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太監治國的搜尋結果,共03

  • 派口譯哥駐美領27萬高薪 蘇宏達酸蔡政府心腹治國

    派口譯哥駐美領27萬高薪 蘇宏達酸蔡政府心腹治國

    外交部長吳釗燮日前在立法院證實,「口譯哥」趙怡翔將外派駐美代表處擔任政治組長,打破外交部的慣例,月領近27萬高薪引發外界議論。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講座教授蘇宏達今表示,這樣的派遣讓他想起了古代的太監文化,並且痛批「蔡政府太監治國,不僅傷害了國家利益,更是大開民主倒車!」 \n蘇宏達拍攝影片表示,宣布要派趙怡翔擔任駐美代表處相當於十二職等的政治組長,這個消息引起大家驚訝,蘇宏達解釋,因為我們文官體制中只有十四個職等,十二職等是非常高的位子,如果趙怡翔是個優秀的年輕人,政府應有系統有階段的培養他,讓他先擔任一個秘書、再回來當科長、再出去當副組長,向前輩學習,一步一步地把他訓練成一個好的外交人才。 \n蘇宏達說,培養外交官的方式,是三年六年的輪調制,即進入外交部後,就是三年在國內,六年在國外,然後再三年在國內,再六年在國外,經過不斷的來回和歷練,然後我們就可以培養出位非常優秀的大使。而之前我們知道的蘇啟誠處長,就是經過二十多年的歷練,才擔任到十二職等的處長。 \n蘇宏達說,我們駐華府的政治組組長,他所交往的對象都是國務院的高官、都是國防部的高官,他要能夠談判,要知道整個美國的生態,這(對口譯哥來說)顯然是不可能的。 \n他表示,這樣的派遣讓他想起了古代的太監文化,為什麼古代那麼多的皇帝會派身邊的太監去監軍、去押糧、去收稅?因為皇帝不相信那些科舉考上的大臣,只相信身邊跟他朝夕相處,將他服侍地服服貼貼的太監。最後愈來愈多的太監做了官,去領了軍、去押了糧,他們效忠的對象是個人而不是整個國家。蘇宏達說,今天更可怕,他看見我們「正走向亡國的太監文化」。 \n蘇宏達提出質問,「我們難道要讓這種太監文化繼續腐蝕我們的文官制度,讓到處都充滿了這樣的太監,只對一個黨一個人效忠,而不是顧及整個國家,這實在讓人非常擔心」。他更痛批,「蔡政府太監治國,不僅傷害了國家利益,更是大開民主倒車!」 \n蘇宏達提出建議,所以現在要盡快限縮政治任命的範疇,鞏固我們的文官制度,也就是把當初民進黨通過的擴大政治任命的條例《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修回來,改為限制政治任命的條例,讓我們的文官制度得到鞏固,讓優秀的外交官得到歷練,這才是國家長遠發展之計。 \n

  • 最荒唐王朝 滿朝文武除了皇帝竟全是太監

    中國歷史上,從來就不缺乏太監霸權作亂的例子,秦國有趙高謀權篡位,明朝有魏忠賢結黨營私,這些都是君主被宦官所控而造成的荒誕之象。而中國歷史上,還有一個更荒誕的王朝是,因為君主對臣子的猜忌,而把所有大臣變成太監,滿朝文武除了龍椅之上的帝皇,竟然是再無一個身心健全的男子。 \n \n南漢王朝就是人們常說的南越國,位於現在的廣東、廣西兩省及越南北部。南漢乾和十六年,西元958年,中宗劉晟駕崩後,其子劉鋹於即位,改元大寶,史稱南漢後主。劉鋹不會治國,朝中政務皆委諸太監龔澄樞及女侍中盧瓊仙等人。當時,後宮的宮女也可以任命為參政官員,其餘官員只是聊備一格而已。劉鋹又認為群臣都有家室,會為了顧及子孫不肯盡忠,因此只信任太監。朝中大臣必須閹割後才會被任用,以致於一度朝中太監高達二萬人之多。 \n \n據《十國春秋》記載:「帝性愚,以群臣自有家室,顧子孫不能盡忠,惟宦者親近可任,至群臣欲進用者俱自閹,然後用。」這意思就是說,劉鋹認為朝中群臣拖家帶口顧忌太多,不能一心一意為朝廷盡忠,只有太監客人信任。因此,群臣要想得到重用只有自己被閹割。在劉鋹執政的二十三年裡,從龔澄樞等高層官員,到衛源基等基層小吏,幾乎全被閹過。後來,發展到凡是讀書的士子中了進士、狀元,皆要先閹割了,然後任用。即便是和尚道士,劉鋹想與其談禪論道,也要先閹割了才允許其進宮。於是,南漢不僅朝堂之上站的是太監大臣,而且民間也有許多的被閹割之人,幾乎成為閹人之國。時人稱未受閹割之刑的人為門外人,而稱已閹割者為門內人。 \n \n由於劉鋹重用閹人,事事都惟內宮之言是從,有的太監便趁勢作亂。其時太監陳延壽原是個無賴之徒,後來因姦淫婦女被下了蠶室,便進宮內充當一名內侍。因他性情靈巧,善於趨承,慢慢獲得了劉鋹的信任。陳延壽想邀取劉鋹的寵幸,便將女巫樊鬍子舉薦進宮內。樊鬍子以送神請仙,畫符咒水來騙錢謀生。她自稱奉了玉皇大帝的使命,特來輔佐劉鋹削平四海統一天下,弄得劉鋹一時半信半疑。 \n \n這個女巫頭戴遠遊冠,身穿紫霞裾,腰束錦裙,足登朱紅履,打扮得不僧不俗,不男不女,做出玉皇大帝附體的樣子,胡言亂語說劉鋹本是玉皇大帝的太子下凡,來掃平諸國,統一天下。且命樊鬍子、盧瓊仙、龔澄樞、陳延壽等降臨人世,輔佐太子皇帝,這四個人皆是天上神聖,偶然不慎犯了什麼過失,太子皇帝也不得加以懲治。劉鋹忙俯伏在地,誠惶誠恐地不住磕頭。從此宮中都稱劉鋹為太子皇帝。 \n \n劉鋹也自以為是玉皇大帝的太子降凡,因此有恃無恐,愈加暴虐起來。劉鋹經常出外微行,有時帶一二個內侍,有時獨自一人至街市中亂闖。酒店、飯館、花街柳巷,無處不到。倘若倒楣的百姓遇見了他,偶有一二句言語不謹慎,觸犯了忌諱,或是得罪了他,頓時便命衛士捉進宮去,剝皮剔腸,鬥虎抵象,活活地送了性命。當時南漢的百姓,偶然見到陌生人,便懷疑是皇帝來了,一齊張口結舌,連話也不敢多講。 \n \n當時,劉鋹十分寵愛一名波斯女子,經常與之淫戲於後宮,叫她為「媚豬」,而自稱「蕭閒大夫」。這名波斯女子豐腴美艷豐,曲盡房術,床笫之間有不可言傳的妙處,把劉鋹弄得神魂顛倒,大加寵愛。因其膚色黑而體態肥,便賜號為「媚豬」。媚豬又選擇宮中體態風騷的宮女九人,盡傳她的房中術,隨自己一同去服侍劉鋹。 \n \n劉鋹一時淫慾大發,一一寵幸之後,便將九人各賜封號:一個高大肥胖的,稱作媚牛;一個瘦削雙肩的,稱作媚羊;一個雙目盈盈如水的,稱作媚狐;一個雙乳高起如楊貴妃的,稱作媚狗;一個香喘細細、嬌啼婉轉的,稱作媚貓;一個額廣面長的,稱作媚驢;一個雪膚花貌,水肥玉骨的,稱作媚兔;一個喜嘯善援的,稱作媚猿;一個聲如龍吼的,稱作媚獅。以媚豬為首,總稱為十媚女。 \n \n劉鋹如此奢侈無度,荒淫無恥,不久南漢府藏已空虛。劉鋹便增加賦稅,凡邑民進城的,每人須輸納一錢。瓊州地方,斗米稅至四五錢。每年的收入,都做了築造離宮別館及奇巧玩物的花費。宦官陳延壽製作諸般淫巧,日費數萬金。陳延壽勸劉鋹除去諸王以免後患,於是劉氏宗族被屠戮殆盡。舊臣宿將非誅即逃。以致朝堂上官員一空,只剩下了龔澄樞、陳延壽和一班太監執政。所以,當北宋的大軍前來討伐時,劉鋹束手無策,不得不乞求投降。南漢自劉隱據廣南稱帝,至劉鋹降宋亡國,僅僅只有六十五年時間。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揭秘:為什麼南漢這些朝廷官員要瘋狂自宮?

    中國五千年多年的歷史長河中,歷朝歷代的「怪事」還真是無奇不有。五代十國期間,有個在割據的群雄中,佔據兩廣地區的小朝廷——南漢。南漢這個短暫的王朝,有著一條奇葩的為官規律:除皇帝以外的管理者上至宰相、下至地方縣令全是太監。南漢皇帝劉岩,祖上本是河南上蔡人,在廣東任封州刺史,乘唐末之亂,割據一方,到劉岩時便稱起皇帝來,建都在廣州,稱興王府。 \n \n這個劉岩為了鞏固統治地位,創造了種種酷刑,有灌鼻、割舌、支解、炮炙、烹蒸諸法,把犯人放入毒蛇群中,甚至用沸水把犯人燙爛皮膚以後,再放在太陽底下曝曬,灑上生鹽,讓全身糜爛,久久才死。真是駭人聽聞。但這個暴君,卻別出心裁,發明一套「治國」理論。宮裡有太監,並不稀奇,據史料載,早在殷商時就有太監了。太監本是皇帝怕宮裡的奴僕偷情,給他戴綠帽子而採取的絕對安全的措施,連根除掉。但劉岩認為一般人都有妻兒子孫,既有妻兒子孫,便有私心,就不能全心全意為皇帝辦事。因此他認為只有太監才最可靠,因為太監沒有「家室之累」,用不著照顧家庭妻兒子孫,必然全力效忠皇上。根據這套理論,他便專用太監主持國政,並把這套重要理論傳給子孫。 \n \n他的孫子劉鋹,認真學習這套「理論」,並且有所繼承和發展,竟然作出這樣的規定:凡是朝廷任用之人,不管他是進士還是狀元出身,一律先要閹割,才能當官。《十國春秋》有這樣一段記載:「後主(劉鋹)信任宦者,凡群臣有才能及進士狀頭,或僧道可與談者,皆先下蠶室(閹割的地方),然後得進。亦有自宮(自行閹割)以求用者。亦有免死宮者。由是閹人十倍於乾和(南漢中宗年號)時。」可以想像,滿朝文武上下,盡是「望之不似人身,相之不似人面,聽之不似人聲,察之不近人情」唐甄《潛書》半男半女,半陰半陽,半人半鬼的傢伙,連左右的和尚、道士也都是太監,中了狀元之後,也要變成太監,這真是極天下之怪事。 \n \n那麼多的進士狀元,不顧斷子絕孫,忍痛自宮,以圖進仕。據《通鑑綱目》說,當時南漢「宦者近二萬人」。這個小朝廷太監數量如此之多,遍及社會上層。但不管後主劉鋹怎樣發揚光大劉岩的重要理論,也逃不脫王朝煙飛灰滅的下場。宋開寶四年(即南漢大寶十四年,971)宋兵攻占廣州城破之前,劉鋹又聽從了太監龔澄樞的話,把南漢宮殿全燒了。本來宋軍攻進南漢都城,都準備發筆小財,竟然把財寶全燒了。還好劉鋹沒被先入城的將士所殺,撿回了一條性命。趙匡胤聽說是劉鋹下令燒了宮殿,大怒,甚至想殺了劉鋹。劉鋹連忙解釋說:「我從小就即位,一點也沒權力。其實事情都是龔澄樞等宦官說了算。這南漢真正的主人是龔澄樞。」趙匡胤終於還是沒有殺劉鋹。但是南漢的太監們,該是付出代價的時候了,下令斬閹工五百餘人。南漢滅亡了。 \n \n南漢(917年-971年)是五代十國時期的政權之一。位於現廣東、廣西兩省及越南北部,面積約80多萬平方公里。唐朝末年,劉謙任封州(現廣東封開)刺史,擁兵過萬,戰艦百餘。劉謙死後,劉隱繼承父職,逐步統一嶺南,進位橫海軍節度使。907年,劉隱受後梁封為彭郡王,909年改封為南平王,次年又改封為南海王。劉隱死後,其弟劉龑襲封南海王。劉龑憑藉父兄在嶺南的基業,於後梁貞明三年(917年)在番禺(今廣州)稱帝,改廣州為興王府,國號「大越」。次年十一月,劉龑改國號漢,史稱南漢,是為南漢高祖。971年為宋朝所滅,歷四帝,五十四年。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