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媒介素養的搜尋結果,共04

  • 卸任後下一步 安峰山產學兩棲

    卸任後下一步 安峰山產學兩棲

     據中國傳媒大學媒介與公共事務研究院官方微信公眾號1日消息指出,9月26日,該學院為國台辦新聞局原副局長、新聞發言人安峰山舉行頒發聘書儀式。再加上日前曝光的消息,他離開國台辦後轉任大陸知名民營企業新希望集團,安峰山雖然離開大陸官場,但現在的工作更加忙碌,橫跨產業與學術圈。

  • 陸調查:50後老年人素質最高 城市由北京居首

    陸調查:50後老年人素質最高 城市由北京居首

    南方都市報旗下凱迪網路凱迪資料研究中心日前發布《中國線民網路媒介素養調查報告》,報告針對互聯網用戶網路媒體素養進行線上調查。結果發現一線城市線民媒介素養最高的前三名是北京、天津、深圳,廣州和上海居4、5名。 \n \n媒體素養是指人們面對媒介各種資訊時的選擇、理解、質疑、評估、創造和生產以及思辨的反應能力,網路媒體素養也就是民眾在網路媒體表現出來的素質。 \n \n南方都市報指出,被調查線民的媒介素養平均值為3.6 (最高5分),屬於中等水準,其中在新媒體使用得分最高,而批判性理解的得分最低。 \n \n在調查中也發現,高收入和高學歷提升媒體素養水準,換句話說「高富帥」、「白富美」類型民眾的媒體素養偏高,且使用新媒體50後老年人和創業者,媒體素養水準最高使用新媒體50後老年人媒體素養水準最高,年輕人可別瞧不起會上網的老大爺。而在民生新聞部分,網民最關心的主題,前三名是社會民生、娛樂和財經。

  • 網路4隱憂 2成初中生曾遭霸凌

    網路4隱憂 2成初中生曾遭霸凌

     兒童上網的時間愈來愈長,最近大陸一項「兒童與媒介」的調查顯示,兒少網路安全存在4大隱憂,包括不良訊息辨識、網路交友詐騙、網路霸凌和個人隱私問題,其中有近2成的「00後」初中生表示曾遭網路霸凌;有近6成結交的網友是來自別人主動加入。 \n 中國青少年宮協會兒童媒介素養教育研究中心和廣州市相關單位在2014年9月到2015年5月間,調查廣州市3到14歲間的1000多位學生和家長,近日發布《「兒童與媒介」—2014~2015年度廣州兒童媒介素養狀況專項調研報告》(以下稱《報告》) ,提出兒少網路安全的4大隱憂。 \n 該《報告》指出,現在許多影音網站和遊戲網站,經常讓網頁「彈」出含有色情、暴力畫面的圖片、動漫或影音內容,但有32.2%的孩子不願或不知道,若看到色情、暴力訊息應告訴誰,因此「不良訊息辨識」成為第1項隱憂。 \n 第2項隱憂則是網路交友詐騙。《報告》發現,「00後」學童在網上結交新朋友處於「被動狀態」,且結交網友的方式,58.4%來自別人主動加入,透過電腦或手機主動申請者則占24.2%,如此讓不少學童有了來歷不明的「新朋友」,其中又以13及14歲學童最為顯著,分占64.6%和21.9%。 \n 第3項隱憂則是網路霸凌,在13到14歲的「00後」中有17.5%的受訪都表示曾遭遇網路霸凌。在應對態度上,49.7%者置之不理,16.5%告訴家長和老師,27%會回罵對方,卻無法徹底擺脫困擾。個人隱私問題則為第4項隱憂,不過根據《報告》的調查,僅13.5%的「00後」會在網路上直接填寫真實資料。

  • 中國青年報-大陸官員盡一切努力擺平記者

    中國青年報-大陸官員盡一切努力擺平記者

     評論解讀大陸記者在輿論監督中遭遇毆打和辱罵的現象,從未消失過,近期又有兩起事件發生。而近年來各地政府對「如何與媒體打交道」這一問題相當重視,唯重視的方向是盡一切努力去擺平記者。 \n 《新民晚報》記者陶邢瑩採訪時,遭大連足協祕書長「掐脖子吊起來拳打腳踢」。此事尚未得到處理,河南卻又曝出記者在調查河南太康公款旅遊事件時,遭到當地官員辱罵:你們幹什麼,你什麼目的?你這小野記者。 \n 又是打,又是罵,這兩起事件,將某些官僚的醜態和記者在官僚面前的弱勢,暴露無遺。我的驚詫,不僅在於「吊打記者」這種行為的駭人聽聞,不僅在於「小野記者」這種辱罵讓人憤怒,更在於,在經歷了各種關於危機公關和媒體應對方面的培訓後,很多地方官員卻依然在危機應對和「如何與媒體打交道」上毫無長進,甚至不斷退步。 \n 確實,近年來各地政府對「如何與媒體打交道」這一問題,非常重視,不斷加大投入,採取各種方式進行培訓,提升官員的媒介素養與網路素養,提高他們在日常新聞發佈中面對媒體發言和與記者溝通的能力。本人就接到過好幾個部委和不少地方政府的邀請,就這些問題對官員進行培訓。 \n 我一般會從研究輿論傳播規律的角度分析,引導官員順應傳播規律和尊重媒體,以最大限度地解決問題和化解危機為目的,而不是擺平記者。 \n 可我一直在懷疑,這種「輿論應對課程」能對培養官員的媒介素養起到多大的作用。每次講課時,官員們的反應都非常熱烈,回饋也都非常好。可我擔心的是,回到現實坐到那個位置上,面對突發事件時,又會使出以前對付記者的那一套。 \n 不知道那個「吊打」記者的祕書長和那個辱罵記者的地方官,有沒有上過類似的「輿論應對課程」?我估計應該受過培訓,即使沒上過課,也應該透過新聞看到了很多正反案例。可悲哀的是,面對記者時,他們仍選擇了最粗暴、最讓人接受不了、最容易激起輿論反彈的方式。 \n 想起一件事,一位講媒體應對課的老師在台上說:「記者就是一條狗,餓了你就餵他,不聽話了你就揍他,如果碰見想成名的你就拿名利誘惑他。」話音未落,底下的官員們就使勁地鼓掌。 \n 一個讓人悲哀、卻又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是,很多官員骨子裡對「媒體應對」的理解,也許就是如此:盡一切努力去擺平記者,用錢擺不平,就用色,就用拳頭!其他的那些正道ˍˍ在他們看來,也許都是浮雲,都是無用的書生之見。絕對的權力,面對權利無保障的記者時,骨子裡就是這種根深蒂固的傲慢。 \n 輿論應對和危機公關課,不是請幾個老師講幾次課就能講好的,也不是公安部新聞發言人武和平出幾本如《打開天窗說亮話》之類的書就能啟蒙的,而需要首先馴服權力,首先給公眾知情權,首先讓記者的權利得到保障。 \n (摘自《中國青年報》2012-4-25,作者曹林,原題:「打罵」記者與媒介素養培訓的困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