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娼嫖都罰的搜尋結果,共08

  • 娼嫖皆罰後 取締績效劇減

     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法為娼嫖皆罰,自從去年十一月六日實施以來,雖然嫖客有所顧忌而致情色市場業績萎縮下滑,但因嫖客不願再配合作證,造成取締技術上的困難,台中市三個半月來,僅查獲廿名嫖客,不到歷年同期的十分之一。 \n 前天副教授嫖妓案,是在梁姓婦人經營的應召站被查獲,且已營業近八個月,警方接獲檢舉,早已嚴密監控,同時向法院聲請搜索票,就等嫖客進入房間性交易時破門逮人,這才能「人贓俱獲」讓雙方無法狡辯;本案也只能說副教授倒楣被逮,否則雙方否認有金錢交易,要確認娼嫖則有一定的難度。 \n 據台中市警局統計,去年十一月六日實施娼嫖都罰後,迄今只查獲色情交易廿二件、八十二人,大都是查獲應召站時,應召女子坦承賣淫,單算嫖客則僅有廿人而已,根本不到往年的十分之一。 \n 娼嫖都罰後,根本沒有嫖客再願意配合作證,而警方又不得強行進入出租房間內,形成取締上的困難,有的分局更是三個多月來沒有查獲任何賣淫案件,更遑論逮捕到車伕了。

  • 娼嫖皆罰 繼續擠壓弱勢

     「娼嫖皆罰」的新法上路後,全台陸續上演五花八門的「嫖客現形記」。被抓包的性消費者們,喪偶多年的老先生有之、藉口「買消夜而後發生車禍」的有婦之夫也有之;保持著「證人」投機心態配合取締,事後才知改朝換代的有之、三兩好友偕伴同行但因「辦事效率」不同,導致判定迥異的也有之。一片風聲鶴唳下,不但頓失客源小型半套店、私娼館急著跳腳。我們也接獲旅社老闆來電抱怨大門口被警方張貼了「娼嫖皆罰宣導單」,不但娼嫖不上門,連一般男女朋友都怕臨檢而不幽會了。 \n 「罰娼不罰嫖」時期由底層性工作者所承擔的扭曲執法,似乎有了新的劇情。過去,不講江湖道義的消費者只要配合警方做筆錄,很快又是一尾活龍,也因此給了基層員警使用線民佯裝嫖客釣小姐的空間。娼嫖皆罰後,性工作者和性消費者成了利害共同體,於是釣魚不再可行,甚至只要雙方打死不認,員警便很難佐證他們的性行為是交易關係。但警方為了呼應長官的修法是有為的、是必須的,馬上也在執法手段上推陳出新。這幾天我們透過媒體報導,已見識到基層員警如何埋伏、跟蹤、破門而入,扒光了憲法保障人身自由和隱私的基本人權。 \n 而政客虛偽又取巧,硬是不想將這樣的議題檯面化處理,有人是不想在選前惹得一身羶,有人恐怕已預見取締才會讓業者四處送紅包,剛好趁選前坐收漁翁之利。未來新法過去由警察機關取締、法院裁處的流程也修改成由警方直接裁處、開罰,這樣的改變坐落在台灣的政治現實中,恐怕也將壓縮司法體系修正執法惡果的空間,更是讓基層員警和弱勢娼嫖繼續相互擠壓、埋怨,虛偽不變,壓迫加倍到了極點! \n 政策的荒謬後果由性工作者身上,部分轉移到消費者和業者身上體現,就是符合平等原則的「修法」了嗎?動用基層警力來執行荒謬的取締,是我們所期待的「管理」嗎?一則則嫖客現形記,不但說明性交易已是人們解決性需求的常態選項,還明白指出各縣市的性消費場所,早就在存在民眾生活周遭。 \n 當地方首長不約而同撇清管轄範圍內不需設置性專區的同時,我們要怎麼面對這些「祭品」的存在?若以養身美容、餐飲歌唱之名營業的羊頭店,以巧立名目來避免踩踏一般民眾的道德界線(先不論他們有無勾結地方勢力),那麼較為外顯的直接性交易如私娼館、流鶯等,又如何跟在地互動?其中有無歷史淵源或地方產業發展的因素(如在凋零或歇業的公娼館附近、或因該地有勞動力集中的產業等)? \n 其實民眾大可放寬對「性專區」的想像,專區不見得非要單點、集中、交給政府由上而下管控的,如此一來反而容易造成樣本、僵化,專區外照樣管不到。或許仿照澳洲經驗,採多點、分散、與在地居民充分協調規模、型態等的「社區共決模式」,把因歷史或地緣聚攏而成的性產業好好因地制宜地進行管理,將是最務實的做法。 \n (作者鍾君竺為日日春協會執行長、林奎妙為主任)

  • 社論-「娼嫖皆罰」不該是立法的選項

     是什麼樣的決策品質,會讓行政、立法兩院在延宕兩年後,做出了和當初釋憲用意完全相反,既不見得有利國民健康的維護,而且執行起來卻絕對有階級歧視意涵的法律;這次《社會秩序維護法》修出「娼嫖皆罰」的結果,堪稱就是這樣負面立法的典型示範。如何避免這樣慘痛的教訓一再重演,絕對值得釋憲者、立法者深思。 \n 事情的源起是民國九十八年時兩位宜蘭地院法官不忍年老的性工作者,為了生活賣淫卻屢被逮捕、被罰的處境,向大法官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六六六號解釋,宣告《社會秩序維護法》中的「罰娼不罰嫖」條文違憲,應於兩年後失效。日前立法院趕在違憲條文修憲前一天,通過行政院版的修正條文,規定各縣市可設立性專區,但在性專區外娼嫖皆罰。 \n 但是,目前沒有任何一個縣市同意設性專區,半調子除罪化的結果形同全面禁娼。可以說,不論政府原來有何政策目標,結果是事與願違,「娼嫖皆罰」已讓台灣成為字面上最泛道德的國家;同樣的,不論大法官當初如何不忍,弱勢性工作者未來的處境只會更為不堪。 \n 這樣的口是心非修法,透露出來的是,只要遇到爭議性事件,行政、立法部門已經失去在各種社會力間折衝整合、貫徹目標的能力以及決心。在第六六六號釋憲文出爐後,當時的行政院長劉兆玄曾經承諾,性工作者未來原則上除罪化、除罰化;內政部雖然曾經舉行兩次公聽會,但是當各縣市都反對設性專區時,卻未試圖找尋可行的替代方案;最後更因為擔心觸怒民粹,反而愈罰愈嚴,完全和性工作者除罪化的目標背道而馳。 \n 雖然嚴刑峻法,但是因為娼嫖同罰,迫使過去協助警方指認性工作者的嫖客,現在必須和性工作者「串供」,因此法律執行的結果可能是罰不到人。但負面後果是,這也進一步將性工作者推入更黑暗的角落,反而不利國民健康的考量;相反的,如果台灣能仿照德國等先進國家制訂性工作者相關法律,不但可保護性工作者的權益,更可因為納入登記、管理,才可能掌控性產業的不良外部效應。 \n 事已至此,釋憲者當初的考量也值得商榷。釋字第六六六號解釋共有八位大法官不同意解釋文的立場,而提出協同意見書。他們認為釋憲文立論基礎在於「罰娼不罰嫖」牴觸憲法第七條保障男女平等原則,沒有挑戰以公序良俗來處罰性工作者的法律,在大法官陳新民的協同意見書中,就憂心這種見解有可能促使立法者更為「雙罰」的危險性。從事後的發展看來,陳大法官果然不幸言中。 \n 事實上,大法官許宗力就主張應從憲法第十五條的職業自由權出發,讓性工作者除罪化;陳新民也從過去的釋憲文強調人民擁有性自主權。但是為了達到解釋文需要出席大法官三分之二同意的門檻,八位大法官作了妥協,大法官許宗力在協同意見書上指出:「無論釋憲者有多少歧見,卻一致肯認那些因經濟困難而在街頭從事性交易的中高齡婦女,是受規定影響最不利的群體,公權力的行使不僅沒有提供她們當有的安全與保護,反而加劇她們為生計掙扎的苦楚,而這樣的不正義,該是停止的時候了。」 \n 如許宗力所說,正是社會底層性工作者日日的艱難,統一了立場分歧的見解。大法官苦心孤詣,期待能謹慎的拘泥在比較窄的範圍,留待立法者有更多討論的空間;即使如此,許宗力顯然深知民粹立法的誘惑力,他不忘提醒行政立法部門謹記,第六六六號釋憲文乃是為了「她們在多重弱勢下交相逼迫的痛苦而作,在國家對此有所回應之前,廉價的『娼嫖皆罰』絕對不該是選項」。 \n 很顯然,大法官的苦心至此已經落空,立法完全朝向當初釋憲者不樂見的方向。對釋憲者而言,這何嘗不是一次很好的教訓;為德不卒的後果可能會造成更大的惡。未來「娼嫖都罰」的立法,很可能會再送到大法官會議請求補充解釋。屆時,大法官們可能就要如陳新民所形容的:何不「鼓其餘勇」,前瞻性的從職業自由權、性自由權出發,徹底解決此一違憲爭議。

  • 熱門話題-性交易專區 看不到吃不到

     罰娼不罰嫖經大法官解釋違反憲法平等原則,立院雖已通過《社維法》修正條文,授權地方政府得規劃性交易專區,專區內從事性交易或媒介者不罰,專區外娼嫖及皮條客都處罰,筆者以為,這是只能遠觀的「高空法律」,對處理問題恐無濟於事。 \n 首先,絕大多數地方政府已明確表態,不設置性交易專區,雖然理由五花八門,但離不開「色情」行業會影響文化水平。因此,規劃專區條文將形同虛設,對娼嫖而言,最後還是「看不到也吃不到」,雙方必然繼續暗中來暗中去,在不特定區域到處流竄。 \n 筆者認為,無論是生理需求、謀生或其他個人因素,既然性交易是無法根除的社會現象,政府即應盡力化暗為明,讓衍生的傷害降至最低。因此,惟有強制各縣市設置專區,並由地方政府視實際情況擇定區域及大小,並就管理監督訂定嚴謹規範,才是解決問題之道。

  • 我有話說-向娼嫖都不罰邁進吧

     針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十條第一項第一款失效在即,行政院研擬出「娼嫖都罰、特區除外」的政策,對性工作者來說「看不到、也吃不到」,且造成實質娼嫖皆罰的結果,我們認為內政部長江宜樺立法怠惰、嚴重失職。 \n 本會認為,唯有「娼嫖都不罰」,政府才會真正面對如何管理已存在於生活周遭的性交易。因為性交易的行為人只要有任一方是受罰的,都會造成性交易必須更往暗處躲藏、低調分散,而非法化下官商勾結的現狀更容易藏汙納垢、更不利個體戶性工作者的生存。若立委考量社會風氣仍偏保守而無法即刻同意「全面娼嫖都不罰」,至少也該修正政院版,朝向把特區變成是底層性工作者「看得到、也吃得到」的政策,在條文中明文加入「特區政策限期立法」以及「地方政府設置特區前,娼嫖暫時性不罰」!因為底層性工作者也願意接受合法地點規範,只要地方政府能讓她們有個容身之處的特區。 \n 無論是國民黨團或民進黨團,在批評行政院不負責任的同時,應該主張在法條中加入修正,讓地方政府為期半年制定地點規範,若地方政府不覺得有特別立法必要,就尊重地方自治,順勢讓娼嫖不罰。 \n 呼籲民進黨把握最後時機,把修法的重點應放在「落實特區、可供底層性工作者生存」,否則怎麼修改都無助於改善行政院版的傷害力!

  • 高市不設性專區 娼嫖照罰

     十一月七日後,娼嫖都不罰?性工作者有此一說是,這兩年來,許多被取締的娼妓都不起訴,以致於三七仔肆無忌憚的深入夜市、飯店外拉客。殊不知,「娼嫖不罰」前提是要有「性專區」,但高雄市是反對的縣市之一,所以娼嫖都罰。 \n 十四年前台北市廢娼後,沒多久,高雄市的娼也因無人問津,最後位在所謂「市政府(現博物館)後面」僅存的一家也關燈歇業了。私娼始終存在,高雄市流鶯最多時期是民國七十年前後幾年,在高雄市愛河及二號運河畔,而「工作」地點就在附近的低廉旅館(私娼寮)內。 \n 之後因警方取締關係,流鶯從現在市中路、成功路一帶,轉移到自立路至南台路一帶的運河畔,只是因警方取締關係,三七仔與流鶯充斥運河畔的盛況不再。 \n 曾幾何時,三七仔突然又多了起來,老巢自然仍有老班的三七仔駐守,新成軍的三七仔則尋找新拉客地點,如新興區六合夜市、鹽埕區華王飯店附近。 \n 「先生要鬆一下嗎?」「HELLO!YOUNG GIRLS!OK?」竟有年輕三七仔操著簡單美語、遞出名片向外國人拉客,本地人見狀想要一張名片卻不可得。 \n 警方對皮條客到大飯店、六合夜市拉客感到訝異表示,經調查有夜店業者為開拓這塊觀光客市場,的確透過管道拉觀光客到夜店消費,尤其是有外國表演團體或鋼管秀的夜店,三七仔拉客應該還是以打游擊方式居多,除非拉客拉到便衣警察,否則取締上有困難。 \n 警方強調,十一月七日後,不是娼嫖都不罰,而是講求公平「娼嫖都罰」,「娼嫖不罰」前提是地方政府要設有「紅燈(性)專區」,但高雄市是反對設性專區的縣市之一。

  • 法律研究所-召妓 大陸嫖娼都罰

     台灣政治圈名人陳致中被周刊報導疑似召妓事件,引來大家議論紛紛。但撇開政治效應不談,召妓,在兩岸的法律上究竟有何責任呢? \n 就台灣現行規定而言,由於《社會秩序維護法》僅罰「意圖得利與人姦宿者」,故「罰娼不罰嫖」,雖然台灣大法官釋字第666號解釋已說明該條規定與憲法第7條平等原則有違,但於修法完成之前,目前仍只有意圖得利的行為人方受處罰。不過,若從事性行為的任一方有配偶,則配偶尚可選擇提告「通姦罪」。 \n 相較之下,大陸對召妓雙方採取平等待遇,《治安管理處罰法》嫖娼皆罰,且因最近力行「掃黃」,許多單位開始「下猛藥」,採行「實名制公制」,也就是把這些掃黃抓到的「小姐」「嫖客」姓名、年齡貼到大街小巷,讓公眾「鄙視」。有人說這項做法有害公民權利,也有人認為合當如此。

  • 賴英照 積極推動速審法

    司法院院長賴英照(如圖右)於日前受邀上中視《挑戰面對面 唱旺新台灣》節目,接受主持人沈春華就司法院職掌、法官風紀、速審法、罰娼不罰嫖,以及持續推動司法革新等議題專訪,歷時一小時,讓大家瞭解到原來司法與人民生活是那麼密切。 \n沈春華首先請賴院長說明司法院職掌及業務與民眾有何關係。賴英照以民眾家中遭竊為例,到警察局報案後第一線的偵查可能為刑事警察,屬內政部;負責偵查起訴的檢察官歸法務部;案件進入到法院審理則是司法院業務,另外民事及強制執行業務,也都歸屬司法院。 \n在提到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六六六號關於「罰娼不罰嫖」的解釋。賴院長表示,這個案子是二位宜蘭地方法院法官聲請,因被處罰的婦女都屬社會上的經濟弱勢族群。又社會秩序維護法對性交易處罰立法目的在「維護國民健康和善良風俗」,性交易為男女雙方行為,所以大法官們認為,社會秩序維護法「只罰娼不罰嫖」的規定,在法律上已經形成不平等。至於未來是均罰、均不罰,或設「紅燈區」則屬行政及立法權。 \n訪問中賴院長表示,希望透過這個節目讓民眾更加了解司法院,也說明司法院在推動提升裁判品質及效率情形。賴院長表示,九十年時全國各法院收到約二七○萬件的案子,到九六年全國收到各種案件有三五○萬件,成長比率約三○%,但法官人數則由九十年的一五九八人增加到九十六年的一六四九人,成長僅約三%;加上九十二年刑事案件開始實施合議制及交互詰問,過去一個案子由一個法官審理,現在得三個法官來審,但人力卻沒有明顯增加。近兩年多來,司法院採取各種行政管理措施,例如「案件流程管理」制度,讓法官有限的時間與精力,可以集中在審判核心業務上,以及適度補充人力。去年司法院也參考國外法制,同時透過全省的公聽會將專家學者意見整合,推動「速審法」立法工作,目前草案已送到立法院,希望從制度上解決案件久懸不決的問題。 \n更多司法院長賴英照的談論內容中視將於本周日(十四日)下午五點播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