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存量債務的搜尋結果,共57

  • 陸財政部:積極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

    陸財政部:積極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

    大陸財政部部長劉昆發表《建立健全有利於高品質發展的現代財稅體制》一文,5000多字文章透露財稅體制改革下一步重點工作。談及完善現代稅收制度中,劉昆表示,「積極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

  • 陸社科院:最好通過擴大國債發行規模來化解地方政府債務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所所長、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主任張曉晶建議,最好通過擴大國債的發行規模,來化解地方政府債務問題。要抑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擴張,需要中央讓渡一部分財政來源、稅收來源給地方;與此同時,中央要承擔一部分地方政府的擔子。

  • 財政部:債務情況連五年改善

    財政部指出,2015年至2019年,我國連五年中央政府稅課收入決算數較預算數增加,財政收支結構逐步改善,其中2018~2020年總預算均未舉借債務,其中2019年度更依公共債務法第12條第2項規定辦理預算外還本50億元,逐步改善債務情況。 \n2020年雖受新冠肺炎影響,採行各項防疫、紓困及振興措施,預估至2021年底債務比率為32.11%,距公共債務法40.6%債限尚有8.49個百分點,約1.6兆元舉債額度,存量上限仍相當充足,可支應緊急重大支出。 \n另外,自2014年公共債務法修正施行以來,財政部持續推動地方政府債務管控與債務預警機制、強化債務還本及充分揭露債務資訊等作為,地方政府債務已有改善,2014年~2019年度整體地方政府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成長趨緩,債務比率由2014年度5.56%下降至2019年4.79%,減少0.77個百分點。 \n2020年各級地方政府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預算數9,164億元,債務比率4.97%,尚可舉債空間為7,473億元。截至2020年底,各級地方政府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實際數7,674億元,債務比率4.16%,持續下降中。 \n至於潛藏負債部分,財政部強調,依國際組織標準,政府可採備註或補充報告方式揭露,不計入一般政府負債。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截至2020年6月底各級政府未來或有給付責任合計18.1兆元,包括中央政府15.3兆元及地方政府2.8兆元。 \n財政部認為,各級政府潛藏負債可透過費率調整、給付條件改變、改善經營績效及保險財務結構因應,未必會成為實質債務。 \n此外,財政部強調,近年來國內經濟穩健成長,加上政府推動協助台商境外資金回台投資、引進民間資金參與公共建設以及推動資產活化等措施以增加財政收入,我國也落實各項支出檢討,國家財政持續改善。

  • 2020年大陸政府負債率45.8% 風險可控

    大陸財政部28日表示,2020年政府債務餘額與GDP之比(負債率)為45.8%,風險總體可控,下一步將持續完善法定債務管理,保持宏觀槓桿率基本穩定,合理確定政府債券規模,保持適度支出強度。 \n路透報導,財政部並稱,2020年專項債券發行使用情況良好、符合政策預期,下一步將完善專項債券專案確定機制,適當放寬發行時間限制,合理擴大使用範圍;堅持債務風險防範,確保法定債券不出現風險。此外,要堅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穩妥化解存量,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n財政部指出,截至2020年末,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人民幣(下同)25.66兆元,控制在全國人大批准的限額28.81兆元之內,加上納入預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債務餘額20.89兆元,全國政府債務餘額46.55兆元。 \n財政部稱,若按照大陸國家統計局公佈2020年GDP初步核算數101.6兆元計算,政府債務餘額與GDP之比(負債率)為45.8%,低於國際通行的60%警戒線。 \n至於2020年新增專項債券額度3.75兆元,已分批全部下達各省,除用於支持中小銀行化解風險外,用於交通、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以及職業教育和托幼、醫療、養老等民生服務領域約占八成,用於生態環保、農林水利、能源、冷鏈物流等領域約占兩成。

  • 紫光私募債違約 遭降評

    紫光私募債違約 遭降評

     紫光集團一筆16日到期的人民幣(下同)13億元私募債已確定違約,其他存續債券全都暴跌,紫光美元債17日更創下歷史新低。 \n 評級機構中誠信國際已將紫光集團主體信用等級由AA大幅下調至BBB,提醒投資人關注後續恐將觸發其他債券的交叉違約。 \n 新浪財經報導,紫光申請延後支付本息的「17紫光PPN005」債券,16日正式公告展期方案無效,因未能兌付本息,該筆債券確定違約。紫光2021年1月到期的美元債率先受到波及,買價創下紀錄最低。紫光控股股東清華控股發行的公司債也一度大跌逾10%,隨後跌幅略有收窄。 \n 報導引述業內人士分析,隨著紫光債務問題進一步發酵,未來債券兌付壓力將加劇。據Wind資料,目前紫光集團存量債券共計11檔,餘額達164.46億元,其中,「18紫光04」規模最大,當前餘額為50億元。 \n 中誠信國際公告,將紫光集團主體信用等級由AA調降至BBB,並強調此次違約或將觸發部分其他有息債務的交叉違約,將進一步加劇公司外部融資環境惡化、削弱其流動性,後續債券兌付存在很大不確定性。 \n 對於大陸近期多檔企業信用債先後出現違約,大陸官方趕緊出面滅火、安撫市場。發改委發言人孟瑋17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2020年累計違約率處於公司信用類債券的最低水準,將密切關注特定個案的風險隱患。 \n 孟瑋指出,在應對債務風險以及違約處置方面,發改委接下來將著重三大重點:一是加強監管,防範化解企業債券風險。二是強化協同,加強資訊披露,推動債券市場披露規則統一。三是抓早抓小,建立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的風險防控體系,儘早處置風險。

  • 疫情又添軍購 舉債額度恐大增

    疫情又添軍購 舉債額度恐大增

     根據財政部報告,110年度總預算案舉債總額共計4596億元,為10年新高,中央政府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則達6兆1337億元。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昨日質疑政府低估舉債額度,由於疫情關係,明年稅收可能短少1100億,因此舉債額度恐高達5700億,加上兩岸關係緊張,美方向我大力推銷軍火,勢必以特別預算方式編列,未來幾年舉債將只會多不會少。 \n 舉債創10年來新高 \n 財政部長蘇建榮預定周一(12日)至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報告11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有關財政部所屬歲出預算,暨11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融資財源。 \n 根據財政部報告,11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歲入編列2兆450億元,較109年度預算數減少620億元,約2.9%;歲出編列2兆1615億元,較109年度預算數增加839億元,約4%;總預算案歲入歲出差短1165億元,加計債務還本數850億元,融資需求2015億元,規劃以前年度歲計剩餘100億元及舉借債務1915億元支應。 \n 總預算案舉債1915億元,再加上各特別預算的舉債2681億元,合計4596億元,扣除債務還本後,債務淨增加數3746億元;預估110年底中央政府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6兆1337億元,占前3年度GDP平均數的32.6%,符合公共債務法債務存量40.6%上限規定。 \n 明年稅收勢必減少 \n 雖然近4600億的年度舉債數目已是10年新高,不過曾銘宗質疑這個數字還是低估,因為今年新冠疫情爆發,景氣不佳,明年的稅收勢必減少,他認為大約會比預估的短少1100億元,因此實際舉債額度可能高達5700億元。 \n 曾銘宗表示,由於兩岸關係緊張,最近不斷有消息傳出美方大力向我推銷軍備,這部份預算勢必以特別預算方式編列,馬政府時代8年特別預算1.56兆元,蔡政府至今特別預算金額1.51兆元,相差不多,但是先前傳出美國計劃對台灣出售7項主要武器系統,這些軍售案很難在年度國防預算中消化,未來幾年特別預算金額必然大增,將導致年度舉債金額和債務總額易漲難跌。

  • 明年政府債務存量占GDP比率 五年新高

    明年政府債務存量占GDP比率 五年新高

     行政院會13日拍板明(11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因應疫情衝擊,經濟前景不明,明年度將由公共建設、科技預算雙引擎拚內需。不過,因應疫情振興舉債,強化國家發展,預估明年累計債務未償餘額6兆1,337億元,占前三年度名目GDP平均32.6%,創蔡英文總統就任以來的新高。 \n 蔡政府上台後,強調財政紀律,因此中央政府債務存量占GDP比例逐年下降,原本105年度時,中央債務存量占GDP比率為33%,逐年降低至108年度29.7%,今年度編列預算時,略為上升至31.3%,明年度再增加1.3個百分點。 \n 不過,主計長朱澤民強調,距公共債務法規定上限40.6%,還有8個百分點、1.5兆元舉債空間,已在疫情嚴峻挑戰下,盡力謀求經濟發展與財政穩健平衡。朱澤民強調,「32.6%比105年度的33%還低,105年度以前最高曾到36.3%」。 \n 11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入2兆450億元,負成長2.9%,歲出2兆1,615億元,成長4%,歲入歲出差短1,165億元,另債務還本850億元(占稅課收入5.1%),尚須融資調度財源為2,015億元,以舉借債務1,915億元,及移用以前年度歲計賸餘100億元支應。 \n 總預算債務舉借數,連同特別預算2,681億元,合共4,596億元,排除疫情特別預算後,占整體歲出總額14.7%,在流量15%上限範圍內。朱澤民表示,2,681億元特別預算舉債含前瞻基礎建設及戰機採購等。 \n 13日的院會同時也拍板前瞻基礎建設第3期(110至111年度)特別預算案,歲出編列2,300億元,110及111年度分別編列1,241億元及1,059億元,主要包括軌道建設402億元、水環境524億元、數位444億元、城鄉建設741億元。 \n 為點火內需產業,明年度擴大公建投資,並讓科技創新研發成長,扮演經濟成長雙引擎,公建年度預算1,324億元,加計前瞻特別預算1,041億元,合計2,365億元,連同營業與非營業特種基金2,975億元,整體規模達5,340億元,較109年度預算數增加962億元,約增22%。 \n 至於科技預算,科技發展年度預算969億元,加計前瞻特別預算200億元,合計1,169億元,連同國防科技經費104億元、營業與非營業特種基金256億元,整體規模達1,529億元,較109年度增加27億元,約增1.8%。 \n

  • 政院拍板總預算 債務創5年新高

    政院拍板總預算 債務創5年新高

     行政院昨通過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其中歲出編列2兆1615億元,歲入編列2兆450億元,差短1165億元。主計總處表示,總預算債務舉借數連同特別預算達4596億元,預估明年底累計債務未償餘額6兆1337億元,為5年新高。另軍公教明年傾向不調薪,尚待蘇揆拍板。 \n 主計總處表示,明年度總預算案歲入編列較今年度減少620億元,約減2.9%;歲出編列較去年度增839億元,約增4%。另債務還本850億元,尚須融資調度財源2015億元,將以舉借債務1915億元及移用前年度歲計賸餘100億元支應。 \n 主計總處說明,總預算債務舉借數,連同特別預算(前瞻3期、紓困3.0、新式戰機)2681億元,合計4596億元。預估明年底累計債務未償餘額6兆1337億元,占前3年度名目GDP平均數32.6%。 \n 針對債務大增,主計長朱澤民說,2016年前債務存量占GDP比例最高36%,蔡總統上任後2016年是33%,最近幾年都比33%降低,今年29.7%。換言之,明年32.6%是近5年新高。 \n 對明年歲入大減,朱澤民解釋,稅課收入明年編列1兆6179億,比今年少77億。主因是央行股息紅利繳庫金額1650億,比以往1800億少150億元。至於國發基金編列繳庫171億,則比去年多繳47億元。 \n 政院昨也通過「前瞻」第3期特別預算案,歲出部分計編列2300億元,明、後年度分別編列1241億元及1059億元,全數以舉借債務支應。此外,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因未列軍公教調薪預算,外界質疑是否確定不調薪,朱澤民說,目前政策未定,如有變化主計總處會依預算程序編列適當經費。

  • 陸20多省審計報告警示地方債 部分地區資金閒置

    陸20多省審計報告警示地方債 部分地區資金閒置

    截至8月12日,大陸已有2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審計廳公佈《關於2019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據《21世紀經濟報導》整體,各地審計報告均認為,地方債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但審計也發現一些問題,相對集中的認為,部分地區債務風險較高、漏報隱性債務等。江蘇省還特別提示了非標融資風險。 \n \n作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審計的重要內容,地方債管理列入多份審計報告之中。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專項債發行規模快速擴張,對專項債的審計也納入審計報告中。而有多個省份審計報告顯示,專項債使用問題主要集中在資金閒置以及投向不合理、償還存量債務等。 \n \n此外,隱性債務的審計也是重要內容。2018年相關部門對隱性債務進行統計,要求地方政府如實上報。但審計報告顯示,隱性債務漏報的情況依然存在。 \n \n浙江審計廳指出,2個縣有77.59億元(人民幣,下同)債務未納入政府隱性債務管理。如平湖市為建設12個政府公益性項目舉借的43.74億元債務未納入政府隱性債務管理。

  • 學者觀點-美國紓困與台灣不同

    學者觀點-美國紓困與台灣不同

     疫情全球持續發燒,各國先以貨幣政策量化寬鬆救市,該做的幾乎都做了。再來財政政策的紓困、補貼、減稅,刺激經濟等各個帖子也都陸續出籠。美國最新一波疫情紓困刺激法案目前談判陷入僵局,還在尋求解決之道。各國貨幣政策救市,大同小異。但財政政策,美國因為特有的國際地位,且現在正逢選舉,使得公共決策與台灣就大不相同,值得加以分析。 \n 7月底,美財長穆努欽(Steven Mnuchin)、白宮代理幕僚長梅多斯(Mark Meadows)與共和黨議員積極協商,終於敲定規模1兆美元的共和黨版最新一波疫情紓困法案。與前一波紓困法案作法相同,新版法案也包括發給民眾的1,200美元紓困現金支票;個人年收入在7萬5,000美元以下的納稅人將可領到全額支票,年收入超過9萬9,000美元則支票金額則將遞減。但大約3,000萬失業美國勞工原本領取的每周600美元額外失業津貼,已在7月31日到期。每周600美元停發,讓失業勞工陷困境。目前的僵局是談不攏,協調後的失業津貼金額是多少?可能每周200美元至600美元之間,或者是某金額隨時間再逐漸縮減的設計。 \n 一般政府債務,這一代還不了,就是債留子孫。錢要如何花,才能最有效益?個人都知道錢要花在刀口上,國家也是如此;另方面,個人要面對預算限制,政府當然也是。只是政府是公家單位,主事者花的不是自己的錢,而且政府存續時間長,預算、收支都不是像個人現世報的快速。 \n 美國因為長期以來國力強盛,美元在國際上是計價的單位、主要交易的貨幣,也是最受歡迎的儲藏貨幣,甚至更是國際情勢緊張的避險貨幣。因此美國的政府是不會有債務倒帳的問題。公債評級最佳,所有國家搶著買。準此,美國遇到任何問題,政府沒錢,就可大力撒錢或發行公債。而現在正逢選舉,川普為求連任,花錢更不手軟。 \n 美國的整體國債在川普當選就任後,2017年初為19.8兆美元,在今年2月初首度突破22兆美元,代表過去三年債務已大增2.2兆美元。最近中央政府密集的紓困及對企業及地方政府的低利貸款,也讓美國國債,已經突破26兆美元大關,估計兩年內會再增加5兆美元。問題是,美國的債務、多發行的貨幣,都可能被收藏起來,政府借的錢,也沒有被逼還的壓力。國際上還盛傳美國賺錢有術,歷史上幾次的「剪羊毛」,造成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買單。美國的債務是其他國家不知不覺中負擔了。 \n 世界上其他國家都沒有這樣的實力,也無法依法泡製。台灣長久以來我們沾沾自喜的是沒有外債,一體兩面是國際地位艱困,也很少嘗試借外債。如果政府債務餘額超過流量的舉債額度,或存量的債務上限,政府就容易陷入困境。 \n 另外,美國紓困能夠直接發放現金,這點也是得天獨厚。因為美國人儲蓄率低,銀行裡也沒甚麼積蓄。因此拿到現金大多就直接消費掉,政府也不用考慮替代效果。相對的,在台灣,政府會考慮消費券、振興券,因為怕民眾拿去買生活用品,就是替代掉原本花費,造成政府花錢,乘數效果不大,無法提振經濟,而政府債務增加,就會債留子孫。在新冠肺炎爆發時,行政院原編列600億元的紓困預算,後因疫情嚴重,5月8日通過第一次追加預算1,500億元,到7月底「紓困3.0」再第二次追加預算,金額也是2,100億元,合計追加後的紓困預算總額達到4,200億元。行政院就表示,「紓困3.0」的財源全數以舉借債務支應。 \n 因此既然要花錢振興經濟,我們應該要考慮公共建設。錢花下去,具有較大的乘數效果,趕快挑選具有效益的5G網路、數位經濟、資料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來做建設,促進經濟發展,後代子孫也都能夠享用。這樣子才可以避免被人詬病,只會債留子孫。

  • 財長:今年營業稅不減反增

    財長:今年營業稅不減反增

     財長蘇建榮10日表示,主計總處概估今年第二季經濟成長-0.73%,但7月振興三倍券推出後,帶動內需消費活絡,預估今年營業稅稅收4,190億元預算目標將超標,在疫情影響下不減反增。 \n 蘇建榮10日接受本報專訪時並表示,包括廣達、巨大都已將高端產能從中國大陸移回來,未來經濟復甦,產能可立即銜接跟上世界各國需求,台商趁疫情期間調整全球布局架構,很快嚐到經濟復甦的果實,如能度過這一波疫情,我國復甦的腳步會比別國更快。 \n 蘇建榮指出,雖然第二季經濟成長-0.73%,內需消費停滯,但第三季不同,7月三倍券上路後效果明顯,從6~7月的營業稅收可看出民間消費正成長,中央政府營業稅全年約2,414億元,地方1,530億元,加計提撥統一發票獎金等後,全國營業稅收為4,190億元,他預估全年營業稅不但不受疫情影響,且不減反增,可望高於預算目標。 \n 受疫情衝擊,蘇建榮說,今年稅課收入約減少1,200億元,主要是營所稅、貨物稅減少,受到營所稅9月暫繳稅款可延繳,明(110)年度總預算稅課收入約1.6兆元,負成長約1.5%。 \n 至於明年度總預算編列赤字預算,蘇建榮表示,目前包含歐盟、日本、南韓、美國都出現赤字預算,且赤字比我國還大,明年度原編歲入2.04兆元、負成長3.2%,但歲出成長3%以上,為減少赤字預算衝擊,歲入設法降至負3%以下。 \n 蘇建榮強調,蔡政府上台後,債務並未破兆元,以今年來說,舉借預算數是4,438億元,包含總預算舉債556億元,前瞻舉債1,182億元,紓困預算2,700億元(包含紓困3.0預算)。 \n 他說,2018、2019年一方面經濟成長,另一方面稅收大於預算數,有多餘資金就先還債,債務流量、存量減少,債務比例下降,面對這次疫情,才有空間舉債因應紓困、振興,這就是所謂的「財政韌性」,很多開發中國家就缺乏財政韌性,無法面對這次疫情衝擊。 \n 蘇建榮並說,我國前兩年進行所得稅制優惠方案,取消兩稅合一、提高營所稅至20%,稅收與經濟同步成長,適度增加稅收,就可多還債,保持財政韌性。 \n 以債務存量來說,他說,2016年5月時,中央政府一年以上未償債務餘額是5兆3,988億元,去年5月底時減少為5兆3,478億元,「減少了510億元」。至於債務流量,去年底未償債務餘額占前三年度名目GDP平均數比率29.7%,是十幾年來最低水準。

  • 魔術的政府債務

    魔術的政府債務

     108年我國中央政府債務5.3兆元,併計地方政府債務共6.2兆,若依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公債定義,加入短債及非營業基金債務後的總債務餘額是7.0兆元。 \n ■我國GDP係參照聯合國所訂的國民經濟會計制度(SNA)編制,有1953年版、1968年版、1993年版、2008年版,隨著每個版本改變定義,GDP會出現巨大的變化,目前我國係參照2008年版編製。 \n 印象中,中央政府債務占GDP早已接近40%的債務上限,並引來各方警告。說也奇怪,近來這個比率竟又退到30%以下,何以我們的債務逐年升高,這個比率卻逐年下滑? \n 難道是我們GDP成長得很快,而使這個比率降下來?應該不是,這些年我們經濟總在保二邊緣掙扎,從未成長很快。那可就奇怪了,怎麼這個比率會降這麼快? \n 沒錯,GDP雖然沒有成長很快,但GDP定義15年來卻修正了四次,定義每經過一次修正,GDP就擴大數千億,四次修下來,至少擴大一兆,一兆可不是筆小數目,如此一來,債務占比自然就不知不覺的降下去了。 \n GDP定義修正真有這麼厲害?千真萬確,民國94年底五年修正前,93年的GDP是10.2兆元,經過四次修正後,如今再看93年GDP已經變成11.6兆元,增加超過1兆元,其他年代大概也是如此。什麼事都沒變,僅定義改變,數字就像變魔術一樣扶搖直上。 \n 為何定義一改變就有這麼大的變化?這有點複雜,舉例來說,民國94年把電腦軟體支出由中間消費改列民間投資,GDP一下子就增加了5,000億。再譬如說,98年大修正又讓GDP擴大3,000億。103年把研發支出改列民間投資,GDP規模再擴大6,000億,如此年復一年,就讓債務占比出現魔術般的變化。 \n 由於《公共債務法》所定的債務存量上限是用GDP來衡量,因此只要GDP一擴大,就會讓債務占比降下來,政府便獲得了更多的舉債空間,譬如說民國93年原來債務占比已近34%,隨著GDP擴大一兆,債務占比遂降至29%,降了5個百分點,山窮水盡的舉債空間,馬上變得柳岸花明。 \n 我們觀察93~108年中央政府債務變化,債務餘額由3.3兆升至5.3兆,債務明顯的增加,政府的負擔明顯加重,但是債務占GDP比率卻反而由29.0%降至28.2%,昔日一度逼近40%的處境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n 若只看債務占GDP比率,政府便可以放膽繼續舉債,然而借錢總得還,目前中央政府債務還本加上債息支付每年就花掉近2,000億元,已嚴重排擠了政務預算,試想,政府每年的預算都得先匡出一筆錢去還債,豈不是讓社福、國防及教科文的預算捉襟見肘?屆時又得編特別預算融通,如此循環,台灣勢將陷入以債養債的局面。 \n 最近執政當局舉債舉上癮了,除了兩波紓困編列2,100億的特別預算,採購新式戰機2,472億、兩期前瞻計畫編了8,400億,行政院日前二度追加2,000億紓困特別預算,再加上過去四年公務預算內的差短融通,蔡政府所舉借的債務已超過1.5兆,相較過去幾任總統,不遑多讓。 \n 在政府近期大肆舉債下,中央政府債務已從去年底的5.3兆擴大至6.5兆,再不節制,過不了幾年,就會直奔7兆的新里程碑,而讓台灣陷於財政潰堤。 \n 只看債務占GDP而以為財政不足為憂,顯然是不了解GDP獨具的魔術般特質。永遠要記得古典經濟學家這句名言:「國家不消滅公債,公債必消滅國家。」

  • 發行三倍券 財長估債務仍在可控制範圍

    發行三倍券 財長估債務仍在可控制範圍

    財長蘇建榮16日在財政部端午記者會中指出,現在紓困政策走入尾聲,行政院將啟動第二階段振興方案,像是發放三倍券、補助國內旅遊等。 \n蘇建榮認為,振興政策所需財源大致確定,我國目前債務仍在可控制範圍內,國人不必擔心債務問題。 \n根據行政院規劃,紓困振興規模上看1兆500億元,大致分為三大項目,第一是特別預算與舉債2,100億元;第二是公股等貸款7千億元;第三是移緩濟急1,400億元。 \n第一,今年初紓困預算原編訂600億元特別預算、4月時啟動二階段紓困、追加1,500億元,合計2,100億元。第二,央行、郵政儲金、各公股貸款額度達到7千億元。第三,移緩濟急原規畫400億元,行政院4月再擴充1千億元,合計為1,400億元。 \n財政部也表示,我國在債務存量尚有1.8兆元舉債額度,債務仍在可控制範圍內,紓困規模也能隨時因應疫情需求調整。

  • IIF:大陸債務占GDP升至303%

    香港信報17日報導,大陸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GDP)比例進一步上升。外電引述國際金融協會(IIF)報告指出,今年第一季,大陸企業、家庭與官方的債務總存量超過40兆美元,與GDP的比例,已從去年第一季的略低於297%,上升至303%,約占全球總債務的15%。 \n今年第二季,受到中美貿易戰與人口老化等長期因素的負面影響,大陸經濟的實際增速降至6.2%。為應對經濟增速的下滑,官方試圖引導信貸進入民營部門,並鼓勵內需消費,代價是債務的增長。 \n這扭轉2018年大陸全面遏制企業從所謂影子銀行體系進行表外借貸的行動。IIF認為,這項行動雖然取得一定成效,但來自其他部門的借款抵消其影響。

  • 陸官方審計報告:地方債風險可控

    中新網報導,大陸國務院26日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一份審計工作報告說,經對52個地區政府債務情況審計後發現,有關地區風險防範意識增強,違規舉債勢頭得到遏制,債務風險總體可控。 \n當日,大陸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舉行第二次全體會議。受國務院委託,審計署審計長胡澤君報告2018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情況。 \n在防範化解風險相關審計情況部分,報告重點從地方政府債務風險防控情況、扶貧審計情況、生態保護和汙染防治相關審計情況進行總結。 \n報告說,對18省本級、17市本級和17縣共52個地區政府債務進行了審計。從審計情況看,有關地區風險防範意識增強,違規舉債勢頭得到遏制,債務風險總體可控。 \n但審計發現,有16省未按要求對困難較大的市縣制定風險應急預案;32個地區上報的債務資料存在漏報、多報等情況;11個地區有170.78億元(人民幣,下同)存量隱性債務沒有制定化解措施,有些地區制定的債務化解方案缺乏可行性;35個地區有290.4億元債務資金因籌集與專案進度不銜接等原因閒置,其中22個地區114.26億元超過1年。 \n有關金融風險防控情況,報告說,2018年以來宏觀杠杆率有所下降,金融各市場走勢可控,信貸資源配置有所優化。但仍發現部分地方金融機構不良貸款風險未有效化解,一些金融領域監管存在薄弱環節。小額貸款公司等11類由地方實施金融監管的機構中,有5類未制定專門監管規則、5類監管規則不夠明確。

  • 陸財政部長:不允地方再現隱性債務 政府債務率為37%

    大陸財政部部長劉昆7日表示,不允許發生新的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目前政府債務率為37%。 \n \n他出席記者會時稱,確實有一些地方政府仍然存在法定限額外通過融資平台公司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債,也就是所謂的政府隱性債務。 \n \n他指出,在這方面,財政部已採取嚴格措施,不允許發生新的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同時要求穩妥化解存量債務,又透露中央已在全國問責不少官員。 \n \n劉昆強調,中國高度重視債務問題,現時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低於國際認同的警戒線,全國政府債務與生產總值比例,亦遠低於歐盟等發達經濟體。目前大陸政府債務的負債率是37%。

  • 《大陸金融》截至去年底,陸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38兆元

    據經濟參考報報導,據大陸財政部1月23日公佈2018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和債務餘額情況。數據顯示,大陸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4兆1652億元(人民幣,下同),截至2018年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兆3862億元,控制在大陸全國人大批准的限額之內。 \n 具體來看,2018年12月,大陸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638億元。其中,發行一般債券276億元,發行專項債券362億元;按用途劃分,發行新增債券475億元,發行置換債券和再融資債券(用於償還部分到期地方政府債券本金,下同)163億元。 \n \n 2018年,大陸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41652億元。其中,發行一般債券22192億元,發行專項債券19460億元;按用途劃分,發行新增債券21705億元,佔當年新增債務限額的99.6%,發行置換債券和再融資債券19947億元。 \n 截至2018年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3862億元,控制在全國人大批准的限額之內。其中,一般債務109939億元,專項債務73923億元;政府債券180711億元,非政府債券形式存量政府債務3151億元。 \n \n

  • 《大陸金融》陸地方政府債務,至11月末餘額182903億人幣

    大陸財政部發布2018年11月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和債務餘額情況。大陸11月發行地方政府債券459億元(人民幣,下同)。前11月發行地方政府債券41014億元。 \n 截至2018年11月末,大陸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2903億元,控制在大陸人大批准的限額之內。其中,一般債務108616億元,專項債務74287億元;政府債券180338億元,非政府債券形式存量政府債務2565億元。 \n 截至2018年11月末,地方政府債券剩餘平均年限4.5年,其中一般債券4.4年、專項債券4.6年;平均利率3.51%,其中一般債券3.49%、專項債券3.52%。 \n \n

  • 陸財政部:11月末地方政府債券餘額182,903億元

    大陸財政部19日公佈2018年11月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和債務餘額情況,2018年11月份,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459億元人民幣(下同),1-11月累計,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41,014億元。截至2018年11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2,903億元,控制在全國人大批准的限額之內。 \n \n其中,一般債務108,616億元,專項債務74,287億元;政府債券180,338億元,非政府債券形式存量政府債務2,565億元。

  • 陸地方政府債18兆人幣 人大批准限額內

    大陸財政部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9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兆2592億元(人民幣,下同),控制在全國人大批准的限額之內。 \n \n其中,一般債務10兆8779億元,專項債務7兆3813億元;政府債券18兆27億元,非政府債券形式存量政府債務2565億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