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她們的韓國夢的搜尋結果,共02

  • 另類快速相親 韓國搭訕居酒屋「保證脫單」

    另類快速相親 韓國搭訕居酒屋「保證脫單」

    弘大有間居酒屋以「搭訕」為號召,保證客人來這裡可以立刻搭訕或被搭訕。店家直接在招牌上用大字寫著「單身來,成對走」(혼자왔다 둘이되는 포차)。 \n \n這間名為「Solo Pocha(쏠로포차)的居酒屋,採取「併桌」的帶位方式。把男、女安排在相鄰的桌子,讓客人很自然的和異性同桌,轉頭說聲「安妞哈say優」就可以搭上話。習於被動的男男女女們,在這裡可以非常輕鬆無負擔的開啟搭訕,這種併桌形式有那麼點「快速相親」的味道。 \n \n因為用餐時間有限制,入場後只能待兩個小時,想要繼續待就得另外再點下酒菜(下酒菜一道約臺幣六百)。所以時間到了,如果同桌的人聊不來,自然會離開,再有下一組新客人入座。 \n \n我為了寫文取材,邀約小璐同行探險。與我們同桌的男生前後一共換了三組,第一組是兩位三十出頭的上班族,穿著頗為稱頭的西裝,長得也不錯。可惜已經有點醉,講話顛三倒四。其中一位要了小璐的電話後,拎著快醉倒的同伴匆匆離去;第二組是兩位大學生,住在弘大附近。知道他們的年級之後,我覺得似乎有跟我同生肖的可能。 \n \n最後一組也是兩位大學生,在水原市(首爾南方的科技城,離首爾車程約一小時)念書。為了參加光化門前的倒朴活動而來,活動結束後來弘大喝一杯。 \n \n「啊……又是大學生。」從大學畢業已經有十年以上的我,想著︰「看來這間居酒屋的客人,年紀都偏低呢。」難怪門口檢查身分證的職員,對我不甚親切,對排在我後面的女大生們卻笑臉迎接。 \n \n正盤算著是不是該把剩下的一點酒喝一喝、菜吃一吃回家了,坐我旁邊的男生竟開口︰「跟我換位子。」我一轉頭,原來他要跟對面的同伴交換座位,好坐到小璐旁邊。 \n \n對我來說,搭訕就像打籃球,得分不必在我,助攻也是種成就。男生這樣的大動作,明顯表示他對小璐有好感。朋友有難,拔刀相助;朋友被搭訕,當然也得在旁好好敲邊鼓。「這邊再一瓶燒酒。」我向服務生喊了一聲,心想︰「看來是不用馬上回家了。」 \n \n隔天起床,一陣宿醉頭痛襲來,我Line了小璐︰「還OK嗎?有安全到家嗎?」 \n \n小璐漫無邊際的閒扯幾句後,傳來︰「我有男友了。」 \n \n本文摘自,時報出版《她們的韓國夢: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一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拷貝!

  • 在韓台人120萬韓圓的教訓 東大門批市買手月收近十萬

    在韓台人120萬韓圓的教訓 東大門批市買手月收近十萬

    一九九二年出生的曼菱,高中學的是木工,大學念設計。大學時有機會隨學校到韓國參訪,第一次出國的她,如同海綿初次感受到水分,怎麼吸收還是覺得渴。「我覺得看不夠、想看更多更多!」大學一畢業,還揹著就學貸款,她就申請了打工度假簽證,再次飛來韓國。 \n \n沒有認識的人,不會說韓文,準備的錢也不多,「不如找代辦,頂多一個月的薪水給對方,但至少生活跟工作都有保障。」臺灣的代辦就如前述的B公司,一整套代辦下來,手續費大多要六、七萬臺幣。曼菱在網路上搜尋到一間韓國的代辦公司,代辦費用只要一百二十萬萬韓圓(約臺幣三萬三千元),還保證兩個禮拜內就有工作,她放心的匯了款。 \n \n到了韓國,適逢中秋連假,韓國人對中秋的重視度等同於臺灣人的農歷新年,公司、商家大多也一起放假。對方來接機,把曼菱送到需另外支付費用的民宿後,就對曼菱說:「連假我們不上班,妳這幾天先自己找地方玩吧。」直到五天連假結束後,才帶她去辦登錄證、手機門號等生活所需事項。而原本說好要幫曼菱介紹的工作,卻是每天上班十二小時、週休一天,月薪僅有一百三十萬韓圓(約臺幣三萬五千元)的中餐廳工作。 \n \n那年,韓國的基本時薪是五千兩百一十韓圓(約臺幣一百四十元),曼菱在中餐廳一個月需做兩百八十八個小時,照理要能拿到一百五十萬韓圓(約臺幣四萬元)才對。但即使拿得到一百五十萬,曼菱也不想做。她幾番重申︰「我是來打工度假,不是來當臺勞的,這麼長的工時,我何不去工廠?」 \n \n對方一再搪塞:「妳不會韓文,沒什麼工作可以讓妳挑。」爭到最後仍不了了之。 \n \n受夠對方的拖拉戰術,曼菱最後花了兩天,自己找到工作跟住宿,開口跟代辦公司討回費用:「請把沒有幫我做的事項結算完後,退費給我。接機、辦登錄證、辦手機這些服務我都可以付費,但是找工作跟住宿,請退費!」接待他的小姐卻說自己離職了、不清楚狀況,老闆也持續不回訊息。臺幣三萬多的代辦費,換來的卻是「靠自己最實在」的教訓。 \n \n擺脫不負責任的代辦找的爛工作後,曼菱輾轉踏進東大門,白天在貨運行驗貨,半夜當追貨小幫手,月收近十萬,「不當臺勞」的初衷已經轉變。 \n \n本文摘自,時報出版《她們的韓國夢: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一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拷貝!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