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孤獨弟的搜尋結果,共02

  • 情侶捷運按摩放閃 畫面逐漸母湯

    許多情侶會幫另一伴按摩舒壓,褪下整天的工作壓力,不過慎選地點很重要!日前就有網友搭乘捷運時,看見一對情侶在車廂內按摩舒壓,沒想到動作卻「逐漸母湯」,對照一旁的學生,低頭手摀著臉的厭世舉動,強烈對比畫面讓不少網友噴笑。 \n原PO日前在臉書《爆笑公社》上傳數張照片,只見一對情侶在捷運車廂內,男方貼心的幫女友按摩舒壓,或許是太過舒服,女友身體漸漸癱軟在男方身上,閉著眼睛看似相當享受,兩人互相依偎的放閃畫面,隔著螢幕都能夠感覺得到兩人的濃情密意。 \n不過當鏡頭拉遠,卻赫然看見情侶身旁還坐著一位「孤獨弟」,低頭手摀著臉的疲憊狀態,和情侶形成強烈對比,乍看之下還以為是被閃瞎,讓原PO不禁笑說「表情說明了一切!」 \n畫面曝光後網友全笑翻了,紛紛留言直呼「好虐阿」、「單身狗爆擊一萬點加成傷害」、「表情真的好寫實」、「我剛剛要進高鐵也看到一對站在進站區,不知道要親多久才甘願」。

  • 男孩和老小姐友誼 卡波提寫純真

    曾以《第凡內早餐》、《冷血》享譽文壇的美國作家楚門‧卡波提(Truman Capote),一向以小說中的邪惡與陰暗氣氛著稱,然而近期引進台灣的作品《聖誕節的回憶》,他卻描寫一種幾乎不可能存在的純真,讓人窺見卡波提的另一面。 \n卡波提一九二四年生於美國,一九八四年逝世。他父母離婚,童年缺乏關愛,從小喜歡沉浸在幻想的天地中,十九歲以短篇小說《蜜苒》(Miriam)獲獎而出道文壇,長篇處女作《另外的呼聲,另外的屋子》也大獲好評。一九五八年出版的《第凡內早餐》一鳴驚人,由奧黛麗‧赫本主演的改編電影更紅透半邊天。 \n一九六六年的《冷血》將他推向創作高峰,他以小說手法描繪真實社會犯罪事件,開創「非虛構小說」(faction)技法,影響後繼的美國犯罪文學,更成了全民瘋狂閱讀的暢銷書。 \n《聖誕節的回憶》收錄三部短篇作品,都是卡波提的童年回憶。他以孩童的第一人稱,描繪他幼年被寄養在阿拉巴馬州鄉村小鎮,與幾位年長遠房表親同住的日子,而貫串這些故事的重要人物,就是「如含羞草般那麼敏感」的蘇可小姐。 \n「我七歲,她六十多歲。我們是親戚,很遠的表親,然而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們就一直住在一起。六十幾歲的她,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卡波提寫道:「小男孩跟老小姐成為最好的朋友或許是有點不尋常…但無可避免的,我們帶著各自的寂寞成為彼此的好朋友。」 \n頭髮斑白、走路微跛的蘇可是孤獨的隱居老人,但在男孩巴弟眼中,她卻是和他一樣沒長大的孩子。他們相信聖誕老人,每年一起為聖誕節存錢好買材料做水果蛋糕;他們一起去森林裡砍樹,然後窩在廚房製作裝飾聖誕樹的吊飾。 \n有一年,和母親離異的父親把巴弟接去紐奧良過聖誕,陌生的城市、複雜的成人世界和虛華的聖誕禮物,成了他最苦澀的一次聖誕。之後他被送進牢獄般的軍校,和蘇可分開,童年也嘎然而止。 \n蘇可的善良與純真,就像一道動人的光:「她從來沒去過離家五英哩之外的地方、收到或寄過電報、讀漫畫和聖經以外的東西、用化妝品、詛咒、有傷害別人的念頭、故意說謊、讓饑餓的狗一直餓著肚子…」她教導巴弟,不能以惡意報復別人:「世界上只有一種不可原諒的罪-故意的殘忍。」 \n《聖誕節的回憶》就像是《冷血》的對照,沒有卡波提其他作品的恐怖惡意,充滿溫暖與惆悵。 \n這本書日文版的譯者正是作家村上春樹,他將這部作品喻為難得的「純真故事」,並認為卡波提重述這段回憶,意味著他「其實並未長大成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