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子孫滿堂的搜尋結果,共11

  • 太監後來都去哪了?混得好的子孫滿堂

    太監後來都去哪了?混得好的子孫滿堂

    太監又叫宦官,泛指失去生育能力者,早在秦朝開始,古書上就有所記載。然而隨著清朝最後一任皇帝被驅逐,那些跟在身邊伺候的太監又何去何從呢? \n儘管作為太監,薪水足夠不愁吃穿,但是因為失去生育能力,出宮後的他們即便娶妻,也生不了孩子,混得差的就在街頭流浪當乞丐,或是剃度出家當和尚,整日燒香念佛,背誦詩經;或是去當車伕、在妓院打雜。混得不錯的,就去有錢人家當管家。 \n不過若是宮裡的大太監,際遇可就大大不同,因為伺候的主子位高權重,平日不乏吃香喝辣,暗地接受別人賄賂也是常有之事,被驅逐出宮時,早就在北京、天津等地置產,平日光靠店面、田地收租就能維持生活開銷,過上富裕的生活。還有人娶了三妻四妾,認了乾兒子,一家子子孫滿堂。 \n不過因為太監失去生育能力,在雄性激素分泌不足情況下,加速老化,因此更需要別人照顧。

  • 過年恩愛要挑對時間 這天開機子孫滿堂

    農曆春節假期,許多夫妻、情侶都會趁著休假日培養感情,像是出去走走或在床上恩愛一下。但不要太衝動,古人對何時恩愛的時間點有考究。 \n根據《三立新聞》報導,初一到初三都不適合恩愛,因為初一月亮屬陰,陰陽不調和,容易帶來災禍;而初二因為回娘家,舟車勞頓,俗語說「百里不同房,同房不百里」,且從科學角度來看,身體如果勞累,可能無法提供充足的血液讓小兄弟充血。 \n再來是初三,農曆年上俗稱「赤狗日」,赤狗是憤怒之神,是不吉利的日子,傳言容易遇上凶煞、災禍,因此也要避免在這天恩愛。 \n綜合下來,新春第一炮為大年初四最合適,不妨忍耐個3天,到初四再火力全開,且剛好適逢迎財神,可以「精」銀滿堂,子孫多多。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六輕綠頭鴨子孫滿堂 分送減患

    六輕綠頭鴨子孫滿堂 分送減患

     台塑六輕廠區阿媽公園綠美化有成,引來台灣藍鵲、白頭翁等鳥類棲息,其中綠頭鴨更在人工湖定居繁衍,數量達100多隻,六輕考量整體鳥類生態平衡,近日陸續將綠頭鴨分送給林務所、學校等單位,以免「鴨滿為患」。 \n 六輕阿媽公園設立已20餘年,占地約7公頃,園內種植了上萬株各式花木,還有人工湖、玫瑰花園、瀑布造景與腳底按摩步道等設施,春、夏兩季沒有強勁東北季風吹拂,常可見民眾到此遊玩,冬天野鳥出沒,則成為愛鳥人士賞鳥地點之一。 \n 六輕管理部表示,綠頭鴨屬於候鳥,但只要環境得宜,便會定居成為留鳥,最早定居在阿媽公園的綠頭鴨只有5、6隻,後來愈聚愈多,加上生態環境適合繁衍,今年初總數量已接近200隻。 \n 由於人工湖面積有限,為避免影響其他鳥類棲息,六輕最近將部分綠頭鴨分批送給林務所、學校等單位,讓綠頭鴨在更多地方繁衍,目前留在六輕的綠頭鴨還有近百隻。 \n 六輕指出,鳥類是第一線生態指標,如果空氣或水質受到汙染,鳥類是不可能出沒的,常駐在阿媽公園的鳥類有綠頭鴨、白鷺鷥、白頭翁、小啄木鳥等,甚至曾發現1對台灣藍鵲來作客,表示這邊的環境還不錯。 \n 賞鳥人士說,根據紀錄,把六輕當做繁殖地的鳥類除了綠頭鴨,還有綠繡眼、斑鳩,以及夜鷺、白鷺鷥等鷺科鳥類,六輕隔離水道附近就曾發現過200多個繁殖巢穴。

  • 鄭和明明是太監為何子孫滿堂?真相原來在這裡

    鄭和是明代偉大航海家、外交家和軍事家。1371年,他生於現在的雲南省晉寧縣昆陽鎮,他12歲被凈身入宮、34歲率領當時世界上最大船隊,7次出使西洋,歷時28年,比西方著名航海家哥倫布、麥哲倫航海早半個多世紀,開創中國通往亞非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海上絲綢之路。 \n據相關報導,2005年有記者專程赴鄭和故鄉雲南晉寧縣昆陽鎮采訪。當時,記者不僅參觀鄭和紀念館、鄭和故裡遺跡、還對鄭和的家世、偉績等進行了解,特別是找到鄭和第18代孫鄭思良做採訪工作。 \n從上述介紹,你也許會開始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就是鄭和明明就是12歲淨身入宮,早就沒有那一根,失去男性生育能力,但他何以會擁有後代並子孫滿堂呢?在鄭和第18代孫鄭思良介紹下,才徹底揭開謎底。 , \n原來,在明洪武14年的時候,明太祖朱元璋為掃清雲南的梁王(元朝殘餘勢力),調集30萬大軍發起進攻。戰爭結束後,明軍在經過昆陽時,把在滇池邊玩耍的12歲小鄭和(當時還是名叫馬和,後來是皇帝賜姓鄭的)與他的夥伴抓到南京。鄭和在明朝皇宮裡被閹割後做內宮太監。後來,鄭和的長兄馬文銘把他的長子馬恩來過繼給鄭和,馬恩來後來也跟隨鄭和改姓鄭。 \n鄭恩來又生了兩個兒子,一個是鄭萬顯,一個是鄭庭顯,子孫後代就不斷沿襲下來,代代相傳。目前在世界上鄭和的後裔總共有三支:一支是雲南玉溪的一支,另外是江蘇南京一支,還有就是泰國清邁一支,人們稱為「三支四地」。多出來的這一地,就是昆陽鄭和的出生地,三支四地總人數約400多人。看到鄭和子孫滿堂的現象,不禁為這位做過卓越貢獻的先人感到高興,因為儘管不是嫡生子女,但畢竟也算是後裔,總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獨身晚年-子孫滿堂 並不等於幸福晚年

    獨身晚年-子孫滿堂 並不等於幸福晚年

     未婚與二度單身最大的差異,在於生養孩子與否。身為「敗犬」除了「沒有配偶」,還包括「沒有小孩」。雖然「勝犬」總有一天也會面臨失去配偶的情況,但仍然可能有孩子陪伴在身旁,但問題是,在現今這個時代,「養兒」真能「防老」嗎? \n 雖然高齡化日益明顯,但銀髮族與子女同住的比例卻逐年下降。65歲以上的銀髮族與子女同住的比率,從1980年的70%左右,已逐年遞減至50%以下,2012年甚至下降至僅剩約4成。相反地,只有高齡夫婦二人同住的家庭與單身家庭的比例卻不斷增加。 \n 在現今一般高齡者的生活方式中,夫婦倆都還健在的家庭便同住照應;若配偶需要照護,則另一半會負起照護之責,待配偶過世後再搬去與孩子同住。 \n 若高齡80還得照顧另一半,此時孩子也已年過50,多已離開父母、成家立業,日後若選擇和孩子同住,勢必得離開熟悉的居住環境。 \n 因為仍須工作的孩子無法離開現在所住的環境,若與兒子夫婦同住,孫子已長大成人,媳婦早已是當家女主人,搬進兒子家,勢必一切都得按照這裡的規矩來生活。 \n 活到一把年紀,失去熟悉的生活環境與朋友,勉強自己適應陌生環境,遵守別人家的規矩,甚至還可能需要他人照護,像是他人眼中的「麻煩製造機」,又有何幸福可言?事實上一項高齡者的幸福滿意度調查報告顯示,日後才搬去和子女同住的年長者,在幸福滿意度上,明顯要比一開始就和子女同住或單身的銀髮族來得低。 \n 八、九十歲的年長者,其第二代已屆五、六十歲,第三代也已經是三十多歲的成年人,現今社會早已不時興所謂的「子孫滿堂才有幸福晚年」的觀念。 \n 而現在高齡夫妻同住的家庭中,已有越來越多人,在配偶過世後選擇繼續獨居,這也使得高齡者獨居的比例節節升高。 \n 與高齡者同住的家庭比例,依經濟狀況不同而有差異。比較上、中、下階層的資料可以發現,上層與下層的同住比例較低,中間階層較高,意即經濟狀況與同住比例並沒有絕對的關係。換句話說,居家空間寬敞與否並非決定同住與否的因素。 \n 經濟狀況欠佳的家庭,高齡父母就算想與子女同住,子女也沒有餘力負擔,只好選擇「丟下父母,另外居住」;經濟狀況極佳的家庭,雖然子女有能力負擔,但老人家卻寧可「自願分居」。相較於此,經濟狀況尚可的家庭,既不忍心丟下年邁雙親不管,卻也只能勉強維持兩代的生活開銷,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勉強同住」吧。若經濟能力許可,父母也希望分開住,那正是皆大歡喜的結果。 \n (摘自本書第一章)

  • 白冰冰帶新人噴母愛 子孫滿堂

    白冰冰帶新人噴母愛 子孫滿堂

     新年到!白冰冰在家裡聚集子弟兵「Ice Man」、「Ice Lady」(原「冰果甜心」)、李亞晴、李翔一起拜年,她欣慰地表示:「雖然外界看我好像一個人住在偌大的房子裡,其實我子孫滿堂。」 \n 幫理衣服教擺姿勢 \n 她說,19歲出道時,別的女星身高都是160公分起跳,她只有150,當時沒經紀人制度,是「星媽」時代,她媽媽是鄉下土豹子,只能靠她自己在夾縫中求生,「我一輩子從來沒有一帆風順,從不紅到紅花了18年,所以我勸這些年輕人不要著急!」 \n 子弟兵拍照時,她幫他們整理衣服,教怎麼擺姿勢,還口中念念有詞,要他們有明星樣,她笑說:「我就像媽媽,傾囊相授,帶著他們去試鏡,碎碎念已經變成我的標誌,現在的年輕人太幸福,但是空有一身皮囊,卻沒有企圖心。」 \n 激愛將走出憂鬱症 \n 李亞晴(雅婷)曾演出《親戚不計較》、《意難忘》,入戲的觀眾常罵她是「壞人」,讓她得了憂鬱症,每天哭,休息了5年,白冰冰給她當頭棒喝:「妳有什麼資格憂鬱,最有資格憂鬱的是我!」她近期接演大愛戲《秋凉的家庭事件簿》與電影《百味人生》,有空還當義工。 \n 「Ice Man」成員東諺、成澄、阿文,平均年齡36歲,出道時被網友批評像整形鬼、大叔團等,但他們努力不懈,去年在大陸接了60場商演,還有大陸土豪嫁女兒時,捧著金飾讓他們挑,讓他們大開眼界。 \n 「Ice Lady」的齊婕、丁妤珮將組成新女子團體。齊婕外表野性,有「小舒淇」稱號,丁妤珮則像「小安心亞」,白冰冰卻希望她們能像自己,打出一片天。

  • 88歲老翁子孫滿堂 沒人照料

    88歲老翁子孫滿堂 沒人照料

     家住中壢市龍昌里的88歲魏姓老翁,長期獨居,生活起居全仰賴鄰居及里長范金水照料,月初魏姓老翁在住家門口吐血昏倒,返家休養後,體力一落千丈,由於老翁有3段婚姻,11名子女,面對子女態度冷淡,街坊也愛莫能助。社會局已介入關心,提供家屬協助。 \n 鄰居田女士表示,3年多年,老翁的第3任妻子疑似精神狀況不佳離家出走,3層樓高的透天公寓僅剩老翁獨居,雖子女1個月會來探望1次,並負擔老翁每月5000元的居家清潔費及餐費,但老翁生病或身體不適,卻乏人照料。 \n 范金水表示,老翁平時會持四腳丈外出散步透氣,上周卻倒在自家門前,口吐鮮血,所幸送醫後並無大礙,20日老翁返家休養,聯絡子女,子女卻態度冷淡,還相互推諉,令旁人看了也很心疼,只好動員街坊按時供餐,協助整理居家環境。 \n 「應該是子孫滿堂、享受清福」,范金水說,老翁有3次婚姻,11名子女,子女均成家立業,有的年紀還當上爺爺奶奶,按照中國傳統習俗,應該付起照顧之責,尤其老翁患有聽覺障礙,經常走失,出院後,體力也不比當年,真的不適合獨居。

  • 喪子榮民助遺孤 「我子孫滿堂」

    喪子榮民助遺孤 「我子孫滿堂」

     「捐錢助貧兒,就像喚回我早逝的獨子。」高齡82歲的林爺爺少時投身軍旅,更是首批蛙人部隊成員,但獨子卻在服兵役時意外身亡,林爺爺在獨居又無子嗣下,決定捐出25萬元就養金幫助貧童及軍眷遺孤。他說,看到142個受助兒生活獲得溫飽就像是子孫滿堂,讓他撫平多年來的喪子之痛。 \n 新北市榮民服務處日前邀請林爺爺與受助的142位學童相見歡,開心合影並互相擁抱,學童也與眾人分享清苦的生活狀況,並朗誦感謝的話,瀰漫溫馨的氣氛,捐贈者林爺爺眼眶微濕,感動油然心生。 \n 林爺爺說,他15歲便從軍,跟著國軍上山下海,對炮火聲及煙硝味習以為常,國共內戰、古寧頭戰役等無役不與,隨國軍撤退來台後,更受訓成為首批蛙人,卻在1次鎩羽而歸的突襲任務中,被子彈擊中小腿,險些截肢。 \n 因重傷無法繼續從軍,林爺爺選擇在51歲退伍,但人生的重大轉折卻接踵而來,「一個下雨的夜晚,一通軍中長官的來電,告訴我兒子走了。」林爺爺說,獨子意外身亡,他飛也似地跑到醫院,看著兒子枯槁的面龐,任憑男兒淚弄濕衣襟,他仍舊喚不起兒子的生命。 \n 林爺爺在愛子去世後長期悲痛,終日足不出戶,在家中看著兒子的照片發呆,「我從白天盼到黑夜,以為這只是一場夢。」直到榮服處的志工及社工前往關懷,將他視如己出,他才逐漸走出傷痛。 \n 林爺爺從榮民周刊上得知,許多貧童及軍眷遺孤生活清苦,繳不出營養午餐費,遂決定自掏腰包,捐出省吃儉用而存下的救濟金25萬元;他說,幫助沒有血緣的孩子不僅是做功德,更是彌補我無法照顧獨子的缺憾。 \n 他也說,希望此次捐贈能有拋磚引玉的效果,鼓勵更多人關懷弱勢,他會持續捐錢,造福更多弱勢族群。

  • 三少四壯集-子孫滿堂從此始

     阿榮與壽梅的結婚照,其中一頁用白色墨水筆寫著「嫁得如意郎」,另一頁上還貼了他的四個兒女的幼時照片,他寫的是:子孫滿堂從此始。 \n 晝錦里姐姐經營的上海禮服公司在勝利後發了一筆財。日本人投降,美國軍艦開到吳淞口,士兵紛紛上岸。逛馬路逛到晝錦里。 \n 晝錦里姐姐初到上海時,租了弄堂裡四層樓房的二樓;生意經營得法,便買下了隔壁一整棟四個樓層。既是禮服公司,綢緞結綵白紗禮服鳳冠霞帔一應俱全。未見過世面的美國大兵見到鳳冠霞帔認為遇見了東方,神祕華麗的古老中國充滿異國情調。一人買了,兩人買了,十人爭相也來買,店裡現貨數日間被橫掃一空。寧波姐夫門檻精,設法又批回數十套,不日裡也銷售一空。壽梅親眼目睹。 \n 壽梅結婚卻穿的是白紗禮服,蓬蓬袖,領口滾上簡單的蕾絲花邊,頭紗卻是人家新娘的三倍長。人已站在台前,頭紗還留在走道。壽梅的母親不明白女兒為何不循老法穿戴鳳冠霞帔,嫌白色不吉利,晝錦里姐姐便用粉紅色緞子為壽梅妹妹編了一圈粉紅色小花,箍在頭頂。捧花是馬蹄蘭,茂盛的金魚草間雜其間,故意留了兩撮延伸到地。 \n 婚禮在十一月底,天冷,阿榮事先陪壽梅買棉毛衫棉毛褲好穿在禮服下。華龍路上法國人開的「錦江茶室」既可飲茶又賣法國進口服飾。兩人買好東西出來,壽梅順手將一枚角子丟進門口的吃角子老虎機,扳了一扳,花啦啦,掉出一大堆。好預兆。壽梅好開心。掉下多少不記得了,約與那兩套棉毛衫棉毛褲的價錢相當。 \n 阿榮不菸不酒,婚禮怕人鬧酒,於是挑了八仙橋青年會結婚,請大家吃西餐。喜酒沒有酒,香菸則無限供應。原在九樓東廳訂了一百二十客,結果座位從東廳擺到了西廳以至電梯旁。簽名送禮的一百八十人,餐吃了兩百五十客。阿榮事後看了簽名簿,有許多名字並不認識,但都送了厚禮,無從言謝,受之有愧了。 \n 當天唯一遺憾的是雙方主婚人都缺席,念祖先生與永林老闆皆已去世,壽梅是由阿榮青年團的老大哥王微君攙出去的。證婚人吳紹澍、施裕壽,介紹人吳惕庵、曹俊。 \n 新人在大成照相館照的結婚照和其他點滴的相片一起被帶到了台灣。若干年後,阿榮將之整理成兩大本相簿,封面一本墨綠一本暗褐,活頁裝訂,內頁黑色卡紙。結婚照分貼兩頁,阿榮在其中一頁用白色墨水筆寫著「嫁得如意郎」,另一頁上還貼了他的四個兒女的幼時照片,他寫的是:子孫滿堂從此始。 \n 婚禮結束後,新郎並沒有陪新娘一起回新房;他和幾個朋友還留在青年會結帳。這個新郎不好當。回到來安里新房的壽梅坐在客廳裡,鄰居朋友都來陪著說話,廳堂中間放了一桌酒席等新郎回來祭祖。新買的銀色高跟鞋咬腳,盛裝的壽梅一肚皮火發不出來。阿榮婚前答應岳母組織小家庭的承諾沒有實現,壽梅嫁進了一個大家庭,婆婆、三個小叔、兩個小姑,一個小姑已婚也住家裡,最小的小叔才九歲。 \n 來安里在閘北新民路,靠近上海北站。兩層樓的石庫門房子,樓下一房一客堂間一灶間一儲藏室,灶間很大,有三個熱灶頭。一樓房間借給阿榮從重慶來的朋友陸楚慶一家人住,客堂間平日裡大家都不太用。二樓則有三房兩個亭子間一個客堂間,亭子間上是曬台,客堂間很大,布置得很漂亮。 \n 從此無錫姑娘成為上海媳婦,開始學習居家過日子。

  • 4兄弟3個姓 子孫滿堂樂融融

     美濃區中壇里一名農家子弟劉鼎傳與妻子廖增妹生下四個兒子,因妻子家裡無男丁傳香火,老二出生後就從母姓,兩年後老三出世,大伯邱海棠沒有結婚,將老三給邱家做後代,四個兒子三個姓,雖不同姓、但很團結,大家各自務農相處愉快。 \n 老么劉滿井說,祖母生下二個兒子,大伯邱海棠從父姓,父親劉鼎傳從母姓。大哥民國十六年出生取名劉立昌、二哥十八年出生後,母親娘家正苦惱家裡無男丁繼承香火,決定將二哥從母姓,取名廖雨昌。 \n 兩年後,三哥出世,祖父認為大伯沒有結婚,無人繼後,希望三哥給邱家做後代,取名邱雲昌,父親後來期盼再生一名孩子與他同姓,八年後才生下他。 \n 四名親兄弟卻不同姓,在美濃地區成為趣談。由於四兄弟皆住中壇里,每天大清早會到父母留下的五分田地農耕,陌生人跟他們打交道詢問姓名,都不知道他們是親兄弟。廖雨昌兒子廖順清說,他們堂兄妹跟陌生人介紹姓名時,大家以為開玩笑胡亂扯,不相信他們是親戚。 \n 老大劉立昌與妻子生下七個女兒,面臨和大伯一樣無人繼後的窘境,於是將老五女婿劉金川入贅,其餘女兒各自嫁給姓李、楊、汪、甘、邱的先生。 \n 四兄弟分家後,後代皆子孫滿堂,劉立昌、廖雨昌相繼在八十四年、九十三年過世,邱雲昌今年八十二歲、劉滿井七十四歲,子孫各自在北、中、南部工作,過年擺桌上百人返家相聚,「各姓」聚集一起和樂融融。

  • 阿尾嬤子孫滿堂 催生活廣告

     百歲人瑞郭賴罔市腳力不輸年輕人,還能爬三樓拜拜,九十歲陳賴尾年輕時砍柴叫賣,養育十子有成,兩位阿嬤昨天都獲選北區模範母親,最近政府鼓勵大家多生小孩,人稱阿尾嬤的陳賴尾子孫滿堂,是最佳「催生」活廣告。 \n 錦村里模範母親郭賴罔市,雖是百歲高齡,仍是家裡好幫手,媳婦賴美惠說,婆婆十七歲嫁進夫家,身為長嫂的她侍奉公婆,還要照顧四個幼小的小叔,廿九歲隨丈夫遷到台東,丈夫是台東第一屆官派鎮長,她稱職扮演鎮長夫人角色,煮大鍋飯給貧困民眾吃,教原住民識字,熱心服務。 \n 中達里的陳賴尾高齡九十,育有十名子女,要把這麼多小孩拉拔長大,阿尾嬤吃了不少苦,兒子陳坤輝回憶,年幼時爸媽凌晨四、五點就出門到山上砍柴,挑到街上沿街叫賣,每天忙到晚上八、九點才進家門。 \n 阿尾嬤重視小孩的教育,老四比較會讀書,她凌晨四點多出門去幫人家洗衣服,一個月的工資剛好繳交補習費,不放棄讓小孩接受教育的機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