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太平洋詩歌節的搜尋結果,共08

  • 詩壇菁英齊聚 古典新韻交鳴 太平洋詩歌節 玩詩抓寶

    詩壇菁英齊聚 古典新韻交鳴 太平洋詩歌節 玩詩抓寶

     由文化部指導,花蓮縣政府、花蓮縣文化局主辦的華文詩壇年度盛事—2016太平洋詩歌節,結合時下最流行的遊戲,以「寶可夢,詩可夢─詩在遠方,也在生活周遭」為主題,於11月11至13日假松園別館與亞士都飯店登場。 \n 太平洋詩歌節自2006年起舉辦至今已邁入第11年,策展人陳黎表示:「美極的秋日周末,盍興乎來太平洋詩歌節抓寶、抓詩、抓夢,並且讓它們在我們每日生活具體走動。」 \n 111字揮灑創意 \n 今年活動邀請國際重量級詩人,如柏林詩人楊煉等名家參與,國內詩人更聚集青年詩人如黃岡、撒韵.武荖等新秀;同時與在地詩社連結,邀請花蓮傳統詩社「洄瀾詩社」的詩人們一起聯吟,讓古典、新韻交鳴出更多新可能。 \n 持續多年、廣為在地學校作為教材的玩詩遊戲「111字玩詩」,今年的太平洋詩歌節也選入與抓寶遊戲和花蓮意象的字,目前於花蓮超過20處藝文空間都可拿到酷卡明信片,歡迎大家寄出與更多朋友分享。 \n 續辦推廣活動 \n 在主場活動結束後,將會前往偏鄉校園及在地藝文空間,舉辦3場文學推廣活動,包括邀請青年詩人林達陽、在地詩人陳湘華與邱上林,透過講座與工作坊的形式,以各自擅長的詩文創作領域,引導聽者發掘生活中詩的美好經驗。 \n 

  • 地方掃描-太平洋詩歌節 今年要跨出花蓮

    花蓮:華文詩壇盛事2014太平洋詩歌節今年以「詩的邀遊」為主題,邀請7地29位詩人齊聚花蓮吟詩、談詩。花蓮縣文化局昨舉行記者會,強調今年將詩歌節活動跨縣推廣,24日在台北舉辦一場圓桌詩會,讓外縣市民眾有機會與詩人近距離互動。文化局祕書姜家珍表示,為期4天的詩歌節,21日在松園別館進行小詩分享與太平洋詩歌之夜。22、23日在亞士都飯店進行圓桌詩會。

  • 太平洋詩歌節 向席慕蓉致敬

     邁入第9屆的太平洋詩歌節,成為華文詩壇的年度盛事,今年將以圓桌詩會形式,向知名詩人席慕蓉致敬。 \n 由花蓮縣文化局主辦的2014太平洋詩歌節,今年以「詩的邀遊」為主題,21日起連續4天展開,除邀請7地29位詩人齊聚花蓮吟詩、談詩,還由花蓮延伸到台北,兩地都舉辦圓桌詩會。 \n 其中,23日花蓮圓桌詩會,以「契丹的玫瑰,太平洋晚風」為名,將向對各個世代文字創作者有深遠影響的詩人席慕蓉致敬。 \n 活動策畫人詩人陳黎說,9月先有6場文學推廣活動,以詩傳達新移民女性心聲、與偏鄉學子分享攝影與文學創作、和兒童玩戲劇、將台語詩帶入監所等。 \n 主場活動21日在花蓮松園別館登場,連續4天透過詩傳達土地關懷,並展現青年詩人創作、國際詩歌之美。 \n 此外,鼓勵青年創作,舉辦「新銳詩獎」,入圍者將受邀參加太平洋詩歌節,目前已選出3名優選,將於23日活動現場公布最高殊榮,並將其作品出版成詩集。1031118 \n

  • 詠歎春天 詩人駐松園別館

    詠歎春天 詩人駐松園別館

     「春天短暫,生命裡有什麼東西不朽?」每年秋天舉辦太平洋詩歌節的松園別館,選擇在春天舉辦「月有詩歌/文學」詩人駐館活動。詩人陳黎分享「春天啊不要老去:短篇詩歌快讀。」以略帶詼諧的話語介紹接觸日本短歌,形式短卻情感濃烈的鮮明印象,令在場民眾耳目一新。 \n 自嘲為搞笑詩人的陳黎,為該系列活動首場分享者。在花蓮土生土長的他,昨日先是導讀日本知名女詩人的短歌作品,包括平安時代的小野小町、和泉武郎,以及現代女詩人與謝野晶子等,從中窺探日本的文化美學。 \n 他也分享自己所發表的「閃電集」短詩、及取材自莎士比亞14行詩的14字詩。其詼諧幽默的口吻,有別於一般作家講述時的沉重樣,讓在場參與一起讀詩的民眾笑聲不斷。 \n 整場74首詩歌分享中,陳黎尤其對與謝野晶子相當推崇,他說晶子在22歲的青春年華即寫下「春天啊不要老去/紫藤花開放/在夜之舞殿/成列的少女/啊不要瞬間老去」短歌。其文字中細膩敏銳的洞察,令他相當懾服,所以藉此向她致敬。 \n 參與的東華大學吳同學表示,她從短歌中,感受到當時日本女性心理的矛盾與壓抑。一方面想對當下社會做出抵抗,卻又覺得有罪,只能透過文字中對比方式蘊藏其意涵,讓她覺得有淡淡哀傷。 \n 松園別館表示,「月有詩歌/文學」活動將為期半年,3月將邀西班牙詩人駐館,歡迎民眾參加。

  • 越南新住民媽媽 詩作動人心

    越南新住民媽媽 詩作動人心

     「島嶼詩響起,地球村共鳴。」2013太平洋詩歌節,6日起在松園別館等地一連舉行5天,吸引全台共1600多首詩篇投稿。主辦單位除邀請吳晟、孫梓評等名家前來評論外,更有來自日、韓、西班牙等國詩人共襄盛舉,讓花蓮充滿詩意。 \n 已舉辦過7年的太平洋詩歌節,今年繼續播種耕耘。負責策劃的詩人陳黎表示,今年首度將觸角延伸至校園與藝文空間進行前導活動。包括在東華、慈濟大學、花蓮高中等地舉辦「與詩人面對面」、「走讀花蓮」,讓學生直接面對向陽、吳晟等詩人,以詩與文學作品等做為媒介進行互動。除獲得學生熱烈回響,也讓今年的收件數暴增4倍,達1600首詩篇。 \n 另外特別的是,今年更策劃了「瓶中詩徵詩活動」,以楊牧《瓶中稿》詩中「這時日落的方向都是西」為開頭徵詩,沒想到收到逾400名投稿者的「瓶中詩罐」,其瓶瓶罐罐中、皆富有投稿者的設計心思,讓陳黎與文化局長陳淑美相當開心。 \n 昨日記者會上,來了2位從越南嫁至花蓮的新住民媽媽-陶氏桂與劉幸娟,她們以國語與越南語唸出自己創作的詩,標準的口音讓在場民眾驚豔。 \n 為何會想學寫讀詩?嫁來台灣5年、育有2個孩子的陶氏桂說,因覺得台灣文字很美好外、也想多學習台灣的文化,這樣她以後就可教導她的孩子台灣的文化;另一方面,她想藉由寫詩表達出新住民姊妹們的心聲。看著她們如此用心的生活,著實讓人感動。

  • 〈活動看板〉-太平洋詩歌節 花蓮吟誦

     即將邁入第八年的太平洋詩歌節活動以「島嶼詩響起,地球村共鳴」為主題,邀請來自許多國家的優秀詩人齊聚花蓮,一同吟詩作對,而一連串精彩的活動(6日至11日止)也將呈現大眾眼前。 \n 9月陸續舉辦的「走讀花蓮」講座,邀請葉日松、王威智、侯建州三位文字工作者,透過他們的背景、觀察、遊歷等多重角度,分享花蓮的人事物,並邀請多位課本詩人前進校園,包括林煥彰、白靈、羅智成、向陽、吳晟、陳義芝等。 \n 結合玩詩小舖、詩展覽、廣播詩、音樂演出、詩人談詩…等活動,2013太平洋詩歌節將在花蓮「松園」登場,歡迎一起浸泡在詩的世界。 \n 邀請的詩人有鄭炯明、吳晟、管管、楊佳嫻、董恕明、楊牧、陳育虹、焦桐、孫梓評、陳黎、鍾文音、葉汐帆(西)、顧彬(德)、金尚浩(韓)、馬悅然(瑞)、胡續冬(中)、蜂飼耳、猿渡靜子(日)等人。

  • 松園別館詩意濃 一起來創作!

    松園別館詩意濃 一起來創作!

     「二○一二太平洋詩歌節」昨日於花蓮松園別館登場,館長羅曼玲表示,在別館中有松濤、有禪鳴,在秋日和風吹撫下,遠眺無垠太平洋,處處充滿詩意,也歡迎各地民眾來此寫詩、玩詩,參加這場為期一周的詩歌饗宴。 \n 活動以「海無垠,詩無限」為主題,有別之前座談會形式,這次除邀請多位知名詩人與會,包括鄭愁予、管管、羅智成、吳晟、陳黎以及大陸流亡詩人貝嶺等,另還邀請樂壇歌手熊寶貝、Finn、催綵珊等人參與音樂表演,要帶給民眾結合文學、音樂、影像、展覽的多樣性藝術慶典。 \n 「春花開在冬夜,熱淚凍僵於湖底,這世界教我們希望,也教我們失望;我們的生命是僅有的一張薄紙,寫滿白霜與塵土,嘆息與陰影…」詩人陳黎的《春夜聽冬之旅》讓花蓮縣文化局長陳淑美感觸良多,即使生命歷程教人憂喜參半,但在冬夜仍有春花綻放。陳淑美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美好的詩。」只要肯用心體會,人人都可以是詩人。 \n 為向詩壇巨擘鄭愁予致敬,主辦單位還發起「瓶中詩」的徵詩活動,以鄭愁予《寂寞的人坐著看花》詩中「而今夜又是」作為詩的開頭,吸引三百多人投稿,其中五十件入圍者被製成裝置藝術於會場展覽。投稿作品中,有人還以高粱酒瓶及蜜餞塑膠罐裝詩,在會場中特別醒目。 \n 本周六下午「向大師鄭愁予致敬:詩歌鼎談」座談會上,鄭愁予也將為今年太平洋詩歌節朗誦一首尚未發表的詩作。 \n 松園別館清幽的環境讓不少民眾詩性大發,紛紛在此留下新詩創作,更有就讀小學的小朋友也拿起紙筆奮筆疾書,嘗試當個「小小詩人」。

  • 詩與生活結合 羅智成要炒熱場子

    多次參與台北詩歌節規畫的詩人羅智成,今年再度擔任策展人,他投入半年時間思考,融入多元創意,連詩歌節的「行道樹」主視覺都出自他的設計。他興奮地說,他對邁入十周年的台北詩歌節深具使命感,矢志「炒熱」場子:「現代詩在台灣並不如想像的冷門或小眾,詩一向是主導台灣文學藝術的標竿,也是所有文類中,和當代前衛藝術關係最緊密的,不論舞蹈、戲劇、或多媒體界的藝術家都喜歡跨界玩詩,因此開拓了詩歌的展演形式。」 \n他認為,台灣不像歐美國家以中老階層為參與詩文化的主力,台灣的愛詩族群以青壯世代為主,他們熱情、浪漫,更具有可塑性,尤其近年網路書寫盛行,更加深他們對風格化語言的追求和突破,為台灣詩壇注入豐沛的能量。 \n走過世界各地詩歌節,羅智成表示,其他地方的詩歌節重視詩人間的交流,參與對象較集中,形式較單純。台北詩歌節則以多元化取勝,而今年邁入第四年的花蓮太平洋詩歌節,則結合花蓮特有的文學氣氛和山海地景,風格也不相同。 \n羅智成說,雖然現在台灣詩集市場小,但民眾其實都透過詩集以外的方式接觸詩,傑出詩人也在社會享有主流文化的象徵地位。 \n他也肯定台灣絕對能作為兩岸三地華文圈詩的重鎮,「雖然大陸在報導文學、散文、小說方面正迎頭趕上,但詩方面台灣還是領先很多的。」 \n他表示,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台灣詩壇歷經了激烈的革命和興盛期,曾經被視為怪誕、異端的許多前輩詩人,啟蒙了各世代的讀者和創作者,也為台灣累積豐盛的詩資產。 \n對比兩岸詩發展,羅智成認為目前大陸詩壇就像六○年代的台灣,詩人們把現代詩當作一種前衛、叛逆和文學精神的象徵,充滿哲學和意識型態的宣示,以及與社會疏離、決裂之感。 \n相對地,現代詩在台灣「已經不足以驚嚇中產階級」,詩的創作基礎穩固,年輕人寫詩不是為了什麼離經叛道,而是把它當成日常的元素、風格化的語言,並貼近生活。 \n羅智成認為,台灣新世代詩人不論對語法、形式、技巧的熟練程度,都超越過去世代,但新世代詩人所遭遇的問題可能是缺乏目標,意即「我們要拿詩來作什麼?」但反過來說,新世代不必然把文學當作一種對抗社會的武器,這個問題,也未嘗不是具使命感的四、五年級世代所不曾想像的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