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孫中界的搜尋結果,共12

  • 五、六年級生的集體回憶!孫越演出市井小民的喜怒哀樂

    孫越不只戲劇作品多,他在年過半百時轉戰電視綜藝,搭檔張小燕演出喜劇,成功從壞人轉型,接著又和好友陶大偉、夏玲玲主持綜藝秀更轟動一時,連節目片頭曲都紅到人人能哼上幾句,也讓孫越開始挑戰唱歌,在陶大偉的調教之下一連推出好幾首代表作。 五、六年級生聽到就能跟唱的「朋友歌」,由孫越主唱、陶大偉寫詞譜曲,當年一推出就紅遍大街小巷,1979年孫越搭檔陶大偉和夏玲玲推出塊狀綜藝節目《小人物狂想曲》,更演出市井小民的喜怒哀樂。 詼諧語調加上誇張表情,孫越是天生綜藝咖,連他的個人形象都被創造出玩偶「孫小毛」,在兒童界超受歡迎,還被提名金鐘獎最佳兒童節目主持人,但因為不是真人而撤銷。 本尊、分身,在綜藝圈大展拳腳,不過孫越早年都在戲劇界發展,1972年才轉戰電視綜藝,在白嘉莉主持的「銀河璇宮」中和張小燕合作演出短劇,成功轉型諧星,兩人也結為忘年之交。 綜藝大姊大在孫越的回憶錄中還是小少女模樣,張小燕在孫越的後半生扮演重要角色,加上陶大偉,成了觀眾心中的「鐵桿三人組」,三人一起拍公益廣告、一起向粉絲賀年,也會吵鬧,但感情更好。 對於七、八年級生來說,孫越又有不同面貌,他化身「孫叔叔」,用獨特的低沉嗓音講故事,從綜藝轉型知性,形象永遠正面積極,不管他是孫越、孫叔叔還是孫小毛,每個世代的觀眾身邊都曾有過這位「老朋友」。

  • 好冷的台大杜鵑花季

     民進黨一定沒有預料到管中閔會「撐」這麼久,搞得綠官露出猙獰面目,讓人看清蔡政府如披著畫皮的惡鬼。  觀察綠營的「拔管」策略一直存在黑臉與白臉兩個套路。扮演黑臉者一再找碴,有理沒理、合法非法,唏哩呼嚕就是要往管中閔身上倒垃圾,鬥臭鬥垮,看管中閔還能挨到什麼時候。「可惜」的是,以教育部為首的卡管集團亂槍打鳥卻彈彈虛發,所提出來的事證都一一被認定「罪證不足」;截至目前為止,還沒辦法讓管中閔一槍斃命。  但這個集團還有另外一招就是訴諸所謂的「知識分子的風骨」,例如,親綠媒體以〈管中閔應知所進退〉為題的社論裡寫著:「台大形象已嚴重受創…當事人應知所進退、主動婉謝,留下漂亮身影。」直接要求管中閔推辭遴委會的推薦,不要上任。  甚至還有人「假好心」地提醒管中閔,與其這麼狼狽地硬要就任,不如就不要了,否則就算當了台大校長,將來的麻煩事一定還很多,沒完沒了,何必呢?此時不如歸去,省得繼續被惡搞。  然而,這個上窮碧落下黃泉、窮盡一切手段就是要把管中閔拉下來的政府,所作所為已「驚醒」了知識界的良心。除了3任前校長孫震、陳維昭、李嗣涔力挺管中閔,前文化部長龍應台22日在臉書痛批蔡政府「違憲」、「違法」,公然介入台大校長任命,「是二年來一系列破壞民主制度紀錄裡最嚴重的行為」。  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乃因執政者已經把自己逼到沒有台階可下。對民進黨政府來說,「卡管」走到如今的這一步,8道金牌也罷、欲加之罪也罷,種種作為只是為了羞辱、刺激管中閔,讓他受不了,掉進「民不與官鬥」的陷阱,最後知難而退。這樣民進黨就可以遂其所願且事後還可以給管扣上一頂「自知理虧」的帽子。  幸而管中閔具有非典型知識分子特質,韌性強。他說他之所以一直忍耐、堅持到今天,「一是為了堅守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二是希望社會的互信、正直精神不要被沖毀。」陳長文律師則提醒管中閔別上當,一定要挺住。  如今,管中閔化被動為主動,要求教育部本月底之前做出決定,要嘛就發聘書、要嘛就要求台大重新遴選。預料教育部沒膽直接要求台大改選,但肯定也不甘心發聘書。  3月底只剩下不到兩個禮拜,時間不多了。當然,蔡政府也可以繼續「玩」下去;沒關係,除了管爺,大家也可以奉陪到底!讓我們一起寫歷史,記下2018年台大的杜鵑花季裡,蔡政府一手將學術推進了冷酷寒冬。但即使如此,借用鄭愁予的詩,相信台灣社會仍會有天窗親手揭開覆身的冰雪,忍不住的春天終會迸發。(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彭蕙仙》好冷的台大杜鵑花季

    彭蕙仙》好冷的台大杜鵑花季

    民進黨一定沒有預料到管中閔會「撐」這麼久,搞得綠官露出猙獰面目,讓人看清蔡政府如披著畫皮的惡鬼。 觀察綠營的「拔管」策略一直存在黑臉與白臉兩個套路。扮演黑臉者一再找碴,有理沒理、合法非法,唏哩呼嚕就是要往管中閔身上倒垃圾,鬥臭鬥垮,看管中閔還能挨到什麼時候。「可惜」的是,以教育部為首的卡管集團亂槍打鳥卻彈彈虛發,所提出來的事證都一一被認定「罪證不足」;截至目前為止,還沒辦法讓管中閔一槍斃命。  但這個集團還有另外一招就是訴諸所謂的「知識分子的風骨」,例如,親綠媒體以〈管中閔應知所進退〉為題的社論裡寫著:「台大形象已嚴重受創…當事人應知所進退、主動婉謝,留下漂亮身影。」直接要求管中閔推辭遴委會的推薦,不要上任。 甚至還有人「假好心」地提醒管中閔,與其這麼狼狽地硬要就任,不如就不要了,否則就算當了台大校長,將來的麻煩事一定還很多,沒完沒了,何必呢?此時不如歸去,省得繼續被惡搞。 然而,這個上窮碧落下黃泉、窮盡一切手段就是要把管中閔拉下來的政府,所作所為已「驚醒」了知識界的良心。除了3任前校長孫震、陳維昭、李嗣涔力挺管中閔,前文化部長龍應台22日在臉書痛批蔡政府「違憲」、「違法」,公然介入台大校長任命,「是二年來一系列破壞民主制度紀錄裡最嚴重的行為」。   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乃因執政者已經把自己逼到沒有台階可下。對民進黨政府來說,「卡管」走到如今的這一步,8道金牌也罷、欲加之罪也罷,種種作為只是為了羞辱、刺激管中閔,讓他受不了,掉進「民不與官鬥」的陷阱,最後知難而退。這樣民進黨就可以遂其所願且事後還可以給管扣上一頂「自知理虧」的帽子。 幸而管中閔具有非典型知識分子特質,韌性強。他說他之所以一直忍耐、堅持到今天,「一是為了堅守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二是希望社會的互信、正直精神不要被沖毀。」陳長文律師則提醒管中閔別上當,一定要挺住。 如今,管中閔化被動為主動,要求教育部本月底之前做出決定,要嘛就發聘書、要嘛就要求台大重新遴選。預料教育部沒膽直接要求台大改選,但肯定也不甘心發聘書。  3月底只剩下不到兩個禮拜,時間不多了。當然,蔡政府也可以繼續「玩」下去;沒關係,除了管爺,大家也可以奉陪到底!讓我們一起寫歷史,記下2018年台大的杜鵑花季裡,蔡政府一手將學術推進了冷酷寒冬。但即使如此,借用鄭愁予的詩,相信台灣社會仍會有天窗親手揭開覆身的冰雪,忍不住的春天終會迸發。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孫翠鳳挑戰歌仔戲禁忌 《散戲》扮包公大玩變臉秀

    孫翠鳳挑戰歌仔戲禁忌 《散戲》扮包公大玩變臉秀

    被譽為傳統戲劇無敵小生的孫翠鳳,在明華園總團和現代劇導演黃致凱合作的文學跨界作品《散戲》中,大玩「變臉」秀,這次她演的不是帥哥小生陳世美,而是歌仔戲界首度挑戰的花臉「女包公」。孫翠鳳表示,在傳統歌仔戲表演中,因為髯口很小而氣場很大,女演員勾臉扮包公是一項禁忌,這次她的演出挑戰了戲班禁忌,且扮演包公不只換戲服,還要把臉塗黑、勾上花臉、戴上頭套跟鬍鬚,「導演只給我一分鐘」! 孫翠鳳在明華園總團《散戲》中飾演歌仔戲團的女團主阿珠姐,一下子扮演團主「打戲路」爭取演出機會,一下子要躲在幕後當「人體提詞機」,飾演包公的演員發生意外她上場代打、飾演薛丁山的懷孕團員突然要臨盆她立馬扮妝救場。她不僅是「換裝」還要「變臉」! 孫翠鳳認為,愈是真實的東西,愈不需要用演的,但要赤裸裸的把台下的生活讓觀眾看見,內心是很掙扎的!「如果尺度沒掌控好,就會讓它變成了鬧劇」。劇中,飾演薛丁山的即將臨盆的女演員,挺著大肚子使出渾身解數揮著刀槍與敵軍交戰,孫翠鳳說,很多歌仔戲前輩們應該都經歷過,她自己懷孕的時候也是這樣在舞台上演過來,所以戲班的孩子聽鑼鼓點長大真的一點都不誇張! 孫翠鳳24歲嫁進戲班才開始學唱戲,她表示,很感謝公公婆婆當年的堅持,沒有讓明華園散班,讓她有機會在這個舞台上盡一份心力,這齣戲讓她回顧自己過去曾經走過的歲月。因為公公對演出品質的要求,將大部分的經費投注在內台戲院的布景道具上,以前全家人靠著「番薯籤粥」度日,生活比舞台上演的還要悽慘。她劇中含著淚唱著主題曲〈黃金年代〉,在悲傷含淚中也要能看到希望,這也是明華園所有前輩後輩一直以來的生存哲學。 《散戲》是把臺灣鄉土文學作家洪醒夫的得獎小說改編搬上舞台,描述民國50-60年代臺灣社會的變遷,民眾對電影、電視的興趣大過於看歌仔戲,歌仔戲班面臨了重大衝擊,許多劇團面臨嚴峻考驗,不得已解散。《散戲》將分別在10月7日嘉義民雄演藝廳、10月21日至22日臺南新營文化中心、11月4日至5日臺中中山堂壓軸演出。

  • 霍頓酸孫楊用藥 陸要澳道歉

    霍頓酸孫楊用藥 陸要澳道歉

     中國游泳協會里約時間7日向澳洲泳協發出抗議,要求澳方就霍頓(Mack Horton)以「興奮劑騙子」一詞指責大陸泳將孫楊道歉;但澳洲奧委會表示,霍頓有權發表自己的觀點。國際奧委會發言人亞當斯(Mark Adams)表示,對此事並不知情,須了解後才能回應。  霍頓後來承認,使用極具挑釁性的字眼稱呼對手,是蓄意干擾孫楊的心理戰。孫揚則表示會放開心態,把自己訓練水平展現出來。新華社評論指出,「如果誰都可以這樣肆無忌憚地出口傷人,戾氣橫生,奧運會還談什麼團結友愛、寬容友誼?」  此次事件起因於里約奧運日前的男泳400公尺自由式決賽前,孫楊曾向霍頓打招呼,被霍頓冷眼。事後,霍頓向媒體說,因為孫楊是一名「使用過興奮劑的選手」,他拒絕與一切「涉藥的運動員」交往。  重傷中澳泳界感情  中國泳協在7日發出的正式抗議郵件中說,「澳洲游泳運動員霍頓的不當言論極大損害了中澳游泳界的感情,是一種『缺乏素質和教養的表現』。我們強烈要求該運動員做出道歉。」  霍頓表示,他是蓄意干擾主要競爭對手孫楊的心理戰,故意放出這些火藥味十足的言論,是為了除去孫楊的冠軍光環,因為面對這位令人心存敬畏的強敵,任何微小的波動都至關重要。澳洲游泳協會主席伯特蘭(John Bertrand)8日證實,賽前就這一戰術同霍頓進行過多次長談。  針對霍頓的言論,孫楊表示:「每一位能來到奧運會的選手都應該得到尊重。」孫楊7日在200公尺自由式半決賽中游出1分44秒63的個人最佳成績,以第一名晉級。他表示,過去的就過去了,所以也就放開心態,「我想不用太在意去拿什麼名次,最重要是不要留下遺憾,能把自己訓練水平展現出來。」  台北時間13日,孫楊和霍頓還會在男子自由行1500公尺的比賽碰頭,兩人從預賽就被分在同一組。  陸網友到霍頓FB嗆聲  孫楊曾於2014年5月被宣布藥檢不合格,因為孫楊幾年來不時出現心肌缺血,一直使用「萬爽力」藥物改善症狀 ,導致藥檢呈陽性。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最終認定孫楊未完全盡到注意的義務,對藥檢陽性結果的發生有過失,但並非重大過失、疏忽。  新華社評論指出,中國在反興奮劑工作上作出的巨大努力有目共睹,「乾乾淨淨去參賽」是一貫的嚴格要求。而在世界範圍內,對興奮劑零容忍當然是應該的,但尊重事實和規則、拒絕歧視和雙重標準也是必須的。以反興奮劑之名,行歧視和挑釁之實,「噁心!」  大陸許多網友甚至跑到霍頓的臉書嗆聲,許多都認為,運動場上的勝負是君子之爭,以言詞辱罵中國人的霍頓,必須受到懲罰,至少也要道歉。

  • 周末猿隊神曲神登動紫趴 孫協志再臨

    Lamigo桃猿隊在桃園主場的第6個主題趴即將開趴!結合搖滾Live Band的元素以及「動紫」概念的「動紫趴」,將在5月23日(周六)、24日搖滾登場。號稱「神曲神秀」的動紫趴第3發宣布23日邀請孫協志再臨全猿主場、賽後動紫獻唱!  孫協志的演藝事業相當成功,歌唱與戲劇發展優異,擁有多首膾炙人口的「神曲」傳唱。而孫協志也是藝能界中積極參與推動棒球的代表之一,由於熱愛棒球,號召藝人組成「Sun Star棒球隊」,自己擔任隊長一職,並曾多次舉辦明星公益棒球賽,發掘Sun Lady進軍藝能界。  孫協志力挺國球,收到Lamigo動紫趴的邀約當然是一口允諾,並且在3月開幕周就先擔任Lamigo TV的樂猿大來賓。孫協志在TV中展現他迷人的聲線,以及熱血豐富的棒球知識,幽默風趣的談吐讓球迷印象深刻!  孫協志預計23日賽後擔任動紫大來賓與神秘球星為球迷朋友獻唱,當日賽後Lamigo TV將全程繼續直播,神曲有多神?球星又是誰?孫協志笑説:「來動紫趴就知道了!」

  • 孫楊無緣浙江「體壇十佳」 體院:你懂的

    孫楊無緣浙江「體壇十佳」 體院:你懂的

    中新網報導,2013年度浙江省體壇十佳評選活動4日啟動,大陸遊泳名將葉詩文等20名運動員成為候選人。值得注意的是,同為游泳界名將的孫楊並沒在候選名單中。「這其中的原因你懂的。」浙江省體育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張亞東說。 據介紹,2013年,浙江籍運動員在大陸國內外大賽共獲得9個世界冠軍、159個全國冠軍。而其中最為耀眼的無疑是在巴塞隆納世錦賽上包攬中長距離自由泳3枚金牌,並在全運會上狂攬5枚金牌的孫楊。 對比榜單內在2013年僅獲得2枚全運會金牌的葉詩文,孫楊的落選引起了媒體的關注。 「這其中的原因你懂的。」張亞東說,「體壇十佳評選需要考慮對社會正能量的傳遞,除了賽場內成績,我們還會考慮賽場外的事情,孫楊去年一些事情,使我們毫不猶豫做出他落選的決定。」

  • 光采夥伴:金帛滿堂、成果多多

     此次景俊海副省長率領陝西省龐大代表團來台中舉辦「陝台經貿合作交流會」,我以他多年好友身分,責成中衛中心同仁協助其辦理,整個活動舉辦相當成功,個人覺得相當欣慰。  陝西是大陸資源、科技與人才匯聚的大省,也是文化、旅遊與交通的重鎮,境內軍事、航天、能源化工與裝備製造等產業相當發達,加上其北部銅川市又是中國「藥王」孫思邈的故鄉,中衛發展中心過去在協助國內企業界導入TPS精實生產及引進商業服務新模式等已有顯著成果,未來我們準備利用大陸官方欲全力發展大西部的絕佳機遇,協助台灣工具機、航太、製藥與商業造街等產業與陝西省對接合作,共逐商機,共享利潤成果。  我覺得台灣、陝西兩方要誠心交流,一定要保持緊密合作、共創雙贏的心境,不能像口香糖般「嚼完即丟」,我願以我的名字「錦夥」拆開後的「金帛滿堂、成果多多」,做為雙方真心合作成果的共同語言,期待兩地官方、企業界能經由相識、相知到相愛,進一步發揮優勢互補,中衛發展中心願居間扮演好架橋的角色。  (本文由中衛發展中心總經理蘇錦夥口述,記者莊富安採訪整理)(中衛中心廣告企畫)

  • 人生進行事-民生社區的人

    人生進行事-民生社區的人

     台北市民生社區住過許多能人或名人;有錢人看不上這裡,一般的人以為這裡「又高級又貴」,我知道的是喜歡人文及鬧中取靜的中產階級是大部分的居民。以致於教授、演員、作家、創意人、文化人、公司行號的高級職員、商家老闆……充滿了社區。  懶得燒飯,出門尋吃。  向右走可以到民生東路五段69巷,介云軒的煨麵、盆頭菜,唐采的紅油抄手、冰鎮苦瓜、豆腐湯在那裡,向左走可以到社區圓環,吃來來自助餐沒有味精又吃不膩的家常菜,或,三民路口麵線,或,直直走去吃一碗汕頭什菜米粉?再不,去吃有幸福感的一品香牛肉麵?還是,草埔菜市場簡單的美鳳小店的素菜?  躑躅漫行,有人伸出兩手作攔路狀,呀,紅衣少年!不是啦,是站得正正挺挺肩批紅衣,少年一般的,孫越!他和太太在做飯後散步哩。  轉彎遇見孫叔叔  孫越住民生社區也有二十多年了,我和許多人一樣,從他在舞台、電影、電視上瘦乾乾黑沉著臉演路人甲、匪兵甲、小偷甲開始認識他,覺得這根本就是個壞人!後來孫越在台視公司與張小燕、陶大偉一起演諧趣短劇,紅了起來,連和陶大偉合唱個〈朋友歌〉都要一紅若干年!1983年他演了電影《搭錯車》,演男主角,結果全部的台灣人都被這冷著臉少笑容的撿破爛的給迷住了!那年他得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第二年《老莫的第二個春天》讓全台灣的人更喜歡他,真是沒有人呷他比了。  孫越轉型滿面笑容演出後,人俊了起來,壞人臉不見了!他信了耶穌,戒掉吸了二十多年的菸,人也變胖了,一副福氣相。  漸漸,他開始做公益,形象愈來愈好,在電視上隨便說句:「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夜深了,打個電話回家吧。」都能傳誦至今。弄得全國不分年齡都喊他「孫叔叔」。  後來,他要求自己一年做八個月公益。  後來,1989年他宣布退出演藝圈,「只見公益,不見孫越」。  這樣的一個孫越。  在社區裡,常常會遇到年輕的女孩、男孩立定,圈手在嘴大叫:「孫叔叔──」或邊飛奔邊呼喊:「孫叔叔我愛你──」循聲找去便看到甚至隔了大街遠遠的孫越。  2007年他罹患肺腺癌,報紙電視一片愁雲慘霧,大家都嚇著了,幸而手術良好!上次在社區遇他他心臟手術不久,大馬路上只抱抱拍拍,怕天涼風強他吃力沒敢多說話。這次,他還給我一個又俊又帥又健康的孫越。他兩隻厚手握著我,兩人都興奮,互相說:「病不得病不得,一定要健康!」一邊我對孫太太說:「嫂子妳辛苦了,多虧妳了!」  不能再說,孫越笑得呵呵,孫家嫂子眼睛已經紅啦!  好朋友也是好鄰居  他們繼續散步,我回頭望,那人的身影真叫漂亮啊!走在路上像移動的風景。  2010年他獲得第47屆金馬獎特別貢獻獎。真正是:眾望所歸。  在私交上,二十年前孫越在我逢喪夫苦難時帶我接近他的宗教,他希望我得到救贖,我記得,且萬分感念!這老哥現在已年過八十歲,卻不准人家為他這「終身義工」做壽,他對許多人好,認識的不認識的,基督徒或非基督徒,他的好大家都知道,大家也都希望他好好的,或說:他是大家的孫越,他是每一個人的孫叔叔。  老哥:謝謝啊!你給了住在民生社區的我們莫大的光榮,也給了住在台灣的人莫大的安慰。  民生社區住過許多能人或名人;有錢人看不上這裡,一般的人以為這裡「又高級又貴」,我知道的是喜歡人文及鬧中取靜的中產階級是大部分的居民。以致於教授、演員、作家、創意人、文化人、公司行號的高級職員、商家老闆……充滿了社區。  當然名人身影比較容易引起注視,以演員來說有段時間包括素顏輕便裝的李紅、美得令人不轉晴的李欣、用舒暢姿勢騎嘩啦啦腳踏車的崔福生,但最常在街頭與居民相遇的是魯直。  特別提到他是因為他使我真正感受到民生社區的好。  魯直與孫越同時代,他們都有軍中劇團出身的背景,後來都進入電影、電視界演出,早些時一同在舞台上以匪兵甲、乙角色出現,後來的魯直則因人圓胖憨意,會演一些傻乎乎愣笑的好脾氣小人物、有事沒事都會發火的退伍的兵……有時他的十分男性的笑容會偷偷地洩出了點靦腆甜意,偶爾又能在他的粗裡粗氣中感受到某一些溫柔,這是一個很有戲味的演員。  在戲裡恆常穿件放在褲子外的格子衫,要不套個藏青色厚夾克,在社區裡遇見的他穿得也類近,好像他的日常衣裳就是他的戲服呢。社區裡的魯直常透顯著輕鬆與慢悠悠,彷彿安心度日使他好整以暇,路人看見他好奇又親切地喚:「魯直!魯直!」他也微笑地揮手招呼,有時有人跟他聊個幾句,他也說話,但,這人安靜,話始終不多。不久,外號「魯棍」的光棍結婚的消息見了報,幾乎全社區的鄰居都瞪著眼等著看魯直把新娘子由大陸帶回來。一年兩年,魯直帶回了美麗新娘和小小女兒,可是,新娘子的話比魯直更少,後來,鄰居又發現魯直和新娘都不笑,這,這……終於,大夥都覺不宜再和魯直像以前般胡亂哈啦了。  社區濃濃人清味  後來,電視台本土化,魯直演出少了,生活壓力大了,日子怎麼過?社區裡許多鄰人在替他愁,這時魯太太租了個小小店面現包新鮮餃子賣,賺辛苦錢養起家來。大夥沒法跟魯太太對上話,只能專心地去買餃子,鄰人面對互相打探,有的只是關心,沒有一個人去八卦什麼。報紙上說夫妻倆溝通有問題,而,終至報上說離婚了。  離婚是大事,菜市場有人嘆氣,公車上有人嘆氣,鄰人為他們掛意,可真的沒聽到什麼批叛什麼扯淡。  之後,我們的魯棍病了,好幾種病,應是少小辛苦又積勞成疾吧。社區開始有耳語:「大家募點錢吧,讓他把這一關度過去。」有人向戲圈子打聽了,說不行,那人的脾性容不得別人幫忙和同情。一直一直地,總有關切和擔心的聲音在社區四處響起,而第一個跳出來幫忙的是那已經離婚的魯太太。她更努力的包餃子,她帶著魯直去醫院,她在他生病的日子裡周旋著,還照顧兩人的女兒。生活過下去了。  2001年,魯直病逝。  小孩子紛紛傳著:「『星星知我心』的胖叔叔走了。」去買菜,買菜和賣菜的人都嘆息,甚至垂淚。這人在舞台、電影和電視機的框框裡陪伴過我們好長好長的日子,幾乎是五十年呢!他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啊!社區裡普見大家安靜地傳閱著報紙,安靜地討論,沒有什麼人說難聽話,我驚覺;這是沒有任何八卦的明星事件,生前死後,魯直乾乾淨淨穩穩當當,但社區人的素質也讓人敬,就像很少很少有人在巷道曬自家棉被一樣,社區人沒興趣說閒事雜話,社區人沒生亂糟糟的心和肝!  我真愛民生社區!我要永久住下。  喔喔,是啦是啦,民生社區當然也住過市長、總統,不過,這個就不談了。嗯,這個,就不談了吧!

  • 專家論壇-官方開明還是社會冷漠

    海的孫中界,以及河南的張海超,這兩個年輕人各有一段廣在大陸網上流傳的遭遇,故事雖然不盡相同,卻都顯示官方已越來越在乎網民的意見,但也不幸的反映了社會大眾對周遭發生的事情越來越麻木,只有到了受害者自殘明志,才吸引社會和輿論的關心。 張海超被迫開胸驗肺 28歲的張海超5年前開始在鄭州振東耐磨材料公司打工,經年在粉塵紛飛的車間工作。從去年開始,張海超開始感到身體不適,經常咳嗽,而且還有胸悶,到河南省各大醫院求診,都得到同樣的答案,他患上了塵肺病。張海超本來有一個溫暖的家庭,夫妻恩愛,女兒乖巧,聽到自己患上了頑疾的職業病,恍似晴天霹靂。 張海超為了確診,還特別到北京各大醫院就診,得出的結論也為塵肺病。按照職業病防治法,職業病的診斷要由當地依法承擔職業病診斷的醫療機構進行,整個過程複雜而繁瑣,需要用人單位出具多種證明。 張海超於是回到鄭州,去了具備資格的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就診,但由於振東公司拒絕出具診斷所需的材料,張海超並沒有如願。在歷經了多次上訪甚至和振東公司發生衝突後,張海超才得以在今年5月去鄭州職防所進行診斷,但結果是並未患有塵肺病,張海超索償無門。 張海超這時豁出去了,問朋友借了幾萬元,要求醫生開胸驗肺,挨了一刀後,結果是:塵肺合併感染。張海超「開胸驗肺」的故事於是廣在網上流傳。 釣魚式執法傷害無辜 被城管執法大隊以釣魚式執法設計,遭誣指為「黑車營運拉客」的上海司機孫中界也是非常的無辜。孫中界要揮刀砍掉左手小指,才引起社會關注。這兩個人的遭遇都是經網上公開之後受到包括新華網在內等官方傳媒的注意,並難得的予以跟進報導,最後在官方傳媒的關心下,一一水落石出,孫中界和張海超終於「沉冤得雪」。 然而,大陸網上流傳的不幸故事數不勝數,例如孫中界事件曝光後,上海有數百個司機紛紛拿出罰單證明自己也是釣魚圈套的受害者,張海超開胸驗肺之後,又牽出過去耐磨材料工廠多個工人都被「誤診」而得不到應有賠償的事實,只有到了受害者以自殘的手段向社會提出血的申訴之後,大家才認真的看待事件,工廠的醫院才承認張海超患有塵肺病,上海的城管才承認釣錯了魚。 如果到了一天當開胸驗肺或斷指也不能刺激社會大眾的興趣之時,這個社會恐怕已是病入膏肓了。

  • 釣魚案真相大白 苦主求國賠

    大陸備受矚目的「釣魚事件」終於真相大白,上海市浦東新區政府昨天舉行記者會,區長姜樑表示,交通行政執法大隊在執法過程中,確實使用了不正當的取證手段(大陸俗稱「釣魚執法」),區政府將依法撤銷原處罰決定,並且向公眾公開道歉;苦主孫中界則表示將申請國家賠償。 「釣魚事件」始於10月14日晚,上海司機孫中界開著公司麵包車,好心接載自稱身體不適的「乘客」陳雄傑,不料陳雄傑強行在車裡放下金錢並指控他為「黑車」(非法營運),隨後跟來的交警立即逮捕孫中界;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憤而「揮刀斬指」,在全大陸引起重視與迴響。 交警多次釣魚 輿論撻伐 經過兩周的調查,上海浦東新區承認原南匯交通執法大隊在執法過程中,確實使用不正當取證手段,號稱「乘客」的陳雄傑涉嫌虛假陳述。 「孫中界事件」爭論的焦點是他是否從事「非法營運」,即大陸民眾口中的「黑車」。該事件自14日發生至20日都被認定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使用法律正確,取證手段並無不當」,直到26日被上海浦東新區政府重新認定為「在執法過程中使用不正當取證手段,依法終止執法程序」;短短2周,孫中界經歷一波三折。 孫中界在調查過程中強調,「當時那名乘客說『兄弟啊,幫個忙,我有急事,打不到的士也沒有公交車』,我見他實在可憐就讓他搭車了。上車後那名乘客主動談價錢,說要給出租車的價錢,但我一直沒理他。」事後證明,號稱「乘客」的陳雄傑是夥同交通行政執法大隊一起「釣魚」。 這次事件引發社會輿論一致的撻伐聲浪,上海市委副秘書長、浦東新區區長姜樑親自道歉,強調「政府不能夠保證不做錯事情,但政府一定要保證是誠實的。」 但面對官員道歉,大陸學者諷刺,道歉已經成為某些官員逃避責任的「避雷針」,淪為公關「作秀」的方式和職能部門規避責任的工具;道歉不能取代究責,監督才是猛藥。 苦主獲還清白 喜極而泣 在官員道歉並承認錯誤的記者會上,苦主孫中界當場喜極而泣,他表示,「終於還我一個清白」;他希望上海浦東新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能在上海、中央及自己老家河南的媒體公開道歉,為自己恢復名譽,他同時還將申請國家賠償,包括斷指的身體傷害和相關精神損失。 據了解,孫中界的左手小指手術順利,主治醫生認為日後基本康復。他的律師郝勁松表示,如果協商賠償不成,依舊可能走上法律維權。

  • 陸媒:斷指換進步 不值得慶幸

    從河南到上海打工的孫中界,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不惜犧牲自己的一根手指,一介平民以近乎慘烈的方式挑戰公權力,獲得了廣大的同情。但相較於孫中界斷指明志,大陸一位27歲的年輕人孫志剛付出的卻是生命的代價。他的墓誌銘上寫道:以生命為代價,推動中國法治進程。 2003年,孫志剛因未攜帶任何證件被錯誤當成「三無」人員(無合法證件、無正常居所、無正當生活來源)送到收容所,不料之後被收容所員工毆打致死。 據《國際先驅導報》報導,從「收容」變「救助」,孫志剛的死亡使一項「惡法」(《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得以廢止,而後,大陸國務院公布了新的《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 公民不服從 成改變力量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莫紀宏表示,「孫志剛案等標誌性的事件,在某種程度上推動了社會的進步。但是,孫中界事件卻讓我們思索,社會制度的完善是不是一定要付出這麼沉重的代價?」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舒國瑩則注意到,孫中界事件體現了近年大陸執法過程中的新現象:公民的不服從。 舒國瑩表示,「如果公民認為法制不合理,或者執法過程中有過失,有人會採取抵抗法規的方式,也就是不服從。那麼,問題就變成國家制度如何應對、解決公民不服從的問題。」他說,從現在的一些案例來看,國家制度改變了部分不合理的方式,達到與行動個體的一致。 媒體輿論監督法治 但大陸媒體也認為,在一個目標是以人為本的國家中,以斷指或死亡的方式換來社會進步並不值得慶幸,由於媒體進行大量報導,這些事件引起了外國媒體對中國政治制度的討論。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駐北京首席記者吉米‧福洛庫魯斯就認為,這些事件為中國政府敲響警鐘。他指出:「我看到了中國政府很努力推動中國社會的法治進程,實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中國社會目前的確還存在許多問題,中國政府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日本共同社記者鹽澤英一則強調,不要忽略了媒體輿論監督對推動社會法治建設的作用。如果沒有媒體的曝光,孫志剛事件很難產生如此深遠的影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