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太平洋的大歷史的搜尋結果,共05

  • 中美南海博弈的終局

    中美南海博弈的終局

     中國駐美使館就美國涉南海聲明發表談話,強烈反對美國對中方的「無理指責」。美國國務卿龐佩歐7月13日在一份聲明中說,中國在南海的野心沒有法律依據,並說北京多年來一直使用恐嚇手段對待其他南亞沿海國家。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分析師約翰遜說:「基本上這是我們第一次稱其為非法,但關鍵是你打算怎麼做?」 \n 這是當今全球兩強在南中國海又一輪新博弈的開始,這場博弈最終的結局如何,必須放在一個更大格局的中美「河海大博弈」中去觀察。 \n 1899年美西戰爭,勝方美國取得了西班牙在西太平洋的屬地關島,即通過購買與戰爭的方式取得了菲律賓;在此之前,美國也先後以購買(1867年,阿拉斯加)及政治介入(1893年,夏威夷)的方式,取得了兩地的控制權;1945年二戰結束,美國一方面收編了原本日本控制的太平洋諸島(如中太平的的威克島、西太平洋的琉球),之後又以防堵共產主義擴散,與日、韓、台、菲、星分別簽訂了共同防禦條約;與此同時,基於與英國的關係,加拿大、澳洲、紐西蘭、亦與美國構築了「五眼聯盟」,主此,一整個太平洋進入美國囊中,形同美國的「內海」。 \n 可以看到,這個內海其西緣直抵亞洲大陸的東緣,甚至把中國家門口的「黃、東、台、南」四海也包括了進去。這在美強中弱時,中方也無可奈何,但時移勢易,中國正在快速崛起,勢不可避免較量與衝撞,1996年台海危機與2001年南海撞機事件均屬之。就一個志在崛起與復興的中國而言,豈能容忍另一個霸權在家門口老是耀武揚威。中國的地緣戰略肯定是要把美國勢力從家門口趕出第一島鏈之外的,換言之,做為第一步,就是把「黃、東、台、南」四海打造成「護城河」成為中國的勢力範圍,此即我所謂的中美「河(護城河)海(內海)大博弈」,博弈即從2001年正式開始。 \n 放在歷史長河中觀察,中美必然會以兩國之間的太平洋做為大博弈的大場域。階段一,自1949至2000,形勢上是美國的大內海直接覆蓋了中國的護城河,中國勢弱,只能徒呼負負。階段二,從2001年開始至2020或2030(尚未確定)或更久,取決於中美在第一島鏈的交手,如中方勝出,美退出第一島鏈,即告一段落。在這個階段中,南中國海與台灣是兩場關鍵戰役,通過南海造島及中國反介入戰力之強化,中方已從早前的劣勢,轉為旗鼓相當甚至漸居上風。階段三,將從階段二結束時開始到美國勢力逐漸退出第二島鏈(關島)時確定,近年來,美方似乎已進行提前部署,先將琉球軍力後搬至關島,又投入巨資將關島原本集中的軍事基地分散,可略見一二。 \n 太平洋還是太平洋,但是劇情與主角還是會物換星移的,此即歷史迷人之處。(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太平洋戰爭75周年 中華民國不可忽視的作用

    太平洋戰爭75周年 中華民國不可忽視的作用

    \t在一般人的認知裡面,日本偷襲珍珠港給孤軍面對日軍侵略長達四年的中華民國一個勝利的契機。這個論點本身沒有錯誤,因為日本固然沒有辦法拿下整個中國,但是以當時中華民國的整體國力來看,國軍也沒有能力將日軍趕出中國大陸。假如連單純收復東北三省,甚至於將日軍從關內逐出的能力都沒有,中華民國又有什麼能力橫越大洋,進攻日本本土呢? \n\t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日本擁有全世界第三,亞洲第一的海軍實力。光是航空母艦,聯合艦隊就有將近29艘的數量,這是就連今天的中華民國海軍都不可能擁有的強大戰鬥力。所以若無美國的參戰,中華民國不可能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這已經是舉世公認的事實。那麼,世界四強地位的取得與台澎的回歸是否只是列強國家仁慈的施捨呢?答案其實是否定的。 \n \n中華民國的軍事貢獻? \n\t美國總統羅斯福因為家族與中國有一段特殊的歷史淵源,所以他始終對中華民國的抗日戰爭持同情態度。然而光是同情,並不足以讓強調現實主義的美國人力挺20世紀初仍是「東亞病夫」的中國成為世界四大警察。我們必須要瞭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勇抗敵的國家不是只有中國,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希臘與菲律賓都有偉大的反抗運動存在,但是這些國家沒有成為四強。 \n\t所以,羅斯福總統願意冒著被史達林與邱吉爾嘲笑的風險力挺蔣中正出席開羅會議,並讓中華民國取得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地位的原因,還是在於國民政府確實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立下了重大貢獻。那麼中國的貢獻到底是什麼呢?從軍事上的角度來看,國軍確實是牽制了100萬的日軍,為美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的重整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 \n\t只是在戰場上,卻很少有出現國軍徹底殲滅日軍一個師團的情況發生過。而且這類型的重大戰果,往往要有中央軍嫡系部隊的參與才能取得。比如說1938年10月的萬家嶺大捷,就是因為有俞濟時將軍指揮的74軍參與而取得的重大勝利。在這場戰鬥中,國軍幾乎殲滅了日軍101師團與106師團,但是本身的傷亡卻是15,000人,而日本人的死傷卻只有12,624人。 \n\t接下來,類似這種全殲日軍師團的情況,要等到美援物資進入中國戰場以後才發生。一是在1943年底到1945年初的緬北戰役中,全副美式裝備的中國駐印軍徹底殲滅了日軍的18師團。另外一場則是1944年夏季到1945年冬季的滇西大反攻,由半美式裝備的中國遠征軍消滅了佔領怒江西岸的日軍第56師團。這是整整八年抗戰下來,國軍所能取得的最輝煌戰果。 \n\t然而即便是在美國陸軍航空軍全面提供的空中支援下,中國遠征軍在反攻怒江西岸的過程中死亡的人數仍遠高於第56師團。只有完全接受美援裝備的中國駐印軍,在緬北戰場上贏得壓倒性的勝利。這些史詩般的戰鬥,確實是中華民國在戰後贏得世界四強地位的本錢之一,但是卻絕對不是主因。畢竟雲南與緬甸反攻的戰鬥規模,是遠遠無法與馬尼拉、硫磺島與沖繩島的戰鬥相提並論的。 \n\t更重要的是,還有不少學者對中國牽制100萬日軍兵力的論點提出質疑,認為當時的日本也沒有足夠的船隻將這些士兵通通運到太平洋戰場,因此國軍的努力無關緊要。此一觀點確實偏頗,但一個人人公認的事實是,中國在盟軍擊敗日本的過程中,發揮的最大作用不在軍事。就連前國防計畫局編譯室主任鈕先鍾老師,也不認為國軍是打敗日本的主要力量。 \n \n中華民國的經濟貢獻? \n\t如果不是軍事,那麼中華民國的最大貢獻是什麼呢?難道是經濟?鈕先鍾老師曾經指出,日本在中國戰場上一天花費的資源就可以用於打日俄戰爭三年。山口大學名譽教授纐纈厚,也認為日本戰敗最主要的原因是投資了太多經費在中國戰場上。纐纈厚表示,從1941年到1945年之間,日本在中國戰線投入的軍費總計為415億4100萬日元,占該期間軍事費用支出的57%。 \n而以英美為主的南方戰線合計為184億2600萬日元,僅占該期間軍事費用支出的25%。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為了避免戰線拉太大,大幅減少了對國軍部隊的正面進攻,因此這麼多的軍費主要還是用於維持中國佔領區的治安。尤其是蘊藏大量煤礦,更被日軍視為了與英美作戰的戰略大後方。所以在此區域活動,以中共8路軍為主的敵後游擊隊就成為了令日本人最頭痛的對象。 \n為了剿滅8路軍以及其他系統的抗日游擊隊,日軍將大量資源投入於開展「治安強化運動」。為了爭取中國人的民心,還必須要想辦法補助汪精衛政權轄下的華北政務委員會,提高此一附庸親日政權的軍事、政治、經濟與社會力量。日本人投下的鉅額成本,確實成功撲滅,甚至於收編了許多國民黨系統的武裝團隊,但是8路軍的抵抗卻沒有一天停止。 \n論消滅日軍的數量,中共確實無法與國軍相提並論,但是經濟上與心理上帶給日本人的打擊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日本人在佔領區所能控制的地區只有以大型或者中型城市為主的點,還有以鐵路線為主的縣,但是卻沒辦法掌握以鄉村為主的面。在兵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8路軍擅長於分散攻擊落單的日軍巡邏隊伍,給他們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 \n根據美國戰略情報局的文件分析,中共在華北戰場上給日軍帶來的心理壓力遠高於在滇緬戰場上,有著空中與砲兵支援,駕駛著美製M3A3與M4A4戰車的中國駐印軍。畢竟在正規軍與正規軍的較量中,生死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在與游擊隊的交戰中,比的卻是哪一方有更多的毅力與耐心。顯然,對於遠赴海外作戰,且不知道自己何時會死的日本兵而言,這是個非常難熬的心理壓力。 \n然而,世界上沒有一場戰爭是可以單靠經濟的消耗與游擊戰來取勝的。無論8路軍與新4軍令日軍陷入多大的精神泥沼之中,如果沒有美國龐大的軍事與經濟力量介入的話,中華民國與日本帝國最多就是維持永久僵持對立的局面。時間久了以後,汪精衛政權與滿洲國也會慢慢為國際社會所承認並贏得合法地位。最終,可能還會形成南京與重慶的「東中國」與「西中國」永久分離的態勢。 \n\t東北三省與內蒙古可能都將永遠脫離中國版圖,延安的中共也可能在蘇聯鼓勵下又另立一國。不論怎麼樣,中國也都不會在美國沒有參戰的情況下成為戰勝國,更何況收復依據《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的台灣與澎湖。所以軍事與經濟的貢獻,都只是羅斯福認可中華民國的部份原因,而不是主要原因。假如研究抗戰史的學者,不把眼界拉高到政治上的格局,就永遠看不到中國的貢獻究竟在哪? \n \n中華民國最大的貢獻來自於政治 \n\t中華民國在擊敗日本的過程中,唯一一個不可取代的作用是政治上的作用。而人類歷史上的任何一場戰爭,最終的勝負都是靠政治,而不是純軍事與經濟力量決定的。那麼,中華民國又在政治上扮演了什麼令羅斯福、邱吉爾還有史達林都必須要刮目相看的貢獻呢?這個貢獻,就是成功避免了日本人把太平洋戰爭扭轉成黃種人抵抗白人帝國主義的種族主義戰爭。 \n在討論這個問題以前,我們必須要把昔日對抗日戰爭的傳統認知通通拋棄掉。過去的宣傳過度強調日本的目的是要消滅中國,讓中國人在世界上完全的亡國滅種。然而實際上,日本人就算真的有這個想法,恐怕也沒有辦法實現。假若看過「九一八事變」策劃人石原莞爾的《最終戰爭論》,就可明白日本不僅沒有想要消滅中國,甚至也不把中國當敵人來看。 \n沒有錯,石原莞爾認為東北三省應該由中華民國的掌控中獨立,變成一個由日本控制下的滿洲國。然而,這個滿洲國的目的並不是日本人用來消滅與瓦解中國的跳板,而是日軍用來抵禦蘇聯共產主義在遠東擴散的防線。在石原莞爾的認知中,日本在奪下東北三省與熱河的控制權後,就必須要信守「不擴大主義」的原則,停止繼續向關內侵略。 \n與此相反的是,對於在與中共交戰中的中華民國,日本還應該要積極拉攏。最終的目的,應該是要建立一個涵蓋日本、中華民國與滿洲國的「東亞聯盟」以全面對抗蘇聯。可能到這裡為止,大家認為日本侵略中國的目的只是要對付蘇聯而已。不過石原莞爾的野心可能還要更大,因為他認為日本最終的目標,是要做為東方王道文化的代表,與做為西方霸道文化的代表美國一決雌雄。 \n換言之,在日本人征服世界的藍圖中,中國不僅不是敵人,而且還是共同對抗蘇聯與英美列強的天然盟友。尤其是在經歷了華盛頓海軍會議與九國會議的兩次羞辱後,曾經信奉「脫亞入歐」思想的日本人認為自己黃種人的身份無法獲得西方國家的認可,更是致力於拉攏中國與泰國等東亞少數主權獨立國家抵禦白種人的勢力。 \n只是在崇尚力量的日本人眼中,這個「東亞聯盟」的領袖必須是日本。光是這樣的認知,已經讓中國人無法接受,更何況此一「東亞聯盟」的代價還是要讓東北三省永久脫離中華民國。蔣中正深知,日本帝國如同當時的納粹德國一樣是根深蒂固的法西斯國家,不可能平等對待中國,因此對於所謂「東亞聯盟」的誘惑從來沒有上當過。 \n極力避免中日全面開戰的同時,蔣中正透過與德國強化國防關係,與英美強化經濟合作關係,並且與蘇聯和解的方式整軍備戰,激怒了受到石原莞爾影響下的日本少壯派軍人。他們認為中國寧願與壓迫自己200年的西方國家合作,也不願意與跟自己同文同種的日本攜手,是一個大家庭裡面弟弟不聽話,甚至於忤逆哥哥的行為。 \n面臨中國人越來越激烈的反抗,這些少壯派軍人終究揚棄了石原莞爾的「不擴大主義」,對中華民國發起了不宣而戰的全面侵略。只是即便如此,日本仍不認為自己與中華民國是相互交戰的「敵國」。在佔領區內,他們陸續成立了華北的中華民國臨時政府與華中的中華民國維新政府,而且還發表「不以國民政府為對手」的《近衛聲明》。 \n等後來發現這些前北洋政府的官員不得民心後,日本又拉攏國民黨元老汪精衛在南京成立新的國民政府來與重慶的國民政府分庭抗禮。在日本的認知中,所謂的「支那事變」只是日軍協助南京國民政府的一場「平亂戰爭」而已。剛開始針對的,是有蘇聯與英美支持的重慶政權,後來則是以在華北與華中引發暴亂的8路軍與新4軍。 \n而在日本國內,質疑「支那事變」的聲音卻也不曾消失過。有些人譴責日軍對中國人的手段實在是太殘暴,也有人認為日本應該以更緩和理智的方式拉攏中國,兩個東亞兄弟之邦不可以如此貿然開戰。只是對中日戰爭的質疑,並不代表對太平洋戰爭的質疑。當美日開戰之後,大多數原本反對侵略中國的日本人也改變立場支持起政府,因為他們相信這是一場解放黃種民族的「大東亞聖戰」。 \n \n瓦解日本「大東亞共榮圈」的宣傳 \n\t理所當然的,這些日本人認為一旦當戰爭性質由日本對中國的侵略轉變為日本與歐美列強之間的戰爭,那麼包括蔣中正在內的中國人就會回心轉意,站在同是亞洲人與黃種人的立場與日軍並肩作戰。石原莞爾也建議,到了此刻日本應該真誠的向中國道歉,把軍隊從關內全部撤出換取國民政府的原諒,以建立一個共同對抗美英的中日聯盟。 \n\t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前六個月,日軍在東南亞進展順利,勢如破竹,也真的一度被泰國人、緬甸人、馬來亞人、印尼人與印度人視為打破帝國主義枷鎖的解放者看待。日本人此刻提出的「大東亞共榮圈」,本來就來自於國民黨領袖孫中山先生去世前主張的「大亞洲主義」,要講對當時的中國人毫無影響,其實也是騙人的。 \n\t尤其是目睹到日軍如秋風掃落葉般的拿下那麼多英國、荷蘭與美國在東南亞的殖民地,許多早先跟著國民政府一起抗戰的地方實力派也開始有所動搖。第2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瞞著國民政府加緊與日本的談判接觸,命令晉綏軍與日軍共同對付在華北戰場上的8路軍。包括新編第4師師長吳化文、新編第5軍軍長孫殿英與第24集團軍司令龐炳勳,也都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相繼投靠了汪精衛。 \n\t做為一個擁有悠久歷史,又是世界第一大的東方國家,中國對東南亞與南亞民族在政治、文化與經濟上擁有著巨大影響力。而且自19世紀以來,清朝領導下的中國也遭到西方列強的侵略與瓜分,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半殖民地國家。假若在1942年到1943年,也就是同盟國還處於被動防禦狀態的這段時間,蔣中正選擇倒戈到軸心國陣營,在亞太地區的英美勢力將遭遇到毀滅性的打擊。 \n\t《沒有慈悲的戰爭:太平洋戰爭的種族和強權》(War Without Mercy: Race and Power in the Pacific War)一書的作者道爾(John Dower)就指出,日本自太平洋戰爭爆發以來,就試圖將這場戰爭塑造成一場亞洲人蜂起抵抗西方帝國主義的聖戰。而在沒有中國人參與的幾場太平洋島嶼爭奪戰中,黃種人與白種人相互廝殺的現象尤其是明顯殘酷。 \n戰爭初期的日本人確實是得到了泰國人、緬甸人、馬來亞人、印尼人與印度人的信任,但是這場戰爭如果沒有做為遠東第一大國中國的充分參與,就無法成為一場在意義上真正有黃種人全面參與的聖戰。而且即便是這些相信了日本人的東南亞獨立運動領袖,也都知道日軍在中國犯下許多令人髮指的暴行,更明白滿洲國與汪精衛政權都是沒有自主性的魁儡政權。 \n假若沒有做為抗日領袖的蔣中正親自參與背書,這些東南亞民族主義者對日本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的誠意也就不免產生懷疑。光是重慶的蔣中正在此刻宣佈停止抗日,並且在美日戰爭中維持中立,就可能起到讓泰國人、緬甸人、馬來亞人、印尼人與印度人更願意為日本人賣命的政治作用。不過,這也還只是中華民國保持中立而已。 \n如果蔣中正選擇與汪精衛合流,並且一同對美英宣戰的話,這恐怕意味著西方勢力全面退出亞洲的開始。或許有人認為,日本沒有足夠的船隻運送大量日軍到澳洲作戰,但是在中國與日本配合的前提下,這樣的後勤問題是根本沒有考慮的必要。因為整個亞洲將到處都能找到日本的合作者與同情者,主動對盟軍發起比韓戰還有越戰大十幾倍的游擊戰。 \n更不要說,中國廣大的人力與物資也可能為日軍所充分利用。二戰時中國有四億人口,印度則有三億人口,一旦這兩股力量都自願為了「大東亞聖戰」去流血拼命,那絕對是一個美國人與英國人所永遠難以想像的災難。畢竟英國人統治印度,主要依靠的也是由當地人組成的英印軍(Indian Army)。而由日本人扶持的印度國民軍(Indian National Army),對英印軍是一直有政治影響力的。 \n然而,蔣中正沒有上日本人的當,而是決定堅決的與反法西斯陣營站在一起。即便日本從來沒有對中國宣戰,國民政府還是在1941年12月9日跟著美英一起對日宣戰,成為了同盟國的一員。這個正確的外交舉動,讓中華民國得到在戰後成為世界四強的基礎。羅斯福總統願意在滇緬公路丟失後,開啟駝峰航線為國府輸血的原因,也是為了要確保中國繼續留在戰爭之中(Keep China in the War)。 \n即便孤軍奮戰四年,而且因為各種客觀與主觀的因素,中華民國得到的美援物資數量難以與英國、蘇聯相提並論,但是蔣中正卻信守了對盟國的承諾。蔣中正曾經在1942年2月訪問印度,與甘地還有尼赫魯等獨立運動領袖會面,以表達對他們的鼓勵與支持。不過同時,蔣中正也告誡他們日本是比英國還要更兇殘的征服者,因此不該把印度獨立的希望寄託在日軍身上。 \n而在當時已經與日本結盟的泰國,也一直都存在著反對法西斯主義的「自由泰運動」(Free Thai Movement)存在。蔣中正透過戴笠將軍領導的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與「自由泰運動」建立聯繫,並擔任起這些泰國人與美國溝通的橋樑。他很成功的以替泰國爭取免於接受戰敗國處份當方式,換取泰軍不過度熱衷於投入日軍的「大東亞聖戰」之中。 \n不論是在越南、菲律賓、馬來亞還是新加坡,也都有由軍統局、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調查統計局指揮,或者當地華僑自發成立的地下情報組織或者抗日游擊隊存在。儘管他們並沒有在盟軍反攻的過程中扮演主要作用,但是只要還有國民政府的存在,華僑們自然就還會堅定的與抗日陣營站在一起。至少對想要重返殖民地的英軍與美軍而言,堅決抗日的華僑扮演的絕對是助力而非阻力的角色。 \n \n中華民國戰略地位的下降 \n\t隨著同盟國在歐洲與太平洋戰場上轉敗為勝,尤其是1944年美軍攻陷馬里亞納群島,並且由當地派遣B-29轟炸機空襲日本本州以後,中華民國在同盟國領袖眼中的戰略地位便大幅下降。畢竟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中國已經不再是反攻日本本土的主要基地。而國軍在1944年面對日軍「一號作戰」攻勢時的表現,也確實讓曾經對中國寄予厚望的羅斯福不得不做出其他選項。 \n\t於是,就有羅斯福總統在1945年2月的雅爾達會議上出賣東歐與中國,換取蘇聯紅軍出兵東北的悲劇發生。所幸在1943年11月,也就是羅斯福對國民政府失望以前,蔣中正已經在開羅會議上成功爭取到中華民國戰後做為世界四強的地位,乃至於台灣與澎湖的回歸。中國孤軍奮戰四年,乃至於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初期為同盟國做出的巨大犧牲,最終還是得到了該有的補償。 \n\t所以雖然在抗戰勝利之際,仍屬於內戰與分裂狀態的中華民國並非現實意義上的強國,但是仍舊是美國、英國與蘇聯所認可的四強之一。即便中華民國在1949年被共產黨逐出了中國大陸,台灣也能在美國的支持下維持聯合國與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直到1971年為止。最重要的是,中華民國意外奪回了一個讓自己能夠在內戰失敗後,繼續維持生存與發展的復興基地。 \n\t至於抗戰期間功勞有限的中國共產黨,也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後,透過繼承中華民國國際地位的方式,慢慢發展為今日亞洲與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國家之一。儘管還有台灣與澎湖尚未納入自己的控制範圍之內,但是中華民國英勇抵禦侵略者所贏來的成就,如今確實都已經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接手。所以沒有中華民國的對日抗戰,就沒有今天所謂的「中國崛起」。 \n\t可惜的是,無論是來自海峽兩岸還是歐美與日本的學者,甚至於立場親近中華民國的陶涵(Jay Taylor)與米特(Rana Mitter)在撰寫歷史時,都很少由蔣中正如何扭轉日本將太平洋戰爭轉化為種族主義戰爭的角度下手,使得中華民國對建立戰後秩序的貢獻,直到現在都還鮮為人知。唯有從政治出發,中華民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扮演的作用才能更廣為人知。 \n

  • 太平洋戰爭75周年 珍珠港事變給中共的啟發

    太平洋戰爭75周年 珍珠港事變給中共的啟發

    \t在珍珠港事變爆發75周年的今天,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教授霍姆斯(James Holmes)於一篇寫給《國家利益》的文章中指出,中共已經從日軍偷襲珍珠港事變的行動中學到了足夠的教訓。 \n\t為了改變亞太秩序,而於75年前對珍珠港發動偷襲行動,希望一舉殲滅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到底犯了什麼樣的致命錯誤呢?有什麼其他的選項,可以讓日本避免遭到美國擊敗,甚至轉敗為勝主宰亞洲?與75年前的日本一樣,想要改變當前亞太秩序的中共,又可以從這些檢討中學到哪些有用的經驗?這些都是當今美國與中華民國的歷史與戰略學者必須要深刻瞭解的問題。 \n \n美日資源不對稱 \n\t正如當年山本五十六所說,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最大錯誤是喚醒了一個經濟能力與工業能力遠比日本還要強大的巨人。一旦這個巨人將龐大的經濟與工業能力轉換為軍事力量,就算日本傾全國之力也難以應對。最後的結果,不只是帝國海軍聯合艦隊被打到幾乎全軍覆沒,日本本土遭B-29乍到滿目瘡痍,就連廣島與長崎也各被炸了一顆原子彈。 \n\t霍姆斯表示,早在太平洋戰爭開戰之初,策劃珍珠港攻擊的山本五十六就已經預料到日本無法與美國長期作戰的困境。所以山本五十六向東京大本營提出了一個建議,那就是一旦開戰的話,日本必須要在一年的時間內徹底擊敗美國的海上力量。事與願違的是,最後這場戰爭沒有在1942年12月7日以前結束,而是一路打到1945年8月,日本屈辱的接受無條件投降為止。 \n\t考量到日本的整體國力不如美國,在太平洋戰爭初期佔領越多土地,事實上越不利於日軍的海上作戰。攻佔越多的地區與島嶼,意味著帝國海軍必須分散更多的軍艦去巡視更大的海域。資源與工業能力強大的美國,只要突破日軍廣大海上巡邏範圍的一個點,就可以輕易瓦解聯合艦隊的防線,給日本帶來非常重大的災害。 \n\t更重要的是,美國國會早在1940年就通過了知名的《兩洋海軍法案》(Two-Ocean Navy Act of 1940),令美軍開始大量生產軍艦,取得能夠同時在大西洋與太平洋海域作戰的能力。這種恐怖的國力,是日本永遠沒有辦法抗衡的。身為日俄戰爭的老兵,山本五十六深知過去與大清帝國還有俄羅斯帝國的戰爭跟1941年同美國的戰爭是完全不同性質的戰爭。 \n \n攻擊目標失焦 \n\t確實,日本帝國海軍在1902年突襲旅順口的經驗為後來的珍珠港偷襲行動樹立了成功的典範。俄羅斯帝國海軍遭遇到沉重的心理打擊之後,下令所有艦艇留在旅順口內不輕易出擊,只消極依靠岸上的大砲防禦日軍的來襲。只是光依靠此種「存在艦隊」的戰略,僅能夠拖延俄羅斯在海戰中失敗的時間而已。日本勝利的最大因素,在於在外交上成功爭取到與英國建立同盟關係。 \n\t所以當沙皇下令波羅的海艦隊趕赴前線支援時,英國居然不允許俄國人經由蘇伊士運河進入亞洲。最後俄國人只好繞過大半個非洲經由印度洋進入遠東,但這卻給日本聯合艦隊司令長官東鄉平八郎足夠的時間,讓日軍艦艇停留在海上迎接來襲的波羅的海艦隊,並創下對馬海戰的空前勝利。不過,霍姆斯仍指出旅順口突襲與珍珠港事變仍存在一個本質上的差別。 \n\t無論是旅順口還是對馬海峽,距離日本本土還是俄羅斯遠東地區都比較接近。日本要取得補給比較容易,要對俄羅斯本土施加壓力也不會太難。然而場景若換到1941年的夏威夷,情況就非常不一樣了。歐胡島是一座距離日本與美國本土都有相當距離的孤島,聯合艦隊的航空母艦所能夠攜帶的彈藥與燃料補給畢竟有限。 \n\t這導致日本海軍艦載機在對珍珠港發起空襲時,必須要將所有的炸彈投到正確的目標上,盡可能對美國海軍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霍姆斯指出,一般人的認知中,山本五十六所最期望攻擊的目標就是當時美國在太平洋部署的三艘航空母艦。可是12月7日當天,三艘航空母艦都不在珍珠港,所以山本五十六的偷襲計劃最終以失敗告終。 \n\t可是霍姆斯強調,沒有攻擊到企業號、列星頓號(USS Lexington)與薩拉托加號(USS Saratoga)還不是最大的錯誤。最大的錯誤,是日本海軍艦載機把攻擊目標都集中在美國海軍停留在珍珠港的八艘戰艦上。考量到絕大多數在珍珠港事變中被擊傷擊沉的船隻都被打撈修復,霍姆斯認為日本海軍真正應該要集中攻擊的目標是美軍在夏威夷的船塢與油槽。 \n\t只要成功摧毀歐胡島上的後勤補給設施,美國可能就要投入更多的資源與時間來重整太平洋艦隊的實力。這同樣也意味著日本能夠有更多時間鞏固在東南亞與太平洋戰場上取得的戰果,準備迎擊來自美國海軍的反撲。不過這幾個建議都只是戰術性質的建議,日本想要真正在一場與美國爆發的太平洋戰爭中立於不敗之地,霍姆斯認為還是要在戰略上找到答案。 \n \n不要讓巨人驚醒 \n\t霍姆斯認為日本想要贏得太平洋戰爭的勝利,最重要的戰略就是不要驚醒美國。不過考量到日本需要東南亞的戰略物資以持續在中國戰場上的侵略,與美國的衝突最終還是不可避免的會爆發。在這樣的情況下,霍姆斯覺得日本對菲律賓發起攻擊恐怕遠比進攻夏威夷還要更為有利。畢竟菲律賓離美國本土太遠,但是卻與日本控制下的台灣很近。 \n\t更重要的是,美國人普遍把夏威夷視為國土的一部份,但是卻根本不知道菲律賓這塊殖民地在哪裡。甚至早從30年代初期開始,羅斯福總統就已經做好讓菲律賓獨立的準備。所以若選擇偷襲的是馬尼拉而非珍珠港,霍姆斯相信美國即便被激怒,也不會做出如同史實上那麼巨大的反應。如果陣亡的只是美國陸軍遠東軍的軍人,一半老百姓的愛國心也不至於被徹底激發起來。 \n\t儘管華府對中華民國、英國與荷蘭等亞太盟國有道義上的承諾,但美國終歸是一個「重歐輕亞」的國家。假若美國的參戰不是由日本挑起,或者只是由日本有限度的挑起,那麼華府的戰略家們恐怕會將更多的資源用於征服納粹德國。若局勢真如此發展,日本就能得到更多的時間與空間解決亞洲問題,進而成為亞太地區第一強國。 \n\t等到美國收拾完納粹德國,回過頭來要面對日本時,情況就會呈現與史實完全不同的光景。到了那個時候想要再擊敗日本,美國需要投入的財力與人力資源就會比史實上還要更多,令國會議員與一般的老百姓難以承受。最後的結果,可能就是一個由日本主宰的亞太秩序被建立起來,美國的力量只能夠被設限於東太平洋地區。 \n \n中共領悟到的教訓 \n\t與二戰時的日本一樣,中共深信亞洲人的秩序應該由亞洲人來管理,而且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終結美國建立與主導的戰後亞太秩序。不過,霍姆斯相信有了珍珠港事變的前車之鑑,中共不會如同過去的日本那般貿然進攻珍珠港。如果真的要發動第二次的珍珠港偷襲,解放軍也不會盲目的將目標鎖定在美軍艦艇上,而是想方設法切斷美國本土與夏威夷之間的後勤補給線。 \n\t霍姆斯指出,今日美國海軍在太平洋的補給線其實與太平洋戰爭爆發前一樣的脆弱。儘管川普上台後,已經答應要讓美國海軍艦艇的數量從270艘提升到350艘,然而華府的政治人物們到目前為止還未通過2016年版本的《兩洋海軍法案》。所以霍姆斯很難想像在未來爆發的戰爭中,美國海軍還能佔有太大的優勢。 \n\t最後,則是現在中共的國土、天然資源與人力都不是二戰前的日本所可以相提併論的,但是今天的北京領導人比過去的日本軍國主義者還要聰明許多。他們深知在中共的國力完全能夠與美國一較高下以前,解放軍絕對不該對美軍採取先制攻擊的道理。只要選擇不激怒,不驚醒巨人,不要引發美國老百姓的團結心與愛國心,那麼中共就將立於不敗之地。 \n\t面對這個潛在的威脅,霍姆斯建議當前美國海軍領導階層應該要從75年前的錯誤中記取教訓,好讓當年死在日本軍國主義者手下的烈士們安息。不過霍姆斯就如同大多數的西方學者一樣,過度的從軍事戰術與武器設備的角度出發,忽略了日本在外交上的失敗。日本能夠在日俄戰爭中戰勝俄國,在於贏得了英國這個盟友的支持。 \n\t然而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中輸給美國的關鍵原因,其實就在於無法贏到另外一個亞洲主要國家,即中華民國在外交上的支持。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政治對戰爭起到的作用,遠比軍事能起到的作用還要大。由於人們過去在討論太平洋戰爭的歷史時,過度忽略了政治作用,才導致中華民國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貢獻遭到嚴重貶低。對於今日的美國、中共與台灣而言,日本的這個教訓是同樣的重要的。 \n

  • 日職一周-日職投手了得 大聯盟挖寶

     「神之子」田中將大大聯盟初登板就奪勝,達比修有成為史上最快達500K的強投,日籍投手開季精采表現,讓求才若渴的MLB各隊,將尋才目光放到太平洋彼岸,視日本為「先發投手的寶庫」。 \n 回顧日本投手轉戰大聯盟歷史,「龍捲風」野茂英雄與「速球王」伊良部秀輝的投石問路,都留下出色成績,自1998年「入札制度」通過後,美日球員交流開始有規則可循,松(土反)大輔與達比修有接連打破入札金紀錄,也讓大聯盟成為日本投手追逐的目標。 \n 去年新版「入札制度」實行,制定入札金上限,大聯盟30隊要找理想的日本投手,就以薪資條件決勝負,洋基以7年1.55億美元簽下田中將大,證明新制對球員身價的肯定,也讓美日球員交流進入新時代。 \n 日本媒體報導,去年大聯盟冬季會議上,已有美聯球隊將日職投手列入補強目標,包括現效力廣島隊的前田健太與養樂多隊的新人王小川泰弘。 \n 前田健太與田中將大都屬1988年出生的「手帕世代」,也是高中畢業後就投身職棒,6個球季合計71勝50敗、自責分率2.41,曾在2010年拿下MVP與澤村賞,並獲得3度自責分率王與2度三振王,被認為是繼田中後,下一個挑戰MLB的王牌。 \n 去年台日經典對抗賽曾登板的小川泰弘,因投球姿勢模仿前大聯盟巨投萊恩,而有「和製萊恩」綽號,他以16勝4敗、自責分率2.93拿下新人王,下月將滿25歲的他,也被球探視為即戰力。 \n 大聯盟也將目光放在更年輕的投手身上,陽岱鋼隊友大谷翔平與阪神隊藤浪晉太郎都是未來性十足的強投人選,2人的共同特徵就是身高都超過190公分,都能飆出超過155公里的速球。也許不要多久,就能看到他們站上大聯盟舞台。

  • 金門偶遇 許知遠撰文評蔡英文

     作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於2011年12月28日赴金門發表兩岸關係談話,並出席金門蔡氏宗祠堂祭祖。當天她與一名「大陸來的遊客」握了手並打了招呼,她並不知道,這位遊客是大陸知名作家、公共知識分子許知遠。許知遠於昨天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專欄文章〈民主的遊客〉,敘述這段經歷,既感性又理性地刻寫蔡英文。 \n 〈民主的遊客〉尚未完整刊發,昨日刊發的內容,除了對蔡英文印象的描述之外,也對蔡英文兩岸論述進行剖析。 \n 許知遠說,蔡英文的到來是象徵性的。金門不是她的選戰重地,這裡的民進黨的支持者少得可憐。不過,它卻是最接近大陸的地方,是昔日兩岸衝突的前沿,充滿政治意義。 \n 對著一群記者與鏡頭,蔡英文說,十年前開始的「小三通」,正是當她領導陸委會時通過的;而她眼前的那座六層的港務大廈,也是在她的協調與堅持下建成的。她許諾說,倘若當選,在她任內,兩岸關係將繼續發展,而不會停滯與倒退。 \n 她的話,既是對台灣人說的,更是向北京傳遞的信號。兩天前的總統候選人的政見發表會上,蔡英文再度否認了「九二共識」的存在,她要強調一種「台灣共識」。 \n 釋放安撫卻沒有讓步 \n 蔡英文的講話柔和、鎮定卻強硬,這是她性格的另一部分。她似乎釋放出對北京的安撫,卻沒有任何讓步,她仍把「九二共識」拋在一邊,強調她的「台灣共識」。 \n 她想創造出一個新的敘事。台灣不僅屬於兩岸的框架,更屬於一個更廣闊的地理與歷史疆域。它不是大中國的台灣,而是太平洋的台灣、世界的台灣。在她眼中,「一個中國」是國民黨陳舊意識形態的遺產,它變成了一個難解的結,令雙方的談判總陷入「政治掛帥」的僵局。而她相信「兩岸關係不只是統一和獨立的問題,也不應膠著在政治問題上」。要處理兩岸問題,「必須擴大它的縱深,要把結構拉大,把時間的軸線拉長,如此才能創造迴旋的空間與彈性」。在創造出的空間與彈性中,以經貿為主軸,增加兩岸間全方位的互動,這才有利於兩岸的長遠發展。 \n 許知遠認為,蔡的這個新敘述,有著致命的缺陷──北京可能做出各種讓步,惟獨在「一個中國」問題上,不可能有絲毫妥協,哪怕它是虛幻的、自欺欺人的。許知遠毫不諱言,一個徹底喪失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政權,民族主義是最後的依賴。 \n 蔡英文或許也不得不承認,把時間的軸線越拉長,越可能掉入「一個中國」的概念中。 \n 許知遠也記錄了蔡英文的金門蔡氏宗祠祭祖行。他寫道,金門蔡氏宗祠的歷史足以上溯到明代。忠、孝、廉、節,這四字的祖訓高懸在牆上。祠堂的牌位可以證明這個家族的輝煌歷史,它產生過六位進士、六位武將、七位舉人、十五位秀才,乾隆皇帝還御賜過金匾。 \n 祠堂內的一切陳列,每個人站的位置,儀式中的每個環節,都有傳統可循。它是倫理秩序,也是政治秩序。全賴這種無處不在的秩序,中國才可能將如此遼闊的疆域、不同的人群維繫到一起,綿延如此漫長的歷史。而個人的權力,依賴於你在秩序中的位置。在這個秩序內,女人是從屬者。直到幾年前,蔡氏宗祠仍不允許女人參與拜祭。而現在,蔡英文成為第一位「主獻官」。對比她身後六位穿馬褂、戴紅珠頂瓜皮帽的長老,她的藍色牛仔褲、黑色西裝與她的性別一樣,像是闖入者。 \n 延續傳統但試圖隔離 \n 在儀式的最後環節,她做了簡短的講話,不是對著列祖的牌位,也不僅是對著周圍的族人,而是成排的攝像機鏡頭。在現代社會,它們才是權力的來源。 \n 講話是禮儀性的,閩南語與國語夾雜。她不忘回到陳詞濫調,她將「光宗耀祖」,蔡家不僅有了將軍與進士、二品大員,還有一位「女總統」。這引來一陣歡笑。歡笑可能化解了這一刻的意義,如果果真如此,這對她個人、她的家族、台灣社會,甚至整個華人世界,都是前所未有的成就。 \n 走出祠堂大門,一小群擁護者把她圍起,高喊:「凍蒜」。我站在人群的邊緣,對儀式的過程毫無頭緒,我也很懷疑,作為「主獻官」的她是否了解。她出生在屏東,這屏東的蔡家與金門的蔡家又有何關聯?獻祭儀式透露的信息也是矛盾的,台灣延續著那個無處不在的中國傳統,她又試圖隔離與那個中國的關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