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太平輪紀念協會的搜尋結果,共08

  • 太平輪船難日家屬促訂 大遷徙日

     小啟《驚濤.太平輪》自二日(星期一)至四日(星期三),一連三天晚間九時至十時,於五十二頻道中天電視播出。DVD訂購請洽沙鷗國際多媒體。 \n ⊙圖:長天傳播公司提供 \n 太平輪船難發生過後,兩岸分隔數十年,索賠問題不了了之,眾多罹難者成為無名孤魂,一九五一年在基隆東十六碼頭立下「太平輪遇難旅客紀念碑」之後,此事再無人問津,一直到二○○五年關於太平輪船難的第一部紀錄片《尋找太平輪》問世,才重新得到關注。 \n 船難生還者王兆蘭就說,她是直到○五年才知道有紀念碑這回事。從當時起,生還者及罹難者家屬組成「太平輪紀念協會」,在每年一月廿七日這天,前往紀念碑祭拜,追思未能抵達台灣的親友。 \n 「太平輪紀念協會」在二○○九年、太平輪船難六十周年時,舉行了擴大祭拜儀式,促請政府正視這段歷史,並提出重立紀念碑、將一月廿七日定為「大遷徙日」兩項要求。 \n 紀念碑的所在,目前已被劃入海軍基隆支部中濱營區內,由海軍基隆後勤支援指揮部負責管理,家屬至碑前獻花致祭,都必須先行向軍方申請,極為不便。再者,當初紀念碑設置倉卒,碑上除了于右任所題碑名外,並無罹難者姓名及其他文字敘述。 \n 承襲了父親吳伯超先生音樂教育事業的吳漪曼表示,她最大的心願,就是重建基隆太平輪紀念碑。她認為,一甲子過去了,應該有對罹難者更加尊重的作法。失去了兄長王國富的王淑良也說:「那麼多年過去,我只希望哥哥的名字能在紀念碑上!」吳漪曼、王淑良是最早提出重建紀念碑要求者。 \n 至於「大遷徙日」的訴求,主要期望將太平輪船難與那個兩百萬人大遷移的時代背景做出連結,賦予太平輪沉船更加深刻的歷史意義。 \n 隔年,經過「長天傳播公司」與「太平輪紀念協會」長達半年的聯繫與籌畫,二○一○年五月間,來自兩岸三地的太平輪船難罹難者家屬與生還者共廿三人,前往浙江白節山海域舉行海祭,當時團員中最年輕的成員,是六十六歲的徐瑞悌,她的父親是太平輪船員;最年長者是當時九十一歲的生還者葉倫明。 \n 這一群老人家不辭千里舟車勞頓,來到太平輪出事的海域,百感交集。失去母親的黃似蘭對媽媽說:「今天來到當年您遇難的現場,讓我再一次撥開心底的傷疤,去尋找我童年生命的軌跡,媽媽,您安息吧!」 \n 生還者王兆蘭,六十多年來念念不忘的,是當年在海上漂浮時,牽在手上、最終卻被浪濤拽走的小妹。她說:「大姊對不起小妹,我沒有牽住妳,我沒有拉好妳,把妳放掉了!」 \n 太平輪船難帶給生還者及罹難者家屬無限的感傷與反思。吳漪曼說,戰爭是非常殘酷的,尤其是內戰,所以應該告訴大家,甚至於告訴全世界,要尊重人權、尊重自由民主的信仰。 \n 失去了父親李浩民,國際知名刑案鑑識專家李昌鈺更深刻的思考,是罹難者家屬失去家庭支柱之後的奮鬥歷程。他認為,應該把罹難者家屬父、母親奮鬥的精神加總在一起,發展出一個對下一代能有所啟發的模範。 \n 大陸方面,嵊泗當地的文物收藏者竺才根表示,他正努力蒐集與太平輪相關的文物,期待未來能在嵊泗設立一座博物館,屆時他願意捐出所有收藏。 \n 太平輪所屬中聯公司的股東之一周曹裔,其子周琪敏也在海峽對岸汲汲地蒐索太平輪船難相關信息,他對台灣媒體的執著探究表示感謝,對於大陸民間、媒體甚至官方不聞不問的態度則頗有怨懟。

  • 張典婉《太平輪1949》大陸青年迴響熱

    張典婉《太平輪1949》大陸青年迴響熱

     媒體工作者張典婉在二○○九年推出紀錄一九四九年太平輪船難事件《太平輪一九四九》,書中還原太平輪的時代背景、生還者自述以及遇難者家屬的家族故事。同年還有龍應台《大江大海》、齊邦媛《巨流河》等書出版,掀起一股一九四九的出版潮。今年六月《太平輪一九四九》在大陸發行簡體字版,立刻引起廣大迴響,不僅銷量已破五萬,張典婉下半年將巡迴大陸十多個城市演講,九月還將在上海籌辦「太平輪文獻展」。 \n 對於《太平輪一九四九》引起的關注,張典婉(見左圖,本報資料照片)說:「這麼多年來我就是一個人慢慢尋找,不過一路上很多天使,在大陸的迴響,更推動我往前行。」 \n 張典婉說,讓她訝異的是,《太平輪一九四九》在台灣的新書發表會,來的多是上一輩的老伯伯,但在大陸吸引的卻是大批高中、大學生等年輕人。「『一九四九』對大陸來說是新的詮釋,這些年輕讀者多半讀過了《巨流河》,對歷史的喜好超出我想像,會問我台灣軍人家庭如何看待蔣家政權、一九四九的局勢等兩岸差距的問題。」 \n 《太平輪一九四九》簡體版增補三萬字內容,收錄去年五月她為遇難者家屬舉辦的海祭實況、新找到的線索與採訪。因這本書中不談政治、著重小人物的故事,所以沒被刪節,出版社是剛推出齊邦媛《巨流河》的北京三聯出版社。 \n 她回想,當年這本書在台灣曾被九家出版社拒絕,原因不外「題材太沉重、讀者沒興趣」,讓她幾乎放棄。後來終於出版,也因那股一九四九出版潮,張典婉出書後也受到兩岸關注,並因此牽起多方網絡,聯絡上太平輪事件中年紀最輕的生還者、現年八十四歲的王兆蘭,以及兩岸三地甚至紐約的遇難者遺族,促使她想用版稅做更多事。 \n 因此,二○一○年張典婉推動成立「太平輪紀念協會」,同年五月廿五日在浙江外海失事地,舉行海上聯合弔祭儀式,邀集來自大陸、台灣、澳門的卅多位遇難家屬齊聚,並促成王兆蘭、葉倫明這唯二在世的太平輪生還者首度相見。當船航行到白節山燈塔,也就是當年沉船處,在場者莫不悲泣掩面,在這樣的悼念中撫慰了塵封多年的傷痛。 \n 太平輪的話題發燒,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導演吳宇森將在年底開拍以太平輪為題材的電影,由大陸男星張涵宇、韓國女星宋慧喬主演。張典婉表示,吳宇森沒跟她聯繫過,但她對太平輪事件改編成影視樂觀其成,她也呼籲:「就算不是根據我的書改編,也一定要尊重亡者及其家屬。」

  • 張桂英後人何在 太平輪協會呼喚

    張桂英後人何在 太平輪協會呼喚

     太平輪紀念協會於5月下旬,由太平輪紀念協理副理事長張昭雄,結合了兩岸三地太平輪受難家20多人,遠赴舟山群島白節山海域的太平輪失事地點,舉行61年來首次海祭。在簡單卻莊嚴的儀式下,完成太平輪天人團圓的首部曲。 \n 海祭之前,並至舟山群島長涂島尋訪當地東劍村老漁民,走訪61年前東劍村民,紀錄了他們與太平輪受難者的溫暖記憶。據70多歲的老漁民陳遠寬回憶:太平輪事發那年,他的父親與村民在大年初二出海補漁,在海上救起一名年約30多歲,捲髮,身著高根鞋的女子,尚有呼吸、體溫,身上並有姓名「張桂英」的證件,經村民救起後,旋即以棉被裹身送回村落,生火爐替她保持體溫,但是村中地處偏遠,缺乏醫療設施最後不治。 \n 陳遠寬父親就把張桂英埋在遠大海的港口山坡地,為她立了一墳,旁邊並有一座漂流無名屍骨,並列遙望大海與回不去的家。陳遠寬父親於去年離世,離世前矚付陳遠寬要找到張桂英家人,讓張桂英回家。 \n 今年4月份陳遠寬在報上謮到太平輪紀念協會,要在5月份為太平輪受難者舉辦61年來首次海祭,輾轉與太平輪紀念協會連絡,太平輪紀念協會成員洪慧真與張典婉等在海祭前走訪長涂島,經過多次渡輪、攀岩、長途跋涉,並由陳遠寬引導下在張桂英墓前祭拜,並應允希望找到張桂英家人。 \n 太平輪紀念協會成員,比對當年剪報名單與上海檔案館--中聯公司購票名單,並未發現張桂英的名字,依此判斷張桂英是另謀其他管道上船的乘客,太平輪紀念協會委由長天傳播太平輪紀錄片製作小組製作了一支「為張桂英尋找回家的路」短片,為張桂英尋訪後人。

  • 兩岸大搜索 為太平輪倖存者尋根

     太平輪紀念協會16日發起太平輪二部曲:為張桂英尋找回家的路,為這位在太平輪船難中客死異鄉的張桂英找尋鄉根,並盼經由兩岸三地的華人擴大搜尋,藉由他們的口述或記憶拼湊起1949年的海上沉船遇難事故。 \n 61年前發生在舟山群島白節山海域的太平輪沉船事件,造成千餘人罹難,其中張桂英漂流到長涂島上,當時陳遠寬與他父親救起她,陳遠寬表示,當時張桂英尚有呼吸,無奈島上醫療設備落後,無從搶救,遂照父親叮嚀,將張桂英葬於島上。陳遠寬父親臨終前,囑咐他要找到張桂英家人,讓張桂英能回家。 \n 今年5月25日,首次太平輪的海祭活動經過兩岸的報導,讓陳遠寬與太平輪紀念協會牽起了線,兩方聯絡之下,張桂英的故事才就此公開,也因此讓太平輪紀念協會策畫起第二部曲,希望替這些人找到回家的路。

  • 紀念太平輪 兩岸聯合海祭

     沉沒一甲子的太平輪未被後人淡忘。太平輪紀念協會昨日乘船出海,前往1949年出事地點憑弔千餘位亡靈,該會副理事長張昭雄表示,明年他們將再舉辦紀念活動,緬懷先人。 \n 在浙江省舟山嵊泗縣政府協助下,太平輪紀念協會昨日清晨7時,搭乘租來漁船抵達當年沉船處─白節山燈塔附近停錨,舉行海上聯合弔祭儀式。 \n 此行共有來自兩岸四地30餘人,包括2位當時倖免於難的生還者:83歲的王兆蘭和90歲的葉倫明,以及當年罹難者遺屬族人,他們在哀傷的氣氛中,向死難者訴說61年來的思念,並在憑弔結束前,將象徵當時罹難人數的1千朵白菊花拋入大海。這是兩岸首度合祭太平輪千餘名死難者公開儀式。 \n 張昭雄指出,太平輪原只能載運800人,但因時局緊迫超載上千人,很多死者家屬當年都不敢說出實情。他說,這次紀念活動一波三折,23、24日都因風浪太大無法成行,他很感謝大陸方面派出一艘軍艦全程護航,而且還有醫師隨船照料年事已高的成員。 \n 《南方都市報》日前報導,海祭發起人太平輪紀念協會祕書長、《太平輪1949:航向台灣的故事》作者張典婉指出,太平輪沉沒事件,發生於1949年1月27日,當時正值國共內戰,中聯輪船公司的太平輪因超載又夜間航行,於上海開往基隆途中,在舟山群島海域的白節山附近與一艘載著2700噸煤礦及木材的建元輪相撞沉沒,船上932人罹難。 \n 她表示,因船上嚴重超載,所以實際死者達千餘人。罹難者中不乏有名望、富商級人物,包括赴台為國立音樂院尋覓校地的音樂家吳伯超、前遼寧省主席徐箴、名球評張昭雄之父、和刑事鑑定專家李昌鈺之父等人。

  • 苦等一甲子 太平輪受難家屬首次海祭

     經過一甲子期待,太平輪受難家屬昨上午夙願以償,首次在太平輪失事海域舟山群島附近舉行海祭。家屬表示,太平輪船難是時代悲劇,希望兩岸未來不再有戰爭,慘痛歷史不再重演。 \n 一九四九年元月國民黨內戰失利,一艘從上海搭載近千名乘客的太平輪,趁夜駛往基隆,不料在舟山群島嵊泗縣白節山島附近海域,撞上貨船沉沒,除卅六人生還外其餘全部罹難。國際知名刑案鑒識專家、「神探」李昌鈺父親,是罹難者之一。 \n 作為「太平輪紀念協會」首席顧問,李昌鈺說,他希望明年也能參加海祭。這次海祭活動由太平輪紀念協會發起,受難(台籍)家屬張昭雄擔任團長,成員卅位,五名來自台灣,其餘為大陸籍民眾。 海祭活動始於昨上午七時,受難家屬登上租來的漁船,由舟山市嵊泗縣啟航,約一個多小時抵達太平輪失事海域。卅名受難家屬難掩心中悲痛,並向大海投放一千朵白菊花,以紀念近千名罹難者,隨即唸祭文。儀式簡單,卻不失隆重。 \n 張昭雄接受電話採訪時說,安排聯繫海祭活動期間,舟山市台辦和嵊泗縣台辦居中協助,大陸當局派出一艘海監船隨伴航行,並有兩名軍醫隨行,擔心浪高船險,以防不測。整個過程由台灣長天傳播拍成紀錄片。 \n 第一個心願達成,下一步協會計畫把位於基隆海軍營區的太平輪紀念碑遷移他處,以便受難家屬方便進出。

  • 太平輪受難家屬成立紀念協會

    太平輪受難家屬成立紀念協會

    經過一甲子的悲傷,太平輪受難家屬昨成立紀念協會,計畫在今年清明前後,組團前往舟山群島憑弔其受難親人,進行首次海祭儀式。這個被稱為東方「鐵達尼」號的船難事件,是國共內戰悲劇下的縮影,受難家屬希望經由協會,凝聚大時代的離散記憶,期待歷史不要重演。 \n一九四九年元月,國民黨因徐蚌會戰失利,情勢告急。農曆除夕當天(一月廿七日),一艘從上海搭載近千名乘客的太平輪,趁夜急速駛往基隆港,沒想到在舟山群島白節山島附近海面,撞上貨船建元輪而沉沒,除卅多人被大英國協澳洲軍艦救起,其餘全數罹難,舉國震驚。 \n受難家屬張昭雄說,成立「太平輪紀念協會」的目的,是要凝聚受難家屬,擴大尋找一九四九年前後華人的離散記憶,協會規畫今年清明前後,組團到太平輪出事地點海祭親人,此前家屬已和大陸涉台人員溝通,希望對方能協助出海成行,最後在當地也能設立紀念碑。 \n由於太平輪紀念碑座落基隆海軍營區,進出不便,受難家屬擬以協會名義,向有關單位申請遷移紀念碑於港口他處。除此,協會將推動每年一月廿七日訂為「大移民紀念日」,既能撫慰百萬移居台灣者的心靈,又可促進族群融合。

  • 太平輪船難一甲子 紀念協會正式成立

    60年前的1月27日,從上海開往基隆的太平輪,滿載千名乘客,在舟山群島附近發生船難,僅有36人存活;60年後的這一天,太平輪紀念協會正式成立,上午並有20多位太平輪的受難家屬以及促成太平輪紀念協會的相關人士,一同在基隆東16號碼頭,舉辦了2010年的太平輪事件追悼會。 \n太平輪事件在沉寂了幾十年後,近年重新引發各界關注的目光。從2005年的《尋找太平輪》紀錄片,到2009年《太平輪一九四九》一書的出版,再至如今太平輪紀念協會的成立,紀錄片導演洪慧真和《太平輪 一九四九》書籍作者張典婉都認為,太平輪事件記憶蒐全才只是開始而已。如《太平輪一九四九》自去年出版後,陸續接到來自上海、海南與美國等地傳來的訊息,於是更多悲歡離合浮現,其中不乏許多長者主動連繫,期待能記錄下個人重要的生命故事。 \n《太平輪一九四九》一書去年10月甫出版一個月即銷到七刷,作者張典婉也是太平輪紀念協會的重要推手之一,她耗時多年採訪船難生還者、遺腹女、船公司員工後代等,受難者家屬如知名球評張昭雄、刑案鑑識專家李昌鈺、知名音樂家吳漪曼、回教聞人常子春等,以及因錯過船班而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等等。張典婉的母親也是搭乘太平輪來台,只是並非遇難的那艘。她在成立記者會上表示,已經發願將本書版稅捐出,做為日後太平輪紀念協會工作的基金。 \n太平輪紀念協會由太平輪受難家屬與長期以來高度關注太平輪事件史料的人士組成,未來將持續關懷太平輪歷史事件,並擴大尋找1949年前後,國共內戰所造成的離散故事,協助完成口述,建立個人生命與家族播遷的歷史檔案。協會成立後,首要工作是希望在今年清明前後能至舟山群島太平輪海難現場舉辦61年來的首次海祭。另外,協會也將大力推動太平輪紀念碑遷址,希望能以地景藝術的方式,呈現歷史深沉的一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