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妙法蓮華經的搜尋結果,共03

  • 《妙法蓮華經》精煉成詩   蘇文慶譜寫《衣裡明珠》

    《妙法蓮華經》精煉成詩 蘇文慶譜寫《衣裡明珠》

    所有眾生皆可成佛,詩人愚溪以詩精煉九萬餘字《妙法蓮華經》,由作曲家蘇文慶譜曲《衣裡明珠》,將在蘇文慶專場音樂會呈現。蘇文慶表示,以詩為詞的創作,樂曲不但要兼具文字、詩意,「也要確認語韻與音韻是否可以相合,和器樂曲比起來更加困難。」 \n \n蘇文慶說,國二時參加學校國樂社,基隆老家後山有座十方大覺寺,裡面住著一個居士,十八般武藝兼備,不但拉胡琴、吹笛子;左腳還可以踏板、右腳裝爵士鼓的鈸,「我很驚訝,就常常帶著笛子跟他去演奏,這彷彿是一種冥冥中的緣分,日後因緣際會,也寫下許多受宗教團體委創的佛教音樂。」 \n \n蘇文慶集演奏、指揮、作曲於一身,作品橫跨宗教音樂、傳統音樂、戲劇、電影、舞臺劇、音樂劇等領域,樂作經常被各樂團演出,《風獅爺傳奇》、《噶瑪蘭》以及合奏曲《詠江南》等都是國樂界必備曲目,堪稱國樂界最重要又多產的代表性作曲家之一。創作之外,蘇文慶任教多所大學國樂系,傳承所長;現任中華民國國樂協會理事長,打造國樂溝通平台。 \n \n「雖然我會指揮,會演奏,但我最大的熱情還是在創作。」今年正逢蘇文慶60歲生日,台北市立國樂團特別為他舉辦專場作品音樂會,蘇文慶說,他最早的作品專場音樂會,也正是在民國69年由北市國為他發表,「我當時國立藝專畢業,服完兵役,就進入北市國工作,負責笙與嗩吶的演奏。」後來他陸續到了香港中樂團、台灣國樂團工作,參與臺灣國樂發展,不遺餘力。 \n \n創作多年,始終靈感十足,蘇文慶一天總能創作四到五小時,他說雖然電腦打譜已經是主流,但還是喜愛手寫,一顆音符一顆音符刻出心裡的聲音,「作曲家的樂譜是密碼,作曲家的點點滴滴,所思所想,喜好,都在那些音符之間被看見。」蘇文慶說,他也堅持著每一首創作都要有風格上的不同,編制上的突破,音色上的創新,「希望可以繼續感動樂迷,也可以對於國樂界有所貢獻。」 \n \n時隔將近40年,北市國再度為蘇文慶舉辦音樂會,蘇文慶選了新進創作,「最老的是《衣裡明珠》單樂章,最新作品就是北市國委託的《富貴花開》,這次將作世界首演。」蘇文慶表示國樂團作品的確不好寫,「因為國樂器的個性獨立性太強,國樂團的編制又不夠完整,比如彈撥樂器若沒寫好,演奏家演奏時一點都聽不見,如何徹底發揮國樂器性能,是作曲家很大的挑戰。」 \n \n「衣裡明珠—蘇文慶作品音樂會」將於12月23 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萬德法師刺血抄經 佛館展出

    萬德法師刺血抄經 佛館展出

     山西大同法華寺住持萬德法師閉關3年「刺血抄經」,寫成《法華經》等15部經典,密密麻麻的血字排成塔狀,令人嘆為觀止,即起在佛陀紀念館展出;萬德法師說,將繼續以書畫弘揚佛法,打算寫完40萬句篇幅的《華嚴經》。 \n 萬德法師年僅38歲,10幾歲即出家,曾向佛光山星雲大師學法;20多年前看到五台山《華嚴經》塔,當場五體投地,從此發願撰寫其他經典佛塔,2005年起閉關3年寫成15部經,其中《華嚴經》等4部經塔是刺血代墨寫成。 \n 刺血抄經千年來不乏例子,卻也有人持儒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看法,將刺血視為不孝;萬德法師說不鼓勵弟子效法,但對他個人而言,以恭敬心刺血抄經,將功德回向天下眾生,是盡佛教所說「大孝」,也報父母大恩。 \n 這場「唯善呈和─萬德禪人翰墨展」即日起至29日前在佛陀紀念館2樓展出,展示76件書法、水墨作品及《法華經》、《金剛經》、《無量壽經》3座血經塔;其中,寬3公尺、長9公尺的「血書《大乘妙法蓮華經》塔」字數多達6萬9316字,氣勢最為驚人。 \n 昨天佛光山舉辦開幕茶會,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親自主持,與萬德法師對談「刺血抄經」創作歷程;心保和尚說,相當欽佩萬德法師以藝術弘揚佛法決心,也期盼藉由這場特展,讓民眾對佛法有不同體悟。

  • 黃登仕抄經書 義賣助國小

    黃登仕抄經書 義賣助國小

     曾獲總統書法獎的書法家黃登仕為了推廣書法教育,發揮苦行僧精神,耗時八個月以行楷抄寫七萬多字《大乘妙法蓮華經》;為表對佛陀及經典的虔敬,一筆錯,就得重頭來過,其間錯了幾次己不勝數,實際謄寫了近十五萬字,將義賣幫助褒忠潮厝國小。 \n 黃登仕寫的《大乘妙法蓮華經》文,每字一公分見方,經文浩瀚多達七萬餘字,他分七卷書法完成,冊頁高廿三公分,七冊舒展開來,長達卅四公尺,足足有十幾層樓高,徵求有緣人支持潮厝國小書法教育。 \n 為了寫這部佛教鉅著,黃登仕今年開春就動筆,除了任課外,泰半時間幾乎都埋首案頭,硬筆字寫來輕鬆,換成毫毛,運筆輕重的拿捏處處是學問,不能振筆疾書,要心緩氣舒才能寫得好。 \n 黃登仕說,為表示對佛陀及經書典籍的敬重,抄經容不得錯漏,一筆一畫都得慎重,只要錯一筆,就得全部從頭來,《大乘妙法蓮華經》共七卷,一卷萬字,重寫多少字已經屈指難數,常常已經完成七、八千字,一個不留神,一筆錯,又得整冊重來,經文共七萬多字,但他實際寫了近十五萬字,一半是因錯一筆或一字而作廢。 \n 除了潮厝,黃登仕目前也在永光、興昌及東和等校義務指導書法,他陸續完成一萬六千字《地藏王經》、五千餘字《金剛經》、兩千多字《阿彌陀佛經》,都要義賣支持偏鄉學校書法教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