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失落十年的搜尋結果,共27

  • 全球經濟 恐陷失落十年

    全球經濟 恐陷失落十年

     世界銀行6日發布半年一度的《全球經濟展望》,警告疫情帶來不確定性促使貿易與投資銳減,加上教育中斷恐妨礙勞動生產力成長,導致全球經濟陷入「失落十年」的可能性攀升。 \n 此外,世銀預估,全球經濟歷經2020年萎縮4.3%後,2021年可望反彈成長4%,較上次預測下修0.2個百分點,顯示疫情捲土重來與各國重啟封鎖措施帶來的影響。 \n 世銀表示,若各國控制疫情並加快疫苗施打,全球經濟2021年最好情況可能成長近5%。但若疫情持續升高、疫苗接種速度緩慢,那全球2021年經濟可能僅擴張1.6%。 \n 早在疫情爆發前,世銀便基於人口老化與生產力成長放緩理由,預估未來10年(2020~2029年)全球經濟成長恐放緩,潛在成長率由上個十年的年均成長2.5%下滑至2.1%。該機構周二將此預測下修至成長1.9%,理由在於疫情衝擊。 \n 世銀調降多數先進國家的經濟成長預測,美國2021年成長率由上次預估的4%下修至3.5%,歐元區成長率由4.5%下調至3.6%,日本則預估成長2.5%。 \n 新興經濟體2021年經濟成長率則從上次預估的4.6%上修至5%,主因在於中國大陸表現拉抬。大陸是2020年唯一經濟免於萎縮命運的主要經濟體,世銀預估該國2021年經濟可望成長7.9%。世銀公平增長與金融制度代理副總裁高斯(Ayhan Kose)表示:「除非各國政府祭出實質性改革,否則未來10年全球經濟成長將令人失望。」 \n 世銀亦下修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預測,這些國家2020~2029年經濟預估年均成長3.3%,低於該機構疫情前預測的4%與上個十年年均成長5%。高斯表示,各國政府必須積極作為、因應疫情衝擊,而非空等所有人接種疫苗、期待失落十年不會發生。

  • 巴菲特「被退休」背後:伯克夏經歷失落的十年

    巴菲特「被退休」背後:伯克夏經歷失落的十年

    「股神」華倫·巴菲特最近再次「被退休」,儘管巴菲特助理博薩內克(Debbie Bosanek)立刻予以澄清,但傳聞出現的時刻耐人尋味。 \n \n巴菲特長期價值投資的理念幫助波克夏公司持續以優異的業績回報股東。然而今年以來,波克夏的股價表現卻令人失望,截至24日收盤,波克夏A類股年內下跌19.7%,同期標普500指數下跌3.1%,包括投資西方石油、拋售航空股等決定也讓外界產生了是否廉頗老矣的擔憂。 \n \n從1965年成立以來,波克夏在過去50多年歷史中的市值年化增長率為18.8%,同期標普500指數的回報率為9.7%,表現無可挑剔。 \n然而從2009年至2019年,或者說在美國最近一輪牛市中,波克夏的股價表現已經不及同期標普500指數的回報了。具體而言,過去10年標準普爾500指數ETF的復合年增長率為13.5%,而波克夏的復合年增長率為9.7%。如果投資者2009年初投資指數基金SPY 1萬美元,市值將增至42415美元,相比之下,投資波克夏的市值僅增長到28871美元。 \n \n如果從年份具體分析,波克夏業績超過標普500指數的情況略多,但整體收益卻出現了倒掛,其中的原因是投資回報率不再優勢明顯,例如波克夏在2009年和2019年落後指數超過20個百分點,相對而言,在業績表現最好的2014年,其超額回報率為13.3%。 \n \n造成波克夏業績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n \n首先,波克夏持倉對科技股的「冷漠」是重要因素。在過去的十年裡,以FAANG為代表的科技股一直是股市上漲的最大推動力。即使今年遭遇了疫情衝擊,那斯達克指數也是三大股指中唯一收復年內失地刷新歷史新高的指數。 \n \n相較而言,巴菲特對銀行股非常執著。巴菲特說:「銀行業是一個好行業,如果你在資產方面不做蠢事的話。」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對銀行股業績的衝擊正成為中短期內股價走向的隱患,奧本海默銀行分析師科托夫斯基(Chris Kotowski)在報告中指出,疫情引發的經濟動盪衝擊並未完全顯現,正如聯準會2019年壓力測試在「嚴重不利」的經濟情景中預測的那樣,大行增加壞賬撥備可能只是序曲。 \n \n雖然波克夏組合中的第一重倉股是蘋果公司,但巴菲特此前傾向於將它視為消費品企業,而不是一家科技公司。出於對有護城河的消費企業偏好,波克夏長期持有可口可樂和卡夫亨氏等公司股份,雖然這些仍然是響噹噹的品牌,但顯然當前的消費者和市場喜好已經發生了改變。 \n \n其次,在過去十年裡,長期的低利率環境降低了融資成本,對沖基金可以利用槓桿擴大在一級和二級市場的參與。因此,波克夏的競爭更加激烈。在過去,巴菲特可以投資優質企業的高息優先股,然而這樣的交易現在很難達成。 \n \n放在過去,目前疫情導致的危機或許對巴菲特而言會是一個機會,因為波克夏擁有超過1300億美元的巨額資金。2008金融期間,波克夏進行了多筆收益頗豐的戰略投資,其中包括對高盛、美銀和通用電氣的大額注資,以及對哈雷戴維森、蒂芙尼和USG等公司的小額入股。在所有這些案例中,這些公司都與波克夏接洽,這也是巴菲特長期以來的做法,即等待賣家報價,而不是主動尋找。 \n \n但在此次的危機中,賣家沒有排隊「登門」,因為聯準會及時採取了救市行動。巴菲特的老搭檔芒格曾表示,電話鈴聲並沒有響起,企業都在與政府談判,他們沒有給華倫打電話。伴隨著近期全球市場在貨幣流動性支持下水漲船高,擁有大量現金的波克夏沒有太多合適的標的。 \n \n美國匯盛金融首席經濟學家、紐約大學教授陳凱豐在採訪時說,相信波克夏的併購嘗試還是在做的,不斷在尋找中,更多的是在等待時機。巴菲特在股東信中給出了三個標準:首先,淨有形資本必須取得良好回報;其次,必須由能幹而誠實的管理者管理;最後,必須價格合理。 \n \n其實,近年來波克夏的不少投資選擇並不理想。去年,巴菲特向西方石油公司投資100億美元,為收購阿納達科石油公司提供資金,卻遭遇今年能源價格暴跌。2015年,波克夏收購飛機零部件以及能源生產設備製造商Precision Castparts ,然而自2017年以來,航空業一直處於低迷狀態。此外,卡夫亨氏踩雷,過早清倉航空股、減持銀行股的交易也打擊了市場的信心。 \n \n最近兩年「股神」錯過了兩次股市崩盤。在2018年第四季度,美股一度距離熊市一步之遙,巴菲特並沒有出手,今年一季度在美股經歷熔斷和恐慌中,波克夏選擇了減持,並在隨後4月航空股股價大幅下挫時清倉出手所有航企持倉。連美國總統川普對此都評價道,「股神」巴菲特「一生都是對的」,但在拋售航空公司股票上卻犯了一個錯誤。 \n \n與12年前高呼「買入美國」相比,巴菲特在今年的市場動盪中並沒有出現大手筆的投資行動,也引發了不少「廉頗老矣」、為何沒有選擇「別人害怕時我貪婪」等質疑。 \n \n知名基金經理、費雪投資公司(Fisher Investments)創始人兼CEO費雪(Ken Fisher)甚至直言,「股神」可能是由於上了年紀。和其他著名投資者一樣,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得更加謹慎,進入了一個相對不活躍的階段。巴菲特「信徒」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上月拋出了他持有的波克夏股份,稱潘興廣場基金比波克夏資金處理「更靈活」。 \n \n陳凱豐對記者分析,巴菲特很謹慎,不太願意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抄底,一方面是因為保險公司賠付壓力較大,需要比金融危機期間保留更多的流動性。他確實是看好美股,由於美股暴跌之後,他想買的時候聯準會開始注入流動性,導致美股出現一波30%以上的漲幅,基本導致他想買的「便宜貨」已經消失了。 \n \n事實上,雖然踏空航空股,波克夏並未錯過3月以來的反彈行情,結合波克夏一季度末持倉及二季度股價表現來看,蘋果公司、美國銀行等「重倉股」已為其貢獻超400億美元投資收益,收復了一季度留下的大部分失地。巴菲特在今年的股東信中也建議投資者專注於企業經營利潤,忽略季度和年度投資損益。 \n \n伯恩斯坦(Bernstein)歐洲量化策略主管詹金斯(Inigo Fraser Jenkins)將近年來價值投資策略表現不佳歸咎於有效市場和低利率環境。如果從回報率來看,價值投資最好的年景可能已經過去了,重塑輝煌往往需要更多的時間。 \n \n《巴菲特超越價值》作者簡恩(Prem Jain)則認為,如果置於長期視野下,價值投資可能就是「戰無不勝」的,但在某一個時期,它顯然未必如此,這就更需要有足夠的耐心。價值投資策略絕非能夠立竿見影,需要充分的時間進行醞釀和發酵。研究表明,在市場下跌週期,價值投資的作用比較明顯,但在上漲週期,價值投資的表現也並沒有比其他投資策略差很多,許多價值投資者長期以來的投資收益可以直接驗證這一點。

  • 《金融》新冠疫情經濟土石流後 世界金融地貌「日本化」

    2020新冠疫情像場經濟土石流,災情後,全球金融會呈現怎樣的地貌?又會帶來怎樣的後果?瀚亞投資(新加坡)投資方案長Kelvin Blacklock認為,這波疫情會帶來世界「日本化」,也就是債券殖利率穩步下跌,且維持低點。日本在1990年進入「失落的十年」,經濟開始低度成長,最終導致1997年銀行危機,其他已開發國家在2008年經歷了金融危機,在這兩種情況下,債券殖利率皆在下跌趨勢,相較於日本,已開發國家殖利率的下跌速度更快。 \n \n 瀚亞投資(新加坡)投資策略長Ooi Boon Peng表示,近期貨幣寬鬆政策使得市場流動性充沛,然而由於疫情降低消費需求,加上近期油價下跌和勞動市場膨脹,預料通膨下降,導致利率也將明顯低於先前水準。在流動性充裕但低利環境下,大量資金將會開始尋找穩定報酬跟息收機會。 \n Kelvin Blacklock指出,新冠肺炎所造成多國封鎖,加速科技創新變革,更導致人類行為出現某些永久性變化,例如線上娛樂、工作、學習和購物新模式應運而生,科技突破者將持續受益。同時健康護理產業亦因疫情爆發而受惠,隨著經濟重啟階段,消費相關和循環性類股自然為新興市場帶來新商機。 \n 綜觀各地區股市,美股股價淨值比(P/B)目前來到「高價區」,但總統大選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加劇市場動盪;另一方面,亞股展現投資吸引力,MSCI亞太股票(日本除外)估值接近歷史低位。瀚亞研究團隊透過新研究工具跟方法,發現目前韓國、台灣和中國大陸市場有許多具吸引力的股票。 \n Ooi Boon Peng認為,現在可以適度買入亞洲與新興市場貨幣,主因貨幣流動性已注入於全球股市、對於信用債市和新興市場貨幣都有所提振,尤其中國經濟復甦率先捲土重來,為亞洲貨幣帶來了正面效應。但是長遠來看,新興市場貨幣通常相對於美元遭到低估,亞洲和新興市場貨幣的持有人仍得做好心理準備,面對市場波動。 \n 整體來看,瀚亞投資建議,投資人面對低殖利率的環境,未來全球市場將變得更具挑戰性,必須做好資產分配和多元配置;樂觀看待報酬率較高的美國科技股、估值便宜的亞洲股票,以及經濟環境與殖利率較佳的亞高收益債券。 \n \n

  • 疫情加暴亂 美國恐陷入「失落十年」

    疫情加暴亂 美國恐陷入「失落十年」

    目前美國不但處於經濟低迷的狀態,社會更是大規模的騷亂,讓美國的經濟更加的窘迫了。今年以來,美國受到疫情的影響,美國的經濟嚴重下滑,而由於經濟的不景氣,導致大規模的企業紛紛破產,更是讓許許多多的民眾紛紛失業,以至於成了自經濟大蕭條時期以來,失業率最高的一年。目前趨勢看來,美國恐陷入「失落十年」景況。 \n \n而這引發的後果就是,GDP的嚴重下挫,根據美國預算辦公室在6月1日發佈的數據顯示,預計未來的10年內,美國的名義GDP較之1月份疫情開始前初步預計的減少了5.3%,而預計GDP損失規模將高達15.7兆美元,雖然後續又修訂完雖然沒有預計的那麼高,但是仍舊比正常時期降低了3%,而損失的規模還是不小達到了7.9兆美元。 \n \n這意義代表著未來10年內,美國的GDP可能恢復不到之前的正常成長水平了,並且經濟能不能復甦還是一個未知數,如果不能快速恢復,那麼其損失的美國GDP的規模還會在現在損失的狀態上繼續增加。 \n \n根據聯準會方面的報告,如今2季度美國經濟的跌幅能達到20%到30%之間,而其他機構對於美國經濟2季度的GDP預計更加的絕望,有的例如亞特蘭大聯儲預計美國第二季度的跌幅已經達到了51.2%。 \n \n按照去年的數據美國第二季度的名義GDP為5兆3609億美元,如果真的損失高達50%,那也就是美國將損失高達2.5兆美元的GDP了,這也已經超過了大陸和日本兩個手持美債的總額了。 \n \n這個損失對於目前的美國來說可謂是損失夠大了,要知道美國接下來準備的一個經濟刺激的計劃也才3兆美元而已,雖然說有聯準會為之來買單,但是如果不加限制的繼續將美元流入市場,或許會導致美元的加速下跌。 \n \n而美元的國際地位如果真的一蹶不振,將對美國的經濟起到嚴重的影響,這也許將會是壓垮美國經濟的致命打擊吧。 \n \n但是以目前美國的狀態,如果不大規模印鈔,發放資金,美國的民眾的生活更是會進一步加劇艱難,也就相當於美國現在已經進入了一條不歸路,怎麼做都可能是錯的,但是又不得不做。 \n \n而聯準會已經要接近8兆美元的美債負債,是否真的能為美國的經濟持續買單呢?按照目前的聯準會購入美債的數字在進一步縮小來看,很難,因為現在聯準會瘋狂的購入美債看樣子已經相當於在傾盡全力在幫助美國盡快復甦了,如果美元的地位受到影響後,可能聯準會將不會再為美國經濟買單吧。 \n \n而沒有聯準會作為美國經濟的接球手,那麼美國經濟可能會隨之全方位的崩塌了。 \n \n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川普每次都要強調要盡快復甦經濟吧,但是對於目前的美國來說,不但有疫情蔓延,更有大規模的騷亂下,越來越多的企業紛紛關閉,美國經濟的復甦只能是一個未知數罷了。 \n \n而經濟不復甦,美元的地位受到影響,那麼川普的政治生涯或許也就到達邊際了,這也是為什麼美元對於國際投資者的吸引力大幅度的下滑,各國國家更是覺得手中美債是燙手山芋了。如果美國的經濟真正到哪一步的時候,或許全球都會瘋狂拋售美債了。

  • 周小川:須從失落的十年學教訓

    周小川:須從失落的十年學教訓

     大陸在面臨中美貿易戰壓力的同時,其經濟增長也日漸趨緩。對於近年來下行的經濟增速和持續上升的債務水準,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表示,大陸應從日本「失落的十年」中吸取教訓,控制未來債務水平。 \n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12日在英國智庫查塔姆社(Chatham House)演講時稱,日本曾因經濟快速發展而遭遇「失落的十年」,即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歷經長時間的經濟衰退。而如今中國的債務水平過高,可能也有類似的負債問題出現。他表示,大陸需要從歷史中吸取經驗教訓。 \n 大陸曾在經濟高速增長的時段間,追求GDP數值的增長,但如今卻身處借貸浪潮之中。新浪財經指出,大陸債務總額約為人民幣(下同)200兆元,人均負債達13.34萬元。2018年大陸的債務總額達GDP的250%,而國際貨幣基金(IMF)早前發出警告,若沒有有效的政策應對,預計到2022年,大陸的非金融部門債務總額將達GDP的290%。 \n 大陸財政部於今年「兩會」中提出多項應對措施,大陸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將於2019年減稅降費2兆元,並將財政赤字率提高至2.8%,以刺激經濟再度增長。 \n 雖然大陸官方已於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今年積極財政政策,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但大陸公司債務違約率仍令人堪憂。據金融數據供應商萬得資訊(Wind)統計,2018年大陸企業債券違約事件增至119件,是2017年的3倍以上。而國際評級機構標普在1月發佈的報告中預計,今年大陸企業的違約率將「溫和上漲」。

  • 面對失落的十年

     日前走訪日本,聽到1名日本友人提到近20年的改變。雖然近幾年日本政府大力刺激經濟,但是自進入21世紀以來,白領工作者的薪資收入成長很少,在提到加薪議題時,常常只能照顧到基層員工的基本工資,而且幅度也很有限。 \n 日本在1990年代被國際社會指稱度過失落的10年。在21世紀初,又被重複這麼形容。聽到他的陳述,我也不免惋惜,看看近期的台灣經濟數字,好像「失落的十年」這個詞也流傳到台灣來了。例如,在很多面向,像是資本市場的規模與活絡程度、薪資水準,在過去10年、甚至將近20年,都幾乎原地踏步或沒有看到太多進展。 \n 我也實際看到台灣與國外在不少領域發展的距離拉大。我們常鼓勵同仁走出去、向外看,參加國外會議或訓練,回來跟大家分享。我在同事們的報告或是聽到友人的分享中,常看到在台灣只聞樓梯響、各界大聲疾呼或充滿擔心的領域,在國外已經看到很多實踐的例子,甚至成為普羅大眾與中小學生教育的一部分,尤其是在人工智慧、機器人、大數據、量子電腦、腦部研究與認知等制訂未來競爭規則的研究、討論與應用。 \n 在社會氛圍與年輕人可施展的空間方面,差距就更大了。目前正值畢業季,媒體時有名人在名校畢業典禮的致詞。其中,最打動我的,是看到最年輕的演講人、臉書創辦人祖克伯在哈佛大學的演講。那場在戶外的畢業典禮儘管在雨中,還是有很多人穿著雨衣熱情地參加與回應。他勉勵畢業生們,作為千禧一代,不能只找到個人的目的或使命,更要彼此連結,願意投入公共事務,創造一個每個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社會才能保持進步與幸福。 \n 我的1個同事在那段時間也正好造訪哈佛,他說,在校園看到的標語、畢業生的感言、當地友人的談話,都圍繞在怎麼從自己的崗位上創造改變,讓世界更美好。他從台灣最好的商學院畢業,10年前回到台灣工作,對「失落的十年」感觸深刻。近期,他已鮮少在同儕或學校聽到、看到這樣的訊息,卻因為這樣走一趟而備受激勵。 \n 近期,有1位曾任重要政府職位的前輩寫信給南山人壽,給我們鼓勵與建言,也跟我們分享他過去的歷練。我看到他20年前戮力建言、大開大闔的風範與氣度,以及從全球局勢出發、為台灣擘畫未來,卻沒有被採用的遠見,可以想見,為什麼今天台灣會面臨這麼多發展的困境。因為在過去這一段時間,台灣沒有掌握到大勢,錯失許多機會。 \n 在思索的同時,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也要負責。因為在我們職涯成長的歷程中,也許有機會,卻沒有一樣知無不言,或是把握際遇中每一個能為台灣做更多事、培養人才的契機。 \n 失落的10年,影響究竟有多大?2007年,賈伯斯的第1代iPhone問世,多數人都還在使用Nokia。如今,不只iPhone引領風騷,蘋果電腦搭建的平台,更主宰了很多人的工作與生活,不能1天沒有它,也宰制了許多企業的生死。 \n 企業如此,至於國家的發展與影響力,落差就更大了! \n 這樣的反思,或許來得還不算太遲。每個崗位上的領導人,其實都不只是一位主管,不能只想到他處理、負責的事務,而是要用經營的心態,去思考他的每一個決策、行動可以產生的影響力。每1位菁英,也不應只從學術、專業的角度獨善其身,因為他們的投入,都會改變、幫助周遭的人。 \n 所以,對照很多人不滿現狀、對環境痛心疾首,其實大家更應該著眼於,可以如何幫助別人、改變世界,哪怕只是身邊的小事。當這樣的思維蔚然成風,連成一氣,就像祖克伯說的,創建一個有使命感的社會,世界才會更進步。 \n 逝者已矣,展望未來10年,每一代的政治、企業領導人都應該捫心自問,為社會做了什麼?要為社會留下什麼?要怎麼讓自己的生命成為別人的祝福!(作者為資深企業經理人)

  • 政經觀點:杜英宗》面對失落的十年

    日前走訪日本,聽到1名日本友人提到近20年的改變。雖然近幾年日本政府大力刺激經濟,但是自進入21世紀以來,白領工作者的薪資收入成長很少,在提到加薪議題時,常常只能照顧到基層員工的基本工資,而且幅度也很有限。 \n 日本在1990年代被國際社會指稱度過失落的10年。在21世紀初,又被重複這麼形容。聽到他的陳述,我也不免惋惜,看看近期的台灣經濟數字,好像「失落的十年」這個詞也流傳到台灣來了。例如,在很多面向,像是資本市場的規模與活絡程度、薪資水準,在過去10年、甚至將近20年,都幾乎原地踏步或沒有看到太多進展。 \n 我也實際看到台灣與國外在不少領域發展的距離拉大。我們常鼓勵同仁走出去、向外看,參加國外會議或訓練,回來跟大家分享。我在同事們的報告或是聽到友人的分享中,常看到在台灣只聞樓梯響、各界大聲疾呼或充滿擔心的領域,在國外已經看到很多實踐的例子,甚至成為普羅大眾與中小學生教育的一部分,尤其是在人工智慧、機器人、大數據、量子電腦、腦部研究與認知等制訂未來競爭規則的研究、討論與應用。 \n 在社會氛圍與年輕人可施展的空間方面,差距就更大了。目前正值畢業季,媒體時有名人在名校畢業典禮的致詞。其中,最打動我的,是看到最年輕的演講人、臉書創辦人祖克伯在哈佛大學的演講。那場在戶外的畢業典禮儘管在雨中,還是有很多人穿著雨衣熱情地參加與回應。他勉勵畢業生們,作為千禧一代,不能只找到個人的目的或使命,更要彼此連結,願意投入公共事務,創造一個每個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社會才能保持進步與幸福。 \n 我的1個同事在那段時間也正好造訪哈佛,他說,在校園看到的標語、畢業生的感言、當地友人的談話,都圍繞在怎麼從自己的崗位上創造改變,讓世界更美好。他從台灣最好的商學院畢業,10年前回到台灣工作,對「失落的十年」感觸深刻。近期,他已鮮少在同儕或學校聽到、看到這樣的訊息,卻因為這樣走一趟而備受激勵。 \n 近期,有1位曾任重要政府職位的前輩寫信給南山人壽,給我們鼓勵與建言,也跟我們分享他過去的歷練。我看到他20年前戮力建言、大開大闔的風範與氣度,以及從全球局勢出發、為台灣擘畫未來,卻沒有被採用的遠見,可以想見,為什麼今天台灣會面臨這麼多發展的困境。因為在過去這一段時間,台灣沒有掌握到大勢,錯失許多機會。 \n 在思索的同時,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也要負責。因為在我們職涯成長的歷程中,也許有機會,卻沒有一樣知無不言,或是把握際遇中每一個能為台灣做更多事、培養人才的契機。 \n 失落的10年,影響究竟有多大?2007年,賈伯斯的第1代iPhone問世,多數人都還在使用Nokia。如今,不只iPhone引領風騷,蘋果電腦搭建的平台,更主宰了很多人的工作與生活,不能1天沒有它,也宰制了許多企業的生死。 \n 企業如此,至於國家的發展與影響力,落差就更大了! \n 這樣的反思,或許來得還不算太遲。每個崗位上的領導人,其實都不只是一位主管,不能只想到他處理、負責的事務,而是要用經營的心態,去思考他的每一個決策、行動可以產生的影響力。每1位菁英,也不應只從學術、專業的角度獨善其身,因為他們的投入,都會改變、幫助周遭的人。 \n 所以,對照於很多人不滿現狀、對環境痛心疾首,其實大家更應該著眼於,可以如何幫助別人、改變世界,哪怕只是身邊的小事。當這樣的思維蔚然成風,連成一氣,就像祖克伯說的,創建一個有使命感的社會,世界才會更進步。 \n 逝者已矣,展望未來10年,每一代的政治、企業領導人都應該捫心自問,為社會做了什麼?要為社會留下什麼?要怎麼讓自己的生命成為別人的祝福! \n(作者為資深企業經理人)

  • 失落十年 台遊戲業難望陸項背

    失落十年 台遊戲業難望陸項背

     許多業內人士表示,台灣遊戲產業已失落數10年之久,VNG手遊發行總監劉持鑫直言不諱,「近5年看不到台灣原創遊戲,」也未見菁英人才投入遊戲產業。反觀大陸,遊戲足跡在全球持續擴張,大廠更憑藉豐厚的研發實力和市場經驗,近年拿下韓系多部經典端遊的手遊開發工作。 \n 台灣過去在端遊(網頁遊戲)和手遊時代蹉跎太久,錯失先機,讓競爭對手迎頭趕上;加上產業政策長期留白,令業內人士和老玩家不勝唏噓。放眼台灣熱門遊戲排行榜,大陸遊戲比重高得嚇人,幾乎占領半壁江山。 \n 劉持鑫任職的VNG雖然是一間越南遊戲公司,以東南亞市場經營為主,但他出身於兩岸家庭,加上常因業務關係或演講邀請,時常到大陸跟台灣,對於兩岸遊戲產業的消長,也有一套自己的觀察。他指出,台灣許多遊戲公司未跟上產業趨勢,來不及轉型,如今看來,台灣經驗顯然已經落後,美術實力雖還在,但由於人才流失,遊戲開發和策畫能力已輸給大陸。 \n 劉持鑫指出,能夠進軍海外市場的大陸遊戲,多半已有豐富的市場經驗和用戶數據,有一定的實力。在東亞市場,「大陸遊戲可以說是非常霸道,」根據觀察,他稱大陸遊戲在越南市場比重高達9成,而台灣則與星馬情況差不多,比重約6至7成。 \n 現在大陸遊戲開發商也積極找經典端遊IP合作。劉持鑫舉韓系《天堂》跟《Ro仙境傳說》為例,兩款遊戲的手遊版本均外包給大陸研發團隊製作並授權。前者找奧飛娛樂(Alpha Game),後者則找上海駿夢遊戲。 \n 劉持鑫坦言,大陸遊戲公司開發實力不容小覷,特別是騰訊、網易兩大龍頭。陸商來勢洶洶,比起MMORPG(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等重度遊戲,他選擇把布局重心放在卡牌等休閒遊戲。他稱,MMORPG研發時間跟成本巨大,且較難與大陸廠商比拚,休閒遊戲或還有機會。 \n 不過,當前休閒手遊比比皆是,市場競爭生存亦不易,劉持鑫認為,遊戲內容跟玩法除了要有創意外,還必須持續創造新話題跟變化,才能長期維持遊戲熱度。

  • 我見我思-台灣未來《十年》

    我見我思-台灣未來《十年》

     香港像是我的第二故鄉,每回穿梭在旺角街道,看著熙來攘往的人潮,廣東話此起彼落,就感到莫名的親近。但香港變了,電影《十年》反映的是港人對失落社會的想像,連電影語言都直接穿越了十年,顯得蒼白和淒涼。 \n 其實香港人並沒有面向普通話,甚至毫不掩飾地排斥它。我在香港購物時都特意使用憋腳的廣東話,因為香港人分不出台灣口音,我不想因此換來一陣白眼。1997回歸20年後,港獨形成了;大陸對台灣讓利經年後,台獨已成天然獨。許多人質疑,一國兩制及九二共識是失敗的政策,跟大陸越緊密的扣合越不利港台。 \n 我寧願把香港人與台灣人對中國的排斥,視為是大陸經濟崛起而造成的失落感。香港人與台灣人感覺自己從經濟、文化的領先地位到競合,甚或開始有落後跡象,因此產生了認知不協調,情感上尚無法客觀看待。其次,大陸經濟力進入香港與台灣社會,政府卻沒有做全面調控,而僅以觀光熱潮帶動消費,同時允許資本力量進行併購及華人最愛的炒樓。這些衍生的弊端是房價恨天高,不僅年輕人,連一般中產階級也淪為房貸千萬的房奴。香港這彈丸之地卻還須承受從內地過來的大量人口,分享醫療、教育及民生(奶粉)資源。香港人與台灣人看著大陸經濟起飛,白領階級形成,工資節節上漲,自己卻飽嘗失業、無房之苦,心裡的不平衡可想而知。 \n 然而,同樣跟大陸緊緊扣合在一起的澳門卻沒有產生那樣深層的排斥感。由於澳門過去不發達,且開放博弈業的經濟效益可普及至全澳門40萬人口,不僅不用繳稅,每人每年還可獲得1萬餘澳門幣的年金。可見大陸經濟發展的果實若不能普及與合理分配於鄰近地區居民,就無法形成和平紅利。然而如何導引大陸經濟力惠於當地,恐怕港台政府都力有未逮。大陸尚可強力實施深港邊界控管,特定產業入港投資和保證就業人數,以降低對香港的衝擊,但對台灣卻毫無施力點。 \n 台灣這廂也已發展了自我救贖之道。當遇到大陸時,不分藍綠,大家一起隔空喊主權,在同溫層自嗨,彷彿如此就可以解決問題。 \n 台灣的《十年》是什麼?會像香港一樣無奈與憤怒嗎?我並不擔心,因為台灣選民的理智與翻轉速度都遠遠在政治人物之上,每次投票結果都是集體智慧擺盪後的均衡,回應著歷史脈動。然後那些口號式的吶喊與激情從鍵盤間流逝,只剩下政治人物自己還在同溫層取暖。(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 時論─勿讓高教掉入失落十年

    時論─勿讓高教掉入失落十年

     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特刊(THE)日前公布2015~2016年全球最佳大學排行榜報告,台灣大學排名跌到167名,創下新低紀錄。這項排名有如一面照妖鏡,反映出台灣高等教育正迷失在經費「均分」的民粹政治中,加上僵化的薪資制度以及移民政策,不僅失去自己最優秀的人才,也無法與其他亞洲國家競逐全球人才,台灣恐因人才危機導致高等教育「失落的十年」。 \n 前世界銀行高等教育部主任Jamil Salmi指出,世界一流大學必須具備三大要素,包括一、高密度人才:含本地及國際教師與外籍學生;二、充足資源:學校擁有充足的資源與多元的資助計畫,以及良好管理權模式;三、充分的學術自由與管理自主權。台灣各大學今年在THE排名中即顯示面臨這三大要素的困境:國際人才不足、高教經費減少及政府僵化管理。 \n 以台大今年的表現為例,其中表現較好的部分為研究,最弱為國際化,兩者皆是高教資源最需挹注之處。與今年在THE全球排名26名、亞洲排名第1的國立新加坡大學相較,台大在此兩方面與其差距更是巨大,尤其在國際化方面,國立新加坡大學有34%的國際生,外籍教師更占50%,約1200人。反觀,台大外籍生約占7%,國際教師約60位。 \n 近年來,新加坡大學因其國際人才的增加,帶來更多國際研究與課程合作機會,既而提升其整體的學術排名,也使新加坡站穩了亞洲「知識樞紐」的地位。 \n 師資是大學教育的骨幹。然而台灣高等教育的教師薪資僵化,而且薪資水準已距離國際市場行情太多,不只平均薪資落後香港、新加坡等鄰近國家近4倍,對於邀請國際級學者來台講學,還限定坐經濟艙、住旅館的等級等,缺乏對頂尖人才的尊重,想要延攬國際人才無異緣木求魚。現在台大在延攬國際人才方面早已輸給其他亞洲國家,只能挖國內私立大學的人才。如果大學教師的薪資不趕快彈性化,連國內優秀的人才都會陸續出走海外。 \n 之前曾發生過一位國際知名的華裔學者有意來台居住、教學,但申請移民的程序比照外籍勞工,有關部門要求這位學者出示博士畢業證書、在校成績單等一堆證件,嚴查家底的作法讓學者覺得很不受尊重。延攬國際級人才進駐校園,不只是借重他個人的學術能力,更可能帶進研究團隊、國際人脈,甚至進一步改造校園的研究風氣,這是連串的效應。因此政府應在移民政策方面檢討鬆綁,以利大學聘用更多海外優秀學者。 \n 可以預見,如果台灣仍舊繼續教育經費「均分」的民粹作法,得不到更多資源的台大,排名只會繼續下滑。台灣高等教育現在面臨難以掙脫的困境,國內的優秀師資外流,國際優秀人才進不來。目前鄰近國家仍持續挖角國內優秀的學者,嚴重的人才荒可能導致大學校園「失落的十年」。政府應盡快改進僵化的大學教師薪資和移民政策,才能挽救高教危機。(作者為輔仁大學教育領導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兼國際暨兩岸教育長)

  • 李烏:歐元區恐陷失落十年

    李烏:歐元區恐陷失落十年

     在歐元區周五發布第3季國內生產毛額(GDP)前夕,國際貨幣基金(IMF)與美國財長李烏雙雙提出警告。前者表示歐元區成長恐較預期更為疲弱,後者則以罕見嚴厲的口吻,指責歐洲當局若不再拿出更積極措施,歐元區恐將陷入「失落的十年」。 \n 20國集團(G20)領袖峰會周六將在澳洲舉行。歐洲遲遲無法提振經濟成長勢必成為本次G20峰會的焦點議題。而在峰會召開前1天,歐元區將公布第3季GDP。根據彭博社對分析師的調查預估,該區第3季GDP僅將增長0.1%。 \n 歐洲央行周四發布一份專家調查,顯示專家們對歐元區的通膨與經濟前景都不樂觀,他們預測明年通膨率為1%,低於原先預測的1.2%。 \n 同時,在受訪專家中有85%都調降對今、明兩年的經濟期望,有60%調降對2016年的期望。 \n IMF周三發布1份為G20峰會準備的報告指出,上月一系列利空數據,包括德國內需數據較預期惡化,讓它先前對歐元區經濟的看法可能過度樂觀。IMF在10月曾預測歐元區今明兩年經濟將分別擴張0.8%與1.3%。 \n IMF表示,儘管它樂見歐洲央行(ECB)繼續維持利率於低檔與對金融系統挹注更多資金等行動,但「通膨前景若不見改善、通膨預期持續下滑,ECB應採取更多措施,其中包括收購主權資產」。 \n 此外,根據一份講稿顯示,美國財長李烏打算在G20峰會召開前,嚴厲警告歐洲恐將陷入「失落的十年」。他說「歐洲當前政策,並無法達到G20所要求經濟強勁、持續與平衡成長的共同目標」。 \n 李烏還將指出,雖然ECB已採取寬鬆貨幣措施,但不足以恢復歐洲經濟成長穩健。他強調歐洲當局必須有所作為,減少該區陷入深層衰退危機,「全球經濟並無法承受歐洲經濟陷入失落的十年」。 \n 李烏的言論反映美國日益憂心歐洲經濟危機若不見改善,終將對美國經濟造成傷害。包括李烏在內的多位美國官員,對於歐洲特別是德國無意透過財政政策刺激經濟,感到相當挫敗。

  • 社論-難得而易失者,時也

     1996年行政院成立「提升國家競爭力行動小組」,從總體經濟、國際化、財政金融、基礎建設等七個面向訂出工作計畫,並分別列舉具體目標及策略。檢視這些目標及策略,與如今政府推動的法規鬆綁、黃金十年、自由經濟示範區等方案竟如此神似。回顧過去十餘年來政府推出的經濟政策方案,對照如今台灣面臨的經濟困境,令人不勝唏噓。 \n 這份行政院17年前制定的工作計畫,琳瑯滿目,且舉其中幾項來看看。針對貿易自由化,政院要求相關部會簡化進口規定,解除不必要的限制;針對投資,則明訂排除投資障礙,解決工業用地取得與環保抗爭問題以提高投資意願;至於吸引外籍人才及外資方面,也提出修法放寬聘僱國外技術人員來台的限制、並就外資來台的法規進行鬆綁。 \n 這份計畫也涵概提升國家產品形象的策略、研訂提高生產力的辦法,而為避免陷入財政危機,計畫也要求主計處落實零基預算精神,以2001年做為預算平衡年。綜合這些努力,估計台灣每人GNP在2000年可提升至19,026美元。 \n 當年行政院推動這些計畫時,台灣的經濟還算不錯,每人GNP已達1.3萬美元,出口總額近1,200億美元,所吸引的外商投資金額(FDI)為19億美元。韓國同年的每人GNP為1.1萬美元、出口總額1,300億美元、所吸引的外商投資金額約20億美元,台韓情勢在伯仲之間。 \n 隨後,亞洲金融風暴舖天蓋地而來,亞洲各國哀鴻遍野,韓國經濟重創,台灣則是雞鳴不已於風雨,為舉世稱道。但很快的,韓國就走出風暴,重新出發,迎頭趕上,而我國政府則繼續專注於研提各式經建藍圖、行動計畫、發展方案。2000年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這一年年底行政院通過「全球運籌發展計畫」,繼續推動法規鬆綁以協助企業取得用地、改善貨物通關效率、加強人才培訓等等。2004年底再提出「服務業發展綱領及行動方案」,內容包括人才培訓、法規鬆綁、投資獎勵、統合相關部會功能等八大策略,並提出13項服務業旗艦計畫,希望到2008年服務業就業人數占總就業人口的60%,服務業產值占GDP達71.4%。 \n 2006年底行政院又通過「第一階段三年衝刺計畫」,洋洋灑灑訂出產業、金融、人力、公共建設及社福等五大套案,所採取的策略依舊是協助廠商排除投資障礙、提供充裕勞動力、提升環評等行政審查效率、延攬國際專業人才。希望讓台灣在2009年每人GNP達到2萬美元,失業率在4%以下,經濟成長率平均維持5%。 \n 從1996年政院端出提升國家競爭力工作計畫,直到2006年的三年衝刺計畫,儘管方案名稱不同,但內容則大同小異。然而台灣努力了十年,到2007年台灣的平均每人GNP仍僅1.7萬美元,而韓國已達2.1萬美元;台灣的出口2,466億美元,已遠遠落後於南韓的3,715億美元。 \n 2008年政黨第二次輪替,又換回國民黨執政,行政院馬上成立法規鬆綁小組,預計鬆綁兩岸、金融及租稅227項法規。2011年又提出「黃金十年國家願景」,這項計畫擬定了八大願景,31項施政主軸,以創新、開放及調節構作為主要策略,其中的重點之一就是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 \n 目前如火如荼推動的「自由經濟示範區」,重點依舊在於鬆綁物流、人流、金流等限制,以打造便利經商的環境。依經建會規劃未來在區內將放寬外國專業人士來台、簡化土地變更審議程序、提供單一窗口、提升貨品通關的行政效率等,藉由自由開放,吸引投資,接軌國際,為台灣下一階段的發展創造有利的條件。回顧十多年來的這些方案,不禁令人搖頭歎息,別人早已往前,而我們還在不斷地做規劃,而這些計畫早已趕不上大環境的變化了。 \n 從1996年行政院提出提升國家競爭力工作計畫到如今,台灣已走過17個年頭,不論藍綠政府,不斷提出「名稱響亮,內容陳舊」的方案。改善通關效率講了十多年,何以迄今仍是個問題?環評審查效率不彰、土地變更曠日費時,這哪是新鮮事,何以次次列入行動計畫卻未能改善?至於單一窗口,不是各部會皆有設置,何以外商經常不知窗口在哪裡? \n 顯然不是方案提的太少,而是政府的執行力太差,若不提升執行力,任憑提多少行動方案,皆屬無用。17年來我們與南韓由並駕齊驅而至遠遠落後,台灣如今出口規模已落至南韓的五成四,台灣的薪資年年停滯,更難與南韓相比。2001~2011年我國非農部門的薪資成長8.8%,反觀南韓已成長62.3%,即使以扣除通膨後的實質薪資,我依然遠遠不如南韓。 \n 明末學者錢謙益歷經時代巨變,對時局的體會極深,他曾嘆道:「難得而易失者,時也;計定而集事者,局也。」再好的策略若不能把握時機,終將一事無成,台灣17年來不是沒有提出好的策略,而是未能好好掌握時機,而無法掌握時機泰半是政治內耗所致。舉國朝野如果依然不覺醒,成天爭吵不休,台灣經濟想回到昔日榮景,只怕是比登天還難。

  • 股市抬頭 美債步向失落十年

     美債的報酬率不到股市的一半,隨著新屋開工、消費者信心與企業獲利紛紛顯示美國經濟逐漸好轉,投資人沒有理由讓美債30年多頭行情繼續走下去。 \n 彭博彙整聯邦準備理事會(Fed)數據顯示,美10年債殖利率,由5月1日創下的今年低點1.61%,攀抵2.53%,而美股標準普爾500指數的總報酬率達6.4%。 \n 即使是在債券慘遭賣壓修理後,股、債報酬率差仍達4個百分點,是2000年來均值1.9個百分點的2倍之多。 \n 聯準會透露,今年稍晚可能開始減碼每月850億美元購債規模後,隸屬投資大師古柏曼(Leon Cooperman)旗下的Omega Advisors Inc.到貝萊德集團(BlackRock Inc.)等投資人,均對美債敬而遠之。 \n 基金經理人推估,前聯準會主席伏克爾(Paul Volcker)1980年初壓制通膨引爆的這波債市多頭行情步入了尾聲。 \n Gamco InvestorInc.投資長沃德(Howard Ward)19日接受電訪指出:「債市失落的十年已經浮現。未來十年,最佳的資產選項將是股市。如今物換星移,經濟好轉,債市投資人想要賺錢不容易了。」 \n 隨著消費者信心攀抵6年高點、新屋開工達到2008年水準,以及企業獲利較5年前倍增,據Lipper統計顯示,截至6月5日為止當週美國債券型基金/ETF淨失血91億美元,創20年以來第二大淨流出金額。 \n 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Co.)上週加入巴克萊集團(Barclays)、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等行列,建議投資人股票,甚於多數債券。主要因股票報酬率超越公司債幅度,創至少1997年以來之最。(譯者:中央社趙蔚蘭)1020624 \n

  • 富達回歸股市系列報導-失落十年結束 股票投資人的機會來了

    富達回歸股市系列報導-失落十年結束 股票投資人的機會來了

     隨著市場持續正常化,投資機會正逐步呈現出投資人不同的風險偏好。富達技術分析策略總監傑夫‧霍克曼(Jeff Hochman)認為以全球投資的角度來看,失落的十年現在已結束,股票收益型產品會大受歡迎,在當前股市環境下,精選股票投資人可望是最大受益者。 \n 股市重回金融海嘯前水平 \n 傑夫表示,投資人若在2007年市場大跌時能忽略市場雜音,就能受惠於這段時間以來股市攀升並重回高點。就總報酬而言,大多數的主要市場都已超越2007年高點。若以全球投資的角度來看,失落的十年現在已結束。 \n 專注尋求收益的股票投資人,可望持續受惠於企業每股盈餘穩定與穩健的股息收益,在長期利率上揚至接近3%前,追逐股票入息的需求將會持續,也意味著當前股票入息型產品備受市場青睞。部份投資人的焦點也轉移到具有投資吸引力的收益型產品,如房地產與不動產投資信託(REITs),其中,不動產投資信託的收益率約為4%,主要是受到股利率成長與高收益債市持續因低違約率激勵。 \n 商品超級大多頭行情結束 \n 傑夫表示,近期工業金屬疲軟走勢符合大陸經濟成長趨緩之勢,也意味商品原物料的超級大多頭行情開始步入結束。在今年下半年可能會出現通貨再膨脹的情況,當然若商品價格維持低檔,通膨也會處於低檔,這意味著債券殖利率仍會低於正常水平,有助支撐追逐收益型產品的投資人。 \n 縮減撙節措施意味著政策的正面效果,同時可能傾向徹底的量化寬鬆退場,如此可快速縮減資產泡沫的情形。市場正密切關注所有央行的陳述,以瞭解何時流動性遊戲將會結束,或是至少慢慢的縮減。 \n 市場風向利於精選股票者 \n 2012年德國、英國與美國股市重新評價,2013年首季的投資評價仍低於長期平均值,意味著顯著的下滑風險有限,長期卻能提供不少上漲空間。未來數年,若利率回歸升息軌道,股市風險溢酬將縮減。 \n 即使當前總體環境與市場走勢分歧,但股票與股票間連動程度幾乎回到金融海嘯前水平(見圖),意味當前市場風向再度回到適合擅長精選個股的投資人,傑夫建議投資人完整的投資組合中,應兼顧景氣循環與防禦類股。

  • PIMCO:歐洲面臨失落十年

     掌管全球最大固定收益基金的PIMCO(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指出,歐洲發現自身處境和日本相似,正面臨「失落的10年」。 \n PIMCO董事總經理波桑渥斯(Andrew Bosomworth)今天在德國金融重鎮法蘭克福向媒體記者表示,在低經濟成長和疲弱需求危及穩定之際,歐洲決策人士漸進前行的作風將必須告一段落。 \n 波桑渥斯直言,歐洲「殭屍化」不能持續下去,「歐洲有失去競爭力之虞,進一步債務重組的機率極高。下行風險主宰一切」。 \n 在歐元區奮力擺脫經濟衰退之際,歐洲中央銀行(ECB)本月將基準利率降到歷史新低點0.5%。歐元區4月經濟信心降幅大於經濟師預期,通膨率1.2%則創3年多來新低。 \n 隸屬歐洲保險業龍頭安聯集團(Allianz SE)的PIMCO截至3月31日管理2.04兆美元資產。PIMCO是由伊爾艾朗(Mohammed El-Erian)和葛洛斯(Bill Gross)經營,後者在媒體圈博得「債券天王」稱號,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2010年1月將他選為10年來最佳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 \n 波桑渥斯指出,積極的貨幣政策已把資產價格哄抬到部分產業愈來愈像泡沫的地步,這種狀況使發掘仍和基本面連動的資產難度提高。 \n 波桑渥斯說:「超積極貨幣政策已造成2008年以來股債價格每年上漲約8%,是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的兩倍,這無以為繼。」 \n PIMCO歐洲投資組合管理負責人鮑爾斯(Andrew Balls)15日表示,歐洲的成長前景意味著PIMCO正迴避長天期公債,偏好投資歐元區以外地區。 \n 波桑渥斯預估,歐陸未來3到5年面臨經濟每年萎縮多達1%,美國中期年成長率將達2%左右。他說,房市等個別領域對成長而言將格外重要。 \n 波桑渥斯提到,儘管中國大陸年成長將上看7.5%並轉型成消費導向經濟,但巴西、印度和俄羅斯卻面臨著長期嚴重不利因素。他指出,工業國家以競爭為理由讓貨幣貶值恐怕會進一步削弱這些國家的潛力。(譯者:中央社尹俊傑)1020528 \n

  • 社論-日本回來了?正告安倍勿重蹈歷史錯誤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日前訪問美國時,激昂宣示日本回來了,他將帶領日本再次強大。就一位國家領導人而言,這固然是應有的自我期許,但究竟要回到什麼樣的日本、以什麼方式實現?一個對國家前途負責任、尤其是像日本這樣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必須慎重思考,更要注意避免重蹈錯誤。 \n 在訪美之前,日本政府即在美國積極宣傳「日本回來了」,安倍也以此為在美演講時的宣示重點。「回來」的言下之意,似乎是日本曾經離開過,這裡的意涵卻又不是很清楚。是指日本之前離開或疏遠了美國?還是說日本曾經退出國際社會?其實這是非常自我本位主義的思考與宣示,雖是說給國際聽,但更需要的,是說給自己聽。 \n 安倍指的,應該是日本再度回到一線國家地位,因此他強調日本現在不是、也永遠不會是二流國家。而這句話的前提,就是日本被認為已經從一線國家褪色成了二線國家。更清楚地講,這話是針對著中國大陸的崛起而來;因為,是中國大陸搶走了日本原來世界第二經濟體的地位,是中國大陸取代日本成為亞洲的新一哥。 \n 面對國際競爭,努力急起直追,打造富強國家,這樣的雄心壯志值得肯定,但日本在力圖振興經濟的同時,如果過度以日圓貶值作為操作手段,不在乎以鄰為壑,勢必會對其他以出口為導向的國家造成衝擊;台灣和其他國家一樣,正全力戒慎以對。國際社會對山雨欲來的貨幣戰爭咸表憂慮,但安倍已經表明提高通膨以刺激景氣的決心,預料日圓將會繼續貶值。 \n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右傾民族主義路線,是否會更形強化。之前慰安婦、教科書事件、參拜靖國神社、否定南京大屠殺等連串爭議,日本已不斷激起鄰國的反感,如今為了釣魚台國有化,中日關係更陷入數十年來罕見的緊繃。 \n 現在日本似乎認為,必須靠著更強硬的姿態才能重振國威,找回失落的國家尊嚴,例如除了增加防衛預算之外,自民黨政府最近更提出要把自衛隊改名為國防軍,這些兼具軍事與政治意味的動作,很容易被解讀為軍國主義復辟,並且招致更激烈的反彈,形成緊張不斷上升的惡性循環,對日本並不見得有利。 \n 例如,釣魚台爭議之所以惡化,就是因為日本自覺國力日衰,對中國聲勢壓過日本感到焦慮,右傾民族主義抬頭,以致在購買釣魚台上進行政治炒作,反而引發中國藉機強勢宣示釣魚台主權,以及大陸再掀反日風潮。就像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的,中國現為亞洲第一大經濟體,中國新領導階層也亟欲在本區扮演更具主導性的政治角色,此刻安倍宣示要重振日本的影響力,可能會激怒中國。 \n 事實上,日本從泡沫經濟崩潰至今,經濟始終欲振乏力,產業創新力不足,從失落的十年、失落的廿年,到現在似乎要繼續失落到卅年。而且人口老化嚴重,拖累生產力與消費力,更造成沉重的財政負擔。這種結構性問題,不是短時間能夠解決。以日本的經濟狀況,其實沒有本錢自外於中國大陸的龐大市場商機,而外交強硬路線與發展經濟是相互矛盾的。因此如果安倍政府想拚經濟,就必須對右傾路線作務實的調整,以更大誠意與努力化解與鄰國的緊張。 \n 最近以來,日本所做的,多是拉其他國家對抗中國,例如安倍在訪問東南亞時說要宣揚「自由民主、基本人權與法治觀念等普世價值」,而在與歐巴馬會面時更是大談釣魚台,儼然有硬拉美國為自己撐腰背書的意味。不過,歐巴馬卻不願公開表態挺日本,這是因為美國的政策是對釣魚台主權不持立場、但承認日本有行政權,同時美國也不希望亞太爆發新的衝突,更不希望自己被迫捲入。 \n 放眼世界,日本相對來說仍是個富足安樂的國家,在國家發展上固然面臨若干困境,但這必須靠自我提升努力克服,而不是把壓力轉嫁到外部。正視歷史錯誤,務實面對國際局勢,紮實推動經濟建設,才是日本跨越挑戰的根本大計。

  • 社論-東亞風雲詭譎 日韓大選焦慮

     本月東亞將有兩場重要選舉,日本眾議院選舉與東京都知事選舉在十六日登場,接著南韓總統大選在十九日舉行,預料日韓都將出現新的領導人。而這兩場選舉,在日中韓領土爭議加劇、北韓試射長程飛彈的背景下進行,益發凸顯了亞太局勢未來面臨的詭譎張力。 \n 北韓宣布將於本月十日到廿二日之間,發射「銀河三號」長程運載火箭,攜載自力研製的「光明星三號」二期實用衛星升空。不過外界多認為發射衛星只是表面說法,實際上是要試射「大浦洞二號」長程彈道飛彈。 \n 四月間北韓新領導人金正恩確定接班時,北韓就進行過同樣的「衛星」發射行動,結果以失敗墜落收場,讓南韓和美軍搶撈了不少碎片帶回去研究。十二月十七日是北韓前領導人金正日逝世一周年,也是金正恩接掌大位一周年的日子,又遇上南韓要選總統,北韓決定再度試射飛彈,一來誇耀軍事力量,二來對南韓選舉施壓,三來強化金正恩的領導威信,為上次的失敗扳回一城,四來吸取經驗改進飛彈發射技術,五來增加與美國討價還價的籌碼。 \n 南韓這次是保守派執政黨「新世界黨」的朴槿惠與自由派「民主統合黨」的文在寅對決,「新世界黨」向來對北韓態度嚴峻,與承襲金大中「陽光政策」的自由派反對陣營立場不同。北韓連番對朴槿惠發出嚴厲批判,並且挑在選舉期間試射飛彈,明顯是想打壓朴槿惠的選情。不過此舉反而激起民意反彈,讓朴槿惠的聲勢獲得拉抬。 \n 北韓向來的策略是走偏鋒的「邊緣主義」,用核武飛彈等軍事威脅製造談判自保的籌碼,藉地緣政治的位置取得中、俄相挺以對抗美國、南韓,其主要目的,是維持金氏王朝的獨裁封閉統治。南韓過去對北韓的援助與交流,被北韓當成影響南韓的政治工具,反過頭來卻沒有對北韓的統治與政策造成太大改變,這也是為什麼主張與北韓友善交往的人到最後往往拿不出足以說服他人的成果。 \n 因此,這次的南韓大選,對北政策並不是決定性的因素,畢竟南韓民眾都了解,大部分的問題並不在南韓這邊,而且這也不是短時間可以解決的事。不過選民一定要而且會考慮候選人處理對北問題的能力,而總統當選人也將面對金正恩這位年輕北韓領導人所帶來的新挑戰。 \n 日本未來的領導人同樣面臨重大挑戰,除了經濟長期低迷,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寶座拱手讓給中國,而人口老化問題無解,政局不安幾乎一年一換首相,也讓日本從「失落的十年」走到「失落的廿年」,如今可能邁入「失落的卅年」。一個國家可以失落這麼久,顯然沉痾不輕。 \n 近年來中國崛起把日本壓成亞洲二哥,南韓也意氣風發急起直追,日本對本身優勢地位的流失,有著相當的失落感,連帶引發的焦慮造成了整個社會的右傾化,以致於政黨競相擺出民族主義者姿態,以滿足民眾希望重振國威之心。 \n 在右派的石原慎太郎與首相野田佳彥搶購釣魚台之後,釣魚台主權爭議激化了日中台之間的緊張,更讓中國大陸有理由對釣魚台作更強硬的宣示主權動作。中國大陸的反日風潮爆發以來,日本企業界的利益大受損傷,而偏偏當今經濟復甦亟需中國市場,短期譁眾取寵的民族主義操弄,卻可能讓日本長期實質利益及國家發展付出代價。 \n 日本自民黨原本就較為右傾,現在民主黨也跟著往右靠,而老右派石原和少壯右派橋下徹的日本維新會結合,形成另一股不可忽視的勢力。一般預料,缺乏施政經驗與成績的民主黨恐將交出政權,自民黨可望勝選,但仍需與其他勢力聯合執政。是否能形成穩定政局,猶待觀察,但日本今天面對的內外局勢,其嚴峻早已遠遠超過昔日自民黨執政時期。 \n 日、韓這兩個國家在亞洲舉足輕重,環繞其周圍的亞太局勢更是風雲詭譎,日、韓新的領導人必須盱衡情勢審慎因應。二○一二年環太平洋地區可說是走了一遭「大選年」,有多個國家進行國家領導人選舉或換屆,而因應選舉發生的各種極端或政治動作,以及所引起的區域緊張與衝突,是否會隨著各國領導人的底定而回歸務實思維,落實和平共榮的目標,仍然相當令人關切;當然,台灣必須密切注意整體亞太情勢的動盪發展。

  • 編輯室報告-日企的殞落

     鴻海60吋大電視4萬元有找,帶起了國內液晶電視的年底銷售熱潮,與此同時,曾經以電視銷售稱霸國際的索尼,卻遭到惠譽將債券信評調降到垃圾等級。科技產品快速的更迭,讓電子業面臨的競爭從輸贏之戰,變存亡之爭。 \n 台灣以代工為主的科技業,過去曾經努力要創造品牌,改變代工業「毛三道四」的微利風險。但是現在回頭看看,日本五大電子巨頭索尼、日立、東芝、夏普和日本電氣,當年品牌價值都如日中天,在國際上叱吒一時,如今索尼市值從2000年時的1,250億美元,跌到僅賸101億美元左右。而夏普瀕臨破產,高額負債令其求售困難。總計目前這五家大企業的總市值一度跌到只剩437億美元,還不及三星一家公司的四分之一。甚至快連台積電市值848億美元(2.47兆台幣)的一半也不到。 \n 看到這些日企從當年打遍天下無敵手,落到當前毫無招架之力,在存亡之間奮力掙扎的處境,讓人對國內也是危機四伏的科技產業前景,也感到膽顫心驚。國內四大慘業,3D1S今年虧損數千億,其中力晶已確定12月11日下市。而半導體產業中,曾經與台積電並稱兩大龍頭之一的聯電,也在前幾年保守投資的策略下,股價跌回十元票面。 \n 雖然在上周五台股奮力反彈的第一時間,這些公司都成了上漲急先峰,但是產業調整的狀況還未脫離險境。而且隨大型企業出現巨額虧損,無可避免地會帶來縮減投資,裁員等動作,也讓原本已經很淒涼的經濟更加雪上加霜。最近失業率再度攀升就是例證。 \n 經濟學家陶冬日前曾預言,日本大企業的虧損,加上日圓進入中期貶值等因素,日本將撐不過第三個失落十年。反思,台灣相對多是中小型企業,或許在調整過程中,比日本大型企業有更多的轉寰空間及機會,但是國內整體的薪資水準已重新回到14年前的水準,我們也不免要擔心,企業或許可以自己斷尾求生,但台灣整體還能承受多久的失落?

  • 陸股跌跌不休 官學隔空交火

     陸股去年一路走來表現疲軟,近期再度殺聲隆隆,滬深指數聯袂下挫,搞得股民人心惶惶。值此關鍵時刻,大陸證監會副主席莊心一跳出來信心喊話,宣稱股市暴起暴落是因市場過度反應;大陸知名經濟學家、春華資本集團主席胡祖六則直指陸股落後表現是受「政策不穩定」拖累,責任應歸咎官方態度的瞻前顧後。 \n 上證指數去年跌幅接近24%,大盤拉回到2001年最高點位置,等於10年內沒有進步。陸股除去年沒長進,原本今年第1季的反彈行情也告落空,幾乎回到季初起漲點,亦令市場大失所望。 \n 大陸股民面對「失落的十年」最感不平的是,大陸經濟明明高速成長,但股市卻走回頭路。 \n 莊心一:市場反應過度 \n 日前在海南舉行的博鰲論壇上,大陸官方對股市的態度動見觀瞻;北京《新京報》報導,與會的莊心一並不認同投資人普遍反映的「A股走勢和中國經濟表現不相稱」觀點;他表示,中國的股價、股指跟經濟表現總體上說是一致的,和成熟市場的唯一差異,就是大陸股市反應過度。 \n 莊心一拿出資料佐證,表示A股上市公司的每股純益從1996年的0.19元(人民幣,下同)漲到2011年0.51元,顯示上市公司確在成長,沒有10年失落的疑慮。 \n 對於陸股未來走向,莊心一的結論頗具想像空間;他表示,淺碟型的陸股稍有不安就跌很大,一有好消息漲得很快,往往出現暴漲暴跌現象,他甚至強調「有時一漲恨不得把後10年的都漲完了!」莊心一的談話是否預告陸股即將奮起?頗值市場玩味。 \n 儘管莊心一認為陸股高低差表現根源於股民過度反應,胡祖六在接受財經網訪問時卻指出,陸股不振主因在於政策不確定性。胡祖六說,大陸去年資本市場恐怕是全球表現最糟的市場之一,儘管中國GDP有較好表現,但主要還是有很多不確定性造成的。 \n 胡祖六強調,部分肇因於全球金融市場的不確定性;主要還是大陸本身政策的不確定性,其中包括宏觀調控究竟會持續多久,對經濟有什麼影響?中國經濟的放慢是否會導致硬著陸?還有就是人行對流動性的控制?種種不確定性因素都壓抑了股市。 \n 胡祖六對前景不樂觀 \n 對於陸股走向,胡祖六不甚樂觀的表示,大陸迄今的投資環境還沒有根本大的變化,因此股市依然表現落後,期間也許略有反彈,但還是相對落後全球市場。 \n 儘管胡祖六不看好陸股整體表現,仍不排除新興產業中長期有較好的成長前景。但提醒投資人該產業有很大不確定性,業務模式是不是穩定?技術是不是持續領先?都是必須考慮的風險。

  • 社論--「失落十年」深入歐美蔓延全球

     最近有幾位國際知名政經人士,不約而同地提到全球經濟或是歐美經濟可能陷入「失落十年」的危機,並呼籲各國政府要相互合作。可見這個問題已經相當嚴重,才會在各種不同場合被提出討論。 \n 其一是國際貨幣基金(IMF)祕書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於11月上旬在北京召開的「國際金融論壇2011年全球年會」中發表演講時明確指出,全球經濟已進入一個危險、不確定的階段,沒有國家能獨善其身;歐美債務與失業問題若不能解決,可能會讓全球面臨低成長、高失業的「失落十年」。她呼籲中國應發揮在世界舞台的核心角色,放緩「過度從緊」的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另一位是201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戴蒙德(Peter A. Diamond)則說,如果美國國會繼續黨爭,共和黨執意追求財政緊縮、導致經濟復甦緩慢,那麼美國可能面臨「失落十年」的嚴重風險。 \n 另外在加拿大的一個辯論會中,前白宮經濟顧問桑默斯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則爭論北美經濟是否會陷入「失落十年」,亦即如同日本經濟自1990年代房市崩盤後,長期徘徊衰退狀態。前者樂觀地認為,不至於發生,後者則認為現在美國經濟情況,已經比當年的日本「還糟糕太多、太多了」,尤其日本並未遭遇美國現在的高失業率之苦。 \n 探究日本專屬的「失落十年」,實情是二戰之後持續了幾十年的增長,使日本的資產泡沫在1989年達到頂峰;1990年泡沫開始破滅,數十億美元的財富化為烏有,從此日本經濟增長乏力。自1990年到2000年間,日本經濟在衰退的惡化和擺脫之間遊走,後來被稱為「失落的十年」。即使2010年之後,日本經濟也未見成長,進一步被視為「失落的二十年」。 \n 這其間最被各方質疑的,乃是日本政府花了很多錢,卻又把事情搞糟。當時日本政府不斷地以擴大財政支出,企圖維持經濟景氣的穩定。結果至今日本的公共債務是其GDP的2倍,成為全球政府債務比例最高的國家,但日本大部分時候仍是經濟低迷。亦即,日本政府等於白花了錢,卻換來令人失望的結果。惟由於日本沒有外債,而是向自己國內的金融機構和下一代借貸,其他國家並未受到影響。 \n 2008年金融風暴後的一年,英國經濟學人雜誌開始著文探討「失落十年」的問題。因為從總體經濟面來看,歐美和日本一樣面臨經濟成長動能過度倚賴政府支出的危機。歐美經濟的最大問題,乃是家庭負債,為了解決民間負債而衍生出大量政府貸款,並以發行國債方式向全球其他國家借貸。 \n 當時許多經濟學者就預測歐美經濟在金融海嘯後,就會面臨低成長的局勢。不過金融海嘯來得太急又太猛,全球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倖免,於是由美國帶頭,不論是發達國家或開發中國家,無不奮力挽救困局,包括在金融市場大量注資,大舉擴大財政支出。除了美國本身兩輪的貨幣量化寬鬆措施,歐洲國家也大舉擴大財政,中國則推出4兆元人民幣的刺激內需方案。台灣在當時也由政府編列預算,發放消費券,以增加內需,避免經濟陷入大幅衰退。 \n 在全球各國通力合作下,金融市場果然首先恢復元氣,也解除了市場的流動性危機。至2010年許多新興國家,甚至出現一、二十年未見的高經濟成長率。只是好景不長,各國採取這種急救式的措施,雖然出現貨幣面的成長,實質經濟卻仍原地踏步,包括美國失業率居高不下,南歐諸國債務難以償還等問題,其後一一現形。嚴格說來,金融海嘯之後,除了金融市場避免陷入流動性危機外,其他的經濟表現幾乎與「失落三年」沒什麼差別。 \n 環顧全球局勢之後,再看看我們自己。如果歐美真的陷入失落十年,台灣必定無法置身事外,我們是否能夠支撐過去,等待下一波的復甦,這是未來必須面對的殘酷事實。由於沒有外債,使得我們比較可能像日本一樣,為了維持當代的繁榮假象,執政者一定傾向不斷擴大財政支出。但日本的慘痛經驗足以借鑑,朝野政黨和全民是否有足夠的智慧達到共識,不要走同樣的路,將攸關往後發展前景甚至國家命運。 \n 當然世界局勢也未必從此悲觀,拉加德就表示,IMF一方面拯救希臘,一方面要求加強歐元區銀行層面治理。但她同時又說,中國是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希望中國通過貿易、投資及融資,給其他國家提供就業機會;而在國際合作下,或有可能避免失落十年。既然中國被歐美期盼在國際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與中國經貿關係既密切又複雜的台灣,應該比其他國家具有更好的「機會之窗」,就看我們如何掌握與運用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