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太原五百完人的搜尋結果,共02

  • 閻錫山末代秘書在台過世

    閻錫山末代秘書在台過世

    \t前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閻錫山的末代秘書原馥庭,於2016年3月23日在台北過世。原馥庭生於1917年,山西省河津縣人,是在抗戰期間進入閻錫山第2戰區長官司令部工作的5位秘書當中,唯一隨中華民國政府遷台者。他的去世,也代表著閻錫山的故事,正式成了絕響。 \n \n山西史的小縮影 \n\t從1938年進入第2戰區長官司令部服務開始,到1960年閻錫山去世為止,原馥庭都伴於「山西王」左右,因此他的一生可視為整部山西近代史的小小縮影。 \n他與閻錫山的緣分因1937年的抗戰爆發,當年山西大學法律系停課,原馥庭只能到臨汾報考「山西民族革命大學」。山西民族革命大學是閻錫山仿造中共在延安成立的「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而創辦,目的是為晉綏軍培養新的青年幹部,以應付日軍的挑戰。 \n\t完成了一年的政治訓練後,原馥庭原本打算到淪陷區組織游擊戰,或者負責地方行政。結果因緣際會,當時閻錫山剛好需要秘書,於是在第2戰區長官司令部的熟人吴邵之秘書長的介紹下,原馥庭接下了這個工作。沒想到就任不久,就因為臨汾的淪陷,而跟著閻錫山部隊到呂梁山上打游擊戰。 \n\t提起抗戰,原馥庭特別強調山西地位的重要。他表示,閻錫山之所以在1937年9月組織長達3個月之久的太原會戰,是替政府爭取遷往武漢的時間。為了這項戰略目標,晉綏軍付出了十分慘重的代價!著名地「忻口戰鬥」,晉綏軍就堅持了23天,損失了四萬名官兵,但同時日軍也付出了三萬人傷亡的慘重代價,足稱「可歌可泣」! \n國共在山西的合作與衝突 \n\t原馥庭也說明了國共兩軍從緊密合作到分道揚鑣的過程。雖然是位堅貞的國民黨黨員,但原馥庭仍不吝於讚揚中共8路軍在太原會戰期間的表現。除了著名的「平型關伏擊戰」以外,原馥庭認為,劉伯承、鄧小平的129師,在1937年9月27日「襲擊陽明堡機場」對晉綏軍幫助更大。8路軍129師769團以30人的代價,摧毀了日軍的24架飛機,使抗日國軍暫時不用擔心空襲,因此衛立煌總司令多次點名表揚。 \n 甚至晉綏軍與共產黨的合作,還不只限於軍事層面。太原會戰後晉綏軍損失極大,為了補充新血,閻錫山還請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組織青年抗敵決死隊,號召左派熱血青年從軍。據原馥庭回憶,自己多次見過前來開會的薄一波,甚至見過八路軍總司令朱德,朱德曾一度出任過第2戰區副司令。然而到1940年後,兩黨的抗日互信就越來越脆弱。老先生回憶,閻錫山將軍很早就對在山西的國共關係,下了「目標不同,久必分手」的預言。 \n\t隨著晉綏軍因不斷地傷亡而實力削弱,8路軍卻不斷在山西淪陷區內壯大,就連薄一波的「青年抗敵決死隊」,也打著「新軍」的旗號,意圖鯨吞閻錫山部隊。原馥庭表示,好多晉綏軍的將領都對8路軍的擴張感到不滿,建議閻錫山「應趁朱德前來開會時將其逮捕處決」,只是這類建議最終沒有被閻錫山採納。 \n\t因為閻錫山認為,若要阻止共產黨壯大,唯一的辦法是爭取當地新兵與基層老百姓對自己的支持,而不是消滅共產黨。於是閻錫山的山西省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有著強烈社會主義傾向的改革。對此,原馥庭強調,閻錫山稱的上是國父孫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理念信仰者,也是國民黨內的左派理論革命家。 \n\t以閻錫山的「兵農合一」政策為例,當時山西每戶只要出1人從軍3年,週圍鄰居就有義務幫助他們耕田種地。換言之,每一位新兵平均會有3到5戶人家,幫忙協助照顧軍人家庭,讓他可以無後顧之憂的替國家賣命。閻錫山也要求自己與手下的將領們,效仿延安8路軍的刻苦精神,因此晉綏軍一直有著「7路半」的獨特外號。 \n \n利用日軍與共軍相互牽制 \n\t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主力轉調東南亞,包括山西在內的整個華北戰場都較為沉寂。到了此時,無論閻錫山、共產黨還是日本人,都不再與對方死戰,而是希望能戰爭結束前,在山西省站穩腳跟。出於這些考量,閻錫山有了在不與共產黨翻臉的前題,利用日軍來壓制8路軍發展的想法。 \n\t當時日本為了將華北建設成對抗美英的後方戰略基地,也確實急於與閻錫山達成和解,共同防止8路軍騷擾佔領區的「治安」。於是,閻錫山於1941年9月11日委派晉綏軍第7集團軍司令趙承綬將軍,與日方代表田邊盛武口頭達成了《汾陽協定》。按照此一協議,晉綏軍以停止對日作戰為條件,換取日軍提供足夠的武器彈藥來防止共產黨在山西省境內的壯大。 \n\t《汾陽協定》因此就在日後,成為共產黨指控閻錫山「勾結敵偽」的證據。不過,原馥庭先生認為,閻錫山這些看似親日的舉動,其實只是在欺騙日本人而已;日本人多次邀約出席會議,閻錫山也是盡力迴避,以維持自身抗日軍人的原則。並且晉綏軍與日軍接觸的細節,都有經過在重慶的山西民政廳長邱仰濬,傳達給了蔣中正委員長。 \n\t1942年5月5日,日軍在山西省吉縣安平村召開了落實《汾陽協定》的會議,逼得閻錫山不得不出席。不過,由於閻錫山無法接受日本提出的「晉綏軍必須接受汪精衛政權改編,才能得到日本的武器支持」的條件,因此安平會議不歡而散。會後閻錫山警覺,認為日方可能會扣留自己,因此留在會議現場等待逃脫。在經過一段時間後,閻錫山趁日方疏忽防備之際,在兩名衛士的協助下從會議現場後門逃脫。以繩索垂降方式,迅速下山躲避日方搜捕,最後終於平安回到了晉綏軍的根據地克難坡。原馥庭還回憶,閻錫山十分擔心自己一但被俘,可能被迫降日,因此他特別對政衛處長楊貞吉交代,「必要時可以直接開槍將他擊斃」。 \n\t事實上,閻錫山與日本人接觸談判的行動,也是為了替國民政府在山西爭取有利接收的戰後環境。當時由日軍所扶持的偽軍,比如與8路軍作戰的「剿共軍軍長」趙瑞與「興亞皇軍」軍長武藎英,甚至汪精衛政權下的山西省省長蘇體仁,都在暗中為閻錫山工作。待日本投降,他們就通通回歸第2戰區體制,阻止中共與國民政府搶奪接收淪陷區的權力。 \n \n永遠追懷閻錫山 \n\t因此原馥庭認為,閻錫山是為了確保抗戰時政府不至於全面失去山西,寧可犧牲自己的聲譽的愛國者。然而,雖然閻錫山想盡辦法避免了山西在抗戰期間的全面赤化,終究還是無法阻止8路軍的壯大。日本投降後不久,閻錫山的20萬晉綏軍主力部隊,就在1945年秋季的上黨戰役盡為8路軍殲滅。 \n\t從此以後,晉綏軍失去了主動對8路軍出擊的能力,僅能夠消極防衛手中的據點而已。不過,由於閻錫山個人聲望極高,晉綏軍將士們仍多次擊退了徐向前指揮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野戰軍對太原的攻勢。當防衛北平與天津的傅作義於1949年1月22日降共時,山西太原、山東青島與河南安陽就成為了中華民國在華北地區的最後的3個反共據點。 \n\t許多兩岸的學者懷疑所謂「太原五百完人」的事蹟,其實只是國民黨編造的歷史,原馥庭對此提出了反駁。他表示,「太原五百完人」固然不是國民黨所宣傳的那樣,有500名軍政要員在1949年4月25日太原淪陷時集體自殺,但是晉綏軍官兵為了扺抗共軍打了整整9個月!戰鬥傷亡早就超過500人,可能連500萬都不止。 \n\t所以對於許多人批評「太原五百完人」與史實不合,原馥庭認為這絲毫不減晉綏軍官兵在反共戰場上的壯烈與氣節。當然,閻錫山對中華民國最大的貢獻絕對不只是拖延共產黨佔領太原的時間一事。更重要的是在國家危難之際,調度軍隊遷台。1949年6月13日,代總統李宗仁任命閻錫山為行政院長。不料,李宗仁在5個月後潛逃美國,在此中樞無人之時,閻錫山成了第二順位的國家元首,面對此一亂局,閻錫山努力地帶領國家走過那段最艱困的歲月,一直到蔣中正在1950年3月1日復行視事。原馥庭指出,待局勢穩定之後,閻錫山再次展現出了不戀眷權力的氣魄,毅然於9天後辭去了行政院長的職務,這種節操在任何時代都是罕見的。 \n\t閻錫山逝世後,原馥庭用了全部的後半生,向世人介紹老長官的故事。每當有客人來訪,這位全身上下充滿「民國範兒」氣息的原馥庭,不僅對來訪者有問必答,訪客臨走前還會大方的贈送閻錫山先生的遺作。因此原馥庭先生的過世,對於研究山西近代史的兩岸學者而言,都是毫無疑問的巨大損失。 \n\t除了原馥庭外,還有一位名叫李蓼源的前閻錫山秘書如今生活在中國大陸。只是身為中共地下黨員的李蓼源,在1945年10月替閻錫山慶祝62歲生日時身份暴露,遭到長官下令處死的原因而不得不離開太原。因此,原馥庭先生絕對是世上最瞭解閰錫山的秘書。 \n

  • 柯P攻雙塔莫忘救鬼蹟

    柯P攻雙塔莫忘救鬼蹟

     很多人都知道台北市有座圓山大飯店,卻不知這一帶本來應該叫「劍潭山」而不叫「圓山」。 \n 劍潭山環境優美,坡度不太陡,走起來相當輕鬆,大概半小時就可以從北安路上的劍潭山風景區之入口走到山頂,上面有中央廣播電台新設的圓山微波站,從門口的觀景台可俯瞰整個台北盆地,讓人心曠神怡。 \n \n \n●風和日麗 氣氛驟轉陰 \n \n 繼續往前走能直通內湖,或轉個彎從圓山大飯店下山。飯店前有太原五百完人塚,前幾天第一次走訪。原本陽光普照的天氣,走到這裡時居然變得有點陰森,讓人想起辣妹朋友的墳地驚魂記。 \n 辣妹因為工作所需,經常開車經過三峽山區的一片墳墓區。去年蘇迪勒颱風過境,辣妹擔心墳墓出狀況,又路過時看到一切沒事;沒想到抵達目的地,開始覺得不舒服。看到辣妹的人都說:「怎麼臉色有點蒼白?」辣妹回到家族公司,其母很擔心地問:「怎麼臉色整個發青?」連忙叫辣妹趕快回家休息。辣妹進電梯要回家時,看到鏡子嚇了一大跳,裡面照出來的竟是另一個女生的臉!回到家趕快上香拜土地公,才慢慢恢復正常。 \n 話題回到圓山的太原五百完人招魂塚,在2011年之前,北市府會編列預算維修清掃,後來以「史實不符」為由,就刪除預算,把一個原來列為市定古蹟的地方,弄得倒像是市定鬼蹟了。所謂的太原五百完人,其實是國共內戰時殉職的一大群人,當初為了要去呼應漢初的田橫五百義士故事,名單有不少灌水,但即使經對岸考證,也說有1百多人同時殉難,結果這1百多人就因名單被灌水而被遺忘了。 \n \n 大家對於神社或神宮,應不陌生,但日本人的警察官招魂碑又是什麼?原來日警於1901年,配合日軍以武力清剿林少貓等台灣抗日英雄,一舉殺了4千多人!為了紀念在任務中陣亡的日警,才設立此碑。 \n \n 這片土地的前身是日本人台灣神宮的「新境地」,更早是日據時代的警察官招魂碑,現在的太原五百完人塚及中央廣播電台,都位於這片土地上。 \n \n●殉難千魂 事蹟當發揚 \n 這麼說來,這裡不只是國共內戰時因忠殉難者的紀念之地,也曾是日本軍警屠殺抗日分子的見證之地,只是當初是站在殖民政府的立場設立警察碑,如今台灣人當家作主了,自然應該紀念當初英勇罹難的台灣抗日烈士。 \n 當初這1百多位太原的殉難者,當然值得紀念,但站在台灣人立場,數千位被殺害的抗日英雄更應該紀念。因此,北市府得盡快處理這座市定古蹟,如果放手不管,把古蹟變成鬼蹟,市民在這裡也上演驚魂記就不妙了。 \n 希望台北市長柯文哲騎單車經過這一帶,會發現這古蹟的現況,儘早根據這塊土地今與昔的歷史演變,改從台灣人的角度出發,好好將這塊劍潭山的神聖寶地,經營成為充滿愛與和平的漂亮公園。(更多精采內容,請看101期《周刊王》)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