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嫖宿的搜尋結果,共14

  • 英使館職員稱遭刑求 陸網友籲公布嫖娼罪證

    英使館職員稱遭刑求 陸網友籲公布嫖娼罪證

    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前職員鄭文傑今天指控中國當局先前拘留他並嚴刑逼供,消息傳出後,大陸網友湧入深圳公安局羅湖分局的官方微博,要求警方公布鄭文傑涉嫖影片,作為反擊。 \n據《中央社》報導,大陸警方公布港人涉黃證據已有先例。2004年,香港民主黨區議員何偉途在廣東省東莞市涉嫖被捕,引發軒然大波,當地公安就曾大動作舉行記者會公布鉅細靡遺的取證照片。 \n今年8月8日,鄭文傑在深圳失聯後引發國際關注。8月24日,羅湖公安通報,英國駐香港總領館雇員鄭文傑因違反大陸《治安管理處罰法》被深圳羅湖公安機關處以行政拘留15日處罰,其行政拘留已於當日期滿,如期釋放。 \n通報並稱:「行政拘留期間公安機關依法保障了鄭文傑的各項合法權益。鄭文傑對其違法事實供認不諱。」 \n而在深圳公安通報前兩天,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引述深圳羅湖警方稱,鄭文傑因涉及「賣淫嫖娼」遭到拘留。按照法規,罰則為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併處人民幣5000元(約新台幣2.2萬元)以下罰款。 \n報導說,事隔3個月,鄭文傑打破沈默發文並接受外媒專訪,反控遭到大陸公安嚴刑逼供,大陸網友為此紛紛到羅湖公安的官微留言,要求公布警方當初執法紀錄儀錄下的影片。 \n一名網友留言稱:「英領館雇員在外網大肆抹黑中國,造成了惡劣影響。強烈要求羅湖警方公佈執法視頻,維護祖國形象」。獲得最多網友按讚;還有網友向警方喊話:「香港嫖娼哪位翻供了,說你們逼供,視頻不要藏著了」。 \n外媒專訪鄭文傑的剪輯影片,也開始在大陸網路社群廣為傳播,其中以鄭文傑被記者追問到底有沒有嫖妓的片段最為熱門。 \n 上傳影片的愛國網友質疑鄭文傑3個月後突然跳出來「編故事」,早就沒辦法驗傷,怎麼說都行;還有多人質疑他控訴被迫蹲馬步「持續幾小時」根本鬼扯,「叫他蹲超過10分鐘,我就信」,字裡行間充滿戲謔。 \n面對類似事件,大陸官方曾經有大動作反擊的先例。 \n2004年8月,香港民主黨區議員何偉途到廣東省東莞市洽公被當地警方以嫖妓為由逮捕,當時他正在角逐立法會議員,距離投票只剩不到一個月。而面對香港民主黨與家屬質疑官方設計進行政治迫害,東莞公安當時大動作舉行記者會,公布何偉途與多名女子在酒店房間嫖宿的現場調查和取證的具體實物和照片,其中包括保險套、衛生紙與床照。何偉途因此被判監禁6個月,失去參選機會。 \n

  • 陸取消嫖宿幼女罪 一律強姦論處

     大陸第12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6次會議昨天通過刑法修正案,取消「嫖宿幼女罪」,今後此類行為一律適用刑法中關於「姦淫幼女」以強姦論,從重處罰。 \n 據了解,原刑法第360條第2款規定,對嫖宿不滿14周歲幼女人等處以5年以上有期徒刑,並罰款。這條1997年修訂刑法時增加的規定,使得「嫖宿幼女罪」成為有別於強姦罪的單獨罪名。 \n 儘管如此,中國社會上不斷有人士呼籲,希望能夠廢除「嫖宿幼女罪」,而以「強姦罪」而取代,認為這樣才能妥善地保護未成年幼女的權益,加大打擊此類犯罪的力度。 \n 「嫖宿幼女罪」多年來在法律界一直存在爭議。法律界人士、婦女界以及維權界的人士更是紛紛要求取消「嫖宿幼女罪」。特別是近年來,腐敗官員以及中小學的一些狼師、校長等涉嫌組織和嫖宿幼女的犯罪事件時有發生,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和擔憂。 \n 律師認為,從刑法角度講,大陸有強姦罪,而且強姦罪中有一項「姦淫不滿14周歲的幼女,以強姦論,從重處罰」規定。但嫖宿幼女罪卻在這個基本規定上開了一道巧門,依據「給錢就是嫖宿」來認定罪行,結果性侵犯變成嫖客,受害的未成年少女或女童,卻變成賣淫者。 \n 與此同時,此次刑法修改還加大了對收買被拐婦女、兒童的處罰力度。按照以往規定,收買被拐賣婦女、兒童者,如果不阻礙其返回原居住地、對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且不阻礙對其進行解救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 \n 刑法修改後,相關條款改為,不阻礙、不虐待的買家可以從輕處罰。這意味著,從今開始,收買被拐婦女兒童的行為將被課以刑事責任。

  • 嫖宿幼女罪存廢 有望下周審議

    嫖宿幼女罪存廢 有望下周審議

     大陸爭議已久的「嫖宿幼女罪」存廢問題,在大陸全國人大常委與法學界一致支持廢除的情況下,有望下周審議。目前傾向擬修法廢除「嫖宿幼女罪」,這對長期主張廢除的婦女團體,無疑是一大鼓舞。 \n 陸媒指出,24日至29日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上,將三審《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可能涉及「嫖宿幼女罪」存廢議題。 \n 其實,「嫖宿幼女罪」存廢爭議始於2009年,不但婦團極力奔走,並上書常委和遊說法學界人士,保存刑責較高的「強姦罪」。不過,因基層司法機關認為「嫖宿幼女罪」判刑重於「強姦罪」,兩種罪刑高低引發議論,支持保留與贊成廢除勢均力敵。 \n 婦團出身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沈躍躍,是主張取消「嫖宿幼女罪」的代表人物,之前卻無法主導修法過關。 \n 破例以強姦判刑 \n 然而,2013年底大陸最高法院表態贊成廢除「嫖宿幼女罪」,去年四川成都邛崍檢方,將兩名透過「雞頭」媒介與13歲少女性交易的2名男子,首次以「強姦罪」提起公訴,今年3月地方法院也以「強姦罪」宣判,是中共建政以來的首例。 \n 邛崍檢方原本以涉嫌「嫖宿幼女罪」批捕2名嫖客,但承辦檢察官認為, 2男明知少女不滿14足歲的情況下,仍與她發生性關係,符合「強姦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因此以強姦罪提起公訴,後來法官再「補上一刀」。 \n 事實上,大陸《刑法》有「嫖宿幼女罪」,法官卻破例以「強姦罪」判刑,當時引起相當大的討論。由於嫖宿幼女罪的法定最高刑度是15年,強姦罪則最重可處死刑,因此民間多數認為法官「重判」。 \n 變相認同幼女賣淫 \n 四川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法學博士葉睿表示,「嫖宿幼女罪」的法定刑為5年至15年,而「強姦罪」將姦淫幼女作為法定從重情節,最高刑是死刑,且被害人若14歲以上,也可構成「強姦罪」。但強姦犯罪情節輕微的,也可能只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而「嫖宿幼女罪」則至少判刑5年以上,所以不能說「嫖宿幼女罪」刑責一定比較輕。 \n 他認為,兩罪的主要區別在於,「嫖宿幼女罪」忽視了被害人的身分。若定「嫖宿幼女罪」,則變相認同幼女賣淫行為,這無疑是對受害幼女的二次傷害,與《刑法》保護幼女的立法精神相違背。 \n 小 靈 通 \n 強姦罪與準強姦罪 \n 大陸「強姦罪」是指違背婦女意志,使用暴力、脅迫或其他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交,或故意與未滿14周歲的幼女發生性行為。兩岸在這方面的定義幾乎相同,不過台灣在「姦淫未滿14歲之女子」部分,學術上稱為「準強姦罪」,以強姦論。台灣現行《刑法》上「準強姦罪」之保護對象,僅限於未滿14歲之婦女。(陳榮正)

  • 趁妻不在嫖宿 被抓包後砍人再自殺

    大陸安徽省潛山縣孫姓男子,22日晚間趁妻子回娘家,將25歲的按摩小姐張女帶到租住處嫖宿。不料3小時後妻子突然返家,被妻子發現後竟起殺意,孫男突持刀砍傷按摩女後,在租住處陽臺上吊自殺,妻子嚇得奪門而出報警。 \n46歲孫男22日21時許,趁妻子楊女回娘家,找按摩小姐張女到家嫖宿。23日淩晨0時許,楊女突然返家,孫某怕被妻子發現,叫張女躲進小房間,等妻子睡著後再離開。 \n淩晨1時許,孫男發現大門鑰匙被妻子收起來,張女無法脫身,加上自己也有輕生念頭,之前還拖欠十幾次的嫖資共3000元,便動了殺機。 \n孫男先在小房間掐住了張女脖子,兩人吵鬧聲驚醒了楊女,楊女便出來制止。見事情敗露,孫男又拿出菜刀砍向張女頭部、手部,致其多處受傷。楊女發現制止不了後,嚇得跑出家門報警求救。 \n民警趕到現場,發現張女已逃脫。而孫男因害怕被抓,將房門反鎖後,在租住房陽臺上吊自殺,經搶救無效身亡。

  • 廣西女童遭嫖宿 檢察機關:逮捕有據

    廣西興業縣一名不滿14歲的留守女童,兩年多內遭到十多名當地村民多次性侵,當地檢察機關以涉嫌嫖宿幼女罪批捕其中7名犯罪嫌疑人,引發各界議論。廣西回應解釋:大陸現行《刑法》中確實有將嫖宿幼女罪與強姦罪相區別的法條,另外公安機關偵查發現犯罪嫌疑人與受害女童之間存在疑似給錢交易情況,檢察機關的批捕理由是有一定依據的。

  • 嫖宿幼女罪存廢之爭

     近日有媒體報導,大陸最高人民法院今年7月在《對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3939號建議的答覆》中明確表示完全贊成廢除嫖宿幼女罪。理由是該罪與強姦罪之間存在根本性的邏輯矛盾,而且「嫖宿幼女罪」認可了幼女的「賣淫女」身分,是對幼女的極大侮辱,不利於實現「兒童最大利益」的目標。 \n 媒體評論 捲起千層浪 \n 一石激起千層浪。曾經多次刺痛公眾神經的「嫖宿幼女罪」存廢之爭因此再度浮出水面。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觀察,報導發表當天就引來了眾多媒體和網友們的強烈關注-相關網路新聞440餘篇,微博超過3.6萬條。第二天(12月9日),輿情熱度繼續升溫。〈「嫖宿幼女罪」本就不該有〉、〈廢除嫖宿幼女罪,讓法律回到善的根源〉、〈廢除「惡法」是司法公信的最好證明〉、〈廢除嫖宿幼女罪宜早不宜遲〉……媒體的評論幾乎一邊倒地站在了「廢除論者」這一邊。 \n 網友的意見也大致如此。新浪網的一份關於「你是否支持廢除嫖宿幼女罪?」的網路調查結果顯示,有超過51﹪的網友選擇了「應該廢除」選項。《法制日報》視點新聞部聯合搜狐網對「如何看待廢除嫖宿幼女罪」進行的線上調查結果也顯示:有超過90﹪的網友認為應當盡快廢除嫖宿幼女罪,對性侵幼女現象「零容忍」。人民網的兩位輿情分析師據此得出結論:無論是民眾的呼聲還是官方的表態,對廢除嫖宿幼女罪的看法高度一致。廢除嫖宿幼女罪已成為中國社會絕大多數各界人群的共識。既然如此,廢除嫖宿幼女罪當然越快越好。 \n 面對洶湧的民意,大陸法律界態度倒是比較謹慎。《南方周末》在2012年6月曾做過一個相關的專題,文章指出與民間痛斥「嫖宿幼女罪」為「惡法」形成鮮明反差的是,大部分刑法學者贊成單獨列罪以嚴懲嫖幼行為。大陸刑法學界泰斗級人物高銘暄教授也在去年接受《檢察日報》採訪時,澄清「嫖宿幼女罪」的立法原意是對幼女實施特殊保護,因為該罪起刑點(5年)高於一般的強姦罪(3年)。另外,嫖娼與姦淫的主觀惡性也不同,兩罪分列體現了罪刑相適應原則。 \n 刑事辯護律師張培鴻去年也發表過一篇備受爭議的專欄文章,作者對強姦、姦淫幼女、嫖宿幼女三種犯罪行為進行了詳細辨析,認為現行刑法規定的罪刑架構是「基本合理」的。文章還對引發民怨沸騰的諸如罪名(嫖宿)難聽、量刑過輕、行為人容易逃脫處罰等問題作了回應,指出這些問題其實緣於公眾對法律的誤解。 \n 在最高人民法院表態贊成廢除「嫖宿幼女罪」後,仍有部分刑法學者堅持該罪並非「惡法」。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車浩就指出,雖然嫖宿幼女罪與強姦罪在刑罰設置上確有不協調之處,但在法律未修改前,只要對嫖宿幼女罪進行合理解釋,同樣能夠起到不放縱犯罪和保護幼女效果。全國人大法工委也認為主要問題出現在執法環節,法律適用錯誤導致一部分明顯屬於強姦性質案件,被作為嫖宿幼女罪處理,從而引發輿論強烈不滿。 \n 社會轉型 群體意識興 \n 儘管如此,立法部門還是承諾將在下一步刑法修改完善工作中「認真考慮」取消「嫖宿幼女罪」這個已然臭名昭著的罪名。對此,張培鴻早在去年就感慨道:爭論其實未必是衝著法律規範的細節而來,背後顯然有社會轉型所產生的群體意識轉化的因素。「官場的腐敗與底層生活的艱難,使得任何一起偶發個案都會轉化成對現行法律的聲討,畢竟談論法律存廢會相對安全些。這樣,事實上等於法律本身的問題被放大了。」此言得之。(作者為大陸自由作家、大學教授)

  • 陸擬廢嫖宿幼女罪 改重罪論處

     中國大陸強姦犯過去常以「嫖宿幼女罪」逃脫較重刑罰,大陸媒體今天報導,最高法院明確贊成廢除嫖宿幼女罪,對於引誘幼女發生性關係者,均以刑責較重的強姦罪論處。 \n 北京晨報報導,大陸最高法院今年7月在答覆人大代表建議時,已明確表示完全贊成廢除嫖宿幼女罪。 \n 報導說,大陸最高法院、最高檢察署和公安部、司法部於今年10月24日聯合公布「關於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其中規定,以金錢財物等方式引誘幼女與自己發生性關係者,知道或應當知道幼女被他人強迫賣淫而仍與她發生關係者,均以強姦罪論處。 \n 大陸最高法院刑一庭庭長周峰在上述「意見」記者會上曾表示,之所以這麼規定,就是防止一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嫖宿幼女為由,逃脫應負的強姦罪罪責。同時向社會宣示,這類行為不屬於嫖宿幼女罪的定罪範疇,應該定為強姦罪。 \n 大陸的嫖宿幼女罪立法原意為「嚴懲嫖宿幼女」。根據大陸刑法規定,嫖宿不滿14周歲幼女者,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罰金,最高可判處15年;雖然起刑點不低,但強姦罪最高可判死刑。 \n 因此,嫖宿幼女罪被人稱作是犯罪份子的保護傘而備受爭議,有學者建議取消。 \n 大陸最高法院表示,大陸刑法規定,姦淫不滿14周歲幼女,無論幼女同意與否,都以強姦論,從重處罰,這是基於幼女身心發育不成熟,尚不具備決定能力而做此規定;但嫖宿幼女罪立法,等於間接承認幼女可以賣淫、具備性自主能力,與強姦罪規定存在邏輯矛盾。 \n 因此,大陸最高法院強調,只有廢除嫖宿幼女罪才能真正解決問題,希望能夠共同推動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盡快立項,廢除嫖宿幼女罪。1021209 \n

  • 傳劉志軍嫖宿她 楊冪:假新聞 提告

    傳劉志軍嫖宿她 楊冪:假新聞 提告

     劉志軍案引發陸媒移花接木八卦疑雲!《新京報》9日報導,大陸前鐵道部長劉志軍系列案件山西女商人丁書苗已提起公訴,不料有網站轉貼新聞時多加了一段「劉志軍曾嫖宿女星楊冪」等內容。對此,《新京報》否認並保留訴訟權利,而楊冪方面也駁斥是假新聞,將請律師提告。 \n 《新京報》8日以〈丁書苗被公訴 涉案額1788億〉為題,指山西女商人丁書苗涉非法經營罪和行賄罪一案,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已提起公訴;北京市二中院7月受理此案,目前該案開庭日期還未確定。 \n 未提遭嫖者姓名 \n 原文雖有「為回報劉志軍,丁書苗多次拿錢,滿足劉志軍的權欲和色欲;2003年至2009年間,劉志軍先後在豪華酒店、高消費娛樂場所與丁書苗出資安排的多名女性嫖宿。」但全文未提遭嫖宿女性姓名。 \n 不料財經類網站證券之星8日轉貼《新京報》新聞時,標題改為〈劉志軍曾在酒店嫖宿多名女性受害女星名單疑曝光〉,並逕自在第二段增加:「劉志軍案內幕逐一曝光,該案即將開庭審理,劉志軍與丁書苗之間秘密慢慢揭曉,其中最讓人咋舌的就是劉志軍的風流史,據知情人報導劉志軍曾在酒店嫖宿多名女性,包括知名女演員楊冪,之前就有傳劉志軍寵幸過《新紅樓夢》劇組女演員,當家花旦楊冪當然難逃魔掌。」 \n 遭「加料」新聞神隱 \n 該則新聞被瘋狂轉貼,部分網站又自行「加料」增加訛傳或舊聞,包括「楊冪曾在電視節目上稱《新紅樓夢》有潛規則」,以及女詩人趙麗華、攝影師李振盛微博提到劉志軍「臨幸」《新紅樓夢》多位女演員。 \n 趙麗華2011年的微博中指出,劉志軍對《新紅樓夢》12金釵以及漂亮點的丫鬟僕婦「一個不漏」:「從鐵道部長劉志軍臨幸《新紅樓夢》多位女演員開始,我就覺得這高鐵會出事……丁書苗拉這麼大的皮條,那1.8萬億高鐵投資自然要分羹。審這麼久,也不通報細節,也不知哪段好鋼改用廢鐵。高鐵13天出事3次算好的,哪天整個翻了都可能。」 \n 鳳凰娛樂向楊冪的宣傳人員求證,對方表示接電話前不知道這個傳言,並表示「這是徹頭徹尾假新聞、誹謗,會請律師發起訴訟。」 \n 目前已無法搜尋到證券之星該則「加料」新聞,《新京報》9日官方微博則表示將保留訴訟權利。

  • 法律研究所-嫖宿幼女罪 該廢了!

     自貴州習水公職人員發生性侵幼女事件且被判嫖宿幼女罪後,在浙江麗水、福建安溪、四川宜賓、浙江永康、河南永成等地又相繼發生了一系列公職人員性侵幼女之惡性事件。諸多此類案件的發生及處置已使得嫖宿幼女罪的危害表露無遺。根據大陸《刑法》,與幼女發生性關係的行為,涉及兩個並行罪名:強姦罪和嫖宿幼女罪。近年所發生的事件,大多數「嫖宿」為多人多次且影響惡劣,該情節若依照強姦罪論處,應屬於法定從重情節,「應處以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但嫖宿幼女罪「5至15年的有期徒刑,並處罰金」的量刑卻遠遠輕於上述強姦罪的從重量刑。 \n 比較台灣《刑法》,並未有嫖宿幼女罪之類似規定,涉及性侵犯幼女的行為都統一規定於第221條、222條及227條中:其中通過強暴、脅迫等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與幼女為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時,即使經幼女同意為之,亦會獲刑3年以上10年以下。男性或幼男亦一併受保護。

  • 浙爆官商 嫖宿處女學生事件

     大陸網路上傳言浙江永康市發生大規模嫖宿處女學生事件,涉及3所學校的20多名學生,多名人大代表及企業家涉案。永康市公安局陳姓科長表示,已立案調查一起介紹賣淫案件,並已逮捕以陳某為首的6名犯罪嫌疑人。據傳其中有10幾名未成年學生被老闆包養。 \n 但是昨日永康市公安局宣傳科科長陳永柯,明確否認他有說過類似的話。對於微博爆料的內容,陳永柯並不確定,表示「這個事情只是在永康傳得比較厲害,但究竟有無發生這類案件,我都不知道。」 \n 官方尚未出面說明 \n 《錢江晚報》報導,永康市公安局負責宣傳的一位陳姓科長說,嫖宿處女學生事件大概發生在2月,永康公安已經立案了,但具體的細節,現在還不方便透露。初步查明,涉案人員為社會閒散人員、個體業主及個別在校生。涉案人員中社會閒散人員為買淫、賣淫和仲介者,個體業主是買淫者,在校生為賣淫者。 \n 報導還稱有知情人士透露,事件涉及永康3所學校的20多名學生,其中有10幾名未成年學生被老闆包養,且永康已有3名老闆因這件事被拘捕。 \n 浙江線上也報導指出,繼貴州習水、浙江麗水之後,浙江永康又發生大規模嫖宿學生處女事件,涉及多名人大代表和企業家,此事在當地幾乎人盡皆知,官方至今未有任何說法。 \n 此事是27日下午由一位微博網友「奸商陶瓷」發出一條消息,指浙江永康也發生了大規模嫖宿學生處女事件,而且有多名人大代表和企業家涉及其中。「奸商陶瓷」是一名實名認證使用者,認證資訊寫著「時代周報高級記者陶喜年」。 \n 《錢江晚報》報導指出,被拘捕的陳某,去年8月曾因涉嫌容留賣淫罪,被永康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6個月,目前還在服刑期間。 \n 網路上傳言更是令人震驚,聽說涉案者中有大陸納稅百強的企業老闆在內,永康大街小巷都在議論這件事。而且聽說老闆們在互比誰是「處長」,也就是買處女最多的。涉足的人大代表和企業家有一百餘人,僅抓了一個程姓老闆,其他人都逍遙法外! \n 網路傳許多是幼女 \n 網路上也傳言,據說不但有處女,還有很多幼女。一個處女8000元(人民幣,下同),有些還是老師帶去的。聽說有位老闆嫖完幼女學生,沒給夠錢而遭索討未足數額。有一個女學生聽說是血很少,老闆認為不是處女因此只給4000元,那位女學生覺得委屈就去鬧,因此案情才傳出來。 \n 中國網路電視台報導,永康市公安局宣傳科科長陳永柯否認公安立案及逮捕部分人的說法。他透露,從今年4月開始,當地盛傳「有老闆找女人,這些女人當中,有未成年人,沒有說是不是學生,或許是外地民工的子女,可能都不上學了。」 \n 陳永柯說,當時社會上傳得比較厲害,「很多熟悉的朋友都問我,我也私下向局裡辦案人員打聽,但都跟我說不知道!」。

  • 嫖宿幼女罪變免死牌 大陸喊廢

     大陸全國政協委員、婦聯副主席甄硯,在兩會期間呼籲廢除不利未成年人保護的「嫖宿幼女罪」,強調此罪與「強姦罪」規定相矛盾,容易造成執法混亂,此一罪名更成了犯罪分子的保護傘、免死牌。 \n 對於與少女發生性關係,大陸刑法本來只要未滿十四歲,無論女方是否同意、有沒收錢,都屬「加重強姦罪」,最重可處死。 \n 但一九九七年大陸刑法修正後,增加一條「嫖宿幼女罪」,從此爭議不斷。最主要矛盾在於,「嫖宿幼女罪」原意是要打擊童妓,罰則也不輕,沒想到立法後,卻間接承認童妓存在,且為觸犯者開了一道後門。 \n 嫖宿幼女罪與「強姦罪」的區別在於,如果今天一名滿十六歲的嫖客,經未滿十四歲的少女同意後發生性行為,並付錢了事,就可躲過「強姦罪」最高可處死的論處,而適用嫖宿幼女罪,最高只可處十五年的有期徒刑,但法官一般量刑皆在五到七年之間。 \n 「嫖宿幼女罪」在大陸實施近十五年,成效不彰,不但沒有遏阻犯罪,反而助長賣淫集團引誘和強制未成年少女、女童賣淫。有人分析○六到○八年的案件,發現近三成被害人,是先遭強制性交後,再遭強迫賣淫。 \n 世界多數國家為保護兒童身心健康,並不承認童妓,所以不論兒少同意與否,都以刑法強制性交或準強制性交罪來處罰。因為對自我意識尚不成熟的未成年少女來說,與成年人「同意」與任一方發生性關係是不同的,應受強制保護。 \n 在大陸,除非嫖到童妓,否則嫖妓只算敗壞社會道德,屬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範疇,頂多裁處拘留或罰款,不算刑事處罰。所以大陸獨樹一格,在刑法「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章,放進一條「嫖宿幼女罪」;有異於放在「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章的「強姦罪」,以致被譏為「社會秩序高於兒童保護」,落人口實。

  • 兒少性交易罰責 兩岸同惹爭議

     去年十二月,陝西省略陽縣郭鎮西溝村黨支部魏姓書記等四名官員,被揭發輪流性侵十二歲少女致被害人瀕死,經查,她是遭十四歲學姊誘騙推入火坑賣淫,事後,魏等人遭開除黨籍、公職,後依「嫖宿幼女罪」輕判五到七年有期徒刑,輿情譁然。 \n 一九九七年大陸刑法修正,新增「嫖宿幼女罪」:「嫖宿不滿十四周歲幼女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比起「姦淫幼女罪」量刑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從重處罰;情節嚴重惡劣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顯然較輕。 \n 在台灣,性交易也是依《社會秩序維護法》做行政處罰;但對方如果是十六歲以上、未滿十八歲,是依《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可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台鐵車廂淫趴群交十七歲「小雨」,便是一例;至於對方未滿十六歲,是依《刑法》加重處罰,最重十年徒刑,且即使在境外發生也要追究。 \n 板橋地院過去就追究過一名性好「幼齒」的台灣男子,在大陸多P群交嫖童妓,還拍照「存證」吹噓,當時儘管找不到被害人,但法官還是依淫照內容,採經驗法則重判。 \n 其實,台灣對於「非強制」性侵兒童,也有究竟是要依「強制性交」或「與未成年人性交」處罰的衝突,後來引發恐龍法官白玫瑰運動,因修法曠日費時,最高法院只好「造法」,以刑事庭決議規範法官判決時,「七歲以下一律依加重強制性交罪處罰」應付。兩岸對於兒少性交易處罰大同小異,但保護法益顯然不同,大陸「嫖宿幼女罪」是在「維護社會管理秩序和道德風氣」;台灣則是「應以兒童及少年之最佳利益為優先考量」,明文規定在《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 \n 兩岸類似法規遭人訾議部分,都在於企圖解決現實太多問題,以致法條相互矛盾,治絲益棼,未來只能集思廣益,修法解決。

  • 陝西輪姦少女案 警方:是嫖宿

     人民網報導,發生在陝西省略陽縣的4名村鎮幹部輪姦12歲少女案,經查明有爆炸性發展,原來是少女同校同學涉嫌仲介性交易收取費用,當地警方已改定調為涉嫌嫖宿未成年少女罪,目前已有7人被警方逮捕,相關村鎮幹部主管領導已受到黨紀政紀處罰。 \n 先前大陸媒體廣泛報導一則網帖指出,陝西省略陽縣當地4名男子,還都是村鎮幹部,把一名上初中的女娃性侵了,致女娃大出血送醫院治療。於是「村鎮幹部涉嫌輪姦少女」的消息在當地及網路上快速流傳,略陽縣警方相當重視,由公安局長親自組專案組展開調查。 \n 初三學生當仲介人 \n 警方在偵查中發現,本案實為仲介性交易未成年少女案。 \n 據知情人士指出,事發地點為略陽縣電廠路的東昊大酒店,少女大出血後被送至略陽縣天津中醫院進行搶救。 \n 事情發生於今年9月18日至10月12日期間,經20歲程某、高某(女,14歲)、汪某(女,15歲,兩人皆為少女同校同學)介紹,犯罪嫌疑人魏某(郭鎮西溝村原村黨支部書記)、趙某(郭鎮幹部)、蔣某(郭鎮幹部)、孫某(城關鎮農民)、林某(十天高速某施工隊負責人)、趙某(城關鎮農民)在縣城4處賓館、酒店,先後對一名12歲幼女嫖宿。 \n 一名檢察機關的工作人員指出,這名12歲的初一女生是被同校一名初三的學生帶出去,介紹給這幾名嫌疑人。而這名初三的學生也是為了撈取仲介費。這些嫌疑人都是先後和該女生發生關係,這不符合刑法中輪姦的定義。 \n 一位當地民警說,根據目前的調查結果,將案件暫時定性為「涉嫌嫖宿幼女罪」。民警也對「輪姦」導致「大出血」表示傳言不實。他說,在接到報警和偵破的過程中,該女生並未出現什麼大出血的情況。該民警推測,可能是正好該女生月經來有出血情形,引起誤解。 \n 主管領導遭處分 \n 公安機關在偵查破獲此案後,已於11月26日對涉嫌嫖宿幼女罪的魏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向略陽縣檢察院提請批捕,目前檢察院正在對案卷進行審核。介紹初一女生賣淫的初三學生高某、汪某,因未滿16足歲,已被公安機關另案處理。 \n 此外,略陽縣委也作出決定,對涉嫌犯罪的郭鎮幹部趙某、蔣某予以停職,對負有領導責任的郭鎮鎮黨委書記、鎮長、紀委書記3人分別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嚴肅幹部紀律。

  • 法律研究所-召妓 大陸嫖娼都罰

     台灣政治圈名人陳致中被周刊報導疑似召妓事件,引來大家議論紛紛。但撇開政治效應不談,召妓,在兩岸的法律上究竟有何責任呢? \n 就台灣現行規定而言,由於《社會秩序維護法》僅罰「意圖得利與人姦宿者」,故「罰娼不罰嫖」,雖然台灣大法官釋字第666號解釋已說明該條規定與憲法第7條平等原則有違,但於修法完成之前,目前仍只有意圖得利的行為人方受處罰。不過,若從事性行為的任一方有配偶,則配偶尚可選擇提告「通姦罪」。 \n 相較之下,大陸對召妓雙方採取平等待遇,《治安管理處罰法》嫖娼皆罰,且因最近力行「掃黃」,許多單位開始「下猛藥」,採行「實名制公制」,也就是把這些掃黃抓到的「小姐」「嫖客」姓名、年齡貼到大街小巷,讓公眾「鄙視」。有人說這項做法有害公民權利,也有人認為合當如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