戲尾」,除了睦鄰,也有廣告效果。林玫伶說,至於沒錢買票的小孩子,經常拉著陌生人的衣角,蒙混進去看戲,因為都是厝邊隔壁,他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n 以前人情味濃厚,戲院大多是家族經營,因此不會太計較,林玫伶記得有一名穿著簡陋的男子,常到她家戲院看戲,買票從沒給過足額的票價,「某個颱風天,所有店舖都打烊,這名男子穿著簑衣想看戲,當晚為了他,戲院還是開了,專門放電影給他看。」 \n 無論是辯士、撿戲尾或拉衣角,都記錄著那個物質匱乏年代裡,獨特的電影映演文化,也讓我們回味那些昏黃溫暖的看戲時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