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嬰兒潮的搜尋結果,共68

  • 獲美日3博士學位 許心華回鄉寫生命故事

    獲美日3博士學位 許心華回鄉寫生命故事

    在美國、日本獲得3個博士學位的許心華,最近回到台南故鄉出書,藉由自己的生命故事,拉近現代年輕人理解嬰兒潮世代的生活背景。取書名為《愛向我走來》,希望兩個世代之間以此互相理解。

  • 栗喉蜂虎嬰兒潮 喜迎逾20雛鳥

     台北市立動物園2015年啟動「金門栗喉蜂虎棄蛋孵育」研究計畫,今年有了豐碩成果,共順利孵化出超過20隻雛鳥,堪稱「嬰兒潮」。 \n 栗喉蜂虎是一種夏季候鳥,每年4月抵達金門,在合適的土坡上挖出約1公尺深的巢洞繁殖,不過,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系研究團隊發現,栗喉蜂虎繁殖巢洞的坡面外,常發現許多「棄蛋」,令人十分好奇為什麼這些蛋會被踢出洞外? \n 為找出棄蛋原因,台大研究團隊、華信航空、台北市立動物園一起展開研究計畫,分別負責撿拾、運送、進行人工孵育與遺傳研究。 \n 從2015年至今,逐步修正研究計畫各環節,終於在今年看到成果。去年撿拾到的83顆棄蛋中,人工孵出15隻雛鳥、順利育成5隻雄性幼鳥,今年則是撿到62顆棄蛋,人工孵化24隻,且目前有超過一半都穩定成長中,牠們現在居住在新啟用的穿山甲館內,格外吸引遊客目光。 \n 動物園表示,人工孵育團隊每天都幫鳥寶寶秤重、換盆、清洗、調整食物比例重量,盡量模擬野外條件與環境,提供適合的照養環境、食材與餵食模式,例如提供富含蛋白質的昆蟲作為食材,還會添加綜合維生素及鈣粉,鳥寶寶健康成長後就能讓遊客觀賞顏色豔麗有「夏日精靈」之稱的栗喉蜂虎。

  • 專家傳真-從「嬰兒潮世代」員工大量退休 談人力斷層現象的因應之道

    專家傳真-從「嬰兒潮世代」員工大量退休 談人力斷層現象的因應之道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那些戰而未死的軍人們解甲歸田後紛紛投入「生產」,以至於產生了數量驚人的「嬰兒潮現象」(Baby Boomer)。學界定位1945~1965年出生的人稱為「嬰兒潮世代」。筆者任職的公司現有員工16,298人,「嬰兒潮世代」的員工都集中在2010~2030年要退休,人資部門這幾年深為人力斷層現象所困擾。 \n 如果把年紀作為橫軸、人數作為Y軸,繪出公司員工年齡分布折線圖,一眼就能看出這是標準的M型曲線,圖中清楚的看到,本公司目前員工年紀要不是有點老,就是有點小,中生代人數要命的少;假如改從年資的角度來觀察,目前本公司年資在5年以下的新進人員占比為全體人數的34%,年資在15~25年左右的基層和中階主管只佔全體員工數的2%,中基層主管負有承上啟下的關鍵任務,而目前卻呈現嚴重青黃不接的現象,要如何培力讓這2%的人,仍然能將公司的業務順利撐持下去,著實是一大考驗。 \n 上述狀況並非本公司所獨有,許多大型公司如台電、台糖、中鋼、中華電信等也一樣面臨相同的窘境,甚至是中小企業也一樣面對著同樣的難題。再推而廣之來看,世界上很多國家也同樣遭逢嬰兒潮世代員工大量退場,下一波卻少子化登場、可用人力銳減的狀況。既然是通案而非個案,抱怨並無法改善,單靠人資部門也無法解決此難題。 \n 筆者認為,解題可以思考的角度是:有如此大量的人員要退休,並不需要1:1補足等量的人力才能讓業務順利運作。或許危機就是轉機,各企業可以趁勢進行組織精實或流程改造,讓企業脫胎換骨、重獲新生。在此建議的幾個因應之道如下: \n 1、持續提前晉用新人 \n 未來5~10年仍處於嬰兒潮員工退休高峰期,企業若是等到人員離退才補足人手,實在是緩不濟急。為了減緩衝擊,企業仍應將未來所需的人力提前晉用。 \n 2、增強現有人員的能力 \n 目前人數最缺的中階主管已經自顧不暇,各級人員不能等待中階主管給予工作教導或啟發,必須參加加強自身職能相關的訓練、工安AR、VR訓練、管理能力相關訓練;人資部門則可提供職務輪調的機會、鼓勵員工參加外部進修、請各級主管挑選並訓練接班人等作為。 \n 3、加強知識管理 \n 人員減少或老師傅的離退可能造成的空窗缺口可以透由知識管理來補足,不懂的知識、技能、態度,都可以向知識庫裡的老師請教,最好是手機APP版,讓任何零散時間都可以拿來學習。 \n 4、進行流程改造 \n 過去涇渭分明的工作,在實際人數減少下,可以改採工作小組或工作圈的方式來進行,將人員組織進行簡併、流程重新調整,未嘗不是可行之道。 \n 5、善用科技 \n 引進機械手臂、穿戴式裝置、智慧工廠、人工智慧、大數據分析等最新科技於現場安全檢查、管線查漏、工安預警…以彌補人力的短缺並提升工作的安全與效率。 \n 6、加強承攬商管理 \n 企業在本身人手有限情況下將部分工作外包給承商,然而部分承商不僅未能為企業分憂解勞,反而還在交期、品質、工安、環保等方面帶來新困擾,因此要慎選並加強承攬商管理才能有助於緩解企業缺工問題。 \n 7、引入外國移工 \n 如果尚有難以機械化或自動化處理的工作,在考量相對成本效益下,引入外國移工也可以舒緩人手不足的困擾。 \n 8、多元創新推出員工協助方案 \n 思考了各式各樣的人力開源與節流方案後,別忘了留人留心。企業還必須推出多元創新員工協助方案,讓員工全力為公司打拚。解決問題要系統解,不要症狀解。人力斷層現象需要各個部門同心協力一起同步配合才能有效改善。建議各企業不妨參考其他公司的做法,並考量自身的組織文化,進而研議出最適方案來解決問題。

  • 《基金》嬰兒潮退休,投資避3盲點追6特點

    投信投顧公會和富達投信今舉行「國際資產理研討會」,富達投資資深研究顧問鄭任遠表示,嬰兒潮退休引發個人退休金帳戶(IRA)大幅成長,但退休理財的人群中,普遍存在著3個盲點,一、產品太多,使投資者怠於投資。二、短期情緒主導。三、害怕賠錢,犧牲長期增長和累積財富的機會。 \n 鄭任遠提醒退休族,一個好的個人退休儲蓄投資組合必須具備6點特點:一、資產多樣化。二、定期監測。三、調整投資組合。四、隨時間遞增,投資組合風險遞減。五、參與度。六、定期定額。 \n 而針對上述避開3盲點,追隨6點特質的投資組合,鄭任遠認為,目標日期基金可滿足上述的要求。 \n \n 目前市場包括富達投信、貝萊德及富蘭克森等都有發行目標日期基金。為何目標日期基金特別適合於退休族,如果將退休視為一種過程,當這天到來時,可能是15年或20年之後,這個過程可能緩慢地讓你覺得於無形,或甚至忘了它的存在感,可是一旦這天來臨時,你就要學會當自己的生活主人。在這個過程中,你可能累積了各種資產,包含親情、家庭、朋友,甚至退休資產,都將成為你退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論是有穩定工作的小資族,還是一肩扛起家庭重擔的三明治族群,只要心裡已設定預計退休的年齡,就可以選擇日期最接近的目標日期基金,開始定期定額買入,為退休做準備。 \n \n

  • 戰後嬰兒潮 換屋需求浮現

    戰後嬰兒潮 換屋需求浮現

     「老人住老宅」的雙老現象,不僅是當前社會需面對的嚴峻問題,同時也替房市帶來新的購屋需求與動力,從2018年3月起國內正式邁入「高齡化社會」,同時間國內屋齡40年以上的住宅也快速增加,隨戰後嬰兒潮的年齡老化與身體機能衰退,「換屋」已經成為市場上另一股剛性需求。 \n 在二戰結束後,遠赴戰場的男人解甲返鄉,引發了嬰兒潮,而當時1945年~1965年出生的人,現在也已經逐漸接近屆退年齡,全台也有戰後嬰兒潮的老化現象,去年3月65歲以上的人口占比已超過14%,正式進入「高齡化社會」。 \n 不僅僅是人口逐漸老化,當年為他們遮風擋雨的房屋也跟著一起變的老舊,更有不少公寓、舊華廈或舊大樓,去年已經有2成的住宅屋齡在40年以上,不用多久時間每3間就有1間屋齡超過40年,加上人口逐漸老化,越來越多銀髮族開始發現公寓爬不動,或者擔心再過幾年身體退化的問題,開始為人生的下半場進行規畫打算。 \n 因而觀察近年一些新的大樓推案,若商圈久久沒有新的案子推出,一推出去化速度就相當快速,主要是區域累積了一股換屋需求,若是早年就有買間房子的民眾,可以透過一買一賣方式籌措自備款,減少購屋負擔,有利於自己換到一間規畫與管理較為完善的電梯大樓。 \n 至於銀髮族偏好的購屋產品或地段,主要還是有管理的社區大樓,室內裝潢時則可先考量年老生活,提前規畫適合銀髮族起居的輔助設備等,外在則可選擇天氣較為穩定,同時周邊有大型公園、傳統市場、醫療院所等區域,同時也可選擇距離小孩「有點黏又不太黏」的距離購屋,方便相互照料等等。 \n (筆者為信義房屋不動產企研室專案經理曾敬德)

  • 中時專欄:李學文》有滋味的「餘生」

    好友的公司最近有一個前瞻人才計畫,目的是要培育未來的管理人才,藉著各式各樣的執行長管理訓練課程,來發掘明日之星,但他感嘆很多,因為此計畫有個40歲的年齡限制,他早已失去資格,只不過壯志未酬的他怎麼也沒想到在同間企業爬了一輩子,只爬到一個中階主管的位置,即便他仍有心、有力、有理想,在公司既成的心態下,高的階層似乎從此便與他絕緣了。 \n 不只是好友,我打從年輕時進入職場,便懷抱著某個想法的實現,在不同的人生職涯中亦尋尋覓覓,雖然努力把握各種機會,但至今夢想終究只是夢想,從來無緣發生,差別僅在於,以前的我為了求之不可得而常年鬱鬱寡歡,近年已經將得失心完全放下了。 \n 網路世代的崛起,世代交替的戰鼓頻仍,使得職場後浪的推進更加洶湧,主動或是被動提前離開職場,再加上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嬰兒潮至2016年開始已滿60歲,從此轉換為大退休潮,都是全球的重要課題。假設退休年紀從過去的65歲提前到60歲,以台灣人平均壽命80歲而言,都還有足足20年的「餘生」。 \n 20年是什麼概念呢?這20年正是新生兒成長至成年的歲月,如果我們仔細回想20歲以前的日子,一個每天揹著書包上課的孩子、在附近空地玩到日落的景象、走廊上的罰站、老師的讚美,中學時代揮汗如雨地參加各種社團活動、滿臉青春痘、光著頭的慘綠少年努力地念著書,拚博各種的考試,終於考上了大學,開始了由你玩4年的青春浪漫,體會不同的生活經驗,同時也開啟了未來發展的序幕。 \n 如此漫長的歲月長河流竄在你的眼前,使我們似乎不能以「餘生」的概念來面對剩餘的20年。 \n 20年又可以是什麼概念呢?打從進入職場後,我們開始收起許多這個、那個的內在自我,努力扮演起社會中堅的角色,結婚生子,符合社會期待,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經歷百般考驗,一直到兩鬢班白,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居然漸漸從公司的助力變成阻力,於是我們感嘆時不我予,感嘆青春不再,甚至於沉默寡言,胸懷難展。 \n 記得多年前曾看過一篇文章,建議餘生應該如何度過,覺得很簡單易懂。它將餘生分成粗壯派及細長派。 \n 什麼是細長派?我的大姨媽已96歲,她的人生可以算是細長的最佳典型。簡單來說,就是以長壽為目標,為了預防成人病而減輕體重,為了不攝取過多的鹽分而將湯做得幾乎與白開水無異,吃菜時不沾醬油,早睡早起,排除任何的突然活動,如機器人一般地過著生活。這種哲學不僅為她掙到了第1個20年,甚至可能是第2個20年,令其他長輩好生羨慕。 \n 那什麼是粗壯派呢? \n 我的周遭不乏粗壯派餘生想法的朋友,他們1周平均有3到4天的社群生活,唱歌、跳舞、飲酒作樂,無一不做,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說就說,想做就做,為了補償那20、30年來作為社會人內心的壓抑。不知老之將至,說也奇怪,他們越是活動,也就越能活動,幾年過去,熱情與活力依舊。 \n 想想我自己呢?當退休後,可能粗壯、細長兩種派別都不是。但我對某事物有著與眾不同的熱情,支持著我未來的退休生活。 \n 20年前跟母親去建國花市,看到一只觀音像小木雕,法相極其莊嚴又慈祥,非常喜愛,當場買下,人的油脂會使得木雕發亮,使其看起來十分有靈氣,讓人愛不釋手。之後,無論我到各個賣場或跳蚤市場,都會有意無意地找尋是否由同樣作者的作品,卻再也不見其蹤影,現在的成品就好像是出自徒弟的徒弟之手一般,一個毫無美感的初胚就拿出來賣,可說是到處都是。可能是那樣的手工,現今成本已翻數倍,因此價格不為市場所接受。 \n 皇天不負有心人,隔了20年之後,上周居然讓我又在天母跳蚤市場不期而遇,我看玩物的底座,果然是同一人落款,心中頗有感觸。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我將家中的置物櫃命名為「文明的退行」,來收藏這類過去曾經出現,但後世不會再現之好物。這樣的一則小故事,對我的生命卻很有意義。 \n(作者為科技媒體專欄作家)

  • 嬰兒潮退休高峰 AI精準醫療迎商機

    嬰兒潮退休高峰 AI精準醫療迎商機

     全球戰後嬰兒潮退休高峰期來臨,未來每年將新增2,700萬高齡人口,拉動醫療與照護需求。投信法人指出,結合AI人工智慧、穿戴裝置、遠距離看診等技術和設備的精準醫療,獲得即將退休的嬰兒潮族群青睞,商機隨之爆發,帶動MSCI醫療設備指數近兩年均強漲兩成以上。 \n 第一金全球AI精準醫療基金經理人常李奕翰表示,全球醫療市場每年以7%的速度穩定成長,而未來即將退休的嬰兒潮族群,因為對智慧型手機、網路購物等數位科技,存在一定的熟悉度與信任感,因此更樂於接受數位醫療服務,讓AI精準醫療商機大爆發,至2030年的年複合成長率上看19%。 \n 常李奕翰指出,AI精準醫療,即透過AI人工智慧、穿戴裝置、遠距離看診與基因檢測等新技術和設備的輔助,達到「預防發病、診斷準確、治療高效、照護貼心」的目的。簡單說,即改善醫療服務成效,並節省醫院與病人的時間和成本,所以獲得醫院、生技、藥廠與科技業的關注。 \n 宏利資產管理亞洲區高級策略師羅卓夫(Geoff Lewis)指出,有充分理由對後市抱持樂觀的態度,仍聚焦於帶動本波上漲的三項基本因素,包含全球經濟保持強勁增長、企業獲利仍然強勁、雖然利率預期及公債殖利率趨升,但從不同的金融和貨幣狀況指標看來,金融狀況仍然良好。 \n 野村全球生技醫療基金經理人呂丹嵐表示,短期內市場持續震盪的機會較大,因此由大型藥廠拉升整體產業表現的情形可能持續,藥廠因防禦性特質受到追捧,然而基本面變化不大,生技類股仍是中長期較看好的標的。 \n 駿利亨德森投資強調,儘管藥品訂價爭議持續引發投資人疑慮,但政府帶頭推動的改革得費時數年執行,且對於大多數製藥產業的影響料將有限。目前各種的改革提案多以提升藥品供應鏈的透明度為目標。 \n 群益那斯達克生技ETF基金經理人張菁惠強調,只要醫療科技愈進步,人的壽命愈長,生技就永遠有商機,也因此那斯達克生技指數(NBI)短、中、長線都有投資契機,加上人口老化趨勢使用藥需求續增,中長期投資前景仍看好,建議投資人不妨適度配置生技ETF,把握投資契機。

  • 嬰兒潮世代被「無視」了嗎

     打開衣櫃,看到許多領帶,不禁有些感觸。想想,自己在未來的日子裡,應該打領帶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但每次打開空間已嫌擁擠的衣櫃,看著各式各樣跨過不同年分、寬窄不一的領帶,最終還是不忍將之遺棄。 \n 遺棄不了的,是一種作為男人特有的感覺吧。 \n 從一個男孩變成一個男人,學習穿西裝、打領帶,學習男人的行為舉止,無論是西裝畢挺地參與活動,扯鬆領帶與三五好友下班喝酒,或是如理查吉爾一般將領帶隨意掛在頸肩,均是我們那個年代男人們的專屬符號。特別的是,從打的領帶形式的細節裡還可判斷男人個性是保守或開放、浪漫、愛冒險。 \n 這些情懷漸漸式微了,尤有甚者,今時今日在某些正式場合打領帶,可能還會有人嫌你老土,無論你的領帶有多新潮,或許我們在電視上還會看到部分年輕人打著領帶,但是那意義已與傳統有頗大差異。 \n 我們這個嬰兒潮世代可能要漸漸習慣被世人遺忘的感覺。這讓我想起甫獲第29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宋冬野的《郭源潮》─其實你我都一樣,將被遺忘。 \n 《延禧攻略》是一部近來十分夯的大陸古裝歷史虛構劇。根據資料顯示,開播不久,網路播放量已經直逼15億次。前不久,我與紐約市布魯克林學校同學聚會,服務於愛奇藝的學長,提起這部影視作品的特色,是愛奇藝首次將年輕族群視為這種古裝歷史劇的目標觀眾,沒想到成績十分斐然,也難怪劇中偶而會出現許多只有今時今日才會有的旁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這種古裝劇還真的是婆婆媽媽或是我們這世代的最愛。 \n 在數位影音內容OTT化之前,至少在台灣,絕大多數民眾是透過系統台所提供的各式各樣綜合頻道及分眾頻道來觀賞電視節目。所謂的綜合頻道,便是鎖定頻道中每個時段的最多數觀眾、最大市場來提供服務。如下午4點之後的兒童節目,以及8點之後專門針對婆婆媽媽及藍領、白領所提供的節目。 \n 數位影音內容OTT TV化成為顯學之後,點播躍居主流,愛看什麼、什麼時候看,都可隨心所欲,頻道的概念被淡化了,時段更不重要了,再加上龐大的年輕族群將眼球移轉至各式行動載具上,所謂的晚間8~12點的訴求對象及內容重點當然也漸漸減少,愛奇藝會以iGen為對象,也就不足為奇了。 \n iGen(i generation)「我」世代是《紐約時報》於8月17日所推出的每日一詞,也被稱為「後千禧世代」(Post-Millennial)、「Z世代」(Generation Z)、「自拍世代」(Selfie Generation)。他們出生於1995年至2012年,成長於iPod/iPhone/iPad的時代,世界彷彿盡在他們觸手可及的螢幕之下。 \n 說到這裡,我總有些時不我予之嘆,在過去即便電視上充斥著各種以年青人為訴求的偶像劇、綜藝節目,總還有許多以我們嬰兒潮世代為目標族群所設計的影視內容,而今我們也將都將被影視市場所遺忘。在台灣,我常常好奇,我們這個X世代難道真的不具任何影視市場價值? \n 我不是追劇族,但印象中近年也曾聽到有人在討論某些大陸劇,好奇心的趨使下,我試著瞧瞧究竟,其一為《離婚,好嗎?》。資料顯示該劇開播不到1個月,便刷新視頻網站獨播紀錄,同時於騰訊視頻播放超過16億次,我很好奇男主角的年紀,印象中在《趙氏孤兒》中飾演程嬰的吳秀波,應該是大叔吧!一查嚇一跳,當時他已年近半百。後來他在大軍師司馬懿系列中扮演司馬懿的角色,自然都是第一男主角,眾所周知。 \n 第二部電視劇叫《大丈夫》,是由王志文、李小冉等主演,據資料顯示王比吳還多兩歲,讓我好生羨慕,大陸居然可接受一個不算帥哥、年齡不小的戲劇男主角。 \n 你能想像在台灣,除了偶像劇外,有誰願意投資拍攝以大叔為主角的戲劇?不都說台灣是銀髮少子的市場?熟年在台灣為何就不能是訴求對象?年輕人就真的完全排斥那樣的內容嗎? \n 我還記得近年的某假日,兒子希望我帶他去看由勞勃‧狄尼洛所主演的《高年級實習生》,我很驚訝地問他,你們年輕人怎會看那個爺爺級主演的電影,他說同學們都說勞勃‧狄尼洛超酷的,而且電影也很有趣,可見,只要編導演好,什麼樣的內容設定都可能會成功吧。(作者為科技媒體專欄作家)

  • 中時專欄:李學文》嬰兒潮世代被「無視」了嗎

    中時專欄:李學文》嬰兒潮世代被「無視」了嗎

    打開衣櫃,看到許多領帶,不禁有些感觸。想想,自己在未來的日子裡,應該打領帶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但每次打開空間已嫌擁擠的衣櫃,看著各式各樣跨過不同年分、寬窄不一的領帶,最終還是不忍將之遺棄。 \n 遺棄不了的,是一種作為男人特有的感覺吧。 \n 從一個男孩變成一個男人,學習穿西裝、打領帶,學習男人的行為舉止,無論是西裝畢挺地參與活動,扯鬆領帶與三五好友下班喝酒,或是如理查吉爾一般將領帶隨意掛在頸肩,均是我們那個年代男人們的專屬符號。特別的是,從打的領帶形式的細節裡還可判斷男人個性是保守或開放、浪漫、愛冒險。 \n 這些情懷漸漸式微了,尤有甚者,今時今日在某些正式場合打領帶,可能還會有人嫌你老土,無論你的領帶有多新潮,或許我們在電視上還會看到部分年輕人打著領帶,但是那意義已與傳統有頗大差異。 \n 我們這個嬰兒潮世代可能要漸漸習慣被世人遺忘的感覺。這讓我想起甫獲第29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宋冬野的《郭源潮》─其實你我都一樣,將被遺忘。 \n 《延禧攻略》是一部近來十分夯的大陸古裝歷史虛構劇。根據資料顯示,開播不久,網路播放量已經直逼15億次。前不久,我與紐約市布魯克林學校同學聚會,服務於愛奇藝的學長,提起這部影視作品的特色,是愛奇藝首次將年輕族群視為這種古裝歷史劇的目標觀眾,沒想到成績十分斐然,也難怪劇中偶而會出現許多只有今時今日才會有的旁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這種古裝劇還真的是婆婆媽媽或是我們這世代的最愛。 \n 在數位影音內容OTT化之前,至少在台灣,絕大多數民眾是透過系統台所提供的各式各樣綜合頻道及分眾頻道來觀賞電視節目。所謂的綜合頻道,便是鎖定頻道中每個時段的最多數觀眾、最大市場來提供服務。如下午4點之後的兒童節目,以及8點之後專門針對婆婆媽媽及藍領、白領所提供的節目。 \n 數位影音內容OTT TV化成為顯學之後,點播躍居主流,愛看什麼、什麼時候看,都可隨心所欲,頻道的概念被淡化了,時段更不重要了,再加上龐大的年輕族群將眼球移轉至各式行動載具上,所謂的晚間8~12點的訴求對象及內容重點當然也漸漸減少,愛奇藝會以iGen為對象,也就不足為奇了。 \n iGen(i generation)「我」世代是《紐約時報》於8月17日所推出的每日一詞,也被稱為「後千禧世代」(Post-Millennial)、「Z世代」(Generation Z)、「自拍世代」(Selfie Generation)。他們出生於1995年至2012年,成長於iPod/iPhone/iPad的時代,世界彷彿盡在他們觸手可及的螢幕之下。 \n 說到這裡,我總有些時不我予之嘆,在過去即便電視上充斥著各種以年青人為訴求的偶像劇、綜藝節目,總還有許多以我們嬰兒潮世代為目標族群所設計的影視內容,而今我們也將都將被影視市場所遺忘。在台灣,我常常好奇,我們這個X世代難道真的不具任何影視市場價值? \n 我不是追劇族,但印象中近年也曾聽到有人在討論某些大陸劇,好奇心的趨使下,我試著瞧瞧究竟,其一為《離婚,好嗎?》。資料顯示該劇開播不到1個月,便刷新視頻網站獨播紀錄,同時於騰訊視頻播放超過16億次,我很好奇男主角的年紀,印象中在《趙氏孤兒》中飾演程嬰的吳秀波,應該是大叔吧!一查嚇一跳,當時他已年近半百。後來他在大軍師司馬懿系列中扮演司馬懿的角色,自然都是第一男主角,眾所周知。 \n 第二部電視劇叫《大丈夫》,是由王志文、李小冉等主演,據資料顯示王比吳還多兩歲,讓我好生羨慕,大陸居然可接受一個不算帥哥、年齡不小的戲劇男主角。 \n 你能想像在台灣,除了偶像劇外,有誰願意投資拍攝以大叔為主角的戲劇?不都說台灣是銀髮少子的市場?熟年在台灣為何就不能是訴求對象?年輕人就真的完全排斥那樣的內容嗎? \n 我還記得近年的某假日,兒子希望我帶他去看由勞勃‧狄尼洛所主演的《高年級實習生》,我很驚訝地問他,你們年輕人怎會看那個爺爺級主演的電影,他說同學們都說勞勃‧狄尼洛超酷的,而且電影也很有趣,可見,只要編導演好,什麼樣的內容設定都可能會成功吧。 \n(作者為科技媒體專欄作家) \n

  • 狗年生的嬰兒潮世代

    狗年生的嬰兒潮世代

     12生肖,在韓國也有,2018年是狗年,在韓國也叫金狗年,其中,1958年出生、生肖屬狗者,對韓國人來講,是很特別的一個世代,甚至可能會成為未來世代的指標。 \n ■The year 1958 was also a baby boomer year, as 1,013,427 children were born that year. As a result, CEOs that were born in 1958 rose to the ranks through intense competition. \n 2018年,是狗年。在韓國,是戊戌年,戊戌年,就是狗年的意思。12生肖,不是只有華人世界有,韓國也有,而且,也像台灣,今年,韓國也說是金狗年。 \n 在金狗年裡,自然會談到生肖屬狗者,說到生肖屬狗,在韓國最具代表性的是1958年生、今年60歲、即將退休的一群「屬狗」的人。 \n 1958年出生成指標世代 \n 1958年生的人,在韓國可以說是很特別的一個世代。 \n 韓國在1960年代開始進行全國人口普查時,當時滿2歲的58年生的人口數是101萬3,427人,比1956、1957年出生的人是硬生生的多了10多萬人口。在二次大戰、南北韓戰爭沒多久、各項物資、資源都缺乏的年代中,他們可以說很「特別」的一個世代,一個特別競爭的世代。 \n 然而,他們不只是過去很特別,未來在社會上也將成為很特別的一群,甚至是成為未來世代的指標。 \n 原因是,2018年是1958年生、60歲的「狗」兒們都會從職場退休,退休的人數,依據統計約有34萬人,這是因為那個世代的女性,幾乎除了「家庭主婦」外,沒有做過其他的工作,而截至2018年活著的1958年生的人數有76萬4千多人。 \n 然而,從職場退休的他們,並不代表從勞動市場中脫離,反而有很多人是展開了事業第二春;1958年生的人選擇退而不休,主要是因為60歲退休後,未來還將有將近20年的歲月還要過日子。 \n 1958年這個世代的人無論他們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再」進入勞動市場,勢必都會對生產、消費、勞動、金融等產生一定的影響,就像當年嬰兒潮的年輕人一樣,進入退休潮的1958年退休的人如何生活也將改變未來的退休世代。 \n 在1958年之前出生的退休世代,當他們「再」投入勞動市場時,大多是一窩蜂的選擇了門檻相對低的炸雞店等的微型創業,門檻低、失業率也對低。 \n 然而,1958年這個世代的人,截至目前為止少有人投入門檻低的「炸雞店」等,而是從事過去自己熟悉、專業的領域裡,例如2015年從大企業退休的李先生,在2016年5月創業時,從事的是他做了一輩子的流通事業,只是他的事業規模不大、業務範圍也不大,但迄今仍算成功。 \n 既富有又缺乏的1958世代 \n 1958年這個世代的人比起他們前輩的世代,在「再」進入職場上,有兩個優勢:一是,教育水平相較他們之前的世代來得高。這可從數據看出來:1953年的男性擁有大學學歷的人只有25%,到了1958年則提升到33%。 \n 二是,當1990年代開始出現電腦時,1958年這個世代的人也不過30歲,很快就能跟上時代,是對電腦應用熟悉的一代,他們也是隨著網路、大數據、AI發展、一起成長的世代,也因此他們不賣炸雞也能創業。 \n 不過,1958年這個世代的人,也是「本錢」最缺乏的一個世代。 \n 當他們30歲以前成家、40歲以前買房後,所有的薪資所得也幾乎都用在了孩子的教育費上,教育費一年比一年高,也是1958年這個世代父母說不出來的苦。 \n 但是,當他們實質儲蓄、收入一樣時,財富卻在2000年後暴增,因為他們所擁有的房價已經翻了好幾翻。這也是這個世代的人,當他們退休後,在資本不足時,大多都會陷入長考:要不要把房子賣了來創業?

  • 少子化再不解決 陳時中:5年後將邁入「痛苦世代」

    少子化再不解決 陳時中:5年後將邁入「痛苦世代」

    我國少子化問題嚴重,總生育率排名全球倒數第3。衛福部長陳時中今出席研討會表示,戰後嬰兒潮的人口,現仍在社會工作,但5年後將陸續屆齡退休,在此之前若未改善,將邁入「痛苦世代」。專家建議,提升少子化,絕非只靠「社會福利」便能解決,提升大環境的經濟才是根本之道。 \n  \n 因應少子化問題,兒童健康聯盟、國衛院、兒科醫學會、台灣大學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今聯合舉辦「2017兒童健康聯盟年會暨學術研討會」,就主題「我國少子化之總體對策-建構友善而付得起的兒童養育、健康照顧及教育」進行討論。 \n \n 隨著時間演進,我國生育率逐漸降低,1950~1960年(戰後嬰兒潮)每年約有40萬名新生兒,1985~2000年間降到每年約30萬人,近年來更只降到20萬人上下,且根據統計,我國在2016年的總生育率僅1.12,排名全球第222,僅贏過澳門和新加坡;今年共恐低於20萬人,是10年內的第2低數字。 \n \n 陳時中說,少子化問題沒有快速的解藥,勢必要全面性的檢討,包括整體經濟、產後育兒環境等,否則一旦現仍在社會上工作的戰後嬰兒潮人口、紛紛屆齡退休後,「後面的人口若沒接上來,將會進入痛苦世代」。 \n \n 衛福部4月成立少子女化辦公室,整合部內資源來因應少子化問題,陳時中舉例,目前正在台北市進行公共托育的試辦,也透過前瞻預算,在各縣市進行100多處的公托試辦,同時興建像是綜合福利館、親子館等家庭支持系統,「各縣市皆展露出高度意願和需求」。

  • 戰後嬰兒退休潮 台銀大徵才

     戰後嬰兒潮的退休潮效應發酵,台銀7月將大舉徵才222人。金融研訓院已在本周代龍頭銀行台銀公告招考簡章,總計台銀這次將招考的行員,正取220人,備取95人,這也是台銀已連續第3年,招考人數突破200人,將從7月28日至8月9日受理報名。 \n 尤引人矚目之處在於台銀在海外人員的招考裡,特別把南非分行的外派人員獨立出來招考。 \n 據了解,正是由於南非當地治安不好,加上距離台灣遙遠返鄉探親不易,使得台銀現職行員對於外派南非「興趣缺缺」,這也使得台銀已連續2年特別招考南非行員,合格者,必須和台銀簽約,事先講明至少得接受為期2年的南非分行外派,才能入行。此次台銀對南非分行人員招考,分別開出了3名九職等的南非分行儲備幹部,以及2名八職等儲備人員,起薪分別為5萬7,000元與5萬1,000元,比起一般人員的薪資水準為高。 \n 除了台銀,兆豐銀也特別針對海外分行人員招考,所針對的正是較為偏遠,或治安條件較欠佳,使行員缺乏外派意願的地區,兆豐銀則要求必須接受至少為期3年外派。 \n 根據台銀內部統計,近三年來,台銀招考人數年年突破200人,從104至106年,分別招考255人、236人、222人,這與102年及103年分別僅招考130人、186人,台銀招收新血人數明顯大躍進,而台銀去年屆退加上主動申請退休者,合計200人,今年上半年就有100人,也使得台銀更有招收新血的必要。 \n 據台銀所公布的招募計畫,在今年開出的222名招考名額裡,有近半職缺是六職等以上,其中,包括海外分行、國際金融、法遵人員、財務金融包括外匯選擇權交易員、衍生性金融產品、中台風險管理人員等八職等以上的員額,總計職缺達36名職缺,起薪也超過5萬元,這點亦與大多數公股行庫的招考,鎖定在五職等一般行員有所不同。

  • 長照要善用嬰兒潮世代人力

     如果從民國100年3月行政院核定「長期照顧服務法」草案算起,經歷4年多才在立法院審查通過,公布後2年開始實施,花了6年多時間,且法未實施,106年1月就進行了修正。當時草擬《長服法》是為了台灣進入「高齡社會」之前做準備,並配合長照體系建置,沒想到明年台灣就將進入「高齡社會」。立法速度趕不上社會變遷,物換星移之後,這部法在當前長照2.0政策下,將走向何方? \n 若不計罰則與附則,《長服法》有46條條文,光是「長照機構之管理」就占了19條,這乃因相關長照機構、人員與措施的規範,散在社政、衛政、退輔的相關法令中,需要統整;此外,也是為了提升照顧品質。但由於相關條文帶給業者不小壓力,106年的修正釋放些彈性。 \n 另一修正為第15條「設置特種基金及其來源金」,條文中的「基金額度至少120億元,5年內撥充編列」這段話,在106年修正時刪除,在原本5項基金來源中增加兩項:1、遺產稅及贈與稅稅率由10%調增至20%以內所增加之稅課收入;2、菸酒稅菸品應徵稅額由每千支(每公斤)徵收590元調增至1590元所增加之稅課收入。這項修正是為「稅收制」找財源,估計1年約300億。 \n 過去馬政府即是採稅收制,蔡政府要延續一段時間應無問題;可是蔡政府試圖擴大、普及照顧,於是從馬政府1年花50餘億一下子躍升到300億。由於遺產稅及贈與稅乃屬不穩定的「機會稅」,能撐多久不無疑問?更重要的是,錢會花到哪裡去呢?政府應該看台灣當前適合做什麼,才能走出具有台灣特性的長照路,不是因為預算上相對於西方福利國家少很多,就立即加碼! \n 當前我國正面臨財政困窘和照顧人力的匱乏,那麼就應優先運用龐大的中高齡人力特色以及新移民。全台約有6成長者和其子女居住,大多子女是嬰兒潮世代,因兄弟姊妹多可分攤時間與金錢,仍可發揮家庭功能照顧年邁父母,這不僅是老人家的心願,也符合「在地老化」宗旨。 \n 政府可提供照顧技能的協助,並設計減稅或照顧津貼等誘因。這對即將步入老年的嬰兒潮世代來說,既是盡孝道也可學習預防老化。因為慢性疾病在世代間傳遞機率頗高,從照顧父母的經驗中學習照顧自己的未來,還可減輕新世代的照顧負擔。至於新移民,在台灣總數約50萬人,其中有一半已入籍且適應良好,政府可訓練其投入照顧產業,協助缺少照顧功能的家庭。 \n 這是台灣未來10年還能具備的特色,可配合《長服法》來推動,以減緩政府因應快速上升的長照需求所產生的財務負擔。進入2025年,台灣老人會比現在多150萬人,年輕世代壓力更大,那時才是政府應開始大量用錢的時候。(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教授)

  • 薛承泰》長照要善用嬰兒潮世代人力

    如果從民國100年3月行政院核定「長期照顧服務法」草案算起,經歷4年多才在立法院審查通過,公布後2年開始實施,花了6年多時間,且法未實施,106年1月就進行了修正。當時草擬《長服法》是為了台灣進入「高齡社會」之前做準備,並配合長照體系建置,沒想到明年台灣就將進入「高齡社會」。立法速度趕不上社會變遷,物換星移之後,這部法在當前長照2.0政策下,將走向何方? \n 若不計罰則與附則,《長服法》有46條條文,光是「長照機構之管理」就占了19條,這乃因相關長照機構、人員與措施的規範,散在社政、衛政、退輔的相關法令中,需要統整;此外,也是為了提升照顧品質。但由於相關條文帶給業者不小壓力,106年的修正釋放些彈性。 \n 另一修正為第15條「設置特種基金及其來源金」,條文中的「基金額度至少120億元,5年內撥充編列」這段話,在106年修正時刪除,在原本5項基金來源中增加兩項:1、遺產稅及贈與稅稅率由10%調增至20%以內所增加之稅課收入;2、菸酒稅菸品應徵稅額由每千支(每公斤)徵收590元調增至1590元所增加之稅課收入。這項修正是為「稅收制」找財源,估計1年約300億。 \n 過去馬政府即是採稅收制,蔡政府要延續一段時間應無問題;可是蔡政府試圖擴大、普及照顧,於是從馬政府1年花50餘億一下子躍升到300億。由於遺產稅及贈與稅乃屬不穩定的「機會稅」,能撐多久不無疑問?更重要的是,錢會花到哪裡去呢?政府應該看台灣當前適合做什麼,才能走出具有台灣特性的長照路,不是因為預算上相對於西方福利國家少很多,就立即加碼! \n 當前我國正面臨財政困窘和照顧人力的匱乏,那麼就應優先運用龐大的中高齡人力特色以及新移民。全台約有6成長者和其子女居住,大多子女是嬰兒潮世代,因兄弟姊妹多可分攤時間與金錢,仍可發揮家庭功能照顧年邁父母,這不僅是老人家的心願,也符合「在地老化」宗旨。 \n 政府可提供照顧技能的協助,並設計減稅或照顧津貼等誘因。這對即將步入老年的嬰兒潮世代來說,既是盡孝道也可學習預防老化。因為慢性疾病在世代間傳遞機率頗高,從照顧父母的經驗中學習照顧自己的未來,還可減輕新世代的照顧負擔。至於新移民,在台灣總數約50萬人,其中有一半已入籍且適應良好,政府可訓練其投入照顧產業,協助缺少照顧功能的家庭。 \n 這是台灣未來10年還能具備的特色,可配合《長服法》來推動,以減緩政府因應快速上升的長照需求所產生的財務負擔。進入2025年,台灣老人會比現在多150萬人,年輕世代壓力更大,那時才是政府應開始大量用錢的時候。 \n(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教授)

  • 嬰兒潮將至 媽咪憂哺乳室缺很大

    嬰兒潮將至 媽咪憂哺乳室缺很大

     大陸全面開放二胎政策,2016年新生兒總數達1786萬名,創2000年至今的最高紀錄,預告「嬰兒潮時代」來臨,但令專家學者及育齡女性憂慮的是母嬰哺乳室等相關設施不足,包括女星馬伊琍等人都曾公開抨擊,甚至有不少母親被迫在公共場合餵母乳,已經夠尷尬了,還被網友痛批行為不當。 \n 大陸國家衛計委2月22日公布的資料顯示,2016年新生嬰兒總數比2015年增加7.9%,預估到2020年,大陸每年將有1700~2000萬新生兒。不過,新生兒暴增,也更突顯大陸母嬰相關設施不足的窘境,女星馬伊琍2014年生下二女兒,2016年初曾發表文章抨擊大陸很多機場的母嬰室設備不齊全,形同虛設。 \n 馬伊琍的心聲引發廣泛討論,在大陸二胎「嬰兒潮」來臨現在,母嬰室設置更為重要。舉例來說,有網友po出女子在北京地鐵當眾哺乳的照片,批評是不文明行為。被批評的母親反駁:「找不到哺乳室」;有網友質疑:「為什麼不在廁所餵奶?」這位媽媽更生氣,怒稱:「廁所味道很大,大人都不會在廁所裡吃飯,怎麼能讓寶寶在廁所裡吃飯?」 \n 此事,也引發大陸媽媽嚴詞抨擊,認為公共場所的母嬰室太少或設備不足、維護得也不夠好,普遍有設置偏僻、不好找的問題。 \n 這種情況直到2016年11月,大陸國家衛計委、住建部等10部門印發《關於加快推進母嬰設施建設的指導意見》要求才有所改善。《指導意見》規定常有母嬰逗留且建築面積超過1萬平方公尺或日客流量超過1萬人的交通樞紐、商業中心、醫院、旅遊景區及遊覽娛樂等公共場所,應當建立使用面積至少10平方公尺的獨立母嬰室,並配備基本設施,並在2020年達到100%設置的目標。

  • 戰火助孕 烏克蘭槍林彈雨卻現嬰兒潮

    烏克蘭政府軍控制下的東部火線城市阿夫傑夫卡(Avdiivka)飽受戰火蹂躪,就在槍林彈雨聲中,奧蕾娜.高巴托娃生下她的第三個孩子。 \n 法新社報導,40歲的高巴托娃(Olena Gorbatova)假裝屋外的攻擊只是為了慶祝她生下女寶寶米若絲拉娃,藉此讓自己保持平靜。「米若絲拉娃」(Myroslava)在俄語和烏克蘭語的意思是「將榮耀歸於和平」。 \n 高巴托娃在戰事下的生產並非特例。二月初,就在戰火奪走數十條生命的同時,阿夫傑夫卡也出現迷你嬰兒潮。醫生說,這是因為人們在壓力下會想做愛做的事,以及壓力導致女性荷爾蒙的改變。 \n 婦科醫生柯蒙申科(Svitlana Khomchenko )告訴法新社,在這個破敗而部分廢棄、人口不到2萬的城鎮,「近年來,我們為一些年逾40歲的婦女接生過」。 \n 柯蒙申科說:「這些家庭多年來一直嘗試生育卻不成功。一些原本被認為不能生育的夫婦現在卻有了孩子。」 \n 「結果就是,壓力成為成功的條件。」 \n 戰爭迷霧(fog of war)意味沒有實際科學研究可以解釋,為何遭逢災禍打擊時,伴侶之間會有更多性事,以及為何婦女似乎更容易受孕。 \n 柯蒙申科僅引用了她既有的統計數字。 \n 戰事開始降臨的2014年,阿夫傑夫卡有45名婦女生產,2016年則有110個新生兒出生。這個數字幾乎是2014年的兩倍,而且許多當地民眾為避難已逃往這個前蘇聯國家其他地方。(譯者:中央社周慧盈)1060303 \n

  • 嬰兒潮邁入老年 美近1/5駕駛超過65歲

    美國政府表示,美國有近1/5駕駛超過65歲,部分原因是嬰兒潮世代邁入老年以及整體壽命延長。 \n 美聯社報導,美國政府公路管理局(Federal Highway Administration)初步數據也顯示,如今駕駛人也比以往多,約有2億1700萬人。 \n 超過65歲者是美國駕駛人口成長最快的族群之一,去年增加了2%,是歷來單年增幅最大的一次,代表多出440萬名年長駕駛。 \n 2015年青少年駕駛人數些微增加,為兩年來首見,從2014年的850萬人增至873萬人,但持續在接近歷史低點徘徊。2008年青少年駕駛為近1000萬人。(譯者:中央社張曉雯)1051019 \n

  • 公股行庫 掀戰後嬰兒退休潮

     公股行庫及多家國營事業今年起進入戰後嬰兒退休高峰,而中高階主管青黃不接,尤讓公股事業機構拉警報進入緊急備戰狀態,財政部所轄的八大公股行庫,內部已進行未來3~5年的每年屆退中高階主管人數進行盤點,並同步進行旗下100~270家分行的高階主管人事調整。 \n 中華郵政內部統計,光是今年屆退人次就超過700人,倘若合計自請退休者,未來4年,每年退休人數都會超過千人。 \n 中華郵政指出,從105~108年,每年的屆退人數分別為712、361、440、498人,但超過50歲,或是工作年滿25年者可申請優退,這類優退人數往往比屆退人數更多,預估未來4年每年都會有超過千人退休,其中主管約占1/4。 \n 對此,中華郵政已加強人員內部輪調,並從104年起調薪,將最基層人員薪水提高至3萬元起跳,以號召新血加入。 \n 財政部轄下的八大公股行庫也開始採取多項緊急應變對策,以避免出現屆退高峰期導致分行每幾個月就換一次經理、副理的現象。 \n 各大行庫統計,接下來3~5年,每年屆退人數每家行庫大致130~200人次不等,也就是每年八大行庫會有超過千名人次的換血。 \n 根據各大行庫的內部盤點結果,擁有最多分行的合庫,今年屆退的經副理有35位,但自明年起,合庫已統計屆退的經副理會增至62位,直至108年的最高峰,當年度屆退的經副理高達78位,而合庫現在有270家分行,等於每4家分行,就有1家分行有經、副理的分行高階主管異動。 \n 兆豐銀在未來3年,合計屆退加上自請退休人數,每年都會有150~200人次退休,其中退休的經理從105~107年每年有12~18位不等,兆豐銀國內有100家分行,幾可說快每5家分行,就有1家分行的經理退休。 \n 一銀高層表示,一銀已進行未來5年的每年屆退人數盤點,明年開始進入為期3~4年的高峰期,一直到109年,屆退的經副理人數才會下降。去年一銀屆退人數有110人,今年130人,接下來3年,每年的屆退人數約150人。 \n 華銀也已完成未來7年屆退人數內部統計,其中今年有72人屆退,但接下來將逐年增加,但108年跳至136人屆退,其中包括47位經理及副總等高階主管,最高峰將出現在民國111年,也就是46年次出生的員工,當年度屆退者將達142人,為未來7年最高。 \n 台企銀估算,未來3年總共有176人退休,其中襄理以上的主管占71人,等於快要占總退休人數的一半。

  • BBC:2016黑暗年 名人過世特多

    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2016是黑暗的1年,時序進入第4個月,幾乎每週都有名人過世的消息傳出。 \n 這些在人生舞台謝幕的大人物包括,元月第2週的歌手大衛鮑伊(David Bowie)和1週後的演員艾倫瑞克曼(Alan Rickman),以及本週的喜劇演員維多利亞伍德(Victoria Wood)和傳奇歌手王子(Prince)。 \n 4個月來撒手人寰的名人還有美國前第一夫人南西.雷根(Nancy Reagan)、義大利作家艾柯(Umberto Eco)及伊拉克裔英國女建築師札哈.哈蒂(Zaha Hadid )。 \n 台灣今年也有政商要人先後辭世,包括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統一企業創辦人高清愿、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前金管會主委龔照勝以及東海大學前校長梅可望。 \n 英廣訃聞主編塞貝爾(Nick Serpell)表示,今年名人過世的數量「極多」,而近年來可謂大增。英廣研究發現,2012年1─3月底棄世的名人僅有5名,今年同期則有24名。 \n 塞貝爾認為,這有若干原因使然。他說:「在1960年代開始成名的人,如今都已年屆70多歲,開始要去見上帝了。」 \n 此外,他表示,「現在的名人也比以往多,在我父親和祖父那個世代,只有電影圈人士是名人,當時沒有電視。但如今誰要是不上電視,就出不了名」。 \n 第2個原因在於,許多目前過世的名人,都屬於戰後1946─1964年出生的所謂嬰兒潮世代,當時的嬰兒潮使人口大增。 \n 以美國為例,人口普查局指出,2014年有7600萬人屬嬰兒潮世代,占全美人口23%。至於英國目前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近18%,較40年前的此一比例增加了47%。 \n 誕生在嬰兒潮世代的嬰兒較多,意謂他們日後有較多人成名;而如今,也就有較多這個世代的名人離世。 \n 第3個原因是,我們今天所聽過的名人,多過往日。塞貝爾說:「過去10年來,社群媒體發揮了重大作用。」透過社群媒體,如今要得知某個名人過世的消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容易得多。1050422 \n

  • 左右美國大選的終極武器:Youtube

    左右美國大選的終極武器:Youtube

    《華盛頓郵報》表示,在網路的時代,這個全世界最受歡迎的影音網站──Youtube,已證明了自己比政治競選廣告策劃者所預期的更吸睛和強大了。文中指出,一月時,在Youtube上瀏覽量最高的影片為競選活動的廣告,該廣告的點閱量比美國最佳商業廣告的點擊量還高出數百萬次。 \n而Youtube的預留廣告時間,早在初選和預選舉行之前被候選人們買光了,該網站的廣告如此暢銷,表示著各個候選人是如此地渴望得到在Youtbe曝光的機會。 \nYoutube憑藉著十多億的觀眾量和無所不在的多元文化包容力,成為美國競選活動的兵家必爭之地,它現在已經比任何一個平台還更可以刻畫出民眾的思維和意向了。 \n輿論研究公司創始人威爾遜艾倫說:「現在,如果還有人沒有意識到Youtbe的重要性的話,說好聽是目光短淺,說難聽點就是失職。」威爾遜還表示,Youtube和網路廣告所發揮的關鍵角色都在點擊量和候選人的人氣中反映出來了,表示如果候選人沒有抓住這股潮流的話,他們將會輸掉這場戰役。 \n根據谷歌的數據顯示,共和黨唐納川普是在網路世界最多產的人,他在Youtube上所有的評論和影音,比其他候選人多很多,其次才是桑德斯和希拉蕊。但Youtube的傳播並沒有確保這樣的傳播是被控制的,儘管川普宣布參加競選的聲明在Youtube上獲得了180萬次的評論,但卻不敵民眾對他的厭惡,上面的那些評論盡是對他的人身攻擊和不屑。 \n尼爾森數據顯示,縱使還有臉書和推特等其他對手,但Youtube的觀眾分佈廣泛,在美國從18歲到49歲的人都會在手機上觀看Youtube影片,其中有半數的人嬰兒潮時期出生的。 \n對政治廣告的製作人來說,這可是歡天喜地的消息,反映了這場競賽會變得多麼地有趣、表示觀眾正在網路上尋找以前那些被他們所唾棄的政治廣告。谷歌的數據也指出,自2015年4月以來,美國人已經觀看了1.1億小時的Youtube影片,其中大部分是2016年總統選舉的相關議題。 \n現在,Youtube有兩支廣告團隊,分別為民主黨和共和黨服務,由兩組資深政治活動營運高手和曾為競選團隊工作人員所組成的隊伍,主要業務就是負責將民主黨和共和黨的競選廣告,進行策劃、對接再放上網路。 \n網路完全開放的性質,改變了候選人讚誦自己的方式,和記錄了他們勝利時刻的嘴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