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姜信淇的搜尋結果,共04

  • 北埔新姜比老姜辣 傳奇一窺家族全貌

     北埔姜家素有老姜新姜之分,且有「姜是老的辣,北埔的新姜比老姜辣」的俗諺,這個新姜家族的崛起始末,充滿各種神奇傳說,在新竹縣兩河文化協會進行調查研究一年後,近日集結研究成果,出版圖文豐碩的「新姜譜傳奇」專書,可一窺北埔新姜家族發展全貌。  北埔由姜秀鑾家族墾拓奠基,地方素稱其為老姜家族,而姜秀鑾的姪孫姜滿堂晚了姜秀鑾約四十年才到北埔,地方傳說他本來是殺豬的屠夫,睡在市場的豬砧下,卻在與秀才之女鄧登妹成婚後短短十幾年間暴富,並在日本時代配授紳章,成為地方富豪與士紳。  新姜家族在當年暴富的原因眾說紛紜,一說是姜滿堂與鄧登妹成婚後經商,遇到一八九五年從台北潰逃的台灣民主國廣勇「河南兵」,挑著龍銀到他家寄放,並折扁擔為憑約定來日取物,一去不回的河南兵使姜家發了大財,所以他們家至今還拜扁擔,稱扁擔為「布施爺」。  姜滿堂長子鄧瑞坤承嗣鄧姓,鼎鼎有名的攝影師鄧南光就是鄧瑞坤的三子;姜滿堂次子姜瑞昌在日本時代擔任十二年北埔庄長,又擔任新竹州參議,戰後接管時期北埔第一任鄉長,第一任北埔農會理事長,對北埔茶葉的推展居功厥偉,三子姜瑞金擔任過新竹縣副議長,四子姜瑞鵬是新竹女中校長。  新姜研究計畫的主持人姜信淇校長說,這本書訪問了許多家族和地方耆老,也收錄很多珍貴老照片,非常具有時代意義。

  • 北埔姜家急公好義石坊 找到了

    北埔姜家急公好義石坊 找到了

     清光緒皇帝表彰北埔姜家「急公好義」石坊,廿年前在北埔國家一級古蹟金廣福公館後院不翼而飛,成為懸案,而今卻在北埔鄉前鄉代彭耀鴻家中院子被找到。彭耀鴻說,石坊不是他偷來的,當年是以六盆茶花換得。  光緒皇帝因台灣巡撫劉銘傳呈報,姜家墾首姜紹基的母親姜胡氏捐了千餘銀元,買了土地還給原住民,頒賜「尚義可風」匾,還同意北埔姜家建急公好義石坊,以表彰姜胡氏的義行。  根據北埔耆老說,急公好義石坊有一百多年歷史,日據時代還在,後因北埔都市計畫拆掉了,姜家把石材堆放在金廣福公館後院,當年莫名其妙不見了,姜家後代也沒有認真追究。  日前記者獲知北埔姜家這座石坊部分石材被置於北埔鄉前鄉代彭耀鴻院子中,前往查訪,也獲得彭耀鴻親口證實。  彭耀鴻說,堆置他家院中石材(包括聖旨石)確實是從金廣福後院搬回來。但那時還沒訂定《文化資產保存法》,他發現這批石材大部分被工人埋於地基下,痛惜古物可能不存,最後以六盆茶花換回來。  他強調,他不是偷的,有北埔姜家人可以佐證,也不怕對質;他曾把這事跟姜家熟稔的姜信淇校長報告,準備把這批石材歸還北埔姜家,無意占為己有。  台灣有兩個急公好義坊,另一座是表彰台北府淡水縣四品同知洪騰雲,因府城建造考棚行署,捐助田地經費銀兩,獲光緒皇帝同時核准建坊,目前保存在台北市二二八公園內。  姜胡氏的後代姜博文等人與新竹文史工作者黃卓權、陳板、吳慶杰都慶幸尋獲北埔急公好義坊,耆老陳嘉康都認為,急公好義坊的歷史意義太重要了,希望縣府透過公權力,協助取回重新豎立在金廣福公館周邊,還「北埔義庄」之名。  黃卓權、陳板認為,彭耀鴻以六盆茶花取得古物時,文資法尚未訂定,可能不涉法律之責,文資法施行後,知道古物是金廣福與姜家所有,還放置自家不交還就有爭議了。  新竹縣文化局文化資產課長張愛倫說,北埔鄉民彭耀鴻擁有的聖旨石,是否是光緒皇帝表彰北埔姜家之石坊,須經專家鑑定才能確定;也要了解彭當年如何取得石材。  張愛倫說,急公好義石坊是重要的文化資產,但北埔姜家必須提出主張,公家機關才能出面協助。

  • 「校長茶」真轟動 首次採收被買光

     三位國小校長張良鎊、林勝和、姜信淇,退休後突發奇想,決定學種茶,兩年多前初試身手所種的綠茶今年第一次採收,僅五十斤,一下子就被搶光,也讓「校長茶」的名聲不逕而走。  種茶那年,退休校長張良鎊五十五歲,他跟竹中國小校長林勝和是新竹師範前後期同學,兩人分別在竹東國小跟竹中國小退休兩年,都有點悶,找來更早退休的峨眉國小校長姜信淇,三個人決定找塊茶園一起學種茶。  他們找了峨眉富興國小旁三分地,還找了種茶製茶廿年、得獎無數的峨眉鄉富興村長黃森昌當師傅,上了幾堂課後,開始親力親為,蹲在茶園裡一棵一棵種。  張良鎊說,教了一輩子書也喝茶幾十年,到親自種茶,才知茶葉的珍貴,片片都辛苦。  林勝和則說,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他們是問道於農,在種茶世界裡,找到生命第二春。  新竹市西門國小李姓老師聽說有校長茶,昨到峨眉鄉富興茶葉展售中心詢問,才知已賣完。張良鎊校長的好友二重國小退休校長賴煥琳正好來買茶葉,李老師拜託賴校長打電話跟張校長關說,好不容易買到半斤如獲至寶。

  • 70年拱橋崩壞北埔鄉民促修

    70年拱橋崩壞北埔鄉民促修

     北埔鄉大林村有座七十年歷史的拱橋,是全鄉唯一設計有水圳從橋上經過的美麗拱橋,卻因橋墩崩壞岌岌可危,鄉民拜託鄉公所趕快找錢修,否則颱風一來就有斷橋之虞。  新竹縣兩河文化協會姜信淇理事長很擔心這條雙眼拱橋不趕快修,一次颱風來就斷了,屆時想修工程就難了。  姜信淇說,全新竹縣看不到這樣漂亮又兼具灌溉水渠經過的紅磚橋,三山國家風景區獅山管理站前面還用心在橋上再做一個木質景觀拱門,花了不少錢,現在橋墩崩了,讓整個橋身孤懸在那裡,讓人憂心。  姜信淇說,這是小工程,不要多少錢就可以修好。但鄉公所接受記者訪問卻說,因為上面有水圳,應由苗栗農田水利會負責維修,不是他們鄉公所的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