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媚共的搜尋結果,共08

  • 楊貴媚、歸亞蕾赴泉州主演《蕃薯澆米》 助大陸導演葉謙圓夢

    楊貴媚、歸亞蕾赴泉州主演《蕃薯澆米》 助大陸導演葉謙圓夢

    大陸「首部全閩南語發音」電影《蕃薯澆米》,由台灣2位金獎影后歸亞蕾與楊貴媚主演。楊貴媚已抵達大陸泉州,詮釋當地閩南農村婦女的晚年生活。由於泉州入春後,日夜溫差極大,有時落差超過攝氏10度,媚姐不適應,才到當地就罹患重感冒:「早上穿短袖,晚上穿大衣,怎麼差這麼多?」 \n楊貴媚1988年主演的經典電影《媽媽再愛我一次》,在大陸創造上億票房,知名度極高,劇組也意外沾光。舉例來說,原本劇組選定的場地,屋主是位70多歲老太太,一直不願出借,沒想到得知是楊貴媚主演,身為影迷的她,很快就同意了;開拍當天,老太太特別到現場,感動地抓著楊貴媚的手說:「當年(《媽媽再愛我一次》)賺了我好多眼淚,現在竟然站在我面前。」 \n《蕃薯澆米》的年輕導演葉謙,是大陸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發起的「中國青年電影導演扶持計劃暨青蔥計劃」的前五強導演之一,這些新銳導演可透過此計劃,完成自己的處女作。 \n媚姐也對此一計畫表示相當認同和期待,她認為現階段的電影產業,無論是大陸或是台灣,都很需要注入新血,更需要由據經驗的資深導演來協助以及各相關單位的支持。 \n《蕃薯澆米》的意思是閩南語的「地瓜稀飯」,透過一個閩南農村空巢老人的暮年故事,展現出泉州地區多種宗教文化共存共榮的獨特景象,電影還還原泉州地區獨有的戲曲文化和飲食文化。媚姐飾演的閩南農村寡婦,在2個兒子各自娶妻成家後,發現自己由「被需要」變成「無關緊要」,陷入疑惑與無盡孤獨,隨著老姐妹突然離世,她決定在死亡來臨前重拾自己的存在感。 \n之所以接演該片,媚姐表示,該片是部非常有人的溫度的電影。劇組也非常禮遇媚姐,她一進劇組,就收到工作人員精心準備的禮物。導演葉謙也擔心媚姐會因初到泉州,人生地不熟,不好入眠,特別送媚姐一個可以助眠的精油禮盒以及泉州當地特色名產,讓媚姐覺得很窩心,大讚葉導是「貼心暖男」。

  • 綠委轟:退將媚共又擋年金改革 令人不恥

    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周日登場,退休軍公教將走上街頭。民進黨團書記長劉世芳今天表示,年金改革悍將、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及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召集人黃耀南領以及退將吳斯懷、胡竹笙,領取高官俸祿,卻拿小兵、小吏、小官阻擋改革,尤其吳斯懷更常到大陸「媚共」,令人不恥。 \n \n劉世芳指出,李來希若以年金30年、12職等退休計算,新舊制退休俸和18%合計,每月領9萬元;黃耀南同樣以年資30年、650薪點計算,合併各類給付,同樣月領7、8萬元,若將7、8位絕食代表總計,1年要領走國家納稅人近600萬元之年金,然而其言行不只荒腔走板「反改革」,更區解轉型正義、世代正義。 \n \n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指出,民進黨政府經過長時間討論所提之草案,已是和緩改革、兼顧早期退休之軍公教人員,也回應世代正義聲音,推動不同職業別之間退休制度衡平,雖無法令各方滿意,但自信是考慮最周全的版本,社會衝擊降至最低。 \n \n段宜康也批評,如果這些自私自利、厚顏無恥的人仍須繼續對抗改革,民進黨只能重申,絕對不會讓步,不會停下追求正義的腳步,「我們一定會堅持到底。」

  • 批退將媚共 綠營視對岸為敵國

    批退將媚共 綠營視對岸為敵國

     民進黨立委劉世芳繼「扯鈴是助中國統戰說」後,又於11月30日在立法院批評赴陸退將「媚共」、「比童軍還不如」,再度引發去中爭議。此舉除凸顯出民進黨欲破壞兩岸和平交流的「現狀」,並暴露其在兩岸關係上,是以中國為敵國的心態,和民進黨宣稱的希望兩岸和平剛好是反其道而行。 \n 國共內戰時,國共之間是「有協議、無和平」,但在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以來,儘管兩岸在法理上仍處以「內戰狀態」,可兩岸關係實質上已演變成「無協議、有和平」,僅差簽署《和平協議》這臨門一腳。 \n 減俸溯及92年 意義凸顯 \n 民進黨執政後,連退將赴陸參與紀念國父孫中山的活動,都要予以打壓;退將在香港媒體批評台灣國防政策也被視為「媚共」。此舉除了違反台灣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外,這種打壓兩岸和平交流的作法,有違總統蔡英文選前「維持現狀」的政治承諾,也凸顯民進黨在進行「去中」、「隱性台獨」活動時,將大陸視為敵國的心態。 \n 劉世芳提案將赴陸少將以上階級減少退休俸、收回獎章勳章,並「溯及既往」至1992年,為何要溯及1992年?因為1992年除了是兩岸「九二共識」的定基之年,也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立法施行之年,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大陸與台灣人民才得以正常往來交流、通商,兩岸退將並自此開始互動往來,增進兩岸軍事互信及交流。 \n 提案修法 旨在去中國化 \n 一旦綠營修法成功,對赴陸退將懲處溯及1992年,不但等同現在的蔡政府,否定了李登輝時期、陳水扁時期、馬英九時期,兩岸為和平而努力的交流,還隱含著否定「九二共識」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所帶來的和平交流現狀,這與蔡政府上任後承諾會「尊重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及兩岸「維持現狀」的說法背道而馳。 \n 劉世芳說要終結退將「媚共」,避免國家機密外洩疑慮,影響軍心。但難道退將到國父孫中山的故鄉參與紀念大會就是「媚共」?在香港媒體對台灣國防政策發表評論就是「媚共」?至於洩露機密,近年來共諜案皆是曾經手國防機密的退伍校官、尉官,未出現退伍少將以上將官階級成為共諜,因此管制對象應該是「職務」,而非「階級」。劉世芳明知已經有法律規範,但還是要提案修法,根本就是赤裸裸地去中國化、阻斷兩岸退將交流。 \n 阿扁昔赴陸 怎就不媚共 \n 回顧過去,大陸吸收國軍退伍校官、尉官,多在東南亞進行招待活動,甚至在網路空間進行,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就在大陸進行吸收活動;而影響軍心更是荒謬,將這些退伍將官的照片拿到中、低階層士官、士兵去指認,根本無人認識,退將接受採訪的媒體也未能在台灣落地,又何來影響國軍軍心之說? \n 僅以退將赴陸就斷定其對中華民國不忠、不愛國,並不公平客觀。時任立委的前總統陳水扁1993年也曾赴陸,並在天安門前與毛澤東像、北京軍事博物館的坦克合影,怎麼綠營就未批評其「媚共」?綠營近年來背後與大陸的交流就不是「媚共」? \n 綠營這種帶有雙重標準的打壓作法,不但會讓兩岸官方交流中斷的現狀雪上加霜,更會嚴重傷害自520以來,情勢就漸趨嚴峻的兩岸各種民間交流,也暴露綠營將兩岸交流「封鎖」,只准自己定義下的兩岸交流發生、將其他所有不持綠營立場的兩岸民間交流活動都打成「有賣台嫌疑」或「被統戰」的雙重標準。

  • 媚登峰化妝品含藥物 莊雅清緩起訴

    知名美容集團媚登峰進口販售「捷白隔離日霜」化妝品,因內含藥品成分,未經主管機關核准,涉嫌違反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員工並涉嫌盜刻客戶印章查詢財產個資。台北地檢署今天偵結,將媚登峰負責人莊雅清及員工共九人緩起訴。其中莊雅清緩起訴期限2年,應支付國庫10萬元處分金。 \n另莊雅清被控仲介貴婦接受名列「世界名醫錄」的植牙名醫陳俊龍,在台無照執業高價植牙,短短兩個月進帳5000萬元,2人再64分帳。台北地檢署去年8月偵結,對她緩起訴處分2年、支付國庫50萬元。 \n媚登峰因遭檢舉產品過期、內含藥物、擅查客戶個資,介紹貴婦植牙等不法情事,去年7月台北地檢署指揮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搜索媚登峰總公司及連雲門市,查扣一批化妝品,約談董事長莊雅清等人。 \n另媚登峰「美連雲分店」員工,自100年9月起,擅自偽刻客戶印章,並在委任書偽填客戶署名後,持客戶身分證影本,至國稅局調閱客戶當年度綜合所得程及個人財產資料清單,藉以知悉會員財力狀況,再慫恿會員配合辦理信用卡及申辦小額消費信貸,支付在媚登峰消費費用。 \n檢方調查時,媚登峰負責人莊雅清、「美連雲分店」員工等人均承認犯行,並書立悔過書,檢方對莊雅清、教學部經理王明珠、美連雲分店前後任經理翁蕙蘭、廖含雯、副理莊雅惠、協理李昀容、美容師張馨勻、張語涵、王英琇等人緩起訴,各須繳付2萬至15萬不等處分金給國庫。

  • 商業情報站-媚登峰登陸 上海店年底開業

    台灣知名美容美體機構「媚登峰」積極拓展大陸市場,上海旗艦店預計6月啟動裝修工程,目標在年底前開業。據了解,媚登峰上海旗艦店共3層樓,面積7,500平方公尺,位於上海閔行區,除了直營門市外,媚登峰還將開放加盟,快速拓展大陸市場,長期目標在上海開設3,000家纖體中心。

  • 名家-改變恐共厭共媚共的心態

     或許受到教育的影響,無論成長於國民黨一黨獨大時代的反共愛國教育,還是政治民主轉型後的本土意識,中共始終被定位為意圖吞併台灣的「敵人」。隨著20多年來的經濟發展,大陸國力已經茁壯,這麼大的土地,這麼多的人,這麼驚人的硬體建設與金錢,深植在台灣人腦海中的恐懼,又有了新時代的實體證據。 \n 從恐共心態延伸出兩種結果,一是厭惡與痛恨,一是諂媚與巴結。 \n 這不僅僅存在兩岸間,放眼世界各國,對中國的心態大概都是又愛又恨,愛其機會與錢財,恨其遊戲規則不明確、行事不按牌理出牌。 \n 面對大陸 不媚不懼 \n 無論你覺得這次馬英九總統連任究竟是不是中共的勝利、九二共識的勝利,秉持中華民國公民的尊嚴,在大陸當局不斷強調的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併吞」威脅下,舉止得宜,不媚不懼,做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不僅僅是政府應有的堅持,當越來越多大陸客在台灣各地自由行時,每一個個人,行為舉止將成為兩岸關係的重要關鍵。 \n 首先,必須瞭解,在經濟發展與民生需求如此複雜的今天,中共當局輕啟戰端的可能性非常小。當許多台灣人赴大陸工作、經商,面對由上而下的官僚體系管理模式,恐怕都會被那分「霸」及官員說了算的「氣」驚嚇,這種狀態對台灣人是陌生的。 \n 或許受到教育的影響,大陸人總是抱持著政治正確的態度,其實他們內心有著深深的恐懼,擔心「回到大陸會不會被清算?」即便是在台短期旅行,或是年輕學生,都要承受這種壓力。 \n 相對來說,台灣人在這個部分是自由與輕鬆的,無論你支持統一、維持現狀或台獨,都可以自由表達,而不用擔心被政府的人半夜敲門訊問,所以許多台幹可能都會告訴你「別跟大陸人討論政治問題」。 \n 一些台灣人在大陸有親人乃至資產,這些人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有著大陸人相同的心情,擔心被查稅、被找麻煩甚至資產不保,這種恐懼心理在大陸社會中幾乎人人都有,可以理解亦可包容。更有甚者從恐怖、畏懼逐漸轉化成順從、巴結乃至由衷地從內心升起的呼應,轉為行動。在台灣生活、受自由體制保障的台灣人或可包容理解,卻很難感同身受。 \n 正確認知 從心開始 \n 但這些行徑是因為對中共政權與社會局勢的無知,絕大多數來自於想像。個體行為的怯懦、逃避甚或虛與委蛇源自於內心的不夠強大,例如深感台灣這麼小怎麼與大陸對抗?我們這點點市場怎麼與大陸抗衡?一個人的內心是否強大在於個體的修煉,社會國家整體國民的內心是否強大,責任就在政府。 \n 從民國38年政府播遷來台以來,或許是敗戰的倉皇,致使在台灣這個島上的人們內心始終惴惴不安,從來不曾強大,猶記得蔣經國先生剛去世後由李前總統接任的那段時期,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一政治實體,不談光復大陸之後,理由是,台灣這點錢分給大陸10億同胞怎麼夠?就連隔斷兩岸關係,採用的仍是恐懼心理。 \n 改變對中共當局長久以來的恐懼心理不意味著敞開台灣的大門等其「併吞」,而是台灣人應該要活得健康一些,從心裡開始。許多恐共、厭共乃至媚共言行皆從對中共、對自我的認知不清開始,而無論朝野,長期以來對台灣人進行無形恐嚇,則是最深刻的根源所在。給予台灣人民真正強大的內心,立體建構國民對民主制度、對大陸社會的認知體系,恐怕才是中華民國立足之基礎所在。 \n (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

  • 熱門投資標的-零成本偶像劇?創投業伺機搶進!

    熱門投資標的-零成本偶像劇?創投業伺機搶進!

     投資文創正夯,除了被視為文創業火車頭的電影是大熱門之外,近日電視劇也被相中,特別是有外銷實力的偶像劇,據傳是門「零成本」穩賺不賠的生意?! \n 擅長製播偶像劇的三立電視執行副總經理蘇麗媚透露,從2002年推出「MVP情人」起便發現,戲拍完若能順利賣出多國海外版權,就可將拍攝製作成本回收,接下來衍生的產業效益,諸如偶像明星亞洲巡迴、戲劇漫畫、原聲帶等都算淨賺的,當年偶像團體5566隨戲紅,趁勝巡唱全亞洲,所創造收益是戲劇本身的4、5倍。 \n 再者,一開始就用人物、劇情做計畫,為廠商的產品量身定做製入行銷,再延伸可由演員代言產品拍廣告,或兩者結合辦促銷活動,是另個回收拍攝成本的營銷模式,目前有興趣置入的廠商7成屬於傳統產業。 \n 這種「零成本」的偶像劇營銷模式,令湖南廣播電視台台長歐陽常林心動,已找蘇麗媚赴對岸當顧問,希望共創「華流」;新成立的台灣文創一號基金也看好這個製作團隊,列為感興趣投資標的之一。 \n 「成功關鍵有2個,一是把內容當作信用、資產來經營,以及把娛樂內容當做行銷載具,把產業帶出去!」蘇麗媚指出。 \n 目前三立偶像劇一開拍,亞洲市場預購基本盤,通常可涵蓋日、中、港、新、馬等15國,由影視內容扮演火車頭角色,透過一次多工模組化流程,將音樂、偶像、圖像、時尚、城市等流行符號投入整個產業鏈加值,正是推動文創產業跨區域、跨渠道、跨裝置(device)運轉的關鍵。 \n 所謂內容是指有台灣的文化精神、生活型態、語言、歷史等原創故事,為了開拓海外商機,會把內容設定在愛情、運動等年輕人共通和感興趣題材,有了這層情感連結,再誘發他們消費小說、漫畫、音樂、寫真等。 \n 三立為堅持原創內容且確保源源不絕,成立「我在159號,讓世界看見你」(創作人才徵選計畫),建立一個群體智慧價值化的互聯網平台,再將內容與人才導入「數位敘事工廠」,從說故事出發,跨足戲劇、編劇、音樂、表演、動畫、新媒體、數位內容,不斷堆疊文創能量;同時,把原創內容拆解為「行銷碎片」或稱「訊息碎片」,讓一個影視製作物可以因應不同受眾和新舊媒體、裝置,拆解再組合,稍早與中國土豆網合作網路劇「歡迎愛光臨」,將在下月透過中國移動、iPad同步播出,就是一例。 \n 蘇麗媚透露,已計畫將原創偶像劇成功經驗導入動畫卡通、風潮電影,預計分別挑選10部、6部在華人市場具影響力的原創偶像劇,形成「偶像+動畫」、「偶像+電影」的新價值鏈和原創華流動畫品牌,首部動畫卡通「命中注定我愛你」投資1.1億元、今年底開拍,搶攻兩岸500億美元動畫市場,也會串接動畫衍生商品,整體產值上看7億元。 \n 三立在文創產業新布局已引起兩岸投資方注意,蘇麗媚強調,會從合作方可帶入的核心資源,如通路、跨產業、新媒體或遊戲產業來考量,希望藉由傳統影視通路和新媒體平台,形成全娛樂產業鏈營銷、數位媒體匯流的華流,且相信台灣和中國需加乘力量、互補加值,才有機會創造華流。據悉,她不排除居中牽線,促成兩岸最賺錢的民營娛樂集團三立和湖南衛視合作。

  • 用伊媚兒 與同仁共打拚

     當經濟部談判官員一字排開進入ECFA正式協商會場時,有一個人特別「突出」,身高超過180公分,在經濟部各局處一級首長中,屬他最高,他就是工業局長杜紫軍,這次參與早收清單中貨品貿易的談判,承受相當大壓力,讓他直呼要去「拉脖子」了! \n 民國72年進入經濟部體系後,從中小企業、商業司、技術處,到今日的工業局,歷練相當豐富,不過這兩年似乎是杜紫軍的「考驗年」!DRAM產業再造方案宣告終止、產創條例驚險過關以及ECFA談判,工業局歷經風風雨雨,時常被外界或立法委員用超級放大鏡檢視,工業局官員私下說:「局長這位子,真難為。」 \n 不過杜紫軍相當注重與部屬同仁溝通,從他擔任工業局長開始,陸續透過局內分享系統,寫信給局裡同仁,主要都是向同仁說明,局裡為何要執行這項政策,也會在業務告一段落後,給予同仁鼓勵,一位在工業局任職相當久的官員說,過去沒有工業局長會這樣寫信給大家,「其實收到信後,會覺得局長與他們同在,一起在打拚」。 \n 這次杜紫軍主要負責早收清單的貨品貿易談判,由於媒體高度關注談判內容,加上產業界向來會為了自身利益,積極向他遊說,希望可以納入早收,但他曾說,工業局的功能,不僅要替產業謀福利,同時要比業者看得更遠,所以每次ECFA談判時,他都相當謹慎小心。 \n 有趣的是,參與ECFA談判的工業局幕僚A君,承受相當大壓力,有次準備要開會,卻找不到A君,最後終於現身,大家質問他為何失蹤,A君說,因為ECFA談判讓他肩頸很緊繃,所以跑去「拉脖子」,杜紫軍聽聞後,直呼「我也需要去拉一下脖子」。 \n 每回杜紫軍要出差前,都會先確認妻子是否也會出差,因為他擔心他家的貓孩子「杜渺苗」會沒人餵食。他這次到重慶參加ECFA簽署儀式,準備回到台北的前一晚,翻開明日行程發現,抵台後隨即要到陸委會與行政院說明ECFA,一整天下來要深夜才返家,因此他特別發Email,請朋友到家裡餵食杜渺苗,因此,只要是出差,他都會盡量避免在外過夜,不是為了夫人,而是為了那隻「渺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