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妨礙司法的搜尋結果,共48

  • 12港人事件 其中9人被加控「妨礙司法公正罪」

    12港人事件 其中9人被加控「妨礙司法公正罪」

    12名香港人去年8月企圖偷渡來台途中被大陸海警拘捕,當中2名在事發時未成年的人獲大陸不起訴,早前率先返回香港;其餘10人則於去年底在深圳被判囚,當中8人於今年3月刑滿返港。香港國安處經調查及徵詢法律意見後,10名已被遣返香港的被告中,9人將被加控一項妨礙司法公正罪,30日下午到場聆訊。 早前被押解返港的人士,由於偷渡前在港另涉及其他刑事案,故各人均正被還押。其中,「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返港後,被控1項勾結外國勢力罪、1項串謀協助罪犯罪及1項無牌管有彈藥罪,當中首兩項控罪更與早前已被捕的黎智英及陳梓華有關。 此外,郭子麟與另外12人同被控一項暴動罪,他另被控一項管有工具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罪;黃偉然則被控一項製造爆炸品罪;至於嚴文謙、張銘裕及張俊富涉及同一宗串謀襲警案,該3人與另外2人被控一項串謀有意圖而傷人罪;李子賢則涉暴動及襲警罪。

  • 司法信任 從建立人民法律安全感做起

    司法信任 從建立人民法律安全感做起

     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公布「109年全年度台灣民眾對司法與犯罪防制滿意度之調查研究」,結果顯示,台灣民眾對警察、檢察官、法官三者的信任滿意度中,對警察維護治安工作的滿意度最高,有8成5的民眾表示肯定;其次是對檢察官犯罪偵查工作的表現,有近5成民眾滿意,比去年提高了16%;而民眾對法官的滿意度最低,只有26.7%,亦即每4位民眾中只有1位相信法院法官能公平公正地審判。此項調查結果與中正大學和《遠見》雜誌歷年調查結果相近,國人普遍不信任司法,是不爭的事實。  相較於台灣法官的公信力低落,德國最大的法律保護保險公司「羅蘭公司」(Roland)上月公布了《2021年法律報告書》,德國民眾一如往常地對該國司法體制抱持高度信任,約7成民眾相信司法。去年8月歐盟執委會也公布《2020歐盟司法計分表報告》,其中一項是民眾對司法(含法院和法官)獨立性感受度調查,有一半以上的歐盟會員國,其民眾感受本國司法獨立之比例超過5成,其中丹麥、奧地利、芬蘭、瑞典等4國民眾的司法獨立感受度更高達8成;至於敬陪末座的克羅埃西亞,僅有不到3成民眾相信司法獨立。若司法獨立與審判公正具緊密關連性的話,則台灣司法獨立信任度約莫也就只有2成多,列屬司法獨立性落後的國家。  歐盟調查民眾認為缺乏司法獨立性的原因,首要是來自於政府和政界人士的干預和施壓,其次是經濟或其他特定利益團體施壓,最後才是法官的身分職位無法確保其獨立性。由此可知,妨礙司法獨立的最大障礙就是政府官員和政商人士,倘若法院法官抗壓性不足或禁不起誘惑時,司法獨立性很容易就受動搖。  台灣從2000年政治體制轉型後,雖自詡為民主法治社會,但司法關說案仍屢見不鮮。較受矚目的像是「總統夫人吳淑珍關說案」、「柯建銘王金平關說案」、「邱太三關說案」等,近來富商翁茂鍾司法關說案,再度引爆司法人員風紀問題。司法關說案固然嚴重傷害司法形象,但總統召見大法官至官邸談話訓斥、監察委員揚言約談辦案法官,或是行政院長公開表示「判決讓人失望與錯愕,會支持上訴」等語,對司法人員而言,又何嘗不是另一種不可承受之重?面對政府高層下指導棋,法院法官若能挺得住、不屈服,倒也能彰顯其獨立性,但偏偏下一審法院見解經常就變更了;姑不論法院改判是否有理,民眾心裡多少留下了「司法聽話」的印象。  台灣司法公信力不彰的問題,亦與裁判背離社會價值觀,遠離人民法律情感,和近年來司法政治化走向等原因有關。外界常批評台灣法院有一群恐龍法官,但這群法官也許不是食古不化,而是想展現「司法積極主義」態度,勇於挑戰判決先例、提出偏離社會大眾普遍接受的法律解釋方法與結果導向的裁判,不甘平庸罷了。因此小燈泡命案判兇手無期徒刑、民眾攻占行政院是行使抵抗權,這是他們勇於任事的表現,雖然明知判決會被批評得體無完膚,但雖千萬人,吾往矣!  相較於普通法院法官的司法積極性,職司憲法守護任務的大法官們似乎就消極保守多了。司法院長許宗力3年前曾於大法官成立70周年的學術研討會上發表「大法官的司法積極主義如何型塑台灣的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專題演講,他指出,大法官在面對政治、社會爭議的當下,應展現積極主義,勇於檢視政治部門的決定,並非尊重、順服,而是積極介入,採取更嚴格的審查標準。但遺憾的是,這些年幾件備受社會關注、具高度政治性的釋憲案,卻未見大法官積極挑戰政治部門的決定,受理釋憲案或做出違憲宣告,加深了外界對司法服膺政治的感受。  信任,其實是一種安全感,是一種當遇到困難時,能被理解、被保護和得到支持的感覺。台灣司法如不能給予人民足夠的法律安全感,而只想勉強人民克服不安全感,那麼重建司法信任之路將遙遙無期。(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

  • 中時專欄:翁曉玲》司法信任 從建立人民法律安全感做起

    中時專欄:翁曉玲》司法信任 從建立人民法律安全感做起

    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公布「109年全年度台灣民眾對司法與犯罪防制滿意度之調查研究」,結果顯示,台灣民眾對警察、檢察官、法官三者的信任滿意度中,對警察維護治安工作的滿意度最高,有8成5的民眾表示肯定;其次是對檢察官犯罪偵查工作的表現,有近5成民眾滿意,比去年提高了16%;而民眾對法官的滿意度最低,只有26.7%,亦即每4位民眾中只有1位相信法院法官能公平公正地審判。此項調查結果與中正大學和《遠見》雜誌歷年調查結果相近,國人普遍不信任司法,是不爭的事實。  相較於台灣法官的公信力低落,德國最大的法律保護保險公司「羅蘭公司」(Roland)上月公布了《2021年法律報告書》,德國民眾一如往常地對該國司法體制抱持高度信任,約7成民眾相信司法。去年8月歐盟執委會也公布《2020歐盟司法計分表報告》,其中一項是民眾對司法(含法院和法官)獨立性感受度調查,有一半以上的歐盟會員國,其民眾感受本國司法獨立之比例超過5成,其中丹麥、奧地利、芬蘭、瑞典等4國民眾的司法獨立感受度更高達8成;至於敬陪末座的克羅埃西亞,僅有不到3成民眾相信司法獨立。若司法獨立與審判公正具緊密關連性的話,則台灣司法獨立信任度約莫也就只有2成多,列屬司法獨立性落後的國家。  歐盟調查民眾認為缺乏司法獨立性的原因,首要是來自於政府和政界人士的干預和施壓,其次是經濟或其他特定利益團體施壓,最後才是法官的身分職位無法確保其獨立性。由此可知,妨礙司法獨立的最大障礙就是政府官員和政商人士,倘若法院法官抗壓性不足或禁不起誘惑時,司法獨立性很容易就受動搖。  台灣從2000年政治體制轉型後,雖自詡為民主法治社會,但司法關說案仍屢見不鮮。較受矚目的像是「總統夫人吳淑珍關說案」、「柯建銘王金平關說案」、「邱太三關說案」等,近來富商翁茂鍾司法關說案,再度引爆司法人員風紀問題。司法關說案固然嚴重傷害司法形象,但總統召見大法官至官邸談話訓斥、監察委員揚言約談辦案法官,或是行政院長公開表示「判決讓人失望與錯愕,會支持上訴」等語,對司法人員而言,又何嘗不是另一種不可承受之重?面對政府高層下指導棋,法院法官若能挺得住、不屈服,倒也能彰顯其獨立性,但偏偏下一審法院見解經常就變更了;姑不論法院改判是否有理,民眾心裡多少留下了「司法聽話」的印象。  台灣司法公信力不彰的問題,亦與裁判背離社會價值觀,遠離人民法律情感,和近年來司法政治化走向等原因有關。外界常批評台灣法院有一群恐龍法官,但這群法官也許不是食古不化,而是想展現「司法積極主義」態度,勇於挑戰判決先例、提出偏離社會大眾普遍接受的法律解釋方法與結果導向的裁判,不甘平庸罷了。因此小燈泡命案判兇手無期徒刑、民眾攻占行政院是行使抵抗權,這是他們勇於任事的表現,雖然明知判決會被批評得體無完膚,但雖千萬人,吾往矣!  相較於普通法院法官的司法積極性,職司憲法守護任務的大法官們似乎就消極保守多了。司法院長許宗力3年前曾於大法官成立70周年的學術研討會上發表「大法官的司法積極主義如何型塑台灣的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專題演講,他指出,大法官在面對政治、社會爭議的當下,應展現積極主義,勇於檢視政治部門的決定,並非尊重、順服,而是積極介入,採取更嚴格的審查標準。但遺憾的是,這些年幾件備受社會關注、具高度政治性的釋憲案,卻未見大法官積極挑戰政治部門的決定,受理釋憲案或做出違憲宣告,加深了外界對司法服膺政治的感受。  信任,其實是一種安全感,是一種當遇到困難時,能被理解、被保護和得到支持的感覺。台灣司法如不能給予人民足夠的法律安全感,而只想勉強人民克服不安全感,那麼重建司法信任之路將遙遙無期。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

  • 川普曾遊說議員 拖延認證程序

    川普曾遊說議員 拖延認證程序

     最新在網路上流傳的影片可能更加坐實川普是上周三美國國會暴亂的元凶。另根據CNN報導,在國會遭到激進川粉襲擊時,留在白宮的川普和他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仍舊打電話給正在參加國會聯繫會議的共和黨議員,要求他們採取拖延政策,力阻國會認證拜登當選總統。  目前在網絡流傳的影片出現了川普長子小唐納,女兒伊凡卡,幼子艾瑞克和白宮幕僚長梅朵斯等人。而川普和夫人梅蘭妮亞也出現其中,在擠滿人的帳篷內還直播川粉集結呼口號的實況轉播,帳篷內好多個鏡頭顯示拯救美國遊行的現場。白宮幕僚長在被拍攝時還以大拇指比讚。現場一些人在勁歌熱舞下開心看直播。一些網友認為這是川普重要內圈人物在現場觀看,發表演講挑起暴亂前的直接證據。更有些網友指控,一些畫面顯示,影片拍攝的時間可能是暴徒正在攻擊國會時,「家人幕僚開心看直播,暴亂黑手嫌疑大」!  此外,華盛頓郵報昨日也披露,川普除了打電話給喬治亞州州務卿外,還打了另外一個電話向喬治亞選舉調查人員施壓,法界人士認為這兩通電話都已構成妨害司法,涉及刑事犯罪。華郵還指出,從11月3日後,川普至少打了3通電話試圖阻撓喬治亞州認證拜登贏得選舉。川普對未能成功說服喬治亞州共和黨人配合非常生氣。曾經參與水門案調查的前紐約聯邦檢查官安克曼(Nick Akerman)表示,川普的行為已經是妨礙司法了,如果未來川普被控,他將會「非常驚訝川普沒有妨害司法」。  此外,美國新聞周刊報導,穿著牛角闖入國會大鬧被媒體拍攝的錢斯利被逮捕後,告訴聯邦調查局,自己是「應總統的要求」才攻進了國會。

  • 涉妨礙司法公正、藏有武器 香港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被捕

    涉妨礙司法公正、藏有武器 香港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被捕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今(2)日早上遭大批員警上門拘捕,指其涉嫌妨礙司法公正、拒絕被捕以及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罪,目前被押至沙田警署。浸會大學學生會於8點在臉書發文,指控香港當局肆意拘捕不同竟見者,製造白色恐怖,學生會予以嚴厲譴責。 據港媒《東網》報導,方仲賢去年8月6日就曾因為在深水埗購買10支雷射筆,被香港警方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一個月後方仲賢更在9月3日的旺角衝突中,遭警方搜出「不屬於自己的財物」,被以盜竊罪拘捕。 而今早香港警方再度以妨礙司法公正、拒絕被捕以及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罪嫌將方仲賢拘捕到案,對此,浸會大學學生會痛批根本是白色恐怖,表達嚴正抗議。 而在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方仲賢曾因為不滿民進黨政府拒絕立「難民法」,在臉書發文抨擊,民進黨若只口說支持香港人抗爭,而無具體措施條文支持,難免令人聯想到民進黨只想用香港人的鮮血來換取台灣人的選票之嫌,遭到台灣網友砲轟,2天後才發文道歉平息爭議。

  • 負債10億美元 落選恐官司纏身

    負債10億美元 落選恐官司纏身

     若川普落選,可能會破產、官司纏身、淪為階下囚?川普為了留在白宮,已到了拚命的程度。畢竟一旦少了總統身分這個保護傘,加上少了司法部長巴爾為其護航,可能面臨司法調查乃至起訴,包括妨礙司法、稅務詐欺以及涉及性侵等罪名。此外,外界估計他已負債約10億美元,一旦下台,可能會破產。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去年公開表示,川普疑涉妨礙司法,但現任總統不能被起訴。再者,川普對「暴風女」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的封口費疑似違反競選經費的規定。但最重要的致命傷可能是他的稅務問題,到時不僅國稅局對他窮追不捨,紐約州檢察官也不會放他一馬。一旦被定罪,就看新任總統願不願特赦他。  英國《衛報》指出,川普個人的鉅額債務是他拚命想要留在白宮的主因。選前,紐約時報曝川普10年僅象徵性的繳過個人所得稅。《富比世》曝川普至少背負10億美元債務。明年1月20日之後,他可能面臨被追稅之外,也會被德意志銀行、階梯資產公司(Ladder Capital)等債權人追債。富比世認為,川普商業帝國家底夠厚,還不至於崩盤。  《衛報》等媒體還報導,現任總統卸任後,通常會回到自己的家鄉籌劃建立總統圖書館、成立慈善基金會、或是大賺演講費,但川普的後白宮生活可能和他們大相逕庭。

  • 會見王毅 荷外長對港表憂慮

    會見王毅 荷外長對港表憂慮

     大陸外長王毅26日訪問荷蘭,荷蘭外相對港府拘捕媒體人士,以及北京實施《香港國安法》表達憂慮。日前香港民主黨議員林卓廷、許智峯因涉嫌暴動罪遭拘捕,27日被押送法院審判。林被控暴動及企圖妨礙司法公正共2罪,許則被指企圖妨礙司法公正、不誠實取用電腦等3罪名。  荷蘭外交部長布洛克26日與到訪的王毅會面。會後布洛克發聲明指,雙方的討論顯示荷蘭與大陸希望在認真和互惠互利的關係上合作,但他指出,香港有記者和立法會議員被拘捕,以及北京在港實施具爭議性的《香港國安法》,都是「極為令人擔憂的發展」。  香港民主黨議員林卓廷、許智峯等13人26日遭拘捕,警方指他們涉嫌去年7月6日屯門參與「光復屯門」遊行,而林卓廷另被指涉嫌參與721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  眾人27日被押送到西九龍法院審訊,大批民主派人士前往法院外聲援。裁判官押後案件10月12日再訊獲准。

  • 波頓不投川普 拜登陣營撿到槍

    波頓不投川普 拜登陣營撿到槍

     被美國總統川普推文開鍘的前國安顧問波頓出了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內容辛辣,處處打到川普痛處。不僅讓川普灰頭土臉,甚至可能讓他輸掉11月的大選。波頓在書中直言:「我覺得他不適任,沒有能力治國。」並在21日受訪時表示,11月不會把票投給川普,希望川普是「一任總統」。川普則發推特酸波頓,指「波頓的能力,不足以被參院確認(提名),因為他被當成一個瘋子,而且不討人喜歡。「我給他機會。我喜歡聽不同的觀點。結果證明他完全不稱職,而且是個騙子P…這是機密情報!!!」  波頓的書卻極具殺傷力。他直接戳破川普對北京強硬,對外營造高姿態對待習近平和中共根本是假象。見證川普為了個人政治利益而捨國家安全,施壓烏克蘭對拜登父子重啟調查;犧牲美國司法獨立性,暗助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對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盡力討好。  川普把連任成功和家族利益看得比國家福祉更為重要。波頓同時在書中質疑川普女婿庫許納處理中東問題的能力,稱「不解何以庫許納認為他可以成功斡旋中東事務,畢竟連季辛吉這樣的外交高手都鍛羽而歸。庫許納是妄想?還是過分自傲?」  儘管本書被形容為讓反川普陣營撿到槍,但受到波頓爆料因素影響,川普最近加碼反陸,力挽形象,不但簽署《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新疆人權法案)允許政府制裁涉及壓迫維吾爾族穆斯林的中國官員,還禁止對新疆的大陸國營企業出售美國產品與服務。  本書證實川普所作所為的確構成了濫權、妨礙司法等罪名,也讓民眾對於他表裡不一的表現、翻來覆去的政策感到不滿,但這些早在出書前,大家時有所聞,並不覺得太離譜,但讓人不解與不平的是,波頓既然知道這麼多內幕,為何不趁還有轉圜餘地時勇敢揭弊?遲來的正義之士不算正義。

  • 川普親信妨礙國會調查遭起訴 政治介入司法 輕判40個月

    川普親信妨礙國會調查遭起訴 政治介入司法 輕判40個月

    長期擔任白宮政治顧問的羅傑·斯通(Roger Stone),是川普的長年的親信及好友,去年因欺騙國會、威脅證人作證、阻礙眾議院調查2016年選舉等罪名,遭到檢察官起訴,並在11月被判有罪。檢察官先前求刑7-9年,川普公開譴責司法不公,導致4名檢察官退出本案,後來新任檢察官建議求處3-4年徒刑。本周四本案開庭,法官宣判40個月有期徒刑。 根據《CNN》的報導,聯邦法官艾美·傑克森(Amy Berman Jackson)在公聽會時,大力批評斯通的好戰心態以及撒謊的傲慢,並為本案的檢察官辯護,直指檢察官的求刑是合理且符合正義的,暗指川普介入司法審判是件不公不義的事。 傑克森指出:「斯通有罪不是因為為總統效命,而是因為為總統掩護不法的情事。這對於我們的基本制度和民主的根基構成了嚴重的威脅。」 隨後,法官宣判斯通有期徒刑40個月,緩刑2年。 美國大部分的民眾認為,川普的政治力已經明顯介入司法,檢察官遭到撤換,起訴書從原先的7-9年,降低到後來的3年4個月,又外加緩刑。 新任的檢察官克拉伯(John Crabb, Jr.)在法庭上表示,司法部對於更換檢察官團隊感到抱歉,但是司法部門一向無畏強權、公正獨立、絕無政治力量介入。「這次起訴書的量刑絕對符合公平正義。」

  • 眾院通過!川普成美史上第3位遭彈劾總統

    眾院通過!川普成美史上第3位遭彈劾總統

    美東時間18日晚間,美國眾議院進行針對彈劾美國總統川普的2項條款表決,指控川普「濫用職權」以及「妨礙國會調查」條款最終毫無懸念雙雙通過,讓川普成為史上第三位被眾議院彈劾的美國總統。 綜合外媒報導,眾議院於華府時間18日上午9時開始針對彈劾川普的2項條款展開辯論,在民主、共和兩黨議員辯論約11小時候,眾議員於當地時間晚間8時(約台灣時間19日上午9時)過後展開投票,投票結果迅速出爐,最終第一個彈劾條款「濫用職權」獲得230票贊成票、197反對票,當中眾院共和黨人全投下反對票,民主黨議員則有2人跑票,其餘人均投下贊成票。 眾議院接著展開第二個條款「妨礙國會調查」進行投票表決,最終同樣表決通過,贊成票為229票,反對票有198票,共和黨人同樣全部反對,民主黨人則有3人跑票。 川普9月遭爆料扣押美國對烏克蘭軍事援助,目的是施壓烏國展開對民主黨籍總統參選人拜登及其子韓特在烏克蘭的黑資料,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9月底展開彈劾川普調查,他們指控川普除了扣押近4億美元軍援外,同時也以邀請烏國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赴白宮作客作為條件。 經過2個月調查及聽證會作證程序,眾議院司法委員會13日先通過2項「濫用職權」、「妨礙國會調查」彈劾條川普條款,彈劾川普的2項條文於18日晚間交由眾議院全院表決。值得注意的是,表決前夕的辯論會中,民主、共和兩黨立場壁壘分明,民主黨議員指控川普濫用職權,「對美國民主造成威脅」,而共和黨則反嗆民主黨藉由政黨政治發動「政變」。 由於這次表決僅需簡單多數即可通過,也就是贊成彈劾川普陣營僅需拿下216票就能通過彈劾條款,在民主黨人數優勢下,外界先前就已預料,川普將毫無懸念被眾議院彈劾。 接下來程序將轉向參議院,參議院將在2020年初審訊彈劾川普一案,如果參議院定罪川普,他將會立刻遭到罷免,不過參院領袖麥康奈(Mitch McConnell)已經表明,共和黨將會支持川普,投票宣布他無罪,避免讓川普下台。

  • 立法者侵蝕審判獨立的三隻黑手

     立法者侵蝕審判獨立,是實行權力分立制度才有的問題,其後果會帶來制衡功能的解消與制度的崩壞。  權力分立制度,區分立法與司法權,是為了避免專制。立法者只負責制訂抽象的法律規範,獨立的法院據之審判具體的個案,是權力分立的核心制衡設計。專制時代,掌權者同時掌握立法權與審判權,即成專制,不受制衡;民主時代的執政者,若是透過政黨控制立法者侵犯審判權,就是在消解權力分立與制衡,重回專制。  根據社會及歷史經驗觀察,立法侵蝕侵奪審判獨立,至少有三大手法。  一、立法者扮演行政部門的立法局,或是獨立機關人事提名的背書部隊。  一旦如此,就是立法者自我實質放棄立法權及人事同意審查權,解消立法機關對於掌權者的制衡功能。立法部門成為執政者的橡皮圖章,難以防止掌權者提名高度政治取向的人選進入司法體系,或是進入其他部門威脅司法,實質解消司法獨立。司法一旦成為黨羽,自難發揮制衡功能。  有更甚者,國會對行政部門的立法提案照單全收,或將原應屬法院的審判權實質授與行政部門,使得司法無力而執政者權力極大化。德國國會對希特勒內閣的授權法,將國會的權力實質讓渡給掌權者,惡名昭彰,威脅民主的竟然就是極端的民主!即令不到如此極端,國會一旦停止制衡行政,國人若對國會百般縱容政府部門架空司法、侵蝕審判獨立而毫無戒心,在面臨破毀民主、走回專制的時刻,就會無力招架。像是立法院通過司法人事一路綠燈,還有通過「前瞻」預算與「國安五法」的迅雷不及掩耳,都是例證。  二、立法者僭越審判權,通過個案羅織立法,溯及既往。  不得為個案立法,是權力分立制度對立法權最基本的限制。立法權針對特定人立法,就是個案立法,就是立法部門僭行法院的審判權。歷史上英國的國會運用個案立法對付政敵的劣蹟斑斑,就是美國憲法否定禁絕國會及州議會制定個案羅織法及溯及既往的法律,防止國會奪取審判權的殷鑒。  立法者行使立法權,是針對未來尚未發生的事件設定規範;司法審判,是針對過去發生的事件判斷特定人的對錯是非。而個案羅織立法,卻是國會用今天通過的法律,直接評斷特定對象過去作為的功罪,取代法官而逕行宣判。立法與司法的性質截然不同,其程序也與審判大有差異,個案羅織立法僭行司法權,不審而判,既違反權力分立,也違反程序正義。  個案立法以評價過去的既成事實為能事,就是溯及既往,個案立法常用來報復打擊敵人,有針對性而缺乏可預測性。例如《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針對過去的特定時期,鎖定特定政黨,還有私法人,未經司法審判即先斷定其財產多是取得不當,授權行政部門施以強制處分,就是個案立法。另如最近《投資人保護法》修法草案要回溯適用訴訟中的案件,就像年金改革立法事後單方縮水退休給付一樣,都在推翻法不溯既往的原則。  三、立法者個別甚或集體,利用地位與職權,干涉審判。  立法者為個案進行司法關說,企圖影響辦案結果,就是利用地位與職權干涉司法。這種行徑,與憲法明文規定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當然不合。但是司法關說不但從未絕跡,而且層出不窮,無法可管。政治人物關說司法受到批評,還自恃理所當然,以追究批評者洩密刑責為能事。多年之前,立法院甚至曾有立委關說個案不成,逕行刪減法院預算的惡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上樹立「妨礙司法公正罪」的建議,至今不能實現;期待擅於關說的立法者立法防止司法關說,不啻緣木求魚。政治關說繼續威脅、侵蝕司法獨立,勢不可擋。  立法侵蝕司法的三大途徑,空白授權行政,架空或邊緣化司法審判、關說司法、個案羅織立法加上溯及既往,都正在進行,民主法治能不倒退?  立法者為什麼侵蝕審判獨立?無他,執政者的權力榻邊,豈容酣眠?誰能加以阻擋呢?如果不是法院,不是憲法法庭,那就只能是選民了。(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 通俄門特檢穆勒點頭!7月將赴國會作證

    通俄門還沒結束!美國眾議院司法和情報委員會25日表示,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將於7月17日在委員會的公開會議中作證。 穆勒先前主導長達22個月的通俄門調查行動。民主黨主導的司法委員會和情報委員會17日當天將分別對穆勒問話,在公開聽證會結束後,司法委員會將在非公開的狀態下對穆勒團隊工作人員問話。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y Nadler)及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發出的聯合聲明稱,「美國人民希望聽到特別檢察官親口說出來,才能了解他和其團隊的調查發現,以判斷俄羅斯是否攻擊我們的民主、川普競選團隊是否接受並利用這項協助,以及川普和他的親信在通俄門調查之際是否妨礙司法。」 自穆勒3月宣告通俄門調查結束、完成長達448頁的調查報告後,報告刪節版已於4月18日公布。內容說明川普上屆大選的競選陣營多次跟俄國官員聯繫,但這份報告並未發現足夠證據,證明競選活動和莫斯科之間存在犯罪陰謀。此外,報告提出10項美國總統川普意圖妨礙司法調查的例子,但並未控訴川普妨礙司法。 事實上,民主黨一直在討論讓穆勒出庭作證一事,如今發出傳票的日期較納德勒當初所提的日期晚了1個多月。 穆勒則於上月公開發表談話,提及民主黨正準備對他發出傳票,但他強調,他不希望就通俄調查進行公開作證,因為他所說的內容並不會超過448頁調查報告的範圍。

  • 綠色司改 倒行逆施

     蔡政府主政3年多來,仗著掌握立法院多數為所欲為,與其宣揚的民主法治理念背道而馳,倒與美籍猶太人政治學家漢娜‧鄂蘭所著的《極權主義的起源》書中所敘述的德國納粹崛起的過程若合符節。  蔡總統讓違憲爭議激烈的許宗力出任司法院長,主持大法官會議,揭開其集權統治計謀之序曲。風風火火開了10個月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不顧各方質疑,通過最高法院99位法官減為21位,由總統任命。社會大眾引頸期盼的「妨礙司法公正罪」草案,卻遲遲不見下文,在在曝露政府當局意圖掌控司法之願想。  執政黨火速制定不公不義的《不當黨產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並派東廠心態的張天欽及過去高舉人權大旗的顧立雄等當迫害人權之政治打手,一步步消滅國民黨及相關反對勢力。另以違法違憲的年金改革鬥臭鬥垮軍公教人員,激化族群對立。紛至沓來的聲請釋憲案則由御用司法院長護航,不是飾詞不受理,就是故意積壓拖延,怠忽其透過釋憲消弭社會重大法律爭議之職責。  蔡政府用深綠的陳英鈐在中選會為執政者把關,刁難反對方的公投提案;在搞砸去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後,乾脆換個民進黨核心成員的李進勇接替,對選務機關應公正客觀超越黨派之原則視若無睹。見「鳥龍」公投開門後於己不利,就策畫改為極難成案的「鐵箱」公投。  執政黨又刪減高階事務官職位,大增政務官人數,用人唯綠,不問資格條件,破壞文官體制。蔡團隊逼退有任期保障卻不聽話的NCC主委詹婷怡,以打「假新聞」為由,箝制新聞自由,對不同調的媒體連續開罰。  蔡總統挑反藍立場鮮明的陳師孟等人出任監察委員,結夥對付異己,經常小事大辦,大事小辦,標準反覆,已讓監察院的公信力盪至谷底。日前蔡崇義、高涌誠等監委以莫須有的罪名,彈劾偵辦曲棍球協會詐領補助款案的檢察官,自視為司法審判機關之上級,公然將手伸進司法獨立核心事項,引爆司法界強烈反彈。怒氣如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檢察官、法官連署抗議人數迅速破千,且持續攀升,法界學界紛紛聲援。法務部長、檢察總長無法置身事外,相繼發出嚴正聲明,捍衛檢察官偵查權之獨立。  蔡政府種種的倒行逆施,無非是為了剷除敵營,總攬立法、司法、行政等大權,將整個國家納為己有,永久執政。但這次綠營監委捅到馬蜂窩,應該有所警覺。現今社會教育普及,資訊發達,與漢娜‧鄂蘭書中的年代大相逕庭,民眾大都有思考判斷的能力,遑論社會精英的司法人員。主政者不可能憑藉權力一手遮天,操控民心。蔡政府妄想將意識形態無限上綱,玩弄民粹,以專制霸道手腕達成極權的願望,注定成空。(作者為前法務部長)

  • 羅瑩雪》綠色司改 倒行逆施

    蔡政府主政3年多來,仗著掌握立法院多數為所欲為,與其宣揚的民主法治理念背道而馳,倒與美籍猶太人政治學家漢娜‧鄂蘭所著的《極權主義的起源》書中所敘述的德國納粹崛起的過程若合符節。  蔡總統讓違憲爭議激烈的許宗力出任司法院長,主持大法官會議,揭開其集權統治計謀之序曲。風風火火開了10個月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不顧各方質疑,通過最高法院99位法官減為21位,由總統任命。社會大眾引頸期盼的「妨礙司法公正罪」草案,卻遲遲不見下文,在在曝露政府當局意圖掌控司法之願想。  執政黨火速制定不公不義的《不當黨產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並派東廠心態的張天欽及過去高舉人權大旗的顧立雄等當迫害人權之政治打手,一步步消滅國民黨及相關反對勢力。另以違法違憲的年金改革鬥臭鬥垮軍公教人員,激化族群對立。紛至沓來的聲請釋憲案則由御用司法院長護航,不是飾詞不受理,就是故意積壓拖延,怠忽其透過釋憲消弭社會重大法律爭議之職責。  蔡政府用深綠的陳英鈐在中選會為執政者把關,刁難反對方的公投提案;在搞砸去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後,乾脆換個民進黨核心成員的李進勇接替,對選務機關應公正客觀超越黨派之原則視若無睹。見「鳥龍」公投開門後於己不利,就策畫改為極難成案的「鐵箱」公投。  執政黨又刪減高階事務官職位,大增政務官人數,用人唯綠,不問資格條件,破壞文官體制。蔡團隊逼退有任期保障卻不聽話的NCC主委詹婷怡,以打「假新聞」為由,箝制新聞自由,對不同調的媒體連續開罰。  蔡總統挑反藍立場鮮明的陳師孟等人出任監察委員,結夥對付異己,經常小事大辦,大事小辦,標準反覆,已讓監察院的公信力盪至谷底。日前蔡崇義、高涌誠等監委以莫須有的罪名,彈劾偵辦曲棍球協會詐領補助款案的檢察官,自視為司法審判機關之上級,公然將手伸進司法獨立核心事項,引爆司法界強烈反彈。怒氣如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檢察官、法官連署抗議人數迅速破千,且持續攀升,法界學界紛紛聲援。法務部長、檢察總長無法置身事外,相繼發出嚴正聲明,捍衛檢察官偵查權之獨立。  蔡政府種種的倒行逆施,無非是為了剷除敵營,總攬立法、司法、行政等大權,將整個國家納為己有,永久執政。但這次綠營監委捅到馬蜂窩,應該有所警覺。現今社會教育普及,資訊發達,與漢娜‧鄂蘭書中的年代大相逕庭,民眾大都有思考判斷的能力,遑論社會精英的司法人員。主政者不可能憑藉權力一手遮天,操控民心。蔡政府妄想將意識形態無限上綱,玩弄民粹,以專制霸道手腕達成極權的願望,注定成空。 (作者為前法務部長)

  • 通俄門濃縮報告忽略重點遭質疑,成巴爾出席聽證會焦點

    美國特別檢查官穆勒不滿司法部長巴爾將400多頁通俄案偵查報告整理成4頁摘要,認為沒有完整掌握調查的脈絡、本質及要點。穆勒的不滿曝光後,引發外界對巴爾職位獨立性的質疑,認為其刪節報告的動機有爭議。 巴爾1日將出席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而這項爆炸性的發展勢必成為民主黨參議員發問的重點,他們將詢問他是如何詮釋穆勒的報告與做出摘要。 美媒報導,穆勒在3月底致函巴爾,也就是他3月24日公布通俄調查報告的4頁摘要後。穆勒信中說,「公眾現在對調查結果的重要部分感到疑惑。這讓司法部指派特別檢察官展開調查,確保社會對調查結果充滿信心的初衷,面臨重大威脅。」 美國司法部4月30日晚間證實穆勒確曾對巴爾就通俄門報告的表述感到困惑,兩人事後曾通話談及關注點。巴爾當時在報告摘要中指出,俄羅斯政府支持非法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的活動,但川普的競選團隊及其他美國人均沒有涉事。他補充,穆勒的調查亦未顯示川普總統涉及妨礙司法。

  • 穆勒報告出爐 還在研究是否要彈劾川普

    美國總統川普通俄案穆勒調查報告周四出爐,結果認定俄羅斯確實有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但未能找到川普妨礙司法的明確罪證,並建議國會應接手進行調查。民主黨國會黨團接下來將研議是要對川普提出彈劾案,還是要留到明年大選時作為打擊川普尋求連任的利器。 民主黨籍的眾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y Nadler)表示,「調查一事接下來落在國會身上,務必要讓川普為其行為負責。彈劾是可能的選項,當然還有其他可能方案。但首先我們必須將此案查個清清楚楚,之後再採取必要的措施。」 共和黨國會議員則低調處理這份長達400多頁的調查報告,共和黨掌控的參議院預料不會提案將川普拉下白宮的寶座。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則對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此案的處理表示肯定,「國家很幸運能有一個像巴爾這樣經驗豐富的司法部長,確保整個調查報告能盡可能完全公開透明。」 事實上,眾議院民主黨團已經啟動多項調查,包括就川普的財務、企業、與外國的關係以及白宮的安全許可等等問題。他們也迅速舉行聽證會,針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總統大選一事聽取特別檢察官穆勒和司法部長巴爾的證詞。 最棘手的調查將由納德勒負責,其主持的委員會已就川普是否企圖阻撓其大選與莫斯科之間有無關聯展開調查。穆勒周四公布調查報告披露了有關川普企圖壓制與限縮調查的新細節。 對於川普是否觸犯妨礙司法一事,穆勒與巴爾的看法顯然並不相同。巴爾數周前宣稱司法部不會以妨礙司法的罪名起訴川普。穆勒的報告則表示,他只是沒有認定川普有妨礙司法,並不是代表他認為川普沒有違法。 穆勒在報告指出:「我們經過徹底的調查後若明顯確認總統並未觸犯妨礙司法,我們在報告結論就會予以載明。」

  • 奔騰思潮》司法關說的大咖還在呼風喚雨,邱太三怎能心服?

    奔騰思潮》司法關說的大咖還在呼風喚雨,邱太三怎能心服?

    昔日在「吳蘇案」抗議不當關說,憤而辭去檢察官職務的司法英雄邱太三,近日卻爆出自己以國安會諮詢委員之尊,為一個涉嫌逃漏稅的被告,私下關說彭坤業檢察長,要求承辦檢察官進行罪刑協商。消息一出,輿論大譁。雖然「司法關說」目前並不觸犯刑法,但彭檢察長遭到調職,邱太三也請辭國安會諮詢委員。 邱太三還在硬扯什麼這是「陳情」。請問,進入偵查審理程序的司法案件,有話就在程序中說,可以向其他機關「陳情」嗎?其他機關能夠受理,還真的跑去對檢察官的上級說三道四嗎?司法個案干「國家安全委員會」什麼事?行政程序法172條明文規定:人民之陳情若是其他機關的權限,受理機關應該告知陳情人「你找錯人了」,或是直接移送給其他機關。若是依法得提起訴訟,也要告知當事人「請走司法程序」。邱太三有依法辦理嗎?更扯的是,邱太三自己並不是「機關」,這個案子就算是「陳情」,也應該報由「國家安全委員會」來辦理,而不是自己親身出馬。他這種偷偷摸摸的作法,難怪人人都覺得這是挾其「總統親信+前任老長官」的地位,去「私下施壓」。這真是為那墜入井底的司法威信,又丟下一顆石頭。身為「前法務部長」與「前司法英雄」的邱太三,居然做出這樣的事,實在令人不解。 然而,邱太三好歹已經辭職。在我國尚無「妨礙司法公正罪」的情況下,也只有那個會彈劾管中閔的監察院,可能去追究其行政責任。可是,比邱太三更加嚴重、更加有名的司法關說案,台灣的法界可是輕輕放過,政治圈更是顧左右而言他。遠比邱太三更大咖的關說者,到現在還在呼風喚雨,縱橫捭闔,這要邱太三怎能心服?又怎能讓社會大眾相信,這些政治人物真心在意「司法公正不受干預」? 這是什麼案?就是鼎鼎大名的「柯建銘王金平關說司法案」啊!我們再回想一下,當初發生了什麼事?柯建銘以涉案被告身分,請王金平打電話給法務部長、檢察長,去關說辦案的檢察官,請她不要上訴。而最終,那位檢察官也真的沒有上訴!這些事實,還呈現在最近檢察官的起訴書中: 「公訴意旨:…(一)緣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於偵辦過程發現告訴人即立法委員柯建銘另涉關說前台南縣議會議長吳健保假釋案件,疑有行賄假釋相關承辦人員之嫌(下稱吳健保關說行賄假釋案),102年5月15日依法向本院聲請對告訴人及其助理持用之電話實施通訊監察,過程中承辦檢察官鄭深元發覺告訴人電話中要求其助理查明其所涉台灣高等法院101年度上更一字第92號案件(下稱全民電通更一審案)之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承辦檢察官身分(即林秀濤),並曾致電請王金平向時任法務部部長曾勇夫、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陳守煌關說林秀濤就該無罪判決不予上訴,及曾勇夫回報已應允處理(以上案情下稱全民電通更一審司法關說案),」 如果再加上已經公開的監聽譯文(可參照「柯建銘怎麼不為自己贖一贖毀憲亂政的罪孽」),更可確定這是一樁比邱太三關說更嚴重N倍的關說案。為什麼本案更嚴重?因為: 第一,柯建銘自己是涉案人。而為自己利益而去遊說、施壓司法,是最典型的妨礙司法公正。邱太三至少不是當事人。 第二,柯建銘是當時立法院在野黨黨鞭,王金平則是立法院院長。其位階與地位都高於邱太三所擔任的國安諮委。更因為立法院掌握檢察部門預算與法案,有著實質影響的權限,足以施壓。 第三,雖然我國尚無「妨礙司法公正罪」,但立法委員行為法第17條明文規定「立法委員不得受託對進行中之司法案件進行遊說」。第五章也有一堆「利益迴避」的條文。比起尚無明文規範的國安諮委,柯建銘與王金平顯然「違法」。 但,這麼嚴重的司法關說案,當時的政治、輿論,乃至「法界良心人士」,以及後來的北檢,卻以「馬王政爭」輕輕帶過。立法院不自律懲處,委員們個個做好人袒護同儕。邱太三起碼還辭職以示負責,柯建銘卻還有臉大剌剌說司法應該公正,王金平也睜眼說瞎話說「我沒有關說」。看在人們眼裡,邱太三的「負責」與許多批判司法關說卻「抓小放大」的大人,是多麼虛偽? 虛偽,就使得「司法關說」成為一個永遠的傷口。當司法關說的大咖還在立法院睥睨群雄,黃國昌委員對邱太三慷慨陳詞的批評,也會讓人想起韓國瑜小編那句名言。這個「包庇關說」的傷口不去面對,自己同儕的關說大咖不被處理,稍微講究前後一致的立委,哪裡有臉去制定「妨礙司法公正罪」?不處理柯王,司法改革會議的理想也注定落空。 當年,在「吳蘇案」,有高新武、邱太三;在「蕭天讚關說案」,有彭紹瑾、洪威華,這些檢察官力抗不當關說。他們當年的努力,讓我們以為,台灣的司法公正會一天好似一天。法界可以在檢察一體與公正獨立之間求得權衡。然而,「柯王關說」這個事件,將台灣的司法公正之路,一棒打回解嚴前。柯王的睥睨態度,以及眾人的包庇噤聲,將會製造出更多更多的效法大咖的關說者—他們會覺得邱太三只是倒楣。死了一個邱太三(司法英雄之死),還會有千千萬萬個邱太三。 (作者廖元豪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 通俄門報告查無川普勾俄實證 未說有無妨礙司法

    通俄門報告查無川普勾俄實證 未說有無妨礙司法

    (9:20更新)歷時兩年,美國司法部今天宣布,特別檢察官穆勒針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通俄門」調查報告,並未發現美國總統川普競選陣營和俄國有所勾結的證據,也未點明川普是否妨礙司法,同時澄清報告並非指川普無罪,不過川普似乎僅認定報告前半段內容,在司法部的結論出爐後大聲歡呼自己「完全無罪」。 法新社報導,美國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呈交給國會的摘要信函指出,穆勒(Robert Mueller)拒絕裁定手上證據是否顯示川普曾妨礙司法。巴爾援引穆勒的「通俄門」調查報告內文:「雖然這份報告沒有斷定總統犯罪,但也沒有證明他無罪。」 美國司法部公佈調查報告結論後,川普立即在推特上回應,美國司法部公佈的通俄調查主要結論:沒有共謀,沒有阻礙,完全徹底無罪,讓美國繼續偉大! 稍後他在佛羅里達州準備登上空軍一號返回華府時接受媒體採訪,再度重申自己沒有和俄羅斯共謀、沒有妨礙司法,他說自己「完全無罪」,「很遺憾我們國家必須經歷這件事,老實說,很遺憾你們的總統必須經歷這件事」,更諷刺「這是一次不法拉他下台的失敗行動」。 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在推特上表示,特別檢察官沒有發現任何共謀,也沒有發現任何對司法的阻礙。司法部公佈的結論完全免除了美國總統的罪責。

  • 調查川普是否違法 美紐約州向川普集團的保險經紀公司發出傳票

    美國總統川普的前私人律師科恩上周在國會眾議院的聽證會上宣稱,川普為了保險的目的,誇大公司的資產。為此,美國紐約州監管機關已向川普集團的保險經紀公司「怡安集團」(Aon PLC)發出傳票。 《華盛頓郵報》5日報導,傳票長達9頁,這是對川普集團商業行為大規模調查的一部分。怡安集團證實該公司確實收到了傳票,表示「按照我們的政策,我們將與所有監管機構合作,但不會對具體的客戶問題發表評論。」 在此之前,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宣布,將川普發起一項新的調查,重點在於川普執政期間是否妨礙司法、腐敗和濫用權力。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y Nadler)表示,該委員會已向81名與川普有聯繫的人發出文件請求,為全面調查建立公開記錄。 針對川普生意、慈善事業以及就任總統後所作所為是否違法而進行的調查,正在國會民主黨人、聯邦以及州等層級同時展開。

  • 《國際政治》川普涉嫌妨礙司法及濫權,眾院委員會將展開調查

    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周日宣布,將對川普總統涉嫌妨礙司法及濫用權力啟動調查,準備向超過60人和機構尋求相關文件。 納德勒在接受美國ABC電視台「This Week」節目訪問時表示,眾院司法委員會要從司法部、小唐納·川普和川普集團財務長維塞爾貝(Allen Weisselberg)等人士和機關取得文件。「我們將對濫權、貪污和妨礙司法發動調查,捍衛法律規則是我們的職責」。 納德勒表示,總統妨礙了司法是非常清楚的事,但現在考慮是否推進彈劾仍為時過早。他亦表示委員會將在周一發布要取得文件的對象名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