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婁底市的搜尋結果,共06

  • 大陸35家餐廳添加罌粟殻被調查

    震驚!!大陸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21日對外通報了包括「北京胡大飯館」在內35家餐廳,涉嫌在食品中違法添加罌粟殻,正在被食品藥品監管部門立案調查。 \n \n食藥監總局通報稱,在組織開展打擊食品違法添加執法行動中,發現35家餐飲服務單位經營的食品中含有罌粟鹼、嗎啡、可待因、那可丁、蒂巴因等罌粟殻成分,存在涉嫌違法添加行為。 \n \n國家食藥監總局相關負責人稱,移送公安機關並已提起公訴的5家,分別為:安徽省宿州市周黑鴨宿蒙路口店、宿州市埇橋區慧鵬周黑鴨經營店;廣東省惠州市惠陽區老鐵烤魚;重慶市合川區小沔鎮有名麵館、合川區小沔鎮天下第一粉。 \n \n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共20家,分別為:遼寧省錦州市凌河區蔣家牛肉板麵館;上海市金山區加鑫飯店、金山區友芹食品店、金山區張堰鎮泰山村董吉凱大排檔、閔行區聖賢飯店、金山區古蓮路南京湯包館老鴨粉絲湯;江蘇省無錫市南長區宜線宏小吃店、儀征市新城鎮業倉熟食店;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長橋農貿市場北門小唐滷味城;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孟公山裡娃粉麵館、株洲市攸縣吉興餐館;重慶市巫山縣霸王魚雞餐館、巫山縣蔣記油爆蝦餐館、江北區文老六火鍋、北部新區姚家火鍋、北部新區渝香堂火鍋館、榮昌區昌元街道大龍老火鍋店;四川省巴中市南江縣南江鎮聰穎家常菜餐館、宜賓市屏山縣牛館家食府、眉山市仁壽縣文宮鎮金氏酸蘿蔔魚火鍋店。 \n \n食品藥品監管部門正在立案調查的10家,分別為:北京市房山區良鄉滇南福喜小吃店、西城區謝世榮炸雞店、北京胡大餐飲有限公司、北京珍寶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東城區寶和居飯館;上海市嘉定區安亭鎮原燒雞公火鍋店;浙江省溫州市甌海區梧田成全小吃店;山東省濰坊市臨朐縣憶家心火鍋;湖南省婁底市婁星區洋溪粉麵館、婁底市婁星區李忠民清湯羊肉粉店。 \n \n該負責人稱,在食品中添加罌粟殻或罌粟粉,違反食品安全法。

  • H7N9 湖南增1例

    《新華網》報導,湖南省衛生廳15日通報,湖南省新增1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確診病例,為湖南省第10例確診病例。患者顏某某,男,46歲,家住婁底漣源市。目前該患者正在婁底某醫院救治。

  • 拒飲汙水 村民拉布條請官游泳

     因飲用水源遭汙染變質,湖南省婁底市婁星區三元村民喝桶裝水6年,維權招數使盡,8日到當地環保局及區政府門口拉布條,請領導下河游泳檢測水質。 \n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十多年來,村民飲水主要靠自己挖井抽水或到村外50公尺的古井挑水喝。 \n 不過,無論從古井挑水,還是自家井水,燒開後水中仍積了許多汙垢,水面也漂著一層白色懸浮物。2007年後,村民都買桶裝純凈水喝。 \n 當地村民將水質汙染歸咎於兩方面,包括村口幾十畝土地被徵用卻欠缺規劃,導致垃圾堆積,以及鄰村的建設工程排放大量汙水。 \n 報導形容,在村子附近有條約2公尺寬的小河,河水汙濁,河邊插了幾支寫有「我們要喝水,我們要生存」的標牌。 \n 彭姓村民表示,近年村民曾口頭向上反映水汙染一事,但未受重視。去年10月,村民改以書面向政府部門陳情,但問題仍未解決,「反正推來推去沒結果。」 \n 8日下午,20多名村民聚集在婁星區政府門前,並拉布條「婁底農民兩萬元請區長黃大生下河游泳」;隨後村民移師到婁底市環保局門口,拉布條「請環保局長劉時東下河游泳。」 \n 據網路照片顯示,村民還拿出兩捆萬元鈔,似為請領導下河游泳的「報酬」。 \n 村民說,「請環保局長游泳」主意由網路啟發而來,「我們沒什麼錢,所以只能出兩萬元。」 \n 被點名下河游泳的婁底市環保局長劉時東表示,那是村民的炒作,但「我還是理解,不會生氣」。婁星區長黃大生則說,自己之前並不知道村民反映,但能體會。1020413 \n

  • 無良被救者 向恩人遺像叩首

     湖南婁底男子鄧錦傑,日前為救溺水一戶人家,不幸溺斃河中,當時被救的人不但不感激,還撂話說「關我屁事」,引起大陸社會一片譁然。10日是救人青年鄧錦傑的「頭七」,當晚鄧家終於等到遲來的良心,被救者現身鄧家,在鄧錦傑遺像前叩首致歉,說了聲「對不起」。 \n 《三湘都市報》報導,10日晚間,在30多名當地員警、政府人員「護送」下,有1男2女來到鄧家,男性年齡約30歲,2名女性年齡在20歲左右。 \n 也向鄧家父母磕頭 致歉 \n 鄧錦傑姐夫曾國民表示,來到鄧家的3人,先是在鄧錦傑父母前磕頭,說聲「對不起」,又給鄧母送上一個裝有現金的信封袋,隨後到鄧錦傑的遺像前,也磕了個頭,當時男的面容黯淡,2名女性則失聲痛哭。 \n 曾國民描述,當3人準備離開時,他曾衝上前去問,「當時你們為什麼要走?」1名女性邊哭邊回答,「當時不知道。」曾國民說,當他想進一步責問時,3人已被政府人員拉上了車,而這也是鄧家唯一一次與被救者接觸。 \n 7月3日下午6點左右,當時死者鄧錦傑正在孫水河邊遛狗。突然聽到有人在河中心喊救命,鄧錦傑來不及脫去長褲和鞋,就跳入河中。當這戶人家被救起上岸時,大家才猛然發覺救人的鄧錦傑不見了。 \n 慌亂中有人報警,婁底市消防部門的民警獲報後趕到了出事地點,全力展開打撈行動,約莫15分鐘後,終於找到鄧錦傑,但打撈上來的卻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但當時被救的人不但冷眼旁觀,最後還丟下一「關我屁事」,便立刻離開現場。 \n 搜索被救者 老闆掏腰包 \n 因現場沒人知道他們身分,為此婁底警方曾呼籲市民積極提供相關線索,也期待被救一家能勇敢站出來,還原事情真相。而鄧錦傑生前所在公司的老闆,對被救者一聲不吭就走感到非常氣憤,於是自掏腰包拿出1萬元人民幣當懸賞金,盼社會大眾共同把這家人搜索出來。 \n 據悉,被救者其實共有4人,為一家3口和小姨,前往鄧家悼念的就是夫妻倆和小姨。當地官方經調查也確定,救人英雄除鄧錦傑、蔣成愛外,還有彭衛兵、鐘雄等人。 \n 這起婁底救人事件發生後,大批愛心人士通過陸媒,希望與鄧錦傑家屬取得聯繫,冀為「英雄獻一點愛心」。9日,一名廣東企業家連夜趕往婁底祭奠鄧錦傑,並將一幅落款為「部分廣州市民」的錦旗、10萬元人民幣現金交給鄧家人;10日,江蘇一名王姓女士,也告訴湖南當地媒體,準備代表所在公司去看望英雄家人並表示慰問。

  • 羞辱刑 有助降低犯罪率?

     (文接C2版) \n 每隔不久,類似的「整肅警示大會」都會在大陸各地上演。然而,湖南婁底大會實況的影片和照片出現在網路上後,再次引發「公捕公判」的輿論爭議。大陸幾大門戶網站將照片置頂,影片隨後也在網上瘋狂流傳。 \n 這種類似文革批鬥的畫面惹來網友批評:「這是現代社會嗎?」「婁底的官員好懷舊。」「中國司法之恥!」「無人權觀念,傳文革遺風,丟人的不是嫌犯,而是該市政法委書記、司法局長及公檢法三長的臉!」 \n 輿情沸騰 高層關注 \n 輿情的沸騰,亦引起大陸中央高層關注。7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對婁底「公捕公判」一事做出批示,要求湖南省政法委書記李江「閱示」。而此前,當地官員並不認為「公捕公判」有問題,反而認為對「震懾群眾」可收成效,在婁底,這甚至成了傳統。 \n 婁底市的公捕公判大會至少已連續進行5年,僅僅是為「優化漣鋼環境」進行的漣鋼區域內的公捕公判,也已進行3年以上,每次圍觀人數都有數千至1萬人。相較往年,今年的規模並沒有特別驚人之處。 \n 學生看熱鬧 \n 這次舉行「公捕公判」的地點是漣鋼集團家屬區的「漣鋼青山運動場」。在批評如潮水般湧來之前,「公捕公判」仍是當地官員引以為豪的「成果展示」,也是當地不少市民熱衷於去看的「熱鬧」和學生欣欣然受到的「教育」。 \n 湘中文武學校中職1年級的學生朱龍在學校的帶領下去看了「公捕公判」。「好看!」16歲的朱龍興奮地說:「第一次看,很威風啊!」朱龍的班主任曹老師說,帶學生去看「公捕公判」是當地教育局提的建議,學校也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可以讓社會現實對學生有警示。」 \n 有人如此形容:「公捕公判」就像一場戲,每年都要來上1、2次,向群眾宣示公安1年來都做了什麼。公捕是公安,公判是法院,背後是政法委。所以戲的總導演是婁底市政法委,主辦單位是婁底市公安局,承辦是主管漣鋼附近治安的鋼城公安分局。演員啊,就是掛牌子的那些人。觀眾是台下那幾千上萬人,人人都願意看熱鬧。 \n 習慣性做法? \n 而面對各界對於「公捕公判」讓大陸法制倒退的質疑,婁底市政法委書記易春陽仍堅持認為,對一些治安重災區「不採取一些非常手段不行」;甚至有官員表示:「這是沿用以前的習慣性做法。」 \n 《南方周末》報導,2009年4月至8月,婁底市對漣鋼周邊環境進行集中整治。婁底市政法委說,整治運動讓漣鋼周邊刑事發案率下降了76%。2010年初又有些反彈,於是從4月底繼續整治。「效果很好,省裡很滿意,漣鋼也滿意。」易春陽說。從去年4月整治行動展開以來,在漣鋼足球場上,已經進行了3次公捕公判。 \n 但是,既然已經達到了整治目標,為何仍進行公捕公判?對此,婁底市綜治辦主任向健勇回答:「這是沿用以前的習慣性做法,法院、檢察院也沒有提出不同的意見。」一位法律界人士諷刺地說,真正的「習慣性做法」的動力,是來自於政績考量,「因為綜合治理要考核,有指標。」 \n 確實,就在婁底剛剛舉行完公捕公判大會的第3天,臨近的湘潭市也舉行了「平安省運公捕公判大會」,53名犯罪分子遭「示眾」。7月28日,耒陽市繼5月31日後,也再舉行公捕公判大會。 \n 司法高層反對羞辱刑 \n 7月3日,東莞清溪鎮警方將4名嫖客和賣淫女戴上腳鐐、手銬,背後還被繩子牽著遊街示眾的照片被公布到網路上,亦引起輿論強烈批評,7月20日,清溪警方出面表示,「這種做法確有不妥。」 \n 儘管部分官員在備受輿論壓力下,坦承「示眾」做法並不適當,但僅2010年,山東青島、湖南永興、陝西臨潼、四川閬中等地都曾陸續舉行公捕公判大會。對此,多名法律學者指出,這是對公民權利的漠視,是「羞辱刑」。 \n 只是,和基層執政者對公捕公判的熱衷不同,大陸司法高層和法律界對這類「羞辱刑」一直持否定態度。早在1988年,大陸最高法、最高檢和公安部就規定,要求司法機關不僅對死刑罪犯,對其他已決犯(被判刑)、未決犯(未判刑)以及一切違法的人,一律不准遊街示眾。2003年,最高院又發布通知,明確「不得為了營造聲勢而延期宣判和執行」。 \n 而法律界的反對原因,一是示眾刑侵犯了嫌犯的人格權;二是違背了「未經法院判決不得先行定罪」的司法準則。湘潭曾有一位被公捕的嫌疑人後來被無罪釋放,但最後仍被公司開除;三是容易導致程序違法,警方有時為了等公捕公判,而超期羈押嫌疑人,甚至把已經逮捕過的人拉出來再逮捕一次。 \n 其實,也有部分網友對這類「懲惡揚善」的做法表示支持,強調只要目的正當,手段過限就可以理解。但大陸評論仍多認為,靠公捕公判、遊街示眾,只能取得以暴制暴的短期效果,絕非社會長治久安的根本之計。

  • 大陸公捕公判 嫌犯遊街示眾

     7月14日,湖南省婁底市舉行「公捕公判」大會,將52名犯罪分子五花大綁遊街示眾,這種做法,在大陸地方官員眼中具有震懾作用,是「非常手段」,但影片被上傳至網路後卻遭網友一致撻伐,認為根本是文革遺風,「有損法治、侵害人權」。 \n 有學者更直批,「腐敗官員怎不遊街示眾?」質疑大陸司法機關進行公捕公判,甚至遊街示眾是否合法? \n 大陸每年上百起 \n 》報導,烈日下的足球場上,20名罪犯和32名嫌疑犯並排而站,他們被剃成光頭、著黃色背心,雙手反剪、五花大綁,麻繩從脖子捆下來,繞過肩膀,直到手腕。胸前掛著70公分長、50公分寬的木牌,牌子上寫有名字和罪名。主持者大喊:「把犯人押上來!」又一排犯人在員警押送下步上主席台,面向群眾站好,等候對罪名的「宣判」。台下,觀望的民眾表情各異,像是在看一場大戲。 \n 這是今年7月14日上午,位於湖南省中部的婁底市正在舉行的「優化漣鋼及其周邊環境公捕公判大會」,現場影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而這一幕很容易讓人忘記了今夕是何夕,彷彿回到了「文革」時代。 \n 這已經是這個足球場自2009年4月來的第3次公審公判了,主題都是「整治漣鋼周邊環境」,在有數千年「示眾史」的大陸,這樣的運動即使到近年,亦每年都會發生上百起。 \n 當日,除了婁底市公檢法相關領導外,還有漣源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員工、當地中學生及其他民眾等約6千人圍觀。官方指出,「公捕公判」的目的是為了「優化」給大陸國有鋼鐵企業、當地經濟支柱湖南華蔆漣鋼集團環境,而這52名被公開逮捕及公開判決者的罪名多是盜竊,或者涉嫌盜竊漣鋼財物。 \n 大陸國企漣鋼集團是婁底市經濟的半壁江山,年產值達140億元人民幣,員工上萬人。在婁底官方的眼中,「漣鋼興、地方旺」;而在坊間,「要小康,偷漣鋼」一度成為漣鋼周邊民眾流傳的口頭禪。 \n 不過,「要小康,偷漣鋼」背後卻隱藏複雜的因素,大陸十一五規畫以後,漣鋼規模快速擴張,向外徵地後,產生大量失地農民,部分農民只得以偷盜漣鋼鋼材及原材料、設備等變賣謀生,導致漣鋼周邊治安持續惡化,婁底市綜治辦主任向健勇說:「最多1個月抓了200多個偷東西的人。」 \n 家屬飆淚一路跟 \n 對圍觀的民眾而言,他們只是來看熱鬧的,但是看熱鬧的畢竟不是全部。這場公捕公判大會約進行了1個半小時之後,五花大綁的罪犯和嫌疑犯被帶上大卡車遊街示眾,隨後押回看守所,52歲的蕭小芬就在大卡車上與自己半年不見的丈夫龔高松重逢。 \n 當日,有52名犯罪分子站在7輛掛有「嚴厲打擊侵害漣鋼犯罪行為」、「促進企地共同繁榮開發」等標語的紅色大卡車上離開體育場,車隊緩慢前進,一路行經漣鋼賓館、漣鋼雙菱大廈、漣鋼影劇院、漣鋼醫院及中學等漣鋼最繁華的路段。 \n 脖子掛牌 親人不忍 \n 從40公里外的漣源市七星街鎮趕來的蕭小芬,在其中一輛卡車上看見了丈夫:「頭髮理光了幾乎認不出來,後來認出來,當時我就哭了。50多歲的人了,被綁著,掛著牌子,繩子勒進胳膊裡。」 \n 龔高松是被「公開逮捕」的嫌犯之一,罪名是與其他3人共同盜竊4.3噸漣鋼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的鋼渣,總價值8680元(人民幣,下同)。蕭小芬的弟媳說:「50多歲的人了,又不是殺人放火,不能接受遊街這種事啊,讓家裡人以後怎麼生活啊?」緩慢行進的卡車吸引了沿街民眾的目光,有人歡呼,也有人哭泣。抵達看守所後,員警們將疑犯的木牌摘下,手拿著麻繩把他們牽進了看守所。蕭小芬和女兒哭著一路追到看守所,看著車子帶著老公消失。 \n 自首嫌犯 不能倖免 \n 同樣心碎的還有27歲的李堅二和32歲的盧志勇的父親,兩人因為去年在漣鋼設計院盜竊價值2千元的電腦被捕。 \n 今年3月,李堅二被捕後,盧志勇曾到管理漣鋼治安的洪家洲派出所自首,期望退贓並拿出1萬元後能夠取保候審,無奈趕上整治浪潮,取保沒有成功,反而被抓去「示眾」。盧父老淚縱橫:「我兒子才32歲,這次是去自首的,知道要改正,國家應該給他一個面子啊。以前就算做錯了都要把臉蒙起來的,也不是殺人、強姦,這樣遊街傷害他的人格。」 \n 未審先判 人格汙辱 \n 而李堅二的家人根本不知道有「公開逮捕」這回事,哥哥得知消息後非常驚訝:「案子都還沒判,就這樣遊街肯定不行啊!這對人格是汙辱,對我們家人的名譽也是極大的打擊。」李堅二的妻子則質問:「法律允許這樣做嗎?不管做錯事,還是怎麼都好,即使判了死刑,也不能這樣遊街啊!」 \n 在婁底,押送犯人遊街回到看守所後,犯人脖子上掛的姓名木牌會被一一取下,堆成一堆,這些木牌,不少是2009年召開公捕公判大會時留下的,往後,或許還有它們派上用場的時候。 \n (文轉C3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