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奧森保德的搜尋結果,共02

  • 澳洲歌劇團《蝴蝶夫人》靈感來自惠特勒作品

     國家交響樂團本樂季壓軸,推出與澳洲歌劇團合作的普契尼歌劇《蝴蝶夫人》,本劇導演、前澳洲歌劇團藝術總監奧森保德(Moffatt Oxenbould)指出,他的《蝴蝶夫人》的詮釋靈感,源自美國印象派畫家惠斯勒的作品《來自瓷器國度的公主》。  《蝴蝶夫人》和普契尼另一作品《杜蘭朵》,均反應19世紀西方人對東方的好奇與想像。19世紀帝國主義猖獗,亞洲成為歐洲人掠奪以及商業往來的對象,東方的異國情調,深深吸引西方人目光。普契尼以音樂刻畫一位想像中的異國女子,生活在同時代的惠斯勒則以畫筆,勾勒一位身著日本和服的西方名媛。  東方主義的想像  如今在網路快速傳遞訊息的時代,東西不再遙遠,要在舞台呈現原汁原味的日本人家,不再需要遙想,但是如此「考古」般的詮釋,並非奧森保德的選擇,「我想要表現的,就是普契尼、惠斯勒想像中的神秘國度。」  奧森保德自招,從沒去過日本,但執導時,卻小小借用日本歌舞伎中的「黑子」,黑子是歌舞伎中搬換道具的人,擅長在舞台上快速換景、幫演員快速換裝。  奧森保德指出他的《蝴蝶夫人》一景到底,蝴蝶夫人將在舞台上快速更換數套衣裳,許多橋段以象徵手法帶過,譬如蝴蝶夫人等待平克頓時,遙望遠方的船,比較寫實的導演手法,便是在舞台架設望遠鏡,「我則請黑子遞上一根圓管,看完就即時收回退場。」  《蝴蝶夫人》將由呂紹嘉指揮國家交響樂團演出,呂紹嘉曾受澳洲歌劇團之邀,赴澳洲指揮此版《蝴蝶夫人》3次。呂紹嘉說,此版的特色之一,就是音樂至上,在普契尼的音符中,隱藏許多感情,奧森保德能夠讓音樂和肢體合作無間,自然中娓娓道來。  晉用台灣歌手  曾任漢諾威歌劇院音樂總監的呂紹嘉指出,普契尼的音樂因為太過好聽,常常因此遭受誤解,像在德國,許多劇院並不樂於演出普契尼的作品,總覺得它很「俗氣」,「普契尼的作品真的很美,但沒有被好好對待。」  NSO與澳洲歌劇團合作的《蝴蝶夫人》,在演出陣容上,著重國內外合作。呂紹嘉指出,雙方合作前期,他就很明白的表示,只要是台灣聲樂家能夠勝任的角色,就要晉用在地歌手,像是飾演美國領事的男中音巫白玉璽和蔡文浩;飾演五郎的男高音王典和飾演鈴木的次女高音翁若珮。  至於擔綱女主角蝴蝶夫人之一的台灣女高音林玲慧則是呂紹嘉慧眼的選擇。呂紹嘉說,在接掌NSO音樂總監後,他試聽了許多台灣聲樂家的聲音,腦海中總會推想,誰適合演唱什麼角色。受教於旅義聲樂家朱苔麗的林玲慧,之前並沒有舞台經驗,但是她的持續力夠,音色適宜,熟稔義大利文等,「這是一次大膽嘗試,她過去一年努力準備,至今表現讓我欣慰。」《蝴蝶夫人》7月25日至30日台北國家戲劇院上演。

  • 呂紹嘉與澳洲歌劇院聯手 請來蝴蝶夫人

     NEWS台灣指揮名家呂紹嘉往年在德國柏林國民歌劇院擔任常任指揮,並曾擔任漢諾威國家歌劇院管絃樂團音樂總監,其高超指揮功力獲雪梨歌劇院等知名重鎮肯定,多次受邀指揮歌劇。7月間他將與澳洲歌劇團聯手,演出普契尼《蝴蝶夫人》。金曲獎非流行樂類入圍名單公布,引起業界矚目。  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過去幾年連續客座澳洲歌劇團(Opera Australia,簡稱AO),接連指揮《蝴蝶夫人》、《托斯卡》、《波西米亞人》等劇碼,在當地獲得高度評價。  7月25至7月30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樂迷終有機會親耳見證呂紹嘉和歌劇團合作的《蝴蝶夫人》,這也是國家交響樂團繼《卡門》之後第二度引進OA製作。  來台演出的《蝴蝶夫人》製作,由莫法特˙奧森保德執導(Moffat Oxenbould),他以該作獲得墨爾本綠屋獎最佳製作獎與最佳導演獎。全劇以一景到底的方式呈現,將榻榻米舞台設置在禪意十足的池塘上,搭配和式紙拉門、櫻花瓣等,同時混合現代簡約設計風格與懷舊的19世紀末美國色彩。  奧森保德指出《蝴蝶夫人》是一個西方人眼中的亞洲故事,因此「我們劇中西方人的角色穿著較不鮮明的顏色,如乳白色與咖啡色;而日本角色則是配合音樂,穿著豔麗色彩的服裝豋場。」  呂紹嘉於千禧年,首度在雪梨歌劇院指揮本製作,不僅以此劇建立口碑,更寫下日後與歌劇團多次的合作。奧森保德表示:「呂紹嘉注入於音樂的易感度、完整性、以及藝術性豐富且刺激了整個製作。」  《蝴蝶夫人》將演出6場,NSO公布記者會特別請來台灣兩代蝴蝶夫人--女高音辛永秀和呂麗莉站台。至於此次台澳跨國製作的蝴蝶夫人,則由澳洲女高音雪兒.巴克和台灣女高音林玲慧擔任,其餘參與歌劇的台灣聲樂家包括男中音巫白玉璽、男高音王典和次女高音翁若珮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