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季星星的搜尋結果,共07

  • 屏東萬金教堂光雕秀 搶先看

    屏東萬金教堂光雕秀 搶先看

    已有154年歷史、全台最古老的天主教堂:屏東縣萬鑾鄉萬金聖母聖殿10日晚間舉辦耶誕點燈暨萬金教堂光雕投影秀,潘孟安縣長、聖殿神父徐清賢、萬巒鄉長林碧乾等人共同點亮12公尺高的主燈,12天使乘著雲朵降福,搭配154顆閃耀星光象徵聖殿154年輝煌歷史,點燈活動為萬金聖誕季揭開序幕。重頭戲3D光雕投影秀將從10日起至24日的每週六、日下午6點到10點上演,每次全程10分鐘,每半小時輪播1次。 \n \n今年的3D光雕投影秀以創世紀揭開序幕,述說聖潔莊嚴的宗教故事,再加入屏東四季特色,黑鮪魚季、芒果季、野薑花季、豐年季、四重溪溫泉季、客家攻炮城等,呈現屏東一年四季的精彩,最後轉變聖誕歡樂氣氛,讓萬金聖母聖殿搖身一變為夢幻島和糖果禮物樂園,搭配應景的耶誕音樂,七彩炫麗的動畫光影科技令觀賞民眾目不轉睛、驚呼連連。 \n \n由於光雕秀每每吸引龐大人潮,10日首映現場縣府特別安排100多位身心障礙朋友及家屬,讓他們避免人潮擁擠搶先欣賞,社會處動員多輛復康巴士溫馨接送。 \n \n屏東縣政府表示萬金聖誕季透過光雕投影技術,讓已有154年歷史、全台最古老的天主教堂:萬金聖母聖殿外牆詮釋出宗教文化和耶誕歡樂,每年都吸引數十萬遊客前來欣賞,已成為屏東最有特色的活動之一,萬金聖誕季自10日起至24日,每週六、日下午6點到10點上演,每半小時輪播1次約10分鐘,期間為配合萬金聖母聖殿的宗教活動,光雕場次每日不同,視現場情況調整演出時間,24日平安夜當晚11時50分有特別場,民眾可參考屏東縣政府萬金聖誕季官網或上「i屏東~愛屏東」臉書粉絲專頁查詢。 \n \n天主教在萬金開教迄今154年,萬金聖母聖殿不但是台灣最古老的天主教堂,也是全台最大的天主教徒聚落,當地萬金村、赤山村居民70%以上是天主教友,因此今年的萬金聖誕季主燈「齊享福光」,配合在地的宗教文化,以12天使為主題,搭配代表萬金聖母聖殿154年歷史的154顆星星造型燈,結合各式的材質,營造出雲端上天使氛圍。 \n \n今年萬金聖誕季規劃5大燈區,在聖殿內以聖誕童話薑餅人結合聖經故事主題,還有千朵玫瑰燈組成的燈海,漫步於萬金周邊的街區就可感受到濃濃的聖誕氛圍;「喜迎聖誕紅赤山」主打廣闊星空的街區燈飾,搭配聖誕樹、聖誕襪、拐杖糖的燈畫,營造聖誕節的氣息;「山海豐原藍天使」的天使街區週邊為原住民族群文化主軸,燈飾設計除了伴隨著星星燈畫外,運用竹編特色,以聖誕樹及麋鹿的造型燈飾指引從吾拉魯滋部落路口而來的遊客;另一端迎接來參與萬金聖母聖殿聖金T字路的遊客,兩旁裝點聖母代表物玫瑰燈畫、天使燈畫、天堂豎琴等元素,配上金色道路,就像是一條通往萬金聖誕季大道。 \n \n屏東縣政府利用萬金村舊衛生室打造為聖誕主題館,內部設計佈置「來去遊萬金」及「餐桌的旅行」等主題;「來去遊萬金」以旅遊的概念陳列,導入有關屏東及萬巒、萬金的旅遊書籍、宣傳摺頁、觀光照片,讓遊客可以按圖驥。「餐桌的旅行」呈現耶穌最後的晚餐,陳設萬金地區特色農特產品,包括咖啡、香檬、可可、洛神、蛋捲等食材及點心,鼓勵遊客參觀主題館後,深入萬巒豬腳街、吾拉魯滋部落尋訪美食,用味蕾體驗在地旅遊。 \n \n陸軍八軍團指揮部表示為避免塞車,國軍特開放萬金營區以配合本屆萬金聖誕季,讓民眾停車再步行約20分鐘即可達萬金教堂,民眾可多加利用。縣府另在萬巒2號道路及美和科技大學規劃停車場,外地遊客可搭乘火車至屏東火車站、潮州火車站後再轉搭接駁公車抵達會場。

  • 屏東萬金耶誕季將點燈 濃濃耶誕風

    屏東萬金耶誕季將點燈 濃濃耶誕風

    屏東萬金耶誕季將於10日晚間5點半點燈,縣府8日舉辦記者會,萬金村民演出耶穌誕生故事,萬巒鄉幼兒園小朋友也打扮成「耶誕小公公」跳舞,現場充滿濃濃耶誕風。縣府表示,今年耶誕季預估將湧進25萬人,將串聯起整條屏185線景點。 \n \n今年耶誕季主燈主題為「齊享福光」,耶誕樹上除了12天使,也掛上154顆星星造型燈,象徵萬金聖母聖殿154年歷史。重頭戲3D光雕秀將於10日點燈儀式後首映,內容呈現屏東宗教節慶、地方物產、族群文化。 \n \n今年耶誕燈飾也是觀賞重點之一,共有5大燈區,包括薑餅人故事童話燈區、玫瑰燈海區、原住民文化為主題的藍天使街區、聖金天堂T字路區、聖誕紅主題的紅赤山區,展現不同風格主題的燈光秀。 \n \n聖殿神父徐清賢說,今年是全球天主教的「慈悲禧年」,希望參與活動的民眾也能「滿懷慈悲」。縣長潘孟安說,縣府打造屏185線沿山公路成為綠色廊道,以萬金聖母聖誕為中心,串聯起沿線景點,讓沿山公路成為屏東新興的旅遊平台。 \n \n不過往年耶誕季期間湧入大批遊客,除造成當地環境、交通問題,也影響教徒的宗教活動,因此今年耶誕夜期間,將不開放遊客進入聖殿。

  • 消費快訊-超商印相片 抽手機、送都教授劇照

    消費快訊-超商印相片 抽手機、送都教授劇照

     雲端列印從前年起陸續殺進超商,全家與華碩合作雲端列印,6月10日前有機會抽中Zenfone 5,凡華碩雲端會員可在全台FamiPort列印ASUS Cloud文件,其中500家有立可得相片沖印機可列印相片。 \n 萊爾富Hi-Life有6成店家與誠研科技合作立可得機台,因應畢業季有來自星星的你、手繪風香蕉人套框照,6月24日前套框照系列半價優惠,沖印4x6生活照15張以上,加送6x8來自星星的你劇照。

  • 配合螢火蟲季 南市加開「星星公車」

    梅嶺正值螢火蟲季,配合遊客上山賞螢,台南市交通局日前補開賞螢公車,仍遭抱怨太早收班,26日起加開「星星公車」,最後1班晚上9時在梅嶺發車,遊客可以盡情賞螢再搭車下山。

  • 《紙牌屋》揭貪腐 王岐山引以為戒

     《來自星星的你》、《紙牌屋》究竟有什麼魅力可以讓大陸高官也為之瘋狂? \n 台灣知名製作人劉紀綱分析美國熱門電視劇《紙牌屋》成功的原因有3項,首先是揭露美國高層權力鬥爭,其次是顯示民主政府的運作,第3則是對貪腐引以為戒。 \n 劉紀綱表示,王岐山身為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對貪腐的感觸一定比一般人更深刻,看到劇中高層領導為了自己的利益,讓民生被白白犧牲,會引以為戒。而第2季中加入了中美貿易談判,也對大陸有不少教育意涵。 \n 至於《來自星星的你》,劉紀綱直言,「韓流是現象,就像以前的好萊塢一般」。劉紀綱認為,韓國人這幾年在亞洲的文創引起不少注意,同時音樂、舞蹈、造型也成為亞洲時尚指標,因此韓國人自信心大大提升。 \n 「只有有信心的人,在題材上才敢創新」,他舉例,《星星》劇情中,外星人不能吃到人類口水,外星人會瞬間移動、時間靜止,外星人心跳會超過300下,這些劇情都讓人耳目一新。

  • 《星星》現連理枝 網友猜Happy Ending

    《星星》現連理枝 網友猜Happy Ending

     金秀賢在韓劇《來自星星的你》演外星人都敏俊,不離開地球可能會死。20日播出19集,他有超能力的事被發現,帶著全智賢瞬間移動到長蛇島,他還清唱一曲、跪地求婚,她卻說:「為了我,在別的地方好好活著。」要他離開地球。下周四播完結篇,結局是喜是悲,引發各界猜想。 \n 有的網友說,長蛇島上出現「連理枝樹」,結局是快樂大團圓;也有人說,金秀賢唱的〈你家門外〉歌詞悲情,暗示兩人不會在一起;還有人從都敏俊的枕邊書《愛德華的神奇旅行》推敲,小說最後一段寫著「從前,哦,奇妙的從前,有一隻小兔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推論他回自己的星球。 \n 導演張太侑曾偷偷透露結局,「結局就藏在金秀賢公寓門外的那幅畫中」,SBS電視台日前製作特別節目,飾演千頌伊少女時代的金賢秀說,「從都敏俊已經像人類一樣能感受到冷這一點來看,他應該會變成人類,留在地球。」演女二的劉仁娜說,「也有可能都敏俊和千頌伊一起到都敏俊的星球!這樣《 星星》就能推出第二季了。」

  • 那些星星還掛在天上

     當記者三十年,下筆百萬言,所述所評雖然卑之無甚高論,距離天上那幾顆星星更不知有多少光年的迢遙不及,但數十年唯一不變也唯一可堪慶幸的卻是,每次落筆那一剎那,總有星星照耀相伴,才沒讓我在眾聲喧嘩的言論暗夜裡迷了路,甚至走入了與初衷相違的歧路。 \n 我的書桌上常年擺放著一只書鎮,木身細竹嵌邊,書鎮正面刻了一行墨字:「精勤惕勵 無私無懼 余紀忠」,那是老先生在報館慶祝五十周年時,送給朋友的紀念禮物。 \n 報館五十周年時,老先生已九十歲,社慶酒會在圓山飯店舉行時,不但冠蓋雲集,當時的總統也赴會致詞,並以「民主舵手」這樣的比喻來讚譽老先生的一生貢獻。 \n 但就在酒會結束十幾個小時後的隔天早上,報館大樓裡卻湧進了大批檢警調人員,他們帶著搜索令,來搜查老先生辦的晚報編輯部,這是台灣新聞史上報館遭司法大軍壓境搜索的首例。 \n 諷刺的是,當檢警人員翻箱倒櫃到處尋找罪證時,當天的早報還放在辦公桌上,上面印著斗大的標題,內容是昨天酒會上那位總統對報館的讚譽之詞。 \n 〉〉〉勇敢與無懼 \n 五十周年過後一年半,老先生辭世,前一年,他已把棒子交給他的兒子;他的最後遺言中有一句話是「要勇敢」,勉勵他的子女與報館記者,他的最後遺墨中也有一句話是:「放眼前瞻,國事蜩螗,同仁要有抱負,無私無懼,留下一部百年青史」。 \n 我這幾年常常在想:老先生在講那句話寫那行字時,心裡究竟在想什麼?為什麼「勇敢」與「無懼」會成為他對報館的最後叮嚀?難道他憂心一旦他離開後,「勇敢」與「無懼」也將隨他而去、及身而止? \n 我不知道答案,也沒機會當面問過他,但我卻隱隱約約感覺到他想說的可能是什麼,尤其是在我重回報館那三年當中,那種感覺也愈發強烈。 \n 老先生離開後四年,我重返大理街上班,當年剛進報館時,我尚未滿二十五歲,再回報館,卻已是一個超過半百趨近花甲的小老頭,小憤青轉眼間竟成了老憤青,時間飛逝之恐怖,真讓人不得不有所畏懼。 \n 我回報館當天,隨身祇帶了少數幾項文具用品,其中一項就是老先生送的那只書鎮,我把它擺在辦公桌上的桌曆旁,每天翻過一頁日曆,也每天過目瀏覽書鎮一回。 \n 也就是在那三年一千多個日子當中,我才點點滴滴有所體會,「無懼」雖祇簡單兩個字,但要在報紙的字裡行間,讓這兩個字的血肉神韻,既能藏於內又可形於外,卻是何其困難,也是何其罕見;老先生的反覆叮嚀似乎真的不是杞人之憂,他似乎早已預見報館內外可能有所變化。 \n 那三年,每次當我心有所憂,甚至心有所怨所怒時,我腦海中浮現的不祇是老先生,還有許多其他「無懼之人」,例如傅斯年,例如張季鸞。 \n 〉〉〉仰望追尋前人風骨 \n 張季鸞是老先生的典範,也是報人無懼的一個代表。他的無懼,舉一例即可知其概括:一九二七年,蔣介石與宋美齡結婚當天,蔣曾發電訊告知全國民眾,電訊中有這樣一段話:「確信自今結婚後,革命工作必有進步,即從此始可安心盡革命責任」,言下之意就是,他因為有了美滿姻緣,所以革命必將有成。 \n 但隔天張季鸞卻在《大公報》上寫了一篇社評,題為「蔣介石之人生觀」,痛批蔣的「婚姻與革命論」,「自誤而後誤青年耳」,「甚矣不學無術之為害」,並嘲諷他「然則埋頭行樂已耳,又何必嘵嘵于革命?」「一己之戀愛如何,與革命有何關聯哉?」 \n 這篇社評被當時人形容「痛快一時,滿城爭讀」,其中最經典的一段是:「累累河邊之骨,淒淒夢裡之人,兵士殉生,將帥談愛,人生不平,至此極矣」,把軍權在握權傾一時的蔣介石罵了個狗血淋頭。 \n 傅斯年的無懼,也表現在他的文章中。他在參政會時,以皇親國戚貪污舞弊為名,帶頭發難逼走當時的行政院長孔祥熙,蔣介石為此事邀他餐敘,據說席間有這樣一段對話:蔣問「你信任我嗎?」傅答「我絕對信任」,蔣說「你既然信任我,就該信任我所用的人(指孔祥熙)」,但傅卻答說「委員長我是信任的,但要我說因為信任你,也就該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麼砍掉我的腦袋,我也不能這樣說」,正氣凜然,讓蔣介石啞口無言。 \n 孔祥熙下台後,另一個皇親國戚宋子文接棒登台,胡適雖然在日記中感嘆:「如此自私自利的小人,任此大事,怎麼得了!」但祇有傅斯年敢公開在《世紀評論》雜誌上寫文章,以「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為題,要求宋子文下台。 \n 當期《世紀評論》甫上市就被搶購一空,但搶購的主力並非讀者,而是「宋幫」人馬,有人諷之為「寓禁於買」。傅斯年後來又連寫兩篇文章,「宋子文的失敗」與「論豪門資本必須鏟除」,當時人形容傅之三文「各地報章紛紛轉載」,成舍我辦的《世界日報》甚至用「傅斯年要革命」這樣的標題,來比喻他批宋倒宋沛然難禦的聲勢。 \n 傅斯年倒宋三文中最經典的幾段文字是:「孔宋二人雖不睦,但禍國的事卻也蕭規曹隨」,「宋代表的權貴勢力,斷送中國的經濟命脈,簡直把中國葬送在十八層地獄下了」,「國家資本被各種惡勢力支配者,豪門把持著,於是乎大體上在紊亂著,荒唐著,凍僵著,腐敗著,惡勢力支持,便更滋養惡勢力,豪門把持便是發展豪門」,「這一派是雌兒雛兒一齊下手,以政治勢力壟斷商務,利則歸己,害則歸國,有時簡直是扒手」,「他的中國文化,請化學家把他分解到一公忽,也不見蹤影」,「國家吃不消他了,人民吃不消他了,他真該走了,不走一切垮了」。 \n 〉〉〉暗夜中不滅的光亮 \n 張季鸞的批蔣文章,寫於八十多年前,傅斯年的倒宋文章,寫於六十多年前,但即使隔了那麼遙遠的時間,今日重讀,卻仍然會被他們的文采、氣勢與風骨所重重震懾,在那個尚不知言論自由為何物,文章賈禍可能入獄、被殺、報館被封的前民主時代,他們竟然無懼於軍頭權貴豪門至此地步,竟然能一言而倒公卿,也一言而動天下,所謂典範,此之謂也!但這樣的人在當時已是萬中無一,在今日更猶如史前動物早已絕跡不復再見。 \n 我常自問問人更常覺汗顏:我們這個時代寫文章的人,有哪個人手中握的是像他們那樣能指點江山的無懼之筆? \n 幾年前,我在替何榮幸寫的一篇序文中,寫過這樣一段文字:「我這個世代的記者像是在黑夜裡尋路的人,一路跌跌撞撞,摸不清方向,好不容易看到天上一顆星星,就興奮得不得了,拔腿就朝星星的方向狂奔而去」,張季鸞、傅斯年與老先生,就是我一路抬頭追尋跟循的那幾顆星星;重回報館編報那三年,離開報館寫文章這兩年,那幾顆星星依然高高掛在我的天空上,一閃一閃亮晶晶。 \n 我當記者三十年,下筆百萬言,所述所評雖然卑之無甚高論,距離天上那幾顆星星更不知有多少光年的迢遙不及,但數十年唯一不變也唯一可堪慶幸的卻是,每次落筆那一剎那,總有星星照耀相伴,才沒讓我在眾聲喧嘩的言論暗夜裡迷了路,甚至走入了與初衷相違的歧路。 \n 陳寅恪有首詩〈吳氏園海棠其二〉,其中有兩句「讀史早知今日事,看花猶是去年人」,我常讀之誦之玩味之,我雖因駑鈍識淺而不能預知世變,至今依然不時感嘆自己讀史難通今日事,但三十年來身處滔滔世變,卻看盡世間多少滄桑,也目睹興亡起落幾回,如果世變如同花開花落,那個看花的人卻始終未變,仍然是站在時間起跑點上的那個年輕自我,「看花猶是去年人」這七個字,不但是我三十年記者生涯的自況,也算是一種自我期待吧。 \n 即使就在此刻,那些星星仍然高高掛在天上,我仍然在一路追尋,寫這篇文字時,那只書鎮也仍然端端正正擺放在我的眼前。 \n (本文為作者新書《看花猶是去年人》的自序,時周文化出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