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婚姻擠壓的搜尋結果,共05

  • 性別失衡 社會男題連環爆

    性別失衡 社會男題連環爆

     大陸媒體早在公布第五次人口普查(2000年)資料時就警告:「到2020年我國將出現3000萬(男性)光棍大軍,且尤以農村最為嚴重。」這支龐大的男性光棍大軍湧現後,人口拐賣、買賣婚姻、家庭暴力、農村早婚惡化、冥婚習俗復燃等一連串後遺症也隨之而來,婦幼人身安全、權益保障的問題也應該提到檯面上討論。  11月,山東的法院重審了方洋洋案,有智力障礙的女性方洋洋因遲遲未育被丈夫一家虐待至死,死後屍體還被安排冥婚。也是11月,河北魏縣精神康復醫院的一名女性患者「小雨」(化名)因醫院男護工郭某性侵被查出懷孕。3月,雲南昭通市15歲的殘疾少女被人持刀脅迫賣淫,不從,從五樓跳下受傷。  計畫生育下的後遺症  2019年,廣東茂名信宜市12歲殘障少女被性侵,且一年內兩度被發現懷孕,警方調查發現多名男子涉及性侵,其中包括一位82歲的老年男性。2016年,甘肅兩名精神殘疾的婦女被謀殺,殺害者的目的是為了出售她們的屍體用於冥婚。  連續爆發的婦幼被虐、被害事件,是單個社會事件,或是重大社會問題的冰山一角?「澎湃新聞」指出,這些事件本質是極具典型性和系統性的現代社會問題:性別篩選和計畫生育深刻地改寫了人口結構,造成男多女少的性別失衡;同時,城鄉二元和不斷拉大的貧富差距中,農村最底層的男性在層級梯隊序列中被排擠出婚姻市場。  換言之,3千萬名找不到老婆的男光棍是這些社會慘案的原爆點。  女性成為發洩工具  根據大陸媒體的深入報導,「小雨」生活在河北魏縣,當地適婚男女性別比高達159:100,男人比女人多出一萬一千餘人,自然形成人肉市場,小雨的母親就是被拐賣到魏縣;小雨從小就被賣掉,結過兩次結婚(都是買賣婚姻),又因不孕最終被送入精神病院,遭到性侵並懷孕。  至於涉嫌性侵的郭某和小雨的丈夫都是3千萬光棍大軍的一員,兩人老家相隔二十華里,郭某31歲還打著光棍,小雨丈夫22歲因為娶小雨負債20多萬人民幣,必須外出打工。  從社會學的分析,人口結構的「男多女少」,加上擇偶條件的「男高女低」,女性比男性更可能通過婚姻的方式從農村流動到城市,留在農村的男性則越來越難找到老婆。  在這種情況下,非主流的婚姻模式就成為農村光棍解決性需求和傳宗接代的另類選擇。大陸許多田野調查已經發現入贅、招贅婚姻、買婚以及收繼婚(弟收兄妻的轉婚)現象普遍存在。而男性婚姻遭擠壓的另一個後果就是女性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女性面對的失蹤、拐賣和暴力的風險上升,巫山童養媳馬泮豔就是大陸民眾熟知的典型案例。

  • 討無某 陸數千萬剩男光棍一生

    討無某 陸數千萬剩男光棍一生

     隨著中國大陸出生人口性別比逐漸失衡,數千萬「剩男」的婚戀問題正引發嚴峻的社會問題,甚至在一些農村,還出現「轉房」(指弟弟娶兄嫂)現象。  大陸國家統計局的最新資料顯示,2015年全國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3.51。在過去20多年裡,比例還曾一度高於120,是世界上最懸殊的出生性別比例之一,意味著每出生100個女孩,同時也會有120多個男孩來到人世間。  婚姻難撮合 媒婆失業  由於男多於女,「婚姻擠壓」問題正擠向農村,數千萬「剩男」的婚戀難題正引發更嚴峻的社會問題。對此《中國青年報》展開調查,前往河南、河北、湖南、湖北、安徽、甘肅、廣西等貧困農村,深入探討光棍問題。  河南一名媒人鄧孟興表示,他當媒人已十幾年,對哪村有適婚的年輕男女都瞭若指掌,2010年之前,他一年還能撮合成十幾對,但如今卻越來越難撮合了。他有一本小冊子,記錄年輕男女的資訊,但近年來登記的男孩越來越多,反觀女孩則越來越少,估計應自20餘年前起,出生的男孩數目開始遠超過女孩。導致他在鎮上經營的婚姻介紹所,也已於2014年關門。  計畫生育 促結構失衡  西安交通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李樹茁表示,過去十多年來與同事不斷對人口普查資訊進行分析,還對全國28個省(區、市)300多個行政村的性別失衡情況進行田野調查。得到的結論是,由於上世紀80年代開始的市場化、城市化和計畫生育政策的複合影響,中國人口性別結構已整體失衡。  過去20年的全國人口普查資料顯示,大陸出生人口性別比從1980年起就一路走高,並持續在高檔徘徊。最高峰時出生性別比甚至高於120,遠超過107的正常值;據此推算大陸1980到2010年間出生人口的性別,出生的男性約2.9億,女性則約2.54億,男性比女性多出近3600萬人。  貴州山區因適婚女性嚴重缺乏,讓當地出現「轉房」現象,曾有陳姓三哥在礦災中死亡,考慮到不讓三嫂改嫁、帶走賠償等因素,並省去彩禮,由父母做主,讓四弟迎娶三嫂。「轉房」雖有違儒家傳統,但處於男性婚姻擠壓的最低端,此一形式再度死灰復燃。  小 靈 通 婚姻擠壓  是指因嚴重性別失衡導致的後果,由於適婚年齡男女人口出現巨大落差,導致許多人找不到配偶。在大陸,因為男多於女,加上多種因素複合影響,造成許多男子找不到婚配對象。(林瑞益)

  • 陸男女比例失衡 2020娶妻難

    陸男女比例失衡 2020娶妻難

     大陸一胎化政策加上傳統重男輕女觀念,人口性別比例長期不均,據統計,2020年將有3000萬至3500萬名適婚男子找不到老婆,對個人、家庭和社會產生重要影響。  據《燕趙都市報》報導,過去30幾年大陸男女嬰人數比例長期不均,據大陸國家統計局數據,雖然2009年起連4年男女嬰人數開始拉近,但2012年仍是117.7:100,就是每100名女嬰的相應男嬰人數是117.7人,足足比人口統計學上「男女嬰人口比例正常範圍102至107」多了10來人。  婚姻擠壓 剩男過多  男女嬰人數嚴重失衡的根源是什麼?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楊菊華說,重男輕女、生育擠壓(一胎化政策下對嬰兒性別的取捨)、便捷的胎兒性別鑑定技術是3個關鍵要素。  人口性別比失衡,顯而易見的後果是,進入婚配年齡後,條件較差的男子找不到結婚對象,預計到2020年,大陸將會出現大約3000萬到3500萬名光棍。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院長翟振武認為,這將引發一系列社會問題,首當其衝的就是「婚姻擠壓」:「適婚男子會找比自己年輕的女性年齡組,一年一年往下壓,5年以後同一年齡組的女性都被上一年齡組的男性娶走,都市男性開始去農村尋找配偶,造成農村男性過剩,去山區尋找配偶,山區男性再到更遠的貧困山區找配偶。」  楊菊華說,男女嬰人數失衡的根源是男女不平等:「性別比問題,說到底是性別不公平,這是核心問題,其他問題都是基於此而生。」她表示,根據研究結論,放寬生育政策不能完全解決性別比問題,因為許多父母的觀念還是沒改,認為一兒一女最好,兩個兒子也行,但若是兩個女兒就有點不能接受。  女性藉受教改善地位  「改變出生性別比失衡現狀,根本出路還是改善女性的地位,受教育是最基本的」,楊菊華說,女性只有受到良好教育,才能有良好職業,從而實現經濟獨立,結婚後才不必依靠兒子維持地位。

  • 農漢娶妻難 得不吃喝工作4年

     據《長江日報》報導,16日,武漢大學社會學系教師劉燕舞,為該校學生開設了一堂特色講座──《農村光棍的類型研究:一種人口社會學的分析》。他的研究顯示,目前大陸農村男青年娶妻越來越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缺錢,需工作4年,才能負擔一場婚禮的費用。同時,性別比例失調也是結婚難的深層原因。  劉燕舞長期從事農村社會學、鄉村治理和農村社會工作研究。2010年他因研究農民工返鄉問題,走訪了貴州、河南、湖南等省分,意外發現農村光棍非常多。  貧困村落 情況更糟  劉燕舞說:「在農村地區,很多村都有一輩子娶不到老婆的光棍。在一些貧困村落,這種情況更甚。在我的研究裡,我將年齡超出30歲尚未結婚的農村男性人口稱作農村光棍。」城市裡的屆齡未婚男青年往往是主動選擇的結果,劉燕舞特別指出:「和城裡不同,光棍在農村屬於弱勢群體。」  劉燕舞把光棍分為身心缺陷型、緣分宿命型、歷史塑造型、經濟貧困型。前兩種比較好理解,歷史塑造型則是指改革開放之前,擇偶觀念政治化所形成的光棍。1980年代中後期開始,經濟因素對光棍的形成幾乎起到決定性作用。2000年至今,一場婚姻消費幾乎要不吃不喝勞作4至7年才能負擔。  據《南方日報》2011年報導,大陸最近幾次人口普查的資料顯示,1990年、2000年、2010年全國出生人口性別比分別為111.3、116.9、118.08。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院長翟振武指出,性別比例失衡的直接影響是「婚姻梯度擠壓」現象凸顯。同齡適婚女性短缺,男性就會從低年齡女性中擇偶,「老夫少妻」增多;擠壓到一定程度,就會向別的地區發展,如「城裡哥找鄉下妹」。  近1成娶不到老婆  劉燕舞也表示,以前,8成農村青年的婚姻靠本地傳統婚姻圈解決;現在,女青年外嫁越來越多,這種女性人口的流失可造成原來的傳統婚姻圈內近1成男性無法娶到妻子。這與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調的現象,構成了「雙重擠壓」,客觀上使女性在婚姻市場上具有更高的「價位」和「談判」籌碼。結婚似乎漸漸變成了一種「奢侈消費」。  翟振武的意見與此不謀而合:「婚姻擠壓之痛不僅在於產生多少光棍,更在於其後果主要由貧困人口承擔。」今後,「剩男」將更加沉積於邊遠貧困地區。  劉燕舞說:「城市是婚姻資源的高地,而很少有人看到,目前農村仍有很多人『剩』著。我們應加強關注農村光棍,他們的心理創傷會醞釀社會問題。」

  • 陸剩男危機 30歲內多2千萬人

    陸剩男危機 30歲內多2千萬人

     在日前召開的大陸「全國綜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暨重點治理年工作會議」上,有專家根據人口統計資料推算,大陸30歲以下男性比女性多2000多萬人。未來10年內,每年新進入適婚年齡的男性比女性約多100萬人,無法結婚的「剩男」將比「剩女」多,而經濟條件落後地區的「光棍」問題將日益嚴重。  《人民日報》報導,自1982年第3次全國人口普查發現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以來,大陸已經歷近30年的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且持續攀升過程,2008年達到最高值120.56(每出生100個女孩,相應出生120.56個男孩),成為世界上出生性別結構失衡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聯合國設定的正常值為103~107。  性別失衡招惡果  南開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說,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地區從東部向西部,從農村向城市迅速蔓延,幾乎覆蓋全國各地。一些貧困落後地區出現媳婦荒、買賣新娘等現象,這是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帶來的惡果。  國家人口計生委主任王俠表示,2009年開始,出生人口性別比持續走高趨勢出現拐點,首次連續3年下降,2011年降至117.78。但是,下降幅度有限。  原新認為,出生人口性別比長期偏高引發的社會問題已由隱性走向顯性,最直接的影響是婚姻擠壓現象凸顯。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李建新分析,出生性別比長期偏高引發的社會問題率先在偏遠窮困的農村落地,而非城市。由於這些落後地區資訊閉塞,「剩男」危機很少被重視。  男女適婚人口比例失衡加上「嫁高娶低」婚配模式造成的「婚姻梯度擠壓」,導致當今社會形成兩大現象:一是農村落後地區「光棍」不斷,一是不少大城市「剩女」增多。  李建新指出,男高女低的梯度婚配模式如果以甲、乙、丙、丁等表示個人的社會經濟地位排序,甲男配乙女、乙男配丙女、丙男配丁女,最後剩下的是甲女和丁男。「剩男」是被動單身,「剩女」多為個人選擇不婚。  據民政部有關統計,近幾年男女婚齡差距拉大逐漸成為一種趨勢。當婚齡的女性出現短缺時,男性會向低年齡段女性中擇偶。城市哥找鄉下妹,富裕地區的男性找欠發達地區的女性。「剩男」最後都在低收入的貧困階層。  引發性犯罪問題  原新說,社會地位高的男性擇偶不存在問題,而文化水準低、收入少等社會地位低的男性,擇偶將非常困難。這種現實客觀上刺激並加劇了落後地區拐賣婦女、買賣婚姻、性犯罪現象的發生。它不單純是嚴峻的人口問題,更是重大的社會問題。  原新認為,10到20年後,男性勞動力過剩會增強勞動力就業市場的競爭,加劇女性就業難度;某些行業可能出現女性短缺而要男性替代的現象。  婚姻擠壓對傳統家庭穩定帶來巨大衝擊,引發婚姻家庭道德危機。「錯位婚姻」如「隔代婚姻」、「姊弟婚姻」等可能湧現,婚外戀、第三者插足、非婚生育等社會現象也可能隨之滋生。  對於此一現象,大陸網友說,都是計畫生育的惡果。但也有網友說,「小三」何止2000萬,有啥可擔心的。可以通過「乾爹」等機制自動調節,隨著重男輕女觀念減弱,最後將達到平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